열하일기/경개록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傾蓋錄[편집]

余從使者 北出長城至熱河 地本王庭所居 民雜胡虜 無可與語 旣入太學爲寓館 則中原土大夫 亦多先寓太學者 爲參賀班來也 同寓一館 晝宵相從 彼此覊旅 互爲客主 凡六日而散 古語有之 白頭如新 傾葢如舊 自一語以上 收爲傾葢錄 王民皡 江蘇人也 時年五十四 爲人淳質少文 去年刱承德府太學 一如皇京 今年春功告訖 皇帝親釋菜 王君以擧人 方藏修此中 今年四月 不赴會試 八月中皇帝以七旬大慶 特命重會 而亦不赴 余問緣何廢擧 曰 年老矣 白頭荊圍 士之恥也 王君長者 號鵠汀 別有鵠汀筆談 忘羊錄 身長七尺餘 頗有窮愁之態 坐間頻發歎息之聲 獨有一僕相守 一日請余共飯


郝成()人也 字志亭 號長城 見任山東都司 雖武人乎 博學多聞 身長八尺 紫髯炯眸 骨相精緊 與余語 晝夜不倦 所著書皆詩話


尹嘉銓直隷 博野人也 古趙地 號亨山 通奉大夫大理寺卿致仕 時年七十 今年春上章謝事 皇帝特賜二品帽服以寵之 工詩善書畵 詩多載于正聲詩刪 纂大淸會典 時翰林編修官 皇帝同庚 故尤被眷遇 特召赴行在聽 戱時進九如頌 皇帝大悅 八十一本首演此頌 盖皇帝平生詩朋云 送余九如頌一本 葢已自刊印 一日篋中出一扇 卽席爲怪石叢竹 題五絶於其上 以與余 又書柱聯 一日蒸全羊 請王擧人及余共啖他餌果 竟日雜陳 爲余專設也 身長七尺餘 姿貌雅潔 雙眸炯然 不施靉靆 能作細書畵 强康如五十餘歲人 然髭髮盡白 大率簡易和樂人也 囑余還京 必來相訪 書指其家在 又戒余斷酒遠色 余還燕 聽之物議 時人方之白傅 時扈駕易州 久不還 竟未相逢 別有所論古今樂律 歷代治亂 俱載忘羊錄


敬旬彌 字仰漏 蒙古人也 見任講官 年三十九 身長七尺餘 白晢脩眼濃眉 手如葱根 可謂美男子 同寓六日 未甞一參談筵 無論滿漢 莫不與人款曲 而獨其爲人 頗似簡傲


鄒舍是 山東人也 擧人與王鵠汀 藏修太學中 時皇京有重會 藏修之士七十人 盡赴京師 而獨王鄒兩生未赴也 爲人多慷慨 不避忌諱 形貌古怪 擧止麤厲 人皆目之以狂生 多厭之者


奇豊額 滿州人也 字麗川 見任貴州按察使 年三十七 本我國人 入中國爲四世 不知本國門望所自出 但記其本姓黃氏 身長八尺 白晢美姿容 善修威儀 博學能文 善諧笑 斥佛甚峻 持論頗正 然爲人驕矜 眼空一世 太學士李侍堯爲雲貴摠督時 貴州按察使海明 賂金二百兩事發侍堯囚而海明减死 配黑龍江 麗川代海明 余偶巡其所寓 炕後有黃漆櫃子數十對 皆空無物 壽節貢獻 想盡輸納 與余語到別離 輒流淚 或云豐額附和珅 發海明而代之 余還燕尋其家爲別 貴州之行 汪新字又新 浙江仁和人也 見任廣東按察使 聞余姓名於麗川 約麗川訪余來也 相晤麗川座 一見輒傾倒如舊 身長七尺餘 疎髯面色黑 寢陋無威儀 不修邊幅 與吾同年月 少余十一日 余問吳西林穎芳無恙否 汪曰 吳西林先生 吳中高士也 年八十餘 尙康强不廢著書 問陸篠飮飛無恙否 汪驚曰 不識 尊兄何從識吳陸耶 余曰 篠飮乾隆丙戌春 赴試在京 吾邦之士 有得遇旅邸者 其詩文書畵 膾炙東韓 汪曰 篠飮奇士 今年回甲 落魄江湖 以詩畵爲性命 山水爲友朋 益飮大醉 狂歌憤罵 余問何所憤而罵耶 汪不答 問嚴九峯果曰 吾離鄕久 不識下落 陸是弟至歡 時人號陸解元 比之唐伯虎 徐文長 不出西湖三十年 富貴極矣 弟離鄕十年 但有聲風 寄然茶鎗酒椀 槩知其得意人也 不比弟乾沒風塵 汪約再明再來 極歡 麗川謂汪曰 朴公善飮酒 須購椰子釀 注點頭 又曰 燕岩性不嗜羊 喜食落花生 汪又點頭 遂送之門 麗川顧余曰 這是海量 謂飮戶寬也 次日汪送傔 申囑明日切勿他駕相等 明日遽發還燕 不復相見


破老回回圖 蒙古人也 字孚齋 號華亭 見任講官 年四十七 康煕皇帝外孫 身長八尺 長髯郁然 面瘦黃骨立 學問淵博 余遇之酒樓中 爲人頗長者 所帶僮僕三十餘人 衣帽鞍馬豪侈 似是兼兵官也 貌亦類將帥


胡三多 承德府民家小兒也 漢人 稱民家 日常早朝挾冊而來 受學于王鵠汀 年方十二歲 淸秀無塵埃氣 禮度閒熟 擧止詳雅 副使命賦桃 請韻立就 詞理俱圓 賞二筆 又請韻立賦 具述謝意 一日使臣皆早入班 炕空余獨在 三多來語 余適脫網巾而臥 三多持巾詳閱 究詰甚煩 余因戱曰 一胡尙多 况三乎 三多卽應之曰 地無二王 何謂一少 葢謂王逸少也 中原人音同則用如字 語雖未暢 可謂警敏夙慧矣 通官朴寶樹騾子絶大 逸出匝跑庭中 三多疾走逆其頷下 持其胡而去 騾低頭受覊 正使甞凭櫳而坐 三多趨過 正使 招賜丸藥扇子 三多拜謝 因問正使姓名官品 其唐突類此


曹秀先 江西新建人也 字地山 見任禮部尙書 年可六十餘 昨日余隨使臣 見曹朝房 次日余偶至一新刱關矦廟 其東廡有一學究 敎授四五童子 余問曰 是中寬暢 來寓卿大夫幾人 學究曰 見有禮部曹大人在此 余借其紙墨書刺使通 學究卽起忙去 余遙望學究 出立階上 手招余進 余進至階下 曹公出戶外相迎 身自扶余坐椅 余逡巡固讓 曹公固請坐 余曰 公貴人 遐陬鄙人 不敢抗客主之禮 曹曰 你以公事來耶 余曰 否也 爲觀光上國來也 曹曰 儞官居幾品 余曰 秀才 從使者而來 自無職係 曹忙扶余坐曰 旣無職 係先生 卽吾之尊賓 敝自有待客之禮 先生不必固讓 因問曰 貴國選擧之制如何 大比之科 取幾人 試取者何樣題目 曹方書此 自出眼鏡 一邊掛耳 一邊疾書 俄有三十餘人 猝入閣中 一字排立 其中一人晶頂者 跪一膝奏事惟謹 相距十餘步 語必以手遮口 曹不省也 忙書筆談 而口酬彼奏 晶頂者 乍起乍跪 奏旣畢 自拖一椅 遠坐東壁下 排立者一時退去 須臾奏事者 亦不辭而起 閣中又寂然無人矣 余對曹而坐 學究隅坐 年可五十餘 頭戴草帽子 視筆談忽有一人謁刺 乃新授湖南 袖掩幾字 御史尹績也 曹擲筆起疾走出 學究引余 似令少避者 余隨學究出 復至其炕少待 尹績與曹同入 未久尹績在前 曹公隨後而出 余意謂送客當還 當從容矣 久俟不還 怪而詢之學究 已赴闕矣 曹公容貌老寢陋 無威儀 爲人愷悌樂易 余旣還燕中原士大夫 多譽曹公地山先生 文章學問 當世冠首 以比歐陽永叔 張廷玉纂修明史 曹亦參史局 葢舊人也 其後又歷關廟 則學究亦不在矣 學究姓名 忘未之記 葢漢人也 頗短於文墨 僅爲筆話 然久視尋繹 然後纔可辨爲何語


王三賓 閩人也 年二十五 似是尹亨山傔從也 或奇麗川僕也 貌美而能解書工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