삼국사기/권46/최치원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원문[편집]

崔致遠, 字孤雲【或云海雲】, 王京沙梁部人也, 史傳泯滅, 不知其世系, 致遠少, 精敏好學, 至年十二, 將隨海舶入唐求學, 其父謂曰, 十年不第, 卽非吾子也, 行矣勉之, 致遠至唐, 追師學問無怠, 乾符元年甲午, 禮部侍郞裴瓚下, 一擧及第, 調授宣州溧水縣慰, 考績, 爲承務郞侍御史內供奉, 賜紫金魚袋, 時, 黃巢叛, 高騈爲諸道行營兵馬都統以討之, 辟致遠爲從事, 以委書記至任, 其表狀書啓傳之至今, 及年二十八歲, 有歸寧之志, 僖宗知之, 光啓元年, 使將詔來聘, 留爲侍讀兼翰林學士守兵部侍郞知瑞書監, 致遠自以西學多所得, 及來將行己志, 而衰季多疑忌, 不能容, 出爲大山郡太守, 唐昭宗景福二年, 納旌節使兵部侍郞金處誨沒於海, 卽差橻城郡太守金峻爲告秦使, 時致遠爲富城郡太守, 祗召爲賀正使, 以比歲饑荒, 因之盜賊交午, 道梗不果行, 其後, 致遠亦嘗奉使如唐, 但不知其歲月耳, 攷其文集有上太師侍中狀云, 伏聞東海之外有三國, 其名馬韓卞韓辰韓, 馬韓則高麗, 卞韓則百濟, 辰韓則新羅也, 高麗百濟全盛之時, 强兵百濟, 南侵吳越, 北撓幽燕齊魯, 爲中國巨蠹, 隋皇失馭, 由於征遼, 貞觀中我唐太宗皇帝親統六軍渡海, 恭行天罰, 高麗畏威請和, 文皇受降廻蹕, 此際我武烈大王, 請以犬馬之誠, 助定一方之難, 入唐朝謁, 自此而始, 後以高麗百濟踵前造惡, 武烈王朝請爲鄕導, 至高宗皇帝顯慶五年, 勅蘇定方, 統十道强兵樓舡萬隻, 大破百濟, 乃於基地置扶餘都督府, 招緝遺氓, 莅以漢官, 以臭味不同, 屢聞離叛, 遂徙基人於河南, 摠章元年, 命英公徐勣, 破高句麗, 置安東都督府, 至儀鳳三年, 徙其人於河南隴右, 高句麗殘孽類聚, 北依太白山下, 國號爲渤海, 開元二十年, 怨恨天朝, 將兵掩襲登州, 殺刺史韋俊, 於是, 明皇帝大怒, 命內史高品何行成太僕卿金思蘭, 發兵過海攻討, 仍就加我王金某爲正大尉持節, 充寧海軍事雞林州大都督, 以冬深雪厚, 蕃漢苦寒, 勅命廻軍, 至今三百餘年, 一方無事, 滄海晏然, 此乃我武烈大王之功也, 今, 某儒門末學, 海外凡材, 謬奉表章, 來朝樂土, 凡有誠懇, 禮合披陳, 伏見, 元和十二年, 本國王子金張廉, 風飄至明州下岸, 浙東某官發送入京, 中和二年, 入朝使金直諒爲叛臣作亂, 道路不通, 遂於楚州下岸, 邐迤至揚州, 得知聖駕幸蜀, 高太尉差都頭張儉, 監押送至西川, 已前事例分明, 伏乞, 太師侍中俯降台恩, 特賜水陸券牒, 令所在供給舟舡, 熟食及長行驢馬草料, 幷差軍將, 監送至駕前, 此所謂太師侍中, 姓名亦不可知也, 致遠自西事大唐, 東歸故國, 皆遭亂世, 屯邅蹇連, 動輒得咎, 自傷不遇, 無復仕進意, 逍遙自放, 山林之下, 江海之濱, 營臺榭植松竹, 枕藉書史, 嘯詠風月, 若慶州南山剛州氷山陜州淸涼寺智異山雙溪寺合浦縣別墅, 此皆遊焉之所, 最後, 帶家隱伽耶山海印寺, 與母兄浮圖賢俊及定玄師, 結爲道友, 棲遲偃仰, 以終老焉, 始西遊時, 與江東詩人羅隱相知, 隱負才自高, 不輕許可人, 示致遠所製歌詩五軸, 又與同年顧雲友善, 將歸, 顧雲以詩送別, 略曰, 我聞海上三金鼇, 金鼇頭戴山高高, 山之上兮, 珠宮貝闕黃金殿, 山之下兮, 千里萬里之洪濤, 傍邊一點雞林碧, 鼇山孕秀生奇特, 十二乘船渡海來, 文章感動中華國, 十八橫行戰詞苑, 一箭射破金門策新唐書 藝文志云, 崔致遠四六集一卷桂苑筆耕二十卷, 注云, 崔致遠高麗人, 賓貢及第爲高騈從事, 其名聞上國如此, 又有文集三十卷, 行於世, 初, 我太祖作興, 致遠知非常人, 必受命開國, 因致書問, 有鷄林黃葉, 鵠嶺靑松之句, 其門人等至國初來朝, 仕至達官者非一, 顯宗在位, 爲致遠密贊祖業, 功不可忘, 下敎, 贈內史令, 至十四歲太平二年癸亥二月, 贈諡文昌侯

번역문[편집]

최치원(崔致遠)의 이름은 고운(孤雲)[또는 해운(海雲)]이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