번역:지봉유설/18권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技藝部[편집]

[편집]

說郛曰。包羲氏始作龍書。炎帝因嘉禾八穗。作穗書。黃帝史蒼頡寫鳥跡。爲跡篆。顓頊作蝌蚪書。殷時務光作倒薤篆。周宣王史籀作大篆。李斯作小篆。王次仲作八分書。程邈作隷書。皆秦始皇時人。漢杜伯度作章草。蔡邕作飛帛書。見門吏飛帛。因成字故云。

酉陽雜俎曰。書體中有懸針書,垂露書,秦皇破塚書,金鶻書,虎爪書,例薤書,偃波書,信幡書,飛帛書,籀書,制書,日書,月書,風書,蟲食葉書,楷書,鍾隷鼓隷,龍虎篆,麒麟篆,魚篆,蟲篆,鳥篆,鼠篆,兎書,草書,狼書,犬書,鷄書,震書,行押書,景書等四十五種。又曰召奏用虎爪。爲不可學。以防詐僞。謝章詔板。用蚋脚書。節信用烏書。朝賀及婚姻。用愼書云。蓋眾體之中。行用于世者。特一二焉耳。

王弇州論書法曰。漢法方而瘦。勁而整。寡情而多骨。唐法廣而肥。媚而緩。少骨而多態。又論唐人書曰。遒勁有格。非宋可到。蓋宋則又下於唐矣。

衛夫人曰。學書者執筆爲先。眞書者一寸二分。行草者去筆三寸一分。執之下筆。點畫波撇屈曲。皆須盡一身之力而送之。按晉衛夫人字茂猗。工隷書。王右軍師之。

王世貞評古今書法。有李斯,蔡邕,張伯英,梁鵠,鍾繇,王羲之,獻之,唐太宗,玄宗,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歐陽通,李邕,孫虔禮,徐浩,懷素,張旭,王縉,顔眞卿,李陽冰,柳公權,宋眞宗,徽宗,蔡襄,蘇子瞻,黃魯直,蔡卞,米芾,趙子昂,虞集,雪庵。此特就表著者而言。

王世貞曰。懷素帖。有一總帥以八百金購之云。懷素一帖而價至八百。可見中朝人好事之甚也。若鍾王眞蹟。則其價又當如何。

岐陽石鼓。今在皇朝國子監。余甞赴京時見之。字畫漫滅。其可辨者纔數十字。所謂眾星錯落。僅名斗者也。其中一箇鑿而爲臼形樣。更奇。

薊州獨樂寺扁額。乃李白手書。筆勢翩翩。至今猶有生氣。所謂筆落驚風雨者也。

按說郛。王羲之年三十三。書蘭亭。古之人於藝皆夙成。蓋天得也。本朝安平大君瑢早殞。今傳于世者。亦少時筆耳。 書法多係世業。王羲之,獻之。歐陽詢,歐陽通父子。我東則李巖,李崗。金希壽,金魯父子皆善書。蓋出於血氣故耳。 宣祖大王於經筵。問雪菴何如人。左右對曰僧也。副提學申湛進曰。乃李溥光也。時人善其該博。然不知其爲僧。按王世貞有言元僧溥光書。風骨遒勁而超酒不足。蓋僧而溥光名。雪菴號者也。金南窓曰。雪菴初爲僧。趙松雪見其所書酒榜。勸令還俗。且薦於朝而官之。以溥光爲名云。

我東方以書名者。新羅時金生。高麗時姚克一,文公裕,文克謙,李嵒,僧坦然,靈業。我朝安平大君瑢,姜希顔,成任,黃耆老其尤也。金南窓玄成工於書法。甞言東方人筆蹟。比他技最善。不減於中朝云。

韓石峯濩甞夢王右軍授以所書。由是以書名世。赴京時於豐潤人家。寫李翰林一詩于素壁。計年已二紀。而墨氣如新。蓋爲華人所重。故愛護之如此。

楊蓬萊士彦善作大字。甞在襄陽別業。寫一飛字。屬其子曰。吾之精力。盡在於此。爾其護惜。乃藏于密室。一日有風從海上來。飄揚其紙。騰空而去。不知所之。後審其時日。乃蓬萊去世日也。其事恠矣。

石林燕語云唐人初未有押字。但草書其名。以爲私記。故號花書。韋陟五雲體是也。今人押字或多押名。猶是此意。觀此則今之押署。蓋始於唐矣。按漢書。陳蕃不肯平署。韓文涉筆署惟謹。此署者蓋今所謂着名也。

我國諺書字樣。全倣梵字。始於世宗朝。設局撰出。而制字之巧。實自睿算云。夫諺書出而萬方語音。無不可通者。所謂非聖人不能也。

[편집]

按弇州稿曰。古今聖賢圖像。凡百二人。唐文皇虬髯遶喙。天下稱爲髭聖。今虬而不髯。明皇目細而長。今作巨目。梁武晩節一短瘦老公。而今狀偉甚。隋文以魁異驚世。而今特細瘦。文中子髯下垂至腹。今微髭而短云。此卽今世所傳歷代君臣圖像也。夫肖古人之貌於千載之下。其失眞如此。況欲求古人之心於千載之上。安能得其眞乎。

陳后山曰。閻立本觀張僧繇江陵畫壁。曰虛得名爾。再往。曰猶近代名手。三往。寢食其下數日而後去。夫閻以畫名一代。其於張。高下間爾。猶不足以知之。世之人强其不能而論能者之得失。不亦疎乎。余謂畫猶如此。況文章之工妙其難知。又甚於畫者乎。

王維雪中芭蕉圖。僧惠洪譏之曰。雪裏芭蕉失寒暑。或者以嶺外冬大雪。芭蕉自若。用此爲證。然雜說曰。王維畫多不拘四時。以桃李芙蓉同畫。蓋任情信筆而然。

王右丞文章與畫皆妙絶。有詩曰夙世謬詞客。前身應畫師。蓋尤以畫自負也。

詩話曰。宋太宗朝。李煜獻畫牛。晝則嚙草。夜則歸臥。莫曉其理。僧贊寧曰。此幻藥所畫。南海倭國。有蚌淚和色著物。晝見夜隱。沃焦山石。磨色染物。晝隱夜見云。此語亦幻矣。

對馬島平義智有宋徽宗所畫角鷹障子。題曰御筆淋漓。寫決鷹兒。金精作眼。玉雪爲衣。剛翮似劍。利爪如錐。何當解索。萬里高飛。恭承寵命。謹作讚辭。宣和殿學士蔡攸讚云。出金鶴峯海槎錄。夫徽宗距今五六百年。其筆跡無恙流傳東海萬里外。亦可重也。但蔡攸之文。爲汚漫甚矣。

小說。宋徽宗召試畫工。以竹鎖橋邊賣酒家爲題。人皆向酒家上着工夫。唯一善畫者。但於橋頭竹外。掛一酒帘。遂中魁選云。頃世禮曹試畫師。以稚子候門爲題。有一拙畫者寫茅屋傾仄。眾笑之。不得已爲一木撐柱之狀。考官以爲甚稱於淵明。乃得高品。時謂偶中焉。

按畫譜。六朝時顧愷之,陸探微,張僧繇,顧野王。唐閻立德,閻立本,吳道玄,鄭虔,李思訓,李昭道,王維,韓幹,戴嵩。五代關仝,黃筌。宋仁宗,高宗,李公麟,郭忠恕,范寬,李成,郭煕,趙昌,蘇軾,米芾,趙伯駒,僧巨然,米友仁,劉松年,馬遠,馬麟元。趙孟頫,管夫人,柯九思,黃公望,倪瓚,方方壺。皇明戴進,夏昶。林良,杜蓳,文徵明,莫雲卿,餘不可悉記。如唐周昉,宋徽宗,文與可,元夔夔等。不入於譜中何也。管夫人。按李齊賢詩註。趙孟頫夫人管氏亦工書云。蓋此也。

新羅眞興王時。有率居者畫老松於皇龍寺壁。鳥雀往往飛入云。蓋其畫入神。豈獨書有金生哉。然其名不顯於後世。惜矣。或言率居乃僧名。

我東方。以善畫名者蓋罕。前朝恭愍王書畫皆入妙。本朝有顧仁者自中國出來。善畫人物。安堅山水。崔涇人物。亦一時齊名。姜希顔山水人物俱妙品。厥後申世霖,石敬,李上佐。李不害,李興孝,鶴林正慶胤,竹林守喜胤並有名。而金褆最高妙。今見在者石陽正霆之竹。魚夢龍之梅。亦以一技擅名於世。

稗史曰。唐無名人物畫至多。要皆望而知爲唐人。別有一種氣象。非宋人所可比也。余謂非獨畫也。於詩亦然。前輩所云望其題目。亦知爲唐者此也。

顧愷之癡而聖於畫。張旭顚而聖於書。二人之能聖以其神也。莊子曰用志不分。乃疑於神是矣。

王弇州曰。畫力可五百年。書力可八百年。唯於文章。更萬古而長新。以此觀之。文章之傳後。勝於書畫矣。李奎報題畫詩云畫難人人畜。詩可處處布。見詩如見畫。亦足傳萬古是也。

梅花開必倒垂。故杜詩曰江頭一樹垂垂發。驗之良是。頃年楊經理見魚夢龍畫梅。以爲畫格甚善。而但無倒垂之狀爲誤云。今畫者能識此法者。蓋鮮矣。

崔簡易識古畫曰。冠帽有簷而任者以背。認爲元時云。觀此則我國之人着笠者。蓋始於元矣。今世所畫人物無網巾。其衣服制度。與今殊異。蓋模倣古畫而爲之。夫任在背曰負。在首曰戴。出於經傳。而今中朝男女皆擔以肩。絶無負戴之者。豈習俗亦與古不同歟。

崔簡易題畫曰。語者不形於口而形於指。聽者不形於耳而形於拱。妙矣。

羅斯文級家藏石敬墨竹一幅。畫品甚奇。李容齋題詩曰。石生筆有神。信手寫生竹。凜凜千畝姿。寄此一枝足。風人美君子。取譬淇園綠。對之至歲寒。可使食無肉。其詩與畫。足稱雙絶矣。

方術[편집]

解鳥語者。古有秦仲。而漢有魏尚,楊宣。晉有管輅。解獸言者。古有葛盧。而漢有翁偉。晉有李南。厥後無傳焉。按周禮。夷隷掌鳥言。貉隷掌獸言。蓋古制如此。

容齋隨筆曰。世俗營建宅舍。或小遭疾厄。皆云犯土。故道家有謝土司章醮之文。按漢安帝太子病。避幸乳母王聖舍。邴吉以爲聖舍新繕修犯土禁。不可久御。其說久矣。

邵康節出行不擇日。或告之以不利則不行。蓋以人未言則不知。旣言則成兆故也。

晉書云舊疑歲辰在卯。此宅之左。彼宅之右。何得俱忌於東。孫邈以爲太歲之屬。自是遊神。譬如日出之時向東皆逆。此說亦有理。

宋林昉曰。推命之術。古無有也。唐李虛中始以十母配十二子。相生相剋。術之所由生也。按李虛中事。韓昌黎誌之甚詳。以此觀之。唯卜筮望氣相法最古。如徐子平紫微數星曜等書。亦皆出於後世矣。

稗史言蔡元定能通術數。喜地理學。每與鄕人卜葬改窆。及貶人爲詩曰。掘盡人家好隴丘。寃魂欲訴更無由。先生若有堯夫術。何不先言去道州。近時士大夫爭尚風水。至有無故遷改舊塋。以求福利而反受災禍者。宜可以少警矣。

星曜書。乃耶律楚材得於高麗國師者。未知國師何如人。非義湘,道詵之流。不能也。楚材知之而我國不知。惜哉。或言星曜之法。本出西域。佛經中有之。睺計都。亦梵語也。

廣平大君璵少時。相者言法應餓死。世廟曰。予子豈有餓死之理。盡以東籍田賜之。遂移籍田于別所。廣平後因食魚。爲魚骨梗喉。不食而卒。

鄭北窓於文藝,卜筮,天文,醫技,音樂,算數。無不精通。當其父順朋謀殺士林。圖錄僞勳時。涕泣苦諫。順朋怒不聽。乃曰此事過三十年必敗。至萬曆丁丑。削其勳爵。自乙巳至是三十三年矣。

金典翰弘度少字歸甲。其大人魯善易占。始生時筮之卦成。命曰歸甲。及登魁科。魯方病。聞之不樂曰吾其死矣。已而果死。後弘度謫甲山以卒。遂符其占云。

南師古蔚珍人。善推占望氣。甞淸朝向東呪曰殺氣甚盛可惡。謂人曰。壬辰倭寇必大至。我不及見。君輩愼之。師古旣死。其言驗云。

田禹術士也。本洛中賤儒。善幻多技。且能役鬼。有詩傳于世。其警句曰晴窓有月梅三昧。碧落無雲鴈六通。其言似有道者。

醫藥與卜筮並稱。而醫者救死濟生。卜者避凶趍吉。其初皆出於聖人。固不可小之也。我國之人。不尚襍技。近代唯朴世擧。孫士銘,安德壽,楊禮壽,許浚以醫著。鄭希良,鄭磏,金孝明,韓億齡,咸忠獻以卜鳴。今時則絶無可稱者。卜則然矣。醫尤甚焉。

雜技[편집]

藝經曰。擊壤古戲也。風土記曰。壤以木爲之。前廣後銳。長三四寸。其形如履。按皇甫謐十七時。擊壤于路。則晉時尚有此戲也。

傀儡木偶戲。按韻會曰。本偃師獻穆王之技。高麗亦有之云。蓋我國之有此戲久矣。又小說。陳平設木偶美人舞城上。閼氏望見退兵。漢末用之嘉會云。

漢甘延壽傳投石援距註。投石以石投人。其戲亦久矣。我國安東俗於每歲正月十六日。金海於四月八日及端午日。丁壯畢會。分左右隊。投石以決勝負。雖死傷不悔。謂之石戰。中廟朝征倭時。募爲先鋒。賊不敢前。至壬辰則賊用鳥銃。故不得力云。

按古書。曹子建始造雙陸。而稗史曰。雙陸號爲雅戲。始於西竺。流於曹魏。盛於梁晉隋唐間云。然則雙陸本出西域。而流入中國。自曹魏始耳。非子建所造也。

小說曰。梁武在臺城。有小兒獻計。以紙爲鳶。繫詔書。因風縱之。以求外援。今我國小兒於上元日。以紙鳶爲戲。按唐路德延孩兒詩云添絲放紙鳶。其來亦久矣。

說郛曰。北齊蘭陵王長恭膽勇而貌若婦人。不足以威敵。刻木爲假面。臨陣着之。因此爲戲。謂之大面。或謂鬼臉。今中朝及我國優人。用爲戲具。而倭人每戰。爲先鋒以怯敵眾。蓋有所本矣。

唐蔡孚打毬篇序曰。打毬者古之蹴踘。黃帝所作兵勢。以練武士。知有材也。我國平時武科及都試。亦以此技試取。而自變後殆廢矣。

國俗於歲首。男女相聚。以骨或木截爲四段。擲之以決勝負。曰擹戲。訓蒙字會云擹卽樗蒲也。

有柳鵬壽者。余庶表叔也。善射藝。隨使臣崔滉赴京。値虜大入圍山海關十四日。唐將閉城不出。鵬壽用片箭射賊。中輒殪之。虜大驚曰高麗至矣。乃遁去。皇帝降勅賜綵段以褒嘉之。崔簡易文。有曰往時我國武夫從使臣出遼路者。遇虜圍城。用一二勁箭。却數萬騎。至今有名者此也。

片箭者。我國之妙技也。射能及遠而必中。故胡人畏之。號曰高麗箭。倭賊甞曰中朝之槍法。朝鮮之片箭。日本之鳥銃。爲天下第一云。

我國呈才人。本中國俳優幻術者流。世傳麗末魯國大長公主出來時隨來云。

音樂[편집]

漢律曆志。黃帝使伶倫取竹之嶰谷。斷兩節間而吹之。以爲黃鍾之宮。按文選曲水詩序追伶倫於嶰谷註。解脫也。谷竹溝也。取竹之脫無溝節者而用之。然則嶰谷非地名也。

黃帝命伶倫造律呂。按呂陰律也。律有十二。陽六爲律。陰六爲呂。十一月黃鍾,正月太蔟,三月姑洗,五月蕤賓,七月夷則九月無射爲律。二月夾鍾,四月中呂,六月林鍾,八月南呂,十月應鍾,十二月大呂爲呂。韓詩云夾鍾之呂初吹灰是也。

說郛曰。昔陰康氏之王天下也。人多重膇之疾。始制歌舞。以通利關節。呂氏春秋曰。舞自陶唐氏。歌自葛天氏。歌舞之作。蓋自上古矣。

古者瑟本五十絃。後破爲二十五絃。按集韻曰。秦人薄義父子爭瑟而分之。因以名箏。蓋破二十五絃而爲之。故箏十三絃。又風俗通曰箏蒙恬所造。楊惲書曰能爲秦聲。謂箏也。以箏出於秦故云。

李斯書曰彈箏叩缶云云。樂志曰。彈者用骨爪或銀甲代指。杜詩銀甲彈箏。用是矣。又樂書。唐有軋箏。以片竹軋之。名軋箏。蓋今俗所謂軋箏也。

漢武帝時。以公主妻烏孫。念其行路。使知音者馬上奏琵琶以慰之。又王昭君適匈奴。於馬上彈琵琶以寄恨。謂之昭君怨云。蓋馬上。唯琵琶可彈故也。琵琶漢武帝時已有之。或者謂昭君所造非也。

小說曰。譙樓畫角之曲。有三弄相傳。曹子建作。其初弄曰爲君難。爲臣難。難又難。再弄曰創業難。守成難。難又難。三弄曰起家難。保家難。難又難。今角音之烏烏者。皆難字曳聲云。我國大平簫。亦作羅羅之聲。羅與難音相近。疑出於此。

梁昭明撰陶淵明傳曰。淵明不解音律。而蓄無絃琴一張。每醉輒撫弄以寄其意。按淵明自言少學琴書。又言樂琴書以消憂。則必非不解音律者。

稗史曰鬼神畏銅。又曰佩玉之音。其中商律也。皆去之不用。而廟樂之聲。爲商者亦闕之不奏云。按記君子必佩玉。右徵角左宮羽註。不言商者。以西方肅殺之音故遺之。蓋是也。

橫吹笛也起於羌。故謂之羌笛。或曰漢丘仲所造。或曰李延年所造。或曰張騫入西域傳其法。如隴頭吟,望行人,折楊柳,關山月,洛陽道,長安道,出塞入塞,梅花驄馬,紫騮馬,雨雪。皆橫吹曲。唐詩曰橫吹繞林長。吹去聲。 陌上桑,江南曲,度關山,鷄鳴曲,對酒辭,燕歌行,苦寒行,東門行,櫂歌行,鴈門太守行,王昭君長門怨。皆漢歌也。白紵吳歌也。子夜晉歌也。烏夜啼宋歌也。上之回巫山高,君馬黃,有所思,臨高臺鐃歌也。水仙操,靑馬引,雉朝飛,別鶴操琴曲也。公無渡河。箜篌引也。

艷歌行。飮馬長城窟,鞠歌行,猛虎行,門有車馬客行出自薊門行,結客少年場行苦熱行放歌行,怨歌行,昇天行,鳳將雛,白馬篇,空城雀獨不見行路難,秦王卷衣。皆古樂府題目。李白詩云一一昇天行。唐詩曰含情獨不見。又不遂秦王卷象牀。皆用此也。

我東樂府。有與民樂,洛陽春。步虛子,豐安曲,靖東方,淸平樂,水龍吟。金殿樂,履霜曲,五冠山,紫霞洞,動動,鳳凰吟,翰林別曲,致和平,滿殿春,醉豐亨,鄭瓜亭等曲。按靖東方者。鄭道傳頌我太祖倡義回軍之詞。紫霞洞者。高麗侍中蔡洪哲。構中和堂于洞。邀國老製此曲。令婢唱之者也。動動者。亦頌禱之詞。翰林別曲者。高麗時翰林諸儒所撰。鳳凰吟者。世宗朝尹淮所撰。致和平者。鄭麟趾所撰也。

新羅時有寶高者。入智異山學琴五十年。有玄鶴來舞。遂名玄鶴琴。亦曰玄琴。又按新羅時製玄琴七絃云。今方言謂琴爲玄琴是也。

新羅時伽倻國王。法唐樂府箏。製十二絃琴。名曰伽倻。蓋今所謂伽倻琴卽是。俗傳崔孤雲所造者非。

慶州玉笛。新羅時寶物也。世傳過竹嶺則聲不出云。亦異矣。壬辰兵火後。爲倭寇缺碎。僅存形樣。惜哉。


妓樂[편집]

女樂自古有之。唐宋至胡元最盛。而大明初。亦有妓樂。顧佐爲御史奏罷之。凡官吏宿娼者。終身永廢。故相傳有一朝官假婦人服。潛宿娼樓。爲仇家所覺。遂得罪云。法亦重矣。今中朝號娼女爲養漢的。隨其色貌美醜而上下其價。亦有本夫牙儈而取利者。俗謂王八。蓋賤之也。頃歲有宋某以書狀官赴京。變着唐服。出入倡店淫逐爲事。乃前古所未聞也。竟被罪死。至今華人嗤點之。辱國之罪。曷勝誅哉。

事文玉屑曰。營妓古以待軍士之無妻者。我國於邊鎭。皆置妓樂。蓋爲此也。祖宗朝立制之意。可謂至矣。而爲帥臣者。不恤軍卒。耽樂是事。獨何心哉。

唐人謂妓爲錄事。亦曰酒糾。又妓所居曰錄事巷。按小說云凡飮以一人爲錄事。以糾坐人。又云妓絳眞與鄭擧擧互爲席糾。寬猛得所是也。

巫覡[편집]

小說有云巫覡挾邪。一登人門。妖恠隨至。當斥絶之。今俗謂巫鬼爲貪財鬼。以見人之財。必欲得之。加害於人也。又謂知心鬼。以其善揣問者之心而言或符合也。識理君子審其妖妄。而不爲所惑則幾矣。誣字從巫言。亦有旨哉。

按新羅時。取美男子粧飾之。使類聚群遊。觀其行義。名花郞。時謂郞徒。或謂國仙。如永郞,述郞,南郞。蓋亦是類。今俗乃謂男巫爲花郞。失其旨矣。

李二相長坤燕山朝。以弘文校理亡命。甞數月一至家。見其夫人而去。一日到家。天向曙不敢入。隱於家後竹林。夫人以其過期不至。疑其死。召巫卜之。巫答言不死矣。影在庭中。公聞之。自後不敢再至家。晩年常謂巫言亦不虛云。

外道部[편집]

仙道[편집]

素問曰。至人者游行天地之間。視聽八遠之外。庚桑楚曰。神全之人。不慮而通。精照無外。又曰雖遠際八荒之外。近在眉睫之內。吾必盡知之。夫如是者神全故也。蓋古之時。或有此等人。故言佛經所謂慧性圓明瑩十方界云云。亦此也。 老子曰。眾人大言而我小語。眾人多煩而我少記。眾人悖暴而我不怒。不以人事累意。淡然無爲。神氣自滿。以爲不死之藥云。余謂老氏所言不死之藥如此。而秦漢以來。方士妄言三神山有不死藥。世人蔪得以長生。豈非惑哉。

亢倉子曰。聖人之制萬物也。全其天也。天全則神全矣。神全之人。不慮而通。不謀而當。精照無外。又曰體合於心。心合於氣。氣合於神。神合于無。按亢倉子。老氏弟子。其言卽後世佛家之說也。蓋老之與佛。一而分者也。

老氏聖紀圖。略曰三皇時化身。號盤古先生。伏羲時化身。號鬱華子。軒轅時號廣成子。顓帝時號赤精子。帝嚳時號錄圖子。帝堯時號務成子。迨商陽甲時。分身化氣。寄胎八十一年。生于武丁庚辰歲二月十五日卯時。周武王時爲守藏史。遷柱下史。至昭王二十三年。過亟谷關。遇關令尹喜。後二十五年。降于蜀靑羊肆。會尹喜。同度流沙胡域。穆王時復還中夏。平王時復出關。開化蘇隣諸國。復還中夏。敬王十七年。孔子問道於老君。烈王二年過秦。秦獻公問以曆數。遂出散關。赧王九年。飛昇崑崙。秦時降峽河之濱。號河上丈人。亦曰河上公。其說多誕。

秦始皇時。茅濛字初成。白日升天。其邑謠曰神仙得者茅初成。駕龍上升入泰淸。時下玄洲戲赤城。帝若學之臘嘉平云云。後人以此爲七言古詩之首。

素女見養生書。玄女見地理書。皆人名。似非女人。而按黃帝時。太山有一婦人曰吾玄女也。授以兵符。又女仙傳。有太玄女。未知是一人否也。古來女仙西王母外。有秦弄玉,華山毛女。漢南陽公主。晉南嶽魏夫人麻姑。唐焦鍊師,謝自然。按麻姑者。石勒將麻秋之女也。又神仙傳曰。麻姑不知何人。漢桓帝時。與王遠降蔡經家。蓋與此非一人也。 宛委餘編曰。自古文章之士。稱以仙去者。理或有之。蓋天地冲美秀特之氣。見予獨多。生有所自出。有所爲則去有所歸。固其宜耳。莊周爲太玄博士。鬼谷子爲太玄師。墨翟爲太極仙官。淮南王與八公上昇。東方朔爲華陽洞主。嵇康,郭璞並著兵解。陶弘景爲蓬萊都水大監。李長吉召賦玉樓記。白居易爲海山院主。韓退之爲眞官。寇萊公爲閻浮提王。龎籍爲王屋山君。韓魏公爲紫府眞人。石曼卿爲芙蓉城主。王平甫爲靈芝館仙官。蘇子瞻爲奎宿。一曰紫府押衙。余按其說雖出於紀傳。而多涉虛誕。故此不悉錄。

曇陽大師燾貞者。皇明大學士王錫爵之女。生於嘉靖戊午。十七。遇天眞降授道經。鍊形不食。萬曆庚辰重九蛻去。王世貞傳其事甚悉。可怪也。所言多涉禪味。而其曰中庸天命之謂性一語。冒天下之道。又曰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有味哉。茲所以爲孔子乎。勿正勿忘助。孟氏庶幾擔荷矣。又曰求道者但於十二時。點檢身心中過而已。此數語却與吾道不甚相背。亦異矣

新羅時四仙。卽述郞,南郞,永郞,安詳。同遊高城。三日不返。故名其地曰三日浦。南郞疑丹書所謂南石行是也。謂之仙者。蓋其時謂郞徒爲國仙故云。非眞仙也。

先王於經筵。語及神仙事。左右皆對以神仙之說虛誕難信。歷代人主求之妄矣。李參贊俊民進曰。神仙見今有之。上驚曰何謂也。俊民曰今判府事臣元混。卽神仙也。上曰何以言之。俊民曰元混自少絶慾斷色。保養精氣。年過九十。聰明不衰。精力尚健。眞神仙也。語有規諷。上大喜之。

尹君平者洛中人。少業武。以軍官赴京。遇異人授以黃庭經。能解修鍊之方。與田禹治一時而道術甚高。及死年八十餘。尸體甚輕如空衣。人謂尸解。其子霖亦有道術。享年九十而卒。

朴守庵枝華。有道之士也。善攝養。常處一室。冬夏不出。年八十。精力異於凡人。壬辰倭變。避于楊根水濱。忽一日斫木書杜詩一句曰。白鷗元水宿。何事有餘衰。投水而死。好事者疑爲水仙。

남궁두(南宮斗)는 (본관이) 함열(咸悅) 사람이다. 을묘년 ((1555년)) 진사(進士)(가 되었다.) 어릴 때, (어떤) 일로 인하여, 도망(가게 되었는데) 기이한 사람을 만나 비결(秘訣)을 받았다. 浮游山水間。年幾九十。顔色不衰。人謂地仙。

郭再祐玄風世族。牧使越之子也。有氣節。年四十。倜儻不羈。壬辰倭變。聚其家奴及鄕兵。奮義討賊。盡散家財。以供軍費。把截洛江。斬馘甚多。賊畏之。號紅衣將軍。及賊退。曰養猫所以捕鼠。今賊已平。余無所事。可以去矣。遂學方術。入山絶穀。或經年不食。而身輕體健。唯日食松花一小片而已。蓋得嚥氣之法者也。

豐基地。有一村女少時。行野得異草食之。自後不食不飢。容顔常少。行步如飛。所食靈草。竟不知爲何物也。後忽失其所之。人以爲仙。

南海邊居民言甞以漁採出海。新雨霽後。見有羽衣金冠丈人乘雲氣。去海上數丈而行。有妙女作樂隨之者無數。向東而去云。此蓋蓬萊仙侶之往來。而氓得見之。亦似有宿緣者。

有海邊人以漁爲業。遇風七八日。漂至一島。島上有樓閣隱映。如宮闕狀。泊舟登岸。從門隙窺之。庭除瑩淨。如鋪白玉。有紅花滿開。不識其名。閣中空靜無人。乃入見軒宇甚鮮楚。軒前有綠池。池傍有榻。榻邊有碁局玉子。其下有靑草屨一雙。其大盈尺。水氣猶濕。其人而還舟。遂回抵我境。許學官澂親聞其語如此云。

南趎者谷城人。少時學業不習而能之。父勸讀書。則曰兒未甞不讀耳。一日雲霧晦塞。俄而霧止。見趎與長者數輩。坐巖石上講讀。人異之。甞手書與家僮曰。往智異山靑鶴洞。則當有兩人對坐。爾須得報以來。僮依言而往。果見畫閣數間。橫架巖洞。精麗無比。一道人政與老僧對碁。僮以書進。道人笑曰我己知爾至矣。碁罷付一札。幷靑玉碁子而送之。僮來時是九月間。落葉飄逕。微雪洒空。及辭還。不覺飢乏。唯見履跡下。宿草欲抽芽。方訝之。出洞則天氣和暖。草木向榮。乃人間二月矣。趎登第。官止典籍而卒。卒後失碁子所在。好事者謂道人卽崔孤雲。老僧卽黔丹禪師。疑趎亦神仙中人云。此事似誕。而南鄕人多傳說如此。

修養[편집]

道德經曰。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註。玄天也。於人爲鼻。牝地也。於人爲口。按金丹正論云內腎一竅名玄關。外腎一竅名牝戶。牝戶毋所感觸則精不外化。而玄關可以上通。道家謂兩腎左爲玄。右爲牝。又謂鼻兩竅爲玄牝。悟眞篇謂身中一竅。名曰玄牝。古人謂之虛無之寶。混沌之根。丹元府,偃月爐,龍虎室,黃婆舍,神水。華池,靈臺,絳宮。皆一處也。諸說不同。

黃庭經曰。子欲不死修崑崙。蓋髮宜多櫛。手宜在面。齒宜數叩。津宜常嚥。氣宜常鍊。五者所謂修崑崙也。按醫書云頭有九宮。中曰泥丸。又名崑崙。又名天谷。乃元神所住之宮。其空如谷而神居之。故謂之谷神。神存則生。神去則死。又臞仙歌曰。叩齒三十六。兩手抱崑崙。崑崙謂頭也。

延壽書曰。人之壽天元六十。地元六十。人元六十。共一百八十歲。又曰人壽本四萬三千二百日。卽一百二十歲矣。余謂上世之人多壽百歲以上。而後世之人。不能盡其天年者。由嗜慾多門。耗敗眞氣故也。然彭祖壽八百歲。鬼谷子在世數百歲。魏文侯樂官竇公至漢文時。二百八十歲。墨翟至漢武時。二百餘歲。則是又過於三元之限也。又昔泰山老翁八十五。呂純陽,馬自然。皆六十四。始得眞訣。然則學道不在早晩。亦在於專精用力之如何耳。

道家煉內丹。有七返九還之說。釋之者以爲七返從寅至申爲七返。九還言九遍循環也。按煉神還虛。神屬火。七乃火之成數也。以性攝情。情屬金。金九數故名。又金丹問答云金液者金水也。金爲水母。母隱子胎。因有還丹之號也。又丹者。丹田也。液者肺液也。以肺液還于丹田。故曰金液還丹。余謂此說似是。

紫陽眞人曰。大藥修之有易難也。須由我不由天。稗史云眼者神之牖。鼻者氣之戶。尾閭者精之路。須時時閉目以養神。調息以養氣。堅閉下元以養精。精充則氣裕。氣裕則神完。道家謂之三寶。又謂之大藥。陳泥丸曰。大藥須憑精氣神。大藥卽金液還丹是也。養生書曰。人年四十以後。美藥不離於身。又曰世事不能斷絶。妙藥不能頻服。因茲致患云。所謂美妙之藥。蓋亦指大藥而言。世人不能求之於此。而妄餌雜藥。不亦謬乎。

靈樞經曰。明目者可使視色。聰耳者可使聽音。手巧而心審諦者。可使行鍼艾。緩節柔筋而心和調者。可使導引行氣。由是則各得其能。方乃可行。故曰非其人勿敎。非其眞勿授。余謂以此觀之。雖小技末事。必性近者易能。況治心養性之學乎。

仙經曰。腦爲髓海上丹田。藏氣之府也。心爲絳宮中丹田。藏神之府也。臍下三寸爲下丹田。藏精之府也。又曰背後有三關。腦後曰玉枕關。夾脊曰轆轤關。水火之際曰尾閭關。皆精氣升降往來之道路。按道經所謂丹田。多指下丹田而言。唐劉虛白嗜酒有詩曰知道醉鄕無戶稅。任他荒却下丹田是已。

道書曰。眼不視。其魂在肝。耳不聽。其精在腎。鼻不聞。其魄在肺。舌不聲。其神在心。四肢不動。其意在脾。乃得五氣朝元。修行之士。先要立此。以爲根本。醫鑑曰。視聽言動。皆耗散精氣之原。故釋氏面壁。仙家坐關。皆築基苦行。以防耗此神氣。便是長生之術也。

養生書曰。凡人一日一夜。一萬三千五百二十息。未甞休息。減之一息則寒。加之一息則熱。臟腑不和。諸疾生焉。是故調息爲養生第一事也。按眞詮曰。初學調息。須想其氣出從臍出。入從臍滅。調得極細然後。不用口鼻。但以臍呼吸。如在胞胎中。故曰胎息。此又要訣也。

彭祖言使人丁壯。房室不勞損。莫過糜角。金參判某平生畜妾甚多。而喜補養之術。長服糜角。自謂得效。年僅五十卒。是則服藥不如愼色也。

稗史云道樞之說博。而莫要於龍虎交。以巳午二時。絶思慮假寐。則龍虎自交。不假修爲。有人苦骨蒸。授以此法。十日後覺腰間㬊如火。疾自愈。然山居四要曰。晝不可睡損元氣。與稗史之言異矣。

道書多隱語。以腎水爲龍爲鉛爲玄龜。以心火爲虎爲汞爲朱雀。又以身爲鼎鑪。以息念爲養火。以性情爲身中夫婦。此類甚多。蓋秘之。欲其不妄泄也。

彭祖爲大夫。壽八百二歲。後西適流沙。有四十九妻。喪五十四子。少好恬靜。不恤世務。不營名譽。衣食與人無異。而閉氣內息。善於補導之術。其言曰養壽之道。但莫傷之而已。此言似近而行之甚難。所以彭祖之後。再無彭祖也。

昔郗孟節含棗核至五年。十年又結氣不息。身不動搖。狀若死人。至百日半年。亦有室家云。今攝生之人。有常含棗核。或一核累月不出者。蓋棗核能生津。便於呑嚥故也。

華佗五禽戲。謂虎鹿熊猿鳥也。按莊子曰。吐故納新。熊經鳥申。此導引之士。淮南子曰。熊經鳥伸。鳧浴猿攫。鴟視虎顧。是養形之人也。然則此法非始於華佗矣。

白參奉仁雄。窮居抱川。恬淡不仕。平生無所事。唯擇女奴年十四五者同寢。稍長則易之。年過九十。有嬰兒色。至壬辰。爲倭賊所害。所謂單豹養其內而虎食其外者也。

養生書云冬日凍腦。春秋腦足俱凍。此聖人之常法也。頃世柳參議祖訒。每盛冬露腦當風。謂之凍腦。年近八十而終。然有病之人。不可妄效也。

盧蘇齋爲相時。有客來乞藥。公曰獨臥散最良。不須他藥。客乃傷於色者。故公戲之。乃養生書服藥千裹。不如獨臥之說也。按宋包恢八十九。精神猶健。人問衛養之方。答曰恢喫五十年獨睡丸云云。與此同意。

仙女杜蘭香曰。消摩自可愈疾。淫祀無益。按說郛云消摩藥也。摩一作磨。余意養生書有擦摩消食之方。所謂消摩非藥名。恐是攝養之法耳。

醫方云凡人患齒病。多由月蝕夜飮食之所致。又云日月蝕未平時。特忌飮食。斯理殊不可曉。又抱朴子曰。一人中年得風疾。上下齒常磨切相叩有聲。得壽一百二十歲云。是知叩齒爲修養之上法也。

延壽書云善養生者。先渴而飮。飮不過多。先飢而食。食不過飽。余欲加之曰先寒而衣。衣不過厚。先病而藥。藥不過補。

內觀靜定圖曰。儉視養神。儉聽養虛。儉言養氣。儉欲養精。按儉欲。乃道德經篇名。儉字好。

古人言嗜酒者費財。學書者費紙。學醫者費人。余謂喜色者費精。貪權者費心。作詩者費神。養壽命者。宜知所惜矣。

養生書云先睡心後睡眼。睡或作臥。佛語云眼定而心定。心定而身定。亦此意。按靈樞經曰。人之目不瞑不臥。臥字本出於此。

山居四要曰。富不儉用貧時悔。見事不學用時悔。安不將息病時悔。又曰避色如避仇。避風如避箭。又曰身閑不如心閑。藥補不如食補。此言是。

蘇東坡曰。口腹之欲。何窮之有。每加節儉。亦是惜福延壽之道。此意甚善。余平生多病。雖食不重味。飯不過數合。而未能去肉。爲可歎耳。

凡人壽夭。不在於體之肥瘦。氣之壯弱。食之多少。毛髮之衰白與否。則壽限之長短。似有定分。然人之所賴以生者。元氣而已。元氣之害。莫如酒色。是知攝養之道固不可忽。而向衰之人。尤不可不愼。

禪門[편집]

世謂佛法入中國。始於後漢明帝時。而按霍去病收休屠祭天金人。顔師古曰今佛像是也。漢武故事曰。昆邪王殺休屠王以降。得金人之神。置甘泉宮。其祭不用牛羊。惟焚香禮拜。又西域傳曰。哀帝時博士弟子景憲。受大月氏使伊存口傳浮屠經。以此觀之。前漢時已有此說矣。

僧無住曰。見境心不起名不生。不生卽不滅。旣無生滅。卽不被前塵所縛。當處解脫。所謂不生不滅。蓋指心性而言。 韓退之題武侍御畫佛文云極西之方有佛焉。其土大樂爲圖是佛而禮之。願其往生。莫不如意。柳子厚永州淨土院記云西方有世界曰極樂。有能誠心念力俱足則往生彼國。此雖直述浮圖之言者。而使惑者見之。豈不猶導其流而鼓之波乎。向使韓公無佛骨一表。則亦難乎免矣。

佛語曰。常自惺惺。截斷思想。不落昏沈。謂之坐。在欲無欲。居塵離塵。謂之禪。外不放入。內不放出。謂之坐。無着無依。常光現前。謂之禪。外撼不動。中寂不搖。謂之坐。回光返照。徹法根源。謂之禪云云。坐與禪。乃二件事也。山谷詩曰念公坐臞禪。恐謬矣。

稗史曰。近時士大夫學佛者。不行佛之心而行佛之跡。口談慈悲而行若蜂䘍。金丹正論云自古以來。未有貪財好色之神仙。此言然矣。余見今之士口談聖賢。而不聖賢其心者蓋多。豈獨仙佛乎哉。

釋氏最以酒爲戒。其言曰飮酒有十過。一顔色惡。二少力。三眼不明。四見嗔相。五壤田業。六增疾病。七益鬪訟。八惡名流布。九智慧減。十身壤命終。墮諸惡道。其戒之深切如此。

異端固害儒道。亦有所取益者。道家之無爲。乃有爲者之戒。其養生乃戕生者之戒。釋氏之見心。乃放心者之戒。其戒殺乃嗜殺者之戒。

古詩類苑。載達摩眞性頌云始終常妙極。眞離性情緣。理空忘照寂。身至淨明圓。此二十字。回環進退。成四十首。計八百字。每首用韻。可謂奇妙矣。

佛偈云金爐不滅千年火。玉盞長明萬歲燈。蓋以金爐玉盞喻心腔。千年火萬歲燈喻神明。又玉鼎湯煎。金爐火熾。道家語也。

儒曰世。道曰塵。僧曰劫一也。又佛家謂年爲臘。唐詩云僧臘階前樹。南北史謂年老僧爲耆臘是也。又謂僧夏。以僧結夏故言。

按釋迦身長丈六。亦異人也。今嶺南通道寺。有佛頭骨大如盆。齒長二寸。世傳釋迦頭骨。昔智藏禪師自西域取來者云。智藏者道詵之師也。

佛祖龍樹少時。與同志三人學隱身術。入王宮數月。宮中美人懷妊者眾。後悔入山成道云。後世左慈,羅公遠,紅線之徒。蓋學斯術者歟。

蘇東坡訪僧佛印于竹林寺。因誦李涉偶得浮生半日閑之句。佛印曰學士閑得半日。老僧忙了半日。其言政是。

東方異僧。曰義湘曰道詵。世傳義湘爲元曉弟子。按元曉,義湘。皆新羅神文王時僧。或言義湘乃元曉弟也。又謂道詵爲一行弟子。按一行唐中宗時僧。而道詵生于羅季。世代相遠。蓋非其弟子而傳其術學者也。

崔致遠眞鑒碑序曰。師俗姓崔氏。其先漢族。隋師征遼。沒於驪貊。爲全州金馬人云。今完山之崔蓋是也。或言眞鑑與致遠同姓云。

俗稱黔丹禪師卽眞鑑也。崔致遠撰其碑序曰。禪師形貌黯然。眾號黑頭院是也。余聞諸老僧。如此。

高麗僧宏演撰道詵傳曰。初道詵入唐。學於一行。一行覽三韓山水圖曰。人若有病。尋血脉。或針或炙則愈。山川之病亦然。或建寺立佛立塔。則如人之針炙。名爲稗補。後道詵建裨補五百剎云。今石佛浮圖處處有之。蓋亦其時所建也。

近歲僧休靜善書與詩。爲叢林所宗。其遊金剛山詩曰。舞月臞仙千丈檜。隔林淸瑟一聲灘。己丑逆獄。以名僧逮繫。先王特命放釋。賜御製詩及衣物。遣還山。壬辰倭變。召至行在。授都摠攝。使之統領僧徒。恊力討賊。其上足有惟政,義嚴者。亦爲摠攝。皆以功授從二品職。

僧惟政號松雲。壬辰變後爲義僧將。陣于嶺南。倭將淸正要與相見。松雲入倭營。賊眾列立數里。槍劍如束。松雲無怖色。見淸正。從容談笑。淸正謂松雲曰貴國有寶乎。松雲答曰我國無他寶。惟以汝頭爲寶。淸正曰何謂也。答曰我國購汝頭金千斤邑萬戶。非寶而何。淸正大笑。或曰是時淸正兵衛甚盛。松雲僅一見而退。必不敢出此言。疑是誇傳也。後十年。松雲以通和又入日本。倭奴厚待以送之。

昇平僧玉洞者。嘗從李統制舜臣。在舟師有功。及統制歿。仍居忠愍祠數十歲。自備祭奠。年今八十餘矣。且言海上有警報。則統制必先期見夢。不差云。豈其靈尚有未泯者。而一片爲國之心。死而不死也歟。

文定王后頗尚佛事。有僧普雨者。能文解佛經。寅緣宮禁。廣設道場。其費萬計。及文定昇遐。臺諫與大學生連章請誅。命流于濟州以死。先是用普雨言。設兩宗禪科。至是並罷之。

宋人言世情炎凉。釋道人尤甚。今俗謂僧尼觀勢逐名最甚。在宋時已如此。樊川詩所謂休公都不知名姓。始覺禪門氣味長。大不然也。

中朝僧持律者亦罕矣。余赴京時於圓通寺。見居僧皆畜妻子。無異平人。崔簡易題圓通寺詩曰。齋庖婦女調羹美。丈室嬰兒鬪果甘。長老工夫何可小。瞿曇不學學生曇是矣。我國平安道僧。亦畜妻子。蓋與中朝僧同也。

丙申年。封倭天使李宗誠。楊方亨到伽倻寺。拜佛甚恭。伴倘謂從事官李光胤曰何獨不拜。光胤答曰我國之人知拜孔子。不知拜佛。蓋中朝人凡見觀像。必拜之。非固崇佛而然也

佛書。口能談道而無實得者曰蝦螟禪。舌不說法者曰啞羊僧。避僧避依者曰鳥鼠僧。僧形俗心者曰禿居士。鳥鼠卽蝙蝠。鳥鼠僧猶俗言蝙蝠之役也。

芝峯類說卷十八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