목민심서/서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自序[편집]

昔舜紹堯。咨十有二牧。俾之牧民。文王立政。乃立司牧。以爲牧夫。孟子之平陸。以芻牧喩牧民。養民之謂牧者。聖賢之遺義也。聖賢之敎。原有二途。司徒敎萬民。使各修身。大學敎國子。使各修身而治民。治民者。牧民也。然則君子之學。修身爲半。其半牧民也。聖遠言湮。其道寢晦。今之司牧者。唯征利是急。而不知所以牧之。於是下民羸困。乃瘰乃瘯。相顚連以實溝壑。而爲牧者。方且鮮衣美食以自肥。豈不悲哉。吾先子受知聖朝。監二縣。守一郡。護一府。牧一州。咸有成績。雖以鏞之不肖。從以學之。竊有聞焉。從而見之。竊有悟焉。退而試之。竊有驗焉。旣而流落無所用焉。窮居絶徼。十有八年。執五經四書。反復研究。講修己之學。旣而曰學學半。乃取二十三史及吾東諸史及子集諸書。選古司牧牧民之遺迹。上下紬繹。彙分類聚。以次成編。而南徼之地。田賦所出。吏奸胥猾。弊瘼棼興。所處旣卑。所聞頗詳。因亦以類疏錄。用著膚見。共十有二篇。一曰赴任。二曰律己。三曰奉公。四曰愛民。次以六典。十一曰賑荒。十二曰解官。十有二篇。各攝六條。共七十二條。或以數條。合之爲一卷。或以一條。分之爲數卷。通共四十八卷。以爲一部。雖因時順俗。不能上合乎先王之憲章。然於牧民之事。條例具矣。高麗之季。始以五事。考課守令。國朝因之。後增爲七事。所謂責其大指而已。然牧之爲職。靡所不典。歷擧衆條。猶懼不職。矧冀其自考而自行哉。是書也。首尾二篇之外。其十篇所列。尙爲六十。誠有良。思盡其職。庶乎其不迷矣。昔傅琰作理縣譜。劉彝作法範。王素有獨斷。張詠有戒民集。眞德秀作政經。胡大初作緖言。鄭漢奉作宦澤篇。皆所謂牧民之書也。今其書多不傳。唯淫辭奇句。霸行一世。雖吾書惡能傳矣。雖然。易曰。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是固所以畜吾之德。何必於牧民哉。其謂之心書者何。有牧民之心。而不可以行於躬也。是以名之。 當宁二十一年辛巳莫春。洌水丁鏞。序。


주석[편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