열하일기/반선시말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이동 검색으로 이동

班禪始末[편집]

班禪額尒德尼 西番烏斯藏大寶法王 西番在四川雲南徼外 烏斯藏 葢在靑海之西 經唐吐蕃故地 去湟中五千餘里 或曰 班禪 乃藏理佛 所謂三藏 乃其地也 班禪額尒德尼 番語猶云光明神智法僧 自言其前身巴思八 其言多誕恠不經 然道術高明 時有徵驗云 葢巴思八者 土波女子曉出汲 見尺帕浮水 携取爲佩 久之漸化爲凝脂有異香 食而甘美 遂有人道之感 生巴思八 生卽神聖 元世祖在沙漠 聞其幼能誦楞伽諸經至萬卷 遣使迎之 慧旨圓朗 法身全香 步合天神 音中鍾呂 帝大悅如見如來 當時姚史諸賢 皆自以不及也 能諧聲 造蒙古新字 頒示天下 賜號大寶法王 乃佛之尊號 非有土王爵 葢法王之號始此 及歿 賜號皇天之下一人之上宣文大聖至德眞智大元帝師 後有請繖壓魔之戱 發卒數萬 皆紈袴繡袍 車騎幡寶葢 皆飾以金珠寶玉 錦繡綾綵 圍列皇城 游歷四門 復導以蕃漢細樂 迎繖入宮 謂之巴思八敎 然已與本敎旨意大乖 棼糅幽恠 雜以鬼道 帝及后妃公主 俱素食 迎繖膜拜 與億兆導福 所謂打斯哥兒 値巴思八遊 日至有破家傾產 萬里來觀者 終元之世 歲以爲常 其崇奉其敎如此 同時有澹巴 後有珈璘眞 皆番僧善秘密法 然皆異巴思八敎 能通他心 微中帝心內事 帝皆師之 而當時亦未有投胎奪舍之說 洪武初 廣諭西番諸國 於是烏斯藏 先遣使朝貢 其王蘭巴珈藏卜者僧也 猶自稱帝師 是時諸番帝師及大寶法王 已爲有國之號 如漢唐時單于可汗之稱帝 悉改帝師爲國師 而賜玉印 帝自審玉理 更製美玉 其文有出天行地宣文大聖等號 爲史者省之也 印比所賜璽書 雙螭結鈕 其後西番諸國稱法王帝師 益遣使 達名號於天子之庭者無慮數十國 則悉改封國師 或加大國師以寵異之 成祖時 遣駙馬迎番僧嗒立麻 賜法駕半仗 僭儗天子 宴賚金銀寶鈔綵緞 不可記億 爲高帝高后建齋薦福 於是獲卿雲甘露之祥 鳥獸花菓之瑞畢現 成祖大悅 遂封嗒立麻萬行俱足十方最勝等如來大寶法王 賜織金絡珠袈娑 悉封其徒爲大國師 其梵秘神通 類多幻術 能役使小鬼 頃刻立致萬里外非時難得之物 變眩恠妄 非人思慮所可測度 當時諸藏之得大乘大慈等法王號 又有闡敎闡化等五敎王 五敎王貢使 羅絡西寧洮潢之間 而中國亦甞苦其煩費 然實愚之以優禮 廣錫封號 使各自通貢入朝 以陰分其勢 番人不覺也 亦貪中國賞賚 以貢爲利 正德中遣中官 迎烏斯藏活佛 悉帑中黃金爲供具 帝后及妃主爭發奩裝首飾璣琲 以爲繖 費萬萬計 以十年爲往返期 旣至 活佛避匿不可見 盡喪其寶玉 徒手遁還 萬曆時 又有神僧鎖蘭堅錯 亦通中國 稱活佛 此其西蕃大略也 翰林庶吉士王晟 甞爲余言 其始末如此 晟家寧夏 本蔡氏子 自言其叔父甞販茶 數往來徼外 習番事 且王氏世世西陲吏目 晟自其幼時 頗詳烏斯諸藏始末 晟今年初 生平始入京師 四月中會試第幾名 殿試中十三名 博洽經史 强記絶人 偶逢余琉璃廠中 察其意 頗自爲奇遇 且其初來京師 交游未廣 不識忌諱 明日訪余天仙廟 語番僧事甚詳 筆語如流 頗示博雅 然攷據史傳 此似爲實錄 自巴思八入中國者 或賢或否 而未有號活佛 活佛之稱 始於中明 雖名僧王 皆有妻子 以子爲嗣 特未甞要妻誥封於中國 中國禮遇 雖無所不至 而特不及此 葢爲其王皆僧也 獨烏斯藏法僧 相繼自王其地 自中明以後 久不煩中國封號 常有大小二法王 大法王死時 囑其小法王 某地某人家兒生 有異香 卽我也 大法王已死 而某地所囑兒 亦已生矣 驗兒肌膚果香 卽具幡寶葢 珠繖玉轝金輦 往迎兒 以尺帕裹至 以巴思八感香帕而生故也 遂儲養爲小法王前 小王爲大法王 卽今班禪 乃其大寶法王 已十四世投胎 元明間所有神僧 皆其前身 在道歷歷 言元時打斯哥兒故事 乃迎繖巴思八敎 今來迎我細仗皷吹 不成儀衛 於是悉發雲麾使鑾儀 十二司駕仗 太常法樂淸眞樂 黑龍江鼓吹 盛京鼓吹郊迎 余問法樂 對未之詳也 問淸眞樂 對回子七十絃大瑟 問黑龍江鼓吹 曰十二孔龍笛刺窩哥登 未詳其器 問雲麾使鑾儀 曰 不齒路馬 時周擧人在旁 列書訓象 訓馬 靜鞭 骨朶 椶薦 箆頭 扇手 班釖 其目無數 隨卽墨抹 殊未可曉也 王翰林字曉亭 曉亭又言班禪在道 對內閣言 趙王在寶雲殿東廂下 爲我書金剛經 纔書二十九字 時嘉慶門焚 趙王驚意遂散 不能復書 然爲天下寶 今書安在 學士以聞趙王者 趙孟頫也 貝葉漆書廿九字 世不知爲何 只有此廿九字 初藏聖安寺佛腹中 明天啓中 江南大賈祝姓 改塑佛軀 得書潛持歸 本朝康煕中巡南方 耆儒李果持獻此書 遂爲秘府珍藏 懋勤殿具有御摹及于滄亭臨書 乃以搨本示之曰 非也初書 力㕚羅也 遂示貝葉眞蹟 喜曰 此書眞切是也 又言永樂天子 與我燒香靈谷寺 天子美鬚髯 攬鬚納懷中 觸斷瓔珞 逸二珠 天子怒詰太監魏芳庭 時琉璃國師騎白象後至 以六環杖擊寺門揭諦 揭諦戰懼泣 國師以掌承淚 還得二珠 太監由是免究 我殊知狀 此在劉傑五雲秘記 有歷代災祥帝王壽夭 皆讖緯言 爲禁書 民間不得收 獨藏秘府 班禪安從知此 班禪又言 正德天子 會我豹房 正德時 所謂活佛 未甞入中國 而其事俱有徵 多前輩傳記中語 然遼絶數百年間 殊爲怳惚 以此謂班禪 乃巴思八後身 或爲嗒立麻 或言前代所有活佛 皆此輪轉 未可臆斷其眞否也 余在熱河時 蒙古人敬旬彌爲余言 西番古三危地 舜竄三苗于三危 乃其地也 其國有三 一曰衛 達賴喇嘛所居 古之烏斯也 一一曰藏 班禪喇嘛所居 古亦曰藏 一曰喀木更 在西無大喇嘛 古曰康國 其地在四川馬湖之西 南通雲南 東北通甘肅 唐元裝法師入三藏 乃其地也 元裝去時 其地無人乃大水 及回時 卽水消而有聚落 至中唐時 輒成吐蕃大國 爲中原患 然未知奉佛 元初佛敎北流 有蕃僧曰巴斯巴 巴與八同音 乃巴思八也 亦號非名也 具大神通 元初封爲帝師 大寶法王 皆身歿以姪爲嗣 明初 諸法王來朝 成祖有鑑于唐 皆優禮之 其僧亦皆有幻術 益見尊禮 今之喇嘛 大約始於明之中葉 有異僧曰 宗喀巴 來亦遠方 入西藏 有異術 一見卽令人傾倒 且有投胎奪舍之說 諸法王皆以爲師 而自甘退就弟子之列 宗喀巴傳有二弟子 長曰達賴喇嘛 次曰班禪額爾德尼 達賴喇嘛 目今投貽七世 班禪喇嘛 投胎四世 本朝天聰時 班禪越過大漠 遣使來貢 知東方之生聖人 自是年年遣使入貢 康煕時 仁祖欲其入朝 而未甞來 去年萬壽節 自註 卽今本年 乃請入覲 故優禮之 大約其敎僧名而道家實也 其觀想運氣持咒 與道家相類 而其書之博深夸大 亦過道家 此二人外 又有胡圖克圖者 皆其弟子也 亦能投胎奪舍 有五六世者多矣 國王之師無神通 但善言禪理 又曰 僧名道實之說 卽此其爲說 頗不分明 與王晟所言 大有異同 其言曰 明之中葉 有異僧曰宗喀巴 其弟子長曰達賴喇嘛 次曰班禪額尒德尼 又曰天聰時 班禪越過大漠來貢 天聰距中明可百餘年 今距天聰又百餘年 以一人而常住至今耶 抑投胎四世而常襲其一名耶 所謂胡圖克圖者 又誰弟子也 余又詢國王之師 善言禪理者 又指誰也 旬彌皆不對 竟爲他語也 還入塞時 與一客語長城下 詢西番事 客對曰 西番故吐蕃地也 奉藏敎 亦名黃敎 本自其國俗然也 非另立僧名 而中國人謂之僧 其實大異佛敎 目今中國佛敎廢久矣 在熱河時 雖朝貴 反問余班禪狀貌 葢非親王額駙及朝鮮使者 未之得見故也 旣還燕 日與兪黃圃陳立齋諸人游 而諸人者 未甞一言及班禪 卽余有所詢 輒曰 有元明閒已例 又曰 吾輩所不能詳 竟莫肯一言 一日余與高太史棫生 飮酒段家樓 高太史言班禪事方發 端座有馮生者 目止之 余甚怪之 久之聞山西布衣 有以七條上疏者 其一盛論班禪 帝大怒命剮之 我東驛夫多見之宣武門外云 自是不敢復詢班禪事 雖相歡如兪陳兩生 又不得山西布衣姓名 或曰 上疏者 擧人張自如云 西番始末 大抵莫詳於王曉亭所言 如洒茶滅火 凌波渡河 俱有欒巴達摩往蹟 故不著於此 竊甞論之 古之帝王 能學焉而後臣之 故益聖 以天子而友匹夫 不貶其尊 故益大 後世無是道也 獨胡僧方術左道 異端之流 不恥以身下之者 何也 余今目擊其事 彼班禪 若果賢者也 黃金之屋 今皇帝之所不能居也 彼班禪何人者 乃敢晏然而據之乎 或曰 自元明以來 懲唐吐蕃之亂 有來輒封 使分其勢 其待之以不臣之禮者 亦不獨今時爲然也 此非然也 當時天下初定 意未甞不出於此 然元之號帝師曰皇天之下一人之上宣文大聖至德眞智 一人者 天子也 爲萬邦共主 天下豈有復尊於天子者哉 宣文大聖至德眞智 孔子也 自生民以來 豈有復賢於夫子者哉 世祖起自沙漠 無足怪者 皇明之初 首訪異僧 分師諸子 廣招西番尊禮之 自不覺其卑中國而貶至尊 醜先聖而抑眞師 其立國之始 所以訓敎子弟者 又何其陋也 大抵其術有能長生久視之方 則乃是投胎奪舍之說 而僥倖世主之心耳 或曰 梁陳之帝 捨其身爲佛家奴 則僧之高於天子久矣 特未聞爲黃金殿云

班禪額尒德尼 西番烏斯藏大寶法王 西番在四川雲南徼外 烏斯藏 葢在靑海之西 經唐吐蕃故地 去湟中五千餘里 或曰 班禪 乃藏理佛 所謂三藏 乃其地也 班禪額尒德尼 番語猶云光明神智法僧 自言其前身巴思八 其言多誕恠不經 然道術高明 時有徵驗云 葢巴思八者 土波女子曉出汲 見尺帕浮水 携取爲佩 久之漸化爲凝脂有異香 食而甘美 遂有人道之感 生巴思八 生卽神聖 元世祖在沙漠 聞其幼能誦楞伽諸經至萬卷 遣使迎之 慧旨圓朗 法身全香 步合天神 音中鍾呂 帝大悅如見如來 當時姚史諸賢 皆自以不及也 能諧聲 造蒙古新字 頒示天下 賜號大寶法王 乃佛之尊號 非有土王爵 葢法王之號始此 及歿 賜號皇天之下一人之上宣文大聖至德眞智大元帝師 後有請繖壓魔之戱 發卒數萬 皆紈袴繡袍 車騎幡寶葢 皆飾以金珠寶玉 錦繡綾綵 圍列皇城 游歷四門 復導以蕃漢細樂 迎繖入宮 謂之巴思八敎 然已與本敎旨意大乖 棼糅幽恠 雜以鬼道 帝及后妃公主 俱素食 迎繖膜拜 與億兆導福 所謂打斯哥兒 値巴思八遊 日至有破家傾產 萬里來觀者 終元之世 歲以爲常 其崇奉其敎如此 同時有澹巴 後有珈璘眞 皆番僧善秘密法 然皆異巴思八敎 能通他心 微中帝心內事 帝皆師之 而當時亦未有投胎奪舍之說 洪武初 廣諭西番諸國 於是烏斯藏 先遣使朝貢 其王蘭巴珈藏卜者僧也 猶自稱帝師 是時諸番帝師及大寶法王 已爲有國之號 如漢唐時單于可汗之稱帝 悉改帝師爲國師 而賜玉印 帝自審玉理 更製美玉 其文有出天行地宣文大聖等號 爲史者省之也 印比所賜璽書 雙螭結鈕 其後西番諸國稱法王帝師 益遣使 達名號於天子之庭者無慮數十國 則悉改封國師 或加大國師以寵異之 成祖時 遣駙馬迎番僧嗒立麻 賜法駕半仗 僭儗天子 宴賚金銀寶鈔綵緞 不可記億 爲高帝高后建齋薦福 於是獲卿雲甘露之祥 鳥獸花菓之瑞畢現 成祖大悅 遂封嗒立麻萬行俱足十方最勝等如來大寶法王 賜織金絡珠袈娑 悉封其徒爲大國師 其梵秘神通 類多幻術 能役使小鬼 頃刻立致萬里外非時難得之物 變眩恠妄 非人思慮所可測度 當時諸藏之得大乘大慈等法王號 又有闡敎闡化等五敎王 五敎王貢使 羅絡西寧洮潢之間 而中國亦甞苦其煩費 然實愚之以優禮 廣錫封號 使各自通貢入朝 以陰分其勢 番人不覺也 亦貪中國賞賚 以貢爲利 正德中遣中官 迎烏斯藏活佛 悉帑中黃金爲供具 帝后及妃主爭發奩裝首飾璣琲 以爲繖 費萬萬計 以十年爲往返期 旣至 活佛避匿不可見 盡喪其寶玉 徒手遁還 萬曆時 又有神僧鎖蘭堅錯 亦通中國 稱活佛 此其西蕃大略也 翰林庶吉士王晟 甞爲余言 其始末如此 晟家寧夏 本蔡氏子 自言其叔父甞販茶 數往來徼外 習番事 且王氏世世西陲吏目 晟自其幼時 頗詳烏斯諸藏始末 晟今年初 生平始入京師 四月中會試第幾名 殿試中十三名 博洽經史 强記絶人 偶逢余琉璃廠中 察其意 頗自爲奇遇 且其初來京師 交游未廣 不識忌諱 明日訪余天仙廟 語番僧事甚詳 筆語如流 頗示博雅 然攷據史傳 此似爲實錄 自巴思八入中國者 或賢或否 而未有號活佛 活佛之稱 始於中明 雖名僧王 皆有妻子 以子爲嗣 特未甞要妻誥封於中國 中國禮遇 雖無所不至 而特不及此 葢爲其王皆僧也 獨烏斯藏法僧 相繼自王其地 自中明以後 久不煩中國封號 常有大小二法王 大法王死時 囑其小法王 某地某人家兒生 有異香 卽我也 大法王已死 而某地所囑兒 亦已生矣 驗兒肌膚果香 卽具幡寶葢 珠繖玉轝金輦 往迎兒 以尺帕裹至 以巴思八感香帕而生故也 遂儲養爲小法王前 小王爲大法王 卽今班禪 乃其大寶法王 已十四世投胎 元明間所有神僧 皆其前身 在道歷歷 言元時打斯哥兒故事 乃迎繖巴思八敎 今來迎我細仗皷吹 不成儀衛 於是悉發雲麾使鑾儀 十二司駕仗 太常法樂淸眞樂 黑龍江鼓吹 盛京鼓吹郊迎 余問法樂 對未之詳也 問淸眞樂 對回子七十絃大瑟 問黑龍江鼓吹 曰十二孔龍笛刺窩哥登 未詳其器 問雲麾使鑾儀 曰 不齒路馬 時周擧人在旁 列書訓象 訓馬 靜鞭 骨朶 椶薦 箆頭 扇手 班釖 其目無數 隨卽墨抹 殊未可曉也 王翰林字曉亭 曉亭又言班禪在道 對內閣言 趙王在寶雲殿東廂下 爲我書金剛經 纔書二十九字 時嘉慶門焚 趙王驚意遂散 不能復書 然爲天下寶 今書安在 學士以聞趙王者 趙孟頫也 貝葉漆書廿九字 世不知爲何 只有此廿九字 初藏聖安寺佛腹中 明天啓中 江南大賈祝姓 改塑佛軀 得書潛持歸 本朝康煕中巡南方 耆儒李果持獻此書 遂爲秘府珍藏 懋勤殿具有御摹及于滄亭臨書 乃以搨本示之曰 非也初書 力㕚羅也 遂示貝葉眞蹟 喜曰 此書眞切是也 又言永樂天子 與我燒香靈谷寺 天子美鬚髯 攬鬚納懷中 觸斷瓔珞 逸二珠 天子怒詰太監魏芳庭 時琉璃國師騎白象後至 以六環杖擊寺門揭諦 揭諦戰懼泣 國師以掌承淚 還得二珠 太監由是免究 我殊知狀 此在劉傑五雲秘記 有歷代災祥帝王壽夭 皆讖緯言 금서가 되어 민간은 얻을 수 없다. 獨藏秘府 班禪安從知此 班禪又言 正德天子 會我豹房 正德時 所謂活佛 未甞入中國 而其事俱有徵 多前輩傳記中語 然遼絶數百年間 殊爲怳惚 以此謂班禪 乃巴思八後身 或爲嗒立麻 或言前代所有活佛 皆此輪轉 未可臆斷其眞否也 余在熱河時 蒙古人敬旬彌爲余言 西番古三危地 舜竄三苗于三危 乃其地也 其國有三 一曰衛 達賴喇嘛所居 古之烏斯也 一一曰藏 班禪喇嘛所居 古亦曰藏 一曰喀木更 在西無大喇嘛 古曰康國 其地在四川馬湖之西 南通雲南 東北通甘肅 唐元裝法師入三藏 乃其地也 元裝去時 其地無人乃大水 及回時 卽水消而有聚落 至中唐時 輒成吐蕃大國 爲中原患 然未知奉佛 元初佛敎北流 有蕃僧曰巴斯巴 巴與八同音 乃巴思八也 亦號非名也 具大神通 元初封爲帝師 大寶法王 皆身歿以姪爲嗣 明初 諸法王來朝 成祖有鑑于唐 皆優禮之 其僧亦皆有幻術 益見尊禮 今之喇嘛 大約始於明之中葉 有異僧曰 宗喀巴 來亦遠方 入西藏 有異術 一見卽令人傾倒 且有投胎奪舍之說 諸法王皆以爲師 而自甘退就弟子之列 宗喀巴傳有二弟子 長曰達賴喇嘛 次曰班禪額爾德尼 達賴喇嘛 目今投貽七世 班禪喇嘛 投胎四世 本朝天聰時 班禪越過大漠 遣使來貢 知東方之生聖人 自是年年遣使入貢 康煕時 仁祖欲其入朝 而未甞來 去年萬壽節 自註 卽今本年 乃請入覲 故優禮之 大約其敎僧名而道家實也 其觀想運氣持咒 與道家相類 而其書之博深夸大 亦過道家 此二人外 又有胡圖克圖者 皆其弟子也 亦能投胎奪舍 有五六世者多矣 國王之師無神通 但善言禪理 又曰 僧名道實之說 卽此其爲說 頗不分明 與王晟所言 大有異同 其言曰 明之中葉 有異僧曰宗喀巴 其弟子長曰達賴喇嘛 次曰班禪額尒德尼 又曰天聰時 班禪越過大漠來貢 天聰距中明可百餘年 今距天聰又百餘年 以一人而常住至今耶 抑投胎四世而常襲其一名耶 所謂胡圖克圖者 又誰弟子也 余又詢國王之師 善言禪理者 又指誰也 旬彌皆不對 竟爲他語也 還入塞時 與一客語長城下 詢西番事 客對曰 西番故吐蕃地也 奉藏敎 亦名黃敎 本自其國俗然也 非另立僧名 而中國人謂之僧 其實大異佛敎 目今中國佛敎廢久矣 在熱河時 雖朝貴 反問余班禪狀貌 葢非親王額駙及朝鮮使者 未之得見故也 旣還燕 日與兪黃圃陳立齋諸人游 而諸人者 未甞一言及班禪 卽余有所詢 輒曰 有元明閒已例 又曰 吾輩所不能詳 竟莫肯一言 一日余與高太史棫生 飮酒段家樓 高太史言班禪事方發 端座有馮生者 目止之 余甚怪之 久之聞山西布衣 有以七條上疏者 其一盛論班禪 帝大怒命剮之 我東驛夫多見之宣武門外云 自是不敢復詢班禪事 雖相歡如兪陳兩生 又不得山西布衣姓名 或曰 上疏者 擧人張自如云 西番始末 大抵莫詳於王曉亭所言 如洒茶滅火 凌波渡河 俱有欒巴達摩往蹟 故不著於此 竊甞論之 古之帝王 能學焉而後臣之 故益聖 以天子而友匹夫 不貶其尊 故益大 後世無是道也 獨胡僧方術左道 異端之流 不恥以身下之者 何也 余今目擊其事 彼班禪 若果賢者也 黃金之屋 今皇帝之所不能居也 彼班禪何人者 乃敢晏然而據之乎 或曰 自元明以來 懲唐吐蕃之亂 有來輒封 使分其勢 其待之以不臣之禮者 亦不獨今時爲然也 此非然也 當時天下初定 意未甞不出於此 然元之號帝師曰皇天之下一人之上宣文大聖至德眞智 一人者 天子也 爲萬邦共主 天下豈有復尊於天子者哉 宣文大聖至德眞智 孔子也 自生民以來 豈有復賢於夫子者哉 世祖起自沙漠 無足怪者 皇明之初 首訪異僧 分師諸子 廣招西番尊禮之 自不覺其卑中國而貶至尊 醜先聖而抑眞師 其立國之始 所以訓敎子弟者 又何其陋也 大抵其術有能長生久視之方 則乃是投胎奪舍之說 而僥倖世主之心耳 或曰 梁陳之帝 捨其身爲佛家奴 則僧之高於天子久矣 特未聞爲黃金殿云


仲存氏曰 大抵皆傳疑之筆 然異時修一代之史 不得不爲班禪立傳 而時移事往 未易如此篇之詳備 但恐外國私記 無緣爲汗靑人所據 是則可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