번역:지봉유설/11권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文章部四[편집]

唐詩[편집]

杜詩罘罳朝共落。盖指殿角網而言。段成式云人多呼護雀網爲罘罳誤矣。漢文紀。未央東闕罘罳災。簷角網不應獨災而不及殿宇。古今註。罘罳屛也。合板爲之。亦築土爲之。每門闕殿舍皆有之。今之照墻也。 杜詩天闕象緯逼闕宇。或作開作關。而王荊公改爲閱字。黃山谷極言其是。明楊用備以爲當作窺。未知孰是。 杜詩曰。雨拋金鎖甲。苔臥綠沈槍。謂以綠飾其柄也。初學記曰。人以綠沈柒竹管。遺王羲之。侯鯖錄云綠沈竹名。又古弓名。以綠爲飾也。 杜詩竹根稚子無人見。按冷齋夜話。引唐人食筍詩曰稚子脫錦棚。韓子蒼以謂稚子筍名。或謂稚子指小兒。乃因所見而言。未知孰是。 杜詩黃獨無苗山雪盛。冷齋夜話云黃獨。芋魁小者耳。江南名曰土卵。盖卽我國之所謂土卵也。今俗亦謂土蓮。 杜詩霜皮溜雨四十圍。沈存中云四十圍。是七尺徑。無乃太細長乎。按說郛曰以人兩手大指頭指相合爲一圍。一圍是一小尺。如泰山記。泰山廟中栢皆二十餘圍是也。 杜詩紫宸退朝曰花覆千官淑景移。又退朝花底散。歸院柳邊迷。因此後人遂謂唐朝殿前。種花柳云。余按杜甫爲拾遺時。乃在鳳翔行在。所謂紫宸。卽鳳翔行殿。非長安之宮闕。如早朝大明宮。亦鳳翔耳。 杜詩曰知章騎馬似乘船。按晉阮咸醉騎馬欹傾。人指而笑曰。箇老子騎馬。如乘船行波浪中。下句眼花落井水底眠。按晉王祥醉憑肩輿。頭不擧。其親戲之曰。子眼花在井底。身在水中。睡亦不醒耶。盖用此也。 杜詩江湖多白鳥。天地有蒼蠅。以上句冥冥欲避矰觀之。白鳥乃指鷗鷺而言。註者以白鳥爲蚊蚋。恐不是。 杜詩戰連唇齒國。軍急羽毛書註。有急則揷羽於檄。謂之羽檄。今加一毛字則剩語。 杜詩煖老須燕玉。按古樂府。燕趙多佳人。美者顔如玉是也。白虎通曰。七十臥非人不煖。適四方乘安車。與婦人俱。蓋用此意。註者以寧王煖玉杯爲證非也。 老杜贈張翰林詩曰天上張公子。按漢成帝常與張放微行。時謠曰張公子時相見。蓋張垍乃燕公張說之子。尚公主故比之於張放。若他姓則不得稱公子耳。 杜詩碧梧棲老鳳凰枝。李白詩鳴鳳棲靑梧。按韻書曰。靑桐似梧桐無子。白桐花黃紫色。宜琴瑟。赬桐夏花。紅如火。刺桐出泉州。花先葉後。詩註疏云椅桐梓漆之桐爲白桐。語桐生矣之桐爲靑桐。以此觀之。靑桐今俗所謂碧梧是也。 杜詩幾年春草歇。言春草衰歇而未歸也。又云春草封歸恨。亦一意。盖以楚辭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故云。于濆詩極目傷春草。樊川詩芳草何年恨卽休。皆出於此。 老杜金華山觀詩曰上有蔚藍天註。蔚與鬱同。茂蔚之藍也。金華山。有三十六洞天。蔚藍天乃洞天之名也。韓子蒼用其語云水光山色盡蔚藍。似未妥。 杜詩畫圖省識春風面。車復元甞謂省猶暫也。余按醫書。有云省能轉側。省當讀如減省之省。李紳除江西觀察使。奉詔不之任詩曰省拋雙旆辭榮寵是也。 杜詩曰。子規夜啼山竹裂。王母晝下雲旗翻。按墨莊漫錄云宣和間。蜀中貢一鳥。狀如燕。色紺翠。尾甚多而長。飛則尾間裊裊如兩旗。名曰王母。子美所言。乃此禽也。未知是否。 杜詩江蓮搖白羽。天棘蔓靑絲。天棘註說多不的。今按單復註。天棘天門冬也。蔓生。葉細如靑絲。又本草。天門冬一名顚棘。又山海經。小陘之山。有草如顚冬。顚冬天門冬也。顚與天音相近。似或然矣。王元之詩。水芝臥玉腕。天棘舞金絲。小說云水芝卽芙蕖。天棘盖柳也。余意杜詩以蔓靑絲之蔓字觀之。恐非柳也。王元之以柳爲天棘。何所據耶。 杜詩云家家養烏鬼。頓頓食黃魚。按烏鬼一曰鸕鶿。蜀人皆養之捕魚。一曰猪。一曰老烏。一曰烏巒。鬼小說言烏巒戰者死。多與人爲癘故禳之。此詩當是言老烏神。或烏巒鬼也。余聞車天輅言往日本時。見倭人畜鸕鶿以捕魚云。此可證也。 杜詩早時金盌出人間註,引茂陵玉盌事證之。余謂此則玉盌。不當改作金盌。按盧充入崔少府墓。與崔少女爲婚。崔氏與金盌。充詣市賣之。崔女姨曰。我妹女亡。贈以金盌着棺云。疑用此也。 唐詩松醪酒熟旁看醉。按酒不去滓曰醪。醪亦酒也。松醪酒熟云。則恐未免語疊也。 杜詩白夜月休弦。按佛書。望前曰白月。望後曰黑月。蓋用此也。唐詩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其曰月黑。亦以胡兵月虧則退故也。 杜詩楊王盧駱當時體。輕薄爲文哂未休。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蓋言四子當時別作一體。輕薄爲文者哂之。然爾曹身名俱滅。而四子聲名不替。與江河同流於萬古云爾。今按楊愼詩曰。輕薄哂王楊。群兒謗李杜。光焰萬丈長。江河千古注是也。 杜詩曰。長安城頭頭白烏。夜飛延秋門上呼。又向人家啄大屋。屋底達官走避胡。盖實事也。壬辰倭變時。有恠鳥繞闕悲呼。不旬月。城闕空虛。亦異矣。 古人謂杜子美父名閑。故詩中不使閑字。今按杜詩有云娟娟戲蝶過閒幔。又曾閃朱旗北斗間。考諸韻府。則閑止也。閒暇也。通作閑。二字義本不同云。 老杜戲韋偃霍松圖歌末云我有一匹好東絹。重之不減錦繡段。已令拂拭光凌亂。請公放筆爲直幹。按韋偃工畵老松。蓋畵大松爲難。而非偃所長。故極其贊而以此終之。所謂戲也。 杜詩高枕遠江聲。蓋出於宋之問高枕聽江流之句。而釋之者以爲江聲高於枕也。盖以上句入簾殘月影。有此云云。未知如何。本註入簾一作捲簾。 杜詩曰。兎應疑鶴髮。蟾亦蠻貂裘註。上句公自言其老。下句自言其貧,余意以其月白故兎疑鶴髮。天寒故蟾戀貂裘。結句云斟酌嫦娥寡。天寒奈九秋。亦承上之意也。 杜詩與奴白飯馬靑芻。頃有學官林芑號爲該博。而乃謂白飯卽徒飯。如白丁白身之白。其見曲矣。 杜詩九重春色醉仙桃。盖言桃花色紅如醉也。或以爲仙桃謂桃實則可。謂桃花則未穩云。 杜詩云軒墀曾寵鶴。按衛懿公好鶴。鶴有乘軒者。說者以爲墀字誤。改以軒車則善矣。余謂說者之見是矣。而車字亦未善。韓昌黎詠孔雀詩云坐蒙恩顧重。畢命守階墀。墀字似或可矣。 杜詩曰隣人有美酒。稚子也能賒註。放翁以也字作夜。最得村意云。余謂詩意以爲隣家有酒。故稚子亦能賒來。此尤有味。作夜字未穩。 杜詩生憎柳絮白於綿。又糝徑楊花鋪白氈。按宋楊巖曰。柳花與柳絮不同。生於葉間。作鵝黃色者花也。結實已熟。亂飛如綿者絮也。然則古今詩人以絮爲花。以花爲絮者多矣。杜詩下句亦未免誤耳。 杜詩曰靑楓葉赤天雨霜。按靑楓木名。今染家所用卽是。 杜詩杜鵑行曰業工竄伏深樹裡。車天輅甞言杜鵑雛曰。業工出雜書云。而余意業工猶言能工。謂杜鵑善竄伏於深樹間也。 杜詩曰。籬邊老却淵明菊。江上徒逢袁紹盃。釋者以爲袁紹避暑爲何朔飮。此言盛暑爲客。秋盡未廻也。按華察詩曰袁紹風流今寂寞。何人江上更傳杯。亦屬夏節故用此語。然袁紹事恐別有出處。非指河朔飮也。 杜詩蛟龍半缺落。猶得折黃金。蓋折當也。猶折價之折。 杜詩云夔州處女髮半華。四十五十無夫家註。峽民男爲商女當門戶。坐市擔負者皆是婦人。今我國之俗亦如此。蓋以女多故也。 杜詩楊花雪落覆白蘋。靑鳥飛去啣紅巾。註者曲爲卞解。然余意楊花雪落云云。蓋卽景說也。靑鳥飛去。乃宮絡繹釋往來之意。而紅巾。唐時凡賜物。以紅羅包裹。故王建宮詞曰旋拭紅巾入殿門。又曰綆得紅羅手帕子。又曰重結香羅四出花是也。 杜詩第五橋東流恨水註。第五橋。長安城外送別之地。按唐時長安城中街名。有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又綱目註。長安朱雀街東第五街等處。有流水屈曲。謂之曲江云。申從濩詩所謂第五橋。盖借用杜耳。 杜詩曰空留玉帳術。註云兵書也。唐藝文志。有玉帳經一卷。古賦曰轉絳宮之玉帳。又曰居貴神之玉帳。宋張淏曰。玉帳乃兵家厭勝之方位。主將於其方置帳。則堅不可犯。如正月建寅則爲玉帳。主將宜居。詳見符應經。李白詩身居玉帳臨河魁是也。 杜詩莫笑田家老瓦盆。自從盛酒長兒孫。傾銀注玉驚人眼。共醉終同臥竹根。註者以爲瓦盆中喫飮。與傾銀玉之少年。同醉臥於竹根之傍。鶴林玉露。亦言如此。酒譜曰醉倒終同臥竹根。盖以竹根爲杯。見江淹集云。余按庾信詩。野爐燃樹葉。山杯棒竹根。此亦以竹根爲飮器。而但臥字未穩。竊意以古詩銀杯同色試一傾觀之。傾銀注玉。皆謂酒色。而結句乃言醉倒則與瓦盆同臥于竹根也。從酒譜作醉倒似是。王半山詩云人與長甁臥芳草。亦此意。 山谷詩根須辰日斲。筍要上番成。番平音。而王建宮詞上番聲鍾始得歸。杜詩會須上番看成竹。乃作仄聲用。未知孰是。按宋葉夢得玉澗襍書曰。筍唯初出者盡成竹。次出者多爲蟻虫所傷。十不得五六云。上番之義。蓋以此也。 杜詩山城乳酒下靑雲。楊愼曰。孝經緯云酒者乳也。王者施天乳以哺人。梁張率詩似乳更堪珍是也。 杜詩御氣雲樓敞。含風帳殿高註。御氣含風。唐二殿名。然沈佺期九日侍宴詩曰。御氣向金方。憑高薦羽觴。宋之問詩曰。御氣鵬霄近。升高鳳野開。御氣蓋是高爽之義。非必殿名也。含風若果殿名。則不當言帳殿矣。 杜詩爲君沽酒滿眼酤註。滿前士卒皆勞之也。又韻府群玉曰。滿眼酤酒器也。余意此說恐未穩。按蜀人以筒沽酒。筒上有穿繩眼。欲近其眼也。所謂酒憶郫筒不用沽。蓋是也。 杜詩瘦馬行曰細看六印帶官字。韻府云飛字印,龍形印。印於馬之膊髀。凡六印也。以此觀之。國馬之用烙印。古矣。 送孔巢父詩云深山大澤龍蛇遠。按晉書。陸喜曰孫皓無道。若龍蛇其身。沈默其質。潛而勿用。則第一人也。詩語蓋出於此。龍蛇蓋謂蟄藏之義。 杜詩光細弦欲上。影斜輪未安。微升古塞外。已隱暮雲端。註者以爲首句喻肅宗位不正德不充也。頷聯喻卽位於靈武。爲張后李輔國所蔽也。末句庭前有白露。暗滿菊花團。比成功之小也。余謂此詩不過形容初月而記其所見。註者好生牽合過矣。 杜詩云黃羊旣不羶。蘆酒還多醉。綱目註曰。北人謂獐爲黃羊。小說曰。塞上有黃羊。取其皮爲裘褥。又胡人造酒。以蘆管吸之故云。余按高適詩云虜酒千鍾不醉人。蓋虜酒不烈故也。蘆作虜則尤似有味。 杜詩震雷翻幕燕。驟雨落河魚。蓋以震雷故幕上之燕驚而翻翅。驟雨故河魚隨之而落也。以目前所見記之而巳。註者謂幕燕。幕上爲燕形以係飾者。河魚。乃水面之塵所結成者。其見拙矣。尾句相邀愧泥寧。騎馬到階除。蓋以泥寧。故欲其直到階除而下馬也。不必引沈遜事矣。 杜詩云羈栖愁裡見。二十四廻明。又四十明朝過。飛騰暮景斜。此偶對不凡。又以尋常對七十則尤妙。 杜陵送王判官詩云黔陽信使應稀少。莫恠頻頻勸酒盃。按事文類聚。蕭鳳使玉門關。弟肅勸酒。頻頻謂兄曰。醉中庶分袂不悲。詩語出此。許丁卯詩云日暮酒醒人已遠。滿天風雨下西樓。說得最可喜。 杜詩曰匡牀竹火爐。匡安也。出淮南子。李白詩曰匡坐至夜分亦是。又曰匡山讀書處。按廬山記。周時匡谷先生結廬於山。故號匡廬山。有梁昭明讀書處。 杜詩曰墻頭過濁醪。王建宮詞曰宮人手裡過茶湯。過猶遞送也。 杜詩曰鄕里小兒項領成。王世貞文曰爲兒童項領所窘。按漢呂强傳云群邪項領註。項領自恣也。詩語蓋出於此。而世貞用杜詩者也。 杜詩玉佩仍當歌。按古樂府。悲歌可以當泣。遠望可以當歸。乃知當字出於此。 杜詩晨霞朝可飡。韓湘詩曰凌晨咀絳霞。按平明爲朝霞。日中爲正陽。日入爲飛泉。夜中爲沆瀣。幷天玄地黃爲六氣。服之令人不飢人。有急難阻絶之處。如龜蛇服氣則不死。又曰春食朝霞。夏食正陽。秋食飛泉。冬食沆瀣。又五色流霞。謂日景也。項曼卿言仙人以流霞一盃飮之是也。 杜詩扶桑西枝封斷石。弱水東影浮長流。蓋用駱賓王文瀛海萬里。通波太液之池。鄧林千枝。交影甘泉之樹。又皇明楊鎬文云弱水萬里。通波太液之池。扶桑千枝。交影上林之樹。此則全襲駱文爾。 北征詩云陰風西北來。慘憺隨回鶻。送兵五千人。驅馬一萬匹。是一胡二馬也。馬永卿曰。用兵之法。弓馬必有副。詩云交韔二弓。亦畏毁折也。聞今西虜人皆二馬。蓋自古然爾。 唐詩曰辟惡茱萸酒。杜詩曰更把茱萸子細看。按昔桓景。九日作絳囊。盛茱萸繫臂。登高以避厄。蓋茱萸至秋結實紅熟故也。近世李弘憲製重九憶兩宮詩云茱萸花發昔年枝。乃妄發。而考官置諸上等。可笑。 唐詩開山幽居祗樹林。王世懋以爲作開士是。開士見佛書云。然余按傳燈錄。梁僧智藥於曹溪上流。開山立寺,名寶林。疑用此也。 裴說寒食詩云綵索高飛掌上身。綵索卽鞦韆。按北方山戎。寒食日用鞦韆爲戲。以習輕趫。齊桓公時。始傳中國。唐天寶。宮中號半仙戲。又事文類聚曰。涅槃經謂罥索是也。余意罥索似是優人走索掛跟之戲。恐非鞦韆也。樊川詩誇趫索掛跟卽是。 唐詩指點韋城太白高。按太白高。謂將曉也。又事文玉屑云太白金星。大將之象。天文志云太白出高用兵。深吉淺凶。王維詩夜上戍樓看太白。高適詩誰斷單于臂。今年太白高。又戰酣太白高。戰罷旄頭空是也。 高適七言律曰。湍上急流聲若箭。城頭殘月勢如空。空疑作弓。首句旣曰北樓西望滿晴空。不當再押。益知弓字爲是。 元結大靈祠詩曰木孫爲桷兮木母榱。又曰薦水芸兮飼霜秈。按韻府群玉。荷曰水芸。秈音仙。本草蒙筌曰秈。早稻也。 岑嘉州蓋將軍歌。在諸作中最佳。而唐詩品彙。不入選。且隋朝候夫人五代時花蘂夫人。皆在唐詩之類何耶。如韋莊李建勳。亦五季人也。 岑參詩雙袖龍鍾淚不乾。按卞和歌曰空山欷戲涕龍鍾。詩語盖出於此。龍鍾未詳何義。而似是淚貌。與高適龍鍾還忝二千石之意不同。王半山詩云羔袖龍鍾手獨叉。蓋襲唐詩而誤者也。 岑參贈別詩曰。相國臨戎別帝京。擁麾持節遠橫行。朝登劍閣雲隨馬。曉渡巴江雨洗兵。山花萬朶迎征蓋。川柳千條拂去旌。暫到蜀城應計日。須知明主待持衡。此詩中連用麾節兵馬旌盖劍閣巴江川柳蜀城等語。未免疵病。可見七言律之難矣。 岑參詩曰武城刺蜜未可餐。按刺卽刺字。本草曰刺蜜生交河沙中。草頭有刺。刺上有毛。毛中生蜜。一名草蜜是也。 岑參熱海行云蒸沙爍石然虜雲。沸浪炎波煎漢月。楊愼以爲此循名想說之誤。岑未曾親到熱海也。余按吾學編。亦力把力在沙漠間。或曰焉耆。或曰龜茲。其地有熱海云。岑參爲安西判官。其集中有使交河郡經火山等詩。交河卽高昌。與此地相近。雖非目見而耳聞必審。恐非想說之誤也。 岑參詩鴈塞通鹽澤。龍堆接醋溝。幷地名。龍堆。白龍堆也。鴈塞。梁州有嶺屬天。惟一處稍下。鴈到此矯翼。裁度下處而過故名。 岑參詩曰玉壺美酒琥珀殷。李賀詩曰小槽酒滴眞珠紅。白樂天詩曰燒酒初開琥珀香。陸放翁所謂唐人喜赤酒是也。按禮記。酒赤色曰醍齊。韻府群玉云紅友酒名。然則古人亦尚之矣。 郭受詩蓮葉舟輕自學操。按莊子。顔淵問焉曰操舟可學耶。此詩用古語故好耳。 唐詩曰。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按韻府群玉。空去聲。與論語回也屢空音同。 唐詩云第五之名齊驃騎。按晉何準高尚。兄充爲驃騎將軍。勸其仕。準曰。第五之名。何減驃騎。準兄弟中第五也。詩語本此。 李泌賦詩曰。靑靑東門柳。歲晩必憔悴。楊國忠訴之。明皇曰。賦柳者爲譏卿。賦李者爲譏朕可乎。余謂明皇於是乎有容矣。 嚴維寄劉員外詩曰近出白雲司。李嘉佑和都官苗員外詩曰秋冷白雲司。按刑部郞中爲白雲司。蓋黃帝時以雲紀官。秋官爲白雲故也。 陶翰送金卿歸新羅詩曰。鄕心遙渡海。客路再經春。禮樂夷風變。衣冠漢制新。所謂金卿。是新羅人。疑卽金雲卿也。又胡衡啣命使本國詩曰。啣命將辭國。非才忝近臣。天中戀明主。海外憶慈親。蓬萊鄕路遠。若木故園隣。西望懷恩日。東歸感義辰。按唐詩紀。作啣命使日本國。通典曰。天寶末。衛尉少卿朝衡。倭國人。唐書曰。朝衡入唐登第後還本國云。蓋卽此人也。 徐安期有催粧詩曰。傳聞燭下調紅粉。明鏡臺前別作春。不須面上運粧却。留着雙眉待畵人。詩甚佳。小說言宋時昏禮。合巹之夕。婿登高座賦詩。謂之催粧云。而觀此詩則始於唐初矣。按徐安期非初唐人。而小說云然何耶。 錢起詩風便數聲砧。杜牧詩東風不與周郞便。按韻會。便順也。去聲。今謂順風爲便風是也。 韋應物詩九日驅馳一日閑。白樂天詩公假月三旬。蓋唐制十日一休沐。故以上澣中澣下澣。爲上旬中旬下旬。按晉令。五日一急。一歲以六十日爲限。書記所稱急。皆謂假也。 韋蘇州寄丘丹詩曰。懷君屬秋夜。散步詠凉天。山空松子落。幽人應未眠。丘答詩曰。露滴梧葉鳴。秋風桂花發。中有學仙人。吹簫弄明月。丘丹在唐非有詩名。而其工過蘇州遠甚。 張志和詩靑蒻笠綠簑衣。按韻書。蒻本作若。禮記註。蒲蒻可爲席。柳子厚詩靑若裏裹鹽歸峒客。許渾詩若葉沈溪暖是也。一說云靑若竹皮。或曰竹葉。 唐詩曰何處金笳月裡悲。或謂金笳。卽今太平簫也。 武元衡詩云劉琨坐笑風生苑。謝眺栽詩月滿樓笑作嘯。是蓋用劉琨長嘯却胡騎事也。苑或作席。楊愼曰。風生苑。作風淸塞爲是。 司空曙別盧秦卿詩曰。無將故人酒。不及石尤風。按容齋隨筆云石尤風。打頭迷風也。唐人多用之。宋武帝歌曰。願作石尤風。四面斷行旅。蓋本於此。 顧况題葉道士山房曰。水邊楊柳赤欄橋。洞裡神仙碧玉簫。近得麻姑書信否。潯陽江上不通潮。註云自歎不遇。若麻姑之與方平。五百年方一會。及別去。又不得一通音問也。余謂詩意恐不必然。蓋諷道士求仙而不得仙耳。 韓昌黎詩解裝具盤筵註。解裝典衣也。余按陸賈傳。賣橐中裝直千金。裝者謂者所裝帶之物。直謂之典衣則未穩。 韓昌黎朝賀詩云滉蕩天門高。著籍朝厥妻註。公妻盧氏。封高平縣君。歲時入朝宮中故云。按外命婦每正至參賀。乃唐制也。然朝厥妻三字不雅。 韓詩曰。江陵城西二月尾。花不見桃惟見李。楊誠齋言晩登碧落堂。隔江桃皆暗而李獨明。乃悟其妙云。余謂王荊公詩積李兮縞夜。崇桃兮炫晝。亦以是也。然審此詩意。則似謂桃未及開而李先花也。或以其地適無桃花而獨有李花歟。未知何者爲是。 韓昌黎詩。太華峯頭玉井蓮。開花十丈藕如船。按尹喜傳曰眞人各坐蓮花之上。花經十丈。詩語出此。 昌黎遊城南詩曰。喚起窓全曙。催歸日未西。黃山谷云吾兒時每哦此詩。而了不解意。年五十八。方悟喚起催歸二禽名。催歸子規也。喚起聲如人絡絲。偏於春曉鳴。復齋謾錄云顧渚山中有鳥。每正二月作聲曰春起。呼爲喚春鳥。余意喚起催歸。非眞鳥名。以鳥聲春起。故曰喚起。子規聲爲不如歸。故曰催歸。詩意蓋謂喚起而睡不覺。催歸而遊未歸也。如此看得尤有味。以下句無心花裡鳥。更與盡情啼觀之。則似然矣。山谷。復齋兩說。恐猶未盡。 韓昌黎詩云魚魚雅雅。韻府曰。魚與雅烏飛行。皆成隊故云。按詩註。雅烏卽楚烏。小而腹白。然則雅烏乃楚烏名。宛委餘篇曰。烏轉爲鴉。鴉轉爲雅。恐未然也。又古樂府。朱鷺魚以雅。烏古與雅同。言朱鷺之威儀魚魚雅雅也。 韓詩曰。少年樂新知。衰暮思故友。李慶詩曰。醉輕經浮世事。老重故鄕人。語皆切着。漢竇玄妻艷歌曰。衣不厭新。人不厭故。山谷詩曰。人故義當親。衣故義當補。此反其意而尤似有味。 韓昌黎詩曰夏槐作雲屯。簡齋種竹詩蒼雲屯十里。東坡詩汝陰多老檜。處處屯蒼雲。皆出於韓矣。盧蘇齋屯雲老檜陰陰洞。亦用此也。 韓退之盆池詩曰。夜半靑蛙聖得知。盖池成而蛙已至故云聖。黃山谷詩曰。已被遊蜂聖得知。乃用此也。 昌黎詠雪詩曰誤鷄宵呃喔註。鷄誤以爲明。故呃喔也。鄭湖陰廣陵觀燈詩曰朱樓先聽誤鷄鳴。蓋本於此。 韓退之梁國公主挽詩曰龍轜非厭翟。還輾禁城塵註。轜音而。喪車也。潘嶽賦龍轜儼以星駕是也。厭入聲。周禮王后五輅。二曰厭翟。以雉羽飾車也。按厭翟乃王后所御。則用之於公主未穩。轜俗作輀非。 韓昌黎誌李于墓。歷數藥敗者。以爲世誡。而寄周員外詩曰。金丹別後知傳得。乞取刀圭救病身。其言之先後不同何耶。白樂天詩云退之服硫黃。一病訖不痊。蓋譏之也。 韓詩黃昏榜方口。柳詩夜榜響谿石。按榜進船也。司馬相如賦榜人歌。乃船師也。晉書曰吳榜越船。此則蓋謂船也。 韓昌黎送南海節度詩曰衙時龍戶集。上日馬人來註。龍戶採珠之戶。南海謂之蜑戶。猶陳蔡間之牛戶馬戶。江湘間之橘柚戶也。唐人以早晩庭參。爲衙上日。註朔日也。杜詩開筵上日思芳草。南蠻傳曰。馬援討尋邑蠻。以不能還者數十人。留於象林南界。南蠻呼爲馬留人。蓋用此也。 唐劉駕詩云醉臥芳草間。酒醒日落後。壺觴半傾覆。客去應已久。不記折花時。何得花在手。歐陽文忠詩云有時醉倒臥溪石。靑山白雲爲枕屛。花間有鳥喚不覺。日落山風吹自醒。歐詩固好。而視劉作似劣。可知唐宋之辨矣。 柳子厚詩漁翁夜傍西巖宿。曉汲淸湘燃楚竹。烟消日出不見人。欵乃一聲山水綠。回看天際下中流。巖上無心雲相逐。東坡云此詩有奇趣。然尾兩句。不爲亦可。此言是。 柳子厚詩綠荷包飯趁虛人。按作市於丘墟間。故曰虛。張祐詩月上行墟市是也。柳文亦曰虛所。嶺南村市虛時多。故謂之虛。蓋方言也。 柳子厚從中丞。過盧少府郊居詩曰。蒔藥閑庭延國老。開樽虛室値賢人。按國老甘草。賢人濁酒。盖指座客而有兩意。佳矣。小說。有題新居一聯曰。但使一枝居巧婦。不須大廈賀佳賓。蓋巧婦鳩也。佳賓雀也。此用大廈成燕雀賀之語。未知誰所作也。 朱慶餘詩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窓前拜舅姑。粧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此與摘取芙蓉花。莫摘芙蓉葉。將歸問夫婿。顔色何如妾。意語相似。 李益詩微風警暮坐。臨牖思悠哉。開門風動竹。疑是故人來。時摘枝上露。稍霑階下苔。幸當一入幌。爲拂綠琴埃。觀此全篇。則唯開門風動竹一句爲佳。可謂難矣。 李益聽曉角詩曰秋風吹入小單于。按小單于曲名。 劉禹錫詩曰。猊座寂寥塵漠漠。一方明月可中庭。按佛家謂佛座爲獅子座。獅子一名狻猊。故曰猊座。恐未穩。他本或作高座。似是。 劉夢得詩今夜初聞長樂鐘。按崔湜自江州司馬。拜襄州刺史詩曰。猶聞長樂鐘。尚辨靑門樹。乃知劉詩出於此也。 劉禹錫詩云唱盡新詞歡不見。歡謂所歡之人。古樂府多用之。如自從別歡後。又歡作沈水香是也。 唐詩曰平明剪出三騣高。按韻府群玉云唐人尚剪騣。馬三騣者曰三花。五騣者曰五花。李白詩所謂五花馬。蓋是也。 王弇州曰。連昌宮辭百官隊仗避岐薛。宋人謂岐薛二王物故已久。爲微之誤用事。蘇東坡連昌宮辭帖。作岐路云。此說似是。 元微之贈劉采春詩曰。更有榴人腸斷處。選詞能唱望夫歌。稗海曰。望夫歌者。卽羅噴曲也。按采春倡婦也。所製羅噴曲累篇。今在唐詩集中。金陵有羅噴樓故名。 元微之嶺南詩規外布星辰。自注交廣間。南極漸高北極低。規度外星辰至眾。如五曜者皆不在星經。按三才圖會曰。西域之南有地中海。見北極南極正半。卽天地之中是矣。 元稹寄樂天詩曰。惟應鮑叔偏憐我。自保曾參不殺人。按元稹爲相時。李賞告稹結客刺裴度。及訊鞫無驗。樂天甞上書理之故云。余謂此聯用事精切。但憐字非本語。改以知我似當。 劉禹錫贈日本僧詩曰。身無彼此那懷土。心會眞如不讀經。按金剛經云眞者不變。如者不異。遇諸境界。心無變異也。 陸贄禁中松詩云不羨五株樹。李商隱五松驛詩云五松不見見輿薪。蓋出於庾信山封五樹松之語也。按緗素襍記曰。史記封松爲五大夫。五大夫者秦官名。秦本記。五大夫陵攻趙。又范睢傳。遣五大夫綰伐魏是也。今謂五株松則誤矣。 李賀有五粒松歌。李義山詩松暄翠粒新。小說曰。粒者鬣也。凡松葉皆雙股。而高麗所産。每穗五鬣云。此蓋我國之海松也。 李賀詩云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曜日金鱗開。王荊公譏之曰。旣言黑雲壓城。則安得甲光如許乎。楊愼以荊公之言爲不然。余意此說似是。按唐類函曰。城內有黑雲大如火星。名曰軍精。勿犯。又蔡琰詩曰金甲曜日光。槪言光色之盛也。詩語蓋本於此。 李長吉詩曰龜甲屛風醉眼纈。按洞冥記。漢武起神明臺。臺上設金牀象席龜甲屛風。述異記云龜甲香。卽桂香之善者。 王涯宮詞曰。新睡起來思舊夢。見人忘却道勝常。陸放翁云勝常。猶今婦人言萬福也。如簡牘云尊候勝常。蓋俗語也。勝當作平聲。 李長吉詩曰楓香晩花靜。按楓香木名。似白楊。有脂而香。 楊汝士於裴晉公宴席聯句詩曰。昔日蘭亭無艷質。此時金谷有高人。又文章舊價留鸞掖。桃李新陰在鯉庭。元白屈服云。而汝士此作。皆不入於唐詩選中何也。 劉禹錫泰娘歌曰。月墮雲中從此始。按謝靈運詩曰。可憐誰家婦。臨流洗素足。又曰但問情若何。月就雲中墮。乃用此也。 劉禹錫詩香消南國美人盡。怨入東風芳草多。按任昉述異記云楚中有宮人草。狀如金䔲而甚氛氳。俗說楚靈王時。宮人數千皆怨曠。有囚死於宮中者。葬後墓上。悉生此草。劉長卿春草宮詩曰猶帶羅裙色。靑靑向楚人此也。 張籍詩曰蜀客南行祭碧鷄。又送道士歸蜀詩曰。唯持靑玉牒。獨立碧鷄峰。按地理國。金馬碧鷄山皆在雲南。乃漢人之所望祭。又漢宣帝時。方士言益州金馬碧鷄可祭。而致遣王褒以祀。至蜀而卒云。蓋以王褒蜀人。故曰蜀客。祭碧鷄之祭字或作聽。恐非。 張文昌詩曰。六宮才人大垂手。願君千年萬年壽。王翰詩曰。行行小垂手。日暮渭川陽。按古樂府。大垂手。小垂手。獨瑤手。皆舞名。 張籍凉州詞曰。無數鈴聲搖過磧。應駄白練到安西。余見中朝賈人懸鈴馬首。十百爲群。蓋以警盜也。觀此詩則自唐已然。蘇東坡所謂騾駄聲。蓋是也。 張籍詞曰。門前春鳥啄林聲。紅夾羅襦縫未成。今朝社日停針線。起向朱櫻樹下行。按小說云春秋社日。不作組紃。謂之忌作。 韓翃詩門外碧潭春洗馬。樓前紅燭夜迎人。晏殊效之曰。門外綠楊春繫馬。牀前紅燭夜呼盧。陸放翁以爲晏詩氣格。乃過本句。余未信也。 顧况送使新羅詩曰。鬚髮成新䯻。人參長舊苗。蓋東方俗以絲紒辮鬚。其來久矣。人參亦新羅所産故云。 唐詩復恐怱怱說不盡。行人臨發又開封。世謂絶唱。按班姬擣素賦云書旣封而重題。笥已緘而更結。乃知出於此也。 唐詩曰故宮惟有樹長生。按長生樹名。卽萬年枝。漢晉殿前多有之。西京雜記曰。漢武帝上林苑。有萬年長生樹是已。 王建過綺繡宮詩曰武帝不來紅袖盡。按漢武故事。武帝葬畢。常所幸御。悉出茂陵園。婕妤已下。上幸之如平生。霍光聞之。更出宮人五百人。因是遂絶。又曰帝崩而能見形御女云。古人爲詩。用事不苟。語意有味如此。 王建宮詞琵琶先抹綠腰頭。按綠腰曲名。亦作六幺。白樂天琵琶行云初爲霓裳後六幺是也。 王建宮詞曰。自知歌舞勝諸人。邀勒君王出內頻。奉勅宮中修理院。地衣簾額一時新。第二句或作恨未承恩出內頻。恐非。觀此則地衣之稱。亦久矣。 王建宮詞曰。射生宮女宿紅粧。把得新弓各自張。又曰旋獵一邊還引馬。歸來雉兎繞鞍垂。又御獵詩曰。新敎內人唯射鴨。長隨天子苑東遊。觀此則杜詩云輦前才人帶弓箭。一箭正墜雙飛翼。所謂才人。宮中女官名。 王建宮詞曰樹頭樹底覔殘紅。一片西飛一片東。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敎人恨五更風。余。謂此詩蓋言宮人色衰失寵之意。似有所指而作也。 王建宮詞曰。蓬萊正殿壓雲鼇。紅日初生碧海濤。開着五門遙北望。柘黃新(竹+杭)御床高。按(竹+杭)字出訓蒙字會。衣架也。韻書作笐。或作桁。音抗去聲。諸本作柘黃新帕御床高。帕手巾也。恐非是。 王建宮詞。收得山丹紅蘂粉。鏡前洗却麝香黃。按韻府曰。華州有妬女廟。有取山丹百合經過者。必雷風電雹以震之。本草曰。百合花紅者名山丹。蓋山丹婦人用以爲飾者。如後世金鳳花之類。金鳳花自宋始有之。 王建宮詞曰。密奏君王知入月。喚人相伴洗裙裾。按醫書。以産滿爲入月。而此入月說者謂月事也。堯山堂外紀。陶穀奉使江南。韓煕載遣家妓。奉盥匜。及朝以書謝曰。巫山之麗質初臨。霞侵鳥道。洛浦之妖姿自至。月滿鴻溝。擧朝不能會其辭。召妓訊之。云是夕忽當浣濯是也。 王建宮詞太儀前日煖房來。按小說云里巷間有遷居者。隣里醵金治具過之。名煖屋。蓋俚語也。醵合錢飮酒也。 王建宮詞。內人相續報花開。准擬君王便看來。逢着五絃紅繡袋宜春院裏按歌回。又十三初學擘箜篌。弟子名中被點留。昨日敎坊新進入。並房宮女與梳頭。按唐敎坊記云妓女入宜春院。謂之內人。平人女以容色選入內者。敎習琵琶,五絃,箜篌。謂之搊彈家是也。五絃亦樂名。 王建宮詞。寒食內人長白打。庫中先與撒金錢。韋莊淸明詩曰上相閑分白打錢是也。白打。蘇東坡以爲搏擊之意。陸放翁以爲似是博戲。稗史以爲宮中鬪戲。此皆臆料之言。余按王建宮詞又曰寒食宮人步打毬。侯喜詩曰可惜寒食毬。蓋唐俗以寒食打毬故也。又小說。唐僖宗能步打云云。疑卽打毬也。 王建宮詞曰。忽地金輿向月陂。曹唐詩曰玉童私地誇書札。地字蓋語錄。如特地恁地之謂。 王建宮詞嫌羅不着愛輕容。稗史云輕容。無花薄紗也。按今本作嫌羅不着索輕(糸+庸)。又王荊公詩春衫猶未着方空。方空縠紗名。出漢書。空孔也。卽今之方目紗也。 王建宮詞曰殿頭先報內園家。花蘂夫人詞曰日午殿頭宣索詔。殿頭蓋宮中女人官名。詔或作鱠。似是。 王建北邙行曰。誰家古碑文字滅。後人重取書年月。蓋實事也。按葬書。中朝人多拔冢偸葬。故如謝安墓。亦爲始興王所葬。不但碑石然爾。 王建牡丹詩云粉光深紫膩。肉色退紅嬌。王貞白倡樓詩云龍腦香調水。敎人梁退紅。按退紅。若今之粉紅也。 王建溫泉宮詩曰。宮前內裏湯各別。每箇白玉芙蓉開。按明皇在華淸。安祿山獻玉龍鳧鴈石蓮花。命陳於湯中。其蓮花石至今在云。又曰武皇得仙王母去。山鷄晝鳴宮中樹。蓋以武皇比明皇。王母比貴妃也。大抵唐詩人多以明皇譬漢武。如杜詩武皇開邊意未已是也。 牛僧孺周秦行記曰。香風引到大羅天。月地雲階拜洞仙。東坡詩月地雲階漫一樽。玉奴終不負東昏。此蓋用僧孺事。玉奴作玉兒是也。 唐詩曰胡琴琵琶與羌笛。按韻府曰。琵琶本胡中馬上樂。一名胡琴。唐樂志。文宗朝內臣鄭中丞善胡琴。卽琵琶也。此詩乃以胡琴琵琶分而兩之何耶。 唐宮詞曰金鎖生衣掣不開。按古樂府。頭亂不敢理。粉拂生黃衣是也。王建秋日詩。立秋日後無多熱。漸覺生衣不着身。其義不同。 白樂天長恨歌曰峨眉山下少人行。按東坡志林曰。峨眉在嘉州。與幸蜀路全無交涉云。古人於此等處。亦失點檢而然耶。楊愼以爲當作劍門山下云云。亦未知如何。 白樂天自警詩曰。蠶老繭成不庇身。蜂飢蜜熟屬他人。須知年老憂家者。恐似二虫虛苦辛。此詩非特自警。亦足警世矣。 長恨歌曰。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楊妃本配壽王而詩語如此。又借漢皇爲言。不敢斥言也。詩人忠孝之意可見。 白樂天詩曰聞健且閑行。又園林亦要聞閑置。張籍詩曰聞晴㬠曝舊芳茵。王建詩曰聞身强健。且爲頭白齒落難追。又曰遇晴須看月。聞健且登樓。聞字未詳出處。而韻府群玉曰。聞閑與聞早等意同。蓋如趁字之義。按道書云不如聞早樂淸閑。又云聞身强體健云云是也。 樂天詩曰。吟風杪秋樹。對酒長年身。醉貌如霜葉。雖紅不是春。語雖近俚。却甚切着。 白樂天詩曰。萬病皆可治。惟無治老藥。按續博物志云雖有神藥。不如少年。卽此意也。 白樂天詩曰。戶大嫌甜酒。才高笑小詩。按唐人以飮多者爲大戶。飮少者爲小戶故云。 白居易戲答皇甫監詩曰。寒宵勸酒君須飮。君是孤眠七十身。莫道非人身不暖。十分一盞煖於人。卽曲禮八十非人不暖之意也。 白樂天詩曰。行開第八秩。可謂盡天年。又曰已開第七秩。屈指幾多人。按禮年八十日有秩。故以八十爲八秩。或言十年爲一秩。故俗謂七十以上。爲開第八秩云。 白樂天與李浙東詩曰。吾學空門非學仙。恐君此說是虛傳。海山不是吾歸處。歸則須歸兜率天。按避暑錄曰。李君稷會昌初觀察浙東。言有海賈遭風飄海中一大山。視其殿榜。曰蓬萊。旁有一院。扃鎖甚嚴。花木盈庭。人曰此白樂天院。在中國未來云。故詩意如此。兜率天。佛家所謂欲界六天之一也。 長恨歌曰夜雨聞鈴腸斷聲。按楊妃外傳。明皇幸蜀。霖雨彌旬。棧道中聞鈴聲。悼念貴妃。因爲雨霖鈴曲。唐詩一曲霖鈴淚萬行此也。鈴蓋馬口衘鈴。或謂簷鈴。如風鐸之生。今俗以浮漚爲鈴。此乃方言。恐不是也。 白樂天詩云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以樊素善歌。小蠻善舞故言。按樊素善唱楊柳枝詞。人以曲名之。樂天旣老放之。東坡詩曰前年開閤放柳枝。又曰不學楊枝別樂天。柳枝卽樊素也。 琵琶行曰。曲罷常敎善才服。粧成每被秋娘妬。按琵琶行序云本長安倡女。學琵琶於穆曹二善才。樂府雜錄云曹善才樂師名。秋娘。李德裕鎭關西日。爲謝秋娘作望江南詞是已。唐詩解。引杜秋娘事。此則吳女。恐非也。 琵琶行曰楓葉荻花秋瑟瑟。楊愼曰。瑟瑟本寶名。其色碧。此言秋色碧也。評者多以爲蕭瑟非矣。樂天詩曰。寒食靑靑草。春風瑟瑟波。又一道斜陽照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此可證也。張初云瑟瑟多作風聲。劉公幹詩瑟瑟谷中風。此豈言碧色耶。余按梁武帝詩。瑟居超七淨。瑟與索同。蕭索與蕭瑟。蓋一也。 樂天詩金斗熨波刀剪文。溫庭筠詩綠波如熨割愁腸。陸魯望詩波平熨不如。按說文。熨持火申繒也。一曰火斗。杜詩美人細意熨帖平是也。 白樂天詩云靑山擧眼三千里。白髮平頭五十人。又火銷燈盡天明後。便見平頭六十人。平頭蓋俗語也。又古樂府。平頭奴子持筐箱。李白詩平頭奴子搖大扇。王半山詩平頭均楚製。與此異義。 樂天詩云名惟公器無多取。利是身災合小求。唯異匏瓜難不食。大都只足便宜休。按樂天甞曰。古人云名者公器。不可以多取。僕向者竊時之名已多。欲竊時之富貴。爲造物者肯兼與之乎。若公可謂知足者矣。 白樂天詩云人家半在船。野水多於地。姚合云驛路多臨水。人家半在雲。宋趙師秀云野水多於地。春山半是雲。未知孰爲優劣。而師秀則全用樂天矣。 樂天詩曰。綠浪東西南北路。紅闌三百九十橋。十字作平聲用。按白詩中使字多如此。樊川詩南朝四百八十寺。亦作平音爾。 于鵠詩曰。胸前空帶宜男草。嫁得蕭郞愛遠遊。崔郊詩曰。候門一入深如海。從此蕭郞是路人。按事文玉屑曰。蕭郞卽蕭史也。後世通稱女夫云。 唐張喬送金夷魚奉使歸本國詩曰。渡海登仙籍。還家備漢儀。孤舟無岸泊。萬里有星隨云云。夷魚似是新羅人。而東史無可考。以此觀之。羅時入唐登第者。蓋夥矣。 樊川詩曰豆蔻稍頭二月初。按豆蔻花作穗。卷之而生。初如芙蓉。穗頭深紅色。葉漸展花漸出而色漸淡。二月初。乃花未開時。蓋以譬小女也。或言豆蔻花一名含胎花。謂年小而有孕也。恐不然耳。 杜牧華淸宮詩云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墨客揮犀以爲明皇十月幸驪山。至春還宮。未甞六月在驪山。詞意雖美而失事實云。今按陳鴻長恨傳曰。天寶十年。避暑驪山宮。又太眞外傳曰。天寶十四年六月一日。幸華淸宮。其年十一月祿山反。則詩語是矣。 樊川詩云贏得靑樓薄倖名。薄倖蓋謂薄於情愛也。東坡詩多情妾似風花亂。薄倖郞如露草晞是也。 樊川詩不得君王丈二殳。按考工記殳長尋有四尺註。八尺曰尋。尋有四尺。卽丈二也。然則凡尺一尺五丈六云者皆類此。 樊川詩云歸來煑豹胎。厭飫不能飴。按韻書。飴也。沈括筆談。以飴字爲誤是矣。但拾遺記。魏明帝時昆明國貢嗽金鳥。飴以眞珠。古樂府。羹飯一時熟。不知飴阿誰。又酉陽雜俎曰。飴小兒不可露處。飴字亦有出處矣。 杜牧華淸宮詩曰。歌吹千秋節。樓臺八月凉。按唐書。玄宗八月五日生。爲千秋節。人君以生日立節。始於玄宗云。宋璟表曰。月惟仲秋。日在端午。蓋古者五月之五日。通稱端午矣。 樊川詩云天外鳳凰難得髓。無人解合續弦膠。按十洲記。仙家煑鳳喙麟角。作續弦膠。杜詩曰麟角鳳觜世莫識是也。然則髓字恐非。或觜字之誤也。 樊川詩曰。紅衣落盡暗香殘。葉上秋光白露寒。紅衣蓋謂荷也。趙嘏詩紫艷半開籬菊淨。紅衣落盡渚蓮愁。紅衣亦此也。但半開落盡屬對不精。 杜牧題開元寺詩曰。高下高下中。風繞松桂樹。唐詩品彙。作高高下下中。風繞桂松樹。按國語。子胥曰高高下下。以罷民於姑蘇此也。 杜牧之宮人詩曰。十年一夢歸塵世。絳縷猶封繫臂紗。按晉武帝選士庶女子。以絳紗繫其臂。此詩蓋謂宮人十年放出。而封臂不動。言其未經御也。 樊川華淸宮詩云仰窺群雕檻影。猶想赭袍光。謂赭袍則疑赤色矣。按唐初用隋制。常服黃袍。後漸用赤黃。故曰赭黃。乃知詩語本此。而謂之赭袍則省文耳。 樊川詩鱸魚新熟別江東。熟字甚新。按韻府曰。契丹牛馬有熟時。如南方養蠶也。 樊川詩曰頭衘依舊鬢絲多。按陸放翁云選曹補授時。先具舊官名品於前。次書擬官於後。使新舊相衘。故曰官衘。亦曰頭衘。 樊川詩曰。祗言旋老轉無事。欲到中年事轉多。后山詩曰。晩知書畫眞有益。却恨歲月來無多。每念兩詩。令人嗟惋。崔簡易,申玄翁居常喜誦后山此句。蓋有所感焉爾。 樊川詩樂遊原上望昭陵。按樂遊原者。漢宣帝寢廟在焉。昭陵唐太宗陵也。牧之蓋自傷不遇宣帝太宗之時。而出爲郡守云爾。 樊川詩曰阿鶩歸來月正明。鶩作騖是。按魏史。荀攸卒。以後事付鍾繇。繇爲嫁阿騖。得善處云。阿騖蓋攸之妾名。歸謂嫁也。汪藻戲人買妾臥病詩曰莫愁阿騖煩君嫁。亦用此也。 樊川詩曰。盡道靑山歸去好。靑山能有幾人歸。其視林下何曾見一人之句。此尤勝矣。 古人謂杜牧有睡癖。按樊川詩曰。平生睡足處。雲夢澤南州。又曰幽人本多睡。更酌一樽空。又古逸書。杜牧嘗語人曰。嗜酒好睡。其癖已痼是也。 樊川詩曰。多情却似摠無情。惟覺樽前笑不成。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古今別情人詩多矣。而未有形容到此者。蓋小杜於此景多情者。故能曲盡其妙。 樊川詩護霜雲破海天遙。按冬天近曉。有老鯉斑雲漸合成陰。必無雨。故謂之護霜天。其曰老鯉斑者。滿天雲大片如鱗故云。 樊川詩西子下姑蘇。一舸逐鴟夷。古今文人。遂用爲故實。而按墨子曰。西施之沈。其美也。吳越春秋曰。吳亡越。浮西施于江。令隨鴟夷以終。稗史曰。浮沈也。反言耳。子胥之譖死。西施有力焉。沈之所以報子胥之忠。故曰隨鴟夷以終。牧之乃以鴟夷爲范蠡。不精審之過也。又按吳王取子胥尸。盛於鴟夷。浮之江云。此浮字與浮西施之浮同意。稗史之言似然。 樊川詩云三山朝去應非久。姹女當窓織羽袍。按道經曰。河上姹女得火則飛。姹女眞汞也。本草曰。水銀名姹女。一名汞。朱砂中液也。又韻書曰。姹美女也。樊川詩所云姹女非汞也。蓋但指美女而言。 唐詩席上意錢來。按意錢。錢戲也。出漢梁冀傳。俗謂攤錢一曰射意。杜詩白晝攤錢高浪中是也。 張祐詩曰。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按唐武宗疾篤。孟才人以歌笙密侍左右。上目之曰。吾當不諱。爾何爲哉。才人泣曰請就死。乃歌一聲。何滿子氣亟立殞。詩語蓋紀此事也。何滿子。樂府曲名。本人名也。 張祐詩云至今風俗驪山下。村笛猶吹阿濫堆。按唐時驪山。有鳥名阿濫堆。明皇御玉笛採其聲。翻爲曲名。亦曰鷃濫堆。 唐詩曰桔槹烽上暮煙飛。按邊方作土臺。臺上作桔槹。頭上有夔苓。有寇則燃火擧之爲烽火。夔苓蘢也。烽或作峯。恐不是。 章孝標送金可紀歸新羅詩曰。登唐科第語唐音。望日初生憶故林。按唐沈汾續神仙傳。飛昇十六人中。有金可紀者新羅人。賓貢進士云。太平廣記中。亦備載此事。仙跡甚異。而我國無傳焉。借哉。 晉史言何物老嫗生寧馨兒。按寧馨。猶言如此。寧當作去聲。唐時幾人雄猛得寧馨。乃作平音何也。 唐詩殘霞蹙水魚鱗浪。薄日烘雲卵色天。東坡詩笑把鴟夷一樽酒。相逢卵色五湖天。用唐詩語也。 唐詩學畫鴉黃半未成。又寫月圖黃罷。按宮人黃眉黑粧。至唐猶然故云。王荊公詩漢宮嬌額半塗黃是也。又酉陽雜俎曰。近代粧尚靨如射月。曰黃星靨靨鈿之名。木蘭詩對鏡帖花黃是也。 薛能宮詞水拍銀盤弄化生。按宮人中元日。以蠟爲兒。浮銀盤水面弄之。以爲化生求子焉。 唐詩南宮歌管北宮愁。按周禮。王六寢在南。后六宮在北。詩語蓋出此。指六宮而言。 呂洞賓詩袖裏靑蛇膽氣粗。按陶貞白隱居畜二刀。往往飛去。望之如二靑蛇。蓋用此也。 唐人詩曰。花開蝶滿枝。花謝蝶還稀。惟有舊巢燕。主人貧亦歸。又宋人詠路傍樹云狂風拔倒樹。樹倒根已露。上有數枝藤。靑靑猶未悟。此二詩句法相似。而唐宋之辨。亦較然矣。 唐詩春風侍女護朝衣。又侍女新添午夜香。又行臺無妾護衣篝。按唐尚書郞入直。女侍史二人選端正妖麗者。執香爐護衣服故云。 唐詩人鄭谷時稱鄭鷓鴣。余甞謂鷓鴣詩似非驚人語。未知何以得名。後見其絶句。曰座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春風唱鷓鴣。又曰春遊鷄塵塞。家在鷓鴣天。因以鷓鴣天爲曲名云。其得名無乃以是耶。 唐詩少年行曰獨向寒雲試射聲。按漢有射聲校尉。謂冥暗中聞聲射中也。 唐詩曰麒麟閣上識(睿+阝)侯。焦竑云蕭何封(睿+阝)侯。史記作酇。字相似之誤也。班固十八侯銘。文昌四友。漢有蕭何。序功第一。受封於(睿+阝)。按(睿+阝)七何切。(睿+阝)在沛。酇在南陽。何沛人。其封邑疑近之。但麒麟閣。乃宣帝時事。用於蕭何。未知合否。 唐詩品彙中竇鞏七言絶僅七首。而曰寒鴉飛入上陽宮。寒鴉飛去日㘅山。鷓鴣飛上越王臺。黃鸝飛上海棠花四首格。豈嫌相犯而然耶。 樊川詩得年七十更萬日。與子同於局上消。宋馬永卿曰。牧之是時年四十二三。得至七十。猶有萬日云。余意百年三萬六千日。則萬日爲三十年。此詩得年七十。更得萬日。乃謂百年也。 賈島詩曰。無端更渡桑乾水。却望幷州是故鄕。按唐置桑乾都督府。在幷州北。今日渡桑乾水。則去咸陽益遠矣。乾音干。 唐詩窓外日光飛野馬。床頭筠管長蒲蘆。筠管。註者以爲蒲蘆。長子於筆管中也。按稗海云蜂類有三。銜泥營巢於室壁間者名蜾蠃。穴地爲巢者名蠮螉。窠於書卷或筆管中者名蒲蘆。本草云蜾蠃一名蒲蘆。能連泥在屋壁間或器物傍作房。如並竹管者是也。余意下說似是。 唐詩鷓鴣飛上越王臺。按南越王尉佗立朝臺。朔望升拜。爲後世望闕禮之始云。尉佗常稱帝。故亦曰越帝臺此也。 芝峯類說卷十一終

杜詩罘罳朝共落。盖指殿角網而言。段成式云人多呼護雀網爲罘罳誤矣。漢文紀。未央東闕罘罳災。簷角網不應獨災而不及殿宇。古今註。罘罳屛也。合板爲之。亦築土爲之。每門闕殿舍皆有之。今之照墻也。 杜詩天闕象緯逼闕宇。或作開作關。而王荊公改爲閱字。黃山谷極言其是。明楊用備以爲當作窺。未知孰是。 杜詩曰。雨拋金鎖甲。苔臥綠沈槍。謂以綠飾其柄也。初學記曰。人以綠沈柒竹管。遺王羲之。侯鯖錄云綠沈竹名。又古弓名。以綠爲飾也。 杜詩竹根稚子無人見。按冷齋夜話。引唐人食筍詩曰稚子脫錦棚。韓子蒼以謂稚子筍名。或謂稚子指小兒。乃因所見而言。未知孰是。 杜詩黃獨無苗山雪盛。冷齋夜話云黃獨。芋魁小者耳。江南名曰土卵。盖卽我國之所謂土卵也。今俗亦謂土蓮。 杜詩霜皮溜雨四十圍。沈存中云四十圍。是七尺徑。無乃太細長乎。按說郛曰以人兩手大指頭指相合爲一圍。一圍是一小尺。如泰山記。泰山廟中栢皆二十餘圍是也。 杜詩紫宸退朝曰花覆千官淑景移。又退朝花底散。歸院柳邊迷。因此後人遂謂唐朝殿前。種花柳云。余按杜甫爲拾遺時。乃在鳳翔行在。所謂紫宸。卽鳳翔行殿。非長安之宮闕。如早朝大明宮。亦鳳翔耳。 杜詩曰知章騎馬似乘船。按晉阮咸醉騎馬欹傾。人指而笑曰。箇老子騎馬。如乘船行波浪中。下句眼花落井水底眠。按晉王祥醉憑肩輿。頭不擧。其親戲之曰。子眼花在井底。身在水中。睡亦不醒耶。盖用此也。

두시의 강호(江湖)에는 흰 새가 많다. 天地有蒼蠅。以上句冥冥欲避矰觀之。흰 새란 곧 갈매기와 백로를 가리켜 말하는 것이다. 註者以白鳥爲蚊蚋。恐不是。 杜詩戰連唇齒國。軍急羽毛書註。有急則揷羽於檄。謂之羽檄。今加一毛字則剩語。 杜詩煖老須燕玉。按古樂府。燕趙多佳人。美者顔如玉是也。白虎通曰。七十臥非人不煖。適四方乘安車。與婦人俱。蓋用此意。註者以寧王煖玉杯爲證非也。 老杜贈張翰林詩曰天上張公子。按漢成帝常與張放微行。時謠曰張公子時相見。蓋張垍乃燕公張說之子。尚公主故比之於張放。若他姓則不得稱公子耳。 杜詩碧梧棲老鳳凰枝。李白詩鳴鳳棲靑梧。按韻書曰。靑桐似梧桐無子。白桐花黃紫色。宜琴瑟。赬桐夏花。紅如火。刺桐出泉州。花先葉後。詩註疏云椅桐梓漆之桐爲白桐。語桐生矣之桐爲靑桐。以此觀之。靑桐今俗所謂碧梧是也。 杜詩幾年春草歇。言春草衰歇而未歸也。又云春草封歸恨。亦一意。盖以楚辭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故云。于濆詩極目傷春草。樊川詩芳草何年恨卽休。皆出於此。 老杜金華山觀詩曰上有蔚藍天註。蔚與鬱同。茂蔚之藍也。金華山。有三十六洞天。蔚藍天乃洞天之名也。韓子蒼用其語云水光山色盡蔚藍。似未妥。 杜詩畫圖省識春風面。車復元甞謂省猶暫也。余按醫書。有云省能轉側。省當讀如減省之省。李紳除江西觀察使。奉詔不之任詩曰省拋雙旆辭榮寵是也。 杜詩曰。子規夜啼山竹裂。王母晝下雲旗翻。按墨莊漫錄云宣和間。蜀中貢一鳥。狀如燕。色紺翠。尾甚多而長。飛則尾間裊裊如兩旗。名曰王母。子美所言。乃此禽也。未知是否。 杜詩江蓮搖白羽。天棘蔓靑絲。天棘註說多不的。今按單復註。天棘天門冬也。蔓生。葉細如靑絲。又本草。天門冬一名顚棘。又山海經。小陘之山。有草如顚冬。顚冬天門冬也。顚與天音相近。似或然矣。王元之詩。水芝臥玉腕。天棘舞金絲。小說云水芝卽芙蕖。天棘盖柳也。余意杜詩以蔓靑絲之蔓字觀之。恐非柳也。王元之以柳爲天棘。何所據耶。 杜詩云家家養烏鬼。頓頓食黃魚。按烏鬼一曰鸕鶿。蜀人皆養之捕魚。一曰猪。一曰老烏。一曰烏巒。鬼小說言烏巒戰者死。多與人爲癘故禳之。此詩當是言老烏神。或烏巒鬼也。余聞車天輅言往日本時。見倭人畜鸕鶿以捕魚云。此可證也。 杜詩早時金盌出人間註,引茂陵玉盌事證之。余謂此則玉盌。不當改作金盌。按盧充入崔少府墓。與崔少女爲婚。崔氏與金盌。充詣市賣之。崔女姨曰。我妹女亡。贈以金盌着棺云。疑用此也。 唐詩松醪酒熟旁看醉。按酒不去滓曰醪。醪亦酒也。松醪酒熟云。則恐未免語疊也。 杜詩白夜月休弦。按佛書。望前曰白月。望後曰黑月。蓋用此也。唐詩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其曰月黑。亦以胡兵月虧則退故也。 杜詩楊王盧駱當時體。輕薄爲文哂未休。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蓋言四子當時別作一體。輕薄爲文者哂之。然爾曹身名俱滅。而四子聲名不替。與江河同流於萬古云爾。今按楊愼詩曰。輕薄哂王楊。群兒謗李杜。光焰萬丈長。江河千古注是也。 杜詩曰。長安城頭頭白烏。夜飛延秋門上呼。又向人家啄大屋。屋底達官走避胡。盖實事也。壬辰倭變時。有恠鳥繞闕悲呼。不旬月。城闕空虛。亦異矣。 古人謂杜子美父名閑。故詩中不使閑字。今按杜詩有云娟娟戲蝶過閒幔。又曾閃朱旗北斗間。考諸韻府。則閑止也。閒暇也。通作閑。二字義本不同云。 老杜戲韋偃霍松圖歌末云我有一匹好東絹。重之不減錦繡段。已令拂拭光凌亂。請公放筆爲直幹。按韋偃工畵老松。蓋畵大松爲難。而非偃所長。故極其贊而以此終之。所謂戲也。 杜詩高枕遠江聲。蓋出於宋之問高枕聽江流之句。而釋之者以爲江聲高於枕也。盖以上句入簾殘月影。有此云云。未知如何。本註入簾一作捲簾。 杜詩曰。兎應疑鶴髮。蟾亦蠻貂裘註。上句公自言其老。下句自言其貧,余意以其月白故兎疑鶴髮。天寒故蟾戀貂裘。結句云斟酌嫦娥寡。天寒奈九秋。亦承上之意也。 杜詩與奴白飯馬靑芻。頃有學官林芑號爲該博。而乃謂白飯卽徒飯。如白丁白身之白。其見曲矣。 杜詩九重春色醉仙桃。盖言桃花色紅如醉也。或以爲仙桃謂桃實則可。謂桃花則未穩云。 杜詩云軒墀曾寵鶴。按衛懿公好鶴。鶴有乘軒者。說者以爲墀字誤。改以軒車則善矣。余謂說者之見是矣。而車字亦未善。韓昌黎詠孔雀詩云坐蒙恩顧重。畢命守階墀。墀字似或可矣。 杜詩曰隣人有美酒。稚子也能賒註。放翁以也字作夜。最得村意云。余謂詩意以爲隣家有酒。故稚子亦能賒來。此尤有味。作夜字未穩。 杜詩生憎柳絮白於綿。又糝徑楊花鋪白氈。按宋楊巖曰。柳花與柳絮不同。生於葉間。作鵝黃色者花也。結實已熟。亂飛如綿者絮也。然則古今詩人以絮爲花。以花爲絮者多矣。杜詩下句亦未免誤耳。 杜詩曰靑楓葉赤天雨霜。按靑楓木名。今染家所用卽是。 杜詩杜鵑行曰業工竄伏深樹裡。車天輅甞言杜鵑雛曰。業工出雜書云。而余意業工猶言能工。謂杜鵑善竄伏於深樹間也。 杜詩曰。籬邊老却淵明菊。江上徒逢袁紹盃。釋者以爲袁紹避暑爲何朔飮。此言盛暑爲客。秋盡未廻也。按華察詩曰袁紹風流今寂寞。何人江上更傳杯。亦屬夏節故用此語。然袁紹事恐別有出處。非指河朔飮也。 杜詩蛟龍半缺落。猶得折黃金。蓋折當也。猶折價之折。 杜詩云夔州處女髮半華。四十五十無夫家註。峽民男爲商女當門戶。坐市擔負者皆是婦人。今我國之俗亦如此。蓋以女多故也。 杜詩楊花雪落覆白蘋。靑鳥飛去啣紅巾。註者曲爲卞解。然余意楊花雪落云云。蓋卽景說也。靑鳥飛去。乃宮絡繹釋往來之意。而紅巾。唐時凡賜物。以紅羅包裹。故王建宮詞曰旋拭紅巾入殿門。又曰綆得紅羅手帕子。又曰重結香羅四出花是也。 杜詩第五橋東流恨水註。第五橋。長安城外送別之地。按唐時長安城中街名。有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又綱目註。長安朱雀街東第五街等處。有流水屈曲。謂之曲江云。申從濩詩所謂第五橋。盖借用杜耳。 杜詩曰空留玉帳術。註云兵書也。唐藝文志。有玉帳經一卷。古賦曰轉絳宮之玉帳。又曰居貴神之玉帳。宋張淏曰。玉帳乃兵家厭勝之方位。主將於其方置帳。則堅不可犯。如正月建寅則爲玉帳。主將宜居。詳見符應經。李白詩身居玉帳臨河魁是也。 杜詩莫笑田家老瓦盆。自從盛酒長兒孫。傾銀注玉驚人眼。共醉終同臥竹根。註者以爲瓦盆中喫飮。與傾銀玉之少年。同醉臥於竹根之傍。鶴林玉露。亦言如此。酒譜曰醉倒終同臥竹根。盖以竹根爲杯。見江淹集云。余按庾信詩。野爐燃樹葉。山杯棒竹根。此亦以竹根爲飮器。而但臥字未穩。竊意以古詩銀杯同色試一傾觀之。傾銀注玉。皆謂酒色。而結句乃言醉倒則與瓦盆同臥于竹根也。從酒譜作醉倒似是。王半山詩云人與長甁臥芳草。亦此意。 山谷詩根須辰日斲。筍要上番成。番平音。而王建宮詞上番聲鍾始得歸。杜詩會須上番看成竹。乃作仄聲用。未知孰是。按宋葉夢得玉澗襍書曰。筍唯初出者盡成竹。次出者多爲蟻虫所傷。十不得五六云。上番之義。蓋以此也。 杜詩山城乳酒下靑雲。楊愼曰。孝經緯云酒者乳也。王者施天乳以哺人。梁張率詩似乳更堪珍是也。 杜詩御氣雲樓敞。含風帳殿高註。御氣含風。唐二殿名。然沈佺期九日侍宴詩曰。御氣向金方。憑高薦羽觴。宋之問詩曰。御氣鵬霄近。升高鳳野開。御氣蓋是高爽之義。非必殿名也。含風若果殿名。則不當言帳殿矣。 杜詩爲君沽酒滿眼酤註。滿前士卒皆勞之也。又韻府群玉曰。滿眼酤酒器也。余意此說恐未穩。按蜀人以筒沽酒。筒上有穿繩眼。欲近其眼也。所謂酒憶郫筒不用沽。蓋是也。 杜詩瘦馬行曰細看六印帶官字。韻府云飛字印,龍形印。印於馬之膊髀。凡六印也。以此觀之。國馬之用烙印。古矣。 送孔巢父詩云深山大澤龍蛇遠。按晉書。陸喜曰孫皓無道。若龍蛇其身。沈默其質。潛而勿用。則第一人也。詩語蓋出於此。龍蛇蓋謂蟄藏之義。 杜詩光細弦欲上。影斜輪未安。微升古塞外。已隱暮雲端。註者以爲首句喻肅宗位不正德不充也。頷聯喻卽位於靈武。爲張后李輔國所蔽也。末句庭前有白露。暗滿菊花團。比成功之小也。余謂此詩不過形容初月而記其所見。註者好生牽合過矣。 杜詩云黃羊旣不羶。蘆酒還多醉。綱目註曰。北人謂獐爲黃羊。小說曰。塞上有黃羊。取其皮爲裘褥。又胡人造酒。以蘆管吸之故云。余按高適詩云虜酒千鍾不醉人。蓋虜酒不烈故也。蘆作虜則尤似有味。 杜詩震雷翻幕燕。驟雨落河魚。蓋以震雷故幕上之燕驚而翻翅。驟雨故河魚隨之而落也。以目前所見記之而巳。註者謂幕燕。幕上爲燕形以係飾者。河魚。乃水面之塵所結成者。其見拙矣。尾句相邀愧泥寧。騎馬到階除。蓋以泥寧。故欲其直到階除而下馬也。不必引沈遜事矣。 杜詩云羈栖愁裡見。二十四廻明。又四十明朝過。飛騰暮景斜。此偶對不凡。又以尋常對七十則尤妙。 杜陵送王判官詩云黔陽信使應稀少。莫恠頻頻勸酒盃。按事文類聚。蕭鳳使玉門關。弟肅勸酒。頻頻謂兄曰。醉中庶分袂不悲。詩語出此。許丁卯詩云日暮酒醒人已遠。滿天風雨下西樓。說得最可喜。 杜詩曰匡牀竹火爐。匡安也。出淮南子。李白詩曰匡坐至夜分亦是。又曰匡山讀書處。按廬山記。周時匡谷先生結廬於山。故號匡廬山。有梁昭明讀書處。 杜詩曰墻頭過濁醪。王建宮詞曰宮人手裡過茶湯。過猶遞送也。 杜詩曰鄕里小兒項領成。王世貞文曰爲兒童項領所窘。按漢呂强傳云群邪項領註。項領自恣也。詩語蓋出於此。而世貞用杜詩者也。 杜詩玉佩仍當歌。按古樂府。悲歌可以當泣。遠望可以當歸。乃知當字出於此。 杜詩晨霞朝可飡。韓湘詩曰凌晨咀絳霞。按平明爲朝霞。日中爲正陽。日入爲飛泉。夜中爲沆瀣。幷天玄地黃爲六氣。服之令人不飢人。有急難阻絶之處。如龜蛇服氣則不死。又曰春食朝霞。夏食正陽。秋食飛泉。冬食沆瀣。又五色流霞。謂日景也。項曼卿言仙人以流霞一盃飮之是也。 杜詩扶桑西枝封斷石。弱水東影浮長流。蓋用駱賓王文瀛海萬里。通波太液之池。鄧林千枝。交影甘泉之樹。又皇明楊鎬文云弱水萬里。通波太液之池。扶桑千枝。交影上林之樹。此則全襲駱文爾。 北征詩云陰風西北來。慘憺隨回鶻。送兵五千人。驅馬一萬匹。是一胡二馬也。馬永卿曰。用兵之法。弓馬必有副。詩云交韔二弓。亦畏毁折也。聞今西虜人皆二馬。蓋自古然爾。 唐詩曰辟惡茱萸酒。杜詩曰更把茱萸子細看。按昔桓景。九日作絳囊。盛茱萸繫臂。登高以避厄。蓋茱萸至秋結實紅熟故也。近世李弘憲製重九憶兩宮詩云茱萸花發昔年枝。乃妄發。而考官置諸上等。可笑。 唐詩開山幽居祗樹林。王世懋以爲作開士是。開士見佛書云。然余按傳燈錄。梁僧智藥於曹溪上流。開山立寺,名寶林。疑用此也。 裴說寒食詩云綵索高飛掌上身。綵索卽鞦韆。按北方山戎。寒食日用鞦韆爲戲。以習輕趫。齊桓公時。始傳中國。唐天寶。宮中號半仙戲。又事文類聚曰。涅槃經謂罥索是也。余意罥索似是優人走索掛跟之戲。恐非鞦韆也。樊川詩誇趫索掛跟卽是。 唐詩指點韋城太白高。按太白高。謂將曉也。又事文玉屑云太白金星。大將之象。天文志云太白出高用兵。深吉淺凶。王維詩夜上戍樓看太白。高適詩誰斷單于臂。今年太白高。又戰酣太白高。戰罷旄頭空是也。 高適七言律曰。湍上急流聲若箭。城頭殘月勢如空。空疑作弓。首句旣曰北樓西望滿晴空。不當再押。益知弓字爲是。 元結大靈祠詩曰木孫爲桷兮木母榱。又曰薦水芸兮飼霜秈。按韻府群玉。荷曰水芸。秈音仙。本草蒙筌曰秈。早稻也。 岑嘉州蓋將軍歌。在諸作中最佳。而唐詩品彙。不入選。且隋朝候夫人五代時花蘂夫人。皆在唐詩之類何耶。如韋莊李建勳。亦五季人也。 岑參詩雙袖龍鍾淚不乾。按卞和歌曰空山欷戲涕龍鍾。詩語盖出於此。龍鍾未詳何義。而似是淚貌。與高適龍鍾還忝二千石之意不同。王半山詩云羔袖龍鍾手獨叉。蓋襲唐詩而誤者也。 岑參贈別詩曰。相國臨戎別帝京。擁麾持節遠橫行。朝登劍閣雲隨馬。曉渡巴江雨洗兵。山花萬朶迎征蓋。川柳千條拂去旌。暫到蜀城應計日。須知明主待持衡。此詩中連用麾節兵馬旌盖劍閣巴江川柳蜀城等語。未免疵病。可見七言律之難矣。 岑參詩曰武城刺蜜未可餐。按刺卽刺字。本草曰刺蜜生交河沙中。草頭有刺。刺上有毛。毛中生蜜。一名草蜜是也。 岑參熱海行云蒸沙爍石然虜雲。沸浪炎波煎漢月。楊愼以爲此循名想說之誤。岑未曾親到熱海也。余按吾學編。亦力把力在沙漠間。或曰焉耆。或曰龜茲。其地有熱海云。岑參爲安西判官。其集中有使交河郡經火山等詩。交河卽高昌。與此地相近。雖非目見而耳聞必審。恐非想說之誤也。 岑參詩鴈塞通鹽澤。龍堆接醋溝。幷地名。龍堆。白龍堆也。鴈塞。梁州有嶺屬天。惟一處稍下。鴈到此矯翼。裁度下處而過故名。 岑參詩曰玉壺美酒琥珀殷。李賀詩曰小槽酒滴眞珠紅。白樂天詩曰燒酒初開琥珀香。陸放翁所謂唐人喜赤酒是也。按禮記。酒赤色曰醍齊。韻府群玉云紅友酒名。然則古人亦尚之矣。 郭受詩蓮葉舟輕自學操。按莊子。顔淵問焉曰操舟可學耶。此詩用古語故好耳。 唐詩曰。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按韻府群玉。空去聲。與論語回也屢空音同。 唐詩云第五之名齊驃騎。按晉何準高尚。兄充爲驃騎將軍。勸其仕。準曰。第五之名。何減驃騎。準兄弟中第五也。詩語本此。 李泌賦詩曰。靑靑東門柳。歲晩必憔悴。楊國忠訴之。明皇曰。賦柳者爲譏卿。賦李者爲譏朕可乎。余謂明皇於是乎有容矣。 嚴維寄劉員外詩曰近出白雲司。李嘉佑和都官苗員外詩曰秋冷白雲司。按刑部郞中爲白雲司。蓋黃帝時以雲紀官。秋官爲白雲故也。 陶翰送金卿歸新羅詩曰。鄕心遙渡海。客路再經春。禮樂夷風變。衣冠漢制新。所謂金卿。是新羅人。疑卽金雲卿也。又胡衡啣命使本國詩曰。啣命將辭國。非才忝近臣。天中戀明主。海外憶慈親。蓬萊鄕路遠。若木故園隣。西望懷恩日。東歸感義辰。按唐詩紀。作啣命使日本國。通典曰。天寶末。衛尉少卿朝衡。倭國人。唐書曰。朝衡入唐登第後還本國云。蓋卽此人也。 徐安期有催粧詩曰。傳聞燭下調紅粉。明鏡臺前別作春。不須面上運粧却。留着雙眉待畵人。詩甚佳。小說言宋時昏禮。合巹之夕。婿登高座賦詩。謂之催粧云。而觀此詩則始於唐初矣。按徐安期非初唐人。而小說云然何耶。 錢起詩風便數聲砧。杜牧詩東風不與周郞便。按韻會。便順也。去聲。今謂順風爲便風是也。 韋應物詩九日驅馳一日閑。白樂天詩公假月三旬。蓋唐制十日一休沐。故以上澣中澣下澣。爲上旬中旬下旬。按晉令。五日一急。一歲以六十日爲限。書記所稱急。皆謂假也。 韋蘇州寄丘丹詩曰。懷君屬秋夜。散步詠凉天。山空松子落。幽人應未眠。丘答詩曰。露滴梧葉鳴。秋風桂花發。中有學仙人。吹簫弄明月。丘丹在唐非有詩名。而其工過蘇州遠甚。 張志和詩靑蒻笠綠簑衣。按韻書。蒻本作若。禮記註。蒲蒻可爲席。柳子厚詩靑若裏裹鹽歸峒客。許渾詩若葉沈溪暖是也。一說云靑若竹皮。或曰竹葉。 唐詩曰何處金笳月裡悲。或謂金笳。卽今太平簫也。 武元衡詩云劉琨坐笑風生苑。謝眺栽詩月滿樓笑作嘯。是蓋用劉琨長嘯却胡騎事也。苑或作席。楊愼曰。風生苑。作風淸塞爲是。 司空曙別盧秦卿詩曰。無將故人酒。不及石尤風。按容齋隨筆云石尤風。打頭迷風也。唐人多用之。宋武帝歌曰。願作石尤風。四面斷行旅。蓋本於此。 顧况題葉道士山房曰。水邊楊柳赤欄橋。洞裡神仙碧玉簫。近得麻姑書信否。潯陽江上不通潮。註云自歎不遇。若麻姑之與方平。五百年方一會。及別去。又不得一通音問也。余謂詩意恐不必然。蓋諷道士求仙而不得仙耳。 韓昌黎詩解裝具盤筵註。解裝典衣也。余按陸賈傳。賣橐中裝直千金。裝者謂者所裝帶之物。直謂之典衣則未穩。 韓昌黎朝賀詩云滉蕩天門高。著籍朝厥妻註。公妻盧氏。封高平縣君。歲時入朝宮中故云。按外命婦每正至參賀。乃唐制也。然朝厥妻三字不雅。 韓詩曰。江陵城西二月尾。花不見桃惟見李。楊誠齋言晩登碧落堂。隔江桃皆暗而李獨明。乃悟其妙云。余謂王荊公詩積李兮縞夜。崇桃兮炫晝。亦以是也。然審此詩意。則似謂桃未及開而李先花也。或以其地適無桃花而獨有李花歟。未知何者爲是。 韓昌黎詩。太華峯頭玉井蓮。開花十丈藕如船。按尹喜傳曰眞人各坐蓮花之上。花經十丈。詩語出此。 昌黎遊城南詩曰。喚起窓全曙。催歸日未西。黃山谷云吾兒時每哦此詩。而了不解意。年五十八。方悟喚起催歸二禽名。催歸子規也。喚起聲如人絡絲。偏於春曉鳴。復齋謾錄云顧渚山中有鳥。每正二月作聲曰春起。呼爲喚春鳥。余意喚起催歸。非眞鳥名。以鳥聲春起。故曰喚起。子規聲爲不如歸。故曰催歸。詩意蓋謂喚起而睡不覺。催歸而遊未歸也。如此看得尤有味。以下句無心花裡鳥。更與盡情啼觀之。則似然矣。山谷。復齋兩說。恐猶未盡。 韓昌黎詩云魚魚雅雅。韻府曰。魚與雅烏飛行。皆成隊故云。按詩註。雅烏卽楚烏。小而腹白。然則雅烏乃楚烏名。宛委餘篇曰。烏轉爲鴉。鴉轉爲雅。恐未然也。又古樂府。朱鷺魚以雅。烏古與雅同。言朱鷺之威儀魚魚雅雅也。 韓詩曰。少年樂新知。衰暮思故友。李慶詩曰。醉輕經浮世事。老重故鄕人。語皆切着。漢竇玄妻艷歌曰。衣不厭新。人不厭故。山谷詩曰。人故義當親。衣故義當補。此反其意而尤似有味。 韓昌黎詩曰夏槐作雲屯。簡齋種竹詩蒼雲屯十里。東坡詩汝陰多老檜。處處屯蒼雲。皆出於韓矣。盧蘇齋屯雲老檜陰陰洞。亦用此也。 韓退之盆池詩曰。夜半靑蛙聖得知。盖池成而蛙已至故云聖。黃山谷詩曰。已被遊蜂聖得知。乃用此也。 昌黎詠雪詩曰誤鷄宵呃喔註。鷄誤以爲明。故呃喔也。鄭湖陰廣陵觀燈詩曰朱樓先聽誤鷄鳴。蓋本於此。 韓退之梁國公主挽詩曰龍轜非厭翟。還輾禁城塵註。轜音而。喪車也。潘嶽賦龍轜儼以星駕是也。厭入聲。周禮王后五輅。二曰厭翟。以雉羽飾車也。按厭翟乃王后所御。則用之於公主未穩。轜俗作輀非。 韓昌黎誌李于墓。歷數藥敗者。以爲世誡。而寄周員外詩曰。金丹別後知傳得。乞取刀圭救病身。其言之先後不同何耶。白樂天詩云退之服硫黃。一病訖不痊。蓋譏之也。 韓詩黃昏榜方口。柳詩夜榜響谿石。按榜進船也。司馬相如賦榜人歌。乃船師也。晉書曰吳榜越船。此則蓋謂船也。 韓昌黎送南海節度詩曰衙時龍戶集。上日馬人來註。龍戶採珠之戶。南海謂之蜑戶。猶陳蔡間之牛戶馬戶。江湘間之橘柚戶也。唐人以早晩庭參。爲衙上日。註朔日也。杜詩開筵上日思芳草。南蠻傳曰。馬援討尋邑蠻。以不能還者數十人。留於象林南界。南蠻呼爲馬留人。蓋用此也。 唐劉駕詩云醉臥芳草間。酒醒日落後。壺觴半傾覆。客去應已久。不記折花時。何得花在手。歐陽文忠詩云有時醉倒臥溪石。靑山白雲爲枕屛。花間有鳥喚不覺。日落山風吹自醒。歐詩固好。而視劉作似劣。可知唐宋之辨矣。 柳子厚詩漁翁夜傍西巖宿。曉汲淸湘燃楚竹。烟消日出不見人。欵乃一聲山水綠。回看天際下中流。巖上無心雲相逐。東坡云此詩有奇趣。然尾兩句。不爲亦可。此言是。 柳子厚詩綠荷包飯趁虛人。按作市於丘墟間。故曰虛。張祐詩月上行墟市是也。柳文亦曰虛所。嶺南村市虛時多。故謂之虛。蓋方言也。 柳子厚從中丞。過盧少府郊居詩曰。蒔藥閑庭延國老。開樽虛室値賢人。按國老甘草。賢人濁酒。盖指座客而有兩意。佳矣。小說。有題新居一聯曰。但使一枝居巧婦。不須大廈賀佳賓。蓋巧婦鳩也。佳賓雀也。此用大廈成燕雀賀之語。未知誰所作也。 朱慶餘詩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窓前拜舅姑。粧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此與摘取芙蓉花。莫摘芙蓉葉。將歸問夫婿。顔色何如妾。意語相似。 李益詩微風警暮坐。臨牖思悠哉。開門風動竹。疑是故人來。時摘枝上露。稍霑階下苔。幸當一入幌。爲拂綠琴埃。觀此全篇。則唯開門風動竹一句爲佳。可謂難矣。 李益聽曉角詩曰秋風吹入小單于。按小單于曲名。 劉禹錫詩曰。猊座寂寥塵漠漠。一方明月可中庭。按佛家謂佛座爲獅子座。獅子一名狻猊。故曰猊座。恐未穩。他本或作高座。似是。 劉夢得詩今夜初聞長樂鐘。按崔湜自江州司馬。拜襄州刺史詩曰。猶聞長樂鐘。尚辨靑門樹。乃知劉詩出於此也。 劉禹錫詩云唱盡新詞歡不見。歡謂所歡之人。古樂府多用之。如自從別歡後。又歡作沈水香是也。 唐詩曰平明剪出三騣高。按韻府群玉云唐人尚剪騣。馬三騣者曰三花。五騣者曰五花。李白詩所謂五花馬。蓋是也。 王弇州曰。連昌宮辭百官隊仗避岐薛。宋人謂岐薛二王物故已久。爲微之誤用事。蘇東坡連昌宮辭帖。作岐路云。此說似是。 元微之贈劉采春詩曰。更有榴人腸斷處。選詞能唱望夫歌。稗海曰。望夫歌者。卽羅噴曲也。按采春倡婦也。所製羅噴曲累篇。今在唐詩集中。金陵有羅噴樓故名。 元微之嶺南詩規外布星辰。自注交廣間。南極漸高北極低。規度外星辰至眾。如五曜者皆不在星經。按三才圖會曰。西域之南有地中海。見北極南極正半。卽天地之中是矣。 元稹寄樂天詩曰。惟應鮑叔偏憐我。自保曾參不殺人。按元稹爲相時。李賞告稹結客刺裴度。及訊鞫無驗。樂天甞上書理之故云。余謂此聯用事精切。但憐字非本語。改以知我似當。 劉禹錫贈日本僧詩曰。身無彼此那懷土。心會眞如不讀經。按金剛經云眞者不變。如者不異。遇諸境界。心無變異也。 陸贄禁中松詩云不羨五株樹。李商隱五松驛詩云五松不見見輿薪。蓋出於庾信山封五樹松之語也。按緗素襍記曰。史記封松爲五大夫。五大夫者秦官名。秦本記。五大夫陵攻趙。又范睢傳。遣五大夫綰伐魏是也。今謂五株松則誤矣。 李賀有五粒松歌。李義山詩松暄翠粒新。小說曰。粒者鬣也。凡松葉皆雙股。而高麗所産。每穗五鬣云。此蓋我國之海松也。 李賀詩云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曜日金鱗開。王荊公譏之曰。旣言黑雲壓城。則安得甲光如許乎。楊愼以荊公之言爲不然。余意此說似是。按唐類函曰。城內有黑雲大如火星。名曰軍精。勿犯。又蔡琰詩曰金甲曜日光。槪言光色之盛也。詩語蓋本於此。 李長吉詩曰龜甲屛風醉眼纈。按洞冥記。漢武起神明臺。臺上設金牀象席龜甲屛風。述異記云龜甲香。卽桂香之善者。 王涯宮詞曰。新睡起來思舊夢。見人忘却道勝常。陸放翁云勝常。猶今婦人言萬福也。如簡牘云尊候勝常。蓋俗語也。勝當作平聲。 李長吉詩曰楓香晩花靜。按楓香木名。似白楊。有脂而香。 楊汝士於裴晉公宴席聯句詩曰。昔日蘭亭無艷質。此時金谷有高人。又文章舊價留鸞掖。桃李新陰在鯉庭。元白屈服云。而汝士此作。皆不入於唐詩選中何也。 劉禹錫泰娘歌曰。月墮雲中從此始。按謝靈運詩曰。可憐誰家婦。臨流洗素足。又曰但問情若何。月就雲中墮。乃用此也。 劉禹錫詩香消南國美人盡。怨入東風芳草多。按任昉述異記云楚中有宮人草。狀如金䔲而甚氛氳。俗說楚靈王時。宮人數千皆怨曠。有囚死於宮中者。葬後墓上。悉生此草。劉長卿春草宮詩曰猶帶羅裙色。靑靑向楚人此也。 張籍詩曰蜀客南行祭碧鷄。又送道士歸蜀詩曰。唯持靑玉牒。獨立碧鷄峰。按地理國。金馬碧鷄山皆在雲南。乃漢人之所望祭。又漢宣帝時。方士言益州金馬碧鷄可祭。而致遣王褒以祀。至蜀而卒云。蓋以王褒蜀人。故曰蜀客。祭碧鷄之祭字或作聽。恐非。 張文昌詩曰。六宮才人大垂手。願君千年萬年壽。王翰詩曰。行行小垂手。日暮渭川陽。按古樂府。大垂手。小垂手。獨瑤手。皆舞名。 張籍凉州詞曰。無數鈴聲搖過磧。應駄白練到安西。余見中朝賈人懸鈴馬首。十百爲群。蓋以警盜也。觀此詩則自唐已然。蘇東坡所謂騾駄聲。蓋是也。 張籍詞曰。門前春鳥啄林聲。紅夾羅襦縫未成。今朝社日停針線。起向朱櫻樹下行。按小說云春秋社日。不作組紃。謂之忌作。 韓翃詩門外碧潭春洗馬。樓前紅燭夜迎人。晏殊效之曰。門外綠楊春繫馬。牀前紅燭夜呼盧。陸放翁以爲晏詩氣格。乃過本句。余未信也。 顧况送使新羅詩曰。鬚髮成新䯻。人參長舊苗。蓋東方俗以絲紒辮鬚。其來久矣。人參亦新羅所産故云。 唐詩復恐怱怱說不盡。行人臨發又開封。世謂絶唱。按班姬擣素賦云書旣封而重題。笥已緘而更結。乃知出於此也。 唐詩曰故宮惟有樹長生。按長生樹名。卽萬年枝。漢晉殿前多有之。西京雜記曰。漢武帝上林苑。有萬年長生樹是已。 王建過綺繡宮詩曰武帝不來紅袖盡。按漢武故事。武帝葬畢。常所幸御。悉出茂陵園。婕妤已下。上幸之如平生。霍光聞之。更出宮人五百人。因是遂絶。又曰帝崩而能見形御女云。古人爲詩。用事不苟。語意有味如此。 王建宮詞琵琶先抹綠腰頭。按綠腰曲名。亦作六幺。白樂天琵琶行云初爲霓裳後六幺是也。 王建宮詞曰。自知歌舞勝諸人。邀勒君王出內頻。奉勅宮中修理院。地衣簾額一時新。第二句或作恨未承恩出內頻。恐非。觀此則地衣之稱。亦久矣。 王建宮詞曰。射生宮女宿紅粧。把得新弓各自張。又曰旋獵一邊還引馬。歸來雉兎繞鞍垂。又御獵詩曰。新敎內人唯射鴨。長隨天子苑東遊。觀此則杜詩云輦前才人帶弓箭。一箭正墜雙飛翼。所謂才人。宮中女官名。 王建宮詞曰樹頭樹底覔殘紅。一片西飛一片東。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敎人恨五更風。余。謂此詩蓋言宮人色衰失寵之意。似有所指而作也。 王建宮詞曰。蓬萊正殿壓雲鼇。紅日初生碧海濤。開着五門遙北望。柘黃新(竹+杭)御床高。按(竹+杭)字出訓蒙字會。衣架也。韻書作笐。或作桁。音抗去聲。諸本作柘黃新帕御床高。帕手巾也。恐非是。 王建宮詞。收得山丹紅蘂粉。鏡前洗却麝香黃。按韻府曰。華州有妬女廟。有取山丹百合經過者。必雷風電雹以震之。本草曰。百合花紅者名山丹。蓋山丹婦人用以爲飾者。如後世金鳳花之類。金鳳花自宋始有之。 王建宮詞曰。密奏君王知入月。喚人相伴洗裙裾。按醫書。以産滿爲入月。而此入月說者謂月事也。堯山堂外紀。陶穀奉使江南。韓煕載遣家妓。奉盥匜。及朝以書謝曰。巫山之麗質初臨。霞侵鳥道。洛浦之妖姿自至。月滿鴻溝。擧朝不能會其辭。召妓訊之。云是夕忽當浣濯是也。 王建宮詞太儀前日煖房來。按小說云里巷間有遷居者。隣里醵金治具過之。名煖屋。蓋俚語也。醵合錢飮酒也。 王建宮詞。內人相續報花開。准擬君王便看來。逢着五絃紅繡袋宜春院裏按歌回。又十三初學擘箜篌。弟子名中被點留。昨日敎坊新進入。並房宮女與梳頭。按唐敎坊記云妓女入宜春院。謂之內人。平人女以容色選入內者。敎習琵琶,五絃,箜篌。謂之搊彈家是也。五絃亦樂名。 王建宮詞。寒食內人長白打。庫中先與撒金錢。韋莊淸明詩曰上相閑分白打錢是也。白打。蘇東坡以爲搏擊之意。陸放翁以爲似是博戲。稗史以爲宮中鬪戲。此皆臆料之言。余按王建宮詞又曰寒食宮人步打毬。侯喜詩曰可惜寒食毬。蓋唐俗以寒食打毬故也。又小說。唐僖宗能步打云云。疑卽打毬也。 王建宮詞曰。忽地金輿向月陂。曹唐詩曰玉童私地誇書札。地字蓋語錄。如特地恁地之謂。 王建宮詞嫌羅不着愛輕容。稗史云輕容。無花薄紗也。按今本作嫌羅不着索輕(糸+庸)。又王荊公詩春衫猶未着方空。方空縠紗名。出漢書。空孔也。卽今之方目紗也。 王建宮詞曰殿頭先報內園家。花蘂夫人詞曰日午殿頭宣索詔。殿頭蓋宮中女人官名。詔或作鱠。似是。 王建北邙行曰。誰家古碑文字滅。後人重取書年月。蓋實事也。按葬書。中朝人多拔冢偸葬。故如謝安墓。亦爲始興王所葬。不但碑石然爾。 王建牡丹詩云粉光深紫膩。肉色退紅嬌。王貞白倡樓詩云龍腦香調水。敎人梁退紅。按退紅。若今之粉紅也。 王建溫泉宮詩曰。宮前內裏湯各別。每箇白玉芙蓉開。按明皇在華淸。安祿山獻玉龍鳧鴈石蓮花。命陳於湯中。其蓮花石至今在云。又曰武皇得仙王母去。山鷄晝鳴宮中樹。蓋以武皇比明皇。王母比貴妃也。大抵唐詩人多以明皇譬漢武。如杜詩武皇開邊意未已是也。 牛僧孺周秦行記曰。香風引到大羅天。月地雲階拜洞仙。東坡詩月地雲階漫一樽。玉奴終不負東昏。此蓋用僧孺事。玉奴作玉兒是也。 唐詩曰胡琴琵琶與羌笛。按韻府曰。琵琶本胡中馬上樂。一名胡琴。唐樂志。文宗朝內臣鄭中丞善胡琴。卽琵琶也。此詩乃以胡琴琵琶分而兩之何耶。 唐宮詞曰金鎖生衣掣不開。按古樂府。頭亂不敢理。粉拂生黃衣是也。王建秋日詩。立秋日後無多熱。漸覺生衣不着身。其義不同。 白樂天長恨歌曰峨眉山下少人行。按東坡志林曰。峨眉在嘉州。與幸蜀路全無交涉云。古人於此等處。亦失點檢而然耶。楊愼以爲當作劍門山下云云。亦未知如何。 白樂天自警詩曰。蠶老繭成不庇身。蜂飢蜜熟屬他人。須知年老憂家者。恐似二虫虛苦辛。此詩非特自警。亦足警世矣。 長恨歌曰。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楊妃本配壽王而詩語如此。又借漢皇爲言。不敢斥言也。詩人忠孝之意可見。 白樂天詩曰聞健且閑行。又園林亦要聞閑置。張籍詩曰聞晴㬠曝舊芳茵。王建詩曰聞身强健。且爲頭白齒落難追。又曰遇晴須看月。聞健且登樓。聞字未詳出處。而韻府群玉曰。聞閑與聞早等意同。蓋如趁字之義。按道書云不如聞早樂淸閑。又云聞身强體健云云是也。 樂天詩曰。吟風杪秋樹。對酒長年身。醉貌如霜葉。雖紅不是春。語雖近俚。却甚切着。 白樂天詩曰。萬病皆可治。惟無治老藥。按續博物志云雖有神藥。不如少年。卽此意也。 白樂天詩曰。戶大嫌甜酒。才高笑小詩。按唐人以飮多者爲大戶。飮少者爲小戶故云。 白居易戲答皇甫監詩曰。寒宵勸酒君須飮。君是孤眠七十身。莫道非人身不暖。十分一盞煖於人。卽曲禮八十非人不暖之意也。 白樂天詩曰。行開第八秩。可謂盡天年。又曰已開第七秩。屈指幾多人。按禮年八十日有秩。故以八十爲八秩。或言十年爲一秩。故俗謂七十以上。爲開第八秩云。 白樂天與李浙東詩曰。吾學空門非學仙。恐君此說是虛傳。海山不是吾歸處。歸則須歸兜率天。按避暑錄曰。李君稷會昌初觀察浙東。言有海賈遭風飄海中一大山。視其殿榜。曰蓬萊。旁有一院。扃鎖甚嚴。花木盈庭。人曰此白樂天院。在中國未來云。故詩意如此。兜率天。佛家所謂欲界六天之一也。 長恨歌曰夜雨聞鈴腸斷聲。按楊妃外傳。明皇幸蜀。霖雨彌旬。棧道中聞鈴聲。悼念貴妃。因爲雨霖鈴曲。唐詩一曲霖鈴淚萬行此也。鈴蓋馬口衘鈴。或謂簷鈴。如風鐸之生。今俗以浮漚爲鈴。此乃方言。恐不是也。 白樂天詩云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以樊素善歌。小蠻善舞故言。按樊素善唱楊柳枝詞。人以曲名之。樂天旣老放之。東坡詩曰前年開閤放柳枝。又曰不學楊枝別樂天。柳枝卽樊素也。 琵琶行曰。曲罷常敎善才服。粧成每被秋娘妬。按琵琶行序云本長安倡女。學琵琶於穆曹二善才。樂府雜錄云曹善才樂師名。秋娘。李德裕鎭關西日。爲謝秋娘作望江南詞是已。唐詩解。引杜秋娘事。此則吳女。恐非也。 琵琶行曰楓葉荻花秋瑟瑟。楊愼曰。瑟瑟本寶名。其色碧。此言秋色碧也。評者多以爲蕭瑟非矣。樂天詩曰。寒食靑靑草。春風瑟瑟波。又一道斜陽照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此可證也。張初云瑟瑟多作風聲。劉公幹詩瑟瑟谷中風。此豈言碧色耶。余按梁武帝詩。瑟居超七淨。瑟與索同。蕭索與蕭瑟。蓋一也。 樂天詩金斗熨波刀剪文。溫庭筠詩綠波如熨割愁腸。陸魯望詩波平熨不如。按說文。熨持火申繒也。一曰火斗。杜詩美人細意熨帖平是也。 白樂天詩云靑山擧眼三千里。白髮平頭五十人。又火銷燈盡天明後。便見平頭六十人。平頭蓋俗語也。又古樂府。平頭奴子持筐箱。李白詩平頭奴子搖大扇。王半山詩平頭均楚製。與此異義。 樂天詩云名惟公器無多取。利是身災合小求。唯異匏瓜難不食。大都只足便宜休。按樂天甞曰。古人云名者公器。不可以多取。僕向者竊時之名已多。欲竊時之富貴。爲造物者肯兼與之乎。若公可謂知足者矣。 白樂天詩云人家半在船。野水多於地。姚合云驛路多臨水。人家半在雲。宋趙師秀云野水多於地。春山半是雲。未知孰爲優劣。而師秀則全用樂天矣。 樂天詩曰。綠浪東西南北路。紅闌三百九十橋。十字作平聲用。按白詩中使字多如此。樊川詩南朝四百八十寺。亦作平音爾。 于鵠詩曰。胸前空帶宜男草。嫁得蕭郞愛遠遊。崔郊詩曰。候門一入深如海。從此蕭郞是路人。按事文玉屑曰。蕭郞卽蕭史也。後世通稱女夫云。 唐張喬送金夷魚奉使歸本國詩曰。渡海登仙籍。還家備漢儀。孤舟無岸泊。萬里有星隨云云。夷魚似是新羅人。而東史無可考。以此觀之。羅時入唐登第者。蓋夥矣。 樊川詩曰豆蔻稍頭二月初。按豆蔻花作穗。卷之而生。初如芙蓉。穗頭深紅色。葉漸展花漸出而色漸淡。二月初。乃花未開時。蓋以譬小女也。或言豆蔻花一名含胎花。謂年小而有孕也。恐不然耳。 杜牧華淸宮詩云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墨客揮犀以爲明皇十月幸驪山。至春還宮。未甞六月在驪山。詞意雖美而失事實云。今按陳鴻長恨傳曰。天寶十年。避暑驪山宮。又太眞外傳曰。天寶十四年六月一日。幸華淸宮。其年十一月祿山反。則詩語是矣。 樊川詩云贏得靑樓薄倖名。薄倖蓋謂薄於情愛也。東坡詩多情妾似風花亂。薄倖郞如露草晞是也。 樊川詩不得君王丈二殳。按考工記殳長尋有四尺註。八尺曰尋。尋有四尺。卽丈二也。然則凡尺一尺五丈六云者皆類此。 樊川詩云歸來煑豹胎。厭飫不能飴。按韻書。飴也。沈括筆談。以飴字爲誤是矣。但拾遺記。魏明帝時昆明國貢嗽金鳥。飴以眞珠。古樂府。羹飯一時熟。不知飴阿誰。又酉陽雜俎曰。飴小兒不可露處。飴字亦有出處矣。 杜牧華淸宮詩曰。歌吹千秋節。樓臺八月凉。按唐書。玄宗八月五日生。爲千秋節。人君以生日立節。始於玄宗云。宋璟表曰。月惟仲秋。日在端午。蓋古者五月之五日。通稱端午矣。 樊川詩云天外鳳凰難得髓。無人解合續弦膠。按十洲記。仙家煑鳳喙麟角。作續弦膠。杜詩曰麟角鳳觜世莫識是也。然則髓字恐非。或觜字之誤也。 樊川詩曰。紅衣落盡暗香殘。葉上秋光白露寒。紅衣蓋謂荷也。趙嘏詩紫艷半開籬菊淨。紅衣落盡渚蓮愁。紅衣亦此也。但半開落盡屬對不精。 杜牧題開元寺詩曰。高下高下中。風繞松桂樹。唐詩品彙。作高高下下中。風繞桂松樹。按國語。子胥曰高高下下。以罷民於姑蘇此也。 杜牧之宮人詩曰。十年一夢歸塵世。絳縷猶封繫臂紗。按晉武帝選士庶女子。以絳紗繫其臂。此詩蓋謂宮人十年放出。而封臂不動。言其未經御也。 樊川華淸宮詩云仰窺群雕檻影。猶想赭袍光。謂赭袍則疑赤色矣。按唐初用隋制。常服黃袍。後漸用赤黃。故曰赭黃。乃知詩語本此。而謂之赭袍則省文耳。 樊川詩鱸魚新熟別江東。熟字甚新。按韻府曰。契丹牛馬有熟時。如南方養蠶也。 樊川詩曰頭衘依舊鬢絲多。按陸放翁云選曹補授時。先具舊官名品於前。次書擬官於後。使新舊相衘。故曰官衘。亦曰頭衘。 樊川詩曰。祗言旋老轉無事。欲到中年事轉多。后山詩曰。晩知書畫眞有益。却恨歲月來無多。每念兩詩。令人嗟惋。崔簡易,申玄翁居常喜誦后山此句。蓋有所感焉爾。 樊川詩樂遊原上望昭陵。按樂遊原者。漢宣帝寢廟在焉。昭陵唐太宗陵也。牧之蓋自傷不遇宣帝太宗之時。而出爲郡守云爾。 樊川詩曰阿鶩歸來月正明。鶩作騖是。按魏史。荀攸卒。以後事付鍾繇。繇爲嫁阿騖。得善處云。阿騖蓋攸之妾名。歸謂嫁也。汪藻戲人買妾臥病詩曰莫愁阿騖煩君嫁。亦用此也。 樊川詩曰。盡道靑山歸去好。靑山能有幾人歸。其視林下何曾見一人之句。此尤勝矣。 古人謂杜牧有睡癖。按樊川詩曰。平生睡足處。雲夢澤南州。又曰幽人本多睡。更酌一樽空。又古逸書。杜牧嘗語人曰。嗜酒好睡。其癖已痼是也。 樊川詩曰。多情却似摠無情。惟覺樽前笑不成。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古今別情人詩多矣。而未有形容到此者。蓋小杜於此景多情者。故能曲盡其妙。 樊川詩護霜雲破海天遙。按冬天近曉。有老鯉斑雲漸合成陰。必無雨。故謂之護霜天。其曰老鯉斑者。滿天雲大片如鱗故云。 樊川詩西子下姑蘇。一舸逐鴟夷。古今文人。遂用爲故實。而按墨子曰。西施之沈。其美也。吳越春秋曰。吳亡越。浮西施于江。令隨鴟夷以終。稗史曰。浮沈也。反言耳。子胥之譖死。西施有力焉。沈之所以報子胥之忠。故曰隨鴟夷以終。牧之乃以鴟夷爲范蠡。不精審之過也。又按吳王取子胥尸。盛於鴟夷。浮之江云。此浮字與浮西施之浮同意。稗史之言似然。 樊川詩云三山朝去應非久。姹女當窓織羽袍。按道經曰。河上姹女得火則飛。姹女眞汞也。本草曰。水銀名姹女。一名汞。朱砂中液也。又韻書曰。姹美女也。樊川詩所云姹女非汞也。蓋但指美女而言。 唐詩席上意錢來。按意錢。錢戲也。出漢梁冀傳。俗謂攤錢一曰射意。杜詩白晝攤錢高浪中是也。 張祐詩曰。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按唐武宗疾篤。孟才人以歌笙密侍左右。上目之曰。吾當不諱。爾何爲哉。才人泣曰請就死。乃歌一聲。何滿子氣亟立殞。詩語蓋紀此事也。何滿子。樂府曲名。本人名也。 張祐詩云至今風俗驪山下。村笛猶吹阿濫堆。按唐時驪山。有鳥名阿濫堆。明皇御玉笛採其聲。翻爲曲名。亦曰鷃濫堆。 唐詩曰桔槹烽上暮煙飛。按邊方作土臺。臺上作桔槹。頭上有夔苓。有寇則燃火擧之爲烽火。夔苓蘢也。烽或作峯。恐不是。 章孝標送金可紀歸新羅詩曰。登唐科第語唐音。望日初生憶故林。按唐沈汾續神仙傳。飛昇十六人中。有金可紀者新羅人。賓貢進士云。太平廣記中。亦備載此事。仙跡甚異。而我國無傳焉。借哉。 晉史言何物老嫗生寧馨兒。按寧馨。猶言如此。寧當作去聲。唐時幾人雄猛得寧馨。乃作平音何也。 唐詩殘霞蹙水魚鱗浪。薄日烘雲卵色天。東坡詩笑把鴟夷一樽酒。相逢卵色五湖天。用唐詩語也。 唐詩學畫鴉黃半未成。又寫月圖黃罷。按宮人黃眉黑粧。至唐猶然故云。王荊公詩漢宮嬌額半塗黃是也。又酉陽雜俎曰。近代粧尚靨如射月。曰黃星靨靨鈿之名。木蘭詩對鏡帖花黃是也。 薛能宮詞水拍銀盤弄化生。按宮人中元日。以蠟爲兒。浮銀盤水面弄之。以爲化生求子焉。 唐詩南宮歌管北宮愁。按周禮。王六寢在南。后六宮在北。詩語蓋出此。指六宮而言。 呂洞賓詩袖裏靑蛇膽氣粗。按陶貞白隱居畜二刀。往往飛去。望之如二靑蛇。蓋用此也。 唐人詩曰。花開蝶滿枝。花謝蝶還稀。惟有舊巢燕。主人貧亦歸。又宋人詠路傍樹云狂風拔倒樹。樹倒根已露。上有數枝藤。靑靑猶未悟。此二詩句法相似。而唐宋之辨。亦較然矣。 唐詩春風侍女護朝衣。又侍女新添午夜香。又行臺無妾護衣篝。按唐尚書郞入直。女侍史二人選端正妖麗者。執香爐護衣服故云。 唐詩人鄭谷時稱鄭鷓鴣。余甞謂鷓鴣詩似非驚人語。未知何以得名。後見其絶句。曰座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春風唱鷓鴣。又曰春遊鷄塵塞。家在鷓鴣天。因以鷓鴣天爲曲名云。其得名無乃以是耶。 唐詩少年行曰獨向寒雲試射聲。按漢有射聲校尉。謂冥暗中聞聲射中也。 唐詩曰麒麟閣上識(睿+阝)侯。焦竑云蕭何封(睿+阝)侯。史記作酇。字相似之誤也。班固十八侯銘。文昌四友。漢有蕭何。序功第一。受封於(睿+阝)。按(睿+阝)七何切。(睿+阝)在沛。酇在南陽。何沛人。其封邑疑近之。但麒麟閣。乃宣帝時事。用於蕭何。未知合否。 唐詩品彙中竇鞏七言絶僅七首。而曰寒鴉飛入上陽宮。寒鴉飛去日㘅山。鷓鴣飛上越王臺。黃鸝飛上海棠花四首格。豈嫌相犯而然耶。 樊川詩得年七十更萬日。與子同於局上消。宋馬永卿曰。牧之是時年四十二三。得至七十。猶有萬日云。余意百年三萬六千日。則萬日爲三十年。此詩得年七十。更得萬日。乃謂百年也。 賈島詩曰。無端更渡桑乾水。却望幷州是故鄕。按唐置桑乾都督府。在幷州北。今日渡桑乾水。則去咸陽益遠矣。乾音干。 唐詩窓外日光飛野馬。床頭筠管長蒲蘆。筠管。註者以爲蒲蘆。長子於筆管中也。按稗海云蜂類有三。銜泥營巢於室壁間者名蜾蠃。穴地爲巢者名蠮螉。窠於書卷或筆管中者名蒲蘆。本草云蜾蠃一名蒲蘆。能連泥在屋壁間或器物傍作房。如並竹管者是也。余意下說似是。 唐詩鷓鴣飛上越王臺。按南越王尉佗立朝臺。朔望升拜。爲後世望闕禮之始云。尉佗常稱帝。故亦曰越帝臺此也。 芝峯類說卷十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