선조소경대왕수정실록/4년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四年 三月[편집]

3月 1日[편집]

○朔壬戌/以盧守愼爲大司憲。 守愼旣免喪, 上素聞其賢, 虛己而待之, 進授憲長。 守愼又力辭, 乞歸省病母, 上曰: “卿不可一日不在左右, 將母上京, 以全忠孝可也。” 仍令沿路, 輿馬護送, 守愼感恩流涕, 以其母亦欲歸京, 故不復辭退。 時, 李滉已卒, 重望在守愼, 而守愼亦創於前禍, 不復以行道自任, 士林猶以賢士在朝, 倚以爲重。


○命汰童蒙敎官不才者, 別選名儒代之。 吏、禮曹薦裵紳、趙穆, 皆嶺南士人也。


○以進士洪可臣爲參奉, 用銓郞薦也。


○命賜曺植食物。 植上疏辭謝, 且言:

殿下國事已去, 無一線可恃。 臣累陳荒疏, 未蒙施行, 請以君義二字爲獻。


○前慶州府尹李楨卒。 上遣官致祭。 楨, 泗川人。 明宗朝登第, 以孝行聞, 在州郡, 皆有治績。 嘗一爲諫長, 上書論治道, 爲養求外補, 爲慶州府尹。 上卽位, 以副提學召, 不赴。 上書陳戒, 累除官不就以卒。 楨自少好道學, 晩而尤篤, 師友李滉, 羽翼經術。 居官以興學右文爲己任, 門人稱以龜巖先生, 立祠祀之。


四年 五月[편집]

5月 1日[편집]

○朔壬戌/領議政李浚慶以病去位, 拜領中樞府事, 兼領經筵如故。 浚慶爲相, 務欲鎭靜, 不能有爲, 士林多短之。 然有淸德, 門無苞苴, 世稱賢相。 浚慶自嫌盛滿, 自庚午冬, 引疾乞退, 章累十上不止, 上不得已從之。


○以吳謙爲右議政, 權轍進拜領議政, 洪暹爲左議政。 憲府以謙人望未洽劾之, 乃免。


○以李鐸爲右議政。 鐸雖短於學問, 淳厚有器度, 且有好善之量, 故時望歸之。 居相位, 謹飭自守而已。


○以奇大升爲副提學。 大升辭不至, 不許, 再下旨召, 大升又辭。 俄除吏曹參議, 又辭不赴。


○以李珥爲議政府舍人、弘文館應敎, 皆辭免, 歸海州鄕里, 除淸州牧使, 乃赴任。


四年 六月[편집]

6月 1日[편집]

○朔辛卯/以朴忠元爲右贊成, 尋免。 忠元爲人無節槪, 備歷淸要, 以致卿宰。 少時爲正言, 許沆爲大司諫, 方附金安老, 勢焰翕赫, 殘害士類。 忠元素交具壽聃, 一日見壽聃, 壽聃曰: “近日臺諫駁擊太過, 豈不感傷和氣?” 忠元然之。 他日謂同僚曰: “近來彈章過激, 識者以爲不可。” 沆怒曰: “識者爲誰?” 忠元不以告, 沆曰: “正言若不吐實, 亦是黨惡。” 忠元懾怵, 以壽聃告, 沆曰: “壽聃, 罪人也。 正言往見之, 非也。 若不能自首, 當竝坐之。” 忠元尤恐懼, 乃詣闕自言: “聞, 壽聃言如此。” 壽聃坐是遠竄。 由是, 國人指謗以忠元爲賣友。 及拜贊成, 兩司交章, 劾之累日, 乃命落職。


四年 七月[편집]

7月 1日[편집]

○朔辛酉/白仁傑解官, 歸坡州。 是時, 士類雖據淸要, 而大臣皆循俗苟安, 與士類論議矛盾, 舊臣之不得志者, 頗俟間隙。 及吳謙、朴忠元相繼被論, 大官之庸碌者, 咸懷不平。 仁傑素服李浚慶之爲人, 每以士類不附大臣爲恨, 有時發於言語。 且不取奇大升、沈義謙, 每對人揚其過失, 士類頗疑之。 李元慶者, 浚慶之再從弟也, 失職怏怏, 深欲朝廷生事。 上舅鄭昌世, 德興夫人之弟, 以恩澤得官, 爲內乘, 亦欲自攬權勢, 相與潛謀, 欲攻朴淳、李後白、吳健等凡十餘人。 元慶藉仁傑及浚慶爲聲勢, 每謁仁傑, 誣詆淳等過失。 仁傑衰老不能察, 汎聽例答, 無所可否。 元慶每托浚慶之言, 以動仁傑。 一日以浚慶意, 謂仁傑曰: “上甚厭李後白、朴淳, 去之易也。” 仁傑然之, 以語閔起文, 起文往見盧守愼, 元慶亦在座。 起文曰: “白士偉欲妄作, 公須止之。” 元慶曰: “白老決死生而擧事, 豈以他人之言中止乎?” 起文起去, 元慶謂守愼曰: “叔度【起文字。】非可信者。 今日與我同聽白公之言, 而乃告公止之, 此豈可信者?” 頃之, 仁傑謂守愼曰: “士林之年少氣盛者, 吾欲抑之。” 守愼止之。 有李濬者, 得元慶遺昌世書, 示沈義謙兄仁謙, 其書大槪云:

先見領樞, 次見士偉, 此事今明當發, 內通, 不可不速圖也。

於是, 朝論譁然皆以爲: “仁傑將害士林, 而浚慶主之。” 李鐸聞而大疑, 使其族朴受問其故, 且止之, 仁傑驚曰: “我豈害士林? 但以方叔爲未便耳。” 受曰: “南袞輩神武門事, 公豈踵之乎?” 仁傑大駭曰: “士林疑我至此乎?” 權轍亦使人止仁傑, 仁傑歷見轍及朴淳以自明, 士大夫莫不驚駭。 仁傑因此退歸。 是時, 白仁傑、盧守愼、金鸞祥、閔起文以乙巳遺直, 望實俱隆, 鼎列淸要, 以地位自尊。 亦蔑視後輩, 嫌其過激, 與李浚慶意合。 由是失職庸瑣之類, 從而剌謁, 扇動言語, 欲起鬧端, 乘時圖利者, 不可勝紀。 士林皆懼大禍之至, 相繼辭官。 仁傑等亦不安於朝, 惟守愼意無偏係, 自上寵遇日隆, 故居職如故。


○上特命以朴淳爲右贊成。 淳, 嘉靖癸丑, 庭試第一。 明廟親試一經, 淳神姿爽朗, 擧止雍容, 辨析文義, 應對詳敏, 明廟奇之, 擢爲狀元。 由是, 名動朝廷, 踐歷淸要。 時, 尹元衡權勢猶盛, 士大夫有淸名者, 皆操持自守, 不敢有爲。 淳在玉堂, 獨主林百齡謚議, 議以恭昭曰: “旣過能改曰恭; 容儀恭美曰昭。” 蓋貶之也。 元衡大怒, 倡言于朝曰: “國之元勳, 謚無忠字, 其意叵測。” 遂請鞫問。 事且不測, 賴安玹力救得免, 遞職歸家。 癸亥以後, 士類復進用, 淳擢爲諫長, 慨然曰: “劾冀斬憲, 挽回世道, 吾責也。” 遂與大司憲李鐸謀合, 辭劾元衡, 爭論月餘, 元衡先黜, 繼論沈通源罷相, 百姓歌舞於道。 自此亂政一新。 淳以舊臣, 無所汚染, 獨持風裁, 放黜權奸, 爲士林儀表。 遂被擢用, 虛懷待士, 士亦樂附, 又上眷特加, 故士林賴以復安。 李後白執法不撓, 而度量不弘。 吳健爲吏曹郞官, 欲淸仕路, 以矯積弊, 甄別黑白, 不避怨謗, 故群小尤忌嫉之。 仁傑旣退, 臺閣惡元慶欲罪之, 又恐不靖皆以爲: “大臣於經席, 詳陳其故, 因以斥逐, 則深得事宜。” 左議政權轍欲以此論啓, 以連累浚慶爲嫌, 竟不果。 其後有人作詩, 榜于鍾樓, 醜詆朝賢盧守愼、許曄、李後白、吳健等十餘人, 詞筆精工, 非庶人所能, 士大夫益疑之。 幸而國無變難, 朝無權倖, 上秉公臨政, 故士林之禍不作矣。


○以金繼輝爲大司諫。


○以盧禛爲昆陽郡守。 銓曹以: “禛歸養就閑。” 爲除近郡, 以便奉母。


四年 八月[편집]

8月 1日[편집]

○朔庚寅/康陵丁字閣火。 上與百官, 素服五日, 禮也。


〔○〕冬, 京畿多虎患, 命將起軍蒐獵, 士卒侵掠閭閻, 民間苦之, 甚於虎。


○改葬中宗故嬪朴氏。 嬪, 福城君嵋母也。 本尙州民家女, 選入宮得幸, 姿艶傾後宮。 嵋年長於仁宗, 朝野頗疑其干嫡。 金安老以羽翼自任, 藉以修隙攬權, 戕賊士大夫不附己者。 宮人相應, 誣朴氏詛呪東宮, 福城與妹壻洪礪皆遇害。 嬪黜歸尙州, 竟賜死, 藁葬其地。 至是, 因其外孫金虎秀上疏, 命改葬如禮。 福城之死也, 名士皆參其論, 故安老雖敗, 人不能明其冤。 上在潛邸, 明宗命爲福城後, 故上特追䘏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