번역:지봉유설/7권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經書部三[편집]

書籍[편집]

按易書詩周禮禮記春秋爲六經。《역경》(易經)·《서경》(書經)·《시경》(詩經)·《주례》(周禮)·《예기》(禮記)·《의례》(儀禮)의 삼례(三禮)·《춘추》(春秋) 삼전(三傳)을 구경(九經)으로 한다. 一說孝經論語孟子易書詩周禮禮記春秋爲九經。經者常行之典也。 살피건대, 《역경》은 24,107 글자, 《서경》은 25,700글자, 《시경》은 39,234글자, 禮記九萬九千一十字。周禮四萬五千八百六字。春秋左傳二十九萬六千八百四十五字。論語一萬一千七百五字。孟子三萬四千六百八十五字。庸學幷入於禮記中爾。 尉繚子。武經七書之一。其書有與梁惠王相問答。則逮秦始皇時。當過百餘歲矣。按始皇紀曰。大梁人尉繚來說秦王。王用其策云云。而再無顯著功業何也。其言兵最酷。今倭奴用其法云。 古今諸子之顯行於世者。有老子,列子,莊子,關尹子,文子,管子,晏子,商子,墨子,尹文子,亢倉子,子華子,尸子,荀子,申子,鬼谷子,韓子,淮南子,孔叢子,鶡冠子,桓子,又呂氏春秋,陸賈新語,蒯通雋永,董仲舒玉杯繁露,韓嬰韓詩外傳,劉向說苑新序,揚雄法言太玄,應劭風俗通,趙曄吳越春秋,王充論衡,王符潛夫論,仲長統昌言,張華博物志,常據華陽國志,王嘉拾遺記,葛洪抱朴子西京雜記,干寶搜神記,任昉述異記,王通元經中說,杜佑通典,李石續博物志,白居易六帖,李冗獨異志,蘇鶚杜陽編,段成式酉陽雜俎,劉肅大唐新語,孫光憲北夢瑣言,趙璘因話錄。自宋以後雜書尤多。不可悉記。又白虎通漢諸儒所撰,初學記唐張說等所著。太平御覽,太平廣記,文苑英華,宋李昉等所撰也。 邵傳曰。馬史亡景帝,武帝二紀。禮樂等書。乃元成間褚先生補作。非遷之書也。觀者宜審之。 葛洪西京雜記言洪家世有劉子駿漢書百卷。考校班固所作。殆是全取劉書。有小異同耳。按班彪傳曰。彪續司馬遷爲數十篇。未成而卒。帝命其子固續之云。班書總九十九篇之中。項籍諸傳。則就馬史本文而稍加刪削。又踵其父。以成一家言。若果取劉歆漢書而爲之。則固之全文。蓋無幾矣。然葛洪後經百千載。無一人言及于此。而皆以爲出於班手何耶。 格致叢書曰。日本有古文尚書。乃徐福入海時所携也。歐陽公詩曰。徐福行時書未焚。逸書百篇今尚存。令嚴不許傳中國。擧世無人識道眞。頃年人問倭使。則答以無有云。抑傳者誤耶。 後漢書云儒者爭學圖緯。按圖圖讖緯七緯也。西漢末。夏賀良之徒爲之。以爲有經必有緯也。七緯者。易緯,書緯,詩緯,禮緯,樂緯,孝經緯,春秋緯。如易稽覽圖,乾鑿度,坤靈圖,孝經授神契,鉤命決,春秋演孔圖,元命包,運斗樞,感精符。皆緯書也。 汲冢竹書之怪誕。不足道也。但其中有曰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非穆王壽百歲也。幽王旣亡。共伯和者攝行天子事。非二相共和也。亦似有理。然古記所謂穆王非在位百年。乃壽百年者信矣。 櫟翁稗說曰。汲冢書多與六經不合。舜禹文王。皆被大惡之名。竊意如曹瞞者。自知惡稔。於是誣大聖。欲分其謗。穴地瘞書。以欺後世云。余謂汲郡與魏都相近。益齋此言。頗有所見。然汲冢書中如穆天子傳。非後人所能撰。有不可曉也。 千字文。梁周興嗣所編也。武帝取一千字。每字片紙雜碎。命興嗣韻之。今考其文。唯女慕貞潔。紈扇圓潔。潔字重疊。或曰貞潔之潔當作絜。按秦本記云男女絜誠。樂毅傳云不絜其名。莊子云以絜吾行。蓋古二字通用。今韓濩所書千字文。作貞烈。未知有所考也。 楊愼曰。《강목》(綱目)은 주자(朱子)의 문인 조사연(趙師淵)이 사명(師命)을 받들어 편찬한 것이다. 其疎舛固宜。今人以爲出於朱子。合于春秋非矣。按朱子曰某甞作通鑑綱目。又曰許多文字。恐精力不逮。未必能成。未知楊之所言。有他所據耶。 歷代史如資治通鑑,綱目,通鑑纂要,綱鑑大成等書。皆以編年爲主。而唯呂祖謙十七史詳節。有世紀列傳。故尹斯文覃休。號博洽於文者。亟稱此書爲諸史第一。自變後此書不見於世。世又無篤好之者。余惜之。 玉臺新詠。徐孝穆所編。多取閨情之作故名。猶後代之香奩集爾。其詞過於綺靡。然語意婉麗。殊有風人之致。又高於唐矣。孝穆徐陵字也。 李東陽言選唐詩者。唯唐音爲庶幾。次則周伯弼三體若鼓吹。則多以晩唐卑陋者爲入格。吾無取焉。余謂唐音之選。世號精粹。然其詩僅一千三百四十一首。而律絶尤少。且不及李杜韓集。未免疎略。鼓吹所編。只七言近體。而三體無古選長篇。其最優者。唯品彙乎。 楊仲弘言河嶽英靈及中興間氣等集。皆唐人所選。而多主晩唐。王介甫百家選。除高岑王孟數家外。亦皆晩唐。他如洪容齋,趙紫芝諸選。多略於盛唐而詳於晩唐云。時俗所尚如此。詩格之日卑。無足怪也。 高棅撰唐詩品彙。以武德以後爲初唐。開元以後爲盛唐。大曆以後爲中唐。開成以後爲晩唐。又以初唐爲正始。盛唐爲正宗,大家,名家,羽翼。中唐爲接武。晩唐爲正變,餘響。其以陳子昂,李白爲正宗。杜甫爲大家者。最有斟酌。明人謂高廷禮唐詩品彙。大有功於詩敎是矣。 唐詩之選夥矣。如唐詩正音,品彙,正聲,鼓吹,三體詩,百家詩,唐詩類苑,十二家詩,唐詩紀之屬。不可盡擧。而至於宋詩。人非不篤好。而一無選彙之者何也。豈誠以宋詩爲不及唐耶。 稗說曰。五代時高麗進別叙孝經一卷。記孔子所生及子弟從學事。又有孝經雌雄圖。說日之環暈星之彗孛云。此書今未聞之。豈古有而今無耶。 說郛云周世宗時。水部郞韓彦卿使高麗見一書。曰博學記。其中有霧曰迷天步障。霜曰威屑。露曰敎水。雹曰冰子。虹曰氣母。星曰屑金云云。其語甚新。而所謂博學記。今不知何書也云。 稗史曰。剪燈新話。乃楊廉夫所著。惟秋香亭記。是瞿宗吉所撰。觀其詞氣不類。可知云。余謂古今書籍。如此托名者何限。且新話中水宮慶會錄。專取東坡志林。申陽洞記。專襲白猿傳而少加櫽栝。其他莫不模倣爲之。若剪燈新話則効顰又甚矣。 鶯鶯傳。乃元稹自叙而假張生爲說。今考其集中鄭氏墓誌及夢遊春詞可見。蘇東坡詩註。以張生爲張籍非也。 我東詩文選集不多。佔畢齋所撰靑丘風雅,東文粹。雖曰精抄而未免太簡。雖東文選博矣。而主選者多以愛憎爲取舍。續東文選尤甚。難免狗尾之誚。識者恨之。 韻會凡一萬二千六百五十二字。禮部韻只九千五百九十字。而龍龕手鑑至十六萬餘字。契丹時遼僧所撰也。三韻通考。出於倭國。比畧韻尤少而一覽輒盡。便於考閱。故今用之。 格致叢書曰。古人書籍率皆手錄。自唐始有板刻。至宋益盛云。蓋木之災於此甚矣。


著述[편집]

按家語。孔子六十八歲。自衛返魯。刪詩書正禮樂。序易修春秋。七十一歲。感獲麟而絶筆云。聖人之於著述。猶在晩年。况後人乎。 昔司馬遷當漢中葉。作史記。班固作漢書未就。詔曹大家踵成之。晉孫盛作晉春秋。直書時事。桓溫怒之。王韶私撰晉史。卽除史職。使續後事。宋李燾作宋百官表。詔給筆札爲通鑑長編。至於皇明。有通紀,憲章錄,大政紀,昭代典則諸書。不能悉數。中朝寬大氣象可見矣。 揚子雲著太玄經。時人謂秪足覆瓿。獨桓譚以爲必傳。夫人情好慕往古而輕忽儔類。信習見而駭所希聞。子雲之遇桓譚亦幸矣。然子雲作法言。蜀富人賚錢十萬。願載其名而不得。則其爲時所重如此。豈若後世之士殫精毫素而湮滅無聞者哉。 周興嗣一夕編進千字文。鬚髮盡白。歸而兩目俱喪。死時心如掬泥丸。謝靈運嘗半日吟詩百篇。頓落十二齒。孟浩然眉毛盡落。魏裳爲楚史七十六卷。而心血耗以卒。余謂以此傷生。何異酒色之爲害哉。 陸羽著茶經。王績著酒經。師曠著禽經。桑欽著水經。崔浩著食經。王積薪著碁經。范蠡作種魚經。甯戚作相牛經。伯樂作相馬經。浮丘伯作相鶴經。至於佛書道書。皆謂之經。率多後人僞撰耳。 歐陽子曰。自古著書之士。不可勝數。而散亡磨滅。無異草木榮華之飄風。鳥獸好音之過耳。言之不可恃如此。余按唐之姚崇,樊宗師平生著述甚多。而其文章不傳於後世。若此者何限。以此言之。今世之士勤力盡心於文字間。欲托以名不朽者。皆可非也。 碧雲騢者。梅聖兪所撰。其中數款。訾毁范文正甚力。謂公薄於宗族。交結宦寺以得官。余怪之。後閱他書。有言聖兪平生不悅於范公。故爲此書以傳世。其人薄行如此。宜一生之坎軻也。嗚呼向非文正之表表大節。則人豈有不信者乎。故曰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又說郛曰。魏泰托聖兪名作書。號碧雲騢。以詆當世巨公。亦似然矣。 韓子蒼題古今注後曰。崔豹漢魏間人。當干戈搶攘之世。能自見於翰墨。士生無事時。圓冠方屨。飽食嬉戲。亦足愧矣。余謂凡爲士者。孰不欲讀書行道於一時。而旣噤不得施用。則其或托之空言。出於不獲已也。故曰太上立德。其次立言。不猶賢於無所用心者耶。按崔豹晉惠帝時人。官至太傅。非不偶於世者也。子蒼謂爲漢魏間人。失之矣。古今注。崔豹所著書名。 容齋隨筆曰。野史雜說。多得之傳聞及好事者緣飾。故多失實。雖前輩不能免云。余謂非特雜說。古之史家記傳。亦未必盡實。觀者識其大槪可矣。 葉夢得曰。士大夫作小說雜記。所聞見本以游戲。而往往暴人之短。私爲喜怒。此何理哉。歐文忠歸田錄。自言以唐李肇爲法。而少異者不記人之過惡。君子之用心。當如是也。此言誠善。 吾學編序曰。古之作者。必雄傑不羈之才。胸中本有全書而不得試。乃著述以自見。王弇州曰。君子得志則精渙而爲功。不得志則精歛而爲言。以此觀之。古人之有著述者。豈得已哉。皆有才學而不偶於時者之爲也。然其所謂著述。又豈稗官小說之云哉。 皇明太宗朝。士人朱季友獻所著書。專斥濂洛關閩之說。上怒曰。此儒之賊也。謗先賢毁正道。非常之罪。治之不可拘常例。卽勅行人押季友還饒州。會布政府縣官及鄕之士。明諭其罪。笞以示罰。而搜檢其家所著書。會眾焚之。噫文皇此擧。扶正抑邪之意至矣。不然則陸氏之學。不待陽明而盛行於世矣。 宋莆田鄭厚曰。孟子非賢人。履周之地。食周之粟。常有無周之心。學仲尼而叛之也。使當時有能倡威文之擧者。文武成康之業。庸可幾乎。而軻徒以口舌求合。自謀利祿。今日說梁惠。明日說齊宣。皆陷之使爲湯武之爲。軻忍人也辯士也。儀秦之雄也。至譬之於詩禮發家市井販婦。其醜詆聖賢極矣。而宋儒不之斥何也。

我朝二百年間。著書傳世者甚罕。而小說之可觀者亦無幾。예를 들면, 서거정(徐居正)의 《필원잡기(筆苑雜記)》, 《동인시화(東人詩話)》, 이육(李陸)의 《청파극담(靑坡劇談)》, 김시습(金時習)의 《금오신화(金鰲新話)》, 남효온(南孝溫)의 《추강냉화(秋江冷話)》, 조신(曹伸)의 《유문쇄록(諛聞瑣錄)》, 성현(成俔)의 《용재총화(慵齋叢話)》, 김정국(金正國)의 《사재척언(思齋摭言)》, 신광한(申光漢)의 《기재기이(企齋記異)》, 어숙권(魚叔權)의 《패관잡기(稗官雜記)》, 이자(李耔)의 《음애일록(陰崖日錄)》, 심수경(沈守慶)의 《유한잡록(遣閑雜錄)》, 권응인(權應仁)의 《송계만록(松溪漫錄)》, 이제신(李濟臣)의 《후청쇄어(侯鯖瑣語)》, 허봉(許篈)의 《해동야언(海東野言)》, 이정형(李廷馨)의 《동각잡기(東閣雜記)》, 《황토기사(黃兔記事)》, 차천로(車天輅)의 《오산설림(五山說林)》이 있고, 其未刊行者亦多。恐久而泯沒也。今錄于此。以備考云。

文字部[편집]

文義[편집]

漢書。尉佗曰。風聞老夫父母墓已壞。沈約彈文曰。風聞東海王源云云。魏任城王表曰。御史之禮。風聞是司。通典曰。御史聞風彈擧而已。按左傳風聽臚言於市註。風采也。采聽商旅之言。 陳平傳平謝曰主臣註。猶惶恐。主擊也。臣服也。言擊服惶恐也。又見馮唐傳及晉書。韓退之淮西碑字。曰悉主悉臣。亦此意云。 金錯刀有二義。錢也刀也。漢食貨志。王莽更造大錢。以黃金錯其文曰一刀直五千。此錢也。東觀漢記。賜鄧通金錯刀。此刀也。杜詩金錯囊垂罄。韓詩何須悋錯刀。謂錢也。孟浩然詩美人騁金錯。纖手膾紅鱗。謂刀也。 稗史言淮南子曰日經于泉隅。是謂高舂。故梁元帝詩斜景落高舂。薛能詩隔溪遙見夕陽舂。皆本淮南子云。余謂夕陽舂之舂。謂爲高舂。則未免語疊。以遙見二字觀之。似指舂杵而言。如柳子厚詩空齋不語坐高舂。乃用淮南子語也。 宋馬永卿云書尺稱不佞。意謂不敢諂。非佞也。按左傳曰諸臣不佞。漢文帝曰寡人不佞註。云佞才也。論語雍也不佞註。佞口才也。古者佞能通用。故佞訓才。永卿之言似不是。 金虎有二義。文選詩望舒離金虎。言月離畢也。畢爲西方宿故云。東京賦曰卒於金虎。樊川詩曰金虎知難動。謂小人貪德堅如金。讒言惡如虎也。 古書中凡言入海者。皆指海中洲島而言。如擊磬襄入于海。徐市入海求三神山。杜詩東將入海隨烟霧是也。唯陸秀夫負帝入海。乃投諸海中者也。 楚辭曰握剞劂而不用。韻府云剞劂曲刀。刻鏤刀也。古文多用剞劂字。皆取刊刻之義。而李鰲城爲淸江集序曰屬余剞劂之云云。乃以刪削義。誤矣。 歸去來辭曰恨晨光之熹微。按事文玉屑云晨光日影也。或曰日光也。晉簡文帝詔曰耀晨輝於宇宙。淵明閑情賦曰悲晨曦之易夕。連昌宮辭曰晨光未出簾影黑是也。又園日涉而成趣。按爾雅云堂外塗謂之趨。趨與趣同。韻書趨亦作趣。如莊子擧群趣者是也。 滕王閣序落霞與孤鶩齊飛。按小說云落霞乃飛蛾也。鶩逐蛾蟲而欲食之。故所以齊飛。若雲霞則不能飛也。此說甚曲。不足取也。又韻府群玉曰落霞或云鳥名。亦恐非是。 益州夫子廟碑曰。帝車南至。遁七曜於中階。華蓋西臨。藏五雲於太甲。二句張說悉不解。訪之一行。一行言北斗建午。七曜在南方。有是之祥。無位聖人當出。華蓋以下。卒不可悉云。余謂此句義。古人已不能解。况後人乎。徐陵玉臺新詠序曰。靈飛太甲。高擅玉函。按列仙傳。上元夫人出六甲靈飛致神之符。授武帝曰。此太上所撰。靑眞小童受此符於太甲中元。蓋用此也。而杜詩五雲高太甲。註者以爲未詳。近車天輅註釋此碑文。而未免闕疑。大抵此等文字有出處。難以强解也。或謂太甲卽太乙。恐不是。 揚雄曰。鴻飛冥冥。弋者何纂焉。按以計取物曰簒。或作慕非。然張九齡詩。今我遊冥冥。弋者何所慕。何大復詩曰江上弋人徒慕鴈。此皆以慕爲是也。 後漢書曰越騎營五百注。五百本作伍百。使之導引當道。陌中以驅除也。按行杖人亦謂五百。韓詩立召賊曹呼五百是也。 鰥寡孤獨四者。宜無先後。而鰥居其首。蓋女之無夫者。猶足自養。幼無父老無子者。有母有妻則亦有養焉。唯無妻者。不能爲養。故其序如此。風俗通曰婦死腹悲。亦以主饋無人。故腹爲之悲也。 西都雜記曰乾鵲噪而行人至。按格致叢書云鵲陽物。故曰乾。田家五行書曰鵲噪早報晴明。故曰乾。余謂古人以濕螢作對。則下說似是。 世說。桓溫謂王敦爲可兒。可兒卽可人也。又陶淵明不欲束帶見鄕里小兒。小兒卽小人也。按宋書作鄕里小人。蓋晉語人兒二字通用。 古語謂戲爲狡獪。王方平曰吾了不作狡獪事是也。韓詩註。狡獪。小兒戲也。或以姦猾爲狡獪則失之矣。 吳會謂吳與會稽也。南史。齊高帝手詔吳會二郡云。後人認爲都會則誤矣。 虞喜志林曰齊斧。凡師出。齊戒入廟受斧故云。張晏曰。斧鉞也。以整齊天下。應劭曰齊利也。三說不同。 古者謂文爲筆。故沈約云謝玄暉善爲詩。任彦昇工於筆。庾肩吾論文章曰。詩旣若此。筆又如之。杜詩曰。賈筆論孤憤。嚴詩賦幾篇。樊川云杜詩韓筆愁來讀是也。 三國志。孫權欲爲子索關羽女。袁術欲爲子索呂布女。後人謂娶婦爲索婦。蓋出於此。 古記曰。徐偃王生時正偃。故以爲名。蓋偃。卽名也。韓碑云偃王誕當國。後人遂以誕爲名。車天輅甞言以誕爲名。古無出處。當以誕當國三字爲句。誕如詩所謂誕將天威。誕彌厥月之誕也。似有所見矣。 平淮西碑銘曰甞兵洄曲。甞試也。如史記甞秦軍之甞。 射干有三。一草名。一木名。一獸名。射音夜。漢人賦詞多用之。射干草。今醫家入藥用。 古詩曰。穿林雙不借。取水一軍持。不借。爾雅云草履也。言其賤易得。不假借也。軍持。梵語云甁也。常貯水隨身淨手也。 古人用闌干字多矣。如古詩北斗闌干及瀚海闌干百尺冰。玉容寂寞淚闌干。是橫斜貌。釋義又曰闌干板檻也。恐亦取橫斜之意而名之也。 東坡詞曰探支六月淸風。按探支預借也。蓋語錄也。晉書。愍懷太子恒探二月以供嬖寵。又崔致遠有謝探賜料錢狀曰。探給三箇月料錢云云。亦此意。 俗以二十爲念。自唐已然。未知何義。按稗史。佛家以二十念爲一瞬。以二十瞬爲一彈指。又韻府群玉曰數珠百廿顆云。數珠卽念珠也。無乃取義於此歟。 語謂物多。爲無慮。本出漢成帝紀。言不用計慮。可知其數也。 古人稱無恙無他。按恙。應劭風俗通曰毒蟲能噬人。古人草居露宿。故相勞問云。爾雅說文皆曰憂也。他。說文云蛇也。蓋上古患蛇而相問得無他乎。今俗文書首稱無他者此也。 雜說曰。借書一癡。還書一癡。或作嗤字。此鄙俗語也。韻書作瓻。盛酒器也。蘇黃又作鴟。其義則同。未知何說爲是。然余謂癡字。亦有意義。 晉殷羨爲豫章太守。都下致書者百餘函。行次石頭。盡投水中曰。沈者自沈。浮者自浮。殷洪喬不作致書郵。世謂書信不傳者爲浮沈以此。 凡稱高祖者。取其高大之義。玄孫者。取其玄遠之義。故語曰有高祖而無高孫。有玄孫而無玄祖。今謂玄祖高孫者誤矣。 陽先於陰。而不曰陽陰。必曰陰陽者。蓋往來交合之義。如雌雄牝牡云耳。 陸務觀云陽關三疊者。每句再疊而第一句不疊。若每句再疊。則通篇是四疊矣。此語是。古詩曰聽唱陽關第四聲。第四聲。卽觀君更進一杯酒也。 古人詩云白鷺衝烟送酒來。按北魏時。謂諸曹之使爲鳧鴨。侗察官爲白鷺。蓋用此也。 筆記曰。蜀人見物驚異。輒曰噫嘻吁。李白作蜀道難。因用之。乃知噫嘻吁三字爲好云。今本作噫吁嚱。語意同耳。 詩評謂李杜韓詩。猶金鴟擘海。香象渡河。按佛書云聞佛說法。印證各有淺深。譬兎馬象三獸渡河。兎渡則浮。馬渡及半。惟大香象渡徹底截流。蓋用此也。 詩家多使靑燈字。不詳出處。按韻府群玉曰。江寧縣寺。有晉時長明燈。色變靑不熱。隋平陳。猶不滅云。以此觀之。靑燈借言佛燈可矣。


字義[편집]

記。聖人耐以天下爲一家註。耐古能字。又晁錯傳。胡貊之人其性耐寒。揚粤之人其性耐暑。按韻書。耐本作能。義同。 禮。方相氏率百隷時難以驅疫。按難通作儺。平聲。韻府群玉云黃金爲四目。熊皮爲帽。作儺儺之聲。今俗儺者。亦呼儺儺。蓋古矣。 家語以黍雪桃註。雪洗也。杜詩佳人雪藕絲是矣。又史記沛公遽雪足註。拭也。如云雪涕雪恥。皆同義。 說文曰。獨獸名。似猿而大。猿性群。獨性特。猿鳴三。獨鳴一。蓋獨之爲字。取義於此。 爾雅云邑外謂之郊。郊外謂之牧。牧外謂之野。野外謂之林。林外謂之坰。如詩所謂施于中林。置之平林。蓋皆以郊野而言。 褚。說文。衣之橐也。左傳取我衣冠而褚之。又鄭賈人將寘諸褚中以出是矣。莊子云褚小者不可以懷大註。布袋也。又按漢書。上褚五十衣。中褚三十衣。下褚二十衣。褚絮裝衣上中下。謂綿有厚薄之差也。文選曰華袞與縕褚同歸。此褚字。韻會作紵。其義不同。 史記信陵君傳。如以肉投餒虎註。餒奴罪切。饑餓也。韻書曰餒與餧同。張耳傳。以肉餧虎。按禮月令曰餧獸之藥毋出九門註。餧音僞。啗之也。社詩云回紇餧肉葡萄宮。又云仍爲餧其子註。餧於僞切。飼也。然則餧與餒字恐不同。韻書或史記疑有誤也。 史記曰。居之一歲。種之以穀。十歲種之以木。韻書。穀楮也。與禾穀之穀不同。詩云其下維穀。殷時祥桑穀共生于朝是也。 漢書房中歌曰飛龍秋遊上天註。秋飛貌。按莊子有秋駕之說。謂駕馬飛騰秋秋然也。荀子鳳凰秋秋註。秋秋猶蹌蹌。謂舞也。揚雄賦曰秋秋蹌蹌入西園是也。 漢文帝臨廁。韋昭謂夾二水而臨其岸也。武帝踞廁見衛靑註。居高臨垂邊曰廁。一云床邊廁也。王弇州云武帝踞廁與愼夫人如廁。皆溷廁之廁也。此說似是。按廁初吏切。俗作入聲讀非。又廁雜也。樂毅傳。廁之賓客之中是也。 漢書印何纍纍。綬若若耶。釋者謂兼官據勢也。又禮記纍纍如貫珠。纍纍蓋是重累之義。而朴祥爲順天府使詩曰纍纍都護印。了了鬢如絲。府使只一印。何纍纍耶。其誤用事如此。若若。韻書云長貌。入聲。或作上聲恐非。 漢書金泥玉檢註。檢曰燕尾。今世書帖簽也。後漢書皁囊施檢註。今俗謂之排是矣。 孟光擧案齊眉。說郛曰。案古盌字。謂擧盌與眉齊也。張平子四愁詩。何以報之靑玉案。謂靑玉盌也。余謂此說必有據。然按說文。案几屬也。史記。漢王賜群臣玉案之食。又趙王張敖自持案進食。萬石君子孫有過。對案不食。以食案觀之。似未害。 神仙傳曰。玉女投壺。天爲(口+醫)噓。按(口+醫)音咸。開口笑也。 漢以來官府皆名曰寺。鴻臚寺本以待四夷賓客。故摩騰竺法蘭以白馬負經。舍于鴻臚。今洛中白馬寺。卽其地也。後槪稱僧居爲寺云。按韻書。寺剎之寺。與官府之寺字同矣。 蘭亭序崇山峻嶺。漢書南有五領之領字。皆不從山。說郛曰。凡山有長脊有路可越。如馬之項領故名。蓋古字通用耳。 黎明語出呂后紀。徐廣曰。黎猶比也。將明之時。此說恐誤。蓋黎黑也。黑與明相雜。猶云昧爽。宋程大昌攷古編云遲明。未及乎明也。厥明質明則已曉也。尹海平言質明。乃將明之時。未能變色而相質問也。然質釋義正也。程說亦未失矣。 古者書契。多用竹木或繒帛。鄧禹言垂功名於竹帛是也。按拾遺記。張儀,蘇秦傭力寫書。遇見墳典。無所題記。以墨書掌及股裡。夜還折竹爲簡寫之云。凡簡策篇籍字皆從竹。牘札緗素。義亦倣此。 古人字多借用。漢書曰匈諸宮人註。匈遺也。與人亦稱匈矣。司馬相如傳。臨邛令日往朝相如。則造謁人亦謂朝矣。魏文紀。以詩賦餉孫權。則贈物亦謂餉矣。伯夷傳。仲尼獨薦顔淵。則稱譽亦謂之薦矣。范滂與母訣曰。大人割不忍之恩。則母可稱大人。楊脩與曹植書。有聖善之感註。謂武帝也。父亦稱聖善。馬援傳。釃酒享軍士。皆伏稱萬歲。潘岳閑居賦。稱萬歲以獻觴。則萬歲人臣亦通用矣。 古者未能鑄鐵。以石爲鍼。故謂之藥石。石卽砭也。說文。砭字以石刺病也。然則以鍼代砭。出於後世耳。 古詩幕帳雲(广+合)匝。寒山子詩。(广+合)匝萬重山。按(广+合)一作匼。滿也。然審其詩語。似是重匝之意。社詩馬頭金匼匝。謂金絡頭也。又云周繞貌。下說似是。 韓文曰與世抹摋。按抹摋。與拋摋義同。如言以手磨擦而拋棄之也。樊川詩荊璧橫拋摋是也。又小說云摩挲猶末殺也。手上下之言也。 侯鯖錄曰。山東謂眾多爲洋。今謂海之中心爲洋。亦水之眾多處也。傳稱洋洋乎盈耳。洋洋乎發育萬物。蓋亦取此義也。 侯鯖錄言陶人之爲器。有酒經。古書。有酒一經或二經至五經之語。蓋經卽甁也。 筆談云除拜官職之除。猶易也。以新易舊曰除。如新舊歲之交。謂之歲除。階除謂之除者。自下而上。更易之義。余謂除字。蓋謂乘除之意耳。 小兒謂之赤子。顔師古言其新生。未有眉髮。其色赤。按稗史曰。韻會。尺通作赤。赤子之赤。本尺字。謂始生孩長不過尺餘。故曰赤子。猶成人不過一丈。故爲丈夫也。 一字有數義。按醫方。四字爲一錢。一字乃二分半也。又謂香曰一字。山谷詩香字冷薰籠是也。又唐詩云幾度朝回一字行。此蓋言幷行也。 醉字從卒。醒字從生。蓋以醉則死。醒則生矣。酗字從凶。謂以酒而凶也。至於卮觴與爵字皆有義。按綱目註云爵鳥名。象其形爲器。取其能飛而不溺於酒。以寓儆戒焉。 凡責人以辭曰讓。非分而得曰幸。男女不以禮交曰淫。空棺曰櫬。有屍曰柩。饋死曰賵。衣服曰襚。壙曰竁。下棺曰窆。塡竁曰封。無主之鬼曰殤。又馬善驚。故驚駭字從馬。女善妬。故嫉妬字從女。 詩語不曰雙鴈而曰孤鴈。不曰孤燕而曰雙燕。說郛以爲鴈屬陽燕屬陰。陽數奇陰數偶故也。 扈從之義。古人皆以爲未詳。而按左傳莊王伐鄭。廝役扈養死者數百人註。養馬者曰扈。炊烹者曰養。扈從之扈字。無乃此義耶。言以養馬而從之。猶負羈絏從君之謂也。又韻會曰扈尾也。從從曰扈。余欲以此求正於博雅君子也。 世以好者爲大。故謂大馬大酒大米。以精者爲細。故謂細馬細酒細米。又大布大帛。卽麁大之意。細人細作。卽姦細之意。字同而義不同。 口也者。禍福之樞機也。故禍福二字皆從口。如吉凶之吉字。休咎之咎字。亦以是歟。或言士口爲吉。小人之口爲咎。 王綸曰。病有感有傷有中。感者在毛皮爲輕。傷者兼肌肉稍重。中者入臟腑最重。如中寒中風中暑中濕中氣中毒中者。謂邪入於中也。故爲重病云。然則中字當作平聲。中酒中寇之中。其義亦同。 佛語謂文句爲偈。道書以一卷爲一(二+弓)。按偈音揭。(二+弓)音周。眞誥及說郛輟耕錄皆用之。或作弓字誤。 楊升菴曰。嶺南志云蠻烟蜃雨無別晨暮。蜃。蛟蜃也。余意以蠻烟觀之。蜃作蜒似是。按蜒音誕。蠻屬南夷海種也。 皇華集中遠接使於天使。多用雷覽二字。雷恐作電是。電覽本出華人簡帖。蓋謙言瞥看之義。 金時習遊金鰲錄。有北椧寺看牡丹詩。按椧字不見於韻書。今俗以刳木引水爲椧。卽方言所謂蔰音也。 我國用字。以水田爲畓。米穀未滿石者爲䢏。柴束之大者爲迲。皆意作也。柳公祖訒上疏。有曰東夷西戎南蠻北狄字皆有意。夷者大弓也。戎者十戈也。蠻者虫所變也。狄者犬所化也。倭者委棄人道也。以大弓故我國人善射云。未知此言出於何處。抑公創造語耶。


字音[편집]

易曰雲行雨施。又德施普也。論語博施濟眾。史記輕財好施。皆去聲。書曰翕受敷施。孟子施施從外來。史記外施仁義。又設施之施。皆作平聲。 易曰藉用白茅。孟子曰助者藉也。又史記枕藉醞藉躪藉因藉。皆去聲。陸賈傳。聲名藉甚又狼藉。乃入聲。時俗多作去聲讀非矣。 易曰必有餘慶。詩曰農夫之慶。並音羌。韻府云經書中慶字。多叶音羌。如一人元良萬邦有慶是也。 詩曰行人彭彭。音旁。出車彭彭。駟騵彭彭皆如字。又詩曰其泣喤喤。鍾鼓鍠鍠。按鍠通作喤。音橫。又詩織文鳥章。書厥篚織文。記士不衣織。並去聲。織錦綺屬也。 詩曰仲氏任只。又曰我任我輩。孟子曰門人治任將歸。皆作平聲。孟子曰不勝其任。又伊尹聖之任者。乃去聲。但論語曰任重道遠。與孟子治任之任。似是一意。而亦作去聲何耶。 詩曰倡予和汝。易曰鶴鳴子和。記曰甘受和。又曰大羹不和和字。並去聲。又調字。史記琴瑟不調。又三公典調陰陽。皆平音。如音調才調韻調字。乃去聲。 車有二音。今俗多誤用。按詩大車出車有車轔轔。中庸車同軌及徐績字仲車。皆魚韻音居。詩有女同車。史記汙邪滿車。莊子惠施五車及雪車麴車酒車河車輔車釣車及人姓名李左車。皆麻韻。尺遮切。劉禹錫詩精兵願逐李輕車。亦作麻韻。押音者宜審之。 按韻書。炙燔肉也。詩或燔或炙。孟子膾炙及嗜秦人之炙。莊子見卵而思鴞炙。史記鵝炙牛炙冷炙行炙。皆去聲。詩燔炙芬芬。書焚炙忠良。史記淳于炙輠。杜詩炙手可熱勢絶倫。韓詩雨淋日炙野火燎。皆入聲。然則親炙之炙字。似當作入聲。 按尚書以上古之書故名。又主天子之物曰尚。如尚醫尚食尚衣是也。尚去聲。又韻書云尚書官名。作平聲。而韋昭曰尚上也。言最在上總理也。如淳曰。主天子文書曰尚書。如主壻曰尚主。然則當作去聲。杜詩已老尚書郞。王弇州詩靑雲尺檄尚書郞是矣。 史記畫邑人王蠋註。畫音獲。齊西南近邑也。宋邢凱云孟子三宿出晝。當作畫。字之誤。又漢書霍光止畫室中。此當作畵室。 史記郭解贊人貌榮名。杜詩畫工如山貌不同。又屢貌尋常行路人。又貌得山僧及童子。按貌皆入聲。 稗史云貌音墨。今考韻書。當音邈。亦作貌。描畫也。人貌二字。本出莊子。 莊子曰孰主張是張字。韻府作平音。而晏叔原詩春風自是人間客。主張繁華得幾時。作去聲用何耶。漢書供張東都門外。左傳張吾三軍之張字。皆去聲。韓詩亦足張吾軍。此也。 綱目大陰人嫪毒音虬愛。而翰林取才時。先朝朴判書好元讀毒爲毒落講。不得除翰林。近時黃掌令汝一讀爲繆毒。合堂笑之。僅免落講。黃是能文之士。而於綱目。蓋未及領略耳。 按天下模楷李元禮。楷去聲。乃協韻也。世多錯認爲平聲。故曹梅溪博雅之士。而製忠淸監司孫舜孝敎書曰淸風峻節李元禮之模楷。茂德高名韓吏部之山斗謬矣。沈一松贈余詩曰模楷符元禮。精英邁謫仙是矣。 晉書曰平生無長物。長餘也。去聲。與冗長之義同。張長公汲長孺司馬長卿長字。皆上聲。洪忍齋律詩云朝端不復逢長孺。作平聲用謬矣。 漢晉時人多稱阿。乃語辭也。如曰阿戎阿咸之類。皆音遏。入聲。曹操稱阿瞞。陳后爲阿嬌。亦同意。又阿誰字出龐統傳。阿難見佛書。 脉脉字出隋史。賀若弼曰何脈脈耶註。脉脉。有言不得吐之意。一說脉脉不悅貌。陳濟曰脉本作脈。按韻書及說文註云脈目略視也。陳說似是。如古語冷眼相看不相親之意。 沈括筆談曰。楚詞招魂句尾。皆曰些。今夔峽湖湘人凡禁呪句尾。皆稱些。乃楚人舊俗。按些蘇箇反。唯些小字爲平聲。今人或作平聲用誤矣。 杜詩飯抄雲子白。東坡詩白首尚抄書。簡齋詩遠客新抄陸氏方抄。皆作平聲用。按抄亦作鈔。又寫錄之目曰抄。楮幣亦曰鈔。此則去聲。 稽首之稽字去聲。而華使黃洪憲詩曰東國衣冠盡拜稽。中朝之人。亦失於押韻何耶。我國則雖以文章自名如容齋,湖陰。亦未免此失。多平辨平上去聲而用爲律對。蓋於字學未精耳。 道學之外。經學史學尚矣。至於字學。亦不可缺。而我國人鮮能致意。非但字義。如音韻高低。多不了解。如是而可與論詩乎。楊誠齋曰無事好看韻書。又晁景迂日課識十五字。此可爲法。 差字有五音。一支韻參差。一佳韻使也。又佳韻簡也。一麻韻錯也。又等差也。一封韻去聲。病除也。射有四音。泛言射則音赦。以射物而言則音石。官名僕射音夜。律中無射及詩矧可射思。並音亦。莊子邈姑射之山音亦或音夜。又繆有四音。諡則音穆。如秦繆魯繆之類。姓則音妙。綢繆音樛。紕繆音謬。背戾也。又行有四音。一庚韻步也。一陽韻伍也。一敬韻德行也。一樣韻次第也。 字音之異者。如於戲音嗚呼。子諒音慈良。齊衰音咨崔。從臾音縱勇。陂池音坡陀。毒冒音代妹。欵乃音奧靄。冒頓音墨特。休屠音朽除。閼氏音焉支。万侯音墨其。可汗音克韓。此類甚多。 世俗作字。偏旁多誤。如博協二字從十。楊州之楊從才。沐浴之沐無點。沭陽之沭有點音述。賜惕及鉛錫疆場字。並無橫畫。陽場及鏤錫字。乃有橫畫。學者不可不知。 平上去入爲四聲。而如甲葉甘含之類。謂之合口聲。本朝崔世珍最曉漢音。著四聲通解。以傳於世。余赴京時。見安南國人用合口聲。中朝南方人亦間用之。與我國之音相近。而中朝官話則絶不用合口聲。王世貞言大江以北。漸染胡語。沈約四聲。遂闕其一是也。按性理大全曰。胡僧了義。始以三十六字爲翻切毋。奪造化之巧。今字母反切。蓋出於此。 韻書。咳或作欬。喉或作款。嘆或作歎。噴或作歕。嘯或作歗。至於欷歔欨歌字皆從欠。蓋古者欠與口同義。或謂吳歈之歈字。當通作喻。未知然否。 翰。羽毛也。平聲。如文翰詞翰屛翰藩翰。並去聲。詩云之屛之翰。選詩云弱冠弄柔翰是也。然高適詩則是弄儒翰。作平聲用何耶。按韻府。晉張翰音去聲。而古人謂翰字季鷹。乃羽毛之義。當作平聲。又瀚海北海名。小說以禽鳥卵育於此故名。今東北海島。水禽多産卵。胡人常取食云。然則瀚亦當作平音。韻書作去聲。 瀧水之瀧音雙。句讀之讀音豆。月氏之氏音支。先零之零音連。獻尊之獻音荷。寧馨之寧音甯。選懦之懦音軟。盟津之盟音孟。矰繳之繳音勺。枹鼓之枹音孚。綸巾之綸音關。犧尊之犧音梭。率更之率音律。落魄之魄音拓。椎結之結音髻。戲下之戲音麾。受釐之釐音僖。旁魄之魄音薄。旖旎之旎音儺。玄端之端音冕。皐比之比音皮。涒漢之漢音灘。井幹之幹音韓。伍員之員音運。隆準之準音拙。袒免之免音問。按宛委餘篇。伍員之員字爲去聲。而韻府群玉作平聲。未知孰是。 干支中丑字本上聲。而俗作入聲。壬字乃平聲。而俗作上聲謬矣。又辰音辛。而俗作眞音。以與申同音故也。 周禮中奇字。如法爲瀍。柄爲枋。邪爲袤。美爲㜫。呼爲嘑。拜爲?韶。韶爲(殸+呂)。怪爲傀。暴爲虣。鮮爲鱻。槁爲薨。螺爲嬴。魚爲(虍+魚+攵)。吹爲龡。埋爲貍。陔爲祴。摘爲硩。駭爲駴。掬爲(艹+大+車)。艱爲囏。魅爲鬽。蓋古文也。 朱之蕃海篇心鏡。論字義音律曰。五音一宮土音。舌居中。二商金音。口開張。三角木音。舌縮却。四徵火音。舌柱齒。五羽水音。撮口聚。又曰東方喉聲。何我剛諤謌可康各之類。西方舌聲。丁的定泥寧亭聽曆亭之類。中央牙聲。更梗牙格行幸亨客之類。南方齒聲。詩夭之食止示勝識之類。北方脣聲。邦龐賓壁白墨朋密之類。卽此而究之。則聲律之淸濁。可易分矣。 芝峯類說卷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