지봉유설/13권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文章部六[편집]

東詩[편집]

堯山堂外紀。備記乙支文德事。且載其與隋將詩曰。神策究天文。妙算窮地理。戰勝功旣高。知足願云止。其詞近古。 堯山堂外紀曰。高麗使過海有詩云。沙鳥浮還沒。山雲斷復連。時賈鳥詐爲梢人。聯下句曰。棹穿波底月。船壓水中天。麗使歎服云。所謂麗使未知何人。而俗傳崔致遠所作者恐誤。但非麗使。似是新羅時也。 智異山。有一老髡。於山石窟中。得異書累帙。其中有崔致遠所書詩一帖十六首。今逸其半。求禮倅閔君大倫得之以贈余。見其筆跡。則眞致遠筆。而詩亦奇古。其爲致遠所作無疑。甚可珍也。詩曰。東國花開洞。壺中別有天。仙人推玉枕。身世欹千年。萬壑雷聲起。千峯雨色新。山僧忘歲月。唯記葉間春。雨餘多竹色。移坐白雲開。寂寂因忘我。松風枕上來。春來花滿地。秋去葉飛天。至道離文字。元來在目前。澗月初生處。松風不動時。子規聲入耳。幽興自應知。擬說林泉興。何人識此機。無心見月色。默默坐忘歸。密旨何勞舌。江澄月影通。長風生萬壑。赤葉秋山空。松上靑蘿結。澗中流白月。石泉吼一聲。萬壑多飛雪。 伽倻山石負庵巖石上。有刻詩曰。新羅末裔愛丘山。深鎖雲林不出寰。三見仙桃花結子。笑他人老百年間。傳者疑爲崔致遠之作。然詩格不近似矣。末裔蓋猶言末世也。 鄭知常丹月驛詩云。飮闌欹枕畫屛低。夢覺前村第一鷄。却憶夜深雲雨散。碧空孤月小樓西。又有詩曰。綠楊閉戶八九屋。明月捲簾三四人。又題靈鵠寺曰。上磨星斗屋三角。半出虛空樓一間。又地應碧落不多遠。人與白雲相對閑。雖拗體亦好。 世傳鄭知常詩曰。三丁燭盡天將曉。八角章成桂已香。落月滿庭人擾擾。不知誰是壯元郞。余按三丁猶言三條。今奉常寺祭燭。以一柄爲一丁。以三柄爲三丁。八角卽律賦以八韻爲押。作八角也。按堯山堂外紀曰。唐制。擧人試日旣暮。許燒燭三條。故韋承貽詩曰。三條燭盡鐘初動。九轉丹成鼎未開。殘月漸低人擾擾。不知誰是謫仙才。鄭作蓋用此也。 世傳鄭知常夏雲多奇峯詩曰。電影樵童斧。雷聲隱寺鐘。僧看疑有剎。鶴見恨無松。蓋髫稚語也。或云非知常所作。 李奎報詠井中月曰。山僧貪月色。並汲一甁中。到寺方應覺。甁傾月亦空。崔簡易次之曰。僧去汲井水。和月滿盂中。入寺無所見。方知色是空。兩作不啻霄壤。 李奎報山寺詩曰。鐘梵聲中一燈赤。按古書。五世不改火。則色赤如血。盖用此也。金時習詩亦云。佛殿尚留三世火。皆謂長明燈也。 麗朝學士陳澕洪州人。詩甚淸麗。與李奎報同時。翰林別曲所謂李正言,陳翰林雙韻走筆者也。其五臺山詩曰。畫裏當時見五臺。掃雲蒼翠有高低。今來萬壑爭流處。自覺穿雲路不迷。又有詩曰。作詩亦是妨眞興。閑看東風掃落花。 陳澕詩曰。還笑遊人心大躁。一來欲上最高峯。鄭道傳詩曰。望欲遠時愁更遠。登高莫上最高峯。觀此兩詩。則陳作太迫無餘味。其不能遠到宜矣。道傳似知足者。而貪進不止。卒以自禍。亦不足道也。李齊賢登鵠嶺詩曰。莫恠後來當面過。徐行終亦到山頭。可見其遠大氣象矣。 金克己詠秋月李花詩曰。無奈異香來聚窟。漢宮重見李夫人。李仁老詠白芍藥詩曰。太眞纔罷溫泉浴。白玉肌膚未點紅。似佳。 前朝吳世才戟巖詩曰。北嶺石巉巉。傍人號戟巖。撞乘鶴晉。高刺上天咸。揉柄電爲火。洗鋒霜是鹽。何當作兵器。敗楚亦亡凡。其押韻甚巧。 張鎰題昇平燕子樓詩曰。霜月凄凉燕子樓。郞官一去夢悠悠。當時座客休嫌老。樓上佳人亦白頭。昇平今順天府也。張曾判此郡時。有太守孫億眷官妓好好。及張按部重來。好好已老故云。郞官指孫億也。申光漢詩。重來邑宰還靑眼。別後佳人已白頭。亦此意。 高麗鄭與齡晉州人。甞於人家壁上。見晉州圖。題詩曰。數點靑山枕碧湖。公言。此是晉陽圖。水邊草屋知多少。中有吾廬畫也無。世稱佳作。而第二句不佳。 高麗時魏元凱,文凱長興人也。兄弟俱壯元及第。所謂一家生得兩龍頭者也。元凱後爲僧。號圓鑑。居昇平定惠寺。有詩云。誰知鷄足山中老。曾是龍頭座上賓。又云。落石奔川淸碎玉。入雲層翠冷磨秋。 前朝崔冲詩曰。滿庭月色無烟燭。入座山光不速賓。更有松絃彈譜外。只堪珍重未傳人。此詩世所稱佳。而但未傳人三字不妥。或言非崔冲。乃崔沈云。 李資諒使宋。徽宗親賜宴。製詩命和進。資諒詩曰。鹿鳴嘉會宴賢良。仙樂洋洋出洞房。天上賜花頭上艷。盤中宣橘手中香。黃河再報千年瑞。綠醑輕浮萬壽觴。今日陪臣參盛際。願歌天保永無忘。佳矣。 李齊賢聞淮安君出家詩曰。火中良玉水中蓮。半夜踰城去杳然。雲衲換來新面目。綠窓啼盡短因緣云云。按淮安大君。益齋友壻也。前朝時王子多被緇爲僧。故其詩如此。半夜踰城。按佛說。釋迦以王子。夜半踰城入雪山修道云。蓋用此也。 李齊賢詠范蠡詩曰。論功豈啻破强吳。最在扁舟泛五湖。不解載將西子去。越宮還有一姑蘇。其意甚新。 前朝李奎報,李齊賢,李穡。我朝金時習最號名家。其警聯則李奎報呈李給事詩曰。仙鰲壯力扶山起。金虎雄精叱電駈。題寺院曰。滿院松篁僧富貴。一江烟月寺風流。題浦村曰。湖淸巧印當心月。浦闊貪呑入口潮。臨陂郡詩曰。客舍新除垂柳路。人家半掩映花扉。文機障詩曰。三呼萬歲神山湧。一熟千年海果來。妙巖寺詩曰。幽澗水渟猿掬飮。陽崖草滑鹿來啣。德淵院詩曰。竹虛同客性。松老等僧年。李齊賢記行詩曰。雨催寒犢歸漁店。波送輕鷗近客舟。又窮秋雨鎖靑神樹。落日雲橫白帝城。又碧雲暮隔魚鳧水。紅樹秋連鳥鼠山。又蜃氣窓間日。鷗聲砌下潮。又野平山隱地。村遠樹浮空。李穡早春詩曰。寒聲入榻風敲竹。翠影當窓日轉梧。山中詩曰。風淸竹院逢僧話。草軟陽坡共鹿眠。天壽節詩曰。六合一家堯日月。三呼萬歲漢衣冠。卽事詩曰。蟻行當檻樹。鶯語近窓枝。又行雲猶雨意。臥樹亦花心。金時習山居詩曰。風曳洞雲歸遠壑。鴈拖寒月下遙岑。又流鶯趁蝶斜穿檻。遊蟻拖虫倒上階。又妻挑野菜和根白。兒摘山梨帶葉黃。又鳥歸庭有迹。花落樹無聲。又花是山中曆。風爲靜裡賓。此其最佳者也。但李穡詩翠影當窓日轉梧。爲早春則未穩。 關西一路。平時題詠蓋多矣。華使至則一切撤去。唯留牧隱浮碧樓,鄭知常大同江兩作而已。許天使國浮碧樓詩。有云門端尚懸高麗詩。當時已解中華字。略無贊美之語。而但曰解字。豈有所不滿而然耶。 李穡晨興卽事詩曰。日高三丈紬衾暖。一片乾坤屬黑甜。按晝睡爲黑甜。而且曰。日高三丈則非晨興也。又按古書曰。睡美爲黑甜。飮酒爲軟飽云。 牧隱詩曰。邇來物價皆騰湧。獨我文章不直錢。又曰。詩書未必皆君子。卿相由來起匹夫。蓋傷時之作也。按恭愍時。諫臣上言。白丁驟拜卿相。皁隷濫處朝班是矣。 李陶隱崇仁在麗末諸學士中。最後進。文譽未著。一日揭古畫障于壁。書一絶其上曰。山北山南細路分。松花含雨落紛紛。道人汲水歸茅舍。一帶靑煙染白雲。牧隱見之以爲逼唐。聲名遂盛。 俗傳圓扇詩曰。堯時十日並生東。草木焦枯零落風。帝獨憂之命羿射。至今遺鏃貫輪中。或謂李穡所製。然語稚。未知信否。 安文成公裕有詩曰。香燈處處皆祈佛。絃管家家競祀神。唯有數間夫子廟。滿庭秋草寂無人。蓋時丁麗季爭尚佛敎。而能慨然有志斯文如此。 惕若齋金九容。麗末奉使中朝時。皇上責令貢良馬五千匹不至。竄公雲南大理。行抵岳陽道病卒。有詩曰。良馬五千何日到。桃花關外草芊芊。 白文節詩曰。苦熱人間方卓午。臥看初日上松頭。李瑱詩曰。宿霧夜棲深樹在。午風吹作雨霏霏。其摸寫山居景致儘好。按李瑱。益齋之父也。 李存吾十餘歲。賦江漲曰。大野皆爲沒。孤山獨不降。其志節可想。若使公當革命之際。其立節豈在圃穩下哉。按孤山在驪州。李存吾所住之處。孤或作高非是。 鄭圃隱使日本詩曰。斑衣想自秦童化。染齒曾將越俗通。行人脫履邀尊長。志士磨刀報世讐。梅窓春色早。板屋雨聲多。皆紀實也。又甞有詩曰。龍愁歲暮藏深壑。鶴喜秋晴上碧天。此諭時事也。 鄭圃隱詩春風苦憶李長沙。卽李存吾爲長沙監務故云。長沙今茂長也。李公當昏亂之朝。罪斥而得監務。亦見其優處矣。今人以外職爲重。文官之有聲望者。不擇遠近而求之。而非有力焉則亦不能得。可見今與古異矣。 鄭圃隱征婦詞曰。一別年多消息稀。塞垣存歿有誰知。今朝始寄寒衣去。泣送歸時在腹兒。此詞結句佳而起句甚劣。決非唐調矣。 李元弼麗末人。以郡守爲按廉使趙某所黜。作詩曰。倚樓長笛無情思。驚破南柯夢裡榮。 麗季趙云仡退居于廣州夢村。一日見被罪謫去者。有詩曰。柴門日午喚人開。步出林亭坐石苔。昨夜山中風雨惡。滿溪流水泛花來。 前朝時柳淑碧瀾渡詩曰。久負江湖約。紅塵三十年。白鷗如欲笑。故故近樓前。後辛旽譖而殺之。南秋江云。思庵忠淸大節。爲賊旽誣陷。黯黯就戮。哀哉。乃反其意而和之曰。未識紅塵路。江湖四十年。思庵終賊手。余在白鷗前。然秋江竟亦不免。尤可哀也。 元松壽詩曰。少日心期未老閑。宦遊容易損紅顔。君恩報了方歸去。吾眼無由見碧山。蓋松壽身爲政堂。欲退而未能。故其詩如此。若余者才劣位卑。無所輕重於世。而不能決去。又在松壽下矣。爲之慨然。 李承休詠雲詩曰。一片纔從泥上生。東西南北便縱橫。謂成霖雨蘇群槁。空掩中天日月明。李齊賢稱之。然此詩全用宋詩不成霖雨謾遮天之意。恐不足稱也。 樵隱李仁復入元朝登第。官至高麗侍中。甞寄同年元朝學士馬彦翬,傅子通詩曰。每向瓊林憶醉歸。賜花春暖影離離。別來更覺交情厚。老去安知世事非。駑鈍尚慙懷棧豆。鵬飛誰復顧藩籬。請君莫笑東夷陋。海上三山聳翠微。佔畢齋以爲是時元朝方亂。末句招二人避地東來云。今審詩意則此說似然。 麗朝掌令徐甄。自革命後居衿川不仕。有詩曰。千載神都隔渺茫。忠良濟濟佐明王。統三爲一功安在。却恨前朝業不長。臺諫欲罪之。太宗曰。甄臣高麗。作詩思之。是夷齊之流。可賞不可罪也。嗚呼此言眞聖主之言。與天地同其大矣。渺茫或作漢江。或作漢陽非是。 鄭以吾茂朱題詠詩曰。立錐地盡入侯家。唯有靑山屬縣多。童稚不知軍國事。穿雲互答採樵歌。蓋麗季勢家兼幷。民無寸土故云。其傷時之意切矣。 趙浚淸川江詩曰。薩水湯湯漾碧虛。隋兵百萬化爲魚。至今留得漁樵話。未滿征夫一笑餘。天使祝孟獻次之曰。隋兵再擧豈成虛。此地幾爲涸轍魚。不見當時唐李薛。直揮旌節到扶餘。趙之詩語太夸。故祝也訾貶如此。但隋煬以征遼之後。終至亂亡。則再擧之說。亦虛矣。 朴議政元亨世祖朝人。三爲遠接使。以風裁見稱。其子安性生日獻壽。公口占曰。今夜燈前酒數巡。汝年三十二靑春。吾家舊物惟淸白。好把相傳無限人。此詩有勸勉警飭之意。可謂敎子弟之法也。 金宗直詩云。詩書舊業戈舂黍。翰墨新功獺祭魚。按荀子曰。不道禮意。以詩書爲之。猶以戈舂黍也。古書云李商隱爲文。多點檢閱書籍。左右鱗次。號獺祭魚。余謂爲文而以編綴用事爲能者。乃文人之病也。頃世鄭士龍類抄諸書。盛以大囊。每有製作。必以自隨。故其詩多牽補斧鑿之痕。絶無平穩底氣象。蓋亦坐此病耳。 雜記曰。申叔舟以元帥北征。深入虜境。虜乘夜來攻。營中喧呼。叔舟堅臥不動。召幕僚口占云。虜中霜落塞垣寒。鐵騎縱橫百里間。夜戰未休天欲曉。臥看星斗正闌干。將士見其安閑。賴以不擾云。余謂。叔舟非能不動。其所爲出於矯情鎭物。乃其動處也。 成三問赴京時。有人以白鷺障子求詩而不示其本。公走筆先成二句後出示。乃水墨圖也。遂足成之。詩曰。雪作衣裳玉作趾。窺魚蘆渚幾多時。偶然飛過山陰縣。誤落羲之洗硯池。其人大驚。 鳴陽正賢孫。與南秋江爲友。有詩曰。水衣緣礎上。庭草過墻長。水閣靑好冷。巖田腐婢香。溪禽帶雨全身濕。山柿經霜半臉紅。 河緯地謝人贈蓑衣詩曰。男兒得失古猶今。頭上分明白日臨。持贈蓑衣應有意。五湖烟雨好相尋。詩意如此而不能決退者。豈以無可去之義故耶。 兪應孚武人。卽六臣之一也。平日有詩曰。良馬五千嘶柳下。秋鷹三百坐樓前。其氣象可想矣。 金時習五歲。以奇童名。英廟召試三角山詩。詩曰。束聳三峯貫大靑。登臨可摘斗牛星。非徒岳岫興雲霧。能使王都萬世寧。後佯狂被緇。有詩曰。趙吠眞榮兆。飛黥是禍胎。羊頭如欲爛。柴盡爾園梅。韓明澮以太公釣魚圖求詩。題贈曰。風雨蕭蕭拂釣磯。渭川魚鳥識忘機。如何老作鷹揚將。空使夷齊餓采薇。蓋有所諷矣。或言。三角山詩。乃世所僞作。 崔脩甓寺詩曰。甓寺鐘聲半夜鳴。廣陵歸客夢初驚。若敎張繼曾過此。未必寒山獨擅名。意佳而格劣。 舍人所蓮亭。舊有姜渾詩曰。竹葉淸樽白玉杯。舊遊陳迹首空回。滿庭明月梨花樹。爲問如今開未開。許篈詩曰。前度劉郞又獨來。亂蟬深樹奮池臺。主人正抱相如病。閑却當年白玉杯。二詩似有優劣。 姜渾東萊靜邊樓詩曰。對馬靑山孤鴈外。扶桑紅日霱雲端。又紫燕交飛風拂柳。靑蛙亂叫雨昏山。徐居正蔚山東軒詩曰。樓敵岳陽天下一。地隣蓬島海中三。安琛秋月軒詩曰。搖波散作東坡百。對影眞成太白三。世稱佳句。 兪㵢溪好仁。成廟朝學士。最被殊遇。及歸覲嶺南。上命中使趕於中路。搜其詩槖以來。其登鳥嶺詩曰。北望君臣隔。南來母子同。上稱歎曰。此人忠孝俱備。 鄭民秀落拓士也。甞遊朴淵瀑布。衣冠藍縷。負杖而至。有儒士多集。侮其爲人。謂曰。汝能作詩乎。民秀書曰。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諸人相與冷笑。卽尾之曰。謫仙此句今方驗。未必廬山勝朴淵。乃大驚。上座而敬之。 金係煕昇平題詠詩云。十月山茶爛熳紅。鄭澈爲咸鏡方伯。有詩云。多情十月咸山菊。不爲重陽爲客開。南北風土寒暖不同。可見於此。 崔淑精題懿墓詩曰。笙鶴朝天去不還。城西十里卽緱山。煙霞暗鎖松杉路。雲霧深藏虎豹關。此日蘋蘩明可薦。當年弓劍渺難攀。傷心杜宇聲聲苦。淚洒春風點點斑。懿墓卽今敬陵也。淑精以典祀官。書此詩于齋壁。成廟親幸見之。深加歎賞。因此驟至大官云。 辛永禧詩云。打麥聲高酒滿盆。老人無事臥荒村。呼童室下遮風慢。恐擾新移紫竹根。按進士辛永禧號安亭。與金寒喧,南秋江友善。知士禍將作。隱居不仕。文章行義。爲一世所推云。 朱溪君深源號醒狂。有詩曰。陣陣淸香通鼻觀。遙知林下有殘花。按王半山詩。暗香一陣連風起。知有薔薇澗底花。蓋用此意。 三魁堂申從濩過妓上林春家。口占曰。第五橋頭煙柳斜。晩來風日轉淸和。緗簾十二人如玉。靑瑣詞臣信馬過。從濩在當時號學唐。而所作未知果近唐否也。按上林春善琴。時稱第一手。居廣通橋云。 世傳里堠詩曰。千古英雄楚霸靈。渡江無面只存形。當年悔失陰陵道。長向行人指去程。謂爲東人之作。余見唐本詩學大成中有此詩。則乃知中朝人所作也。 昔有老父懸鶉。乞米於村野。遇讀書生曰。措大讀書太苦。僕平生丐乞足矣。仍示一絶曰。懶倚紗窓春日遲。紅顔空老落花時。世間萬事皆如此。叩角謳歌誰得知。語意甚奇。蓋隱者也。 一樂亭申用溉題江亭一聯曰。沙暖集群鳥。江淸浮太陰。洪裕孫歎曰。此盛唐韻也。其取重如此。而詩文不甚傳於後世何也。 申用溉爲大學士時。過南袞第。袞賦詩以謝曰。楊柳陰陰欲午鷄。忽驚窮巷溢輪蹄。爭看風裁空隣舍。足具盤筵窘老妻。乘興但知傾藥玉。忘形不覺挽鞓犀。沈吟欲賦高軒過。鄭重荒詞未敢題。用溉嘆賞曰。衣鉢有所歸矣。未幾釋負于袞云。今觀其詩近俗。而但知鄭重等語。似有疵病。且疊使二欲字。以此爲佳作何也。 南怡詩曰。白頭山石磨刀盡。豆滿江波飮馬無。男兒二十未平國。後世誰稱大丈夫。語意跋扈。欠平穩底氣象。難乎免矣。 燕山失一宮人悼甚。命李希輔製詩。詩曰。宮門深鎖月黃昏。十二鐘聲到夜分。何處靑山埋玉骨。秋風落葉不堪聞。燕山喜之。所謂十二鐘聲。未詳出處。豈强造語耶。 金慕齋安國爲宣慰使時。日本使彌中請以讀易爲題。仍呼險韻。慕齋卽應曰。大羹元不和梅鹽。至妙難形筆舌尖。靜裏默觀消長理。月圓如鏡又如鎌。彌中擊節歎服。又人請以半月爲題。呼韻卽成曰。神珠缺碎鬪龍魚。剮殺銀蟾半蝕蛆。顚倒望舒仍失馭。軸亡輪折不成輿。其能狎僻韻如此。 李逗春者無名之士。而其丹陽峽中詩曰。嶺欲蹲蹲石欲飛。洞天深處客忘歸。澄潭日落白雲起。一路仙風吹羽衣。 田禹治詩。紫蛙周禮正王法。南相文章眞伊周。璞亦璞鼠亦璞。隋珠魚目珠。蝘蜒嘲龍眞龍羞。山人掉頭歸去早。桂樹丹崖風月好。所謂南相。蓋指南袞也。詩語甚奇。 朴訥齋忠州題詠一聯曰。西北二江流太古。東南雙嶺鑿新羅。號爲絶唱。而鑿新羅三字。語勢似倒。恐未穩。 晦齋先生詩曰。萬物變遷無定態。一身閑適自隨時。年來漸省經營力。長對靑山不賦詩。語意甚高。非區區作詩者所能及也。又詩曰。萬物得時皆自樂。一身隨分亦無憂。又待得神淸眞氣泰。一身還是一唐虞。觀此則先生之所養可知。 鄭虛庵希良被士禍。逃而爲髡。或自稱李千年浮遊山水老。不知所終。甞題院壁曰。風雨驚前日。文明負此時。孤節遊宇宙。嫌鬧並休詩。又鳥窺頹院穴。僧汲夕陽泉。天地無家客。乾坤何處邊。其所爲推命之書。今行於世。有奇驗云。 成夏山夢井題江亭曰。爭占名區漢水濱。亭臺到處向江新。朱欄大抵皆空寂。携酒來憑是主人。可謂達者之詞也。成聃壽詩曰。持竿盡日趁江邊。垂脚淸波困一眠。夢與沙鷗遊萬里。覺來身在夕陽天。意興亦高矣。第三句一作夢與白鷗飛海外。聃壽夏山之叔也。 魚無迹字潛夫。賤庶而有文才。題吉注書故里詩曰。落落高標吉注書。金烏山下閉門居。首陽薇蕨殷遺草。栗里田園晉故墟。萬古名垂扶大義。至今人過式前閭。男兒生世誰無膽。立立峯巒總起予。 朴謙以軍官赴京。有三月三日詩。云。三月三日天氣新。澗邊楊柳綠初勻。踏靑佳會家山事。應向樽前憶遠人。 朴僞謙世祖朝人。以生員登武科。爲部將從北征有功。不自言。退居天安。有老將詩曰。白馬嘶風繫柳條。將軍無事劍藏鞘。國恩未報身先老。夢踏關山雪未消。鞘字去聲而作平聲用爲欠。嘶風或作閑嘶。 金副學絿少時。長者試以石榴爲題。卽對曰。如何賈胡愚。滿腹藏明珠。一座奇之。 忠淸水營永保亭。爲第一勝地。自古題詠甚多。而唯朴誾地如拍拍將飛翼。樓似搖搖不繫蓬一聯。最爲膾炙。余亦有一聯曰。秋色磨靑銅上下。夜光浮白玉西東。眞所謂唐突西施。 李容齋有鄕友求臘藥與曆書。以詩答之曰。安閑爲藥餌。開落是春秋。遠報山中客。長從這裏求。 李容齋爲遠接使。有安州百祥樓詩曰。二水重成坎。三山斷作坤。天使稱善。按李希輔統軍亭題詠曰。一水流成渙三山斷作坤。或言容齋借用此句而尤勝矣。 李容齋贈別詩曰。老去分襟重。情多出語遲。金校理瞻詩曰。在生難免別。垂老最關情。語意相似。而金尤勝矣。 逍遙亭。卽沈貞別業。有人題詠曰。落葉藏秋壑。斜陽映半山。蓋用賈秋壑,王半山譏之而貞不悟。張玉作逍遙亭序甚佳。而有曰。奉瓊唾於他年。霑玉斝之餘瀝。人以爲病。 鄭一蠧先生有岳陽詩曰。風蒲泛泛弄輕柔。四月花開麥已秋。看盡頭流千萬疊。孤舟又下大江流。可見其氣象矣。岳陽,花開。皆晉州地名。 鄭士龍詠桃花驄曰。望夷宮裡失天眞。走入桃源避虐秦。背上落花仍不掃。至今猶帶武陵春。 成守琮詩曰。小山當面背長江。山雨江聲落夜窓。朝來臥卜漁人惠。破席門前吠老厖。頗得江居之趣。 企齋詩曰。雲含欲滴未滴雨。春滿先開後開花。又甞見楊州樓院。有人題曰。溪雲欲雨未爲雨。路堠迎人還送人。此句語相似。 徐花潭詩曰。將身無愧立中天。興入淸和境界邊。不是吾心薄卿相。從來素志在林泉。誠明事業恢游刃。玄妙機關少着鞭。主敬功成方對越。滿窓風月自悠然。趙龍門昱和之曰。至人心迹本同天。小智區區滯一邊。謾說軒裳爲桎梏。從來城市卽林泉。舟逢急水難回棹。馬在長途合受鞭。誠敬固非容易事。誦君佳句問其然。蓋花潭詩頗有自許之意。故以勸勉之語答之。 成孝元詩曰。夢裡離懷說自重。相驚憔悴舊形容。覺來身在高樓上。風打空江月隱峰。首句或作心裡佳人夢裡逢。未知孰是。或言。此詩乃崔壽峸夢見金冲庵而作。 鄭北窓黔丹寺雪景詩曰。山徑無人鳥不回。孤村暗淡冷雲堆。院僧踏破琉璃界。江上敲冰汲水來。或以此爲白光勳作。 鄭臨終作詩曰。一日讀盡萬卷書。一日飮罷千鍾酒。高談伏羲以上事。俗說生來不到口。顔回三十稱亞聖。先生之壽何其久。書畢而逝。時年四十餘矣。 朴雙閑守良江陵人。以龍宮縣監。退隱于鄕。金冲庵自楓嶽往訪。以躑躅杖幷詩贈之曰。萬玉層巖裡。九秋霜雪枝。持來贈君子。歲晩是心知。公和贈曰。似嫌直先伐。故爲曲其根。直性猶存內。那能免斧斤。蓋戒其避禍。而冲庵竟亦不免。惜也。 林石川雙溪寺詩曰。致遠仙人也。飃然謝世氛。短碑猶有字。深洞本無墳。濁世身如寄。靑天鶴不群。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淸芬。朴守庵詩云。孤雲唐進士。初不學神仙。蠻觸三韓日。風塵四海天。英雄那可測。眞訣本無傳。一入名山去。淸風五百年。俗傳孤雲得仙。故石川之詩如此。而守庵以爲不然。其語是矣。但孤雲距今八百歲。而曰五百年未穩。 林石川億齡賦酒詩。呼韻卽成曰。老去方知此味甘。一杯通道不須三。君看嵇阮陶劉李。不羨公侯伯子男。 世傳銀臺契軸詩曰。掣殘鈴索眠猶警。題罷泥書墨未乾。赴京贈別詩曰。暮年作客須加飯。落日思家莫倚樓。以其切着。故稱爲警句。但未見全篇。亦未知誰所作也。 稗史言。林和靖以梅爲妻。以鶴爲子。林億齡梅鶴亭詩曰。家人屢曬觀梅易。童子重修載鶴船。其意竊比於和靖云爾。 退溪先生過淸平山詩。有曰。白月滿空餘素抱。晴嵐無迹遣浮榮。東韓隱逸誰修傳。莫指微疵屛玉珩。蓋高麗時李資玄隱居淸平三十七年。亦一時高士。而史氏詆以貪嗇。未免吹毛。退溪此詩足爲定論矣。 退溪先生十九歲。有詩曰。邇來似與源頭會。都把吾心看太虛。其早年所得。已如此。 曹南冥詩曰。捫蝨何須談世事。談山談水亦多談。成大谷詩曰。逢人不喜談山事。山事談來亦忤人。語意更高。 曹南冥詩曰。人之愛正士。愛虎皮相似。生前欲殺之。死後方稱美。此言必有激而發。正中時病矣。 林錦湖製仁廟挽詞曰。天欲斯文喪。臣胡際此辰。忍將今日淚。重濕去年巾。報效平生志。攀號未死身。喬山功未就。南海倍傷神。蓋中廟昇遐未朞。仁廟昇遐。錦湖時爲山陵都監郞廳。未訖而出爲濟州牧使故云。 盧蘇齋謫珍島時。有詩曰。天地之東國以南。沃州城外數間庵。有難赦罪難醫病。爲不忠臣不孝男。客日三千四百幸。生年乙亥丙辰慚。汝盧守愼將無醉。補得公私底事堪。一時稱誦。不啻膾炙。而句語未免優體。詩可易言哉。按公乙亥生。而丙辰年作此詩。故云客日三千四百。蓋言謫居歲月爾。 盧蘇齋於仁廟在東宮時。爲右司書。晩年祭孝陵詩曰。廟表全心德。陵名百行源。衣裳圖不見。社稷欲無言。天靳逾年壽。人含萬古寃。春坊舊僚屬。唯有右司存。可謂一字一淚矣。 盧蘇齋因送客醉後作一詩未成。有蟬爲驟雨所駈。墜於席前。公卽續之曰。秋風乍起燕如客。晩雨暴過蟬若狂。似有神助。杜詩云秋燕已如客。乃用此也。 柳成春家僮斫桃樹。作詩曰。悔將伐木課兒童。斫盡夭桃小苑中。聞道東君消息至。更將何物答春風。 羅湜號長吟亭。見時事危險。不赴擧。務自韜晦。及丁未壁書之禍。與其兄副提學淑俱不免。甞有聞儺詩曰。儺鼓鼕鼕動四閭。東駈西逐勢紛如。年年聞汝徒添白。海內何曾一鬼除。結句蓋有所指。而語意大露。其免於禍難矣。 金河西麟厚詩曰。酬酢淺深杯。唱和長短吟。此間有眞意。誰人知大音。仰面發一笑。靜聽松風琴。此詩放曠可喜。 金河西題竹林寺云。十萬丈夫軒外竹。三千宮女檻前花。下句蓋出於李奎報花媚三千宮女瞼。柳搖十五妓兒腰之句。而用之於題寺則恐未善。 鄭礥爲延安府使。見海州芙蓉堂板上諸詩意皆不滿。乃作一絶曰。荷香月色可淸宵。更有何人弄玉簫。十二曲闌無夢寐。碧城秋思正迢迢。時號絶唱。然余意謂之不俗則似矣。謂之絶唱則未也。 尚政丞震器宇洪大。未嘗言人長短。吳判書祥有詩曰。羲皇樂俗今如掃。只在春風杯酒間。尚公見之曰。何言之薄耶。改以羲皇樂俗今猶在。看取春風杯酒間。改下數字而渾然不露。二人氣象可見矣。 礪城君宋寅甞遊西京。脫帶與妓爲別曰。臨分解帶當留衣。敎束纖腰玉一圍。想得粧成增宛轉。被誰牽挽入羅幃。 柳僉知順善假梅詩一聯曰。何以假爲須看葉。如其眞也豈無香。又斫桃接梅詩曰。舊日繁華歸寂寞。異時踈影可徘徊。語巧而無韻。 李承旨忠綽詩曰。白首龍驤衛。官閑畫掩扉。僧從三角至。求我五言歸。頗近自然。 楊蓬萊士彦少時。以丹砂賦作進士第二有名。甞過江西寺。寺僧迎之曰。公是丹砂賦客耶。蓬萊大笑成一絶云。風雨無人慰客行。江西寺主最歡迎。相逢便說丹砂賦。殊愧山僧亦識名。 楊士彦月出峰詩曰。高懸水鏡三千里。一洗乾坤萬古心。車天輅詩曰。銀河曙色通三界。玉斧淸輝滿八都。語皆奇爽。未知孰勝。 楊蓬萊題四仙亭詩曰。鏡裏芙蓉三十六。天邊鬟髻萬二千。中間一片滄洲石。合着東來海客眠。二千初作雙千。人以爲病。 永平金水潭一名牛頭淵。山水之勝。甲於畿內。舊有金胤福者居之。胤福平生喜彈琴。號琴翁。楊蓬萊士彦刻詩巖石曰。綠綺琴伯牙心。鍾子是知音。一鼓復一吟。冷冷虛籟起遙岑。江月娟娟江水深。 楊蓬萊與車軾遊鉢淵寺。皁占一絶。刻于盤石曰。白玉京蓬萊島。浩浩煙霞古。煕照風日好。碧桃花下閑來往。笙鶴一聲天地老。車軾詩曰。朝玄圃暮蓬萊。山月鉢淵寺。香風桂樹臺。俯臨東海揖麻姑。六六壺天歸去來。 楊蓬萊爲安邊府使。不以簿書爲意。惟訪山尋水。或經旬不返。甞遊金剛山。只得一聯曰。海啣天去盡。山戴石來多。竟不能下一句。按唐李頻詩云。野含天去盡。山夾漢來深。語意雖工。不免蹈襲。 李判書後白少時。犯路於方伯。方伯令製詩。公卽呈一絶曰。遠郊斜日眩西東。撲眼塵沙困北風。誤觸牙旌知不恨。浪仙從此識韓公。方伯大加驚歎。禮而遣之。或言。此乃古人所作而公借用云。 李後白閨情詩曰。妾身只似門前柳。眉樣雖新已杇心。金克儉詩曰。銀缸還似妾。淚盡却燒心。似佳。 退溪先生南歸日。一時名士出餞于漢江。別章甚多。而李純仁詩最佳。其詩曰。江水悠悠日夜流。孤帆不爲客行留。家山漸近終南遠。也是無愁還有愁。 李純仁送人詩曰。一尊今夕會。何處最相思。古驛逢明月。江南有子規。河應臨詩曰。草草西郊別。臨分把一杯。靑山人不見。斜日獨歸來。此二作俱佳。而李尤近唐。 李承旨純仁有詩名。與崔慶昌相友。每言。嘉運之詩千篇一律。所以不及古也。其所爲絶句曰。市郭人聲絶。蒼茫凍樹昏。還如去年雪。寂寞臥江村。 尹生紀早有俊才。與尹長源善。遇乙巳士林之禍。佯狂不赴擧。甞居碧瀾渡。有詩曰。柴門日晏桃花靜。無數蜻蜒上下飛。午夢初醒童子語。折來山蕨滿筐肥。及疾革援筆書曰。落烟霞三十餘春。撫宇宙而長辭。遂逝。尹長源以詩悼之曰。危樓百尺碧瀾頭。山自蒼蒼水自流。唯有白鷗三兩在。飛來飛去海門秋。 朴思庵湖堂雨後詩曰。亂流經野入江沱。滴瀝猶存檻外柯。籬掛蓑衣簷晒網。望中漁屋夕陽多。 朴思庵白雲洞詩曰。醉睡仙家覺後疑。白雲平壑月沈時。修然獨出脩林外。石逕筇音宿鳥知。時人謂之朴宿鳥云。 朴思庵題松廣寺詩云。水砧聲落三更月。舂破人間萬斛愁。恨不見其全篇。但砧搗衣石也。以水碓爲砧。恐未穩。 李參贊俊民挽李栗谷詩曰。芝蘭空室不聞香。奠罷三杯老淚長。斷雨殘雲藏栗谷。世間無復識吾狂。又甞有詩曰。老去功名如老妾。不難離別別還憐。 李栗谷題白沙汀金沙寺詩曰。松間引步午風凉。手弄金沙到夕陽。千載阿郞無處覔。蜃樓消盡海天長。阿郞謂述郞。永郞之徒。今有阿郞浦。卽其所遊處也。蜃樓。非獨西海。如嶺東等處。皆有之云。白沙汀。乃長淵地。有流沙甚異。 鄭松江於退溪先生還鄕日。追餞不及。有詩曰。追至廣陵上。仙舟已杳冥。春風滿江思。斜日獨登亭。時以爲佳。 隆慶年中。有題詩于濟川亭曰。曾見先朝種李辰。花開一十二回春。詩題華表千年柱。淚灑靑山一掬塵。風岸曉鐘神勒寺。烟沙晩笛廣陵津。淸秋叩枻驪江去。樓上何人識洞賓。好事者疑爲眞仙之作。後遇壬辰倭發宣靖兩陵。人以爲靑山一掬塵之言驗矣。 李高山宏少有才名。一日携友遊洗心臺。其主李享誠稱病不見。公題詩壁上曰。堂前綠竹難醫俗。臺下淸流未洗心。人皆傳播。享誠病之。乃盛辦邀公。請改前作。公滋筆改之曰。堂前綠竹眞醫俗。臺下淸流可洗心。又遊龍門山一聯云。北望孩三角。東臨裔五臺。 姜斯文克誠題新曆詩云。天時人事太無端。新曆那堪病後看。不識今年三百日。幾番風雨幾悲歡。 姜克誠以弘文修撰。在罷散中。有詩曰。朝衣典盡酒家眠。賜馬將謀數頃田。珍重國恩猶未報。夢和殘月獨朝天。明廟聞而賞歎。特命收敍。蓋異數也。 李藥圃海壽淸心樓題詠和韻云。驪江秋水鏡澄澄。江上靑山面面層。弧鶩落霞眞罨畫。鴈聲鷗夢畵誰能。一時以爲佳作。而但疊使畫字未穩。 辛監司應時有詩名。甞作高城詩曰。北望山皆骨。東臨海不潮。菁川詩曰。溪橋多臥石。山店半依楓。爲兵郞詩曰。時淸軍國渾無事。騎省郞官夜讀書。又宣祖大王亮陰時應製杜鵑詩曰。吾王方在疚。莫近上林啼。順懷世子挽詞曰。金華已作傷心地。玉漏猶傳問寢晨。時以爲佳。 崔斯文慶昌赴京時。中朝摠兵楊照名將也。廟在寧遠衛。公題詩曰。日暮雲中火照山。單于已近鹿頭關。將軍獨領千人去。夜渡遼河戰未還。此乃佳作。而但鹿頭關非遼薊地。且雲中遼河皆地名。似重疊矣。贈白光弘舊妓曰。錦繡烟霞衣舊色。綾羅芳草至今春。仙郞去後無消息。一曲關西淚滿巾。白光弘曾任平安評事而卒。其所製關西別曲。至今傳唱。梨園諸妓聞輒下淚故云。錦繡烟霞綾羅芳草。乃其曲中語也。 成斯文某爲楊州牧使。畜一娼名梅花。沈惑廢衙。崔慶昌贈詩曰。官橋雪霽曉寒多。小吏門前候早衙。莫恠仗君常晏出。醉開東閣賞梅花。蓋用何遜事以譏之。 鄭敎授碏有詩曰。世人最愛重陽節。未必重陽引興長。若對黃花傾白酒。九秋無日不重陽。又遊山寺一聯曰。山如圖畫白雲外。路入招提紅樹中。 河應臨詩曰。佳兒年十三。彈琴雙手纖。聞聲不見面。聲出桃花簾。柳永吉詩曰。臨道誰家蔭綠楊。一窓珠箔護雙娘。東風吹漏孤雲曲。枉使行人也斷腸。此二作相似。而河爲優矣。孤雲曲。蓋謂伽倻琴也。 鄭之升詩曰。草入王孫恨。花添杜宇愁。汀洲人不見。風動木蘭舟。混書唐詩集中。以示崔慶昌諸人。皆不能辨云。而細味之。有不似唐者矣。又甞有警句曰。南貧置酒朝醺足。北富熏天夜笛高。 鄭之升遊嶺南。只成一聯曰。十室仁同縣。千峯智異山。更着一句不得而還。 柳永吉詠舂杵女人曰。玉杵高低弱臂輕。羅衫時擧雪膚呈。蟾宮慣搗長生藥。謫下人間手法成。 先王朝廷試文臣南薰琴七言排律二十韻。尹卓然居首。其警句曰。從知古樂猶今樂。莫道薰風是舜風。然全用詩學大成對句。唯改從知莫道四字耳。 林子順詩曰。世有病心人。騎牛馬載去。用之旣違材。鞭策不少恕。太行之路靑泥坂。馬蹶牛僨將伯助。吁嗟吁嗟。健牛良馬一時疲。誰爲負也誰爲馭。此近於俳優之談而意則好矣。 林子順訪友詩曰。樵童野老行行問。流水柴門處處疑。香奩詩曰。十五越溪女。羞人無語別。歸來掩洞房。泣向梨花月。山寺詩曰。夜半林僧宿。重雲濕草衣。巖扉開晩日。棲鳥始驚飛。又有警句曰。木落風無語。江流月有聲。 林悌詩曰。南邊壯士劍生塵。手閱陰符三十春。臥睡蒲團起索酒。野僧只道尋常人。又胡虜曾窺二十州。當時躍馬取封侯。如今絶塞烟塵靜。壯士閑眠古驛樓。可見其氣豪矣。當時本作將軍。 李判書後白爲咸鏡監司。莅政淸明。務袪宿弊。一道稱頌。然蠲減太甚。郡邑凋敝。科外誅求。民始苦之。林悌有詩曰。蕙折霜風玉委塵。一時淸德動替紳。可憐貊道終難繼。相國醫民是病民。 黃璨赴鏡城判官。林子順病中送以詩曰。元帥臺前海接天。曾將書劍醉戎氈。陰山八月恒飛雪。時逐長風落舞筵。未幾而逝。 許篈贈眞上人詩曰。東風曉入花枝冷。玉琯初移晴晝永。乍聽冰泉幽咽聲。愁垂珠箔玲瓏影。蕙帷惆悵宿香濃。洞裏仙人那可逢。烟沉鶴駕三珠樹。月照瓊樓五夜鐘。簷鐸丁丁碎寒玉。王孫芳草萋萋綠。瀟湘歸去碧雲師。和我高山流水曲。此詩乃閨情艷體。以之贈僧則未穩。 李達詩。風泉響落秋山空。石門月出疎鐘後。道入讀罷黃庭經。夜掃天壇拜北斗。崔慶昌詩。午夜瑤壇掃白雲。焚香遙禮玉宸君。月中拜影無人見。琪樹千重鎖殿門。此二作俱佳。而崔詩末句押旁韻可惜。 李達甞客遊湖南。有商人賣錦段。其所眄。人欲之而無價。乃作詩呈邑倅崔慶昌曰。商胡賣錦江南市。朝日照之生紫烟。佳人正欲作裙帶。手探粧奩無直錢。崔大喜。厚給其價。達因是有名。此詩世所稱佳。然商胡二字未穩。 李達與崔慶昌諸人遊寧越。同題魯山墓詩。達先占一句曰。東風蜀魂苦。西日魯陵寒。諸人遂閣筆云。而今見全篇。唯此句佳矣。 李達四時詞曰。露濕薔薇架。香凝荳蔻花。銀床夏日永。金井索浮瓜。按樊川詩荳蔻梢頭二月初。荳蔻花開。乃春景也。蓋達不深考而爲是語。可笑。 李漢陰爲李提督接伴使時。天將聽賊詐和。未免遲疑致誤機事。一日提督出示赤壁圖。漢陰作詩曰。勝敗分明一局碁。兵家最忌是遲疑。須知赤壁無前績。只在將軍斫案時。語有規諷。天將頷之。 高苔軒敬命扶餘懷古詩云。憑君莫話溫流事。吊古傷春易白頭。按東國史曰。百濟始祖高溫祚立。又曰。以系山扶餘。故爲扶餘氏。今以溫爲姓則誤矣。 宋翼弼甞遊蕩春臺詩曰。短嶽杯中畫。長風袖裏秋。又因事繫獄。有詩曰。一生身服古人禮。三日頭無君子冠。落盡林花山下宅。曉天歸夢水雲間。 崔楊浦澱少有逸才。遊嶺東有詩曰。蓬壺一入三千年。銀海茫茫水淸淺。鸞笙今日獨歸來。碧桃花下無人見。年弱冠早逝。 迎曙驛。有人題壁曰。芳草路東西。送迎朝又暮。往來人不休。半是此中老。蓋有所諷也。 壬辰倭變。申生櫓播竄北道。遇明廟忌辰。作詩曰。先王此日棄群臣。末命丁寧托聖人。二十六年香火絶。白頭號哭只遺民。 尹海平根壽贈余赴京詩云。專對公能事。耽詩夙有聲。淸文謝雕飾。佳句近飛鳴。大曆驚新調。高標仰重名。還從離別日。却效老鍾評。老鍾人多不解。蓋鍾嶸蕭齊時人。有詩評故云。 禹弘績。余同年進士壯元。有詩才。其贐別之作曰。歸思嶺南雲。離愁江岸草。直待興盡時。許君方上道。李五峯甚稱之。 鄭彦訥博通經史。薄命不第。丐食都下。有詩曰。飮中千日少。亂後一身多。又恠石夜能虎。孤松秋欲絃。其寒苦如此。 李僉正春英力於詩文。而所尚不高。可傳者少。萬曆庚寅。余赴黃海都事。贈余別詩。有曰。芙蓉堂冷餘殘雪。孤竹城空只暮烟。乃一懷古之作。語似不稱。及壬辰變後。隨大駕駐剳海州。則所見景象。宛如詩中語。可恠也。 申玄翁自少時爲文章。便自成家。人不敢瑕點。甞贈余別詩曰。世間萬事竟奚有。海內百年唯我曹。九鼎何曾異瓦釜。泰山本自同秋毫。新陽曖曖韶華嫩。遠客悠悠行色勞。握手出門倍惆悵。茫茫漢水春波高。其詩亦老成典重如此。非他人所能及也。 先王朝慶興鹿屯島。募民屯種。値虜大入。殺戮殆盡。上傷之。出御題悼鹿屯島戰亡將士律詩。命近侍製之。韓柳川浚謙以翰林居首。其結句曰。邊奏由來難盡實。九重寧悉此間寃。語涉微諷。可謂得告君之體。 李月沙廷龜題淮陽板上詩曰。天擁重關險。江蟠二嶺長。雲烟護仙窟。日月近扶桑。秋膾銀鱗細。春醪栢葉香。瓜時倘許代。吾不薄淮陽。至乙巳大水。一境沈沒。詩板漂到江華地。爲漁人所得。還揭于壁上。余次之曰。乙巳災無古。連城水害長。蒼茫人化鼈。頃刻海成桑。天爲詩名重。神慳寶唾香。沈碑彼何者。辛苦笑襄陽。連城卽淮陽舊號也。一時傳誦。以爲異事。 李斯文遠孫題銀溪驛一聯曰。峽擁束籬鷄犬少。門臨長道馬牛殘。余於淮陽。亦曰。巖頂菑畬平地少。水邊籬落數家貧。蓋其地險隘。墾山以食。其俗不鑿井。臨水以居故云。 權韠過鄭澈墓詩曰。空山落木雨蕭蕭。相國風流已寂寥。怊悵一杯難更進。昔年歌曲卽今朝。蓋鄭平日有將進酒詞傳于世故云。 鄭文孚以吉州牧使過淮陽。適値元日。一行飢凍欲貰酒。而居人不肯。乃作詩曰。淮陽不薄人情薄。鐵嶺非高酒價高。 崔豹古今註曰。古人相別。贈以文無。按文無當歸草也。余送李潭陽安訥詩曰。惜別將何贈。文無草未長。見者如李五峯。車五山諸人。皆不解出處云。可笑。 余守洪陽時。車五山薄遊湖西。贈余詩累百篇。有曰。碧落鶴寒雲五色。長風鯨動海層瀾。鶴天古月琴心淨。鯨海層瀾筆力駈。鶴飛碧落靑雲闊。鯨戲層波巨海長。又鯨衝玉海千層浪。鶴透金天萬疊雲。鶴到碧天雲萬里。鯨翻滄海雪千層。此等句皆一意。未知優劣如何。 宗室石陽正霆。於高城有詩曰。千里客遊三日浦。百年人倚四仙亭。又朴斯文慶新九月山詩曰。山名九月宜秋賞。寺在深源幾日尋。此似優矣。 余早病不能專精翰墨。而有一二拙句爲人所稱道者。其閒居詩曰。醒狂得酒言堪怕。吏隱居朝迹太奇。人隔水雲秋萬里。月懸砧杵夜千家。王尊賢佞人憎愛。蘧瑗行藏道有無。人世塞翁曾失馬。路岐隣客幾亡羊。詩似巧工雕萬物。酒爲長帚掃千愁。世事一場群蟻穴。人生十步九羊腸。詩向淡中偏有味。酒從愁後便無功。人情舊雨殊今雨。世路靑雲隔白雲。林間路細纔通井。竹裏樓高不礙山。雨裏嬌紅花有淚。烟中淺碧草無情。贈人詩曰。功名任拙風塵下。詩酒論交宇宙間。萬古乾坤今夜月。百年湖海故人杯。靑霞意重千杯少。白雪詞高六月寒。天涯十日九風雨。客子七年三別離。風生九塞秋橫劍。雪照三河夜渡兵。赴京詩曰。天連瀚海秋常早。地接陰山夏亦凉。人烟隔岸靑齊近。虜火連山朔漠昏。秋聲鼓角霜千樹。夜色關河月萬家。楡關樹暗看歸鳥。鴈塞天淸辨虜塵。萬歲三呼雷殷地。千官五拜日升天。諸侯玉帛三千國。萬曆乾坤四十春。羈懷冷落多因病。客夢參差少到家。愁燒帝里香燈夜。夢飽家山豆粥晨。笙歌萬戶春雲熱。桃李千門夜雨香。千里亂山愁外路。一年芳草夢中人。詩就炎天飛白雪。賦成滄海起雄風。千里旅愁憑醉失。百年衰興倚詩豪。題詩海驛生春色。跋馬遼城破暮雲。送人赴京詩曰。燕山八月鴻前雪。華表千年鶴外霜。天子聖明堯舜禹。朝廷禮樂夏商周。記行詩曰。馬行綠樹陰邊路。人語靑山影裏村。江館梨花三月雨。驛樓楊柳小春風。溪雲翳日天將夕。野燒籠山草不春。鶴城詩曰。天外片帆來國島。樹頭殘日見淮陽。愁外烟花春入塞。夢中蘿月夜還山。鐵嶺詩曰。乍臨絶壑疑無地。却下平原別有天。釋王寺詩曰。泉舂水碓雷千杵。月照梨花雪一庭。洪陽詩曰。題詩古壁風生筆。命酒幽軒月滿杯。烟開柳幄圍雕檻。雨鑄荷錢點小池。階前翠竹兒童馬。池畔靑浦太守鞭。悼李統制詩曰。蠻祲夜收湖外月。將星晨落海中雲。贈琉球使詩曰。地入波濤迷上下。天懸星斗辨西東。日月並明天內外。波濤不隔海東南。昇平詩曰。軒窓近水偏宜暑。庭院移梅早得春。霜外曉聲聞鼓角。雪中春色見梅花。梅影舞風來枕上。竹聲磨月到窓前。門垂五柳春風早。院繞千篁夜雨多。開城詩曰。靑石雪埋雙峽路。白楊烟鎖十王陵。荒臺有恨千年月。別澗無聲一夜冰。百祥樓詩曰。窓聞小雨天難曉。城枕寒江地易秋。江村詩曰。帆腹好風朝後飽。浪頭新水夜來高。社稷陪祭詩曰。旌旗掩月三天色。環佩敲風五夜聲。侍宴詩曰。杯中萬壽南山近。席上三光北極高。水災詩曰。方割水橫堯帝世。不周山裂女媧天。病後詩曰。芳草閉門三月後。落花扶杖一春前。結句曰。一徑斜穿垂柳底。竹輿歸去畫圖中。三杯吸盡梨花月。寫出新詩字字香。靑山也似憂時客。一夜東風盡白頭。推窓正見空庭月。掛在梨花最上枝。隔水誰家開繡戶。柳邊門巷最風流。 其五言對句曰。夕林開逕小。秋葉閉門深。淡月詩中色。寒泉夢裏聲。雪屋琴書冷。梅窓笑語香。名場先鷁退。老境已蠶眠。長貧先得老。久病自知醫。水雲牽興遠。湖雨入詩寒。世態雲翻覆。人情雨舊今。浦口呑潮大。山腰帶霧低。世事從花笑。詩情被竹迷。浦深魚世界。池漲鷺生涯。美酒傾三亥。嘉蔬備五辛。檻前花富貴。池畔柳風流。地乾秧馬臥。田熯麥人臞。壞墻蛇作穴。空院鳥爲家。曉釜烹溪綠。春盤薦海紅。砌花啼暮雨。城柳織春烟。水聲今夜夢。山色去年詩。日落行人疾。天寒宿鳥癡。樹木林胡塞。山河漢武臺。野蝶疑莊夢。山禽學越吟。客夢先芳草。歸期後落花。鴈聲初碧落。蛩語自黃昏。竹嬌霜作粉。松老雪爲髯。竹色詩中活。梅花夢裡寒。歲月愁中貌。山川病後詩。夜凉孤枕覺。秋意暗虫知。夜風生暗竹。春色漏寒梅。草色靑疑夢。山容淨似詩。結句曰。遙看茅屋處。楊柳小橋西。隔窓知有雨。聲在碧梧東。槐陰成小睡。西日下南柯。孤城知近海。白鳥下官庭。 李判官厚根有送人遊金剛山詩曰。吾聞金剛山。三山之第一。雲巒列玉劍。石磵鳴瑤瑟。以君好風流。更作此中客。我願從之遊。微官苦纏縛。羽蓋不可攀。仙凡從此隔。一萬二千峰。多少烟霞色。一一入新詩。歸來向我說。善矣。 成以敏詠魚燈曰。楚水流無極。靈均恨不平。至今魚腹裏。留得寸心明。此詩人或稱之。然起句不佳。且帶稚語。決非作者。 萬曆戊申。余爲洪州牧使。其前任則李東嶽安訥也。東嶽留詩贈余。其尾句曰。小技却慚非大手。謾敎人比鄭蘇時。蓋嘉靖中。鄭士龍,蘇世讓相代爲牧使故云。余次之曰。追蹤往昔吾何敢。惟幸交承得共時。二詩俱載洪陽錄中。 僧惟政號四溟山人。倭奴自壬辰後不敢通和。至癸卯來請信使。人皆憤惋。而朝廷恐其生釁。遣山人往試賊情。山人遍求別章于縉紳間。余贈之曰。盛世多名將。奇功獨老師。舟行魯連海。舌騁陸生辭。變詐夷無厭。羈縻事恐危。腰間一長劍。今日愧男兒。車五山見之閣筆。 萬曆辛亥。太學諸生。因事憤激。空館而出。有一儒生作詩曰。嚴霜四月下菁莪。只是狂愚豈有他。回首泮宮香火滅。杏壇寥落日初斜。 李壽根余從姪也。有奇才。幼時見宗廟作詩曰。太廟門初入。松杉夾路靑。自然心敬畏。不敢近前庭。又題枯竹病鶴圖曰。兩竿勁節枯猶直。萬里飛心病不窮。謂將遠到。成童而逝。惜哉。 太監天使冉登出來時。責徵銀幣。罔有紀極。國內爲之虛耗。人有詩之曰。炎風捲盡三韓去。只有山川似昔時。盖時方六月。而又其姓冉。冉與炎音相近故云。 曾見闕中礎石上。有題云。鄕信不如春有信。客情那似石無情。傷衰謾自思强壯。經亂空勞說太平。詢之則乃軍士所作。而不知其名。可恨。 尹斯文某爲某縣倅。與邑娼私焉。遞後民立去思碑。娼每過碑涕泣。人有題詩曰。不知當日羊公石。曾有佳人墮淚無。 甞見驛亭。有題曰。眾鳥同枝宿。天明各自飛。人生亦如此。何必淚霑衣。未知誰作也。 讀書而不知意味。學者之大病也。世傳一詩曰。十里江山和睡過。箇中形勝問如何。他時若使便回馬。身是重來眼是初。亦善喻也。 詩或有一聯可傳者。如金相國貴榮遊嶺南詩曰。紅樹萬山頻駐馬。白雲千里獨登樓。康同知復誠詩曰。閑中有客惟僧子。病裡看書是藥方。洪參議慶臣詩曰。路長爲客久。夢短到家難。沈鴻山宗直詩曰。門掩專松影。床移壤竹陰。梁長城慶遇詩曰。雪逕纔通馬。風枝不受烏。權石洲韠詩曰。谷虛人語響。橋側馬行危是也。 世傳耕牛無宿草。倉鼠有餘粮。萬事分前定。浮生空自忙。未知誰作也。明羅念菴詩曰。籠鷄有食湯災近。野鶴無粮天地寬。語尤達矣。 芝峯類說卷十三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