삼국사기/권44/장보고 정년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원문[편집]

張保皐【羅紀作弓福】鄭年【年或作連】, 皆新羅人, 但不知鄕邑父祖, 皆善鬪戰, 年復能沒海底, 行, 五十里不噎, 角其勇壯, 保皐差不及也, 年以兄呼保皐, 保皐以齒, 年以藝, 常齟齬不相下, 二人如唐, 爲武寧軍小將, 騎而用槍, 無能敵者, 後保皐還國, 謁大王曰, 遍中國, 以吾人爲奴婢, 願得鎭淸海, 使賊不得掠人西去, 淸海新羅海路之要, 今謂之莞島, 大王與保皐萬人, 此後海上無鬻鄕人者, 保皐旣貴, 年去職饑寒, 在泗之漣水縣, 一日, 言於戍將馮元規曰, 我欲東歸, 乞食於張保皐, 元規曰, 若與保皐所負如何, 奈何去取死其手, 年曰, 饑寒死, 不如兵死快, 况死故鄕耶, 遂去謁, 保皐飮之極歡, 飮未卒, 聞王弑國亂無主, 保皐分兵五千人與年, 持年手泣曰, 非子不能平禍難, 年入國誅叛者立王, 王召保皐爲相, 以年代守淸海【此與新羅傳記頗異, 以杜牧言傳, 故兩存之】

論曰, 杜牧言, 天寶安祿山亂, 朔方節度使安思順, 以祿山從弟賜死, 詔郭汾陽代之, 後旬日, 復詔李臨淮, 持節分朔方半兵, 東出趙魏, 當思順時, 汾陽臨淮俱爲牙門都將, 二人不相能, 雖同盤飮食, 常睇相視, 不交一言, 及汾陽代思順, 臨淮欲亡去, 計未決, 詔臨淮, 分汾陽半兵東討, 臨淮入請曰, 一死固甘, 乞免妻子, 汾陽趍下, 持手上堂, 偶坐曰, 今國亂主遷, 非公不能東伐, 豈懷私忿時耶, 及別, 執手泣涕, 相勉以忠義, 訖平巨盜, 實二公之力, 知其心不叛, 知其材可任, 然後心不疑, 兵可分, 平生積憤, 知其心難也, 忿必見短, 知其材益難也, 此保皐與汾陽之賢等耳, 年投保皐, 必曰, 彼貴我賤, 我降下之, 不宜以舊忿殺我, 保皐果不殺, 人之常情也, 臨淮請死於汾陽, 亦人之常情也, 保皐任年事, 出於己, 年且饑寒, 易爲感動, 汾陽臨淮平生抗立, 臨淮之命, 出於天子, 攉於保皐, 汾陽爲優, 此乃聖賢遲疑成敗之際也, 彼無他也, 仁義之心, 與雜情並植, 雜情勝則仁義滅, 仁義勝則雜情消, 彼二人, 仁義之心旣勝, 復資之以明, 故卒成功, 世稱周召爲百代之師, 周公擁孺子, 而召公疑之, 以周公之聖召公之賢, 少事文王, 老佐武王, 能平天下, 周公之心, 召公且不知之, 苟有仁義之心, 不資以明, 雖召公尙爾, 况其下哉, 語曰, 國有一人, 其國不亡, 夫亡國非無人也, 丁其亡時, 賢人不用, 苟能用之, 一人足矣, 宋祁曰, 嗟乎, 不以怨毒相甚, 而先國家之憂, 晉有祁奚, 唐有汾陽保皐, 孰謂夷無人哉


주석[편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