번역:지봉유설/10권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文章部三[편집]

御製詩[편집]

漢高大風歌曰大風起兮雲飛揚。武帝秋風辭則曰秋風起兮白雲飛。大風歌曰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秋風辭則曰懷佳人兮不能忘。其語同而所思不同。又大風之終。有安不忘危之意。而秋風之末曰少壯幾時兮奈老何。有貪生歎老之意。可見高武氣象之如何矣。 古者詔命。皆天子自製。漢武賜淮南王詔。令相如視草是己。文帝與尉佗書。稱朕高皇帝側室之子。非臣子所可道。其爲手製明矣。大明高皇帝遺詔。有曰朕起自寒微云云。亦與文帝之言。同一揆矣。 曹操短歌行云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古人以此爲赤壁見敗之證。然下句卽云山不厭高。水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頗有餘韻矣。其孫魏明帝步出夏門行。効之云蹙迫日暮。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只改數字而便覺蕭颯。又下句云卒逢風雨。樹折枝摧。月盈則沖。華不再繁。其衰亡不振。兆於此。 梁武帝詞。有曰洛陽有女名莫愁。十五嫁作盧家婦。盧家蘭室桂爲梁。中有鬱金蘇合香云云。沈佺期詩盧家少婦鬱金堂。乃出於此。堂字或作香字似是。又按莫愁石城女子。善歌。張子容詩妙曲逢盧女。以其善歌故云。然莫愁似非一人耳。 梁武帝歌云恨不早嫁東家王。王蓋王昌也崔顥詩十五嫁王昌。盈盈入畫堂。又李義山詩王昌且在東墻住。未必金堂得免嫌。又誰與王昌報消息。盡知三十六鴛鴦是矣。但王昌不知何代人。 梁簡文帝雨詩云漬花枝覺重。濕鳥羽飛遲。杜詩花重錦官城。又冥冥鳥去遲此也。梁聞人蒨詩云林有驚心鳥。園多奪目花。杜詩恨別鳥驚心此也。 藝苑巵言曰。梁元帝詩落星依遠戍。斜月半平林。陳後主日月光天德。山河壯帝居。在沈宋集中。當爲絶唱。隋煬帝寒鴉千萬點。流水遶孤村。是中唐佳境。余按唐明皇馬色分朝景。鷄聲逐曉風。翠屛千仞合。丹嶂五丁開等句語亦佳。未知優劣如何。 隋煬帝詩寒鴉千萬點。流水遶孤村。秦少游詞云寒鴉數點。流水遶孤村。蘇邁詩云葉隨流水知何處。牛帶寒鴉過別村。皆出於煬矣。帶或作戴或作載。 唐太宗遼東山詩曰。連山驚鳥亂。隔峀斷猿吟。斷猿不成群也。與斷鴈同。但遼固無猿而曰猿吟何也。天使董越開城府詩曰。長空孤鳥沒。落日野猿呼。亦失之矣 唐玄宗早渡蒲關詩曰。鳴鑾下蒲坂。飛旆入秦中。又馬色分朝景。鷄聲逐曉風。此蓋用梁顔之推詩馬色迷關吏。鷄鳴起戍人也。宋璟爲蒲津迎駕詩曰。回鑾下蒲坂。飛旆指秦京。又霞朝看馬色。月曉聽鷄鳴。乃玄宗一時之作。而其相犯如此。且璟詩變着數字。而氣象便自不同。 白樂天卒。宣宗以詩吊之曰。綴玉聯珠六十年。誰敎冥路作詩仙。第三聯曰。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按琵琶本作批把。琵音弼。其長恨琵琶二作。膾炙一時可知。 宋徽宗賦一聯曰。日射晩霞金世界。月臨天宇玉乾坤。翌年金兵犯闕。乃詩讖云。 大明高皇帝新月詩曰。誰將玉爪搯長空。萬里山河一樣同。映水有鉤魚怯釣。啣山無箭鶴疑弓。淸光未放雲霄外。素影遙分宇宙中。輪滿待逢三五夜。九州四海照無窮。 大明高皇帝御製松都懷古詩曰。遷遺井邑市荒凉。莽蒼盈眸過客傷。園苑有花蜂釀蜜。殿臺無主兎爲鄕。行商枉道從新郭。坐賈移居慕舊坊。此是昔時王氏業。壇君逝久幾更張。按此權近奉使時。御製以賜者也。 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此大明高皇帝戒石銘。頒行各府州縣者。按小說云本蜀孟知祥之辭也。 建文帝兒時詠新月曰。誰將玉指甲。搯作碧天痕。影落江湖裏。蛟龍不敢呑。太祖見之不悅。蓋以影落二字爲不吉云。余謂此起句襲用太祖新月詩誰將玉爪搯長空之句。而曰影落江湖。則與其所作流落江湖四十秋。語意相同。其兆已見於此。惟蛟龍不敢呑一語。似得免害矣。 建文帝削髮被緇。雲遊四方。正統五年。自歸號老佛。有詩曰流落江湖四十秋。歸來不覺雪盈頭。乾坤有恨家何在。江漢無情水自流。長樂宮中雲影暗。昭陽殿裏雨聲愁。新蒲細柳年年綠。野老呑聲哭未休。又嘗有詩曰欵段久忘飛鳳輦。袈裟新換袞龍袍云云。 大明仁宗皇帝觀象奕詩曰。二國爭强各用兵。擺排隊伍定輸贏。馬行曲路當先道。將守深宮戒遠征。乘險出車收敗卒。隔河飛砲下重城。等閑識得軍情事。一着功成見太平。帝王家氣象可見。 世傳嘉靖皇帝送毛伯溫南征詩曰。大將征夷膽氣豪。腰懸秋水鴈翎刀。風吹金皷山河動。電閃旌旗日月高。天上麒麟元有種。穴中螻蟻莫能逃。大平頒詔回轅日。親與將軍脫戰袍。按堯山堂外紀。以爲高皇帝賜都督楊文詩。王世貞以爲宋哲宗送大將征夷詩。未知孰是。 唐彙中所載新羅眞德王織錦詩。高古雄渾比始唐諸作不相上下。是時東方文風未盛。乙支文德一絶外無聞焉。而女主乃爾亦奇矣。 堯山堂外紀。高麗國王徽。與契丹爲隣。苦其誅求。一夕夢至京師。備見城闕之盛。覺而慕之。爲詩以記曰。惡業因緣近契丹。一年朝貢幾多般。移身忽到京華地。可惜中宵漏滴殘。乃遣使朝宋。時元豐初云。未知此說本出何書。按徽高麗文宗名。 太宗大王詠圓扇詩曰。風榻倚時思朗月。月軒吟處想淸風。自從削竹成圓扇。朗月淸風在手中。 成廟日三朝王大妃。日三御經筵。而每引月山大君入內曲宴。出則簡札酬唱無虛日。有賜瓜詩曰。新瓜初嚼水晶寒。兄弟情親忍獨看。蓋其友愛天至。想見於文字間矣。 萬曆戊子。奏請使兪泓奉皇勅及宗系改正會典以還。山海關主事馬維銘贈詩曰。國王恭帝命。貢獻獨虔誠。曉騎隨秦驛。宵驂度漢營。上林瞻繫鴈。長樂聽啼鶯。歸去無煩頌。天朝自聖明。使還奏之。上命玉堂銀臺及承文提調各和韻以進。唯李尚弘一聯喜氣長陵樹歡聲太液鸎外。無可稱者。乃下御製。曰宗祊今始正。莫謂是予誠。列祖功曾積。諸臣悃幾營。恩沾同大造。歌競及流鸎。願守區區志。千秋戴聖明。時群臣請上尊號。故結句云然。 萬曆己丑。閔應麒爲王子師傅。宣祖大王手書御製二詩于扇面以賜之。詩曰箋注成來辨說繁。幾多今古俗儒喧。君看一片靈臺裏。只是眞空不待言。又撫劍中宵氣吐虹。壯心曾許奠吾東。年來事業邯鄲步。回首西風恨不窮。 壬辰大駕西遷時。人傳御製詩。曰國破家亡日。誰能郭李忠。去邠存大計。恢復仗諸公。慟哭關山路。傷心鴨水風。朝臣今日後。尚可更西東。


古樂府[편집]

古樂府有長歌短歌。言人壽命長短已定。不可妄求也。 箜篌引。亦曰公無渡河。樂府序云朝鮮津卒霍子高妻麗玉所作。此詞載於古樂府。而我國無傳者。可惜。 白鳩篇。吳人患孫皓之虐政。思歸晉也。一曰白符鳩。劉禹錫經檀道濟故壘詩。云秣陵諸士女。猶唱白符鳩。按南史。時人歌曰可憐白符鳩。枉殺檀橫江州。 古樂府白紵歌曰。質似輕雲色似銀。製以爲袍餘作巾。杜詩光明白氈巾。樂天詩靑筇竹杖白紗巾。按管寧着白帽。山簡着白接罹。謝萬着白綸巾。唐六典。王子服有白紗帽。他如白帢白幍之類。古人通服可知。 古樂府云尺素如殘雪。結成雙鯉魚。要知心裏事。看取腹中書。按稗史言漢世書札相遺。以絹素結爲雙魚形。選詩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卽此也。下云烹魚得素書。亦譬况之言。非眞烹也。此說似然。 古樂府有踏歌行。李白詩云忽聞岸上踏歌聲此也。按說郛敎坊記曰。踏謠出於北齊。以其且步且歌故名。 北齊斛律金不解書。作勅勒歌曰。勅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其詞古質可喜。 古樂府。相去日以遠。衣帶日以緩。又離家日趨遠。衣帶日趨緩。王弇州言以字雅趨字峭。俱大有味。余則謂趨字大不及以字矣。 古樂府。焦仲卿妻詩曰新婦入靑廬。按仲卿廬江小吏也。酉陽雜俎。北方昏禮。用靑布縵爲屋。謂之靑廬。於此交拜行禮云。以此觀之。仲卿妻蓋北朝人。故用北方昏禮也。 按古樂府曰。何時大刀頭。破鏡飛上天。謂夫還期在月。如破鏡時也。古詞邊月破鏡飛。乃出於此。杜詩云悠悠邊月破註。月破謂月將盡也。然韓詩云新月憐半破。乃月未滿時也。樊川亦云半破前峰月。凡言月破。蓋謂半缺。或言破鏡。半月也。謂半月當還也。 古樂府曰。上山採蘼蕪。下山逢故夫。駱賓王詩君心不記下山人。蓋用樂府語也。又事文玉屑曰。詩云欲以離別意。獨向蘼蕪悲。言去婦思故夫也。 古樂府。酌酒持與客。客言主人持。却略再拜跪。然後持一杯。以此觀之。今俗飮酒。先酌主人。蓋亦古矣。 古樂府云浮瓜沈朱李。按本草曰。瓜沈水者殺人。又延壽書曰。李不沈水者毒。蓋古者浮瓜沈李。以是故歟。古賦曰浮甘瓜於淸泉。劉禹錫詩賜冰滿盌沈朱實。朱實指朱李也。 古樂府曰。有信數寄書。無信心相憶。莫作甁墮井。一去無消息。信卽使也。今以書札爲信則非矣。 古樂府曰。彈去烏臼鳥。又風吹烏臼樹。陸龜蒙挑菜詩曰。行歇每依鴉舅影。挑頻時見鼠姑心。韻府云鼠姑是牡丹。鴉舅亦當時木名。黃山谷詩曰。鵶舅頗强聒。韻府云鵶也。唐類亟云荊州有樹名烏臼。臼與舅同音。蓋一義也。 李頎樂府歌曰。朝吟左氏嬌女篇。夜誦相如美人賦。按左太沖有嬌女詩。司馬相如悅文君得涸疾。乃作美人賦以自刺。而終不能改。以至死云。 韻府群玉云望江南。樂府曲名。亦曰夢江南。唐李衛公撰也。又小說曰。望江南。李太尉爲亡姬謝秋娘作。衛公,太尉。皆謂德裕也。余按隋煬帝有望江南詞。非始於德裕矣。 嚴滄浪云退之琴操極高古。正是本色。非唐賢所及。車復元云昌黎碑銘文字甚奇。秦漢以來所未有也。此言亦是。 李東陽曰。漢魏間樂府歌辭。質而不俚。瞍而不艷。有古詩言志依永之遺意。嗣是以還。作者代出。然或重襲故常。或無復本義。李太白才調雖高。題與義多仍其舊。延至於今。此學之廢亦久矣。余謂此言是。但其所自爲擬古樂府諸篇。雖或有警句。未免俳優强作之態。決非本色。王世貞云李文正爲古樂府。一史斷耳。 樂府漢魏尚矣。齊梁以上工矣。唐則唯李白最佳。降而宋則絶無此體。詩道之不復宜矣。且詩餘李白始爲之。至宋而甚盛。秦少游,柳耆卿輩尤稱作者。如子瞻尚有以詩爲詞之誚何也。 何元朗云樂府以揚厲爲工。詩餘以婉麗爲美。王世貞云擬古樂府。務尋本色。一涉議論。便是鬼道。又云唐人詞集曰蘭畹。蓋取其香而弱也。余謂一涉議論。便是鬼道。凡詩皆然。不但府而已。 堯山堂外記云楊用修所著樂府流膾人口。而頗不爲當家所許。蓋楊本蜀人。故多川調。不甚諧南北本腔也。余謂以中華之人。音調不相諧。况我國乎。頃世惟申光漢作小詞。尹春年爲樂音稿。自謂能解?聲律。而今觀其詞語不雅。寧望其音調之諧合乎。

옛 악부(樂府)에는 장가(長歌)와 단가(短歌)가 있다. 言人壽命長短已定。不可妄求也。 箜篌引。亦曰公無渡河。樂府序云朝鮮津卒霍子高妻麗玉所作。이 사(詞)는 옛 악부에 실려 있다. 而我國無傳者。可惜。 白鳩篇。吳人患孫皓之虐政。思歸晉也。一曰白符鳩。劉禹錫經檀道濟故壘詩。云秣陵諸士女。猶唱白符鳩。按南史。時人歌曰可憐白符鳩。枉殺檀橫江州。 古樂府白紵歌曰。質似輕雲色似銀。製以爲袍餘作巾。杜詩光明白氈巾。樂天詩靑筇竹杖白紗巾。按管寧着白帽。山簡着白接罹。謝萬着白綸巾。唐六典。王子服有白紗帽。他如白帢白幍之類。古人通服可知。 古樂府云尺素如殘雪。結成雙鯉魚。要知心裏事。看取腹中書。按稗史言漢世書札相遺。以絹素結爲雙魚形。選詩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卽此也。下云烹魚得素書。亦譬况之言。非眞烹也。此說似然。 古樂府有踏歌行。李白詩云忽聞岸上踏歌聲此也。按說郛敎坊記曰。踏謠出於北齊。以其且步且歌故名。 北齊斛律金不解書。作勅勒歌曰。勅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其詞古質可喜。 古樂府。相去日以遠。衣帶日以緩。又離家日趨遠。衣帶日趨緩。王弇州言以字雅趨字峭。俱大有味。余則謂趨字大不及以字矣。 古樂府。焦仲卿妻詩曰新婦入靑廬。按仲卿廬江小吏也。酉陽雜俎。北方昏禮。用靑布縵爲屋。謂之靑廬。於此交拜行禮云。以此觀之。仲卿妻蓋北朝人。故用北方昏禮也。 按古樂府曰。何時大刀頭。破鏡飛上天。謂夫還期在月。如破鏡時也。古詞邊月破鏡飛。乃出於此。杜詩云悠悠邊月破註。月破謂月將盡也。然韓詩云新月憐半破。乃月未滿時也。樊川亦云半破前峰月。凡言月破。蓋謂半缺。或言破鏡。半月也。謂半月當還也。 古樂府曰。上山採蘼蕪。下山逢故夫。駱賓王詩君心不記下山人。蓋用樂府語也。又事文玉屑曰。詩云欲以離別意。獨向蘼蕪悲。言去婦思故夫也。 古樂府。酌酒持與客。客言主人持。却略再拜跪。然後持一杯。以此觀之。今俗飮酒。先酌主人。蓋亦古矣。 古樂府云浮瓜沈朱李。按本草曰。瓜沈水者殺人。又延壽書曰。李不沈水者毒。蓋古者浮瓜沈李。以是故歟。古賦曰浮甘瓜於淸泉。劉禹錫詩賜冰滿盌沈朱實。朱實指朱李也。 古樂府曰。有信數寄書。無信心相憶。莫作甁墮井。一去無消息。信卽使也。今以書札爲信則非矣。 古樂府曰。彈去烏臼鳥。又風吹烏臼樹。陸龜蒙挑菜詩曰。行歇每依鴉舅影。挑頻時見鼠姑心。韻府云鼠姑是牡丹。鴉舅亦當時木名。黃山谷詩曰。鵶舅頗强聒。韻府云鵶也。唐類亟云荊州有樹名烏臼。臼與舅同音。蓋一義也。 李頎樂府歌曰。朝吟左氏嬌女篇。夜誦相如美人賦。按左太沖有嬌女詩。司馬相如悅文君得涸疾。乃作美人賦以自刺。而終不能改。以至死云。 韻府群玉云望江南。樂府曲名。亦曰夢江南。唐李衛公撰也。又小說曰。望江南。李太尉爲亡姬謝秋娘作。衛公,太尉。皆謂德裕也。余按隋煬帝有望江南詞。非始於德裕矣。 嚴滄浪云退之琴操極高古。正是本色。非唐賢所及。車復元云昌黎碑銘文字甚奇。秦漢以來所未有也。此言亦是。 李東陽曰。漢魏間樂府歌辭。質而不俚。瞍而不艷。有古詩言志依永之遺意。嗣是以還。作者代出。然或重襲故常。或無復本義。李太白才調雖高。題與義多仍其舊。延至於今。此學之廢亦久矣。余謂此言是。但其所自爲擬古樂府諸篇。雖或有警句。未免俳優强作之態。決非本色。王世貞云李文正爲古樂府。一史斷耳。 樂府漢魏尚矣。齊梁以上工矣。唐則唯李白最佳。降而宋則絶無此體。詩道之不復宜矣。且詩餘李白始爲之。至宋而甚盛。秦少游,柳耆卿輩尤稱作者。如子瞻尚有以詩爲詞之誚何也。 何元朗云樂府以揚厲爲工。詩餘以婉麗爲美。王世貞云擬古樂府。務尋本色。一涉議論。便是鬼道。又云唐人詞集曰蘭畹。蓋取其香而弱也。余謂一涉議論。便是鬼道。凡詩皆然。不但府而已。 堯山堂外記云楊用修所著樂府流膾人口。而頗不爲當家所許。蓋楊本蜀人。故多川調。不甚諧南北本腔也。余謂以中華之人。音調不相諧。况我國乎。頃世惟申光漢作小詞。尹春年爲樂音稿。自謂能解?聲律。而今觀其詞語不雅。寧望其音調之諧合乎。


古詩[편집]

驪駒。逸詩篇名。其辭曰。驪駒在門。僕夫具存。又驪駒在路。僕夫整駕。王式曰。客歌驪駒。主人歌客無庸歸。蓋驪駒者。將歸之歌。故客欲去。歌之也。客無庸歸。疑亦逸詩。 栢梁聯句中。宗正劉安國曰。宗室廣大日益滋。左馮翊減宣曰。三輔盜賊天下危。其語甚朴。而亦各言志也。郭舍人一句曰。齧妃女脣甘如飴。淫褻無禮甚矣。而不加罪斥何也。 堯山堂外記。蘇武使匈奴時。作詩留別妻曰。結髮爲夫婦。恩愛兩不疑云云。審其詩意。則此言似然。而古詩類苑等書。皆作蘇武別李陵詩。恐不是。 漢辛延年詩曰。絲繩提玉壺。古樂府曰靑絲繫玉壺。李白詩玉壺繫靑絲。岑參詩曰絲繩玉壺爲君提。蓋古者以靑絲繩繫壺故也。又古樂府曰靑絲繫馬尾。又靑絲爲籠係。又賚錢三百萬。皆用靑絲穿。則非獨繫壺而已。 王嬙字昭君。晉避文帝諱。改明君。亦曰明妃。石崇作明妃曲。略曰殊類非所安。雖貴非所榮。父子見凌辱。對之慚且驚。殺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苟生亦何聊。積恩常憤盈。願假飛鴻翼。乘之以遐征。飛鴻不我顧。佇立以屛營。昔爲匣中玉。今爲糞上英。朝華不足歡。甘與腐草幷。傳語後世人。遠嫁難爲情。其詞婉轉。曲盡情意。後之爲此曲者。皆莫能及。如王介甫漢恩自淺胡自深。人生適意無南北。固不足道也。高麗安軸詩云將身己與胡兒老。惟恐紅顔凋不早。意亦好矣。 選詩云文采雙鴛鴦。裁爲合懽被。著以長相思。緣以結不解。按中著緜長相思。乃綿綿不絶之意。被四邊綴以綵縷。故曰結不解。 張華詩曰。昔邪生戶牖。梁簡文帝詩曰。依簷映昔邪。按酉陽雜俎。在屋曰昔邪。在墻曰垣衣。巖竇曰石髮。在水曰陟釐。松上衣曰艾納。本草瓦衣謂之屋遊。亦曰瓦松。按韻書邪音斜。魏明帝詩曰宿屋邪草生。亦此也。 左太冲嬌女詩曰。衣被皆重池。宋子京詩曰。曉日侵簾壓。春寒到被池。按侯鯖錄以爲今人被頭。別施帛爲緣者。爲被池。 陶淵明讀山海經詩云刑天舞干戚。猛怒故常在。按山海經。刑天獸名。好啣干戚而舞。諸本或作形天無千歲。五字皆錯。乃知古書如此訛誤處多矣。 淵明命子詩云夙興夜寐。願爾斯才。爾之不才亦已焉哉。蓋孟子所謂父子之間不責善也。陸放翁以爲不責善。非不示以善也。不責其必從耳。 陶淵明詩曰翩翩三靑鳥。駱賓王詩曰三鳥聯翩報消息。李白詩曰婉孌三靑禽。按漢武故事云三靑鳥如烏。夾恃王母傍。又大人賦註。張揖曰三足靑鳥也。其說不同。 陶潛乞食詩曰。饑火駈我去。不知竟何之。行行至斯里。叩門拙言辭。末云銜戢知何謝。冥報以相貽。蘇東坡以爲淵明得一食。至欲冥謝主人。哀哉此大類丐者口頰也。余謂陶公甔石屢空。不以介意。而觀此詩語。有行乞可憐之色。殊可疑也。 陶淵明責子詩曰。雖有五男兒。總不好紙筆。又曰雍端年十三。不識六與七。蓋二子同歲生也。按淵明與子疏。曰汝等雖非同生云云。知五子非一母也。又曰汝輩家貧。每役柴水之勞。韻府云梁王秀嘆元亮孫作里司。辟爲西曹。蓋里司如今里正。元亮子孫之不振。豈以貧窶失學故歟。 謝玄暉鼓吹曲。凝笳翼高蓋。疊鼓送華輈。李善註。徐引聲謂之凝。小擊鼓謂之疊。岑參凱歌。鳴笳攂疊鼓擁回軍。楊愼曰。急引聲謂之鳴。疾擊鼓謂之攂。凝笳疊鼓。吉行之文儀也。鳴茄攂鼓。師行之武備也。詩人用字不苟如此。 謝脁詩雲去蒼梧野。李白詩望雲知蒼梧。又白雲愁色滿蒼梧。按李白註。曰歸藏啓筮。有白雲出自蒼梧。入于大梁。詩語蓋以此也。 玉臺新詠曰。鴛鴦七十二。羅列自成行。李白詩七十紫鴛鴦。孟郊詩花開七十有二行。其謂七十二云者何義也。或謂四氣有七十二候。五行四時各旺七十二日。疑取義於此也。莊子云孔子治詩書。以奸七十二君。管子言封禪者。七十二君。又孔子弟子七十二人。列仙高士隱逸等傳。皆七十二人。此則倣而爲之歟。 木蘭詞曰。出門見火伴。火伴始驚忙。今漢語謂同行者爲火伴。蓋言其同炊爨也。 顔延年詩。屢薦不入官。一麾乃出守。按麾是麾去之義。杜樊川乃云欲把一麾江海去誤矣。 孫綽詩碧玉破瓜年。呂洞賓詩功成當在破瓜年。按小說。以破瓜爲二八是也。 梁柳惲詩云亭皐木葉下。隴首秋雲飛。王融見而嗟賞。遂有名。嗚呼今世之有王融難矣。車天輅每喜使此語。蓋有所感焉爾。 梁曹景宗武人也。而競病韻一作。爲古今絶唱。按宋沈慶之目不識字。手不知書。而對上乞致仕詩曰。衰朽筋力盡。徒步還南岡。辭榮此聖代。何愧張子房。其辭甚佳。蓋中朝人以言語爲文字。故能如此。 梁人詩云長安夜刺閨。胡騎犯銅鞮。按刺閨謂夜有急報。投刺於宮門也。南史陳文帝每夜刺閨。取外事分判云云。銅鞮。韻書曰晉宮名。此則似是地名。 古詩障日錦屠蘇。按晉太康中。天下商農。通著大障日。童謠曰屠蘇障日覆兩耳此也。杜詩走置錦屠蘇註屋名。恐不是。蓋屠蘇有數義。與此義不同耳。 庾信夏日詩曰。早菱生軟角。劉禹錫採菱行註。武陵俗每秋。女郞盛遊于馬湖。採菱以御客云。蓋至秋而菱角成熟可採也。我國白光勳採菱曲曰。相邀渡口採菱去。菱葉初生荇葉靑。李達詩曰。南湖菱角已成刺。三月行人歸未歸。此兩作皆誤。 庾肩吾詩。千金登禹膳。萬壽獻堯鍾。唐李乂詩。水堂開禹膳。山閣獻堯鍾。乃全用庾語也。禹膳蓋言水族耳。 玉臺新詠蕭子範詩。落花徒入戶。何解妾床空。唐詩曰飛花入戶笑床空。廋肩吾詩。不及銜泥燕。從來相逐飛。唐詩曰自恨身輕不如燕。春來還繞御簾飛。劉孝綽詩。不見靑絲騎。空勞紅粉粧。李白詩曰。君邊雲擁靑絲騎。妾處苔生紅粉樓。古人蹈襲乃爾。 古詩曰度曲翠眉低。按歌終。更授其次。謂之度曲。沈佺期詩云度舞暗成行。疑度舞字。亦與度曲一義也。 古詩云三五明月滿。四五蟾兎闕。杜詩曰闕月未生天。按禮運曰月三五而盈。三五而厥註。望而盈。晦而死也。然則闕。月晦時也。白樂天詩曰微月初三夜。微月。乃指初月爾。 江總詩。傳聞合浦葉。遠送洛陽飛。皇甫冉詩。心隨合浦葉。命寄首陽薇。按交州紀。合浦有一杉樹。葉落隨風入洛陽。漢時有謂此休徵。當出王者。遣人伐樹云。 古詩類苑。載江總詩云心逐南雲逝。身隨北鴈來。故鄕籬下菊。今日幾花開。堯山堂外紀。亦言江總自長安歸楊州。九日賦云。而唐詩品彙。以此爲許敬宗詩誤矣。又杜詩集中。虢國夫人承主恩。平明騎馬入金門。却嫌脂粉汚顔色。淡掃蛾眉朝至尊。唐詩品彙以爲張佑作此則似是。 尹式詩曰。愁髮含霜白。衰顔倚酒紅。杜詩髮短何勞白。顔衰肯更紅。鄭谷云衰鬢霜供白。愁顔酒借紅。白樂天云鬢爲愁先白。顔因醉後赬。陳后山云鬢短愁催白。顔衰酒借紅。此詩語意相類。必有定其優劣者。我朝盧守愼詩鬢爲憂時白。顔因嗜酒酡。乃全襲樂天。而按韻書。酡醉顔也。酡字下得無意味。 古詩紀載無名氏詩。曰楊柳靑靑著地垂。楊花漫漫攪天飛。柳條折盡花飛盡。借問行人歸不歸。按崔瓊云此詩作於大業末年。上二句指煬帝巡遊無度。而佞人播弄威福。下句謂民財窮窘而望其返國也。余意以爲首句喻其盛。第二句喻其亂。柳條折盡以下。喻國亡而君不得歸也。


唐詩[편집]

虞世南詩。全兵値月滿。賀朝淸詩。朔胡乘月寇邊城。張九齡詩。候月期戡剪。按綱目註。胡人用兵。以月爲候。月滿則入寇。月虧則退此也。 楊烱詩。赤土流星劍。烏號明月弓。按張華得劍。以華陰赤土拭之。倍益光明云。流星劍名。烏號弓也。按柘樹枝勁而長烏集。將飛枝彈烏。烏乃號呼。因以柘爲弓。名烏號。淮南子云烏號之柘是也。又黃帝上昇。百姓抱弓而號故名。 楊烱詩。夜玉粧車軸。秋金鑄馬鞭。未詳出處。夜玉。疑卽夜光之壁。秋金。秋屬西方白色。蓋謂白金也。 王子安詩曰。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隣。比作去聲。而杜詩云不敎鵝鴨惱比隣。後人因此多作平聲用。然按周禮。五家爲比。乃去聲。 王勃道觀詩曰。玉笈三山記。金箱五嶽圖。按漢武內傳。西王母授帝以瓊笈紫書及五嶽眞形圖云云。詩語蓋用此而改瓊爲玉耳。 王勃滕王高閣臨江渚。珮玉鳴鑾罷歌舞。唐汝詢以爲此慨繁華易盡。而言滕王珮玉鳴鑾之地。歌舞旣罷。簾棟蕭條。雲雨往來也。余謂此解似是。但恐不成語耳。 盧照隣詩。岩枝落帝桑。按山海經曰宣山上有桑大五十尺。其枝四衢。赤理靑華。名曰帝女之桑是也。 駱賓王詩云地圯望星樓。按爾雅。陬隅高者曰圯。然則此非圮毁之義。又韻書。圮音怡平聲。土橋也。張良授書圮上是也。與爾雅音訓不同。 駱賓王詩曰。寶瑟調中婦。金罍引上賓。又曰中婦鳳樓寒。按古樂府。有三婦艷詞。云大婦絃初切。中婦管方吹。小婦多姿態。含笑逼淸巵。蓋用此也。 駱賓王詩曰。龍雲玉葉上。鶴雪瑞花新。按天文志。越雲如龍。唐詩云雨稀雲葉斷。鶴言雪色也。雪爲豐年之瑞。故曰瑞花。 駱賓王詠美人云眉頭畫月新。又寫月圖黃罷。蓋畫眉之樣也。樊川詩娟娟却月眉。章碣詩眉月連娟恨不開。又兩痕鸞月眉邊照是也。 沈佺期安樂公主新宅詩曰。山出盡如鳴鳳嶺。池成不讓飮龍川。按安樂公主造定昆池四十九里。疊石爲山。以象華岳。引水爲澗。以象天津。上句蓋比岐山也。下句按史記秦時。有黑龍從南山出。飮渭水。其行道因山成跡。長六十餘里云云。蓋用此也。 沈佺期從幸香山寺詩曰。旃檀曉閣金輿度。鸚鵡晴林采眊分。按旃檀香木名。出佛經。眊當作毦。音餌。韻書云毦績羽爲衣。一曰兜鍪上飾。鸚鵡晴林。按佛經。菩薩爲鸚鵡王徒眾三千。高麗崔洪胤文云鸚鵡園中。摘盡釋林之勝。果是也。 沈佺期白鶴寺詩曰靑雲起鴈堂。韻書云毗舍尼爲佛作堂。形如鴈字。又鴈塔。西域記云昔比丘見一鴈投下自殞。乃葬鴈建塔。語本于此。 沈佺期詩曰。芳春平仲綠。淸夜子規啼。按平仲木名。 唐詩云自然衣帶緩。非是爲腰身。腰身二字。未知出處。後考玉臺新詠。有曰袖小稱腰身。又曰秋來應瘦盡。偏自着腰身。蓋出於此。 靈隱寺詩曰。桂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按小說。杭州靈隱山。八月十五夜。甞有月中桂子落。寺僧拾得之云。白樂天詩。偃蹇月中桂。結根依靑天。天風繞月起。吹子下人間是也。 宋之問詩。紺宇臨天室。回鑾指帝休。按莊子。支離叔觀於崑崙之墟。黃帝之所休。蓋用此也。又山海經曰。少室山。有木名帝休。黃花黑實。服之不愁。 宋之問傷曹娘詩曰。獨憐脂粉氣。猶着舞衣中。杜審言傷美人詩曰。應憐脂粉氣。猶着舞衣中。其句相犯而只換着一字。不及宋矣。 宋之問詩。不如黃雀語。能免冶長災。白樂天禽蟲詩序。予非冶長。不能通其意。世傳公冶長通鳥語。余幼時見千字文註。冶長聞鳥雀語。曰有肥肉。治長往視。有死人尸。遂誣治長爲殺人云云。而未能詳記。今不復見此書矣。按稗史引論語疏。冶長辨鳥雀語。曰車覆粟。相呼共啄。驗之果然。與此似異。 宋之問詩曰。嶺外音書斷。經冬又涉春。近鄕情更怯。不敢問來人。余三赴京。於還途每誦此詩。未甞不稱妙也。 宋之問詩。馬上逢寒食。綠樹秦京道。臥病人事絶。王維詩萬里春歸盡。李義山詩遠客坐長夜。皆本律詩。而唐音截作絶句何耶。 唐詩文移北斗成天象。酒遞南山作壽杯。遞今本作近字誤。 唐詩曰更敎明月照流黃。按此流黃竹席名。又詩曰愁思流黃機。說郛謂黃之間色爲流黃。古今詩家喜使之。 喬知之詩曰。草綠鴛鴦殿。花紅翡翠樓。按李白詩水綠南薰殿。花紅北闕樓。又玉樓巢翡翠。金殿鎖鴛鴦。蓋出於喬矣。 李適興慶池戲競渡應制詩曰。急舸爭縹排荇度。輕帆截浦觸荷來。按齊景公造蓮舟。令宮人以舟爲鬪。謂之競渡是也。又荊楚俗。以屈原端午日死於汨羅。爲競渡以救之云。 李嶠詩云天酒酌榴花。又榴花養太和。駱賓王文云泛榴花于祖道。按榴花言酒色。小說所謂唐人以紅酒爲尚是矣。 李嶠詩云西北雲膚起。東南雨足來。雨足猶言雨脚。詩家多用之。雲膚。公羊傳泰山之雲膚寸而合。豈用此耶。又李白詩云日足森海嶠。日足亦猶日脚。 韋元旦送金城公主適西番詩。國命錦車傳。李嶠詩。絲言命錦輪。唐遠悊詩。驪駒送錦輪。按漢書西域傳。馮夫人名嫽。漢宮人。爲烏孫公主侍者。使之乘錦車持節。和戎而歸。詩意以此。又郞七元送楊中丞和蕃詩曰。錦車登隴日。蓋以和蕃故用錦車。而用之於此則似未穩。 綦母潛詩。塔影掛淸漢。鐘聲和白雲。文苑英華。作鐘聲扣白雲。王沂以扣字爲是。余不敢信。 韋承慶南中詠鴈詩曰。萬里人南去。三春鴈北飛。不知何歲月。得與爾同歸。解者曰思歸不得。故羨鴈之北飛。爾者指雁而言。然則品彙以此作別弟詩非矣。 盧僎詩曰。抱玉三朝楚。懷書十上秦。年年洛陽陌。花鳥弄歸人。此言下第而歸。爲花鳥所嘲弄。着一弄字。而無聊困頓之狀可掬妙甚妙甚。但三朝楚之朝字似未穩。 唐詩春風一曲杜韋娘。按杜韋娘曲名。 郭元振詩。風吹大夫樹。露下將軍藥。按本草。大黃號將軍。今俗亦呼爲將軍草是也。大夫樹。蓋指松耳。 劉希夷詩云。池月憐歌扇。山雲學舞衣。儲光義云行吹留歌扇。蓮香入舞衣。李義山云鏤月爲歌扇。裁雲作舞衣。又陰鏗詩云鸎啼歌扇後。花落舞衫前。老杜云江淸歌扇底。野曠舞衣前。此等詩語。蓋皆相襲而互有優劣。 陳子昂詩曰。鴟鴞悲東國。麋鹿泣姑蘇。上句言周公居東作鴟鴞之詩而悲也。下句言子胥以麋鹿將遊姑蘇而泣諫也。若看作麋鹿泣則誤矣。 龍種有數義。陳子昂詩曰龍種生南嶺。孤翠欝亭亭。此指脩竹而言。杜詩曰高帝子孫盡隆準。龍種自與常人殊。此指王孫而言。又北史吐谷渾靑海中有小山。牝馬生駒。日行千里。號爲龍種。杜詩曰始知神龍別有種此也。 唐詩曰孝笋能抽帝女枝。孝笋用廋信孝笋生庭之語。而帝女枝。蓋指斑竹耳。 孟浩然詩。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昔刻本脫就字。或以爲醉爲賞爲汎爲對。終不得的字。是知就字妙矣。李郢詩。聞說故園香稻熟。片帆歸去就鱸魚。蓋用此也。 孟浩然詩。明朝拜家慶。須着老萊衣。按小說。唐人與親別而復歸。謂之拜家慶。韻府云家慶。謂父母俱存。蓋猶今言具慶也。 孟浩然詩。不才明主棄。明皇以爲朕未甞用卿也。李白贈浩然詩。乃曰紅顔棄軒冕。浩然本布衣。未甞棄官來隱。則棄字未穩。 王維詩曰。輕陰閣小雨。深院晝慵開。坐看靑苔色。欲上人衣來。又人家在仙掌。雲氣欲生衣。孟浩然詩微雲淡河漢。疎雨滴梧桐。皆佳作而不載本集可惜。孟詩主於恬淡。而讀王維雲氣生衣之句。令人飄飄有凌雲想。 王維詩曰隱囊紗帽坐彈碁。按稗史。晉以後尚淸談。作麈尾隱囊之制。今不可知。而顔氏家訓云梁朝貴遊子弟坐方褥。憑斑絲隱囊。楊愼曰六朝人作隱囊。柔軟可倚。王世貞曰古字隱作穩。疑此穩囊也。 王維老將行。衛靑不敗由天幸。按史記。軍亦有天幸。未甞困絶。乃霍去病事。而今曰衛靑恐誤。又恥令越甲鳴吾君。按說苑。越甲至齊。雍門狄請死之曰。昔王田於囿。左轂鳴。軍左請死之曰吾見其鳴吾君也。今越甲至。其鳴君。豈左轂之下哉。蓋用此也。 王維賜百官櫻桃詩曰。飽食不須愁內熱。太官還有蔗漿寒。按本草云櫻桃食之。令人熱是也。 王維金屑泉詩曰。日飮金屑泉。少當千餘歲。翠鳳翊文螭。羽節朝玉帝。蓋維在輞川。日飮是泉而不能千餘歲。且不能朝玉帝而朝于祿山。受僞官。僅免死以卒。其效果安在哉。 王維詩爲客黃金盡。還家白髮新。宋唐子西云桂玉黃金盡。風塵白髮新。高麗鄭圃隱效之曰遊說黃金盡。思歸白髮生。此二詩皆不及王維爲有味。乃優劣之辨也。 王維詩拔劍已斷天驕臂。歸鞍共飮月支頭。山谷用之曰幄中已斷匈奴臂。軍前更飮月支頭。只換幄中軍前四字。而優劣判矣。山谷詩又曰歸鞍懸月支。則尤不成語矣。 王維詩絳幘鷄人報曉籌。按周禮鷄人掌夜呼朝叫。事文玉屑云鷄人告人明時者。取象於鷄也。又王洙云絳幘鷄人朱冠以象鷄。李義山詩無復鷄人報曉籌。乃全襲王作矣。 王維漆園詩曰。昔人非傲吏。自闕經世務。偶寄一微官。婆娑數枝樹。按莊周爲漆園吏。詩意蓋謂莊周非傲世之人。本無經世之才。偶從末宦逍遙於漆園中也。 王維別崔九詩曰。山中有桂花。莫待花如霰。詩意蓋欲其不待花發而早歸也。尹同知暉赴京時九月。見桂花正開。花細如粒雪云。所謂花如霰是矣。或以爲寒山子詩飛花飄似霰。此乃言花之落也。未知孰是。按醫鑑。桂於三西月生花。王維詩曰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此也。又楊升庵集云春華秋英曰桂。秋花者乃巖桂耳。王維問春桂詩曰。年光隨處滿。何事獨無花。丘丹詩曰秋風桂花發此也。然則尹公所見。蓋卽所謂巖桂也。 王維老將行曰今日垂楊生左肘。按莊子。支離叔觀於冥伯之丘。俄而柳生其左肘。蓋用此也。但口義云柳瘤也。今曰垂楊。恐未妥。頃世洪志誠乃謂左譬不收。如垂楊之無力也。蓋是臆見。可笑。 王維詩曰尚衣方進翠雲裘。按月令孟冬天子始裘註。周禮季秋獻功裘。至此月始衣之也。觀賈至諸作。皆是春候。則此詩失之矣。翠雲裘。本出宋玉賦。尚衣蓋宮中女官名。李達宮詞曰宮女催呼進尚衣謬誤。可笑。 王維遊感化寺詩曰。鴈王啣果獻。鹿女踏花行。按佛經。五百鴈爲群侶。鴈王爲獵師捕得云云。西域記。麋鹿感生女子。履皆有蓮花。又天竺沙門智伽。有羣鳥啣果來投云。蓋以寺名感化故用之。 王昌齡遊方丈寺詩曰香帔稻畦成。又王維看飯僧詩曰裁衣學水田。楊升庵集云稻畦帔水田衣。皆袈裟名。蓋出此也。 王昌齡春宮詩曰。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平陽歌舞新承寵。簾外春寒賜錦袍。詳其詩意。則乃宮中夜宴至於月高。而歌舞得寵者。以春寒而賜袍也。 王昌齡西宮春怨詩。斜抱雲和深見月。朧朧樹色隱昭陽。唐詩解云班婕妤在長信。其宮在西。故曰西宮。余按漢書。長秋皇后宮名。在西秋之象也。趙飛燕爲皇后失寵。而其第居昭陽宮。此謂西宮指飛燕。非班婕妤也。周禮雲和之琴瑟註。雲和地名。産此良材。飛燕善鼓琴故云。深見月。言宮殿深邃之意。亦怨辭。 王昌齡詩云吳姬緩舞留君醉。隨意淸楓白露寒。王世貞以此詩緩字。與隨意照應。是句眼佳甚。 王昌齡采蓮曲曰。吳姬越艷楚王妃。爭弄蓮花水濕衣。蓋以采蓮之戲盛於三國。故槪稱之。越艷與吳歈楚艷之艷。其義不同。 唐詩曰幽徑還生拔心草。按卷施草拔心不死故名。施一作葹。李白詩曰贈君卷施草。心斷竟何言註。離騷云薋菉葹以盈室。詩所謂卷耳是也。 李白尋雍尊師隱居詩曰。花暖靑牛臥。松高白鶴眠註。靑牛花葉上靑盡蟲也。有兩角如蝸牛故云。余謂靑牛蓋用老子事。以尊師隱居不出。故靑牛閑臥也。註說誤矣。于鵠贈王尊師詩。靑牛眠樹影。白犬吠猿聲。亦此意。 李白詩北落明星動光彩。按馬史。北落師門一星。在羽林西。明則軍安。微弱則兵起。金火守有兵。爲虜犯塞云。事文玉屑曰。北落。壁壘星也。 李白詩。縱使俠骨香。不慙世上英。使疑作死字。按張華詩云死聞俠骨香。蓋用此。而王維詩亦曰縱死猶聞俠骨香。 李白詩木蘭之枻沙棠舟。按古書曰魯班用木蘭造舟。又漢成帝與飛燕戲太液池。以沙棠作舟。小說云沙棠木名。在崑崙。黃花赤實。爲舟不沈。食其實不溺是也。 李白別東林寺僧詩。笑別廬山遠。何煩過虎溪。遠。廬山僧惠遠也。乃用虎溪三笑事以譬之。今人或有以遠近觀之者。可笑。 李白哭晁卿詩曰。日本晁卿辭帝都。雲帆一片遶蓬壺。明月不歸沈碧海。白雲愁色滿蒼梧。細味此詩。明月不歸沈碧海云。則疑晁卿溺海不返耳。按晁卿卽朝臣。唐書長安元年。日本遣朝臣貢方物。朝臣好學能屬文。請從諸從諸儒授經。拜司膳員外郞云。王維亦有送晁監還日本律詩及序。蓋職爲卿監。故曰晁卿晁監。 李白烏夜啼詩。有曰機中織錦秦川女。碧紗如烟隔窓語。停梭悵然憶遠人。獨宿孤房淚如雨。又曰城烏獨宿夜空啼。按古書曰烏失雌雄則夜啼。詩意蓋以此也。 李白詩曰。天子九九八十一萬歲。歲歲長傾萬壽杯。按混元聖紀云太上生後八十一萬歲。乃生一氣。詩語本此。 李白峨眉山月歌曰。峨眉山月半輪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發淸溪向三峽。思君不見下渝州。唐汝詢云君者指月而言。三峽之間。天狹如線。半輪亦不復覩。故下渝州以求見之。未知是否。余謂此詩古今人所膾炙。而峨眉山平羌江淸溪三峽渝州未免重疊。若後人爲之。豈不指以爲疵乎。 李白詩日就東山賒月色。酣歌一夜送泉明。按泉明卽淵明。唐人避高祖諱。改淵爲泉。韓翃詩聞道泉明居止近。藍輿相訪會淹留。亦此也。 李白詩耐可乘明月。看花上酒船。又耐可乘流直上天。耐可。韻府曰猶言如何可也。或云耐古能字通用。猶言可能也。 李白詩云獨酌陶永夕註。爾雅曰陶喜也。陶潛詩云濁酒且自陶。謝惠連詩漾舟陶嘉月。選文云尹班陶陶於永夕。蓋用此也。 李白詩抱琴出深竹。爲我彈鵾鷄註。鵾鷄曲名。按琵琶絃用鵾鷄筋。庾信詩曰一鵾曲鷄絃是也。蜀都賦云巴姬彈絃。李白詩亦云彈絃醉金罍。以此觀之。彈鵾鷄卽絃也。非曲名也。 李白詩云雨落不上天。水覆難再收註。陳琳檄曰雨絶耳天。王粲詩曰一別如雨。言如雨之降而不還也。獨孤及詩曰荏苒成雨別。亦此也。 李白樂府曰鷫鸘換美酒。舞衣罷雕龍註。雕龍。舞衣上之雕畫龍文也。余謂此詩押東韻。不應通押。而註說亦太曲。龍作櫳似是。 李白詩云東風日本至。白雉越裳來。按十洲記。漢武時月氏使者曰。臣國去此三十萬里。國有常占東風入律。百旬不休云云。三才圖會。日本國東北至毛人國界。東南至東女國界。南至琉球國界。西南至福建界。西北至朝鮮國界。北至月氏國界。월씨(月氏)는 생각건대 동북방의 나라이다. 但漢書。凶奴破月氏王。又張騫使月氏。通典云大月氏國在大宛西。又有小月氏國。皆西域國名。與此恐不同。月氏或作月支。 李白詩曰。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春風滿洛城。唐汝詢言不見其人而聞其聲。故曰暗滿洛城。言其聲之遠也。按汝詢明人。五歲盲而能强記。作唐詩解。其曰不見其人而聞其聲者。眞自得之言也。 李白淸平調詞曰。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按唐詩解云明皇於武妃薨後。見雲而想其衣裳。見花而想其貌。當春風滴露之際。哀不勝情矣。若此之女。非群玉之王母。卽瑤臺之佚妃。人間豈易覩乎。謂未得太眞時也。余謂此乃贊美貴妃之辭。想者疑其似也。言貴妃之衣裳似雲。容似花而如春露方濃也。下句比諸仙女。非人間之所有云爾。 李白淸平詞曰。一枝濃艷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粧。唐汝詢云貴妃容色如花。覺襄王雲雨之夢。爲徒勞也。或者以枉斷腸屬壽王。恐非李白本意。又稗說云倚者賴也。謂趙后專寵漢宮。只賴脂粉耳。余謂倚猶恃也。如中詩依倚將軍勢之倚。蓋言其倚恃粧粉而矜夸自得之意。李詩又曰自倚顔如花。其義亦同。 李白詩月化五白龍。翻飛上靑天。未知所謂。蓋其時謠讖之言。高麗李百順漁陽詩云只因欲奪鷄頭肉。豈是爭爲月化龍。乃出於此。鷄頭肉。按太眞中酒。衣褪微露乳。帝捫之曰。軟溫新剝鷄頭肉。祿山在傍曰。滑賦凝如塞上酥。亦用此也。 李白詩鏡湖三百里。萏閻發荷花。蓋謂荷花發於萏也。按芙蕖其葉爲荷。其莖爲茄。其花未發爲菡萏。已發爲芙蓉。其實爲蓮。其根爲藕中爲菂。菂中有靑爲薏。芙蕖乃總名。 李白贈嵩山焦鍊師詩曰三花明素烟。按漢時道士自外國將貝多子。種嵩山下。一年三花。邢居實詩頭巾好掛三花樹。蓋亦指嵩山而言。又仙經曰。崑崙山西北有龍池。上有三花樹。亦曰三珠樹。 李白詩郞今欲渡緣何事。如此風波不可行。余常喜誦之。然梁簡文帝詩云郞今欲渡畏風波。乃知出於此也。 李白蜀道難。唐詩解以爲玄宗幸蜀。太白作此詩。首言蜀道之難。非天子所宜幸。末言蜀中險惡。非王者所宜居。蓋欲乘輿速返耳。余謂此言似得。按李白劍閣賦。曰送佳人兮此去。復何時兮歸來。望夫君兮安極。我沈吟兮歎息。亦此意也。本註所云爲子美在蜀而作者。恐非是。 李白詩曰。五月西施採。人看隘若耶。蓋五月是採蓮之時也。白光勳詞云江南採蓮女。江水拍山流。蓮短不出水。櫂歌春正愁。蓋蓮未出水則非採蓮之時。可謂謬矣。 虞世南詩垂肩軃袖大憨生。李白詩爲問如何太瘦生。只爲從前作詩苦。劉滄詩月高風定苦吟生。按崔浩愛吟詠。一日病起。友人戲曰子非病。乃苦吟詩瘦。蓋用此也。生字。語錄如好生怎生甚生之類。佛家言太俗生可憐生。亦同義。 李白詩曰空歌望雲月。曲盡長松聲註。步虛詞。有碧落空歌。按唐人詩中多用之。如空歌易分。紫府空歌碧落寒。蓋猶言空中之樂也。 李白詩云狂風吹古月。竊弄章華臺。又海動山傾古月摧。古月未詳出處。或謂胡之破字云。按晉書劉聰記曰月爲胡王。又符堅記曰讖云古月之末。亂中州。 李白詩曰。出門妻子强牽衣。問我西行幾日歸。來時倘佩黃金印。莫學蘇秦不下機。按不下機。乃蘇秦妻事。直謂蘇秦不下機則未穩。 李白廬山瀑布詩曰初驚銀漢落。又曰疑是銀河落九天。蓋善形容矣。陳搏詩曰銀河瀉落翠光冷。石曼卿詩玉虹垂地色。銀漢落天聲。皆襲李詩也。我朝鄭順朋有朴淵瀑布詩云長恨當年李謫仙。一生廬嶽眼終偏。瓊詞錯譬銀河落。更把何言賦朴淵。車天輅詩云晴虹倒掛潭心黑。白練斜分石骨靑。雖不用銀河二字。而晴虹白練。亦古語也。 李白詩曰鷄鳴海色動。謁帝羅公侯註。海色曉色也。一曰海色日出之光也。李攀龍詩海色秋高日觀峯是也。 李白妾薄命詩曰。昔日芙蓉花。今成斷腸草。按斷腸草其花美好。名芙蓉。其根不可食。食之斷腸。 李白詩鳳笙龍管行相催。按列仙傳。周王子喬好吹笙作鳳鳴。古文云聞鳳吹於洛浦。唐詩云鳳吹聲如隔彩霞。皆謂笙也。李詩又曰雙吹紫鸞笙。蓋以鳳爲鸞耳。又列仙傳。蕭史善吹簫作鳳鳴。後與弄玉隨鳳飛去。故曰鳳簫。然則許渾緱山廟詩曰玉簫淸轉鶴徘徊。又曰緱山住近吹簫廟。此簫字恐謬用矣。 李白詩東窓綠玉樹。定長三五枝。又曰手持綠玉杖。按西都賦。珊瑚碧樹周阿而生。淮南子曰崑崙山有碧玉樹是也。王貞白詩曰露香紅玉樹。亦有所據耶。 李白綠水曲詩曰綠水明秋月。按綠水古琴操名。淮南子云手會綠水之趣。嵇康琴賦云初涉綠水。沈佺期詩云歌聲隨綠水是也。 李白詩宅近靑山同謝脁。按堯山堂外紀。謝脁愛靑山之勝。築室山南。靑山乃山名也。又曰李白至牛渚磯。愛謝家靑山。欲終焉。及卒。遂葬山麓此也。 李白詩曰。白鴈上林飛。空傳一書札。按說郛云北方有白鴈。秋深則來。謂之霜信。杜詩故國霜前白鴈來是矣。蓋謂鴈來而書信不傳也。 天子呼來不上船。乃李白實事。所謂龍舟移棹晩此也。古文大全註。以衣紐爲船。冷齋夜話亦云襟紐是也。可笑。 李頎送盧員外詩曰。秦地立春傳太史。漢宮題柱憶仙郞。上句蓋古者太史掌天文曆象故言。下句題柱。或疑用司馬相如事非矣。按漢田鳳爲尚書郞。容儀端直。靈帝目送之。題柱曰堂堂乎張。京兆田郞。錢起和王員外詩。題柱盛名兼絶唱。風流誰繼漢田郞此也。 岑參詩曰。逐虜西踰海。平胡北到天。又走馬西來欲到天。天蓋指天山也。老杜送人從軍詩。陽關已近天。呂溫受降城碑序曰。東極于海。西窮于天是也。 老杜別贊上人詩曰楊枝晨在手。東坡詞曰盆水靑楊枝。按佛書晨嚼齒木註。楊枝淨齒也。又隋書云眞臘國人。每朝澡洗。以楊枝淨齒。讀誦經呪。今俗呼齒木爲楊枝。疑以此也。或謂術家以楊枝灑水云。恐不然。 杜詩燈前細雨簷花落。按徐穉與陳蕃書曰。簷花細雨。豈不願承一夕敎云云。蓋用此也。 劉長卿題賈誼宅詩曰。秋草獨尋人去後。寒林空見日斜時。乃用賈誼賦主人將去庚子日斜之語。讀之可喜。 芝峯類說卷十終

虞世南詩。全兵値月滿。賀朝淸詩。朔胡乘月寇邊城。張九齡詩。候月期戡剪。按綱目註。胡人用兵。以月爲候。月滿則入寇。月虧則退此也。 楊烱詩。赤土流星劍。烏號明月弓。按張華得劍。以華陰赤土拭之。倍益光明云。流星劍名。烏號弓也。按柘樹枝勁而長烏集。將飛枝彈烏。烏乃號呼。因以柘爲弓。名烏號。淮南子云烏號之柘是也。又黃帝上昇。百姓抱弓而號故名。 楊烱詩。夜玉粧車軸。秋金鑄馬鞭。未詳出處。夜玉。疑卽夜光之壁。秋金。秋屬西方白色。蓋謂白金也。 王子安詩曰。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隣。比作去聲。而杜詩云不敎鵝鴨惱比隣。後人因此多作平聲用。然按周禮。五家爲比。乃去聲。 王勃道觀詩曰。玉笈三山記。金箱五嶽圖。按漢武內傳。西王母授帝以瓊笈紫書及五嶽眞形圖云云。詩語蓋用此而改瓊爲玉耳。 王勃滕王高閣臨江渚。珮玉鳴鑾罷歌舞。唐汝詢以爲此慨繁華易盡。而言滕王珮玉鳴鑾之地。歌舞旣罷。簾棟蕭條。雲雨往來也。余謂此解似是。但恐不成語耳。 盧照隣詩。岩枝落帝桑。按山海經曰宣山上有桑大五十尺。其枝四衢。赤理靑華。名曰帝女之桑是也。 駱賓王詩云地圯望星樓。按爾雅。陬隅高者曰圯。然則此非圮毁之義。又韻書。圮音怡平聲。土橋也。張良授書圮上是也。與爾雅音訓不同。 駱賓王詩曰。寶瑟調中婦。金罍引上賓。又曰中婦鳳樓寒。按古樂府。有三婦艷詞。云大婦絃初切。中婦管方吹。小婦多姿態。含笑逼淸巵。蓋用此也。 駱賓王詩曰。龍雲玉葉上。鶴雪瑞花新。按天文志。越雲如龍。唐詩云雨稀雲葉斷。鶴言雪色也。雪爲豐年之瑞。故曰瑞花。 駱賓王詠美人云眉頭畫月新。又寫月圖黃罷。蓋畫眉之樣也。樊川詩娟娟却月眉。章碣詩眉月連娟恨不開。又兩痕鸞月眉邊照是也。 沈佺期安樂公主新宅詩曰。山出盡如鳴鳳嶺。池成不讓飮龍川。按安樂公主造定昆池四十九里。疊石爲山。以象華岳。引水爲澗。以象天津。上句蓋比岐山也。下句按史記秦時。有黑龍從南山出。飮渭水。其行道因山成跡。長六十餘里云云。蓋用此也。 沈佺期從幸香山寺詩曰。旃檀曉閣金輿度。鸚鵡晴林采眊分。按旃檀香木名。出佛經。眊當作毦。音餌。韻書云毦績羽爲衣。一曰兜鍪上飾。鸚鵡晴林。按佛經。菩薩爲鸚鵡王徒眾三千。高麗崔洪胤文云鸚鵡園中。摘盡釋林之勝。果是也。 沈佺期白鶴寺詩曰靑雲起鴈堂。韻書云毗舍尼爲佛作堂。形如鴈字。又鴈塔。西域記云昔比丘見一鴈投下自殞。乃葬鴈建塔。語本于此。 沈佺期詩曰。芳春平仲綠。淸夜子規啼。按平仲木名。 唐詩云自然衣帶緩。非是爲腰身。腰身二字。未知出處。後考玉臺新詠。有曰袖小稱腰身。又曰秋來應瘦盡。偏自着腰身。蓋出於此。 靈隱寺詩曰。桂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按小說。杭州靈隱山。八月十五夜。甞有月中桂子落。寺僧拾得之云。白樂天詩。偃蹇月中桂。結根依靑天。天風繞月起。吹子下人間是也。 宋之問詩。紺宇臨天室。回鑾指帝休。按莊子。支離叔觀於崑崙之墟。黃帝之所休。蓋用此也。又山海經曰。少室山。有木名帝休。黃花黑實。服之不愁。 宋之問傷曹娘詩曰。獨憐脂粉氣。猶着舞衣中。杜審言傷美人詩曰。應憐脂粉氣。猶着舞衣中。其句相犯而只換着一字。不及宋矣。 宋之問詩。不如黃雀語。能免冶長災。白樂天禽蟲詩序。予非冶長。不能通其意。世傳公冶長通鳥語。余幼時見千字文註。冶長聞鳥雀語。曰有肥肉。治長往視。有死人尸。遂誣治長爲殺人云云。而未能詳記。今不復見此書矣。按稗史引論語疏。冶長辨鳥雀語。曰車覆粟。相呼共啄。驗之果然。與此似異。 宋之問詩曰。嶺外音書斷。經冬又涉春。近鄕情更怯。不敢問來人。余三赴京。於還途每誦此詩。未甞不稱妙也。 宋之問詩。馬上逢寒食。綠樹秦京道。臥病人事絶。王維詩萬里春歸盡。李義山詩遠客坐長夜。皆本律詩。而唐音截作絶句何耶。 唐詩文移北斗成天象。酒遞南山作壽杯。遞今本作近字誤。 唐詩曰更敎明月照流黃。按此流黃竹席名。又詩曰愁思流黃機。說郛謂黃之間色爲流黃。古今詩家喜使之。 喬知之詩曰。草綠鴛鴦殿。花紅翡翠樓。按李白詩水綠南薰殿。花紅北闕樓。又玉樓巢翡翠。金殿鎖鴛鴦。蓋出於喬矣。 李適興慶池戲競渡應制詩曰。急舸爭縹排荇度。輕帆截浦觸荷來。按齊景公造蓮舟。令宮人以舟爲鬪。謂之競渡是也。又荊楚俗。以屈原端午日死於汨羅。爲競渡以救之云。 李嶠詩云天酒酌榴花。又榴花養太和。駱賓王文云泛榴花于祖道。按榴花言酒色。小說所謂唐人以紅酒爲尚是矣。 李嶠詩云西北雲膚起。東南雨足來。雨足猶言雨脚。詩家多用之。雲膚。公羊傳泰山之雲膚寸而合。豈用此耶。又李白詩云日足森海嶠。日足亦猶日脚。 韋元旦送金城公主適西番詩。國命錦車傳。李嶠詩。絲言命錦輪。唐遠悊詩。驪駒送錦輪。按漢書西域傳。馮夫人名嫽。漢宮人。爲烏孫公主侍者。使之乘錦車持節。和戎而歸。詩意以此。又郞七元送楊中丞和蕃詩曰。錦車登隴日。蓋以和蕃故用錦車。而用之於此則似未穩。 綦母潛詩。塔影掛淸漢。鐘聲和白雲。文苑英華。作鐘聲扣白雲。王沂以扣字爲是。余不敢信。 韋承慶南中詠鴈詩曰。萬里人南去。三春鴈北飛。不知何歲月。得與爾同歸。解者曰思歸不得。故羨鴈之北飛。爾者指雁而言。然則品彙以此作別弟詩非矣。 盧僎詩曰。抱玉三朝楚。懷書十上秦。年年洛陽陌。花鳥弄歸人。此言下第而歸。爲花鳥所嘲弄。着一弄字。而無聊困頓之狀可掬妙甚妙甚。但三朝楚之朝字似未穩。 唐詩春風一曲杜韋娘。按杜韋娘曲名。 郭元振詩。風吹大夫樹。露下將軍藥。按本草。大黃號將軍。今俗亦呼爲將軍草是也。大夫樹。蓋指松耳。 劉希夷詩云。池月憐歌扇。山雲學舞衣。儲光義云行吹留歌扇。蓮香入舞衣。李義山云鏤月爲歌扇。裁雲作舞衣。又陰鏗詩云鸎啼歌扇後。花落舞衫前。老杜云江淸歌扇底。野曠舞衣前。此等詩語。蓋皆相襲而互有優劣。 陳子昂詩曰。鴟鴞悲東國。麋鹿泣姑蘇。上句言周公居東作鴟鴞之詩而悲也。下句言子胥以麋鹿將遊姑蘇而泣諫也。若看作麋鹿泣則誤矣。 龍種有數義。陳子昂詩曰龍種生南嶺。孤翠欝亭亭。此指脩竹而言。杜詩曰高帝子孫盡隆準。龍種自與常人殊。此指王孫而言。又北史吐谷渾靑海中有小山。牝馬生駒。日行千里。號爲龍種。杜詩曰始知神龍別有種此也。 唐詩曰孝笋能抽帝女枝。孝笋用廋信孝笋生庭之語。而帝女枝。蓋指斑竹耳。 孟浩然詩。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昔刻本脫就字。或以爲醉爲賞爲汎爲對。終不得的字。是知就字妙矣。李郢詩。聞說故園香稻熟。片帆歸去就鱸魚。蓋用此也。 孟浩然詩。明朝拜家慶。須着老萊衣。按小說。唐人與親別而復歸。謂之拜家慶。韻府云家慶。謂父母俱存。蓋猶今言具慶也。 孟浩然詩。不才明主棄。明皇以爲朕未甞用卿也。李白贈浩然詩。乃曰紅顔棄軒冕。浩然本布衣。未甞棄官來隱。則棄字未穩。 王維詩曰。輕陰閣小雨。深院晝慵開。坐看靑苔色。欲上人衣來。又人家在仙掌。雲氣欲生衣。孟浩然詩微雲淡河漢。疎雨滴梧桐。皆佳作而不載本集可惜。孟詩主於恬淡。而讀王維雲氣生衣之句。令人飄飄有凌雲想。 王維詩曰隱囊紗帽坐彈碁。按稗史。晉以後尚淸談。作麈尾隱囊之制。今不可知。而顔氏家訓云梁朝貴遊子弟坐方褥。憑斑絲隱囊。楊愼曰六朝人作隱囊。柔軟可倚。王世貞曰古字隱作穩。疑此穩囊也。 王維老將行。衛靑不敗由天幸。按史記。軍亦有天幸。未甞困絶。乃霍去病事。而今曰衛靑恐誤。又恥令越甲鳴吾君。按說苑。越甲至齊。雍門狄請死之曰。昔王田於囿。左轂鳴。軍左請死之曰吾見其鳴吾君也。今越甲至。其鳴君。豈左轂之下哉。蓋用此也。 王維賜百官櫻桃詩曰。飽食不須愁內熱。太官還有蔗漿寒。按本草云櫻桃食之。令人熱是也。 王維金屑泉詩曰。日飮金屑泉。少當千餘歲。翠鳳翊文螭。羽節朝玉帝。蓋維在輞川。日飮是泉而不能千餘歲。且不能朝玉帝而朝于祿山。受僞官。僅免死以卒。其效果安在哉。 王維詩爲客黃金盡。還家白髮新。宋唐子西云桂玉黃金盡。風塵白髮新。高麗鄭圃隱效之曰遊說黃金盡。思歸白髮生。此二詩皆不及王維爲有味。乃優劣之辨也。 王維詩拔劍已斷天驕臂。歸鞍共飮月支頭。山谷用之曰幄中已斷匈奴臂。軍前更飮月支頭。只換幄中軍前四字。而優劣判矣。山谷詩又曰歸鞍懸月支。則尤不成語矣。 王維詩絳幘鷄人報曉籌。按周禮鷄人掌夜呼朝叫。事文玉屑云鷄人告人明時者。取象於鷄也。又王洙云絳幘鷄人朱冠以象鷄。李義山詩無復鷄人報曉籌。乃全襲王作矣。 王維漆園詩曰。昔人非傲吏。自闕經世務。偶寄一微官。婆娑數枝樹。按莊周爲漆園吏。詩意蓋謂莊周非傲世之人。本無經世之才。偶從末宦逍遙於漆園中也。 王維別崔九詩曰。山中有桂花。莫待花如霰。詩意蓋欲其不待花發而早歸也。尹同知暉赴京時九月。見桂花正開。花細如粒雪云。所謂花如霰是矣。或以爲寒山子詩飛花飄似霰。此乃言花之落也。未知孰是。按醫鑑。桂於三西月生花。王維詩曰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此也。又楊升庵集云春華秋英曰桂。秋花者乃巖桂耳。王維問春桂詩曰。年光隨處滿。何事獨無花。丘丹詩曰秋風桂花發此也。然則尹公所見。蓋卽所謂巖桂也。 王維老將行曰今日垂楊生左肘。按莊子。支離叔觀於冥伯之丘。俄而柳生其左肘。蓋用此也。但口義云柳瘤也。今曰垂楊。恐未妥。頃世洪志誠乃謂左譬不收。如垂楊之無力也。蓋是臆見。可笑。 王維詩曰尚衣方進翠雲裘。按月令孟冬天子始裘註。周禮季秋獻功裘。至此月始衣之也。觀賈至諸作。皆是春候。則此詩失之矣。翠雲裘。本出宋玉賦。尚衣蓋宮中女官名。李達宮詞曰宮女催呼進尚衣謬誤。可笑。 王維遊感化寺詩曰。鴈王啣果獻。鹿女踏花行。按佛經。五百鴈爲群侶。鴈王爲獵師捕得云云。西域記。麋鹿感生女子。履皆有蓮花。又天竺沙門智伽。有羣鳥啣果來投云。蓋以寺名感化故用之。 王昌齡遊方丈寺詩曰香帔稻畦成。又王維看飯僧詩曰裁衣學水田。楊升庵集云稻畦帔水田衣。皆袈裟名。蓋出此也。 王昌齡春宮詩曰。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平陽歌舞新承寵。簾外春寒賜錦袍。詳其詩意。則乃宮中夜宴至於月高。而歌舞得寵者。以春寒而賜袍也。 王昌齡西宮春怨詩。斜抱雲和深見月。朧朧樹色隱昭陽。唐詩解云班婕妤在長信。其宮在西。故曰西宮。余按漢書。長秋皇后宮名。在西秋之象也。趙飛燕爲皇后失寵。而其第居昭陽宮。此謂西宮指飛燕。非班婕妤也。周禮雲和之琴瑟註。雲和地名。産此良材。飛燕善鼓琴故云。深見月。言宮殿深邃之意。亦怨辭。 王昌齡詩云吳姬緩舞留君醉。隨意淸楓白露寒。王世貞以此詩緩字。與隨意照應。是句眼佳甚。 王昌齡采蓮曲曰。吳姬越艷楚王妃。爭弄蓮花水濕衣。蓋以采蓮之戲盛於三國。故槪稱之。越艷與吳歈楚艷之艷。其義不同。 唐詩曰幽徑還生拔心草。按卷施草拔心不死故名。施一作葹。李白詩曰贈君卷施草。心斷竟何言註。離騷云薋菉葹以盈室。詩所謂卷耳是也。 李白尋雍尊師隱居詩曰。花暖靑牛臥。松高白鶴眠註。靑牛花葉上靑盡蟲也。有兩角如蝸牛故云。余謂靑牛蓋用老子事。以尊師隱居不出。故靑牛閑臥也。註說誤矣。于鵠贈王尊師詩。靑牛眠樹影。白犬吠猿聲。亦此意。 李白詩北落明星動光彩。按馬史。北落師門一星。在羽林西。明則軍安。微弱則兵起。金火守有兵。爲虜犯塞云。事文玉屑曰。北落。壁壘星也。 李白詩。縱使俠骨香。不慙世上英。使疑作死字。按張華詩云死聞俠骨香。蓋用此。而王維詩亦曰縱死猶聞俠骨香。 李白詩木蘭之枻沙棠舟。按古書曰魯班用木蘭造舟。又漢成帝與飛燕戲太液池。以沙棠作舟。小說云沙棠木名。在崑崙。黃花赤實。爲舟不沈。食其實不溺是也。 李白別東林寺僧詩。笑別廬山遠。何煩過虎溪。遠。廬山僧惠遠也。乃用虎溪三笑事以譬之。今人或有以遠近觀之者。可笑。 李白哭晁卿詩曰。日本晁卿辭帝都。雲帆一片遶蓬壺。明月不歸沈碧海。白雲愁色滿蒼梧。細味此詩。明月不歸沈碧海云。則疑晁卿溺海不返耳。按晁卿卽朝臣。唐書長安元年。日本遣朝臣貢方物。朝臣好學能屬文。請從諸從諸儒授經。拜司膳員外郞云。王維亦有送晁監還日本律詩及序。蓋職爲卿監。故曰晁卿晁監。 李白烏夜啼詩。有曰機中織錦秦川女。碧紗如烟隔窓語。停梭悵然憶遠人。獨宿孤房淚如雨。又曰城烏獨宿夜空啼。按古書曰烏失雌雄則夜啼。詩意蓋以此也。 李白詩曰。天子九九八十一萬歲。歲歲長傾萬壽杯。按混元聖紀云太上生後八十一萬歲。乃生一氣。詩語本此。 李白峨眉山月歌曰。峨眉山月半輪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發淸溪向三峽。思君不見下渝州。唐汝詢云君者指月而言。三峽之間。天狹如線。半輪亦不復覩。故下渝州以求見之。未知是否。余謂此詩古今人所膾炙。而峨眉山平羌江淸溪三峽渝州未免重疊。若後人爲之。豈不指以爲疵乎。 李白詩日就東山賒月色。酣歌一夜送泉明。按泉明卽淵明。唐人避高祖諱。改淵爲泉。韓翃詩聞道泉明居止近。藍輿相訪會淹留。亦此也。 李白詩耐可乘明月。看花上酒船。又耐可乘流直上天。耐可。韻府曰猶言如何可也。或云耐古能字通用。猶言可能也。 李白詩云獨酌陶永夕註。爾雅曰陶喜也。陶潛詩云濁酒且自陶。謝惠連詩漾舟陶嘉月。選文云尹班陶陶於永夕。蓋用此也。 李白詩抱琴出深竹。爲我彈鵾鷄註。鵾鷄曲名。按琵琶絃用鵾鷄筋。庾信詩曰一鵾曲鷄絃是也。蜀都賦云巴姬彈絃。李白詩亦云彈絃醉金罍。以此觀之。彈鵾鷄卽絃也。非曲名也。 李白詩云雨落不上天。水覆難再收註。陳琳檄曰雨絶耳天。王粲詩曰一別如雨。言如雨之降而不還也。獨孤及詩曰荏苒成雨別。亦此也。 李白樂府曰鷫鸘換美酒。舞衣罷雕龍註。雕龍。舞衣上之雕畫龍文也。余謂此詩押東韻。不應通押。而註說亦太曲。龍作櫳似是。 李白詩云東風日本至。白雉越裳來。按十洲記。漢武時月氏使者曰。臣國去此三十萬里。國有常占東風入律。百旬不休云云。《삼재도회》(三才圖會)(에 따르면) 일본국(日本國)은 동북으로 모인국(毛人國) 경계에 이르고, 동남으로는 동여국(東女國) 경계에 이르고, 남으로는 류큐국 경계에 이르고, 서남으로는 복건(福建) 경계에 이르고, 서북으로는 조선국 경계에 이르고, 북으로는 월씨(月氏)국 경계에 이른다. 월씨는 생각건대 동북방의 나라이다. 但漢書。凶奴破月氏王。又張騫使月氏。通典云大月氏國在大宛西。又有小月氏國。皆西域國名。與此恐不同。月氏或作月支。 李白詩曰。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春風滿洛城。唐汝詢言不見其人而聞其聲。故曰暗滿洛城。言其聲之遠也。按汝詢明人。五歲盲而能强記。作唐詩解。其曰不見其人而聞其聲者。眞自得之言也。 李白淸平調詞曰。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按唐詩解云明皇於武妃薨後。見雲而想其衣裳。見花而想其貌。當春風滴露之際。哀不勝情矣。若此之女。非群玉之王母。卽瑤臺之佚妃。人間豈易覩乎。謂未得太眞時也。余謂此乃贊美貴妃之辭。想者疑其似也。言貴妃之衣裳似雲。容似花而如春露方濃也。下句比諸仙女。非人間之所有云爾。 李白淸平詞曰。一枝濃艷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粧。唐汝詢云貴妃容色如花。覺襄王雲雨之夢。爲徒勞也。或者以枉斷腸屬壽王。恐非李白本意。又稗說云倚者賴也。謂趙后專寵漢宮。只賴脂粉耳。余謂倚猶恃也。如中詩依倚將軍勢之倚。蓋言其倚恃粧粉而矜夸自得之意。李詩又曰自倚顔如花。其義亦同。 李白詩月化五白龍。翻飛上靑天。未知所謂。蓋其時謠讖之言。高麗李百順漁陽詩云只因欲奪鷄頭肉。豈是爭爲月化龍。乃出於此。鷄頭肉。按太眞中酒。衣褪微露乳。帝捫之曰。軟溫新剝鷄頭肉。祿山在傍曰。滑賦凝如塞上酥。亦用此也。 李白詩鏡湖三百里。萏閻發荷花。蓋謂荷花發於萏也。按芙蕖其葉爲荷。其莖爲茄。其花未發爲菡萏。已發爲芙蓉。其實爲蓮。其根爲藕中爲菂。菂中有靑爲薏。芙蕖乃總名。 李白贈嵩山焦鍊師詩曰三花明素烟。按漢時道士自外國將貝多子。種嵩山下。一年三花。邢居實詩頭巾好掛三花樹。蓋亦指嵩山而言。又仙經曰。崑崙山西北有龍池。上有三花樹。亦曰三珠樹。 李白詩郞今欲渡緣何事。如此風波不可行。余常喜誦之。然梁簡文帝詩云郞今欲渡畏風波。乃知出於此也。 李白蜀道難。唐詩解以爲玄宗幸蜀。太白作此詩。首言蜀道之難。非天子所宜幸。末言蜀中險惡。非王者所宜居。蓋欲乘輿速返耳。余謂此言似得。按李白劍閣賦。曰送佳人兮此去。復何時兮歸來。望夫君兮安極。我沈吟兮歎息。亦此意也。本註所云爲子美在蜀而作者。恐非是。 李白詩曰。五月西施採。人看隘若耶。蓋五月是採蓮之時也。白光勳詞云江南採蓮女。江水拍山流。蓮短不出水。櫂歌春正愁。蓋蓮未出水則非採蓮之時。可謂謬矣。 虞世南詩垂肩軃袖大憨生。李白詩爲問如何太瘦生。只爲從前作詩苦。劉滄詩月高風定苦吟生。按崔浩愛吟詠。一日病起。友人戲曰子非病。乃苦吟詩瘦。蓋用此也。生字。語錄如好生怎生甚生之類。佛家言太俗生可憐生。亦同義。 李白詩曰空歌望雲月。曲盡長松聲註。步虛詞。有碧落空歌。按唐人詩中多用之。如空歌易分。紫府空歌碧落寒。蓋猶言空中之樂也。 李白詩云狂風吹古月。竊弄章華臺。又海動山傾古月摧。古月未詳出處。或謂胡之破字云。按晉書劉聰記曰月爲胡王。又符堅記曰讖云古月之末。亂中州。 李白詩曰。出門妻子强牽衣。問我西行幾日歸。來時倘佩黃金印。莫學蘇秦不下機。按不下機。乃蘇秦妻事。直謂蘇秦不下機則未穩。 李白廬山瀑布詩曰初驚銀漢落。又曰疑是銀河落九天。蓋善形容矣。陳搏詩曰銀河瀉落翠光冷。石曼卿詩玉虹垂地色。銀漢落天聲。皆襲李詩也。我朝鄭順朋有朴淵瀑布詩云長恨當年李謫仙。一生廬嶽眼終偏。瓊詞錯譬銀河落。更把何言賦朴淵。車天輅詩云晴虹倒掛潭心黑。白練斜分石骨靑。雖不用銀河二字。而晴虹白練。亦古語也。 李白詩曰鷄鳴海色動。謁帝羅公侯註。海色曉色也。一曰海色日出之光也。李攀龍詩海色秋高日觀峯是也。 李白妾薄命詩曰。昔日芙蓉花。今成斷腸草。按斷腸草其花美好。名芙蓉。其根不可食。食之斷腸。 李白詩鳳笙龍管行相催。按列仙傳。周王子喬好吹笙作鳳鳴。古文云聞鳳吹於洛浦。唐詩云鳳吹聲如隔彩霞。皆謂笙也。李詩又曰雙吹紫鸞笙。蓋以鳳爲鸞耳。又列仙傳。蕭史善吹簫作鳳鳴。後與弄玉隨鳳飛去。故曰鳳簫。然則許渾緱山廟詩曰玉簫淸轉鶴徘徊。又曰緱山住近吹簫廟。此簫字恐謬用矣。 李白詩東窓綠玉樹。定長三五枝。又曰手持綠玉杖。按西都賦。珊瑚碧樹周阿而生。淮南子曰崑崙山有碧玉樹是也。王貞白詩曰露香紅玉樹。亦有所據耶。 李白綠水曲詩曰綠水明秋月。按綠水古琴操名。淮南子云手會綠水之趣。嵇康琴賦云初涉綠水。沈佺期詩云歌聲隨綠水是也。 李白詩宅近靑山同謝脁。按堯山堂外紀。謝脁愛靑山之勝。築室山南。靑山乃山名也。又曰李白至牛渚磯。愛謝家靑山。欲終焉。及卒。遂葬山麓此也。 李白詩曰。白鴈上林飛。空傳一書札。按說郛云北方有白鴈。秋深則來。謂之霜信。杜詩故國霜前白鴈來是矣。蓋謂鴈來而書信不傳也。 天子呼來不上船。乃李白實事。所謂龍舟移棹晩此也。古文大全註。以衣紐爲船。冷齋夜話亦云襟紐是也。可笑。 李頎送盧員外詩曰。秦地立春傳太史。漢宮題柱憶仙郞。上句蓋古者太史掌天文曆象故言。下句題柱。或疑用司馬相如事非矣。按漢田鳳爲尚書郞。容儀端直。靈帝目送之。題柱曰堂堂乎張。京兆田郞。錢起和王員外詩。題柱盛名兼絶唱。風流誰繼漢田郞此也。 岑參詩曰。逐虜西踰海。平胡北到天。又走馬西來欲到天。天蓋指天山也。老杜送人從軍詩。陽關已近天。呂溫受降城碑序曰。東極于海。西窮于天是也。 老杜別贊上人詩曰楊枝晨在手。東坡詞曰盆水靑楊枝。按佛書晨嚼齒木註。楊枝淨齒也。又隋書云眞臘國人。每朝澡洗。以楊枝淨齒。讀誦經呪。今俗呼齒木爲楊枝。疑以此也。或謂術家以楊枝灑水云。恐不然。 杜詩燈前細雨簷花落。按徐穉與陳蕃書曰。簷花細雨。豈不願承一夕敎云云。蓋用此也。 劉長卿題賈誼宅詩曰。秋草獨尋人去後。寒林空見日斜時。乃用賈誼賦主人將去庚子日斜之語。讀之可喜。 芝峯類說卷十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