지봉유설/12권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文章部五[편집]

唐詩[편집]

李商隱詩曰。靑雀西飛竟未回。君王長在集靈臺。侍臣最有相如渴。不賜金莖露一杯。羅大經鶴林玉露以爲靑雀不回。神仙無可致之理。而武帝不悟。猶徘徊臺上。庶幾見之。此言然矣。又以爲相如正苦消渴。何不以一杯賜之。驗其眞妄乎。余謂此言非是。蓋言武帝惑於長生之說。侍臣有相如之渴。而惜一杯金露。不肯賜之也。詩意恐只如此。 李商隱詩靑雀西飛竟未回。三體詩註。引西王母靑鳥事爲證。余恐不然。洞冥記曰。有女名巨靈悅於帝。戲笑帝前。東方朔望見巨靈。乃目之。巨靈化成靑雀飛去。乃起靑雀臺云。蓋出於此。 李義山詩漢家天馬出蒲梢。按漢書西域志贊。孝武之世。蒲梢龍文魚目汗血之馬充於黃門注。大宛馬魚目龍文鳳頭尾如蒲梢。此詩乃以蒲梢爲地名則謬矣。 李商隱詩曰。咸陽原上英雄骨。半向君家養馬來。此爲渾侍中作也。有人言渾瑊常燒人骨喂馬。馬甚肥健。此事出於雜書云。 李商隱詩曰。嫦娥應悔偸靈藥。碧海靑天夜夜心。此詩以首句雲母屛風燭影深觀之。似是宮怨或閏情之作。必有所指而言。其集中詩如此者非一二。深味之。其意可見。 李商隱詩于今腐草無螢火。終古垂楊有暮鴉。註者以爲上句喻氣焰消歇。下句喻惡名猶在。余謂不然。按煬帝於宮中。徵求螢火數斛。夜遊放之。又種隋堤楊柳。蓋謂其時取螢盡矣。故今無復有螢火也。垂楊暮鴉。謂楊柳低垂已盛。而有鴉來棲。喻隋業爲唐所有也。或疑垂與隋音同。楊隋姓。故借用也。 義山詩內苑只知銜鳳觜。屬車無復揷鷄翹。按漢武時西海獻膠。帝弦斷。以膠續之。終日射不斷。帝大悅。十洲記。仙家煮鳳觜麟角作膠。名續弦膠。漢輿服志。鸞旗曰鷄翹。編羽爲之。上句蓋譏帝好遊獵。下句譏帝好微行也。 李商隱詩曰。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楊誠齋謂此句喻唐祚之將衰亡也。余則以爲不過吟暮景耳。僧無可詩曰。聽雨寒更盡。開門落葉深。古人謂此詩以落葉爲雨聲。余則以爲落葉深。乃雨後景耳。唐人作詩。多在有意無意間。情景宛然。而觀者輒以有意求之。恐不免穿鑿。他如微陽下喬木。遠燒入秋山。亦以卽景看得何害。 李義山詩風雲長爲護儲胥。按風雲八陣法也。長楊賦木擁槍櫐以爲儲胥註。軍中藩籬也。又莊子削格羅落註。削格猶漢書曰儲胥。若今之木柵也。 李義山籌筆驛詩終見降王走傳車。按三國志。後主出降。擧家傳送洛陽。其曰傳車此也。李東陽五丈原詞云侯歸上天多舊伍。羽爲前驅飛後拒。忠魂不逐降王車。長衛英孫朝烈祖。意尤好矣。 李義山促漏詩。蓋宮怨之作也。其一聯曰歸去定知還向月。夢來何處更爲文。文字作雲字似是。 義山詩云陛下好生千萬壽。玉樓長御白雲杯。白雲杯。疑用王母瑤池宴事也。王荊公宿寶林寺詩曰共盡白雲杯註。白雲謂茶也。似與此不同。好生。蓋書所謂好生之德也。又語錄好生。猶言十分極盡也。或疑用語錄耳。 義山詩云自是當時天帝醉。不關秦地有山河。按秦穆公夢至帝所。天帝饗之醉。賜金策云云。廋信哀江南賦云以鶉首而賜秦。天何爲而此醉。詩意乃用此也。 楊愼曰。李義山詩瑤池宴罷留王母。金屋粧成貯阿嬌。俗本作玉桃偸得憐方朔。眞似小兒語耳。余謂瑤池宴。乃周穆王事。而語句亦不佳。楊說恐未是。但其曰玉桃。乃强對未穩。又金屋粧成。一本作修成。 義山詩犀辟塵埃玉辟寒。按詩話。魏明帝宮人。取辟寒金爲釵鈿。故時語曰不服辟寒金。那得帝王心云。而無所謂辟寒玉者。蓋義山以金爲玉耳。 李商隱槿花詩曰。月裡那無姊雲中。亦有君意甚難解。余謂月裡姊疑指姮娥。且楚辭九歌。有雲中君。註雲神也。蓋槿花色白。故取以譬之。恐無別意。 李商隱公子詩曰。一盞新羅酒。凌晨恐易銷。蓋唐時以新羅酒爲貴耳。按酉陽雜俎酒食篇。有樂浪酒法。所謂新羅酒。疑亦用其法造酒也。 李義山詩神女生涯元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郞。按小姑。蔣子文妹也。古樂府小姑曲云小姑所居獨處無郞此也。 李義山撰彭陽公誌文詩曰。待得生金徙。川原亦幾移。按晉書。賈逵石碑中生金。庾信文曰。碑(中)生金。陰鏗古墓詩碑書欲有金此也。徙唐本作後。似是。 李義山詩玉作彈碁局。中心亦不平。按彈碁之戲。始於漢成帝。陸放翁云古彈碁局狀如香爐。蓋謂其中隆起也。 李商隱詩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此詩連上接下見之。則可憐二字。改作如何似當。 李商隱詩云今朝歌管屬檀郞。又崔女詩不見檀郞年少時。檀郞蓋指良人。而未知意義。按晉潘岳小字檀奴。抑或以此耶。 李商隱錦瑟詩。審其詩意。只是閨情。托於錦瑟而作。思華年之思猶怨也。按小說曰。錦瑟佳人名。亦似然矣。 李義山詩鏁香金屈戌。帶酒玉崑崙。按稗史曰。戌卽膝耳。李長吉詩屈膝銅鋪鏁阿甄。甄指甄后。猶言阿嬌也。義山所謂屈膝蓋香器。崑崙蓋酒器。二者非必器名。疑亦以刑象而言。 李義山聽鼓詩欲問漁陽摻。時無禰正平。按摻上聲。三撾鼓也。又擊鼓之法也。沈存中筆談以爲應璩書云聽廣陵之淸散。散爲曲名明矣。漁陽摻。正如廣陵之散也。 義山詩簟冰將飄枕。簡齋詩曰雪月冰寒衾。山谷詩風力欲冰酒。皆作去聲用。 唐詩曰。蘼蕪亦是王孫草。莫遣春香上客衣。按蘼蕪香草。卽芎藭苗也。用以薰衣辟蠧。騷曰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詩意蓋恐良人之不歸故言。 許渾詩湘潭雲盡暮煙出。楊愼曰。煙字極妙。湘水多煙。張泌詩中流欲暮見湘煙是也。後山改煙作山。無味云。未知然否。余意以爲山字似勝。 許渾詩曰。石燕拂雲晴亦雨。江豚吹浪夜還風。按零陵石燕風雨作則飛。江豚鼻中爲聲。出入水上。舟人候之知風雨。所謂吹浪是矣。拂雲二字似未穩。又江豚腹中脂。照樗博卽明。照讀書及紡績卽暗。俗謂懶婦所化。故呼爲懶婦油。韻府又曰照宴樂則明。故謂之饞燈。 許渾詩曰勞歌一曲解行舟。蓋勞歌猶離歌。按勞舟謂遠行舟也。勞人謂行役人也。勞酒謂行路所賚酒也。勞鐵謂馬勒鐵之類。勞薪謂故車脚之類。 劉言史樂府詞曰君王試舞鄭櫻桃。按稗海云鄭櫻桃。石季龍優童。季龍寵惑。鄭櫻桃殺其妻郭氏。古樂府有鄭櫻桃篇卽是。但此事不當使用耳。 北夢瑣言曰。杜悰自西川除淮海節度使。溫庭筠有詩云卓氏鑪前金線柳。隋家堤畔錦帆風。貪爲兩地行霖雨。不見池蓮照水紅。杜聞之。遺絹一千疋。余謂庭筠一生落魄。而以二十八字。賭得千絹。古人之重才至矣。 唐詩曰盛年夫婦長別離。按岐伯曰。人生二十歲。血氣始盛。蓋盛年乃二十時也。又三十爲壯。四十爲彊。漢書云蘇武始以彊壯出是也。五十則始衰矣。 李頻送徐處士歸江南詩云故國入芳草。滄江終白身。按白身猶言白民。史記魏白民輸五百石者。賜其身。唐張濬白身未有名。第鄒陽傳曰。驅白徒之家。素非軍旅。又小說無學人謂之白徒。所謂白民白徒。猶白丁也。 皮日休詩曰年紀翻嫌竹祖低。按玉堂詩選註。竹譜云祖宗所種之竹。此說恐非。唐詩曰祖竹叢新笋。半山詩曰籬落生孫竹。東坡詩曰檳榔生子竹生孫。所謂竹祖。蓋與祖竹孫竹義同。 來鵬詩云藕穿平地生荷葉。笋過東家作竹林。按齊民要術曰。竹性愛東南引。又小說曰。西家種竹。東家治地。詩意以此。余聞非但竹也。如菖蒲與莞草。皆喜東引云。 唐李涉贈盜詩曰。相逢不用相回避。世上如今半是君。語甚痛切。漢書云吏作虎而冠。史記云此皆劫盜而不操戈矛者也。噫世道至此。則無可爲者矣。 陳羽步虛詞云漢武淸齋讀鼎書。內官扶上畫雲車。壇上月明宮殿閉。仰看星斗禮空虛。又趙嘏詩云春生藥圃芝猶短。夜醮齋壇鶴未回。亦佳。 李群玉詩曰。一合相思淚。臨江灑素秋。唐汝詢謂一合字太俗是矣。 唐李遠詩長日惟消一局碁。東坡詩斷送一生消底物。蓋消與須同義。古人多通用。底何也。蓋語錄也。 唐李遠叢臺詩曰。絃管變成山鳥哢。綺羅留作野花開。明人詩曰。騎羅化作春風蝶。絃管翻成夜雨蛙。此蓋用李詩。而押蛙字爲善。 唐詩云江頭學種相思柳。按相思樹。卽南燭樹也。出蜀都賦。又本草。相思子出嶺南。樹高丈餘。所謂相思柳未見出處。余嘗有閨情詩曰庭前舊種相思樹。子落還生似妾長。亦用此也。 施肩吾詩曰。顚狂楚客歌成雪。嫵媚吳娘舞是鹽。筆談云唐之杖鼓。兩頭皆用杖。今之杖鼓。一頭以手拊之。又杖鼓曲名。有突闕鹽,阿鵲鹽,昔昔鹽。 唐裴思謙及第。贈妓詩曰。銀缸斜背解明擋。小語偸聲賀玉郞。從此不知蘭麝貴。夜來新惹桂枝香。語太誇矣。 唐詩罨岸春濤打船尾。按稗史云罨乃魚網。謂魚網遮岸也。蜀都賦罨翡翠釣鰋鯉是也。又罨畫。卽雜色畫也。 韓翃詩風吹山帶遙知雨。露濕荷裳已報秋。按荊州記。荊山朝有雲橫帶山腰。不崇朝而雨。謂之山帶。 唐任翻題台州寺曰。前峯月出一江水。僧在翠微開竹房。旣去。有人改一字爲半字。翻行數十里。乃得半字。亟回欲易之。見所改字。歎曰台州有人。眞所謂詩成一字難矣。 陸龜蒙詩曰長似歲閑方覺。事大如山醉亦休。韓渥詩四時最好是三月。一去不回惟少年。李山甫詩老逐少年終不放。辱隨榮後定須勻。又能讀書人天下少。不如意事世間多。又少日爲名多檢束。長年無興可顚狂。又兒童問我悲何事。此意他年汝自知。此則未知誰作。而語皆切着。足令人嗟惋。 韓渥詩曰。手風慵展八行書。眼暗休尋九局圖。按八行書。如邢邵詩獨寄八行書。劉禹錫詩方見八行書是也。九局圖。蓋符應經陽遁陰遁。皆九局故云。按符應經遁甲之法。世傳作於黃帝。風后分門定局。避凶趨吉。最切於日用。故古人以之應變制敵。其法十干中甲常隱藏。故謂之遁甲。俗以遁甲爲隱形非矣。 筆談曰。陸龜蒙作藥名詩云烏啄蠧根回。藥名乃是烏喙。非烏啄也。又斷續玉琴哀。藥名止有續斷。無斷續云。余甞見醫方。藥名有烏啄苗。又蟬蛻謂之斷續。陸詩爲不誤矣。 陸龜蒙詩曰五茸春草雉媒驕。按五茸地名。吳王獵處。 陸龜蒙宮人斜詩曰。草樹愁煙似不春。晩鶯哀怨向行人。須知一種埋香骨。猶勝昭君作虜塵。意好。 陸魯望詩云方頭不會王門事。塵土空緇白苧衣。按趙令畤侯鯖錄曰。今人謂拙者爲方頭。稗史曰。方頭言不通時宜。而無顧忌者也。 黃巢旣敗遁爲僧。有詩云三十年前草上飛。鐵衣着盡着僧衣。天津橋上無人間。獨倚危欄看落暉。似有飛揚跋扈之意。 唐詩曰萬里秋風吹錦水。宋詩曰萬里君王蜀中老。成都有萬里橋故云。唐僧一行謂明皇曰。陛下末年。當遠遊萬里之外是也。 吳融詩云子山詞賦莫興哀。子山庾信字。有哀江南賦故云。又王荊公詩風塵愁殺庾蘭成。按蘭成庾信小字。哀江南賦所謂王子洛濱之歲。蘭成射策之年是也。 張泌詩溪風送雨過秋寺。澗石驚瀧落夜潭。按瀧奔湍也。或作龍非。又品彙作泉。 杜荀鶴野鷹詩曰。也應無計避征徭。按小說。有人極贊此句。或難之曰。野鷹何有征徭。其人解曰。必是當時科取翎毛故也。然其極贊者。未知何意耶。 杜荀鶴詩曰。世亂奴欺主。年衰鬼弄人。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政是。 羅隱中秋不見月詩云天爲素娥孀怨苦。故敎西北起浮雲。按古樂府有孀娥怨註。漢人因中秋見月而度此曲。孀娥指月中嫦娥也。 葉少蘊避暑錄曰。唐御膳。以紅綾餠餤爲重。蓋以紅羅裹之也。昭宗朝燕進士于曲江。令太官特作餠餤賜之。盧延讓詩曰莫欺零落殘牙齒。曾喫紅綾餠餤來。此也。 唐詩云臉邊楚雨臨風落。頭上秦雲向日銷。玉堂詩選註。楚雨指淚。秦雲指鬢也。對語甚精。 唐詩云雲外新聲忽變秋。又云一聲歌發滿城秋。按陸士衡詩曰。丹唇含九秋。姸迹陵七盤。九秋曲名七。盤楚舞秋字。蓋出於此。 聶夷中傷田家詩二月賣新絲。五月糶新穀。說者以爲二月新絲未出。恐當作四月。按稗史云此蓋謂絲未出穀未熟。而貧民預借債負。而已先賣之矣。卽諺稱寅年喫了卯年粮之意。若絲出穀熟而賣之。乃常理也。何足以見貧民之極耶。此說似是。陸宣公文曰。蠶事方興。已輸縑稅。農功未艾。遽斂穀租。此也。 唐有胡生者。喜韓少府見訪詩曰。忽聞梅福來相訪。笑看荷衣出草堂。兒童不慣見車馬。爭入蘆花深處藏。又觀小兒垂釣詩曰。蓬頭稚子學垂綸。側坐莓苔草暎身。路人借問遙招手。恐畏魚驚不應人。 杜常華淸宮詩曰。行盡江南數十程。曉風殘月入華淸。朝元閣上西風急。都入長楊作雨聲。此詩非但疊字爲病。華淸宮在驪山。而曰行盡江南云云未穩。按楊愼云杜常乃宋歐陽脩一時人。非唐人也。然則此詩誤入唐詩集中耳。


五代詩[편집]

歐陽炯。蜀孟昶時人。有詩曰樓上醉和春色寢。綠楊風送小鶯聲。又靑娥紅臉笑相迎。又向海棠花下飮。又日高猶未起。爲戀鴛鴦被。鸚鵡語金籠。道兒還是慵儘好。 南唐主李景詩曰。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飛來。又細雨夢回鷄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又靑鳥不傳雲外信。丁香空結雨中愁佳矣。 李主景與臣僚臨池釣魚。獨無所獲。李家明進口號曰。新甃垂成興正濃。御池春暖水溶溶。凡鱗不敢呑香餌。知道君王合釣龍。 韓定辭詩曰盛德好將銀管述。按梁元帝筆有三品。忠孝全者。以金管書之。德行純粹者。以銀管書之。文章瞻逸者。以斑竹管書之。任叔英挽車天輅一聯云空將斑竹管。却記白瑤宮。亦用此也。李長吉白玉樓記。或作白瑤宮故云。定辭唐季人而仕於五代。


宋詩[편집]

魏野詩曰。燒葉爐中無宿火。讀書牕下有殘燈。或以葉爲藥非矣。又曰有名閑富實。無事小神仙。洗硯魚呑墨。烹茶鶴避烟。後人於下聯。添却池邊松下字。可謂畫蛇添足爾。 王欽若未第時有詩曰。龍帶晩煙歸洞府。鴈拖秋色入衡陽。眞宗大加賞愛。其後致位上相。實由於此云。然以今觀之。別非奇語矣。 王禹稱詠鶴詩曰。埋瘞肯同鸚鵡冢。飛鳴不到鳳凰池。張虞登第詩曰。一擧首登龍虎榜。十年身到鳳凰池。後皆卒於小官。竟不到其地云。今觀王語餒張語夸。俱非遠大氣象耳。 王曾布衣時有早梅詩云雪中未說調羹事。且向百花頭上開。呂蒙正曰。此生作狀元宰相矣。後與李迪連榜取魁。又相繼秉鈞。以詩寄之曰。錦標得雋曾相繼。金鼎調元亦薦更。 宋眞宗賞花釣魚宴詩。唯丁謂鶯驚鳳輦穿花去。魚畏龍顔上釣遲一聯最佳。但上句不及下句。 楊大年詠芙蓉詩曰。昨夜三更裡。姮娥墮玉簪。馮夷不敢受。捧出碧波心。高麗崔瀣詠兩荷詩曰。貯椒八百斛。千載笑其愚。何如綠玉斗。竟日量明珠。兩作相等矣。 寇萊公詩云野水無人渡。孤舟盡日橫。全襲韋蘇州野渡無人舟自橫之句。而後人獨稱萊公爲有相業何歟。 晏元獻詩。有曰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又樓臺冷落收燈夜。門巷蕭條掃雪天。又已定復搖春水色。似紅如白野棠花。此等句語。不似崑體。可誦。 宋楊徽之。太宗時人。以能詩聞。其警聯曰犬吠竹籬沽酒客。鶴隨苔岸洗衣僧。浮花水入瞿塘峽。帶雨雲歸越嶲州。戍樓煙自直。戰地雨長腥。新霜染楓葉。皓月借蘆花。 陳亞有藥名詩百餘首。如風月前湖近。軒窓半夏凉。碁怕臘寒呵子下。衣嫌春暖縮紗裁。巧矣。 石曼卿籌筆驛詩云意中流水遠。愁外舊山靑。又樂意相關禽對語。生香不斷樹交花。朱子以爲極佳。 包拯詩曰。直幹終爲棟。眞剛不作鉤。可見其氣象矣。 歐陽詩話曰。西南夷人所賣蠻布弓衣。織成梅聖兪春雪詩。詩曰朔風三日暗吹沙。蛟龍卷起皆成花。花飛萬里奪皓月。白石爛旺愁女媧。大明廣庭踏朝賀。雉尾不掃粘宮靴。宮中才人承聖顔。捧觴獻壽呼南山。三公免責百姓喜。斗酒十千誰復慳。此詩在聖兪集中。未爲絶唱。蓋其名重天下。一篇一詠。傳落夷狄而貴重如此云。余謂此詩語意乃賀雪。不似春雪詩矣。蓋夷人之所重。以其名也。非眞知其可好者也。故能知而好之者。天下鮮矣。 歐陽公詩銀蒜鉤簾宛地垂。又小詞云早是東風作惡。旋安排一雙銀蒜。鎭羅幕。按銀蒜。鑄銀爲蒜形以押簾也。 歐陽公詩曰三月春陰正養花。又曰鎖日春陰養花魄。東坡詩曰養花須晏陰。又無名氏詩曰淡雲微雨養花天。蓋以天陰小雨。爲養花也。詩學大成。有詩曰天養梅花日日晴。此則未知誰作。而恐誤用養字爾。 歐陽公詩曰禦寒低便面。便去聲。以此觀之。古人寒節。亦以扇障耳。按韻府群玉。便面以障面者。不欲見人則得其便。今沙門所持竹扇是也。 梅聖兪四禽言詩。謂泥滑滑,婆餠焦,提壺盧,歸去樂也。東坡五禽言。謂蘄州,鬼脫,布袴,鷓鴣,姑惡,黃鸝也。我國高敬命禽言詩曰。欲死緣何事。知渠悔有生。又無名氏詩曰。人間苟活知無數。胡乃曾輕一片身。此指俗所謂呼死鳥也。此鳥每於春時鳴。聲甚哀楚。蓋怨禽也。 宋王珪觀燈應制詩尾句曰。一曲昇平人共樂。君王又進紫霞杯。按小說。高麗賀正朝禮物中。有紫霞杯,五色琉璃盞。是夕用以進酒故云。堯山堂外紀曰。高麗紫霞杯。五色玻瓈也。昇平曲名。 東坡詩云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但願生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又瞿宗吉詩曰。自古文章厄命窮。聰明未必勝愚蒙。此蓋用坡語也。 王安石詩曰。今人未可非商鞅。商鞅能令令必行。觀此則知安石口談先王而祖述商鞅。其得免小人誅難矣。 半山詩紫磨月輪升靄靄。帝靑雲幕卷寥寥。按金之優者名紫磨。帝靑珠名。見華嚴經。又事始曰。歸藏易云女媧張雲幕而占神明。卽幕之始也。 東坡詩曰快瀉錢塘藥玉船。按玉堂詩選註。藥玉船。以藥合成酒杯。飮之以求長生。卽今紫霞盃也。韻府曰。以藥煑石似玉。可作酒盃。 王半山題畫詩云方諸承水調幻藥。洒落生綃變寒暑。按方諸鑑也。周禮司烜氏以鑑取明水於月。楞嚴經。諸大幻師求大陰精。用和幻藥云。幻師蓋謂畫師。幻藥蓋謂采色。大陰精蓋謂水也。 王半山初夏詩曰。晴日暖風生麥氣。綠陰幽草勝花時。我朝富林君湜詩。乃曰綠陰芳草勝花時。此句全用半山。而但改作芳草似勝。 半山詩云朶頤羊鼎方垂涎。按羊鼎牛鼎皆鼎名。取其象而名之。陳震曰。禹鼎三代相傳。號稱神器。迨七雄僭王。私計得鼎者可以有天下。若後世傳國璽云。班彪王命論曰神器有命。文中子曰神器有歸。所謂神器。皆指九鼎也。 半山詩曰。志士無時亦小成。中才隨世就功名。蓋自古有志而不偶於時者眾矣。唐詩所謂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亦此意也。 荊公退去鍾山。有詩云穰侯老擅關中事。長恐諸侯客子來。我亦暮年專一壑。每逢車馬便驚猜。其專擅忌克之意可見。夫患得患失於山水。與患得患失於軒裳圭組者。何以異哉。 侯鯖錄曰。王介甫小時作石榴花詩曰。濃綠萬枝紅一點。動人春色不須多。按葉夢得曰。此乃唐人詩。非荊公所作。惜不見其全篇耳。余謂此句法。似是荊公手段。堯山堂外紀。亦以爲荊公所作。而夢得以爲唐詩。未知何所據耶。 王半山詩曰。細書妨老讀。長簟愜昏眠。取簟且一息。拋書還少年。陸放翁詩曰。相對蒲團睡味長。主人與客兩相忘。須臾客去主人覺。一半西窓無夕陽。兩詩相似。而陸尤豪矣。 王半山擬樂天詩曰。何處難忘酒。英雄失志秋。廟堂生莽卓。巖谷死伊周。賦斂中原困。干戈四海愁。此時無一盞。難遣壯圖休。余謂半山力行新法。流毒四海。此詩眞自道也。又樂天詩曰。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若使當年身便死。一生眞僞有誰知。半山常喜誦之云。蓋亦有所感會而然歟。 王介甫江行詩曰。眠分黃犢草。坐占白鷗沙。占去聲。蓋謂眠則分得黃犢所眠之草。坐則占取白鷗所坐之沙。以江行爲題。故詩語如此。有與物忘機之意。或者以分與占爲分辨識認之義。則占當作平聲。誤矣。 王安石詩臥占寬閑五百弓。按西域度地。以肘四爲一弓。以唐尺計之。五百弓爲二里許也。 邵康節詩曰。何處是仙鄕。仙鄕不離房。眼前無俗事。心下自淸凉。李宗易詩曰。大都心足身還足。秪恐身閑心未閑。但得心閑隨處樂。不須朝市與雲山。 邵康節詩曰。平生不作皺眉事。擧世應無切齒人。又風花雪月千金子。水竹雲山萬戶侯。又唐虞揖遜三杯酒。湯武交爭一局碁。想其胸懷樂易跌蕩。千載之下。誦其詩。如見其人。 舒亶詩曰。香泛釣筒萍雨夜。綠搖花塢柳風春。又空外水光風動月。暗中花氣雪藏梅。又萬壑水澄知月白。千林霜重見松高。舒在宋無詩名。而其工如此。 東坡詞曰。眞態生香誰盡得。玉奴纖手嗅梅花。墨莊謾錄曰。甞見東坡手書本。作玉如纖才楊用脩。亦以爲是。然東坡詩玉奴終不負東昏。指潘淑妃也。又曰玉奴絃索花奴手。玉奴謂楊妃。花奴謂汝陽王璡。此玉奴蓋亦一意耳。謾錄之言恐誤。 東坡詩曰夏旱麥人臞。按麥之心曰人。本草云蕎麥取人。食之下氣。坡詩又曰曉來梅子已生人。 蘇子瞻以世間惟有蟄龍知爲罪案。而王介甫殿前栢詩云根通御水龍應蟄。子瞻若引此爲證。則王珪輩宜有遁辭。余直欲追訟而不得也。 東坡牧丹詩曰一朶妖紅翠欲流。按蜀語。鮮翠猶言鮮明也。蜀人又謂糊窓爲泥窓。故花蘂夫人宮詞曰紅錦泥窓遶四廊。 東坡詩山憶喜歡勞遠夢。地名惶恐泣孤臣。按宋邢凱曰。蜀大散關。有喜歡鋪。萬安縣有皇公灘。而改爲惶恐以作對。又廬陵有二十四灘。而坡詩乃云十八灘頭一葉身非也。按仇池有九十九泉。而杜詩長思十九泉。亦省文耳。 蘇詩云詞頭夜下攬衣忙。按凡有辭命。書其題目。下于詞臣。使製進曰詞頭。又唐明皇喜唱水調歌頭。按歌頭猶言首章也。 東坡詩云宿麥連雲有幾家。麥隔歲而熟。故曰宿。按淮南子曰虛中則種宿麥是也。 東坡詩曰。無事此靜坐。一日是兩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此與日長如少年同意。 東坡送黃師憲詩曰。白首沈下吏。綠衣有公言。按東坡云吾家朝雲。每見師憲。怪其官職不遷。綠衣指朝雲。乃坡侍妾名。 東坡贈人詩云聖善方當而立歲。頑尊已及古稀年。以其父年七十。而其母方三十歲故戲之。盧守愼詩云寄也歸而免。居然到古稀。亦此也。 東坡詩曰。贏得兒童語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蓋言靑苗之法。使民不得休息。故村童久在城中。學得官話而語音好耳。 黃山谷讀謝安傳詩曰。傾敗秦師琰與玄。矯情不顧驛書傳。持危又幸桓溫死。太傅功名亦偶然。此詩工拙不可知。而議論則好矣。 黃山谷詩曰美酒玉東西。又曾茶山詩曰酒酣金盞照東西。玉東西酒器也。今漢語謂家中器物爲東西。猶俗言家事也。按呂東萊性麁暴。嫌飮食不如意。便打破家事。 郭功父老人詩云不記近事記遠事。不能近視能遠視。哭無淚笑有淚。夜不睡晝多睡。兒子不惜惜孫子。大事不問問碎細。又曰夜雨稀聞聞耳雨。春花微見見空花。盖老人耳中常作風雨聲。而不得聞實雨故云。 馬子才詩曰李白騎鯨飛上天。按韓退之甞言太白得仙去。元和初。有人自北海來。見太白與一道士跨赤虬而去。此云騎鯨。恐別有出處。或誤用事耳。 漢書不載虞美人事結末。宋人詩曰。香魂夜逐劍光飛。靑血化爲原上草。註云項王亡滅。虞姬自刎。按賈氏談錄曰。褒斜山谷。有虞美人草。狀如鷄冠。行路見者唱虞美人則葉搖動。如人撫掌之狀。或唱他詞。寂然不動云。 宋人有長城詩曰。祖舜宗堯自太平。秦皇何事苦蒼生。不知禍起蕭墻內。虛築防胡萬里城。有東人和之曰。粉堞縱橫萬里平。黎民賴此得安生。當時若數秦皇罪。只在坑儒不在城。其意好。 宋蔡承禧製皇后挽詞曰。天上玉欄花已折。人間方士術何施。按宋姜識有神術。使死者復生。皇后之薨。試其術不驗。乃曰后與仁宗臨白玉欄干賞牡丹。無復來人間。詩語以此。 山谷詩喜用白鷗字。有曰江南野水碧於天。中有白鷗閑似我。又曰夢作白鷗去。江湖水貼天。世謂黃山谷夢作白鷗者以此。 張乖厓致仕詩曰。兒童不慣錦衣榮。見我歸來夾道迎。不免隔溪高士笑。天機喪盡得虛名。人謂此詩爲後世公卿致仕者供狀云。余謂致仕者猶不免人笑。則漏盡而不知休者。又當何如也。 柳如京塞上詩曰。鳴骹直上一千丈。天靜無風聲正乾。碧眼胡兒三百騎。盡提金勒向雲看。一時盛稱其詩。好事者多圖於屛障。卒有金元之禍。 李師中贈官妓賈愛卿詩云願得豼貅千萬兵。犬羊巢穴一時平。歸來不用封侯印。只向君王覔愛卿。 宋人詩曰。柳外雕鞍公子醉。花邊團扇麗人行。時謂絶唱。見此則古者婦人用扇自蔽者可知矣。今我國士大夫雖冬月。亦以扇掩面。中朝人大笑之。豈以爲近婦人故歟。 后山詩曰。秋盤堆鴨脚。春味薦猫頭。猫頭笋也。山谷詩曰。霜林收鴨脚。春網薦琴高。語意相似。而琴高古仙人乘鯉者。今曰薦琴高則未穩。 莊孔易詩曰。詩卷袖寒携海岳。夜舡江隱坐星河。按東坡云我携此石歸。袖中有東海。又沈佺期云舡如天上坐。蓋用此也。隱疑作穩。 世傳岳武穆手書送張紫岩北伐詩曰。號令雷霆迅。天聲動北陬。長驅渡河洛。直擣向燕幽。馬蹀閼支血。旗梟克汗頭。歸來報明主。恢復舊神州。按稗史言此詩雄渾悲壯。卽唐名家。不是過也。今見筆勢尤雄健。人謂辟邪。而稗史平並擧。蓋其書流傳於我國。而中朝人未之見也。按紫巖張浚號也。 晁載之有昭靈夫人祠詩曰。安得生兒作劉季。暮年無骨葬昭靈。按漢高祖起兵野戰。喪妣於黃鄕。天下平定。使以梓宮招魂于野。有丹蛇出水躍入于梓宮。諡爲昭靈夫人。事見漢書註。 謝逸字無逸。有咏蝶詩三百首。如云身似何郞全傅粉。心如韓壽愛偸香。飛隨柳絮有時見。舞入梨花無處尋。時稱謝蝴蝶。然其所膾炙止此。則他可知矣。 郭浩詩曰。隴口山深草木荒。行人到此斷肝腸。耳中不忍聽鸚鵡。猶在枝頭說上皇。按小說。隴州歲貢鸚鵡。徽宗敎以詩文後發還本土。後郭浩按邊至隴口。見紅白二鸚鵡於枝間。問上皇安否。浩曰上皇崩矣。鸚鵡悲鳴不已云。 宋詩蒲牢百八吼禪林。又曰聲殘一百八。按蒲牢獸名。畏鯨魚輒鳴吼。故凡鐘作蒲牢形。以所擊者爲鯨魚。黃山谷云催粥華鯨吼。夜闌又風冽。僧魚響謂之蒲牢吼則可矣。今曰華鯨吼。恐誤用事。如東坡云木魚曉動隨僧粥爲是。 胡澹庵謫中聞秦檜死。有詩云夢入瓊崖身益壯。烟銷金塢臭空傳。後孟珙滅金回。屯軍於檜墓所。令軍士糞溺墓上。人謂穢塚。澹庵之言蓋驗矣。烟銷金塢。本以郿塢比檜。而亦爲金亡之讖焉。 朱文公詩孤燈耿寒焰。照此一窓幽。臥聽簷前雨。浪浪殊未休。張南軒詩坡頭望西山。秋意已如許。雲影渡江來。霏霏半空雨。又散策下舸亭。水淸魚可數。却上采菱舟。乘風過南浦。楊愼以此爲有唐調云。 堯山堂外紀。晦翁甞訪婿蔡沈不遇。蔡妻葱湯麥飯。辭以簡褻。晦翁留詩曰葱湯麥飯兩相宜。葱養丹田麥療飢。莫謂此中滋味薄。前村猶有未炊時。余謂當食而先念未炊之人。可見仁人君子之用心也。 韓子蒼詩曰。推愁不去還相覓。與老無期稍見侵。按王荊公詩。閉戶欲推愁。愁終不肯去。劉賓客詩與老無期約。到來如等閑。蓋用此也。 陸放翁詩澆書滿挹浮蛆甕。攤飯橫眠夢蝶床。按宋人謂晨飮爲澆書。午睡爲攤飯。蓋俗語也。蓋古人晨起必讀書。故曰澆書。 放翁詩云靑羅包髻白行纏。不是凡人不是仙。家在洛陽城裡住。臥吹銅笛過伊川。可見其豪放矣。但臥吹之臥字。未知如何。堯山堂紀。以此爲朱希眞詩也。 楊誠齋詩老讀文書興易闌。從知養病不如閑。竹床瓦枕西堂上。臥見江南雨後山。其風流意趣可玩。不宜以晩宋少之。按癸辛雜識。以此爲呂滎陽作。未知孰是。 楊誠齋絶句云梅子流酸濺齒牙。芭蕉分綠上牕紗。日長睡起無情緖。閑看兒童捉柳花。張紫巖見之曰。廷秀胸襟透脫矣。余謂紫岩評品似過。且捉字不雅。改以趁字如何。 宋詩有云荷因有熱先擎蓋。柳爲無寒漸脫綿。小說中稱爲佳句。然似巧而拙。不足傳也。 宋詩曰。勸君休鑷鬢毛斑。鬢到斑時亦自難。多少朱門少年子。業風吹上北邙山。語亦達矣。盧蘇齋晩年鑷白不休。客問之。公曰殺人者死。白髮能殺人故去之。客大笑。 稗史。載鄧中甫贈文山詩。尾句云餘生諒須臾。孤憤橫九縣。庶幾太尉事。萬一中丞傳。文山在燕獄。寄中甫云久要何落落。末路重依依。死矣煩公傳。北方人是非。余謂此言果是。則文山亦有意於名者也。無乃好事者爲之歟。 金主璟遊仰山詩云金色界中兜率景。碧蓮花裡梵王宮。鶴驚淸露三更月。虎嘯疎林萬壑風。又甞得句云二人土上坐。其妃李氏對曰一月日邊明。時稱警妙。 金主亮詠竹詩曰。我心正與君相似。只待雲梢拂碧空。又閱柳耆卿詞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之語。遂萌飮江之志。題詩曰提兵百萬西湖上。立馬吳山第一峰。其桀驁之氣可想。


元詩[편집]

呂徽之元時人。甞大雪。分韻得藤滕二字。曰天上九龍施法水。人間二鼠嚙枯藤。鶩鵝聲亂功收蔡。蝴蝶飛來妙過滕。復和曇字曰。竹委長身寒郭索。松埋短髮老瞿曇。 薩天錫秋宮詞曰。淸曉宮車出建章。紫衣小隊兩三行。石闌干外銀燈過。照見芙蓉葉上霜。王沂以爲追踪盛唐。而以余觀之。不過元詩之善者。 姚燧八十私侍妾。妾願得識驗。乃贈詩曰。八十年來遇此春。此春遇後更無春。縱然不得扶持力。也作墳前拜掃人。後姚卒而有子。家人疑其外通。妾出此詩解之。一時傳以爲笑。 張圖瑞香花詩云採花莫撲枝頭蝶。驚覺陽臺夢裡人。按瑞香一名睡香故云。 元陳剛中題博浪沙云如何十二金人外。猶有民間鐵未銷。題范增墓云平生奇計無他事。只勸鴻門殺漢王。明高啓詠明妃云願君莫殺毛延壽。留畫商巖夢裡賢。詠長城云雖然萬里連雲際。爭及堯天三尺高。用意雖好。而句法鄙俗。無足稱矣。 虞集嘗倚樓吟五更鼓角吹殘雪之句。有一童曰。角可吹鼓不可吹。忽失所在。蓋詩鬼云。 高麗偰遜回鶻人也。元末以端本堂正字。避亂東來。甞寄中朝故舊曰。於穆宣文閣。雍容端本堂。夢中猶昨日。覺後是他鄕。萬事心如鐵。三年髮已蒼。生還倘能遂。甘老校書郞。恭愍朝。賜籍慶州。子長壽孫循。亦登第通顯。今偰姓卽其後也。又宋員外郞鄭臣保宋亡。浮海來居于瑞山。其子仁卿幼時。有詩曰胡塵漲宇宙。萬里落孤臣。何日乾坤正。重回趙氏春。今瑞山之鄭。乃其裔云。 牧隱入元朝。登科第三名。授翰林知制誥。及東還。壯元牛繼志以詩別之曰。我有丈夫淚。泣之不落三十年。今日離亭畔。爲君揮洒春風前。按陶弘景詩云我有數行淚。不落十餘年。今日爲君盡。倂洒秋風前。全用此也。


明詩[편집]

洪武中。錢宰賦詩曰。曉鼓鼕鼕起着衣。午門朝見尚嫌遲。何時得遂田園樂。睡到人間飯熟時。太祖見之曰。朕未甞嫌爾。何不着憂字。仍放還田里。余謂此詩甚有味。令人雋永無已。然語似太露。不如歐陽公十年騎馬聽朝鷄之句意圓而無迹矣。 明詩有曰堤柳欲眠鶯喚起。按稗史。漢苑中有柳狀如人形。號人柳。一日三起三眠云。眠起二字出於此。 明任享泰送高麗使詩曰。三韓舊控玄菟險。重譯今隨白雉來。菟字作平聲。恐未穩。韻書菟去聲。菟絲也。又唐詩多作去聲用。如李白藥詩云雷野淸玄菟。騰笳振白狼是也。菟又作兎楊臣源詩城遠迷玄兎。川明辨白狼。按本草。蒙筌曰菟絲子。朝鮮多産云。玄菟之稱。疑以此也。今藥名有玄菟丹。亦以菟絲取名。 劉基題畫紅梅詩曰。水晶宮裡玉眞妃。宴罷瑤臺步月歸。行到赤城天未曉。冷霞飛上六銖衣。 章懋題徽宗畫甁中桂花詩曰。玉色官甁出內家。天香誰貯月中花。六宮只愛新凉好。不道金風卷翠華。 解縉應製題虎顧眾彪圖曰。虎爲百獸尊。誰敢觸其怒。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顧。蓋有含諷之意云。 堯山堂外紀曰。于謙少時。窓外有人持一扇乞詩。卽書曰大造乾坤手。重扶社稷時。其人驚躍而去。乃鬼也。余謂於此可見經濟手段矣。 于謙詩有曰謝客只容風入戶。捲簾時放燕歸梁。又醉來掃地臥花影。閑處倚窓看藥方。題十八學士圖曰。都將治世安民業。散作裁冰剪雪詞。 邊貢題文山祠詩曰。花外子規燕市月。柳邊精衛浙江潮。王世貞稱其巧麗。按化作啼鵑帶血歸。乃文山詩也。下句蓋以越江潮不至而爲言。然語意不及上句。 李東陽門生歸省。兼告養病還家。汪俊贈詩。有云千年芝草供靈藥。五色流泉洗道機。人謂絶佳。東陽曰。歸省與養病是二事。今兩句單說養病。不及歸省。便是偏枯。改之曰五色宮袍當舞衣。眾歎服。 張天使寧詩曰。誰捲疎簾望新月。自吹長笛倚斜暉。初不曉其意。伴倘言老爺有愛妾故云。此與揮鞭萬里去。安得念香閨者異矣。 李東陽爲首相。以謟諛自全。有士人投詩曰。才名直與斗山齊。伴食中書日又西。回首湘江春草綠。鷓鴣啼罷子規啼。蓋鷓鴣鳴曰行不得。子規鳴曰不如歸故云。世之貪榮不退者見此。宜知愧矣。 世傳中朝人有年少登科者。送友生上寺詩曰。弱年登第力難任。長羨諸君向碧岑。倘得閑官無箇事。溪山舊跡擬重尋。此詩格力甚劣。似非中朝人作也。 祖宗朝天使接宴時用女樂。故祁天使順有却妓詩曰。聖朝風化萬方瞻。男女綱常貴謹嚴。又曰幽盟只與寒梅共。不爲閑花別動情。徐四佳次之曰。自是東韓遵古禮。敢將雲雨惱高情。措語太迫矣。龔用卿天使時。妓一朶紅有殊色。天使悅之。酒闌用濃筆抹其面以戲云兩使氣象不侔矣。自壬辰變後凡宴享。但用男樂。不用女樂矣。 董越天使詩江雨釀寒來樹抄。嶺雲分暝落巖阿。乃用王荊公嶺雲分暝與黃昏之句。且格律非甚高妙。而鄭湖陰最喜此句。常吟詠稱譽云。未可知也。 明人蘭廷瑞冬夜詩曰。枕上詩成喜不睡。起尋筆硯旋呼燈。銀甁取浸梅花水。已被霜風凍作冰。雖非唐調。亦有氣力。 楊愼詩曰。彤管久塵翳。妬津生洛河。靑史傷人彘。黃雲驚女訛。驏牛信可乘。良法在金科。按緯書。黃雲翔女訛驚邦。又元律。妬婦乘驏牛徇部。乃胡俗也。恐不當引用。 唐皐律詩龍飛有詔頒高麗。按麗音離。國名。魏時亮詩翁嫗老歲華。嫗去聲。成憲詩客逋山應謝。逋平聲。朱之蕃詩憐予頗諳滄洲趣。諳平聲。中朝人於此亦未之考耶。 明人四喜詩曰。久旱逢甘雨。他鄕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掛名時。余謂故知作故人。時字作辰似當。 明鄭善夫初不識王廷相。其漫興詩有云海內談詩王子衡。春風坐遍魯諸生。子衡廷相字也。鄭卒後王始知之。爲位而哭之。使千里致奠。仍刻其遺文云。夫人之相知。不在存歿。王之所爲。雖近好名。實感知遇。亦今世之所罕也。 王弇州岳王墓詩曰。三殿有人朝北極。六陵無樹對南枝。蓋言宋南渡後高宗至度宗凡六帝。而屈膝事虜。無復讐之意。與岳王墳樹無可相對者也。其詠后羿曰。不信雕弧摧九日。獨留明月隱姮娥。詠卞和曰。惟憑寄與樂正子。三月如何不下堂。其用意深矣。按卞和得玉獻王。王使樂正子占之。言非玉。王以爲欺慢。斬其一足云。按元人詩曰。孤塚有人來下馬。六陵無樹可棲鳥。此句法相似。 王弇州擬古詩。畧曰虞帝小鰥夫。虛名攘唐祚。西伯老禿翁。脫身美人賂。垂死竄蒼梧。薦禹如有負。戎馬踐幽王。實以妖姬故。寄聲謝時達。毋爲聖賢誤。其侮聖人。亦甚矣。 王弇州贈李滄溟詩曰。野夫興到不復刪。大海回風生紫瀾。欲識濟南奇絶處。峨眉天半雪中看。濟南指滄溟。結句蓋屬滄溟。而其自許亦太高。 朱天使之蕃題畫佛帖云余甞夢爲還山老僧。醒後述以詩曰。夢中明滅舊龕燈。覺後心隨境其其澄。澗繞菜花松掛月。盤陀石上白頭僧。昔房琯爲永禪師後身。豈公亦爾耶。 熊天使贈館伴李好閔詩曰。白嶽重來訪尚禽。李公謂余曰。未知尚禽何義也。余按漢尚長字子平。隱居不仕。與北海禽慶俱遊五嶽名山。不知所終。陶淵明集。有尚長禽慶贊。唐詩云得展禽尚志是也。 熊天使車輦蟠松詩曰始信靑牛亦爾才。按雜書。大松千歲。其精化爲靑牛。又云千歲之樹精化爲靑羊。萬歲之樹精化爲靑牛。蓋用此耳。 戊戌年。天將四提督領兵十餘萬。與倭相持。累年不能進勦。劉綎總兵書蚌鷸詩以示曰。老蚌親陽爲怕寒。野禽何事苦相干。身離窟穴珠胎損。力盡沙灘翠羽殘。閉口却思開口害。入頭方信出頭難。早知俱落漁人手。雲水飛潛各自安。蓋以鷸比倭也。時謂綎之自製。後見雜書中載此詩。則知非劉作矣。 稗史言洪武初。倭人入貢。帝問其國風俗何如。倭使以詩答曰。國比中原國。人同上古人。衣冠唐制度。禮樂漢君臣。銀甕蒭新酒。金刀鱠錦鱗。年年二三月。桃李一般春。世或謂安南使臣製者非矣。 天朝員外劉黃裳東征時出來。有詩曰魚鞍耀朝日。貂扇引江風。蓋譏國俗以魚皮裏鞍。冬寒以貂毛爲扇也。然按本草曰。鮫魚皮卽飾鞍劍。裝刀靶䱜魚皮云。魚鞍亦古矣。又曰素兒能醉客。素兒謂酒也。以漢語翻譯方音耳。 熊化天使詩曰。白日一花落。靑天孤鳥飛。人以爲佳。然按李夢陽詩云白日孤帆隱。靑天一鳥飛。蓋襲此句而爲之。李夢陽亦全用李白天淸一鴈遠。海闊孤帆遲句語爾。 芝峯類說卷十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