삼국사기/권25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1. 진사왕
  2. 아신왕
  3. 전지왕
  4. 구이신왕
  5. 비유왕

개로왕[편집]

21년(475년)[편집]

二十一年 秋九月 麗王巨璉 帥兵三萬 來圍王都漢城 王閉城門 不能出戰 麗人分兵爲四道夾攻 又乘風縱火 焚燒城門 人心危懼 或有欲出降者 王窘不知所圖 領數十騎 出門西走 麗人追而害之 先是 高句麗長壽王 陰謀百濟 求可以間諜於彼者 時 浮屠道琳應募曰 “愚僧旣不能知道 思有以報國恩 願大王不以臣不肖 指使之 期不辱命” 王悅 密使譎百濟 於是道琳佯逃罪 奔入百濟 時 百濟王近蓋婁 好博[1] 弈 道琳詣王門 告曰 “臣少而學碁 頗入妙 願有聞於左右” 王召入對碁 果國手也 遂尊之爲上客 甚親昵之 恨相見之晩 道琳一日侍坐 從容曰 “臣異國人也 上不我疎外 恩私甚渥 而惟一技之是效 未嘗有分毫之益 今願獻一言 不知上意如何耳” 王曰 “第言之 若有利於國 此所望於師也” 道琳曰 “대왕(大王)의 나라는 사방(四方)이 모두 산, 언덕, 하천, 바다입니다. 是天設之險 非人爲之形也 是以四鄰之國 莫敢有覦心 但願奉事之不暇 則王當以崇高之勢 富有之業 竦人之視聽 而城郭不葺 宮室不修 先王之骸骨 權攢於露地 百姓之屋廬 屢壞於河流 臣竊爲大王不取也” 王曰 “諾 吾將爲之” 於是 盡發國人 烝土築城 卽於其內作宮[2] 樓閣臺榭 無不壯麗 又取大石於郁里河 作槨以葬父骨 緣河樹堰 自蛇城之東 至崇山之北 是以倉庾虛竭 人民窮困 邦之陧杌 甚於累卵 於是 道琳逃還以告之 長壽王喜 將伐之 乃授兵於帥臣 近蓋婁聞之 謂子文周曰 “予愚而不明 信用姦人之言 以至於此 民殘而兵弱 雖有危事 誰肯爲我力戰 吾當死於社稷 汝在此俱死 無益也 盍避難以續國系焉” 文周乃與木劦滿致·祖彌桀取 木劦·祖彌皆複姓 隋書以木劦爲二姓 未知孰是 南行焉 至是高句麗對盧齊于·再曾桀婁·古尒萬年再曾·古尒皆複姓等帥兵 來攻北城 七日而拔之 移攻南城 城中危恐 王出逃[3] 麗將桀婁等見王 下馬拜已 向王面三唾之 乃數其罪 縛送於阿且[4] 城下戕之 桀婁·萬年本國人也 獲罪逃竄高句麗 論曰 楚明[5]王之亡也 鄖公辛之弟懷 將弑王曰 “平王殺吾父 我殺其子 不亦可乎” 辛曰 “君討臣 誰敢讐之 君命天也 若死天命 將誰讐” 桀婁等自以罪不見容於國 而導敵兵 縛前君而害之 其不義也甚矣 曰 “然則伍子胥之入郢鞭尸何也” 曰 “楊子法言評此 以爲不由德 所謂德者 仁與義而已 則子胥之狠 不如鄖公之仁 以此論之 桀婁等之爲不義也 明矣”

주석[편집]

  1. 原本 「愽」. 「博」의 俗字.
  2. 三國史節要 「室」 추가. 朝·北·權·燾·浩 「室」 추가.
  3. 原本 誤刻. 鑄字本에 의거 수정.
  4. 燾 「且(旦)」
  5. 高麗 光宗의 이름 「昭」의 代字避諱. 榮·朝·權·烈·浩 「明」, 燾 「明(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