검녀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劍女

丹翁曰: 聞之湖南人曰: 蘇凝天進士, 有聲於三南, 擧以奇士目之. 一日, 有一女子拜見而曰: “竊聞盛名久矣, 欲以薄軀得侍巾櫛, 倘俯許否?” 凝天曰: “汝不改處子之儀, 然而自薦于丈夫, 則非處子之事也, 豈亦人隷乎? 倡家之女乎? 亦旣事人, 而姑未改未◎之狀乎?” 對曰: “人隷也. 而主家已無噍類, 無所於歸. 抑有一段情願, 不欲仰望凡子而終身, 故男服而行世, 不自輕汚, 窃擇天下之奇士, 而自薦于座下矣.” 凝天納之爲妾, 與居數年. 其妾忽具猛酒嘉膳, 乘閒夜月明, 而自敍其平生曰: “身是某氏婢也, 而適與主家娘子同歲而生, 故主家特與娘子而爲使, 使爲將來嫁時轎前婢. 年僅九歲, 而主家爲勢家所滅, 田園盡爲所奪, 而只餘娘子與乳姆, 逃匿他鄕, 隷而從者, 唯此一身耳. 娘子纔踰十歲, 而與賤身謀爲男裝, 而遠遊求劍師, 經二年始得之, 學舞劍, 五年始能飛空往來, 鬻技於名都會, 得累千金, 以買四寶劍. 乃之讐家, 爲將鬻技者, 而乘月舞之, 飛劍所割, 頃刻數十頭, 而讐家內外皆已赫然血斃矣, 遂飛舞回來. 而娘子沐浴改爲女服, 設酒饍, 以復讐告于先墓, 而囑賤身曰: “吾非吾親之男子, 雖生存於世, 終非嗣續之重, 而男裝八歲, 方行千里, 縱不汚身於人, 寧爲處子之道乎?欲嫁必無所售, 使得售, 何得稱意之丈夫哉? 且吾家單孑, 絶無强近之親, 誰爲吾主婚者耶?吾卽自刎而伏於此, 汝其賣我兩寶劍而葬于此, 使得以微骸歸于父母之兆, 吾無恨矣. 汝則人役也, 處身之道, 與我不同, 不可從我而死也.葬我之後, 必廣遊國中, 而審擇奇士, 爲之妻妾也. 汝亦有奇志傑氣, 豈其甘心低眉於凡子者乎?” 娘子卽伏劍, 賤身賣兩劍, 得五百餘金, 卽葬娘子, 而以所餘買土田, 使可繼香火, 不改男裝而浮遊三年, 所聞名高之士, 莫如座下.故自獻其身, 得侍下塵, 而竊瞯座下所能, 乃文章小技, 及星曆律算祿命卜筮符籙圖讖等小術, 而若處心持身之大方, 經世範後之大道, 則邈乎其未之及也. 其得奇士之名, 無已太過乎! 夫得過實之名者, 雖在平世, 亦難自免, 況於亂世哉! 座下愼之, 其得全終, 必不易矣. 願自今無居深山, 而隤然闒然, 處全州大都會, 敎授吏胥子弟, 以足衣食而已, 無他希覬, 則可免世禍矣. 賤身旣知座下之非奇士, 而要終身仰望, 則是負宿心, 而兼負娘子之命也. 故明曉辭決, 而將遊於絶海空山矣.男裝尙在, 飄然更着而遊, 寧復爲女子, 低眉斂手於飮食縫紉之事乎. 顧三年昵侍之餘, 不可無留別之禮, 且平生絶藝, 不可終閟而不一見於座下, 座下其强飮此酒, 壯其膽魄, 得以詳看之.” 凝天大驚, 而赧然嘿然, 不能開一語, 只受所擎之杯, 旣滿平時之量, 止之. 其女曰: “劍風甚冽, 而座下精神不强, 將倚酒力而支持, 非洽醉不可.” 更勸十餘杯, 亦自飮斗酒, 旣酣暢而發其裝, 靑氈巾, 紅錦衣, 黃繡帶, 白綾袴, 斑犀鞾, 皎然蓮花劍一雙, 渾脫女襦裳, 而改服單束, 再拜而起, 翩然若輕燕.而瞥然騰劍, 竦身挾之, 始也四撒, 花零氷碎, 中焉團結, 雪滾電鑠, 末乃翶翔鵠與鶴翥, 旣不可見人, 而亦無由見劍. 祇見一段白光, 撞東觸西, 閃南掣北, 而颯颯生風, 寒色凍天. 俄叫一聲, 砉然割庭柯, 而劍擲人立, 餘光剩氣, 冷遍於人. 凝天初猶堅坐, 已而顫縮, 終則頹仆, 殆不省事矣.其女收劍更衣, 煖酒爲懽, 凝天乃得蘇. 明曉, 其女男裝而果辭去, 漠然不知其所向云. 嗟呼! 女子之爲人隷, 而尙能自珍其身, 不忍輕委於凡夫, 況於鴻儒奇士而不擇所從, 如孔魚付 之於陳陟, 鮑永之於劉玄, 獨何意哉!

라이선스[편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