삼국사기/권42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원문[편집]

二年, 秋八月, 百濟將軍殷相來攻石吐等七城, 王命庾信及竹旨陳春天存等將軍出禦之, 分三軍爲五道擊之, 互相勝負, 經旬不解, 至於僵屍滿野, 流血浮杵, 於是, 屯於道薩城下, 歇馬餉士, 以圖再擊, 時有水鳥東飛, 過庾信之幕, 將士見之以爲不祥, 庾信曰, 此不足怪也, 謂衆曰, 今日必有百濟人來諜, 汝等佯不知, 勿敢誰何, 又使徇于軍中曰, 堅壁不動, 待明日援軍至, 然後決戰, 諜者聞之, 歸報殷相, 殷相等謂有加兵, 不能不疑懼, 於是, 庾信等一時奮擊, 大克之, 生獲將軍達率正仲士卒一百人, 斬佐平殷相達率自堅等十人及卒八千九百八十人, 獲馬一萬匹鎧一千八百領, 其他器械稱是, 及歸還, 路見百濟佐平正福與卒一千人來降, 皆放之, 任其所往, 至京城, 大王迎門, 勞慰優厚, 永徽五年, 眞德大王薨, 無嗣, 庾信與宰相閼川伊湌謀, 迎春秋伊湌卽位, 是爲太宗大王, 永徽六年乙卯秋九月, 庾信入百濟, 攻刀比川城克之, 是時, 百濟君臣奢泰淫逸, 不恤國事, 民怨神怒, 災怪屢見, 庾信告於王曰, 百濟無道, 其罪過於桀紂, 此誠順天吊民伐罪之秋也, 先是, 租未押級湌爲天山縣令, 被虜於百濟, 爲佐平任子之家奴, 從事勤恪, 曾無懈慢, 任子憐之不疑, 縱其出入, 乃逃歸, 以百濟之事告庾信, 庾信知租未押忠正而可用, 乃語曰, 吾聞任子專百濟之事, 思有以與謀而末由, 子其爲我再歸言之, 答曰, 公不以僕爲不肖, 而指使之, 雖死無悔, 遂復入於百濟, 告任子曰, 奴自以謂旣爲國民, 宜知國俗, 是以出遊累旬不返, 不勝犬馬戀主之誠, 故此來耳, 任子信之不責, 租未押伺間報曰, 前者, 畏罪不敢直言, 其實往新羅還來, 庾信諭我, 來告於君曰, 邦國興亡, 不可先知, 若君國亡則君依於我國, 我國亡則吾依於君國, 任子聞之, 嘿然無言, 租未押惶懼而退, 待罪數月, 任子喚而問之曰, 汝前說庾信之言若何, 租未押驚恐而對, 如前所言, 任子曰, 爾所傳, 我已悉知, 可歸告之, 遂來說兼及中外之事, 丁寧詳悉, 於是, 愈急幷呑之謀, 太宗大王七年庚申夏六月, 大王與太子法敏將伐百濟, 大發兵, 至南川而營, 時, 入唐請師波珍湌金仁問與唐大將軍蘇定方劉伯英, 領兵十三萬, 過海到德物島, 先遣從者文泉來告, 王命太子與將君庾信眞珠天存等, 以大船一百艘, 載兵士會之, 太子見將軍蘇定方, 定方謂太子曰, 吾由海路, 太子登陸行, 以七月十日會于百濟王都泗沘之城, 太子來告大王, 率將士行至沙羅之停, 將軍蘇定方金仁問等, 沿海入依[伎]伐浦, 海岸泥濘, 陷不可行, 乃布柳席以出師, 唐羅合擊百濟滅之, 此役也, 庾信之功爲多, 於是, 唐皇帝聞之, 遣使褒嘉之, 將軍定方謂庾信仁問良圖三人曰, 吾受命以便宜從事, 今以所得百濟之地, 分錫公等爲食邑, 以酬厥功, 如何, 庾信對曰, 大將軍以天兵來, 副寡君之望, 雪小國之讎, 寡君及一國臣民, 喜抃之不暇, 而吾等獨受賜以自利, 其如義何, 遂不受, 唐人旣滅百濟, 營於泗沘之丘, 陰謀侵新羅, 我王知之, 召羣臣問策, 多美公進曰, 令我民詐爲百濟之人, 服其服, 若欲爲賊者, 唐人必擊之, 因與之戰, 可以得志矣, 庾信曰, 斯言可取, 請從之, 王曰, 唐軍爲我滅敵, 而反與之戰, 天其祐我耶, 庾信曰, 犬畏其主, 而主踏其脚則咬之, 豈可遇難而不自救乎, 請大王許之, 唐人諜知我有備, 虜百濟王及臣寮九十三人卒二萬人, 以九月三日, 自泗沘泛船而歸, 留郞將劉仁願等鎭守之, 定方旣獻俘, 天子慰藉之曰, 何不因而伐新羅, 定方曰, 新羅其君仁而愛民, 其臣忠以事國, 下之人事其上如父兄, 雖小不可謀也, 龍朔元年, 春, 王謂百濟餘燼尙在, 不可不滅, 以伊湌品日蘇判文王大阿湌良圖等爲將軍, 往伐之, 不克, 又遣伊湌欽純【一作欽春】眞欽天存蘇判竹旨等濟師, 高句麗靺鞨謂新羅銳兵皆在百濟, 內虛可擣, 發兵水陸並進, 圍北漢山城, 高句麗營其西, 靺鞨屯其東, 攻擊浹旬, 城中危懼, 忽有大星落於賊營, 又雷雨震擊, 賊等疑駭, 解圍而遁, 初, 庾信聞賊圍城, 曰, 人力旣竭, 陰助可資, 詣佛寺設壇祈禱, 會有天變, 皆謂至誠所感也, 庾信嘗以中秋夜, 領子弟立大門外, 忽有人從西來, 庾信知高句麗諜者, 呼使之前曰, 而國有底事乎, 其人俯而不敢對, 庾信曰, 無畏也, 但以實告, 又不言, 庾信告之曰, 吾國王, 上不違天意, 下不失人心, 百姓欣然, 皆樂其業, 今爾見之, 往告而國人, 遂慰送之, 麗人聞之曰, 新羅雖小國, 庾信爲相, 不可輕也, 六月, 唐高宗皇帝遣將軍蘇定方等, 征高句麗, 入唐宿衛金仁問受命來告兵期, 兼諭出兵會伐, 於是, 文武大王率庾信仁問文訓等, 發大兵向高句麗, 行次南川州, 鎭守劉仁願以所領兵, 自泗沘泛船, 至鞋浦下陸, 亦營於南川州, 時, 有司報, 前路有百濟殘賊, 屯聚瓮山城遮路, 不可直前, 於是, 庾信以兵進而圍城, 使人近城下, 與賊將語曰, 而國不龔, 致大國之討, 順命者賞, 不順命者戮, 今汝等獨守孤城欲何爲乎, 終必塗地, 不如出降, 非獨存命, 富貴可期也, 賊高聲唱曰, 雖蕞爾小城, 兵食俱足, 士卒義勇, 寧爲死戰, 誓不生降, 庾信笑曰, 窮鳥困獸, 猶知自救, 此之謂也, 乃揮旗嗚鼓功之, 大王登高見戰士, 淚語激勵之, 士皆奮突, 鋒刃不顧, 九月二十七日, 城陷, 捉賊將戮之, 放其民, 論功賞賚將士, 劉仁願亦分絹有差, 於是, 饗士秣馬, 欲往會唐兵, 大王前遣太監文泉移書蘇將軍, 至是復命, 遂傳定方之言曰, 我受命萬里, 涉滄海而討賊, 艤舟海岸, 旣踰月矣, 大王軍士不至, 粮道不繼, 其危殆甚矣, 王其圖之, 大王問羣臣如之何而可, 皆言, 深入敵境輸粮, 勢不得達矣, 大王患之, 咨嗟, 庾信前對曰, 臣過叨恩遇, 忝辱重寄, 國家之事, 雖死不避, 今日是老臣盡節之日也, 當向敵國, 以副蘇將軍之意, 大王前席, 執其手下淚曰, 得公賢弼, 可以無憂, 若今玆之役, 罔愆于素, 則公之功德, 曷日可忘, 庾信旣受命, 至懸鼓岑之岫寺齊戒, 卽靈室閉戶獨坐, 焚香累日夜而後出, 私自喜曰, 吾今之行, 得不死矣, 將行, 王以手書告庾信, 出疆之後, 賞罰專之可也, 十二月十日, 與副將軍仁問眞服良圖等九將軍, 率兵載糧, 入高句麗之界, 壬戌正月二十三日, 至七重河, 人皆恐懼, 不敢先登, 庾信曰, 諸君若怕死, 豈合來此, 遂先自上船而濟, 諸將卒相隨渡河, 入高句麗之境, 慮麗人要於大路, 遂自險隘以行, 至於▩壤, 庾信與諸將士曰, 麗濟二國, 侵凌我疆埸, 賊害我人民, 或虜丁壯以斬戮之, 或俘幼少以奴使之者久矣, 其可不痛乎, 吾今所以不畏死赴難者, 欲藉大國之力, 滅二城以雪國讎, 誓心告天, 以期陰助, 而未知衆心如何, 故言及之, 若輕敵者, 必成功而歸, 若畏敵則豈免其禽獲乎, 宜同心協力, 無不以一當百, 是所望於諸公者也, 諸將卒皆曰, 願奉將軍之命, 不敢有偸生之心, 乃鼓行向平壤, 路逢賊兵, 逆擊克之, 所得甲兵甚多, 至障塞之險, 會, 天寒烈, 人馬疲憊, 往往僵仆, 庾信露肩執鞭, 策馬以前驅, 衆人見之, 努力奔走, 出汗不敢言寒, 遂過險, 距平壤不遠, 庾信曰, 唐軍乏食窘迫, 宜先報之, 乃喚步騎監裂起曰, 吾少與爾遊, 知爾志節, 今欲致意於蘇將軍, 而難其人, 汝可行否, 裂起曰, 吾雖不肖, 濫中軍職, 况辱將軍使令, 雖死之日, 猶生之年, 遂與壯士仇近等十五人詣平壤, 見蘇將軍曰, 庾信等領兵致資糧, 已達近境, 定方喜以書謝之, 庾信等行抵楊隩, 見一老人問之, 具悉敵國消息, 賜之布帛, 辭不受而去, 庾信營楊隩, 遣解漢語者仁問良圖及子軍勝等達唐營, 以王旨餽軍糧, 定方以食盡兵疲, 不能力戰, 及得糧, 便廻唐, 良圖以兵八百人, 泛海還國, 時, 麗人伏兵, 欲要擊我軍於歸路, 庾信以鼓及桴, 繫羣牛腰尾, 使揮擊有聲, 又積柴草燃之, 使煙火不絶, 夜半潛行至瓢河, 急渡岸休兵, 麗人知之來追, 庾信使萬弩俱發, 麗軍且退, 率勵諸幢將士分發, 拒擊敗之, 生擒將軍一人, 斬首一萬餘級, 王聞之, 遣使勞之, 及至, 賞賜封邑爵位有差, 龍朔三年癸亥, 百濟諸城潛圖興與復, 其渠帥據豆率城, 乞帥於倭爲援助, 大王親率庾信仁問天存竹旨等將軍, 以七月十七日征討, 次熊津州, 與鎭守劉仁願合兵, 八月十三日, 至于豆率城, 百濟人與倭入出陣, 我軍力戰大敗之, 百濟與倭人皆降, 大王謂倭人曰, 惟我與爾國隔海分疆, 未嘗交構, 但結好講和, 聘問交通, 何故今日與百濟同惡, 以謀我國, 今爾軍卒在我掌握之中, 不忍殺之, 爾其歸告爾王, 任其所之, 分兵擊諸城降之, 唯任存城, 地險城固, 而又粮多, 是以攻之三旬不能下, 士卒疲固肰[厭]兵, 大王曰, 今雖一城未下, 而諸餘城保皆降, 不可謂無功, 乃振旅而還, 冬十一月二十日至京, 賜庾信田五百結, 其餘將卒賞賜有差


번역문[편집]

주석[편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