번역:지봉유설/20권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卉木部[편집]

[편집]

老杜江梅詩註。江梅江邊梅也。如在嶺曰嶺梅。在野曰野梅。宮中所種曰宮梅。按范至能梅譜云遺核野生。不經栽接者爲江梅。冬至前開者爲早梅。其枝樛曲。蒼蘚麟皺者爲古梅。花比江梅。色微淡似杏者爲杏梅。老杜註似誤。 范石湖梅譜曰。蠟梅本非梅類。以與梅同時。色似蜜脾故名云。今所稱黃梅恐是。世以假梅爲蠟梅則謬矣。 北道慶興地。有蔓生牡丹。世傳宋花石綱物也。徽宗聚天下奇花異卉於艮嶽。及金陷宋。取以北歸。自虜中移植于此。蓋我國北邊。在元以前。爲胡地五國城。去會寧亦不遠云。 中朝所謂薔薇。皆紅色蔓生。故唐詩曰。一架長條萬朶春。嫩紅深綠小窓勻。又曰小庭半折紅薔薇。又一架薔薇滿院香。此則我國亦有之而甚罕。今黃薔薇在在有之。而不載於傳記。疑中國所罕耳。 余爲安邊時。一日平地生荷花一朶甚盛。鉤問則楊蓬萊士彦爲府使時。鑿池種芙蓉。今廢者數十年。疑那時落種而生矣。俗言蓮子經百年不壞。又藕根在地不死。故江陵有菡萏池。間一年一出云。可怪。 余少時家有菊一朶生簷下陰地。及秋開花。鮮黃可愛。似甘菊而差少。莫識其名。蓋凡草木不種而生者多矣。 本草曰。菊有兩種。紫莖氣香而味甘。葉可作羹爲菊。靑莖而大。作蒿艾氣。味苦不堪食者名薏。非眞菊也。菊譜曰。新羅菊名玉梅。開花以九月末。千葉純白。今白菊是也。 冬栢榴生南方海邊。葉冬靑。十月以後開花。色深紅。耐久不凋。蓋古所謂山茶花也。每花開時。有翠鳥來食木花蘂。夜或棲止樹間。崔元祐題茂珍客舍詩。脩竹家家翡翠啼是矣。按劉士亨詠山茶詩曰。小院猶寒未暖時。海紅花發景遲遲。楊愼云海紅而山茶也。又云大曰山茶。小曰海紅。 梔子出漢書。本草作支子。一名木丹。花白色六出。甚芬香。佛書所謂簷蔔是也。今藥用山梔子。卽越梔也。東坡詩曰六花薝蔔林間佛。曾端伯謂梔子花爲禪友。 映山紅木名。開花後於杜鵑。早於躑躅。木如躑躅而喬木。今南方多有之。韻書以杜鵑花爲映山紅者非矣。 周日用曰。變白牡丹爲五色。皆沃其根以紫草汁則變紫。紅花汁則變紅。又小說曰。蓮子經年藏靛甕中種之。則生靑蓮花云。不可謂無此理也。 鳳仙花。宋人號爲金鳳花。按小說。鳳仙花有紅白紫數種。江南俗婦人以花染指云。又躑躅有紅白二種。今南方亦有之。前輩有詩曰白躑躅交紅躑躅是也。


[편집]

古者灌用鬱鬯以降神註。取鬱鬯草煮汁和釀。其氣芬香調鬯。醫學入門曰。鬱金不甚香。但其氣輕揚。能致達酒氣於高遠。以降神也。今在處有之云。我國所産鬱金草蓋是也。按本草曰。鬱金香生大秦國。二三月有花。狀如紅藍。其花卽香也。觀此則恐是二種物耳。 古以蓍筮。按本草曰。蓍類蒿。花似菊。又曰蓍千歲一本百莖。今人不求其形似。而必求一本百莖。不得則乃謂蓍非我國所産。誤矣。朴敎授子羽言甞於田圃間。見異草有一根三四十莖者。似蒿而非蒿。葉細而長。花似菊淡紫。較諸本草圖經。則其爲蓍草無疑云。昔有婦刈蓍薪而亡蓍簪。醫方。蓍實入藥。今我國此草固多有之。而人不知爲蓍。蓋蓍非貴物也。唯取其壽以占吉凶。故以千歲一本百莖者。爲難得耳。 曹子建表曰。葵藿之傾葉。太陽雖不回光。然向之者誠也。韻府云葵葉向日。不令照根。所謂葵衛足是也。然則向日者乃葵葉。非花也。司馬溫公詩曰唯有葵花向日傾何耶。按藿。菽之小者。菽及大豆。葉亦謂之藿。又云香草。詩食我埸藿是也。又藿香藥名。藝文類聚曰。藿香出南海中都昆國云。 漢書。荊州飢饉。民採鳧茨而食之。本草曰。烏芋厚人腸胃。令不飢。荒歲採以充糧。丹溪曰。烏芋卽鳧茨也。今俗名烏昧。按范仲淹按撫江淮時。大蝗旱。以民所食烏昧草進呈。乞宣示六宮戚里。用抑奢侈。卽此物也。 韓昌黎進學解曰昌陽引年。按本草曰。一寸九節者名昌蒲。麁者名昌陽。又曰生下濕地。根大者名昌陽。止主風濕云。以此觀之。昌陽與九節昌蒲有異。所謂昌陽引年。恐不是。 凡蒲有三種。一水草可作席。一蒲柳可作箭幹。一昌蒲藥名。按本草。香蒲卽黃苗也。亦曰甘蒲。春初生嫩茸。啖之甘脆大美。可爲鮓。或爲葅。養生書云蒲笋作葅甚佳。所謂文王嗜昌歜者。疑指此也。今按韻府。歜蒲葅也是矣。 龍鞭草生咸鏡道海中。其形堅直。潔白如玉。今人採之。用作筆柄。此物蓋琅玕之類。而不見於書籍。疑中朝所無也。 韻府群玉曰。苜蓿草名。大宛馬所嗜。張騫採歸種之。秋後結實。黑房纍纍。俗謂木粟米。可作酒飯。又菜名。古詩盤中何所有。苜蓿長闌干。此蓋俗所謂苜蓿菜也。與草名苜蓿不同。 韻府群玉曰。蘩蕭蔚莪之類春生。味異名殊。至秋老成。皆名蒿矣。蘩曰白蒿。蕭曰薌蒿。一曰牛尾蒿。蔚曰牡蒿。莪曰蘿蒿。菣曰靑蒿。萍曰藾蒿。又艾類蒿。但葉背白故曰白蓬。蓬亦蒿也。又蔞蒿草中翹楚者。邪蒿似靑蒿。古書云君子不食邪蒿是也。茵蔯蒿者。秋後葉落。莖梗不凋。至春復發舊枝故名。 薤露。按本草云薤。葉滑而更光。故言薤露者。以其光滑難貯之義也。又醫方曰。薤似韭而葉闊多白無實。雖辛而不葷五臟。故道家常餌之。卽今俗所謂厭蕎也。未知是否。 東方舊無木綿。麗末有文益漸者。始得種于中國以來。蓋在麗以前。唯有葛布矣。按楊愼云綿有三。一曰絲綿。出于蠶緝。二曰木綿出于交廣。名班枝花。樹大盈抱。花紅似山茶。實如酒杯。三曰草綿。江南多有之。春二三月下種。黃花結實。卽今綿花也。丘濬謂綿花元時始入中國云。然則我國所謂木綿乃草綿。非唐詩所謂木綿花發錦江西者也。 春川有墨應耳山。山有草名墨應耳。其根色赤如蒜。食之令人數日不飢。壬辰亂離。人多採食之。蓋仙卉也。楓岳長安寺洞中及江陵伊川。亦有之云。 本草曰。芝草處處有之。人家園圃。或種蒔其根。所以染紫也。今俗謂紫草者是也。仙方所稱五色芝。乃是別種。疑與曄曄紫芝可以療飢者異矣。 小說曰。菱芡皆水物。而菱花開背日故寒。芡花開向日故暖。凡禽卵繫於背。本乎天者親上故能飛。獸胎在於腹。本乎地者親下故能走。邵康節曰。動物自首生。植物自根生。自首生者命在首。自根生者命在根。其說爲有理。

[편집]

董竹卽俗所謂王竹。淡竹卽綿竹。苦竹卽烏竹。醫書云董竹淡竹爲上。苦竹次之。此以藥用而言。謂之苦竹者。以其味苦也。杜詩曰味苦夏蟲避。按竹譜。亦有紫苦竹黃苦竹。然則非獨烏竹爲苦竹也。 說郛曰。立竹出扶南。一節爲船。交廣有竹節長二丈圍一二丈者。竹譜曰。百葉竹一名篣竹。生南垂。傷人則死。醫莫能治。夷人以刺虎豹。中之輒死。宋林洪種竹法曰。種竹無時。認取南枝。多帶舊土種之。勿踏以足。換葉姑聽之。母遽拔去。若慮風則去梢而縛架。達數根則易生笋云。頃時共一諄喜植名花異木。移種時必帶舊土。幷標其南北。縛長架使不搖動。故雖合抱之木。無不立活。亦此法也。 東閣雜記曰。太宗朝。江陵大嶺山竹結實如眞麥。粘如薏苡。味如唐黍。村人摘取爲酒食云。頃歲南方及智異山竹多結實。其狀如雜記所言。居人用以作飯。然竹結實則死。故今南方絶無大竹。按李畋云舊稱竹實爲鳳凰食。而今竹實如麥。江淮號爲竹米。以爲荒年之兆。信非鳳凰之食也。楊愼云餘干有竹實大如鷄子。味甘勝蜜。食之令人心肺淸凉。生深竹茂蜜處。乃知鳳凰所食。非常物也。

[편집]

淮南子云灰野之山。有樹名曰若木。日所出處。韻會曰。若木東海木名。而阮籍詩云若花耀四海。扶桑翳瀛洲。花一作木。又韻府曰。若木花其光四照。事文玉屑曰。若木在崑崙西。其花日未出時。光照下地。名若華。古文曰四照之花萬品是也。 語云松千歲而偃。稗海云栽松時去中大根。唯留四旁鬚根則無不偃蓋。酉陽雜俎云松於根下。遇石則偃。未知然否。 稗史。松栢以葉庇根。故刈之則不復條肄云。蓋與他木不同。而慶州栢栗寺山麓松木。斬之而復生。抑何理歟。 世謂鴨脚樹有雌雄。故有結子者有否者。余家有兩大樹並立。忽一夜樹上有氣。如煙屬天。若以數十炬燃之者。擧家驚怪。或言雌雄之氣使然。未知信否。按稗史。銀杏雄者二稜。雌者三稜。須合種之。或在池邊照影。能結子云。朱子所謂銀杏有雌雄是也。 家禮。棺材以油杉爲上。油杉未知何物。或云卽俗所謂益佳木也。今出三水甲山。其木似檜。甚油膩。聞甲山客舍。用此木爲柱。不用礎石。而歷百年如新。其堅久如此。 本草曰。沈香與靑桂,鷄骨,馬蹄,煎香。同一樹生。海南諸國及交廣。先斷其根積年。朽爛而心節獨在。堅黑而沈水者爲沈香。 無患木出濟州。其實如珠。故俗謂無患珠。今京中人家。亦有種而成實者。按本草。昔神巫以此木擊鬼殺之。世人競爲器用。號無患云。 按本草。蘇方木出南海。用以染色。今之蘇木蓋是也。俗謂丹木。聞海中暹羅等國。以蘇木爲薪爨云。世說。蒲柳之質。望秋先零。按韻書。蒲柳卽楊也。皮紅可爲箭者。詩曰不流束蒲。乃蒲柳也。然則蒲柳非二物耳。 千金木能辟邪。今俗截而爲佩。以爲辟瘟。其脂曰安息香。又其實曰五倍子。有蚊子滿其中。一名蚊蛤。我國所在有之。按稗史云安息香樹出波斯國。呼爲辟邪樹。豈中國所無耶。 順天松廣寺。有枯木一株。不知歷幾百年。而枝榦皆完。色白如鐵。有香臭甚烈。不知其爲何木也。或謂白檀。又仙巖寺。有樹曰北向花。其花紫色。開必向北故名。有竹曰觀音竹。脩直無旁枝。至末始有葉。亦異矣。 合歡木名。本草曰。合歡木似梧桐。其葉至暮而合。故一名合昏。又名夜合。養生論曰合歡蠲忿。唐詩曰夜合花開香滿庭是也。 韋仲將合墨法曰。好膠五兩。浸梣皮汁中。按梣音秦。江南樊鷄木也。皮入水綠色。又益黑色云。其皮本草謂之秦皮。俗呼曰樳木云。卽今水靑木也。 倭國有木曰蘇鐵。榦直無旁枝。葉生於顚。四散如傘。木若焦枯。則拔之曝三四日。遍身加釘。還植地。卽蘇故名。 南蠻椒有大毒。始自倭國來。故俗謂倭芥子。今往往種之酒家。利其猛烈。或和燒酒以市之。飮者多死。 草木亦有以牝牡名者。按禮記牡麻註。雄麻也。詩匪莪伊蔚註。蔚牡蒿也。朱子曰麻竹有牝牡。東坡志林云雌竹多筍。雜書云牝荊荊之有子者。牡荊節間不相當。指病自愈云。余素多病。安得此物以指之耶。按本草蒙筌曰。牡荊因莖堅勁。故以牡稱。今作箠杖者是也。 夫木之爲良材者。不能成好花。其好花者。不能成美實。其美實者。不能爲良材。是猶與之齒者不與角也。況人之有材而欲專其美。則不亦爲造物者忌乎。余于是有感焉。

禽蟲部[편집]

[편집]

按禽經。靑鳳曰鶡。赤鳳曰鸑。翠鳳曰鶠。紫鳳曰鷟。白鳳曰鷫。又蔡衡曰多赤者鳳。多靑者鸞。多黃者鵷。多紫者鷟。多白者鵠。 本草曰。易以巽爲雞爲風。雞於五更鳴者。日將至巽位。感動其氣而鳴也。故風人不可食。然余按丹溪心法云雞屬土。以此觀之。雞必於丑時鳴者。豈以地闢於丑故耶。 稗史曰。養生家夏不食雞。以雞食蜈蚣百蟲。蓄毒害人故也。今俗蒸雞經宿。必更炙啗之。亦避蜈蚣之毒耳。 稗史云韓國所饌鷄曰寒鷄。然則寒非天寒之寒。乃雞名。猶本草慈鴉謂之寒鴉。又魏志曰。馬韓國出細尾雞。其尾長五尺餘。所謂韓國。亦指三韓而言。 宋王逵言鷄鴨家畜不能飛。其他野禽皆能飛。余見家鴨放之野水久則能遠飛。蓋家畜不能飛者。以飮啄不潔故也。 續博物志曰。鸛遇巨石。知有蛇。如術士禹步。其石卽轉。又人伺其養雛。以絙緣木。鸛作法解之。今俗謂鸛能作符術信矣。 按小說曰。登州海岸。有鶻自高麗飛渡。號海東靑。然則海東靑乃鶻類。非鷹族也。又按元史。文宗時賜太平王燕帖木兒海東白鶻靑鶻各一云。今俗以松鶻爲海東靑。蓋是。 本草。鴞一名梟。一名鵩。惡聲鳥也。古人重其炙。莊子曰見彈而思鴞矣。王羲之好鴞炙是也。又漢時端午日。爲梟羹賜百官。以惡鳥故食之。未知鴞與梟爲一物否。 續博物志云啄木遇蠧。以觜畫字成符而蠧自出。燕啣泥避戊己。故巢固而不傾。鸛有長水石。故能于巢中養魚而水不涸。未知信否。又古書曰燕不以甲乙啣泥。 博物志曰。鵲巢開口背太歲。淮南子曰。鵲知來歲多風。則巢於下枝。又練鵲黑褐色。一名山鵲。方言謂之唐鵲。拾遺記曰。漢章帝時。條支國貢異鳥。名鳷鵲。形高七尺。解人語。其國太平則鳷鵲群翔。又鳷鵲漢時觀名。王維詩聲連鳷鵲觀。李白詩空瞻鳷鵲樓是也。 酉陽雜俎曰。波斯船上。以養鴿。行數千里。輒放一隻至家。以爲平安信。又稗海曰。舶船必養鴿。舶汲能歸其家云。我國平時。人家多養鴿。俗傳前朝時。使臣從海路赴京。故養之。此說似然。 赴京時見永平府城外市街中。有群鳥栖于低樹上。人眾紛沓。手及其巢。而鳥不畏避。異哉。莊子曰。至德之世。烏鵲之巢。可攀援而窺是矣。 皇都五鳳樓上。每早朝群烏翔集。不知其數。日晏方散。余於庚寅赴京時見之。至丁酉辛亥又赴京。見烏集于低簷及墻上。而殿瓦上無一烏。問之則張眞人符禁之後十餘年。烏不敢上殿云。異矣。 近歲南陽。有人捕殺一鴛。炙而將食之。有一鴦不知自何來。飛集火上。以翼覆其鴛。哀鳴不止。擊之而不去。因燒死。其人懺悔。遂不食禽獸肉。按古今註曰。鴛鴦雌雄未甞相離。人得其一。則一者相思死。故謂之匹鳥云。而若此者。古所未聞也。噫異哉。人有不如鳥者何也。 博物志曰。鵝警鬼。人有試之良驗。東坡志林曰。鵝能警盜。亦能却蛇。其糞蓋殺蛇云。 夫鵝進上。載在貢案。而捕得甚難。一隻之價。殆同大馬。其弊甚矣。世傳天鵝太祖所嗜。故以供祭用云。 月令。田鼠化爲鴽。本草曰鷃一名鴽。素問曰鴽鶉也。按韻府。作田鼠化爲鶉。禮記以鷃入饌品。蓋一物也。莊子所謂斥鷃。亦此也。又本草曰。鶉蝦蟆所化。然亦有卵生者。未必盡然也。 按燕有二種。紫胸輕少者是越燕。胷斑黑聲大者是胡燕。詩家所稱紫燕海燕。蓋指越燕耳。 余幼時得二蒿雀雛。蓄籠中手飼之。及長卽縱之。任其所如。其雛去而復來。或一日一來。或間日一來。來則近就而鳴叫鼓翼。有若望哺者。輒投食以與之。如是者訖數月。噫鳥猶如此。人有忘恩背德者何也。 古語曰。鷄不三年。犬不六載。蓋言久則成恠也。又曰白鷄白犬不可食。以害人也。 爾雅云鳥翼左掩右爲雄。右掩左爲雌。陶隱居曰。燒毛納水中。沈者是雄。浮者是雌。未審信否。 凡獸有牝牡。禽有雌雄。而曰雄馬牝雞。互稱耳。詩中亦有之。如曰雄狐綏綏。雉鳴求其牡是也。

[편집]

月令天子駕倉龍註。倉與蒼同。馬八尺以上爲龍。李白白馬篇曰龍馬花雪白。王建詩曰五色雲車駕六龍。楚辭曰駕八龍之蜿蜿。韓文曰穆王得八龍騎之西遊。蓋皆以此。 宋兪琰曰。北地馬群。每一牡將十餘牝。牝皆隨牡。不入他群。易謂牝馬之貞是也。蟻亦不入他群。故呼爲馬蟻。一名玄駒。余意俗謂大蟻爲馬蟻。蓋取其形似而言。兪說恐不必然。 漢書曰濊國出果下馬註。馬高三尺。乘之可於果下行也。按濊國舊屬朝鮮。果下馬疑卽我國所謂鄕馬。比中國之馬爲小。而董越朝鮮賦註曰今無果下馬。盖絶種也云。 驢子謂之奇畜。馬父驢母曰駃騠。驢父馬母曰騾。驢父牛母曰(馬+百)。駃騠最健。能日行千里。騾亦强而有力。(馬+百)甚小而其狀磥砢。見之可恠。 唐苗晉卿策蹇衛入都門。宋王曾爲狀元。易服乘小衛謁府帥。又小說。多有白衛黑衛牝衛之說。按漢靈帝好驌。謂驢爲衛子。或言衛地多驢。故呼驢曰衛子。 按韻書。駮獸名。如馬白身黑尾。食虎豹云。近歲楊州地。有猛獸狀如馬。靑色有鬣茸尾。食虎豹甚眾。亦食人。人多見之者。疑卽駮也。 虎有威骨形如乙字。長不滿二寸。而行則有聲故名。或言望前在脇下。望後在額上。如象膽隨四時易處耳。按韻府曰。虎兩脇間及尾端。有骨長一二寸。卽其威也。取得能令人有威。東坡詩得如虎扶乙是也。 稗史曰。虎名李耳。凡虎食畜産。不至耳。諱其名也。此說誕矣。又曰虎每食一人。則耳成一缺。未知信否。 丹陽郡吏賚公牒赴忠州。道遇虎子三。以杖擊斃之。俄有母虎哮吼而至。吏蒼黃上高樹。虎仰視之。若無可奈何者。去良久。引一豹來。豹小而捷。緣木殆逼身。吏懼自脫褌。用兩脚蒙其首而急擠之。豹墜地。虎以爲人。卽齚殺之。旣而知其豹也。繞樹大吼。仍入山去。吏下樹。剝四死皮。乃達于方伯許。方伯以稽程將罪之。吏告之故。以其皮爲驗而免焉。崔簡易作豹說曰。豹自負其技而使於虎。竟爲所殺。斯其自取之也夫。 海州平時。有官養羊羔數十頭。壬辰倭寇入州。其羊走避於山城十里許地。及寇退吏民未集之前。其羊相率先入城。點視則無一見害者。物亦靈矣智矣。 古人云狗不相食。近人道也。然余見癸巳甲午年間。饑饉之民。至有父子夫婦相食。反不如狗者多矣。

余家有猫方拘兒。適一家他徙。猫亦率兒去。不知所向。越數月返。則猫亦以是日還。孰謂畜物爲無知哉。 酉陽雜俎曰。猫目晴朝晝圓。及午竪斂如綻。其鼻常冷。唯夏至一日暖。俗言猫洗面過耳則客至云。其說亦久矣。今有以猫眼定時法。

猫者害物之獸也。而 내가 연경에 다다랐을 때, 인가(人家)가 기르는 고양이가 모두 꼬리가 짧은 것을 보았다. 性甚順。與雞雛共處而無害意。聞正月上寅日截其尾。故馴善如此云。未知信否。 《사문옥설》(事文玉屑)에 이르기를 고양이는 중국의 종(種)이 아니고, 서방(西方)의 천축국(天竺國)에서 나온다. 釋子因鼠咬侵壞佛經養之。唐三藏往西方取經帶歸。乃遺種也云。按記曰。郊特牲迎猫。爲食田鼠也。又孔子鼓琴。見猫方取鼠云。則猫之名久矣。三藏乃唐太宗時僧。其說誣矣。 洪州有麂子島。自昔畜養鹿子之地。今亦有之。麂或作麌。似獐而小。肉甚美。且皮甚堅好。可作靴。故俗以他獸皮假爲者。亦謂麂子皮靴云。 貒俗謂土猪。其毛最能去濕。有人素患濕症。壬辰避倭。得土猪之穴。落毳塡滿如藉。久處其中。宿疾頓愈。 說郛曰。中秋月明則是秋必多兎。瑣錄曰。中秋無月則兎不孕。悟眞篇註。天下之兎皆牝。而唯月中兎爲牡。故兎望月成孕。木蘭詩曰。雌兎眼迷離。雄兎脚撲握。兎無雄者而曰雄兎何也。東坡詩曰暖足唯撲握。直謂兎爲撲握則未知如何。 夷堅志曰。衢州山多猴。千百爲群。凡有商旅。必爲所劫。我國人吳景男者。隨劉摠兵綎入中朝。甞往來于蜀。山谷險阻。行者必聚群以過。不然必爲猿群所嬲云。 唐昭宗有猴。賜以緋袍。號供奉。羅隱賦詩曰。何如學取孫供奉。一笑君王便着緋。蓋羅有才不第。故爲此怨詞。按小說。全忠簒位。猴見全忠。跳躍奮擊。遂殺之。羅隱於唐亡後。遂仕五代。其愧此猴者多矣。 博物志曰。蜀山有物如獮猴。名化。或曰豭玃。取去婦女爲室家。使人不得知。十年之後。形皆類之。産子如人。皆以楊爲姓。故蜀中多楊云。余赴京時。見人家壁上。多畫豭玃。其中有婦人頭面皆作玃形。蓋卽此也。焦氏易林曰。南山者玃。盜我媚妾。古亦有是說矣。 相如賦麒麟角(角+耑)註。郭璞曰角(角+耑)音端。似猪。角在鼻上。堪作弓。李陵以此弓十張遺蘇武。沈約宋書曰。角(角+耑)日行萬八千里。又曉四夷之語。元太祖時。大獸見西域。耶律楚材以爲角(角+耑)是也。 趙完璧言安南國。有牛形如野猪。色蒼黑。人家畜養作耕。或屠食。以日氣熱。故晝則牛盡入水。日沒後乃出。土人呼爲水牛。其角甚大。倭奴貿取以來。乃俗所謂黑角。按五代史云占城有水兕。蓋卽此也。 漢挐山多鹿。夏夜則鹿就澗飮水。有獵者持弓矢伏澗邊。見群鹿驟來。數可千百。中有一鹿魁然而色白。背上有白髮翁騎着。獵者驚恠不敢犯。但射殪落後一鹿。少頃騎鹿者如有點檢群鹿之狀。因忽不見云。此出林子順記聞。未知信否。 鹽熊食則死。鼠食則飛。蓋古語也。余謂鹽味醎。屬北方水也。熊字從火。乃火畜。水克火故也。鼠十二辰爲子。屬北方水畜也。亦猶草木牛食之則茂盛。羊食之則枯死。或者以爲牛土畜。土能養物。羊金畜。金主殺伐故也。言頗有理。 豶豕,犗牛,騸馬,閹人。皆去勢之異名耳。又犗牛曰犍。騙馬曰騬。 蛇與雉交。或與龜與鱸魚合。猶驢與馬與牛交也。蓋二物稟邪淫不正之氣故耳。又古書曰。龜鼈無雄。與蛇爲匹。 蠡海集曰。人得五行之全。故眾體具。眾體具故無物不啖。庶物得五行之偏。故無純體。無純體則芻者不豢。豢者不芻。食粒者不嗜肉。嗜肉者不食粒。酉陽雜俎曰。食草者多力而愚。食肉者勇敢而悍。余謂馬牛食草與穀。猫犬食粒與肉。烏在其芻不豢粒不肉乎。愚故食草。悍故食肉。亦其性然爾。非因食草而愚。食肉而悍也。


鱗介[편집]

酉陽雜俎曰。龍頭上。有一物如博山形。名尺木。龍無尺木。不能昇天。按孫策曰。龍欲騰翥。先階尺木是也。尺木疑卽俗所謂如意珠也。 語曰。龍能變水。人能變火。又曰龍不見石。鬼不見地。信矣。 萬曆乙巳。礪山地。有白龍自江而出。至一村家。時白晝無一點雲。忽風雨暴至。霹靂交作。鱗甲閃鑠於雲霧中。騰空而上。數十里內人。皆了了見之。其村家大小人物。幷拔去飄落于數里外。或不知所之。監司狀聞于朝。 鯉魚脊鱗從頭至尾。皆三十六。其爲龍者。恐是別種。聞鯉大者人有食之卽死。昔全羅監司河某到南原。夢一老翁爲兒乞命。覺而問之廚人。獲一大鯉。將到以供具。卽放干山洞。洞今有龍淵。乃其地也。或言監司爲文祭之。龍出現全體。監司驚怖而死。其祭文刻在石上云。 雜說記李德裕暑月。以金盆浸白龍皮。龍皮新羅僧得之海中。以金帛贖之。此言疑可信。俗傳龍鱗一片在大內。自前朝相傳。至明廟癸丑。景福宮失火時幷燒云。 嘉靖甲子年間。漢江出大魚如豚。色白馬丈餘。腦後有孔。人莫知其名。蓋海魚隨潮泝上爾。按韻府曰。海豚腦上有孔。噴水直上。乃是物也。 昔有一縣宰嗜食鼈。甞縛生鼈於柱。鼈叩頭流涕。乍進乍退。爲乞憐之狀。宰乃解縱之。鼈數步輒一回叩。若致謝而去。此與史記龜策傳所言相同。詩曰炮鼈膾鯉。孟子曰魚鼈不可勝食。則古人蓋皆食之。然不宜嗜也。 李艤者武人也。甞守寶城郡。得大鼈放之海。後涉大津舟敗。覺水中有一物。以足履之。得免沈溺。近岸見之。乃巨鼈也。後官至通政節度使。 櫟翁稗說曰。通海縣。有巨物如鼈。乘潮入浦。民將屠之。縣令朴世通曳放海中。夢老翁拜曰吾兒賴公生活。公與子孫當三世爲宰相。後果驗云。近歲長興海口。有物如鼈而絶大。府使朴某發卒數十年。致官庭。其物叩頭出涕。將欲縱之。或言此物甲爲寶貝。頭有夜光。不如剖而有之。朴依其言。俄見夢曰爾殺我。我必報爾。不旬日。府使之母及其三子一姪。與衙僕病死者十許人。亦可怪也。 鱖魚卽今錦鱗魚。本草云去腹內小蟲。味尤重。養生紀要云補虛益胃。背上十二脊骨。毒能殺人。須盡去之。俗傳天子所嗜。故一名天子魚。按鱖音居衛切。俗作入聲讀非。 陸士龍曰。鯔鰒石首。眞東海之俊味也。鯔魚卽俗所謂秀魚。養生書云鯔魚食泥。有土氣故能補脾胃。且於百藥無忌。昔天使食鯔魚。問其俗名。譯官以水魚對。天使笑之。譯官李和宗進曰。此名秀魚。非水魚。以魚中之秀故名。天使以爲然。 詩話云彭淵村一恨時魚多骨。二恨金橘太酸。三恨蓴菜性冷。四恨海棠無香。五恨曾子固不能詩。按養生書曰。時魚味美。韻書作鰣。或言時魚俗所謂眞魚也。其謂時魚。豈以春時産出故歟。 靑魚每春時多産於我國西南海中。自先王朝庚午以後絶不産。而聞中朝靑州之境多産云。豈物産亦以時變遷歟。或言醫方所謂靑魚。非我國之靑魚也。 文魚名八帶魚。亦名八梢魚。天使王敞詩。果下已無三尺馬。盤中時有八梢魚是也。東醫寶鑑曰。小八梢魚本草名。章擧魚一名石距。比烏賊魚差大。味珍好。卽今所謂絡締也。 董越朝鮮賦曰。魚則錦紋,飴項,重唇,八梢。自註云錦紋似鱖而身圓。飴項如鰷但見乾者。重唇如華之赤眼鯶。唇如馬鼻。肉甚美。八梢卽江浙之望潮。大者長四五尺。蓋所謂錦紋卽錦鱗魚。飽項卽餘項魚。重唇卽訥魚。八梢卽文魚也。 銀口魚以春時自海遡流而上。至夏秋肥大。秋深則消縮以盡。或言此魚唯南流水有之。未知果信否。輿地勝覽謂楊州,高陽,坡州。皆土産而今罕出焉。余於順天。見深冬亦或有之。但體瘠味甚劣耳。 小說。烏鰂魚墨。取以書字。逾年墨消爲空紙。姦騙人用以欺詒云。中朝人有寄倡詩曰。誓成烏鰂墨。人似楚山雲。謂其不信也。又鼈尿磨墨。寫字於木板。入寸許。蚯蚓汁和靑黛。作畫燔器則不滅云。試之則可知眞妄矣。 本草曰。淡菜又名東海夫人。似珠母。一頭尖。中啣小毛云。今所謂紅蛤蓋是。按雜書云淡菜卽海殼。海菜皆醎。唯此味淡故名。 史記食貨志曰鮐鮆千斤註。鮆刀魚也。疑我國所謂刀魚是也。但考北戶錄。曰鮆魚一首十身。今之文魚絡締乃八身。似近矣。 北戶錄曰。比目魚一名鰈。一名鰜。南越志謂之板魚。亦曰左介。介亦作魪。按比目出東海。故謂我國爲鰈域。今俗以加佐魚爲鰈。然如廣魚舌魚皆鰈類也。 大口魚出我國之東海。非中土所産。故其名不見於書傳。而中朝人以爲珍味。赴京者貨之。 唐律禁食鯉。違者杖六十。古人以爲鯉李同音。或云以其能變化故也。酉陽雜俎曰。唐律得鯉卽放。號赤鯶公。蓋諱言也。王維詩乃云侍女金盤鱠鯉魚何耶。 說郛曰。南海有蟲無骨。名泥。在水則活。失水則醉。如一堆況。我國舊以海參爲泥。中朝人見之以爲非云。 袈裟魚出智異山溪水中。長不滿尺。色赤如松魚。其味甚美。形如着袈裟僧故名。山下人。數歲僅一見。乃異物也。或謂感松氣而生。 朴醫仁筌言往日本時。海中有魚白。形如刀劍。長四五寸。飛過舟上。不知其數。或遠飛數里。翌日大風云。按文鰩出南海。長尺許。群飛海上。當有大風。朴醫所見。無乃是耶。 小說曰。南蕃大海中有魚。頂中魫紅如血。故名鶴魚。用其魫爲梳。名鶴頂梳。又吾學編曰。三佛齊國。産鶴頂鳥。腦骨厚寸餘。外黃內赤。鮮麗可愛云。今所謂鶴頂金帶。乃假造者耳。 醫鑑曰。蟹於夏末秋初。如蟬蛻解。名蟹之意。必取此也。余謂解如庖丁解牛之解。蓋蟹殼以手可擘解。故名耳。 凡蟹得霜而肥。故曰紫蟹肥時晩稻香。然今海西冬節。有凍蟹。湖南順天,咸鏡北靑,嶺東歙谷等地。春時蟹始肥。蓋物性隨地以變耳。 江賦曰玉珧海月。東坡詩曰海鰲江柱初脫泉。又曰江瑤初脫柱。卽今江瑤柱也。按韻書。珧音遙。蜃屬。甲可飾物。韓詩所謂馬甲柱。亦此也。 東方朔曰。漢都水多䵷魚。貧者得以人給家足。顔師古註云䵷似蝦蟆而小。人取食之。霍光傳云丞相擅減宗廟羔兎䵷。可以此罪也。漢時宗廟。亦用䵷矣。淮南子云越人得蚺蛇以爲上肴。韓詩註。閩淅以蝦蟆爲珍味。頃時天兵出來時。南方人皆噉蛙蛇。而見我國人食絡締。反以爲怪。 禽經曰以肫讖風。以鼉讖雨註。肫江猪也。前朝金克己詩云讖雨廢池蛙閣閣。讖雨字蓋出於此。按韓詩蛙黽鳴無謂。閤閤秪亂人。閤閤變作閣閣非是。 小說曰。魚行隨陽。春夏浮而遡流。秋冬沒而順流。余謂魚潛物也。隨氣升降。理固然矣。但今銀魚靑魚冬時出於海邊。未可以一理推也。 東坡詩豈復遺鰍鯢。按鰍鯢魚子也。東坡文曰舞鰍鱔而號狐狸。鰍鱔皆小魚名。韻會曰。海鰍大者數十里。穴居海底。入穴則海溢爲潮。宋虞允文用海鰍船大捷云者。蓋舟形象海鰍也。鯢亦有二義。鯨鯢乃海魚。雄曰鯨。雌曰鯢。又本草云鯢魚在山溪中。一名王鮪。聲如小兒啼。故曰鯢。膏燃燭不滅。秦始皇冡中用之云。 龍無耳。魚亦無耳。獐無膽。鼠亦無膽。蟹無腸。蝦蟆亦無腸。豕無筋。蚯蚓亦無筋。兎無脾。鳥無肺。蝦蛤無血。又蛇眼聽。龜耳息。鶴聲生。鼈望生。鵁鶄睛生。鷺目生。魚思生。孔雀電孕。螣蛇聽孕。此語雜出諸書。恐未盡信。而鵁鶄二字。乃是交睛之義。作字似有意矣。


蟲豸[편집]

珍島碧波亭。有巨蟒出而跨梁。其大如椽。俄而白氣自樓板下直射巨蟒。輒消爛而斃。只餘空殼。人怪之。去板見之。有大蚯蚓蟠結於下。其長過數尺云。今人以燒酒灌蛇則亦卽消爛。蓋能相制故也。 昔赴京使臣從海路往來。有員役一人病殆死。於海島無人處。結幕以居之。約回舟載去。其人在島中。每夜聞若風雨聲振山谷。自山而下。曉則又自海而上。心異之。病稍已。往見則有一道從山抵海。鑿而成迹。蓋巨物就飮海水故也。乃斫木爲釘。植其行處。若攅戟焉。卽夜聞其聲下而不復上。翌日見巨蟒潰裂而斃。流下大珠數斗。乃收貯于橐中。旣累月遇使回。遂賚以還國。後商胡見之曰此皆夜光珠也。厚酬其直。得財累巨萬。 琴生恪者。少有文藝。甞讀書山寺。一日有蛇出階間。生以杖擊之而斃。俄而蛇又至。卽擊斃之。斃而又至。至而斃之。如是者日數十而不止。生惡之避去。其妖乃絶。生年未弱冠而夭。或者疑爲殺蛇之報云。余謂殺蛇之報未必是。而大抵人有害物之心不可也。昔孫叔敖以殺兩頭蛇爲陰德者。以其無意於殺生。而有恐傷人之念故也。所殺雖同。而其所以殺之則異。一念善惡之間。禍福之應如此。可不戒哉。 俗傳蛇咬傷。用正月上亥日所取生眞油。於貼錘子孔中。滴傷處。則非唯立差。所蛟蛇立死云。此說怪矣。金進士矱言居鄕。屢用上亥日生油試之。或飮小許。或塗傷處。無不立愈云。亦異哉。 蟾蜍肪。塗玉則刻之如蠟。古玉器有奇特雕琢非人功者。多是昆吾刀及蟾蜍肪所刻也。又蟾蜍尿塗石。亦能爛石。皆出本草。 古今註。莎鷄一名促織。一名絡緯。一名蟋蟀。按李白註。絡緯靑。似促織而大。觀此則促織絡緯爲二物也。 小說曰。廣人於山間。掘取大蟻卵爲醫。名蟻子醬。卽禮所謂蚳醢。三代以前。固以爲食矣。 古語曰。虱陰類屬坎。故足有六。且行必向北。試之果驗。 余赴京時。見中朝賤庶得虱則輒嚼之。極以爲惡。按范睢謂秦王曰。邯鄲猶口中蝨。又曹子建文曰。得蚤蝨者。莫不靡之齒牙。爲身害也。乃知古亦然矣。 得效方。壁蝨取浮萍燒烟薰之卽去云。壁蝨之名久矣。或言壁蝨狀與豕蝨同。疑莊子所謂豕蝨是也。 有沈訥者賤孽也。爲陽德縣監。得銀礦鑿破巖石。其中有金色蟾蜍。甚大如龜。訥畏其神。謹匣而藏之。未久訥得病遞還。留置任所。後不知所之。訥亦竟死。異矣。


芝峯類說卷二十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