고려사/진고려사전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원문[편집]

正憲大夫工曹判書 集賢殿大提學 知經筵春秋館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鄭麟趾等, 誠惶誠恐, 稽首稽首, 上言。 竊聞, 新柯視舊柯以爲則, 後車鑑前車而是懲。 盖已往之興亡, 實將來之勸戒, 玆紬編簡, 敢瀆冕旒。 惟王氏之肇興, 自泰封以崛起, 降羅滅濟, 合三韓而爲一家, 舍遼事唐, 尊中國而保東土。 爰革煩苛之政, 式恢宏遠之規, 光廟臨軒策士, 而儒風稍興, 成宗建祧立社, 而治具悉備。 宣讓失御, 運祚幾傾, 顯濟中興之功, 宗祏再定, 文闡大平之治, 民物咸熙。 迨後嗣之昏迷, 有權臣之顓恣, 擁兵而窺神器, 一啓於仁廟之時, 犯順而倒大阿, 馴致於毅宗之日。 由是, 巨姦迭煽, 而置君如碁奕, 强敵交侵, 而刈民若草菅, 順孝定大亂於危疑, 僅保祖宗之業。 忠烈昵群嬖於遊宴, 卒構父子之嫌, 且自忠肅以來, 至于恭愍之世, 變故屢作, 衰微益深, 根本更蹙於僞朝, 歷數竟歸於眞主。 我太祖康獻大王, 勇智天錫, 德業日新, 布聖武而亨屯艱, 克綏黎庶, 握貞符而乘乾御, 肇造邦家, 顧麗社雖已丘墟, 其史策不可蕪沒, 命史氏而秉筆, 倣通鑑之編年。 及太宗之繼承, 委輔臣以讎校, 作者非一, 書竟未成。 世宗莊憲大王, 遹追先猷, 載宣文化, 謂修史, 要須該備, 復開局, 再令編摩。 尙紀次之非精, 且脫漏者亦夥, 况編年有異於紀傳表志, 而敍事未悉其本末始終, 更命庸愚, 俾任纂述。 凡例皆法於遷 史, 大義悉稟於聖裁。 避本紀爲世家, 所以示名分之重, 降僞辛於列傳, 所以嚴僭竊之誅。 忠佞邪正之彙分, 制度文爲之類聚, 統紀不紊, 年代可稽。 事跡務盡其詳明, 闕謬期就於補正。 嗟玉署鈆槧之未訖, 而鼎湖弓劒之忽遺, 臣麟趾等, 誠惶誠恐, 稽首稽首。 恭惟主上殿下, 誕紹宏圖, 增光洪烈, 惟精惟一, 聖學極於高明, 丕顯丕承, 至孝彰于繼述。 念前史之未就, 令微臣以責成, 臣麟趾等, 俱以譾才, 叨承隆寄, 採稗官之雜錄, 發秘府之故藏, 祗竭三載之勞, 勒成一代之史。 稽遺跡於前代, 僅能存筆削之公, 揭明鑑於後人, 期不沒善惡之實。 所撰高麗史, 世家四十六卷, 志三十九卷, 表二卷, 傳五十卷, 目錄二卷, 通計一百三十九卷。 謹具草成帙, 隨箋以聞。 無任激切屛營之至, 臣麟趾等, 誠惶誠恐, 稽首稽首, 謹言。 景泰二年八月二十五日, 正憲大夫工曹判書 集賢殿大提學 知經筵春秋館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鄭麟趾等, 上箋。

번역문[편집]

주석[편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