선조소경대왕수정실록/6년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六年 正月[편집]

1月 1日[편집]

○朔壬午/白虹貫日。 下敎求言, 召成運、李恒, 使乘傳上來, 將問弭災之策, 皆辭不至。


○以災異, 避正殿, 減膳撤樂。


○洛江絶流三日。


○以具鳳齡爲執義, 鄭澈爲典翰。


○直提學辛應時, 作勤學、愛民、親賢、納諫等六箴以進, 上褒納。


六年 二月[편집]

2月 1日[편집]

○朔壬子/旱, 雨土。 領議政權轍辭疾免, 左議政洪暹, 辭以親老免相。 以盧守愼爲右議政, 朴淳陞左議政。 守愼久判吏曹, 銓敍無可觀, 或循私請。 及拜相, 亦無建明, 有識者疑之。


六年 三月[편집]

3月 1日[편집]

○朔辛巳/大司憲吳祥卒。 祥少有才名, 頗持節操, 位之六卿, 浮沈諧俗而已。


六年 五月[편집]

5月 1日[편집]

○朔庚辰/命薦卓行之士, 吏曹以李之菡、崔永慶、鄭仁弘、趙穆、金千鎰應命, 皆除六品職。


○李之菡氣度異常, 孝友出人。 少時葬親海曲, 潮水漸近, 度於千百年後, 水必齧墓, 欲築防捍之, 先運石載舟, 沈塡浦港, 動費千金, 資皆躬自貨殖, 辦集如神。 然海口深闊, 功竟不就, 志猶未已曰: “成否在天, 而人子爲親防患之計, 不可懈也。” 平居寡欲而苦, 草屐竹笠, 徒步而行四方, 徧交道學名節之士, 與之論說, 奇發動人, 或謎戲不莊, 人莫能測。


○崔永慶初居漢城, 杜門屛跡, 人無知者。 事親至孝, 母死, 傾家辦資, 用石槨以葬。 里中人或稱其迂拗, 不之重也。 士人安敏學, 察其異, 言於成渾, 渾就見其容儀淸嚴, 與語相契, 傳播公卿間, 由是著名。 旣而遯居晋州, 從曺植遊, 尙氣節、好議論, 植待之亞於仁弘。


○鄭仁弘, 陜川人也。 童時從曺植學, 植奇其志操異凡兒, 誨以持敬。 自是, 堅苦用功, 晨夜不懈。 植常佩鈴喚醒; 拄劍警昏。 末年以鈴與金宇顒; 以劍與仁弘曰: “以此傳心。” 仁弘以劍拄頷下擎跽, 終身如一日。 然其質性, 剛戾自用, 與人言語, 小有逆於己意, 輒忿恚求勝。 造言謀害, 陰巧不測, 雖至親、篤交, 忽若仇讐, 所養愈厚, 所發尤暴。 其讀書, 稽古精博, 過於植, 尤長於辨難攻擊之文, 人知其非, 而畏其强, 莫能抗也。 李珥虛心好善, 望風傾倒, 遂與相善, 不知其爲壬人也。 由此, 名動朝廷。


○趙穆, 李滉高弟, 醇謹堅確, 滉重之。


○金千鎰, 李恒作人, 貞方謹愼, 行義甚備, 羅州人也。


○復以權轍爲領議政。


六年 六月[편집]

6月 1日[편집]

○朔己酉/右議政盧守愼白上曰: “戶曹判書必以有心計, 年未老者, 委任可也。 而正二品之列, 無此等人, 願簡自上心擢而用之。” 上曰: “年少之人, 有欲爲戶判者乎?” 守愼慙而退。 副提學許曄進曰: “內帑之財, 當使有司掌其出納。 《周禮》如此。” 上曰: “今日朝廷欲行《周禮》乎?” 曄不敢言。


六年 七月[편집]

7月 1日[편집]

○朔己卯/以李珥爲直提學, 珥退居鄕不仕。 上不聽其辭, 珥詣闕, 三疏辭職, 乃許。 三司交章, 請留之, 不允。 執義柳夢鶴謂珥曰: “求退得退, 可謂快適, 但人人皆有求退之志, 孰有扶持國家者乎?” 珥笑曰: “若使上自三公, 下至參奉, 皆是求退之人, 則世道自升大猷, 此乃扶持國家者也。”


○吏曹判書朴永俊病免。 大臣難其代, 擬以嘉善備望, 上不許, 只擬金貴榮、姜士尙, 是時, 六卿皆非人望。 永俊殘弱, 貴榮貪鄙, 士尙循默, 皆不合銓長, 而大臣以彼善於此, 故薦之迭代。 由此, 敍綜漸乖矣。


○以金誠一爲正言。 上一日於經筵問曰: “以予視前代帝王, 可方何主?” 有對曰: “堯、舜之君也。” 誠一曰: “可以爲堯、舜, 可以爲桀紂。” 上曰: “堯、舜、桀紂, 若是班乎?” 誠一曰: “殿下天資高明, 爲堯、舜不難。 但有自聖拒諫之病, 此非桀紂所以亡乎?” 柳成龍曰: “二人之言皆是。 堯、舜之對, 引君之辭也; 桀紂之言, 儆戒之辭也。” 上爲之改容。


六年 八月[편집]

8月 1日[편집]

○朔戊申/館學儒生上疏, 請以金宏弼、鄭汝昌、趙光祖、李彦迪、李滉從祀文廟, 上答曰: “公論久然後定, 不可輕擧。”


○成運、韓脩、南彦經, 皆拜三品職, 不次擢用也。


○議改軍籍, 搜補闕額, 或遣御史; 或令本道都事兼管。


○特旨拜沈義謙爲大司憲。 正言鄭熙績, 於經席白上曰: “特旨不當用於外戚。” 上厲聲曰: “只在其人之賢否, 外戚何尤焉?” 熙績大沮。 執義辛應時進曰: “熙績之言是公論, 殿下不可摧折太過也。” 熙績退詣賓廳, 謝應時, 因往謝義謙曰: “非敢毁令公也, 但言用人事體耳。” 熙績旣發直言, 旋用諂諛自解, 聞者鄙之。


六年 九月[편집]

9月 1日[편집]

○朔戊寅/領議政權轍辭疾免, 復以李鐸爲領議政。


○復以李珥爲直提學, 不許其辭, 三召乃就職。


○金宇顒爲弘文館正字。 宇顒, 曺植門人, 新進有淸名。


○上幸成均館, 謁先聖試士, 取李潑等七人。


○三司交章, 請行《呂氏鄕約》, 累啓乃允。


○李珥入侍經筵曰: “臣久在外, 今日伏聞玉音, 殊不通利, 不知何故而然也。 竊聞, 殿下不樂聞戒色之語, 想必聖質淸明寡慾, 不待人言, 故聞人此等語以爲: ‘不曉而妄言。’ 故耳。 然無則加勉, 不宜厭聞也。” 上曰: “爾曾上疏, 所言亦如此。 然人之語音自不同, 予語聲自是然耳, 何疑之有?” 珥曰: “ 殿下初年, 臣嘗忝侍經筵, 玉音琅然, 未嘗如此, 故臣敢獻疑。” 珥凡啓事, 辭氣快直, 上不怡色。 仍問曰: “爾何故退而不來?” 珥對曰: “臣病深、才踈, 自度不能有爲, 徒食廩祿, 實負國恩, 不如退免罪戾, 故不敢進耳。” 上曰: “爾才予所知也。 勿爲過謙之辭, 從今不更退可也。 爾雖退居, 累上封章, 其不忘國事可知也。” 珥曰: “臣跧伏田里, 未知聖學成就如何。 人君雖深居九重, 若有實德, 則百姓觀感, 四方風動。 今日民生憔瘁, 風俗頹敗, 莫此爲甚。 臣佇見聖學之日章, 而終不見效, 臣竊怪焉。 聖質英明, 眞是有爲之資, 而卽位之初, 大臣輔導失宜, 每引以近規, 排抑儒者之論, 故至于今, 不能善治耳。” 上曰: “予性不敏, 不能有爲耳。” 珥曰: “若 聖質不至英明, 臣亦絶望矣。 匹夫讀書躬行, 尙且志在安民。 況殿下主一國之民, 操可爲之勢; 稟可爲之資, 寧無慨然自奮之志乎? 鄕約是三代之法, 而殿下命行之, 此, 近代所無之盛事。 但凡事有本有末, 人君正心, 以正朝廷; 正朝廷, 以正百官; 正百官, 以正萬民, 鄕約乃正萬民之法也。 朝廷百官, 未底於正, 而先正萬民, 則捨本治末, 事必無成。 今者已擧盛典, 不可中止。 殿下必須躬行心得, 而施及朝廷, 政令皆出於正然後, 民有所感發而興起矣。” 弘文館正字金宇顒曰: “鄕約豈不可行? 但此事須有根本, 要人主躬行心得, 以爲標準而可行也。 若謂鄕約不可行於今, 則大不可。” 上曰: “此言是也。 予自顧省, 度不能行, 不欲輕擧, 而言者不止, 故從之耳。” 珥曰: “非謂是也。 若必待德如堯、舜, 然後, 可興唐、虞事業, 則何時可做? 今殿下奮發有爲之志, 誠心願治, 則只此一念, 便是《關雎》、《麟趾》之意也。”


○以冬雷, 三公辭職, 不許。


○上御經筵, 謂侍臣曰: “人心道心, 不是二心。 只於發見後, 知其爲道義, 則謂之道心; 爲食色則謂之人心。 食色之中節者, 亦是道心也。” 李珥曰: “誠如上敎。 殿下於義理, 所見精矣, 何不移此見於治國乎? 近觀天時、人事, 日漸乖舛, 天變疊見, 狃而不懼, 紀綱解弛, 人心渙散, 將無以爲國。 自上若不奮發大志, 整頓頹綱, 則土崩瓦解之勢, 指日可待矣。”


○弘文館上箚, 請立志以捄時, 上答曰: “省所上箚, 辭意直切, 議論痛快, 覽之令人竦然。 可見才學之秀, 深用嘉悅。 第以予誠不敏, 不能策勵心神, 凡所施爲, 動輒乖舛, 上以天心不豫; 下以人事多虞。 有君如此, 何事可成? 以予之身, 較今之時, 不敵甚遠。 是以, 自知甚明, 非敢故爲退托也。”


○李珥於經筵白上曰: “殿下謙沖退讓, 形於下敎, 臣不勝感激。 但謙讓有二焉, 不自滿足, 舍己從人, 則爲善之本也; 退托不進, 無振起之意, 則謙讓反爲病矣。 殿下之言則謙矣, 至於不從公論, 自是、非人則反有謂人莫己若之病, 臣竊憫焉。 今日三公, 皆是人望, 豈是專無意思, 甘於尸素者乎? 雖欲建白, 恐拂聖旨, 不聽大臣之言, 反爲君德之累, 故悶默度日。 若聖旨在於求治, 則大臣亦必盡言, 而廷臣各陳所懷矣。” 上曰: “我國之事, 誠難爲也。 欲改一弊, 又生一弊, 弊未盡革, 反添其害, 可謂不能措手足矣。”


○以盧禛爲司憲府大司憲。


○承政院啓曰: “當今民生卒荒, 無處不然。 軍籍本意, 不特爲軍額多闕, 亦念虛簿無實, 族、隣之苦, 塗炭赤子, 故刪虛塡實, 欲捄民生一分之弊耳。 癸丑之籍, 任事之人不體國家愛民本意, 只以幹辦爲賢, 嚴急爲能, 州縣望風, 虛張其數, 丐乞之人無不搜括, 鷄犬之名亦塡其額。 成籍未幾, 太半逋欠, 侵隣剝族, 四境嗷嗷。 今若復踵前習, 則名爲軍籍, 實爲民害。 請令八道監司, 察郡邑民物殘盛、軍額多少, 推移充定, 而或不能充, 則姑虛其額, 徐刷閑丁, 隨得隨補, 不限年月, 庶可軍無虛簿, 民免塗炭矣。” 議下兵曹, 竟不得施。


○侍臣於經筵亦言籍軍之弊。 金宇顒曰: “今日捄弊, 只在不務虛額之多, 只務從實充軍。 軍丁皆實, 則民力紓而流亡漸還, 今雖減額, 而後必增, 只務虛額而不實, 則此等流移, 害及族、隣, 而遺民盡至失所。 然則增額乃所以減之也。” 李珥等因言: “國家於私賤立法獨偏, 旣從母, 又從父。 其弊至於良民盡入私家, 而軍丁日少。” 上曰: “此法誠未便。 大抵法典不可變, 然若此法似當變通。” 群臣因贊其變通之便, 乃命收議。 上又問: “從父乎? 從母乎?” 諸人皆曰: “從母便。” 宇顒曰: “從父, 是義理所當然。 豈可從母, 違背人理乎?” 諸人皆以爲迂闊, 竟以議不一, 寢不行。


○金宇顒白上曰: “學問雖多端, 要在講論古人之言, 收拾向裏, 以爲身心上切己工夫耳。 不然則雖讀古書, 何益? 近日伏覩, 聖學高明, 所知極廣矣。 然政事間未見其效, 無乃有書自書; 我自我之病乎?” 李珥曰: “今日國無紀綱, 無可爲者。 若今因循, 則更無所望。 紀綱不可以法令、刑罰, 强立之也。 朝廷善善惡惡, 得其公正, 私情不行然後, 紀綱立矣。 今者公不能勝私; 正不能勝邪, 紀綱何由而立乎? 昔者楚莊王、齊威王, 非至賢之君也, 尙能振起, 垂亡之國終成富强之業。 今者殿下, 雖自托不敏, 豈居二君之下乎?” 宇顒曰: “殿下立志, 用力於正心、誠意, 則事業當期堯、舜、湯武, 楚莊、齊威, 不足言也。” 珥曰: “自古人之所見不同, 迂儒則以爲;‘ 堯、舜之治, 朝夕可做。’ 流俗則以爲 ‘古道決不可行於今日。’ 此皆非也。 爲治須以唐、虞爲期, 而事功須以漸進也。 自上若欲有爲, 則必先躬行, 本源澄澈然後, 爲治之具次第擧行, 而群下聳動矣。 旣先修己, 必須尊賢。 所謂尊賢者, 非爵之而已, 必用其言, 施之事爲然後, 方是尊賢也。 殿下固是好賢矣。 但召見而命之爵而已, 未聞用其言也。 彼誠守道之士, 則豈爲虛禮而來仕乎? 且未出身人, 若有才德, 則用爲臺官, 此, 國家恒規也。” 上曰: “此事固然, 用賢固好矣。 但不經事之人, 恐其作事過重也。” 珥曰: “ 殿下每憂其過, 而不憂今日之全不做事, 何也?” 上曰: “固執之人, 不聽其裁制, 必行己志, 則奈何?” 珥曰: “豈至於太過乎? 世衰道微, 紛紛士子, 只知科擧爲發身之路, 彼第一等人物, 必不屑屑於此也。 或疑未出身者爲臺官, 則不善者混進, 若公論大行, 則此等必選其人, 不然則文士亦多有不善者居要地矣。” 上曰: “此言是也。” 珥曰: “今日之務, 莫急於恢張公道, 而必須自上無一毫私意然後, 使人感發矣。 近日臺諫所啓, 若涉宮禁、內需等事, 殿下必牢拒, 群下疑殿下之有私, 安所取則乎?”


○上於經筵, 問李滉門人立朝者有幾, 柳希春以鄭惟一、具鳳齡對。 宇顒曰: “金誠一亦其人也。” 希春曰: “宇顒恐亦是滉門人也。” 宇顒曰: “小臣所居稍遠, 未及受業於其門, 故徵士曺植, 實臣之所事也。” 上因問: “植之學如何?” 對曰: “其致知之功, 似不若滉之博大也。 然其躬行踐履之工甚篤, 精神氣魄, 有動窹人處。 故遊其門者, 多有節行, 可任事之人。 若臣者, 資材駑拙, 未有一得也。


六年 十月[편집]

10月 1日[편집]

○朔戊申/以直提學李珥陞爲同副承旨。


○復召成運, 不至。 上聞運家貧, 未有寒衣, 賜表裏一襲。


○以許曄爲副提學, 以司藝李濟臣爲正言。


○以前參議金繼輝進階嘉善, 爲慶尙道觀察使。 嶺南地鉅人衆, 簿領叢委, 繼輝口酬手題, 剖決如流, 談者方之劉穆之。 初至界上, 吏以列邑軍簿進呈, 繼輝一閱便了。 未幾, 吏失一縣簿, 將符縣更上, 繼輝遽命吏執筆, 口授其簿, 無一字差。 民有牒訴, 輒暗記時月名字, 故後有再呈者, 則進而責之曰: “汝於某月日, 有此狀訴, 今何再瀆耶?” 民間聞之, 稱其神明不可欺。 庭無留氓; 案無停牘, 治爲諸道最。


六年 十一月[편집]

11月 1日[편집]

○朔丁丑/李珥更請以未出身人通臺諫之路, 上問盧守愼曰: “此言何如?” 守愼曰: “臣意亦以爲然。 但當出自聖斷, 不可牽制於人言。” 上乃下其議于大臣, 大臣皆是其計。 李鐸言之尤力, 上乃允之。


○上夜御丕顯閣, 召近臣講書。 李珥曰: “自上言語甚簡, 群臣之言略不俯答, 聖意以爲, 不足答歟? 古人曰: ‘勿輕天下士。’ 群臣之言豈可不答乎? 近以未出身人擇差臺官之命下矣。 以祖宗之法觀之, 則此不爲異。 但今擧久廢之規, 故群下知殿下有回治之志, 莫不喜悅。 但凡事, 必待自下建白, 無出自聖衷者, 故群下不知上意所在。 若殿下躬行之實, 昭著於外, 則下有甚焉者, 聞風興起矣。” 金誠一曰: “守令無有一人擔當國事者, 國計、民生, 自上所已知也。 如此則不出十年, 危亡之禍立至矣。 朝廷之命, 壅而不行, 上下之勢, 散而不統, 經席之上雖有一二建白之事, 節目纔擧, 他弊隨生, 如此而能治其國者鮮矣。 殿下不能正心, 以修本源, 則一國人心, 豈能服從乎?” 珥曰: “命令不行之由, 亦可以今夜卜之。 君臣之間, 當如父子, 上下交孚然後, 事功成矣。 今者入承咫尺之地, 而自上尙不開懷, 情意阻隔如此, 況於千里之外, 命令豈通乎?” 上乃言曰: “以予爲不言者是矣。 然別有何言耶? 今者所言, 皆歸重於予之一身, 自顧無似, 固不能興治道也。 是以不言耳。” 珥曰: “此乃謙讓之語, 豈其信然乎?” 上曰: “非以謙讓也。 古人曰: ‘人豈不自知?’ 予亦豈不自知?” 珥曰: “信如上敎, 則須得賢人, 倚仗而任之, 則亦可治國。 但自上雖曰不能, 臣不信也。 今殿下沈溺女色乎? 好聽音樂乎? 耽嗜飮酒乎? 好馳騁弋獵乎? 宮中隱微之事, 臣雖不知, 然前所陳者, 自古人君失德之事, 而似非聖躬所爲也, 乃曰不能何也? 但殿下所欠, 惟不立志圖治耳。 此正由學問上, 欠踐履之功故也。” 上曰: “今之所言, 予不敢當。 但雖涼德, 果無此失也。 自古人君, 有才有德, 故能治其國。 予無才德, 而時世適遇難治之日, 所以難於有爲也。” 珥曰: “殿下旣無失德, 則因此可以進德。 德進, 才亦生矣。” 上曰: “自古新立國之君, 考其行則不能無失德, 而尙致小康。 立國寢久, 漸至衰微, 則雖有賢君, 不能爲治矣。” 珥曰: “晋悼公年纔十四卽位, 六卿强、公室弱, 而悼公能自振奮, 卒成覇業, 顧其立志何如耳。 殿下立志求治, 矯革宿弊, 則何治之不可成乎?”


○吏曹判書金貴榮, 三上疏辭職, 又詣闕三啓, 請免官, 皆不允。 貴榮素庸鄙無識, 判銓以來, 賄賂狼藉, 士論不與, 恐被彈論, 故露章辭職。 上疑其爲人所排軋, 故不從。


○大司憲盧禛, 承召入京辭職, 不允。


○李珥白上曰: “近日經席, 非無好議論, 而上不至於格君心; 下不至於醫民瘼, 故摠爲口耳之資而已。 竊願殿下, 潛心性理之書, 如有所疑, 不時召儒臣, 反覆講論, 旣明其義, 踐履以實, 則功效必見於政事之間矣。 若民瘼固非一端, 惟於接見群臣之際, 使人人盡言, 採施可用之策, 不付之空言, 則民生庶可蘇息矣。” 珥意欲積誠致君, 黽勉從仕。 其友成渾語之曰: “上心難回, 則當速引退。 不能得上心, 而先務事功, 則是枉尺直尋, 非儒者事也。” 珥曰: “此言固然。 但上心豈可遽回? 當積誠以冀感悟。 今以淺薄之誠, 責效於旬月, 而不如意, 則輒欲引退, 亦非人臣之義也。”


○大司憲盧禛, 又上疏乞歸養老母, 上答曰: “省卿疏辭, 固知情切, 而但卿來不久, 予豈遽許其退乎? 卿宜加留, 悉陳輔國之策, 以俟予取舍, 則予不缺然矣。” 禛固辭, 遞職。


○白虹貫日。 上適親見之, 驚懼。 招領相李鐸、左相朴淳, 下敎曰: “朝廷賢人, 多聚經席之上, 大言競進, 喜行新例, 宜乎風淳政擧, 而綱紀板蕩, 邦本兀盡, 人心不美。 儒者無一毫之效, 反甚於曩日權奸用事之時, 此, 予所未曉也。” 鐸等只道惶恐, 不敢言匡捄之策。 是時李珥、金宇顒等在經席, 動引三代, 多所劘切, 上不能採用, 反以災異爲大言之效, 人心甚懼。


○以成渾爲司憲府持平。 渾, 士望漸隆, 大臣每論薦不已。 至是李珥、金宇顒、具鳳齡等, 請以未出身人爲臺官, 有是命, 辭不至。 金宇顒又薦: “星州士人鄭逑, 年雖少, 學問通明。 曾從李滉學, 又往來曺植之門, 有學問才識。 請召致, 以布衣入對, 訪問治道, 觀其人品然後, 命之以爵。” 上以布衣入對, 非古事不許。 逑由是著名。


○以李珥爲大司諫。


○使臣宋賛、尹鉉, 回自京師。 帝以再度送還被虜人口, 各賜勑褒奬及賜銀、綵。


○遣奏請使李後白、尹根壽等, 乞將宗系、弑逆已辨誣等事, 增入續修《會典》, 蓋皇朝方修《續大明會典》故也。 禮部尙書陸樹聲等覆題曰: “據稱, 宗系各有本源, 旣與李仁任不同, 又謂國祖, 由于推戴, 亦與弑王氏無預。 在我 皇祖之大訓, 固得于一時之傳聞, 在伊裔孫之辨詞, 實出於一念之誠孝, 宜念其世秉禮義, 克篤忠勤。 依其所請, 奉聖旨, 該國前後奏辭, 備細纂入於皇祖《實錄》內, 《新會》典則候旨續修增入。” 仍降勑諭, 略曰:

爾祖某, 久蒙不韙, 荷我烈祖垂鑑, 已爲昭雪改正。 玆者纂修《實錄》, 欲將前後奏辭, 備行採錄, 以乘永久。 朕念爾係守禮之邦, 且事關君臣大義, 特允所請。 卽命抄付史館, 備書于肅祖《實錄》, 俟後修新《會典》, 以慰爾籲雪先祖懇情。


○廣寧摠兵李成樑, 設堡鴨江方山鎭。 越邊人民, 將侵耕我界, 移咨遼廣衙門, 請預行喩禁, 許之。


○選吏曹佐郞金孝元、修撰金宇顒、奉敎許篈、承文正字洪迪, 賜暇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