선조소경대왕수정실록/38년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三十八年 正月[편집]

1月 1日[편집]

○朔丙子/下洪奉先、趙振等獄。 先是, 長興判官金汝純以兵營新設於其邑爲苦, 徵民木綿, 使所帶京人宋應琦者, 上京行賂, 以圖還設於康津舊基。 又令邑儒安哲民等, 牒訴於憲府, 大司憲朴承宗難其論啓而退之。 文勵以其時憲官, 移拜司諫, 首請還設, 備邊司因是稟啓, 遂定其議。 未幾, 領議政尹承勳揚言於宰執齊會中曰: “長興人以木綿二千餘匹, 賂臺官, 移營之事果成。 吾家奴僕亦許貸其木綿, 此其驗也。” 且白於筵中, 按治其事。 俄而, 應琦供稱: “受長興銀百二十兩, 分授吏曹吏李雲長, 納于文勵, 藥房庫直張太白納于姜籀, 前監察任翊臣納于元虎智、蔡衡。” 勵等四人皆啓請移營時臺官也, 上命皆拿問。 是時, 又有匿名書掛於行宮東門曰長興銀榜, 分等列名, 左相奇自獻在於二等第二。 前監察洪奉先大言於衆中, 且言: “宋應琦之初被囚也, 其妻大號於禁府門外曰: ‘吾夫之弟應琰亦納銀於左相家。’ 蓋應琦以其銀, 賂臺官發其論, 應琰賂自獻成其議。 自獻曾爲典牲提調, 故應琰以本署人, 出入情熟, 夤緣行賂。” 云。 自獻遂陳疏自辨, 且面囑大司憲崔天健, 請鞫奉先, 窮問言根, 奉先引趙振爲證。 上以奉先等, 乘時合謀爲飛語, 傾陷大臣, 連加刑訊, 皆不服。 自獻旋恐其實狀敗露, 諉以衣冠之人屢被嚴鞫爲未安, 力請原釋, 上强從之, 竝削其官爵, 門外黜送。 籀在獄中, 裂布陳疏, 得與太白面質, 太白供稱: “果以銀少許遺籀妻, 不受。” 人或以爲: “籀妻受之, 籀實不知。” 云。 時, 南晫、李久澄俱以其時臺諫, 與其事亦被罪。 《實錄》謂: “洪奉先浮誕險詖, 喜造言生事之人。” 按, 自獻受銀之說, 奉先先發之, 奉先之被鞫, 亦由於自獻之面囑天健, 而奉先與振供對也, 自獻情狀, 昭著無疑。 及其監修《實錄》, 以奉先爲造言生事, 其縱恣無忌憚甚矣。


○設撰集廳。 命大提學柳根, 與海平府院君尹根壽、延陵府院君李好閔、弘文館提學吳億齡、藝文館提學申欽、京畿監司李廷龜、吏曹參判韓浚謙、上護軍洪慶臣ㆍ鄭協等, 抄選東人製作詩賦以進。 初, 天將求見東國詩文, 時, 申欽爲藝文提學, 上命欽刪定。 及好閔爲大提學, 欽以其抄錄, 屬好閔成之。 上亦命抄山人、閨秀所製, 好閔重其事, 而累辭以爲: “吟魂有知, 想必冷笑於泉下。” 至是, 根代好閔受命, 將設局, 請令吏曹, 別選撰集之官, 與之同事, 上可之, 且敎曰: “前朝之文, 則自有《東文選》可抄, 此外閭巷間膾灸篇翰, 則人無不知。 且須收聚私稿, 可以就此役矣。”


三十八年 二月[편집]

2月 1日[편집]

○朔乙巳/削奪載寧郡守申景禧官爵, 門外黜送。 景禧, 平川君磼子也。 在郡時, 有尹世沉者, 詐稱尹暹,【暹以申砬從事官, 死於壬辰倭亂。】 聚徒黨橫行, 蹤迹詭秘。 景禧捕之, 得其文書, 具報於監司權憘, 憘聞于朝。 上命拿致禁府, 以三省鞫之。 於是, 磼承命詣闕陳疏曰:

臣爲平安兵使時, 有自稱咸鏡監司柳永立子者; 柳永慶爲黃海監司時, 有自稱遂安郡守者。 亂後妖怪之輩, 類多如此, 故皆卽捕治而已, 不煩於朝廷。 及聞世沉之事, 貽書景禧, 責以輕報道臣。

云。 奇自獻爲委官, 按其獄辭, 連被逮者, 崔灌、【朝官也。】 崔東立等十八人, 而所稱交通諺簡二十八張, 語多悖逆。 灌初以不解諺文自明, 爲東立所證, 終以不卽直招, 受刑二次而斃。 東立等十七人, 因自獻議啓竝宥之, 景禧、世沉亦命特釋。 三司以景禧所進, 皆自衙中翻解, 張皇虛僞之狀, 著於諸人之供, 樂禍倖功之罪, 不可不治, 請鞫問, 論執累日。 上敎曰: “今罪捕告之人, 則後日之路將絶。” 只命削黜。


○以沈宗道爲翊衛。 宗道, 光海時諂附爾瞻, 以蔭官爲判決事, 且擬於承旨。 其孫之淸亦黨於群兇, 爲銓郞, 癸亥反正後, 被罪廢錮。 按《實錄》, 謂宗道有淸修之操, 其謬僞, 類皆如此。


三十八年 三月[편집]

3月 1日[편집]

○朔乙亥/忽刺溫野人, 入寇陷潼關堡, 殺僉使全伯玉而去, 北虞候成佑吉追擊之, 收被擄我人而還。 忽刺溫部落, 去本堡不遠, 伊項、牛虛等部落及慶源近境數三部落, 與忽刺溫媒孽誘引, 作爲羽翼。 是月十四日三更, 虜兵八千猝至豐界, 降胡一人奔告伯玉, 伯玉方與馬應斗飮酒聞變, 急令堡卒列立城頭, 又令降胡入城守埤。 平明, 虜果大至, 立長梯蟻附而登, 城遂陷。 伯玉與賊搏戰, 中箭而死, 死者相枕, 幾至二百, 降胡洪耳及所大等, 駢死者亦多。 倉穀、軍器蕩盡無餘, 只有衙舍、倉廨、民家五戶而已。 時, 北兵使李用淳以病遞歸, 佑吉追餞于路, 急馳還, 率留防軍數千, 夜渡江, 直擣虜屯。 乘其未備而擊敗之, 虜衆遂散, 收被擄男婦而還。 朝廷遣金宗得, 代用淳。


三十八年 四月[편집]

4月 1日[편집]

○朔乙巳/置元孫講學官, 以宋錫慶、李克信等爲之。 初, 禮曹啓曰: “古者, 人生八歲, 皆入小學。 今, 元孫年已八歲, 可以就學。 其師友敎導之方, 請令大臣議之。” 李元翼、李德馨、尹承勳、奇自獻、沈喜壽、李恒福等, 請考典禮而行之, 上可其議。 於是, 弘文館、藝文館博考中朝及本朝故事以啓, 上敎曰: “世子之子, 當爲世孫, 但世子時未受命, 名號之封姑待後日, 先出講學人員, 以爲輔導之方。” 世子以元孫稚弱, 不堪就學, 上箚辭之, 上不許。


○惟正還自日本, 刷還我國男婦三千餘口。【惟正, 僧人也。 甲辰春, 倭人橘智正來求通信, 朝廷命惟正往, 仍探賊情, 至是始還。】


○以洪汝諄爲同知中樞府事。 按《實錄》謂, 汝諄賦性兇險, 行己貪暴, 眞無忌憚之人。 觀此《實錄》, 其所褒貶者, 隨其愛憎, 恣意所欲, 而獨於汝諄, 備書其實狀, 汝諄之惡, 尤可見矣。


○設增廣別試, 取生員李植立等三十三人, 以上尊號慶也。


三十八年 五月[편집]

5月 1日[편집]

○朔甲戌/罷咸鏡監司徐渻, 拿北兵使金宗得。 宗得曾爲穩城府使, 撫納藩胡卓斗、石乙、將介等。 至是, 卓酋等言: “頃者忽虜爲久住件退【地名。】計, 挾二愛妻而來, 潼關之役, 喪其五愛將, 使其將何叱耳領大軍, 還向本巢, 只留騎步五百於件退, 俟穀熟, 休兵更來。” 宗得遂信之, 徐渻亦馳啓以爲: “宜急討件退, 以灑邊羞。” 朝廷欲從之, 而依違未決。 宗得與渻議, 先發三千餘兵, 會諸將於柳亭, 卓斗等兩酋亦領三百騎而來, 願爲國家助戰效死。 宗得與虞候成佑吉引兵, 自鍾城渡江, 直走件退, 虜先覺之, 伏鐵騎數百, 突出亂擊, 我軍敗北。 佑吉獨抗戰, 手劍斬賊, 殿我軍而還。 是役也, 我軍戰歿二百十三人,【按問御史李廷馦査啓如此。】 群議譁然不已。 兩司以渻等輕擧大事, 致損國威, 請拿問定罪。 上以渻罪輕, 只命罷職, 拿宗得。


三十八年 六月[편집]

6月 1日[편집]

○朔甲辰/定元孫與講學官相見儀。 其儀, 設元孫拜位於東壁西向, 設講學官拜位於西壁東向。 講學官集外廳, 具時服侍學、奉迎。 講學官立於門西東向北上, 元孫具服而出, 降自東階西向立, 講學官入詣西階, 講學官先升, 元孫後升。 講學官就位, 元孫就位再拜, 講學官答再拜訖, 講學官降階, 元孫降立東階下, 講學官出門, 元孫入內。


○按, 元孫敎導之任, 講官禮敬之節, 其重若是。 銓曹掄選, 宜畀其人, 而乃以錫慶輩充之, 時事可知。


○別設庭試, 取前縣監全有亨等七人。【時, 外方武士試射, 直赴會試者, 爲防戍北邊, 特設是科, 爲文武對擧。】


三十八年 七月[편집]

7月 1日[편집]

○朔癸酉/嶺南、關東大水。 嶺南仁同、靈山、安東、軍威、昌原、義興、龍宮、高靈、尙州、禮安、草溪、宜寧、金海、咸安, 關東淮陽、襄陽、金城、杆城、平康、洪川、楊口、鐵原、春川、橫城、寧越、 旌善、平昌、麟蹄等, 被災尤酷。 山冢崩頹, 人畜死者不知其數, 公廨、民家漂沒殆盡, 深山喬木顚拔, 浮下於漢、洛二江, 皆稱古未有之災云。


三十八年 八月[편집]

8月 1日[편집]

○朔癸卯/世子率百官, 上箋陳賀, 頒赦中外, 以上疾瘳也。 上召諸承旨【都承旨洪湜、左承旨柳寅吉、右承旨柳夢寅、左副具義剛、右副鄭殼、同副李善復】 入內, 諭之曰: “古者有慶則賀。 予被疾不視朝者三年, 今幸始得開筵, 世子率群臣, 致賀禮則然矣。 予之發此言, 反有所嫌, 只恐欠於禮耳。 古之人君, 不言於諸臣者, 言於近臣, 政院只知之, 不必傳於它人。” 於是, 禮曹請擧賀儀, 上不許。 領議政柳永慶、左議政奇自獻、右議政沈喜壽等及政院、兩司從而請之, 累啓不許。 世子始連上箚請之, 亦不許。 永慶入侍朝講, 阿意力陳, 退而陳啓更請, 乃從之。 永慶等率百官, 進箋稱賀。

〔○〕丙午/世子亦率百官, 進箋稱賀, 頒敎頒赦。


○按, 君父有疾, 三年始瘳, 則群臣之陳賀, 情禮之所當然也。 然而自上先諭近臣然后, 有此建請, 可謂上下胥失之矣。


○以金尙憲爲鏡城判官。 初, 尙憲爲銓郞時, 吏曹參判奇自獻欲以柳永慶擬於憲長, 尙憲力塞之。 以此, 永慶之黨蓄憾㝡深。 未幾, 永慶寅緣盜秉國政, 乘時修欲, 首斥尙憲爲高山察訪, 纔罷歸, 旋補鏡城判官, 衆皆憤歎。 按《實錄》謂: “尙憲曾爲銓郞, 任意通塞, 自獻欲引永慶爲鷹犬, 而見沮於尙憲。” 其剛方不撓, 斯亦可見, 以此被其齮齕。 《實錄》又云: “左議政奇自獻性度寬弘, 早負德望。” 自獻監修《實錄》, 而恣行胸臆, 略無顧忌乃如此, 可勝誅哉?


三十八年 十月[편집]

10月 1日[편집]

○朔壬寅/西原府院君鄭琢卒。 琢, 醴泉人, 與柳成龍友善, 取相位, 唯事媕阿。 及成龍去朝, 琢亦解職還鄕, 引年致仕, 至是病卒于家。


三十八年 十二月[편집]

12月 1日[편집]

○朔辛丑/設別試, 取幼學李殷老等十二人。【自上違豫, 三年始瘳, 開經筵, 陳賀設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