금오신화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이동: 둘러보기, 검색
금오신화(金鰲新話)
저자: 김시습(金時習)
조선 최초의 한문 단편소설집으로 다섯 편의 소설이 수록.
한문abc.jpg 이 문서에는 한국어로 번역 되지 않은 내용이 담겨 있습니다. 번역되지 않은 부분은 번역 해주세요

萬福寺摴蒲記[편집]

南原有梁生者, 早喪父母, 未有妻室, 獨居萬福寺之東. 房外有梨花一株, 方春盛開, 如瓊樹銀堆, 生每月夜, 逡巡朗吟其下. 詩曰:

一樹梨花伴寂廖, 可憐辜負月明宵.
靑年獨臥孤窓畔, 何處玉人吹鳳簫.

翡翠孤飛不作雙, 鴛鴦失侶浴晴江.
誰家有約敲碁子, 夜卜燈花愁倚窓.

吟罷, 忽空中有聲曰: “君欲得好逑, 何憂不遂.” 生心憙之, 明日卽三月二十四日也. 州俗燃燈於萬福寺祈福, 士女騈集, 各呈其志. 日晩梵罷人稀, 生袖摴蒲, 擲於佛前曰: “吾今日, 與佛欲鬪蒲戱, 若我負, 則設法筵以賽, 若不負, 則得美女, 以遂我願耳.” 祝訖, 遂擲之, 生果勝, 卽跪於佛前曰: “業已定矣, 不可誑矣.” 遂隱於几下, 以候其約.

俄而有一美姬, 年可十五六, 丫鬟淡飾, 儀容婥妁, 如仙姝天妃, 望之儼然, 手携油甁, 添燈揷香, 三拜而跪, 噫而歎曰: “人生薄命, 乃如此邪?” 遂出懷中狀詞, 獻於卓前. 其詞曰: “某州某地居住, 何氏某, 竊以曩者, 邊方失禦倭寇來侵, 干戈滿目, 烽燧連年, 焚蕩室廬, 盧掠生民, 東西奔竄, 左右逋逃, 親戚僮僕, 各相亂離, 妾以蒲柳弱質, 不能遠逝, 自入深閨, 終守幽貞, 不爲行露之沾, 以避橫逆之禍, 父母以女子守節不爽, 避地僻處, 僑居草野, 已三年矣. 然而秋月春花, 傷心虛度, 野雲流水, 無聊送日, 幽居在空谷, 歎平生之薄命, 獨宿度良宵, 傷彩鸞之獨舞, 日居月諸, 魂銷魄喪, 夏日冬宵, 膽裂腸摧, 惟願覺皇, 曲垂憐愍, 生涯前定 , 業不可避, 賦命有緣, 早得歡娛, 無任懇禱之至.”

女旣投狀, 嗚咽數聲. 生於隙中, 見其姿容, 不能定情, 突出而言曰: “向者投狀, 爲何事也?” 見女狀辭, 喜溢於面, 謂女子曰: “子何如人也, 獨來于此?” 女曰: “妾亦人也, 夫何疑訝之有, 君但得佳匹, 不必問名姓, 若是其顚倒也.” 時寺已頹落, 居僧住於一隅, 殿前只有廊廡, 蕭然獨存, 廊盡處, 有板房甚窄. 生挑女而入, 女不之難, 相與講歡, 一如人間.

將及夜半, 月上東山, 影入窓柯, 忽有跫音, 女曰: “誰耶? 將非侍兒來耶?” 兒曰: “唯. 向日娘子, 行不過中門, 履不容數步, 昨暮偶然而出, 一何至於此極也?” 女曰: “今日之事, 蓋非偶然, 天之所助, 佛之所佑, 逢一粲者, 以爲偕老也. 不告而娶, 雖明敎之法典, 式燕以遨, 亦平生之奇遇也. 可於茅舍, 取裀席酒果來.”

侍兒一如其命而往, 設筵於庭, 時將四更也. 鋪陳几案, 素淡無文, 而醪醴馨香, 定非人間滋味. 生雖疑怪, 談笑淸婉, 儀貌舒遲意必貴家處子, 踰墻而出, 亦不之疑也. 觴進, 命侍兒, 歌以侑之, 謂生曰: “兒定仍舊曲, 請自 製一章以侑, 如何?” 生欣然應之曰: “諾.” 乃製滿江紅一闋, 命侍兒歌之曰:

惻惻春寒羅衫薄, 幾回腸斷金鴨冷.
晩山凝黛, 暮雲張繖.
錦帳鴛衾無與伴, 寶▩半倒吹龍管.
可惜許光陰易跳丸, 中情懣.
燈無焰銀屛短, 徒收淚誰從款.
喜今宵, 鄒律一吹回暖.
破我佳城千古恨, 細歌金縷傾銀椀.
悔昔時抱恨, 蹙眉兒眠孤館.

歌竟, 女愀然曰: “曩者蓬島, 失當時之約, 今日瀟湘, 有故人之逢, 得非天幸耶. 郞若不我遐棄, 終奉巾櫛, 如失我願, 永隔雲泥.” 生聞此言, 一感一驚曰: “敢不從命?” 然其態度不凡, 生熟視所爲, 時月掛西峯, 鷄鳴荒村, 寺鐘初擊, 曙色將暝. 女曰:“兒可撤席而歸, 隨應隨滅不知所之.” 女曰: “因緣已定, 可同携手.” 生執女手, 經過閭閻, 犬吠於籬, 人行於路, 而行人不知與女同歸, 但曰: “生早歸何處?” 生答曰: “適醉臥萬福寺, 投故友之村墟也”

至詰朝, 女引至草莽間, 零露瀼瀼, 無逕路可遵. 生曰: “何居處之若此也?” 女曰: “孀婦之居, 固如此耳.” 女又謔曰: “於邑行路, 豈不夙夜, 謂行多露.” 生乃謔之曰: “有狐綏綏, 在彼淇梁. 魯道有蕩, 齊子翺翔.” 吟而笑傲. 遂同去開寧洞, 蓬蒿蔽野, 荊棘參天, 有一屋, 小而極麗, 邀生俱入, 裀褥帳幃極整, 如昨夜所陳. 留三日, 歡若平生然, 其侍兒, 美而不黠, 器皿潔而不文, 意非人世, 而繾綣意篤, 不復思廬, 已而女謂生曰: “此地三日不下三年君當還家以顧生業也. 遂設離宴以別.” 生悵然曰: “何遽別之速也?” 女曰: “當再會, 以盡平生之願爾, 今日到此弊居, 必有夙緣, 宜見鄰里族親, 如何?” 生曰: “諾.” 卽命侍兒, 報四鄰以會.

其一曰鄭氏. 其二曰吳氏. 其三曰金氏. 其四曰柳氏. 皆貴家巨族, 而與女子, 同閭閈親戚, 而處子者也. 性俱溫和, 風韻不常, 而又聰明識字, 能爲詩賦, 皆作七言短篇四首以贐, 鄭氏態度風流, 雲鬟掩鬢, 乃噫而吟曰:

春宵花月兩嬋娟, 長把春愁不記年.
自恨不能如比翼, 雙雙相戱舞靑天.

漆燈無焰夜如何, 星斗初橫月半斜.
惆悵幽宮人不到, 翠衫撩亂鬢鬖絲.

摽梅情約竟蹉跎, 辜負春風事已過.
枕上淚痕幾圓點, 滿庭山雨打梨花.

一春心事已無聊, 寂寞空山幾度宵.
不見藍橋經過客, 何年裴航遇雲翹.

吳氏, 丫鬟妖弱, 不勝情態, 繼吟曰:

寺裏燒香歸去來, 金錢暗擲竟誰媒.
春花秋月無窮恨, 銷却樽前酒一盃.

漙漙曉露浥桃腮, 幽谷春深蝶不來.
却喜隣家銅鏡合, 更歌新曲酌金疊.

年年燕子舞東風, 腸斷春心事已空.
羨却芙蕖猶竝蔕, 夜深同浴一池中.

一層樓在碧山中, 連理枝頭花正紅.
却恨人生不如樹, 靑年薄命淚凝瞳.

金氏, 整其容儀, 儼然染翰, 責其前詩, 淫佚太甚, 而言曰: “今日之事, 不必多言, 但叙光景, 胡乃陳懷, 以失其節, 傳鄙懷於人間.” 遂郞然賦曰:

杜鵑鳴了五更風, 寥落星河已轉東.
莫把玉簫重再弄, 風情恐與俗人通.

滿酌烏程金叵羅, 會須取醉莫辭多.
明朝捲地東風惡, 一段春光奈夢何.

綠紗衣袂懶來垂, 絃管聲中酒百巵.
淸興未闌歸未可, 更將新語製新詞.

幾年塵土惹雲鬟, 今日逢人一解顔.
莫把高唐神境事, 風流話柄落人間.

柳氏, 淡粧素服, 不甚華麗, 而法度有常, 沈默不言, 微笑而題曰:

確守幽貞經幾年, 香魂玉骨掩重泉.
春宵每與姮娥伴, 叢桂花邊愛獨眠.

却笑春風桃李花, 飄飄萬點落人家.
平生莫把靑蠅點, 誤作崑山玉上瑕.

脂粉慵拈首似蓬, 塵埋香匣綠生銅.
今朝幸預鄰家宴, 羞看冠花別樣紅.

娘娘今配白面郞, 天定因緣契闊香.
月老已傳琴瑟線, 從今相待似鴻光.

女乃感柳氏終篇之語, 出席而告曰: “余亦粗知字畵, 獨無語乎.”

乃製近體七言四韻, 以賦曰:

開寧洞裏抱春愁, 花落花開感百憂.
楚峽雲中君不見, 湘江竹下泣盈眸.

晴江日暖鴛鴦竝, 碧落雲銷翡翠遊.
好是同心雙綰結, 莫將紈扇怨淸秋.

生亦能文者. 見其詩法淸高, 音韻鏗鏘, 唶唶不已. 卽於席前, 走書古風長短篇一章, 以答曰:

今夕何夕, 見此仙姝.
花顔何婥妁, 絳脣似櫻珠.
風騷尤巧妙, 易安當含糊.
織女投機下天津, 嫦娥抛杵離淸都.
靚粧照此玳瑁筵, 羽觴交飛淸讌娛.
殢雨尤雲雖未慣, 淺斟低唱相怡愉.
自喜誤入蓬萊島, 對此仙府風流徒.
瑤漿瓊液溢芳樽, 瑞腦霧噴金猊爐.
白玉牀前香屑飛, 微風撼波靑紗廚.
眞人會我合巹巵, 綵雲冉冉相縈紆.
君不見文簫遇彩鸞, 張碩逢杜蘭.
人生相合定有緣, 會須擧白相闌珊.
娘子何爲出輕言, 道我掩棄秋風紈.
世世生生爲配耦, 花前月下相盤桓.

酒盡相別, 女出銀椀一具, 以贈生曰: “明日, 父母飯我于寶蓮寺. 若不遺我, 請遲于路上, 同歸梵宇,同 覲我父母, 如何?” 生曰: “諾.”

生如其言, 執椀待于路上, 果見巨室右族, 薦女子之大祥車馬騈闐上于寶蓮, 見路傍, 有一書生, 執椀而立, 從者曰: “娘子殉葬之物, 已爲他人所偸矣.” 主曰: “如何?” 從者曰: “此生所執之椀.” 遂聚馬以問, 生如其前約以對, 父母感訝良久曰: “吾止有一女子, 當寇賊傷亂之時, 死於干戈, 不能窀窆, 殯于開寧寺之間, 因循不葬, 以至于今. 今日大祥已至, 暫設齌筵, 以追冥路. 君如其約, 請竢女子以來, 願勿愕也.” 言訖先歸.

生佇立以待. 及期, 果一女子, 從侍婢, 腰裊而來, 卽其女也. 相喜携手而歸, 女入門禮佛, 投于素帳之內, 親戚寺僧, 皆不之信, 唯生獨見, 女謂生曰: “可同茶飯.” 生以其言, 告于父母. 父母試驗之, 遂命同飯, 唯聞匙筋聲, 一如人間. 父母於是驚歎, 遂勸生, 同宿帳側, 中夜言語琅琅, 人欲細聽, 驟止其言曰: “妾之犯律, 自知甚明. 少讀詩書, 粗知禮義, 非不諳褰裳之可愧, 相鼠之可赧, 然而久處蓬蒿, 抛棄原野, 風情一發, 終不能戒. 曩者, 梵宮祈福, 佛殿燒香, 自嘆一生之薄命, 忽遇三世之因緣. 擬欲荊▩椎▩, 奉高節於百年, 羃酒縫裳, 修婦道於一生. 自恨業不可避, 冥道當然, 歡娛未極, 哀別遽至. 今則步蓮入屛, 阿香輾車, 雲雨霽於陽臺, 烏鵲散於天津, 從此一別, 後會難期. 臨別凄惶, 不知所云.” 送魂之時, 哭聲不絶, 至于門外, 但隱隱有聲曰:

冥數有限, 慘然將別.
願我良人, 無或踈闊.
哀哀父母, 不我匹兮.
漠漠九原, 心糾結兮.

餘聲漸滅, 嗚哽不分, 父母已知其實, 不復疑問. 生亦知其爲鬼, 尤增傷感, 與父母聚頭而泣, 父母謂生曰: “銀椀任君所用. 但女子, 有田數頃, 蒼赤數人, 君當以此爲信, 勿忘吾女子.”

翌日, 設牲牢朋酒, 以尋前迹, 果一殯葬處也. 生設奠哀慟, 焚楮鏹于前, 遂葬焉. 作文以弔之曰:

“惟靈, 生而溫麗, 長而淸渟. 儀容侔於西施, 詩賦高於淑眞, 不出香閨之內, 常聽鯉庭之箴. 逢亂離而璧完, 遇寇賊而珠沈. 托蓬蒿而獨處, 對花月而傷心. 腸斷春風, 哀杜鵑之啼血, 膽裂秋霜, 歎紈扇之無緣. 嚮者, 一夜邂逅, 心緖纏綿. 雖識幽明之相隔, 實盡魚水之同歡. 將謂百年以偕老, 豈期一夕而悲酸. 月窟驂鸞之姝, 巫山行雨之娘, 地黯黯而莫歸, 天漠漠而難望. 入不言兮恍惚, 出不逝兮蒼茫. 對靈幃而掩泣, 酌瓊漿而增傷. 感音容之窈窈, 想言語之琅琅. 嗚虖哀哉. 爾性聰慧, 爾氣精詳. 三魂縱散, 一靈何亡. 應降臨而陟庭, 或薰蒿而在傍. 雖死生之有異, 庶有感於些章.”

後極其情哀, 盡賣田舍, 連薦再三夕, 女於空中, 唱曰: “蒙君薦拔, 已於他國, 爲男子矣. 雖隔幽明, 寔深感佩. 君當復修淨業, 同脫輪回.”

生後不復婚嫁, 入智異山採藥, 不知所終.

李生窺牆傳[편집]

松都有李生者, 居駱駝橋之側. 年十八, 風韻淸邁, 天資英秀. 常詣國學, 讀詩路傍. 善竹里, 有巨室處崔氏, 年可十五六, 態度艶麗, 工於刺繡, 而長於詩賦. 世稱: “風流李氏子. 窈窕崔家娘. 才色若可餐, 可以療飢腸.”

李生嘗挾冊詣學, 常過崔氏之家, 北牆外, 垂楊裊裊, 數十株環列, 李生憩於其下. 一日窺牆內, 名花盛開, 蜂鳥爭喧, 傍有小樓, 隱映於花叢之間, 株簾半掩, 羅幃低垂. 有一美人, 倦繡停針, 支頥而吟曰:

獨倚紗窓刺繡遲, 百花叢裏囀黃鸝.
無端暗結東風怨, 不語停針有所思.

路上誰家白面郞, 靑衿大帶映垂楊.
何方可化堂中燕, 低掠珠簾斜度墻.

生聞之, 不勝技癢, 然其門戶高峻, 庭闈深邃, 但怏怏而去. 還時以白紙一幅, 作詩三首, 繫瓦礫投之曰:

巫山六六霧重回, 半露尖峰紫翠堆.
惱却襄王孤枕夢, 肯爲雲雨下陽臺.

相如欲挑卓文君, 多少情懷已十分.
紅粉墻頭桃李艶, 隨風何處落繽紛.

好因緣邪惡因緣, 空把愁腸日抵年.
二十八字媒已就, 藍橋何日遇神仙.

崔氏, 命侍婢香兒, 往取見之, 卽李生詩也. 披讀再三, 心自喜之. 以片簡, 又書八字, 投之曰: “將子無疑, 昏以爲期.” 生如其言, 乘昏而往, 忽見桃花一枝, 過墻而有搖裊之影. 往視之則以鞦韆絨索, 繫竹兜下垂. 生攀緣而踰, 會月上東山, 花影在地, 淸香可愛. 生意謂已入仙境, 心雖竊喜, 而情密事秘, 毛髮盡竪, 回眄左右, 女已在花叢裏, 與香兒, 折花相戴, 鋪罽僻地, 見生微笑, 口占二句, 先唱曰:

桃李枝間花富貴, 鴛鴦枕上月嬋娟.

生續吟曰:

他時漏洩春消息, 風雨無情亦可憐.

女變色而言曰: “本欲與君, 終奉箕帚, 永結歡娛, 郞何言之若是遽也? 妾雖女類, 心意泰然, 丈夫意氣, 肯作此語乎 ? 他日閨中事洩, 親庭譴責, 妾以身當之. 香兒可於房中, 賫酒果以進.” 兒如命而往, 四座寂寥, 闃無人聲, 生問曰: “此是何處?"

女曰: “此是北園中小樓下也. 父母以我一女, 情鍾甚篤, 別構此樓于芙蓉池畔, 方春時, 名花盛開, 欲使從侍兒遨遊耳. 親闈之居, 閨閤深邃, 雖笑語啞咿, 亦不能卒爾相聞也.” 女酌綠蟻一巵, 口占古風一篇曰:

曲欄下壓芙蓉池, 池上花叢人共語.
香霧霏霏春融融, 製出新詞歌白紵.
月轉花陰入氍毹, 共挽長條落紅雨.
風攪淸香香襲衣, 賈女初踏春陽舞.
羅衫輕拂海棠枝, 驚起花間宿鸚鵡.

生卽和之曰:

誤入桃源花爛熳, 多少情懷不能語.
翠鬟雙綰金▩低, 楚楚春衫裁綠紵.
東風初拆竝帶花, 莫使繁枝戰風雨.
飄飄仙袂影婆婆, 叢桂陰中素娥舞.
勝事未了愁必隨, 莫製新詞敎鸚鵡.

吟罷, 女謂生曰: “今日之事, 必非小綠, 郞須尾我, 以遂情款.” 言訖, 女從北窓入, 生隨之, 樓梯在房中. 綠梯而昇, 果其樓也. 文房几案, 極其濟楚. 一壁展煙江疊嶂圖, 幽篁古木圖, 皆名畵也. 題詩其上, 詩不知何人所作. 其一曰:

何人筆端有餘力, 寫此江心千疊山.
壯哉方壺三萬丈, 半出縹緲烟雲間.
遠勢微茫幾百里, 近見崒嵂靑螺鬟.
滄波淼淼浮遠空, 日暮遙望愁鄕關.
對此令人意蕭索, 疑泛湘江風雨灣.

其二曰:

幽篁蕭颯如有聲, 古木偃蹇如有情.
狂根盤屈惹苺苔, 老幹夭矯排風雷.
胸中自有造化窟, 妙處豈與傍人說.
韋偃與可已爲鬼, 漏洩天機知有幾.
晴窓嗒然淡相對, 愛看幻墨神三昧.

一壁貼四時景, 各四首, 亦不知爲何人所作. 其筆, 則摹松雪眞字, 體極精姸. 其一幅曰:

芙蓉帳暖香如縷, 窓外霏霏紅杏雨.
樓頭殘夢五更鐘, 百舌啼在辛夷塢.
燕子日長閨閤深, 懶來無語停金針.
花底雙雙飛蝶蛺, 爭趰落花庭院陰.
嫩寒輕透綠羅裳, 空對春風暗斷腸.
脉脉此情誰料得, 百花叢裏舞鴛鴦.
春色深藏黃四家, 深紅淺綠映窓紗.
一庭芳草春心苦, 輕揭珠簾看落花.

其二幅曰:

小麥初胎乳燕斜, 南園開遍石榴花.
綠窓工女幷刀饗, 擬試紅裙剪紫霞.
黃梅時節雨簾纖, 鸎囀槐陰燕入簾.
又是一年風景老, 棟花零落笋生尖.
手拈靑杏打鸎兒, 風過南軒日影遲.
荷葉已香池水滿, 碧波深處浴鸕鶿.
藤牀筠簟浪波紋, 屛畵瀟湘一抹雲.
懶慢不堪醒午夢, 半窓斜日欲西曛.

其三幅曰:

秋風策策秋露凝, 秋月娟娟秋水碧.
一聲二聲鴻雁歸, 更聽金井梧桐葉.
床下百蟲鳴喞喞, 床上佳人珠淚滴.
良人萬里事征戰, 今夜玉門關月白.
新衣欲裁剪刀冷, 低喚丫兒呼熨斗.
熨斗火銷全未省, 細撥秦箏又搔首.
小池荷盡芭蕉黃, 鴛鴦瓦上粘新霜.
舊愁新恨不能禁, 況聞蟋蟀鳴洞房.

其四幅曰:

一枝梅影向窓橫, 風緊西廊月色明.
爐火未銷金筋撥, 旋呼丫髻換茶鐺.
林葉頻驚半夜霜, 回風飄雪入長廊.
無端一夜相思夢, 都在氷河古戰場.
滿窓紅日似春溫, 愁鎖眉峰著睡痕.
膽甁小梅腮半吐, 含羞不語繡雙鴛.
剪剪霜風掠北林, 寒鳥啼月正關心.
燈前爲有思人淚, 滴在穿絲小挫針.

一傍, 別有小室一區, 帳褥衾枕, 亦甚整麗. 帳外爇麝臍, 燃蘭膏, 熒煌映徹, 恍如白晝. 生與女, 極其情歡, 遂留數日, 生謂女曰: “先聖有言, 父母在. 遊必有方, 而今我定省. 已過三日, 親必倚閭而望, 非人子之道也.” 女惻然而頷之, 踰垣而遣之. 生自是以後, 無已不往.

一夕, 李生之父, 問曰: “汝朝出而暮還者, 將以學先聖仁義之格言, 昏出而曉還, 當爲何事? 必作輕薄子, 踰垣牆, 折樹壇耳. 事如彰露, 人皆譴我敎子之不嚴, 而如其女, 定是高門右族, 則必以爾之狂狡, 穢彼門戶, 獲戾人家, 其事不小, 速去嶺南, 率奴隷監農, 勿得復還.” 卽於翌日, 謫送蔚州.

女每夕, 於花園待之, 數月不還. 女意其得病, 命香兒, 密問於李生之鄰, 鄰人曰: “李郞, 得罪於家君, 去嶺南, 已數月矣.” 女聞之, 臥疾在床, 轉轉不起, 水醬不入於口, 言語支離, 肌膚憔悴, 父母怪之, 問其病狀, 喑喑不言. 搜其箱篋, 得李生前日唱和詩, 擊節驚訝曰: “幾乎失我女子矣.” 問曰: “李生誰耶?” 至是, 女不能復隱, 細語在咽中, 告父母曰: “父親母親, 鞠育恩深, 不能相匿. 竊念男女相感, 人情至重. 是以, 摽梅迨吉, 咏於周南, 咸腓之凶, 刑於羲易. 自將蒲柳之質, 不念桑落之詩, 行露沾衣, 竊被傍人之嗤. 絲蘿托木, 已作渭兒之行. 罪已貫盈, 累及門戶. 然而彼狡童兮, 一偸賈香, 千生喬怨, 以眇眇之弱軀, 忍悄悄之獨處 , 情念日深, 沈痾日篤, 濱於死地, 將化窮鬼. 父母如從我願, 終保餘生, 倘違情款, 斃而有已. 當與李生, 重遊黃壞之下, 誓不登他門也.”

於是, 父母已知其志, 不復問病, 且警且誘, 以寬其心, 復修媒妁之禮, 問于李家. 李氏問崔家門戶優劣曰: “吾家豚犬, 雖年少風狂, 學問精通, 身彩似人, 所冀捷龍頭於異日, 占鳳鳴於他年, 不願速求婚媾也.” 媒者, 以言返告, 崔氏復遣曰: “一時朋伴, 皆稱令嗣才華邁人, 今雖蟠屈, 豈是池中之物. 宜速定嘉會之晨, 以合二姓之好.” 媒者, 又以其言, 返告李生之父, 父曰: “吾亦自少, 把冊窮經, 年老無成. 奴僕逋逃, 親戚寡助, 生涯疎闊,家計伶俜, 而況巨家大族, 豈以一人寒儒, 留意爲贅郞乎. 是必好事者, 過譽吾家, 以誣高門也.” 媒, 又告崔家, 崔家曰: “納采之禮, 漿束之事, 吾盡辨矣. 宜差穀旦,以定花燭之期.” 媒者, 又返告之. 李家至是, 稍回其意, 卽遣人, 召生問之. 生喜不自勝, 乃作詩曰:

破鏡重圓會有時, 天津烏鵲助佳期.
從今月老纏繩去, 莫向東風怨子規.

女聞之, 病亦稍愈, 又作詩曰:

惡因緣是好因緣, 盟語終須到底圓.
共輓鹿車何日是, 倩人扶起理花鈿.

於是, 擇吉日, 遂定婚禮, 而續其絃焉. 自同牢之後, 夫婦愛而敬之, 相待如賓, 雖鴻光鮑桓, 不足言其節義也. 生翌年, 捷高科, 登顯仕, 聲價聞于朝著.

辛丑年, 紅賊據京城, 王移福州. 賊焚蕩室廬, 臠炙人畜. 夫婦親戚,不能相保, 東奔西竄, 各自逃生. 生挈家,隱匿窮崖. 有一賊, 拔劍而逐. 生奔走得脫, 女爲賊所虜, 欲逼之, 女大罵曰: “虎鬼殺啗我, 寧死葬於豺狼之腹中, 安能作狗彘之匹乎?” 賊怒, 殺而剮之.

生竄于荒野, 僅保餘軀. 聞賊已滅, 遂尋父母舊居, 其家已爲兵火所焚. 又至女家, 廊廡荒凉, 鼠喞鳥喧. 悲不自勝, 登于小樓, 收淚長噓. 奄至日暮, 塊然獨坐, 佇思前遊, 宛如一夢.

將及二更, 月色微吐, 光照屋梁. 漸聞廊下, 有跫然之音, 自遠而近, 至則崔氏也. 生雖知已死, 愛之甚篤, 不復疑訝. 遽問曰: “避於何處, 全其軀命?” 女執生手, 慟哭一聲. 乃敍情曰: “妾本良族,幼承庭訓, 工刺繡裁縫之事, 學詩書仁義之方, 但識閨門之治, 豈解境外之修. 然而一窺紅杏之墻, 自獻碧海之珠. 花前一笑, 恩結平生, 帳裏重遘, 情愈百年. 言至於此, 悲慙曷勝. 將謂偕老而歸居, 豈意橫折而顚溝, 終不委身於豺虎, 自取磔肉於泥沙, 固天性之自然, 匪人情之可忍. 却恨一別於窮崖, 竟作分飛之匹鳥. 家亡親沒, 傷殢魄之無依, 義重命輕, 幸殘軀之免辱. 誰憐寸寸之灰心, 徒結斷斷之腐腸, 骨骸暴野, 肝膽塗地. 細料昔時之歡娛, 適爲當日之愁寃. 今則鄒律已吹於幽谷, 倩女再返於陽閒. 蓬萊一紀之約綢繆, 聚窟三生之香芬郁, 重契闊於此時, 期不負乎前盟, 如或不忘, 終以爲好, 李郞其許之乎?” 生喜且感曰: “固所願也.” 相與款曲抒情. 言及家産被寇掠有無, 女曰: “一分不失, 埋於某山某谷也.” 又問: “兩家父母骸骨安在?” 女曰: “暴棄某處.” 敍情罷, 同寢極歡如昔.

明日, 與生俱往尋瘞處, 果得金銀數錠及財物若干. 又得收拾兩家父母骸骨. 貿金賣財, 各合葬於五冠山麓, 封樹祭獻, 皆盡其禮. 其後, 生亦不求仕官,與崔氏居焉. 幹僕之逃生者, 亦自來赴. 生自是以後, 懶於人事, 雖親戚賓客賀弔, 杜門不出, 常與崔氏, 或酬或和, 琴瑟偕和, 荏苒數年.

一夕, 女謂生曰: “三遇佳期, 世事蹉跎, 歡娛不厭, 哀別遽至.” 遂嗚咽, 生驚問曰: “何故至此?” 女曰: “冥數不可躱也, 天帝以妾與生, 緣分未斷, 又無罪障, 假以幻體, 與生暫割愁腸, 非久留人世, 以惑陽人.” 命婢兒進酒, 歌玉樓春一闋, 以侑生, 歌曰:

干戈滿目交揮處, 玉碎花飛鴛失侶.
殘骸狼籍竟誰埋, 血汚遊魂無與語.
高唐一下巫山女, 破鏡重分心慘楚.
從玆一別兩茫茫, 天上人間音信阻.

每歌一聲, 飮泣數下, 殆不成腔. 生亦悽惋不已曰: “寧與娘子, 同入九泉, 豈可無聊獨保殘生. 向者, 傷亂之後, 親戚僮僕, 各相亂離, 亡親骸 狼籍原野, 儻非娘子, 誰能奠埋. 古人云: 生事之以禮, 死葬之以禮. 盡在娘子, 天性之純孝, 人情之篤厚也. 感激無已, 自愧可勝. 願娘子, 淹留人世, 百年之後, 同作塵土.” 女曰: “李郞之壽, 剩有餘紀, 妾已載鬼籙, 不能久視. 若固眷戀人間, 違犯條令, 非唯罪我, 兼亦累及於君. 但妾之遺骸, 散於某處, 倘若垂恩, 勿暴風日.” 相視泣下數行云: “李郞珍重.” 言訖漸滅,了無踪迹.

生拾骨, 附葬于親墓傍. 旣葬, 生亦以追念之故, 得病數月而卒. 聞者莫不傷歎, 而慕其義焉.

醉遊浮碧亭記[편집]

平壤, 古朝鮮國也. 周武王克商, 訪箕子, 陣洪範九疇之法, 武王封于此地, 而不臣也. 其勝地, 則錦繡山, 鳳凰臺, 綾羅島, 麒麟窟, 朝天石, 楸南墟, 皆古跡, 而永明寺浮碧亭, 其一也. 永明寺, 卽東明王九梯宮也. 在郭外東北卄里, 俯瞰長江, 遠矚平原, 一望無際, 眞勝境也. 畵舸商舶, 晩泊于大同門外之柳磯, 留則必泝流而上, 縱觀于此, 極歡而旋. 亭之南, 有鍊石層梯, 左曰靑雲梯, 右曰白雲梯, 刻之于石, 立華柱, 以爲好事者玩.

天順初, 松京有富室洪生, 年少美姿容, 有風度, 又善屬文. 値中秋望, 與同伴, 抱布貿絲于箕城, 泊舟艤岸. 城中名娼, 皆出闉闍, 而目成焉. 城中有故友李生, 設宴以慰生, 酣醉回舟, 夜凉無寐, 忽憶張繼楓橋夜泊之詩, 不勝淸興, 乘小艇, 載月打槳而上, 期興盡而返, 至則浮碧亭下也. 繫纜蘆叢, 躡梯而登, 憑軒一望, 朗吟淸嘯, 時月色如海, 波光如練, 雁呌汀沙, 鶴驚松露, 凜然如登淸虛紫府也. 顧視故都, 烟籠粉堞, 浪打孤城, 有麥秀殷墟之歎, 乃作詩六首曰:

不堪吟上浿江亭, 嗚咽江流腸斷聲.
故國已銷龍虎氣, 荒城猶帶鳳凰形.
汀沙月白迷歸雁, 庭草烟收點露螢.
風景蕭條人事換, 寒山寺裏聽鐘鳴.

帝宮秋草冷凄凄, 回磴雲遮徑轉迷.
妓館故基荒薺合, 女墻殘月夜烏啼.
風流勝事成塵土, 寂寞空城蔓蒺藜.
唯有江波依舊咽, 滔滔流向海門西.

浿江之水碧於藍, 千古興亡恨不堪.
金井水枯垂薜荔, 石壇苔蝕擁檉楠.
異鄕風月詩千首, 故國情懷酒半酣.
月白依軒眠不得, 夜深香桂落毿毿.

中秋月色正嬋娟, 一望孤城一悵然.
箕子廟庭喬木老, 檀君祠壁女蘿緣.
英雄寂寞今何在, 草樹依稀問幾年.
唯有昔時端正月, 淸光流彩照衣邊.

月出東山烏鵲飛, 夜深寒露襲人衣.
千年文物衣冠盡, 萬古山河城郭非.
聖帝朝天今不返, 閑談落世竟誰依.
金轝麟馬無行迹, 輦路草荒僧獨歸.

庭草秋寒玉露凋, 靑雲橋對白雲橋.
隋家士卒隨鳴瀨, 帝子精靈化怨蜩.
馳道烟埋香輦絶, 行宮松偃暮鐘搖.
登高作賦誰同賞, 月白風淸興未消.

生吟罷, 撫掌起舞踟躕. 每吟一句, 歔欷數聲, 雖無扣舷吹簫, 唱和之樂, 中情感慨, 足以舞幽壑之潛蛟, 泣孤舟之嫠婦也.

吟盡欲返, 夜已三更矣. 忽有跫音, 自西而至者. 生意謂寺僧聞聲, 驚訝而來. 坐以待之, 見則一美娥也. 丫鬟隨侍左右, 一執玉柄拂, 一執輕羅扇, 威儀整齊, 狀如貴家處子. 生下階, 而避之于墻隙, 以觀其所爲. 娥倚于南軒, 看月微吟, 風流態度, 儼然有序. 侍兒捧雲錦茵席以進, 改容就坐, 琅然言曰: “此間有哦詩者, 今在何處? 我非花月之妖, 步蓮之姝, 幸値今夕, 長空萬里, 天闊雲收, 冰輪飛而銀河淡, 桂子落而瓊樓寒, 一觴一脉, 暢敍幽情, 如此良夜何?”

生一恐一喜, 踟躕不已, 作小謦咳聲. 侍兒尋聲而來, 請曰: “主母奉邀.” 生踧踖而進, 且拜且跪. 娥亦不之甚敬, 但曰: “子亦登此.” 侍兒以短屛乍掩, 只半面相看, 從容言曰: “子之所吟者, 何語也? 爲我陳之.” 生一一以誦. 娥笑曰: “子亦可與言詩者也.” 卽命侍兒, 進酒一行, 殽饌不似人間, 試啖堅硬莫吃, 酒又苦不能啜. 娥莞爾曰: “俗士, 那知白玉醴紅虯脯乎?” 命侍兒曰: “汝速去神護寺, 乞僧飯小許來.” 兒承命而往, 須臾得來, 卽飯也. 又無下飯, 又命侍兒曰: “汝去酒巖, 乞饌來.” 須臾, 得鯉炙而來. 生啗之. 啗訖, 娥已依生詩, 以和其意, 寫於桂箋, 使侍兒, 投于生前. 其詩曰:

東亭今夜月明多, 淸話其如感慨何.
樹色依稀靑蓋展, 江流瀲瀲練裙拖.
光陰忽盡若飛鳥, 世事屢驚如逝波.
此夕情懷誰了得, 數聲鐘磬出烟蘿.

故城南望浿江分, 水碧沙明呌雁群.
麟駕不來龍已去, 鳳吹曾斷土爲墳.
睛嵐欲雨詩圓就, 野寺無人酒半醺.
忍看銅駝沒荊棘, 千年蹤跡化浮雲.

草根咽咽泣寒螿, 一上高亭思渺茫.
斷雨殘雲傷往事, 落花流水感時光.
波添秋氣潮聲壯, 樓蘸江心月色凉.
此是昔年文物地, 荒城疎樹惱人腸.

錦繡山前錦繡堆, 江楓掩映古城隈.
丁東何處秋砧苦, 欸乃一聲漁艇回.
老樹倚巖緣薜荔, 斷碑橫草惹莓苔.
凭欄無語傷前事, 月色波聲摠是哀.

幾介疎星點玉京, 銀河淸淺月分明.
方知好事皆虛事, 難卜他生遇此生.
醽醁一樽宜取醉, 風塵三尺莫嬰情.
英雄萬古成塵土, 世上空餘身後名.

夜何知其夜向闌, 女墻殘月正團團.
君今自是兩塵隔, 遇我却賭千日歡.
江上瓊樓人欲散, 階前玉樹露初溥.
欲知此後相逢處, 桃熟蓬丘碧海乾.

生得詩且喜, 猶恐其返也, 欲以談話留之. 問曰: “不敢聞姓氏族譜.” 娥噫而答曰: “弱質, 殷王之裔, 箕氏之女. 我先祖, 實封于此, 禮樂典刑, 悉遵湯訓, 以八條敎民, 文物鮮華, 千有餘年. 一旦天步艱難, 灾患奄至, 先考敗績匹夫之手, 遂失宗社. 衛瞞乘時, 竊其寶位, 而朝鮮之業墜矣. 弱質顚蹶狼藉, 欲守貞節, 待死而已. 忽有神人撫我曰: ‘我亦此國之鼻祖也. 享國之後, 入于海島, 爲仙不死者, 已數千年, 汝能隨我紫府玄都, 逍遙娛樂乎?’ 余曰: ‘諾.’ 遂提携引我, 至于所居, 作別館以待之, 餌我以玄洲不死之藥. 服之累月, 忽覺身輕氣健, 磔磔然, 如有換骨焉. 自是以後, 逍遙九垓, 儻佯六合, 洞天福地, 十洲三島, 無不遊覽. 一日, 秋天晃朗, 玉宇澄明, 月色如水, 仰視蟾桂, 飄然有遐擧之志. 遂登月窟, 入廣寒淸虛之府, 拜嫦娥於水晶宮裏. 嫦娥以我貞靜能文, 誘我曰: ‘下土仙境, 雖云福地, 皆是風塵, 豈如履靑冥驂白鸞, 挹淸香於丹桂, 服寒光於碧落, 遨遊玉京, 遊泳銀河之勝也?’ 卽命爲香案侍兒, 周旋左右, 其樂不勝可言. 忽於今宵, 作鄕井念, 下顧蜉蝣, 臨睨故鄕, 物是人非, 皓月掩烟塵之色, 白露洗塊蘇之累, 辭下淸宵, 冉冉一降, 拜于祖墓, 又欲一玩江亭, 以暢情懷. 適逢文士, 一喜一赧, 輒依瓊琚之章, 敢展駑鈍之筆, 非敢能言, 聊以敍情耳.”

生再拜稽首曰: “下土愚昧, 甘與草木同腐, 豈意與王孫天女, 敢望唱和乎?” 生卽於席前, 一覽而記. 又俯伏曰: “愚昧宿障深厚, 不能大嚼仙羞, 何幸粗知字畵, 稍解雲謠, 眞一奇也. 四美難具, 請復以江亭秋夜玩月爲題, 押四十韻, 敎我.” 佳人頷之, 濡筆一揮, 雲煙相軋, 走書卽賦曰:

月白江亭夜, 長空玉露流. 淸光蘸河漢, 灝氣被梧楸.
皎潔三千界, 嬋娟十二樓. 纖雲無半點, 輕颯拭雙眸.
瀲灩隨流水, 依稀送去舟. 能窺蓬戶隙, 偏映荻花洲.
似聽霓裳奏, 如看玉斧修. 蚌珠胚貝闕, 犀暈倒閻浮.
願與知微翫, 常從公遠遊. 芒寒驚魏鵲, 影射喘吳牛.
隱隱靑山郭, 團團碧海陬. 共君開鑰匙, 乘興上簾鉤.
李子停盃日, 吳生斫桂秋. 素屛光粲爛, 紈幄細雕鎪.
寶鏡磨初掛, 永輪駕不留. 金波何穆穆, 銀漏正悠悠.
拔劍妖蟆斫, 張羅▩兎罦. 天衢新雨霽, 石逕淡煙收.
檻壓千章木, 階臨萬丈湫. 關河誰失路, 鄕國幸逢儔.
桃李相投報, 罍觴可獻酬. 好詩爭刻燭, 美酒剩添籌.
爐爆烏銀片, 鐺翻蟹眼漚. 龍涎飛睡鴨, 瓊液滿癭甌.
鳴鶴孤松驚, 啼螿四壁愁. 胡床殷瘦話, 晉渚謝遠遊.
彷彿荒城在, 簫森草樹稠. 靑楓搖湛湛, 黃葦冷颼颼.
仙鏡乾坤闊, 塵閒甲子遒. 故宮禾黍穗, 野廟梓桑樛.
芳臭遺殘碣, 興亡問泛鷗. 纖阿常仄滿, 累塊幾蜉蝣.
行殿爲僧舍, 前王葬虎丘. 螢燐隔幔小, 鬼火傍林幽.
弔古多垂淚, 傷今自買憂. 檀君餘木覓, 箕邑只溝婁.
窟有麒麟跡, 原逢肅愼鍭. 蘭香還紫府, 織女駕蒼虯.
文士停花筆, 仙娥罷坎堠. 曲終人欲散, 風靜櫓聲柔.

寫訖, 擲筆凌空而逝, 莫測所之. 將歸, 使侍兒傳命曰: “帝命有嚴, 將驂白鸞, 淸話未盡, 愴我中情.” 俄而, 回飇捲地, 吹倒生座, 掠詩而去, 亦不知所之. 蓋不使異話, 傳播人間也.

生惺然而立, 藐爾而思, 似夢非夢, 似眞非眞. 倚闌注想, 盡記其語, 因念奇遇, 而未盡情款. 乃追懷以吟曰:

雲雨陽臺一夢間, 何年重見玉簫還. 江波縱是無情物, 嗚咽哀鳴下別灣.

吟訖四盻, 山寺鐘鳴, 水村鷄唱, 月隱城西, 明星暳暳, 但聽鼠啾于庭, 蟲鳴于座, 悄然而悲, 肅然而恐, 愴乎其不可留也. 返而登舟, 怏怏鬱鬱, 抵于故岸, 同伴競問曰: “昨宵, 托宿甚處?” 生紿曰: “昨夜, 把竿乘月, 至長慶門外朝天石畔, 欲釣錦鱗. 會夜凉水寒, 不得一鮒, 何恨如之?” 同伴亦不之疑也.

其後, 生念娥, 得勞瘵尫羸之疾, 先抵于家, 精神恍惚, 言語無常, 展輾在床, 久而不愈. 生一日, 夢見淡妝美人, 來告曰: “主母奏于上皇, 上皇惜其才, 使隸河鼓幕下爲從事. 上帝칙勅汝, 其可避乎?” 生驚覺, 命家人, 沐浴更衣, 焚香掃地, 鋪席于庭, 支頥暫臥, 奄然而逝, 卽九月望日也. 殯之數日, 顔色不變, 人以爲遇仙屍解云.

南炎浮州志[편집]

成化初, 慶州有朴生者, 以儒業自勉. 常補大學館, 不得登一試, 常怏怏有憾, 而意氣高邁, 見勢不屈, 人以爲驕俠. 然對人接話, 淳愿慤厚, 一鄕稱之.

生嘗疑浮屠巫覡鬼神之說, 猶豫未決, 旣而質之中庸, 參之易辭, 自負不疑. 而以淳厚, 故與浮屠交, 如韓之顚, 柳之巽者, 不過二三人. 浮屠亦以文士交, 如遠之宗雷, 遁之王謝, 爲莫逆友.

一日, 因浮屠, 問天堂地獄之說, 復疑云: “天地一陰陽耳. 那有天地之外, 更有天地? 必詖辭也.” 問之浮屠, 浮屠亦不能決答, 而以罪福響應之說答之, 生亦不能心服也.

常著一理論, 以自警, 蓋不爲他岐所惑.

其略曰: “常聞天下之理, 一而已矣. 一者何? 無二致也. 理者何? 性而已矣. 性者何? 天之所命也. 天以陰陽五行, 化生萬物, 氣以成形, 理亦賦焉. 所謂理者, 於日用事物上, 各有條理, 語父子則極其親, 語君臣則極其義, 以至夫婦長幼, 莫不各有當行之路, 是則所謂道而理之具於吾心者也. 循其理, 則無適而不安, 逆其理而拂性, 則菑逮. 窮理盡性, 究此者也. 格物致知, 格此者也. 蓋人之生, 莫不有是心, 亦莫不具是性, 而天下之物, 亦莫不有是理. 以心之虛靈, 循性之固然, 卽物而窮理, 因事而推源, 以求至乎其極, 則天下之理, 無不著現明顯, 而理之至極者, 莫不森於方寸之內矣. 以是而推之, 天下國家, 無不包括, 無不該合, 參諸天地而不悖, 質諸鬼神而不惑, 歷之古今而不墜, 儒者之事, 止於此而已矣. 天下豈有二理哉? 彼異端之說, 吾不足信也.”

一日, 於所居室中, 夜挑燈讀易, 支枕假寐, 忽到一國, 乃洋海中一島嶼也. 其地無草木沙礫, 所履非銅則鐵也. 晝則烈焰亘天, 大地融冶, 夜則凄風自西, 砭人肌骨, 吒波不勝. 又有鐵崖如城, 緣于海濱, 只有一鐵門, 宏壯, 關鍵甚固. 守門者, 喙牙獰惡, 執戈鎚以防外物. 其中居民, 以鐵爲室, 晝則焦爛, 夜則凍烈, 唯朝暮蠢蠢, 似有笑語之狀, 而亦不甚苦也. 生驚愕逡巡, 守門者喚之. 生遑遽不能違命, 踧踖而進.

守門者, 竪戈而問曰: “子何如人也?”

生慄且答曰: “某國某土某, 一介迂儒, 干冒靈官, 罪當寬宥, 法當矜恕!”

拜伏再三, 且謝搪突([扌+突]).

守門者曰: “爲儒者, 當逢威不屈, 何磬折之如是? 吾儕欲見識理君子久矣. 我王亦欲見如君者, 以一語傳白于東方. 少坐! 吾將告子于王.”

言訖, 趨蹌而入, 俄然出語曰: “王欲延子於便殿! 子當以訏言對, 不可以威厲諱, 使我國人民, 得聞大道之要!”

有黑衣白衣二童, 手把文卷而出, 一黑質靑字, 一白質朱字, 張于生之左右以示之. 生見朱字, 有名姓, 曰: “現住某國朴某, 今生無罪, 當不爲此國民.”

生問曰: “示不肖以文卷, 何也?”

童曰: “黑質者, 惡簿也. 白質者, 善簿也. 在善簿者, 王當以聘士禮迎之, 在惡簿者, 雖不加罪, 以民隸例勑之. 王若見生, 禮當詳悉.”

言訖, 持簿而入. 須臾飆輪寶車, 上施蓮座, 嬌童彩女, 執拂擎盖, 武隸邏卒, 揮戈喝道. 生擧首望之, 前有鐵城三重, 宮闕嶔峩, 在金山之下, 火炎漲天, 融融勃勃. 顧視道傍人物於火燄中, 履洋銅融鐵, 如蹋濘泥, 生之前路可數十步許, 如砥而無流金烈火, 蓋神力所變爾. 至王城, 四門豁開, 池臺樓觀, 一如人間. 有二美姝, 出拜扶携而入. 王戴通天之冠, 束文玉之帶, 秉珪下階而迎. 生俯伏在地, 不能仰視.

王曰: “土地殊異, 不相統攝, 而識理君子, 豈可以威勢屈其躬也?”

挽袖而登殿上, 別施一床, 卽玉欄金床也. 坐定, 王呼侍者進茶. 生側目視之, 茶則融銅, 果則鐵丸也. 生且驚且懼, 而不能避, 以觀其所爲. 進於前, 則香茗佳果, 馨香芬郁, 薰于一殿.

茶罷, 王語生曰: “士不識此地乎? 所謂炎浮洲也. 宮之北山, 卽沃焦山也. 此洲在天之南, 故曰南炎浮洲, 炎浮者, 炎火赫赫, 常浮大虛, 故稱之云耳. 我名燄摩, 言爲燄所摩也. 爲此土君師, 已萬餘載矣. 壽久而靈, 心之所之, 無不神通, 志之所欲, 無不適意. 蒼頡作字, 送吾民以哭之, 瞿曇成佛, 遣吾徒以護之. 至於三五周孔, 則以道自衛, 吾不能側足於其間也.”

生問曰: “周孔瞿曇, 何如人也?”

王曰: “周孔, 中華文物中之聖也. 瞿曇, 西域姦兇中之聖也. 文物雖明, 人性駁粹, 周孔率之. 姦兇雖昧, 氣有利鈍, 瞿曇警之. 周孔之敎, 以正去邪, 瞿曇之法, 設邪去邪. 以正去邪, 故其言正直, 以邪去邪, 故其言荒誕. 正直故君子易從, 荒誕故小人易信, 其極致, 則皆使君子小人, 終歸於正理, 未嘗惑世誣民, 以異道誤之也.”

生又問曰: “鬼神之說, 乃何?”

王曰: “鬼者, 陰之靈, 神者, 陽之靈, 蓋造化之迹, 而二氣之良能也. 生則曰人物, 死則曰鬼神, 而其理則未嘗異也.”

生曰: “世有祭祀鬼神之禮, 且祭祀之鬼神, 與造化之鬼神, 異乎?”

曰: “不異也. 士豈不見乎? 先儒云: ‘鬼神無形無聲, 然物之終始, 無非陰陽合散之所爲.’ 且祭天地, 所以謹陰陽之造化也. 祀山川, 所以報氣化之升降也. 享祖考, 所以報本, 祀六神, 所以免禍, 皆使人致其敬也, 非有形質以妄加禍福於人間, 特人焄蒿悽愴, 洋洋如在耳. 孔子所謂, 敬鬼神而遠之, 正謂此也.”

生曰: “世有厲氣妖魅, 害人惑物, 此亦當言鬼神乎?”

王曰: “鬼者, 屈也. 神者, 伸也. 屈而伸者, 造化之神也. 屈而不伸者, 乃鬱結之妖也. 合造化, 故與陰陽終始而無跡, 滯鬱結, 故混人物寃懟而有形. 山之妖曰魈, 水之怪曰魊, 水石之怪曰龍罔象, 木石之怪曰夔魍魎, 害物曰厲, 惱物曰魔, 依物曰妖, 惑物曰魅, 皆鬼也. 陰陽不測之謂神, 卽神也. 神者, 妙用之謂也, 鬼者, 歸根之謂也. 天人一理, 顯微無間, 歸根曰靜, 復命曰常, 終始造化, 而有不可知其造化之跡, 是卽所謂道也. 故曰: ‘鬼神之德, 其盛矣乎!’”

生又問曰: “僕嘗聞於爲佛者之徒, 有曰: ‘天上有天堂快樂處, 地下有地獄苦楚處, 列冥([名])府十王, 鞠十八獄囚.’ 有諸? 且人死七日之後, 供佛設齋以薦其魂, 祀王燒錢以贖其罪, 姦暴之人, 王可寬宥否?”

王驚愕曰: “是非吾所聞. 古人曰: ‘一陰一陽之謂道, 一闢一闔之謂變. 生生之謂易, 無妄之謂誠.’ 夫如是, 則豈有乾坤之外, 復有乾坤, 天地之外, 更有天地乎? 如王者, 萬民所歸之名也. 三代以上, 億兆之主, 皆曰王, 而無稱異名. 如夫子修春秋, 立百王不易之大法, 尊周室曰天王, 則王者之名, 不可加也. 至秦滅六國一四海, 自以爲德兼三皇, 功高五帝, 乃改王號曰皇帝. 當是時, 僭竊稱之者頗多, 如魏梁荊楚之君, 是已. 自是以後, 王者之名分紛如也, 文武成康之尊號, 已墜地矣. 且流俗無知, 以人情相濫, 不足道. 至於神道則尙嚴, 安有一域之內, 王者如是其多哉? 士豈不聞天無二日國無二王乎? 其語不足信也. 至於設齋薦魂, 祀王燒錢, 吾不覺其所爲也. 士試詳其世俗之矯妄!”

生退席敷袵而陳曰: “世俗當父母死亡七七之日, 若尊若卑, 不顧喪葬之禮, 專以追薦爲務. 富者, 糜費過度, 炫燿人聽, 貧者, 至於賣田貿宅, 貸錢賖穀, 鏤紙爲旛, 剪綵爲花, 招衆▩爲福田, 立瓌([壞])像爲導師, 唱唄諷誦, 鳥鳴鼠喞, 曾無意謂. 爲喪者, 携妻率兒, 援類呼朋, 男女混雜, 矢溺狼籍, 使淨土變爲穢溷, 寂場變爲鬧市, 而又招所謂十王者, 備饌以祭之, 燒錢以贖之. 爲十王者, 當不顧禮義, 縱貪而濫受之乎? 當考其法度, 循憲而重罰之乎? 此不肖所以憤悱, 而不敢忍言也. 請爲不肖辨之!”

王曰: “噫哉! 至於此極也? 且人之生也, 天命之以性, 地養之以生, 君治之以法, 師敎之以道, 親育之以恩. 由是, 五典有序, 三綱不紊, 順之則祥, 逆之則殃, 祥與殃在人生受之耳. 至於死, 則精氣已散, 升降還源, 那有復留於幽冥之內哉? 且寃懟之魂, 橫夭之鬼, 不得其死, 莫宣其氣, 嗸嗸於戰場黃沙之域, 啾啾於負命啣寃之家者, 間或有之, 或托巫以致款, 或依人以辨懟, 雖精神未散於當時, 畢竟當歸於無朕. 豈有假形於冥地, 以受犴獄乎? 此格物君子, 所當斟酌也. 至於齋佛祀王之事, 則尤誕矣. 且齋者, 潔淨之義, 所以齋不齋而致其齋也. 佛者, 淸淨之稱, 王者, 尊嚴之號. 求車求金, 貶於春秋, 用金用綃, 始於漢魏. 那有以淸淨之神而享世人供養, 以王者之尊而受罪人賄賂, 以幽冥之鬼而縱世間刑罰乎? 此亦窮理之士, 所當商略也.”

生又問曰: “輪回不已, 死此生彼之義, 可問否?”

曰: “精靈未散, 則似有輪回, 然久則散而消耗矣.”

生曰: “王何故居此異域而爲王者乎?”

曰: “我在世, 盡忠於王, 發憤討賊. 乃誓曰: ‘死當爲厲鬼, 以殺賊!’ 餘願未殄而忠誠不滅, 故托此惡鄕爲君長. 今居此地而仰我者, 皆前世弑逆姦兇之徒, 托生於此, 而爲我所制, 將格其非心者也. 然非正直無私, 不能一日爲君長於此地也. 寡人聞子正直抗志, 在世不屈, 眞達人也. 而不得一奮其志於當世, 使荊璞棄於塵野, 明月沉于重淵, 不遇良匠, 誰知至寶? 豈不惜哉? 余亦時運已盡, 將捐弓劒, 子亦命數已窮, 當瘞蓬蒿, 司牧此邦, 非子而誰?”

乃開宴極歡, 問生以三韓興亡之跡. 生一一陳之. 至高麗創業之由, 王歎傷再三曰: “有國者, 不可以暴劫民, 民雖若瞿瞿以從, 內懷悖逆, 積日至月, 則堅冰之禍起矣. 有德者, 不可以力進位, 天雖不諄諄以語, 示以行事, 自始至終, 而上帝之命嚴矣. 蓋國者民之國, 命者天之命也. 天命已去, 民心已離, 則雖欲保身, 將何爲哉?”

又復敍歷代帝王崇異道致妖祥之事. 王便蹙額曰: “民謳謌而水旱至者, 是天使人主重以戒謹也. 民怨咨而祥瑞現者, 是妖媚人主益以驕縱也. 且歷代帝王致瑞之日, 民其按堵乎? 呼寃乎?”

曰: “姦臣蜂([逢+虫+虫])起, 大亂屢作, 而上之人, 脅威爲善以釣名, 其能安乎?”

王良久, 歎曰: “子之言, 是也.”

宴畢, 王欲禪位于生, 乃手制曰: “炎洲之域, 實是瘴厲之鄕, 禹跡之所不至, 穆駿之所未窮. 彤雲蔽日, 毒霧障天, 渴飮赫赫之洋銅, 飢餐烘烘之融鐵, 非夜叉羅刹, 無以措其足, 魑魅魍魎, 莫能肆其氣. 火城千里, 鐵嶽萬重, 民俗强悍, 非正直無以辨其姦, 地勢凹隆, 非神威不可施其化. 咨! 爾東國某, 正直無私, 剛毅有斷, 著含章之質, 有發蒙之才, 顯榮雖蔑於身前, 綱紀實在於身後, 兆民永賴, 非子而誰? 宜導德齊禮, 冀納民於至善, 躬行心得, 庶躋世於雍熙. 體天立極, 法堯禪舜, 予其作賓, 嗚呼欽哉!”

生奉詔, 周旋再拜而出. 王復勑臣民致賀, 以儲君禮送之. 又勑生曰: “不久當還, 勞此一行, 所陳之語, 傳播人間, 一掃荒唐!”

生又再拜致謝曰: “敢不對揚休命之萬一?”

旣出門, 挽車者, 蹉跌覆轍, 生仆地驚起而覺, 乃一夢也. 開目視之, 書冊抛床, 燈花明滅. 生感訝良久, 自念將死, 日以處置家事爲懷. 數月有疾, 料必不起, 却毉巫而逝. 其將化之夕, 夢神人告於四鄰曰: “汝鄰家某公, 將爲閻羅王者”云.

龍宮赴宴錄[편집]

松都有天磨山. 其山高揷而峭秀, 故曰天磨山. 中有龍湫, 名曰瓢淵, 窄而深, 不知其幾丈, 溢而爲瀑, 可百餘丈. 景槪淸麗, 遊僧過客, 必於此而觀覽焉. 夙著異靈, 載諸傳記, 國家歲時, 以牲牢祀之.

前朝有韓生者, 少而能文, 著於朝廷, 以文士稱之. 嘗於所居室, 日晩宴坐, 忽有靑衫▩頭郞官二人, 從空而下, 俯伏於庭曰: “瓢淵神龍奉邀.” 生愕然變色曰: “神人路隔, 安能相及? 且水府汗漫, 波浪相囓, 安可利往?” 二人曰: “有駿足在門, 願勿辭也.” 遂鞠躬挽袂出門, 果有驄馬, 金鞍玉勒, 蓋黃羅帕, 而有翼者也. 從者皆紅巾抹額, 而錦袴者十餘人. 扶生上馬, 幢蓋前導, 妓樂後隨, 二人執笏從之. 其馬緣空而飛, 但見足下煙雲苒惹, 不見地之在下也.

頃刻間, 已至於宮門之外, 下馬而立. 守門者, 皆著彭蜞鰲鱉之甲, 矛戟森然, 眼眶可寸許. 見生皆低頭交拜, 鋪牀請憩, 似有預待. 二人趨入報之, 俄而靑童二人, 拱手引入. 生舒步而進, 仰視宮門, 榜曰含仁之門. 生纔入門, 神王戴切雲冠, 佩劍秉簡而下, 延之上階, 升殿請坐, 卽水晶宮白玉牀也. 生屈伏固辭曰: “下土愚人, 甘與草木同腐, 安得干冒神威, 濫承寵接?” 神王曰. “久望令聞, 仰屈尊儀, 幸毋見訝.” 遂揮手揖坐, 生三讓而登. 神王南向, 踞七寶華牀, 生西向而坐.

坐未定, 閽者傳言曰: “賓至.” 王又出門迎接. 見有三人, 著紅袍, 承綵輦, 威儀侍從, 儼若王者. 王又延之殿上. 生隱於牖下, 欲竢其定而請謁. 王勸三人, 東向揖坐而告曰: “適有文士在陽界, 奉邀, 諸君勿相疑也.” 命左右引入, 生趨進禮拜, 諸人皆俛首答拜. 生讓坐曰: “尊神貴重, 僕乃一介寒儒, 敢當高座?” 固辭. 諸人曰: “陰陽路殊, 不相統攝, 而神王威重, 鑑人惟明, 子必人間文章鉅公, 神王是命, 請勿拒也.” 神王曰: “坐.” 三人一時就坐. 生乃跼蹐而登, 跪於席邊. 神王曰: “安坐.” 座定, 行茶一巡.

神王告曰: “寡人止有一女, 已加冠笄, 將欲適人, 而弊居僻陋, 無迎待之館, 花燭之房, 今欲別構一閣, 命名佳會, 工匠已集, 木石咸具, 而所乏者, 上梁文耳. 側聞秀才, 名著三韓, 才冠百家, 故特遠招, 幸爲寡人製之.” 言未旣, 有二丫童, 一捧碧玉之硯, 湘竹之管, 一捧氷綃一丈, 跪進於前. 生俛伏而起, 染翰立成, 雲煙相糺.

其詞曰: “切以堪輿之內, 龍神最靈, 人物之間, 配匹至重, 旣有潤物之功, 可無衍福之基, 是以關雎好逑, 所以著萬化之始, 飛龍利見, 亦以象靈變之迹. 是用新構阿房, 昭揭盛號, 集蜃鼉而作力, 聚寶貝以爲材, 竪水晶珊瑚之柱, 掛龍骨琅玗之梁, 珠簾捲而山靄靑葱, 玉戶開而洞雲繚繞. 宜室宜家, 享胡福於萬年, 鼓瑟鼓琴, 毓金枝於億世. 用資風雲之變, 永補造化之功, 在天在淵, 蘇下民之渴望, 或潛或躍, 祐上帝之仁心, 騰翥快於乾坤, 威德洽于遐邇, 玄龜赤鯉, 踊躍而助唱, 木怪山魈, 次第而來賀, 宜作短歌, 用揭雕梁.

抛梁東, 紫翠岧繞撑碧空. 一夜雷聲喧繞澗, 蒼崖萬仞珠玲瓏.
抛梁西, 征轉巖廻山鳥啼. 湛湛深湫知幾丈, 一泓春水似玻瓈.
抛梁南, 十里松杉橫翠嵐. 誰識神宮宏且壯, 碧琉璃底影相涵.
抛梁北, 曉日初升潭鏡碧. 素練橫空三百丈, 翻疑天上銀河落.
抛梁上, 手捫白虹遊莽蒼. 渤海扶桑千萬里, 顧視人寰如一掌.
抛梁下, 可惜春疇飛野馬. 願將一滴靈源水, 四海便作甘雨灑.

伏願營室之後, 合巹之晨, 萬福咸臻, 千祥畢至, 瑤宮玉殿, 挾卿雲之靉靆, 鳳枕鴦衾, 聳歡聲之騰沸, 不顯其德, 以赫厥靈.”

書畢進呈, 神王大喜. 乃命三神傳閱, 三神皆嘖嘖歎賞. 於是, 神王開潤筆宴. 生跪曰: “尊神畢集, 不敢問諱.” 神王曰: “秀才陽人, 固不知矣. 一祖江神, 二洛河神, 三碧瀾神也. 余欲與秀才光伴, 故相邀爾.” 酒盡樂作, 有蛾眉十餘輩, 搖翠袖, 戴瓊花, 相進相退, 舞而歌碧潭之曲曰:

靑山兮蒼蒼, 碧潭兮汪汪.
飛澗兮泱泱, 接天上之銀潢.
若有人兮波中央, 振環珮兮琳琅.
威炎赫兮煌煌, 羌氣宇兮軒昻.
擇吉日兮辰良, 占鳳鳴之鏘鏘.
有翼兮華堂, 有祥兮靈長.
招文士兮製短章, 歌盛化兮擧脩梁.
酌桂酒兮飛羽觴, 輕燕回兮踏春陽.
獸口噴兮瑞香, 豕服沸兮瓊漿.
擊魚鼓兮郞當, 吹龍笛兮趨蹌.
神儼然而在牀, 仰至德兮不可忘.

舞竟, 復有總角十餘輩, 左執籥, 右執翿, 相旋相顧, 而歌回風之曲曰:

若有人兮山之阿, 披薛荔兮帶女蘿
.
日將暮兮淸波, 生細紋兮如羅.
風瓢瓢兮鬢鬖絲, 雲冉冉兮衣婆娑.
周旋兮委蛇, 巧笑兮相過.
損余褋兮鳴渦, 解余環兮寒沙.
露浥兮庭莎, 煙暝兮嶔峨.
望遠峰之嵾嵯, 若江上之靑螺.
疏擊兮銅鑼, 醉舞兮傞傞.
有酒兮如泥, 有肉兮如坡.
賓旣醉兮顔酡, 製新曲兮酣歌.
或相扶兮相拖, 或相拍兮相呵.
擊玉壺兮飮無何, 淸興闌兮哀情多.

舞竟, 神王喜抃, 洗爵捧觥, 致於生前, 自吹玉龍之笛, 歌水龍吟一闋, 以盡歡娛之情. 其詞曰:

管絃聲裏傳觴, 瑞麟口噴靑龍腦.
橫吹片玉一聲, 天上碧雲如掃.
響激波濤, 曲翻風月, 景閑人老.
悵光陰似箭, 風流若夢, 歡娛又生煩惱.
西嶺綵嵐初散, 喜東峰氷盤凝灝.
擧杯爲問, 靑天明月, 幾看醜好?
酒滿金罍, 人頹玉峀, 誰人推倒?
爲佳賓, 脫盡十載雲泥臺鬱, 快登蒼昊.

歌竟, 顧謂左右曰: “此間伎戱, 不類人間, 爾等爲嘉賓呈之.” 有一人, 自稱郭介士, 擧足橫行. 進而告曰: “僕巖中隱士, 沙穴幽人, 八月風淸, 輸芒東海之濱, 九天雲散,含光南井之傍, 中黃外圓, 被堅執銳. 常支解以入鼎, 縱摩頂而利人. 滋味風流, 可解壯士之顔, 形摸郭索, 終貽婦人之笑. 趙倫雖惡於水中, 錢昆常思於外郡, 死入畢吏部之手, 神依韓晉公之筆. 且逢場而作戱, 宜弄脚以周旋.” 卽於席前, 負甲執戈, 噴沫瞪視, 回瞳搖肢, 蹣跚趨蹌, 進前退後, 作八風之舞, 其類數十, 折旋俯伏, 一時中節, 乃作歌曰.

依江海以穴處兮, 吐氣宇與虎爭.
身九尺而入貢, 類十種而多名.
喜神王之嘉會, 羌頓足而橫行.
愛淵潛以獨處, 驚江浦之燈光.
匪酬恩而泣珠, 非報仇而橫槍.
嗟濠梁之巨族, 笑我謂我無腸.
然可比於君子, 德充腹而內黃.
美在中而暢四肢兮, 螯流玉而凝香.
羌今夕兮何夕, 赴瑤池之霞觴.
神矯首而載歌, 賓旣醉而彷徨.
黃金殿兮白玉牀, 傳巨觥兮咽絲簧.
弄君山三管之奇聲, 飽仙府九盌之神漿.
山鬼趠兮翺翔, 水族跳兮騰驤.
山有榛兮濕有笭, 懷美人兮不能忘.

於是, 左旋右折, 殿後奔前, 滿座皆輾轉失笑. 戱畢, 又有一人, 自稱玄先生, 曳尾延頸, 吐氣凝眸, 進而告曰: “僕蓍叢隱者, 蓮葉遊人, 洛水負文, 已旌夏禹之功, 淸江被網, 曾著元君之策. 縱刳腸以利人, 恐脫殼之難堪. 山節藻梲, 殼爲臧公之珍, 石腸玄甲, 胸吐壯士之氣. 盧敖踞我於海上, 毛寶放我於江中. 生爲嘉世之珍, 死作靈道之寶. 宜張口而呵呻, 聊以舒千年藏六之胸懷.” 卽於席前,吐氣裊裊如縷, 長百餘尺, 吸之則無迹, 或縮頸藏肢, 或引頸搖項, 俄而, 進蹈安徐, 作九功之舞, 獨進獨退, 乃作歌曰.

依山澤以介處兮, 愛呼吸而長生.
生千歲而五聚, 搖十尾而最靈.
寧曳尾於泥途兮, 不願藏乎廟堂.
匪鍊丹而久視, 非學道而靈長.
遭聖明於千載, 呈瑞應之昭彰.
我爲水族之長兮, 助連山與歸藏.
負文字而有數兮, 告吉凶而成策.
然而多智有所危困, 多能有所不及.
未免剖心而灼背兮, 侶魚蝦而屛迹.
羌伸頸而擧踵兮, 預高堂之燕席.
賀飛龍之靈變, 玩呑龜之筆力.
酒旣進而樂作, 羌歡娛兮無極.
擊鼉鼓而吹鳳簫兮, 舞潛虯於幽壑.
集山澤之魑魅, 聚江河之君長.
若溫嶠之燃犀, 慚禹鼎之罔象.
相舞蹈於前庭, 或謔笑而撫掌.
日欲落兮風生, 魚龍翔兮波滃泱.
時不可兮驟得, 心矯厲而慨慷.

曲終, 夷猶恍惚, 跳梁低昻, 莫辨其狀, 萬座嗢噱. 戱畢, 於是, 木石魍魎, 山林精怪, 起而各呈所能, 或嘯或歌, 或舞或吹, 或忭或踊, 異狀同音, 乃作歌曰:

神龍在淵, 或躍于天. 於千萬年, 厥祚延綿.
卑禮招賢, 儼若神仙. 玩彼新篇, 珠玉相聯.
琬琰以鑴, 千載永傳. 君子言旋, 開此瓊筵.
歌以採蓮, 妙舞躚翩. 伐鼓淵淵, 和彼繁絃.
一棹航船, 鯨吸百川. 揖讓周旋, 樂且無愆.

歌竟, 於是. 江河君長, 跪而陳詩, 其第一座曰:

碧海朝宗勢未休, 奔波汨汨負輕舟.
雲初散後月沈浦, 潮欲起時風滿洲.
日煖龜魚閑出沒, 波明鳧鴨任沈浮.
年年觸石多鳴咽, 此夕歡娛蕩百憂.’

第二座曰:

五花樹影蔭重茵, 籩豆笙簧次第陳.
雲母帳中歌宛轉, 水晶簾裏舞逡巡.
神龍豈是池中物, 文士由來席上珍.
安得長繩繫白日, 留連泥醉艶陽春.

第三座曰:

神王酩酊倚金牀, 山靄霏霏已夕陽.
妙舞傞傞廻錦袖, 淸歌細細遶彫梁.
幾年孤憤翻銀島, 今日同歡擧玉觴.
流盡光陰人不識, 古今世事太忽忙.

題畢進呈, 神王笑閱, 使人授生. 生受之跪讀, 三復賞玩, 卽於座前, 題二十韻, 以陳盛事, 詞曰:

天磨高出漢, 巖溜遠飛空. 直下穿林壑, 奔流作巨淙.
波心涵月窟, 潭底悶龍宮. 變化留神迹, 騰拏建大功.
煙熅生細霧, 駘蕩起祥風. 碧落分符重, 靑丘列爵崇.
乘雲朝紫極, 行雨駕靑驄. 金闕開佳燕, 瑤階奏別鴻.
流霞浮茗椀, 湛露滴荷紅. 揖讓威儀重, 周旋禮度豊.
衣冠文璨爛, 環珮響玲瓏. 魚鼈來朝賀, 江河亦會同.
靈機何恍惚, 玄德更淵沖. 苑擊催花鼓, 樽垂吸酒虹.
天姝吹玉笛, 王母理絲桐. 百拜傳醪醴, 三呼祝華嵩.
煙沈霜雪果, 盤映水晶葱. 珍味充喉潤, 恩波浹骨融.
還如湌沆瀣, 宛似到瀛蓬. 歡罷應相別, 風流一夢中.

詩進, 滿座皆歎賞不已. 神王謝曰: “當勒之金石, 以爲弊居之寶.”

生拜謝, 進而告曰: “龍宮勝事, 已盡見之矣. 且宮室之廣, 疆域之壯, 可周覽不?” 神王曰: “可”. 生受命, 出戶盱衡, 但見綵雲繚繞, 不辨東西. 神王命吹雲者掃之. 有一人, 於殿庭, 蹙口一吹, 天宇晃朗, 無山石巖崖, 但見世界平闊, 如碁局, 可數十里, 瓊花琪樹, 列植其中, 布以金沙, 繚以金墉, 其廊廡庭除, 皆鋪碧琉璃塼, 光影相涵.

神王命二人, 指揮觀覽, 行到一樓, 名曰朝元之樓, 純是玻瓈所成, 飾以珠玉, 錯以金碧, 登之若凌虛焉. 其層十級. 生欲盡登, 使者曰: “神王以神力自登, 僕等亦不能盡覽矣.” 蓋上級, 與雲霄幷, 非塵凡可及, 生登七層而下.

又到一閣, 名曰凌虛之閣. 生問曰: “此閣何用?” 曰: “此神王朝天之時, 整其儀仗, 飾其衣冠之處.” 生請曰: “願觀儀仗.” 使者, 引至一處, 有一物, 如圓鏡, 燁燁有光, 眩目不可諦視. 生曰: “此何物也?” 曰: “電母之鏡.” 又有鼓, 大小相稱. 生欲擊之. 使者止之曰: “若一擊, 則百物皆震, 卽雷公之鼓也.” 又有一物, 如橐籥. 生欲搖之. 使者復止之曰: “若一搖, 則山石盡崩, 大木斯拔, 卽哨風之橐也.” 又有一物, 如拂箒, 而水甕在邊. 生欲灑之. 使者又止之曰: “若一灑, 洪水滂沱, 懷山襄陵.” 生曰: “然則何乃不置噓雲之器?” 曰: “雲則神王, 神力所化, 非機括可做.” 生又曰: “雷公電母, 風伯雨師, 何在?” 曰: “天帝囚於幽處, 使不得遊, 王出則斯集矣.” 其餘器具, 不能盡識.

又有長廊, 連亘數里, 戶牖鎖以金龍之鑰. 生問: “此何處?” 使者曰: “此神王, 七寶之藏也.” 周覽許時, 不能遍見. 生曰: “欲還.” 使者曰: “唯.” 生將還, 其門戶重重, 迷不知其所之, 命使者而先導焉.

生到本座, 致謝於王曰: “厚蒙恩榮, 周覽佳境.” 再拜而別. 於是, 神王以珊瑚盤, 盛明珠二顆, 氷綃二匹, 爲贐行之資, 拜別門外. 三神同時拜辭, 三神乘輦直返. 復命二使者, 持穿山簸水之角, 揮以送之. 一人謂生曰: “可登吾背, 閉目半餉.” 生如其言. 一人揮角先導, 恰似登空, 唯聞風水聲, 移時不絶, 聲止開目, 但偃臥居室而已.

生出戶視之, 大星初稀, 東方向明, 鷄三鳴而更五點矣. 急探其懷而視之, 則珠綃在焉. 生藏之巾箱, 以爲至寶, 不肯示人. 其後, 生不以名爲懷, 入名山, 不知所終.

라이선스[편집]

저자가 사망한 지 100년이 지났으므로 이 저작물은 전 세계적으로 퍼블릭 도메인입니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