이충무공전서/제5권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이동 검색으로 이동

[壬辰]正月[편집]


初一日壬戌。晴。曉。舍弟汝弼及姪子菶,豚薈來話。但離天只。再過南中。不勝懷恨之至。 ○兵使軍官李敬信。來納兵使簡及歲物,長片箭雜物。


初二日癸亥。晴。以國忌不坐。與金仁甫話。


初三日甲子。晴。出東軒。別防點考。題送各官浦公事。


初四日乙丑。晴。坐東軒公事。


初五日丙寅。晴。仍在後東軒公事。


初六日丁卯。晴。出東軒公事。


初七日戊辰。朝晴。晩雨雪交下終日。菶姪往牙山。 ○南原陪箋儒生入來。


初八日己巳。晴。出客舍東軒公事。


初九日庚午。晴。早食後出客舍東軒。封箋文拜送。


初十日辛未。終日雨雨。防踏新僉使入來。


十一日壬申。小雨終日。晩出東軒公事。李鳳壽往見先生院浮石處。來告已鑿穴大石十七塊云。西門外壕子四把許頹圮。 ○與沈士立話。


十二日癸酉。陰雨不霽。食後出客舍東軒。本營及各浦鎭撫優等試射。


十三日甲戌。朝陰。出東軒公事。


十四日乙亥。晴。出東軒公事後射帿。


十五日丙子。陰而不雨。曉。行望闕禮。


十六日丁丑。晴。出東軒公事。各官品官色吏現謁。防踏兵船軍官,色吏。以其兵船不爲修繕决杖。虞候假守。亦不檢飭。至於此極。不勝駭恠。徒事肥己。如是不顧。他日之事。亦可知矣。城底土兵朴夢世。以石手往先生院鎖石浮出處。害及四隣狗子。故决杖八十。


十七日戊寅。晴。寒如大冬。朝。修簡于廵使及南原半刺處。 ○夕。鐵鎖孔石回泊事。送四船于先生院。金孝誠領去。


十八日己卯。晴。出東軒公事。呂島天字船回去。優等啓聞及代加單子。封送于廵營。


十九日庚辰。晴。東軒公事後。各軍點考。


二十日辛巳。晴而大風。東軒坐起公事。


二十一日壬午。晴。出東軒公事。監牧官來宿。


二十二日癸未。晴。朝。光陽倅來謁。


二十三日甲申。晴。以仲兄忌日不坐。司僕寺受來留養馬上送。


二十四日乙酉。晴。以伯兄忌日不坐。見廵使答狀。則以古阜郡守李崇古仍留狀啓。重被物論。以是辭狀云。


二十五日丙戌。晴。出東軒公事後射帿。


二十六日丁亥。晴。出東軒公事後。與興陽,順天兩倅共話。


二十七日戊子。晴。午後光陽倅來。


二十八日己丑。晴。出東軒公事。


二十九日庚寅。晴。出東軒公事。


三十日辛卯。陰而不雨。暖如初夏。東軒公事後。射帿。


三十一日辛卯。 海石調武。海主世要。形䋻頭羅。

[壬辰]二月[편집]


初一日壬辰。曉。行望闕禮。煙雨暫灑晩霽。出船滄。點擇可用板子。時水塲內鯈魚雲集。張網獲二千餘箇。可謂壯矣。仍坐戰船上飮酒。與虞候共看新春景色。


初二日癸巳。晴。東軒公事。 ○鐵鎖橫設。大中石塊八十餘箇載來。 ○射帿十廵 初三日甲午。晴。曉。虞候以各浦摘奸事。乘船出去。 ○公事後。射帿。 ○耽羅人率子女並六口逃出。泊于金鰲島。防踏循環船。被捉上使。故捧招。送囚昇平。書送行移。 ○是夕。火臺石四箇輸上。


初四日乙未。晴。出東軒公事後。上北峯築煙臺處。築處甚善。萬無頹落之理。李鳳壽之勤事。可知矣。終日觀望。當夕下來。廵視垓坑。


初五日丙申。晴。出東軒公事後。射帿十八廵。


初六日丁酉。晴。終日大風。出東軒公事。廵使簡二度來。


初七日戊戌。晴而大風。出東軒公事。鉢浦到任公狀來。


初八日己亥。晴又大風。出東軒公事。是日。捧龜船帆布二十九疋。 ○當午射帿。趙而立與卞存緖爭雄。趙不勝。 ○虞候還自防踏。極言防踏盡心防備事。 ○東軒庭。立石柱火臺。


初九日庚子。晴。曉。以鐵鎖貫長木斫伐事。李元龍領軍送斗山島。


初十日辛丑。煙雨。或晴或暗。出東軒公事。 ○金仁問自廵營還。見廵使簡。則通事等多受賂物。誣告中朝。致有請兵之擧。非但此也。中原疑我國與日本有他志。其爲凶悖。極爲無謂。通事等已爲拿囚云。不勝駭恠痛憤。


十一日壬寅。晴。食後出船上。新選點考。


十二日癸卯。晴且風靜。食後出東軒公事。移坐海雲臺射帿。觀沈獵雉。極其從容。軍官輩亦皆起舞。趙而立吟絶句。乘夕還來。


十三日甲辰。晴。右水使軍官來。箭竹大中百箇。鐵五十斤送之。


十四日乙巳。晴。牙山問安。羅將二名出送。


十五日丙午。大風雨。出東軒公事。石手等。以新築浦坑多致頹落。决罪。使之更築。


十六日丁未。晴。出東軒公事後。射帿六廵。新舊番點考。


十七日戊申。晴。以國忌不坐。


十八日己酉。陰。


十九日庚戌。晴。發廵到白也串監牧官處。則昇平府伯率其弟來待。妓生亦來。雨後山花爛開。景物之勝。難可形言。暮到梨木龜尾。乘船到呂島。則瀛洲倅與呂島權管出迎。防備點閱。興陽以其明日行祭先行。


二十日辛亥。晴。朝點各項防備戰船。則皆新造。軍器。亦皆少完。晚發到瀛洲。左右山花。郊外芳草如畫。古有瀛洲。亦如此景耶。


二十一日壬子。晴。公事後。主人設席射帿。丁助防將亦來見。黃叔度亦來同醉。裵秀立出同盃酌。甚歡。夜深而罷。使申弘憲釀酒。分飮前日使喚三班下人等。


二十二日癸丑。朝。公事後。往鹿島。黃叔度亦同行。先到興陽戰船所。親點船與什物。仍往鹿島。直上新築峯頭門樓上。景槩之勝。境內尤最也。萬戶之盡心。無處不到矣。興陽,黃綾城及萬戶飮醉。兼觀放砲。明燭移時而罷。


二十三日甲寅。陰。晩發船至鉢浦。逆風大吹。舟不能行。艱到城頭。下船馬行。雨勢大作。一行上下。盡濕花雨。入鉢浦。日已暮矣。


二十四日乙卯。細雨滿山。咫尺不辨。冒雨發程。到馬北山底沙梁。乘舟促櫓。到蛇渡。則興陽亦已至矣。戰船點考。日暮仍宿。


二十五日丙辰。陰。各項戰備多有頉處。軍官,色吏决罪。僉使捉入。敎授出送。防備。五浦中最下。而以廵使褒啓。未能撿罪。可笑。逆風大吹。未能發船。仍宿。


二十六日丁巳。早朝發船。到介伊島。則呂島船與防踏迎逢船出待。日暮到防踏。公私禮畢後。軍器點考。則長片箭。無一部可用。可悶。戰船則差完。可喜。


二十七日戊午。陰。朝畢點後。登北峯。觀望形勢。則孤危絶島。四面受敵。城池且極齟齬。可慮可慮。僉使則盡心。而未及施設。奈何奈何。晩乘船到京島。汝弼,而立與軍官,虞候。載酒出迎。與之共樂。日沒還衙。


二十八日己未。陰而不雨。出東軒公事後。射帿。


二十九日庚申。晴而大風。出東軒公事。廵使關來到。而中衛將改定順天云。可歎。


[壬辰]三月[편집]


初一日辛酉。行望闕禮。食後。點別軍及正兵。下番軍點放。公事後。射帿十廵。


初二日壬戌。陰而風。以國忌不坐。僧軍百名拾石。


初三日癸亥。雨雨終夕。是日佳節。而雨勢若此。不能踏靑。與趙而立,虞候軍官輩。共話盃酌于東軒。


初四日甲子。晴。朝。趙而立餞別。出客舍中大廳公事後。廵見西門垓坑及城加築處。僧軍拾石不實。故首僧决杖。牙山問安羅將入來。聞天只平安。多幸多幸。


初五日乙丑。晴。出東軒公事。軍官等射帿。 ○暮。上京鎭撫入來。左台簡與增損戰守方略冊送來。見之則水陸戰火攻等事。一一論議。誠萬古之奇論也。


初六日丙寅。晴。朝食後。出坐。軍器點閱。弓甲兜鍪筩兒環刀。則多有破毁之物。不成㨾者甚多。色吏,弓匠,監考等論罪。


初七日丁卯。晴。出東軒公事。射帿。


初八日戊辰。雨雨終日。


初九日己巳。雨雨終日。出東軒公事。


初十日庚午。晴而風。出東軒公事後。射帿。


十一日辛未。晴。


十二日壬申。晴。食後出往船上。點京江船。乘舟出召浦。時東風大起。無格還歸。直坐東軒。射帿十廵。


十三日癸酉。朝陰。廵使簡來。


十四日甲戌。大雨終日。早朝。以廵使相會事往順天。雨勢大作。去路不辨。艱到先生院秣馬。行到海農倉坪。路上水深。幾至三尺。間關到府。夕。與廵使話阻。


十五日乙亥。陰而細雨。晩收。坐樓上射帿。軍官等分邊射。


十六日丙子。晴。順天設酌于喚仙亭。兼射帿。


十七日丁丑。晴。曉。告歸廵使。來到先生院。秣馬後。還營。


十八日戊寅。晴。出東軒公事。


十九日己卯。晴。出東軒公事。


二十日庚辰。雨勢大作。晩出東軒公事。各房會計。 ○順天搜討。未及期限。故代將及色吏,都訓導等推論。蛇渡亦以期會事移文。而獨爲搜討。又半日之內。內外羅老島大小平斗搜討。同日還浦云。事甚虛僞。以此推考事行移興陽,蛇渡。以氣甚不平早入。


二十一日辛巳。晴。氣不平。終朝卧痛。晩出東軒公事。


二十二日壬午。晴。以城北峯下水渠掘出事。虞候及軍官十人分送。食後。出東軒公事。


二十三日癸未。朝陰晩晴。食後。東軒公事。寶城板子趁未輸納。色吏更爲發關推捉。順天上使蘇國進。决杖八十。廵使送簡言鉢浦權管。不合領軍之才。處置云。故姑勿遆差。仍留防備事。答送。


二十四日甲申。以國忌不坐。虞候搜討。無事還來。廵使,都事答簡。宋希立並持來。廵使簡中。嶺南方伯致簡曰。島主書契。曾有一船出送。而若未到貴國。則必爲風所敗云。其言極凶詐。東萊相望之海。萬無如是之理。而作辭如此。其爲譎詐難測云。


二十五日乙酉。晴而大風。出東軒公事後。射帿十廵。慶尙兵使。不到平山浦而直向南海云。余以未得相面爲恨之意答送。廵見新築城。而南邊九把許頹破矣。


二十六日丙戌。晴。虞候與宋希立往南海。 ○晩出東軒公事後。射帿十五廵。


二十七日丁亥。晴而無風。早食後。騎船到召浦。監鐵鎖橫設。終日觀立柱木。兼試龜船放砲。


二十八日戊子。晴。東軒公事。射帿十廵。則五廵連中。二廵四中。三廵三中。


二十九日己丑。晴。以國忌不坐。牙山問安羅將入來。聞天只平安。多幸多幸。


[壬辰]四月[편집]


初一日庚寅。陰。曉行望闕禮。公事後。射帿十五廵。別助防默考。


初二日辛卯。晴。食後氣甚不平。漸漸痛重。終日達夜呻吟。


初三日壬辰。晴。氣力眩亂。苦痛達夜。


初四日癸巳。晴。朝。始似暫歇。


初五日甲午。晴。晩小雨。出東軒公事。


初六日乙未。晴。出鎭海樓公事後。令軍官射帿。餞別舍弟汝弼。


初七日丙申。以國忌不坐。巳時。備邊司秘密行移來到。嶺南方伯與右兵使啓聞據行移也。


初八日丁酉。陰而不雨。朝。封天只前送物。晩汝弼離去。獨坐客窓。懷思萬端也。


初九日戊戌。朝陰晩晴。出東軒公事。方應元到防公事。成貼而送。 ○軍官等射帿。光陽以搜討事乘船來。昏告歸。


初十日己亥。晴。食後出東軒公事。射帿十廵。


十一日庚子。朝陰晩晴。公事後。射帿。 ○廵使簡及別錄。軍官南僴持來。 ○始製布帆。


十二日辛丑。晴。食後騎船。放龜船地,玄字砲。 ○廵使軍官南公審去。 ○午移。坐東軒。射帿十廵。上衙時。見路臺石。


十三日壬寅。晴。出東軒公事後。射帿十五廵。


十四日癸卯。晴。出東軒公事後。射帿十廵。


十五日甲辰。晴。以國忌不坐。修廵使答簡及別錄。卽令驛子馳送。日沒時嶺南右水使傳通內。倭船九十餘出來。釜山前絶影島駐泊。一時又到水使關。倭賊三百五十餘隻。已到釜山浦越邊云。故卽刻馳啓。兼移廵使,兵使,右水使處。嶺南方伯關。亦到如是。


十六日乙巳。二更。嶺南右水使移關。釜山巨鎭。已爲陷城云。不勝憤惋。卽馳啓。又移文三道。


十七日丙午。陰雨晩晴。嶺南右兵使送關。賊倭釜山陷城後。仍留不退云。晩射帿五廵。仍番水軍及奔赴水軍。續續到防。


十八日丁未。朝陰。早朝。出東軒公事。廵使關來到。鉢浦權管。已爲汰去。假將定送云。故羅大用卽日定送。未時。到嶺南右水使關。東萊亦爲陷沒。梁山,蔚山兩守。亦以助防將入城。並爲見敗云。其爲憤惋。不可勝言。兵使,水使領軍到東萊後面。遽卽回軍云。尤可痛也。夕。順天領軍兵房。留在石堡倉。不爲領付。故捉致囚禁。


十九日戊申。晴。朝。品防掘鑿事。定送軍官。早食後。出東門上。親督品防役。午後。廵見上隔臺。是日。奔赴軍七百名。逢點役事。


二十日己酉。晴。出東軒公事。嶺南方伯移關。大賊熾張。其鋒莫能敵者。長驅乘勝。如入無人之境云。而整理戰艦來援事請啓云。


二十一日庚戌。晴。城頭軍列立事。坐于帿基出令。午後。順天馳來。聽約而去。


二十二日辛亥。曉。候望摘奸事。軍官發送。裵應祿往折甲島。宋日成往金鰲島。又使李景福,宋漢連,金仁問等斗山島敵臺木運下事。各率軍人五十名送之。餘軍品防役事(自二十三日至三十日缺)


[壬辰]五月[편집]


初一日庚午。舟師齊會前洋。是日。陰而不雨。南風大吹。坐鎭海樓。招防踏僉使,興陽倅,鹿島萬尸편001。則皆憤激忘身。可謂義士也。


初二日辛未。晴。宋漢連自南海還言。南海倅,彌助項僉使,尙州浦,曲浦,平山浦等。一聞賊倭聲息。輒已逃散。使其軍器等物。盡散無餘云。可愕可愕。午時。乘船下海結陣。與諸將約束。則皆有樂赴之志。而樂安則似有避意。可歎。然而自有軍法。雖欲退避。其可得乎。夕。防踏疊入船三隻。回泊前洋。軍號龍虎。伏兵則山水。


初三日壬申。細雨終朝。招中衛將。約明曉發行。卽修啓聞。是日。呂島水軍黃玉千。逃避其家。捕斬梟示。


初四日癸酉。晴。質明發船。直到彌助項前洋。更爲約束。由介伊島。過平山浦,尙州浦,彌助項。自初五日至二十八日缺 二十九日戊戌。晴。右水使不來。獨率諸將。曉發直到露梁。則慶尙右水使來會。問賊所泊處。則賊在泗川船滄云。故直至其處。倭人已爲下陸。結陣峯上。列泊其船于峯下。拒戰甚固。余督令諸將。一時馳突。射矢如雨。放各㨾銃筒。亂如風雷。賊徒畏退。逢箭者不知幾百數。多斬倭頭。焚滅十三隻。軍官羅大用中丸。余亦左肩上中丸。貫于背。不至重傷。


[壬辰]六月[편집]


初一日己亥。晴。蛇梁後洋。結陣經夜。


初二日庚子。晴。朝發直到唐浦前船滄。則賊船 二十餘隻列泊。回擁相戰。大船一隻。大如我國板屋船。船上粧樓。高可二丈。閣上。倭將巍坐不動。以片箭及大中勝字銃筒。如雨亂射。倭將中箭墜落。諸倭一時驚散。諸將卒一時攢射。逢箭顚仆者不知其數。盡殲無餘。俄而。倭大船二十餘隻。自釜山列海入來。望見我師。奔入介島。


初三日辛丑。晴。朝更勵諸將。挾攻介島。則已爲奔潰。四無餘類。欲往固城等地。則兵勢孤弱。憤鬱留宿。


初四日壬寅。晴。懸望右水使之來。日午。右水使領諸將。懸帆而來。一陣將士無不踴躍。合兵申明約束。宿鑿浦梁。


初五日癸卯。朝發。到固城唐項浦。則倭大船一隻。如板屋船。船上樓閣巍巍。賊將坐其上。中船十二隻。小船二十隻。一時撞破。逢箭死者不知其數。斬倭將七級。餘倭下陸而走。然餘數甚少。軍聲大振。


初六日甲辰。晴。


初七日乙巳。晴。探賊船朝發到永登前洋。聞賊船在栗浦。令伏兵船指之。則賊船五隻。先知我師。奔走南大洋。諸船一時追及。蛇渡僉使金浣。一隻全捕。虞候李夢龜。一隻全捕。鹿島萬戶鄭運。一隻全捕。合計倭頭三十六級。


初八日丙午。晴。與右水使留泊洋中。


初九日丁未。晴。直到天城加德。則無一賊船。再三搜見。旋師還唐浦。經夜。未曉。發船到彌助項前洋。與右水使話。


初十日戊申。晴。自十一日至八月二十三日缺


[壬辰]八月[편집]


二十四日干支。缺晴。申時。發船促櫓。到露梁後洋下碇。三更。乘月行船。到泗川毛思郞浦。東方已曙。曉霧四塞。咫尺不辨。


二十五日干支。缺晴。辰時霧捲。由三千前洋。幾到唐浦。慶尙右水伯繫舟相話。申時。泊于唐浦宿。


二十六日干支。缺晴。行到見乃梁駐船。與右水伯相話。順天亦到。夕。移舟到角呼寺前洋宿。


二十七日干支。缺晴。與嶺右水伯同議。移舟到巨濟漆乃島。熊川倅李宗仁來話。聞斬倭三十五級云。暮渡薺浦,西院浦。則夜已二更。西風吹冷。客思不平。


二十八日干支。缺晴。自二十九日至癸巳正月缺


[癸巳]二月[편집]


初一日丙戌。雨雨終日。鉢浦,呂島,順天來會。鉢浦鎭撫崔已再犯軍律。行刑。


初二日丁亥。晩晴。鹿島假將,蛇渡,興陽等船入來。樂安亦到。


初三日戊子。晴。諸將準會。而寶城未及。可歎。自戌時。風雨大作。各船艱難救護。


初四日己丑。晩晴。城東邊九把頹毁。出坐客舍東軒。酉時。雨勢大作。達夜不止。風亦甚惡。各船艱難救護。


初五日庚寅。驚蟄故行纛祭。雨下如注。晩時霽。朝食後。出坐中大廳。寶城倅冒夜由陸馳來。拿入。問後期之罪。治其代將。是夕。李彦亨告歸。


初六日辛卯。朝陰晩晴。平明。放船掛帆。午時。逆風暫至。暮到蛇梁宿。


初七日壬辰。晴。曉發直到見乃梁。右水使元平仲己先至。奇叔欽來見。李英男,李汝恬亦來。


初八日癸巳。晴。朝。嶺南右水伯到船。極言全羅右水伯後期之失。今刻先發云。余力止待之。約以今日日中當到。午時。果然張帆而來。一陣望見。無不欣躍。申時發船。初更。到溫川島。


初九日甲午。大雨終日。仍留不發。


初十日乙未。朝陰晩晴。卯時發船直到熊川熊浦。則賊船列泊。再度誘引。曾㤼我師。乍出乍還。終莫捕殲。痛憤痛憤。二更。還到永登後蘇秦浦。入泊經夜。


十一日丙申。陰。休兵仍留。


十二日丁酉。朝陰晩晴。三道一時曉發。直抵熊川熊浦。則賊徒如昨。進退誘引。竟不出海。兩度追逐。幷未捕滅。痛憤痛憤。初更。到漆川島。雨勢大作。經夜不止。


十三日戊戌。雨雨如注。以議討事。順天,光陽,防踏。招來話。鄭聃壽來見。


十四日己亥。晴。早朝。營探候船來。朝食後。合三道約束。嶺南水伯以病不會。獨與全羅左,右諸將合約。但虞候使酒妄言。其爲無謂。何可盡說。於蘭萬戶鄭聃壽,南桃萬戶姜應彪。亦如之。當此大賊約討之際。亂飮至此。其爲人物。不勝痛憤。加德僉使田應麟來見。


十五日庚子。朝晴夕雨。日氣和暖。風亦不動。掛帿射之。順天,光陽及蛇梁萬戶李汝恬,所非浦李英男,永登禹致績亦來。是日。廵使送關。天朝又遣舟師。預知而處之云。暮元平仲令公來見。


十六日辛丑。晴。晩朝大風。午後。右水伯來見。順天,防踏亦來見。夜二更。愼環與金大福來賫傳敎書二度及副察使關。仍聞天兵直擣松都。今月初六日。當陷京城之賊云。


十七日壬寅。陰而不雨。終日東風。李英男,許廷誾,鄭聃壽,姜應彪等來見。午後。往見右水伯。又見新珍島成彦吉。與右水伯同到嶺南水伯船。聞宣傳官賫有旨來。促櫓還陣。路逢宣傳標信。延入船。承受有旨。則急赴歸路。截殺逃遁之賊事。卽修付祗受單子。夜已四更矣。


十八日癸卯。晴。早朝行軍到熊川。賊勢如前。蛇渡僉使。伏兵將差定。領呂島萬戶,鹿島假將,左右別都將,左右突擊將,光陽二船,興陽代將,防踏二船等。伏于松島。使諸船誘引。則賊船十餘隻。踵後而出。慶尙伏兵五隻。輕先追逐之際。伏船突入回擁。多般放射。倭人死者不知其數。賊氣大挫。更不出抗。日暮。還到沙火郞。


十九日甲辰。晴。西風大作。不能放船。仍陣沙火郞。 ○南海來見。高汝友,李孝可亦來見。


二十日乙巳。晴。曉發船。東風暫至。與賊交鋒。則大風輒發。各船自相觸破。幾不能制船。卽令角立招搖止戰。諸船幸賴。不至重傷。還到蘇秦浦經夜。 ○是日。鹿羣走東西。順天捉一鹿送來。


二十一日丙午。陰而大風。李英男,李汝恬來見。右水伯元令公,順天,光陽亦來見。 ○夕雨作。三更雨止。


二十二日丁未。曉雲暗。東風大吹。然討賊事急。發行到沙火郞待風。風似歇。促行到熊川。兩僧將及成義兵送于薺浦。爲將下陸之形。右道諸將船。擇其不實。送于東邊。亦爲下陸之狀。倭賊奔遑之際。合戰船直衝。賊勢分力弱。幾爲殲盡。而鉢浦二船。加里浦二船。不令突入。觸掛淺狹。爲賊所乘。其爲憤痛。憤膽如裂。有頃。珍島上船。爲賊所擁。幾不能救。而虞候直入救出。慶尙左衛將及右部將。視而不見。終不回救。其爲無謂。不可言。痛憤痛憤。今日之憤。何可盡說。皆慶尙水伯之致也。張帆還到蘇秦浦宿。 ○牙山蕾,芬簡。來于熊川戰所。055_203c天只簡亦來。


二十三日戊申。陰。元水使來見。其爲凶險。無狀無狀。 ○崔天寶自陽花下來。細傳唐兵之奇。兼傳調度御史之簡。


二十四日己酉。晴。曉。溫牙簡及家書修送。 ○朝。發行到永登前洋。雨勢大作。不能直抵。回棹而還漆川梁。


二十五日庚戌。晴。風勢不順。仍留漆川梁。


二十六日辛亥。大風終日留。


二十七日壬子。晴而大風。與右水伯李令公會話。


二十八日癸丑。晴且無風。曉。發到加德。則熊川之賊擁縮。略無出抗之計。我船直向金海江下端禿沙里項。右部報變。諸船張帆急往。回擁小島。則慶尙水使軍官及加德僉使伺候船幷二隻。出沒島嶼。其情態荒唐。故縛送于元水使。則水使大怒。其本意皆在送軍官。搜得漁採人首故也。 ○初更。豚兒苒來。宿于沙火郞。


二十九日甲寅。陰。慮有風惡。移舟漆川梁。右水伯李令公來見。嶺南水伯亦來見。


三十日乙卯。終日雨雨。縮坐篷下。



[癸巳]三月[편집]


初一日丙辰。乍晴而夕雨。防踏僉使來。順天則以病未能來。


初二日丁巳。雨雨終日。縮坐篷下。百念攻中。懷思煩亂。李英男,李汝恬來。因聞元令公非理。歎恨歎恨。


初三日戊午。朝雨。今日乃踏靑。而兇賊不退。擁兵浮海。未聞唐兵之入京與否。爲悶可言。


初四日己未。始晴。聞天將李如松至松京。聞北路之賊。踰雪寒嶺還歸西關云。不勝痛悶。


初五日庚申。晴。風色甚惡。順天以病還歸。故朝親見而送。 ○探候船來。明日討賊事相約。


初六日辛酉。晴。曉發行到熊川。則賊徒奔避陸地。結陣山腰。軍官等鐵丸片箭。如雨亂射。死者甚衆。被擄泗川女人一名奪還。宿漆川梁。


初七日壬戌。晴。與右水令公話。初昏。發船到乞望浦。則日已曉矣。


初八日癸亥。晴。還到閑山島。朝食後。光陽,樂安,防踏來。防踏,光陽。則備酒饍而來。右水伯亦來。於蘭亦送桃林數物。 ○夕。雨雨。


初九日甲子。陰雨竟日。元埴來見。


初十日乙丑。晴。向蛇梁。樂安人。至自行在所。傳言唐兵曾到松京。連日下雨。道路泥濘。勢難行軍。待晴入京師結約云。聞此言。不勝欣踊之至。 ○李僉使弘明。來見。


十一日丙寅。晴。營探候船來。


十二日丁卯。晴。朝。各官公事題送。 ○苒及羅大用,金仁問歸營。 ○食後。手談于右令公。


十三日戊辰。雨大作。晩朝晴。李令公及李僉使弘明手談。


十四日己巳。晴。各船起送。船材運來。


十五日庚午。晴。與右水伯諸將射帿觀德。我諸將多勝。右水伯作餠酒而來。


十六日辛未。晩晴。諸將等又射帿。我諸將亦勝。


十七日壬申。晴。大風終日。申景潢來傳有旨宣傳官來營云。


十八日癸酉。晴。大風終日。人不敢出入。奇南海來見。


十九日甲戌。雨雨。與右水伯同話。


二十日乙亥。晴。午後。聞宣傳官持有旨來。


二十一日丙子。晴。


二十二日丁丑。晴。自二十三日至四月缺


[癸巳]五月[편집]


初一日甲寅。晴。曉行望闕禮。


初二日乙卯。晴。宣傳官李春榮持有旨來到。大槩截殺遁賊事。 ○是日。寶城,鉢浦兩將來會。其餘諸將。以退定未會。


初三日丙辰。晴。右水使率舟師來會。而舟師多有落後。可歎可歎。 ○李春榮還歸李純一來。


初四日丁巳。晴。是辰乃天只生辰。而未能往獻壽盃。平生之恨也。


初五日戊午。晴。宣傳官李純一。還自嶺南。 ○日晩。令軍官等。分邊射帿。


初六日己未。朝。愼戚定與菶姪。至自蟹浦。 ○晩大雨如注。終日不止。川渠告漲。遽滿農人之望。可幸可幸。


初七日庚申。陰而不雨。與右水使同飯。登船向彌助項。則東風大作。波濤如山。艱難到泊。


初八日辛酉。陰而不雨。曉頭。發行到蛇梁洋中。萬戶出來。問右水使在何處。則時在昌信島云。而軍不聚。未及乘船云。直到唐浦。則李英男來見。詳言水使多妄。


初九日壬戌。陰。朝發到乞望浦。風不順。與右水使,加里浦。共坐談兵。 ○夕。元水使率二隻船來會。


初十日癸亥。陰而不雨。朝。發船到見乃梁。點閱興陽軍。 ○宣傳官高世忠持有旨來。大槩往討釜山歸賊事。 ○夕。嶺南虞候李義得來見。


十一日甲子。晴。宣傳官還歸。 ○永登探賊人等。還告加德外洋。賊船無慮二百餘艘留泊。出沒熊川。亦如前日云。


十二日乙丑。晴。本營探候船入來。 ○新造正鐵銃筒。送于備邊司。 ○嶺南來宣傳官成文漑來見。黑角弓帿矢給送之。成也。李鎰女壻之故也。 ○曉。左右道體探人定送于永登等地。


十三日丙寅。晴。張帿小峯頂。與諸將分邊爭雄。日暮下船。海月滿船。百憂攻中。獨坐輾轉。雞鳴假寐。


十四日丁卯。晴。宣傳官朴振宗及宣傳官寧山令福胤。持有旨俱到。因聞天兵所爲。痛惋。余移乘右水使船對話。宣傳酒數行。嶺南水伯元平仲來使酒。一船將士莫不駭憤。其爲誣罔。不可言。卽夕。兩宣傳還。


十五日戊辰。晴。朝。樂安郡守來見。 ○尹東耈持其將狀啓草來到。其爲誣罔。不可說也。 ○晩朝。荄姪蔚兒與尹奉事齊賢偕到。


十六日己巳。晴。各官公事題給。 ○荄姪與薈兒。還歸。 ○氣甚不平。卧枕呻吟。因聞天將遲留中路。不無巧計。爲國多慮。事事如是。尤極興歎而潸淚也。 ○午時。因尹奉事。傳聞舘洞叔母避亂于楊州泉川。別世云。不勝痛哭。何時事若是其酷耶。喪葬誰其主之。大進先已棄世云。尤極痛也。


十七日庚午。晴。曉大風。卞存緖以病還歸。 ○嶺南水伯送軍官。持見晉陽馳報。則李提督時在忠州云。賊徒四散焚掠。痛憤痛憤。 ○終日大風。心事煩亂。固城倅送軍官來問。且致秋露與桃林一枝及蜂筒。然遭服之中。受之未安。而懇情所致。義不可還送。故給軍官等。氣甚不平。早入船房。


十八日辛未。晴。早朝。氣甚不平。呑溫白元四丸。有頃。快注。氣似平安。 ○奴木年至自蟹浦。因聞天只平安。卽答書還送。甘藿五同送于家。 ○全州府尹送關。今爲兼廵使節制云。而不踏印信。未知所然也。 ○大金山,永登等望軍。來告倭賊出沒。而別無大段兇謀云。


十九日壬申。晴。廵使送關。依天將牌文。釜山海口。已爲往截云。 ○永登望軍。來告無他變。


二十日癸酉。晴。望軍來告倭船無形云。


二十一日甲戌。曉。發船到巨濟,柚子島中洋。大金山望軍進告賊之出入如前云。元水使虛辭移文。致大軍動搖。軍中欺誣如是。其爲兇悖不可言。


二十二日乙亥。雨雨。大洽人望。晩朝。羅大用至自本營。持宋侍郞牌文而來。宋侍郞差貟以戰船探察事入來云。卽定虞候出送延候。羅大用以問禮事出送。


二十三日丙子。曉。陰而不雨。晩乍雨乍晴。嶺南右兵使軍官來傳賊事。且傳本道兵使簡。昌原之賊欲擧討。而賊勢熾張。不能輕進云。 ○夕。豚薈來傳唐官到營騎船入來云。嶺南水伯來議唐官接待事。


二十四日丁丑。乍雨乍晴。朝。移陣于巨濟前漆川梁海口。羅大用探見唐官于蛇梁後洋。先來傳唐官及通事表憲與宣傳官睦光欽來云。未時。唐官楊甫到陣門。使右別都將李渫出迎。引來到船。多有喜色。請乘我船。謝皇恩再三。邀與對坐。則固辭不坐。立談移時。多稱舟師之盛。致禮單則初似固辭而受之。喜悅致謝至再。 ○豚薈夜歸本營。


二十五日戊寅。晴。朝。更請譯官表憲。問天將所爲。則天將之言。未知何爲也。只欲驅送倭賊云而已。報曰。宋侍郞欲審舟師虛實。而使其所率夜不收。楊甫送來。而舟師之盛如此。欣喜無比云云。晩。唐官還歸本營。午時。移陣于巨濟縣前柚子島海口。與右水伯論兵。 ○初更後。嶺南來唐人二名,右方伯營吏一人,接伴使軍官一貟來到陣門。而夜深不入。


二十六日己卯。雨雨。朝。見唐人。乃浙江砲手王敬得。粗解文字。對話。有時不能解聽。可歎。 ○自二更大風大作。各船不能止定。初與右水伯船相搏。艱難救却。又與鉢浦所騎船搏之。幾傷破而僅免。宋漢連所騎挾船。則爲鉢浦船所觸。多有傷處云。 ○朝。嶺南水伯來見。 ○廵邊使李薲送關。多有過辭。可笑。


二十七日庚辰。以風雨所觸。移陣于柚子島。挾船三隻無去處。晩後入來。 ○嶺南兵使答簡來。全羅兵使簡亦來。昌原之賊。以陰雨不開。未遂進討云。


二十八日辛巳。雨雨終日。光陽人持啓回還。光陽縣監則仍任督運。任發英有推考治罪之敎。一族之事。亦有依前之命。


二十九日壬午。雨雨。卞有憲,李銖等來。


三十日癸未。終日雨雨。申時。暫晴還雨。南海奇孝謹船。泊我船之傍。而以其船載小娥。恐有人知。可笑。當此國家危急之時。至載美女。其爲用心。無狀無狀。然其大將元水使。亦如是。奈何奈何。 ○夕。趙鵬來話。


[癸巳]六月[편집]


初一日甲申。朝。探候船入來。見天只簡則平安。多幸。豚簡及菶簡幷至。 ○忠淸水使丁令公來。與之從容談話。


初二日乙酉。晴。朝。本營公事題送。 ○溫陽姜龍壽到陣。通刺而來見。 ○加里浦具虞卿來話移時。


初三日丙戌。曉晴。晩大雨。廵使,廵邊使,兵使,防使答簡來。各道軍馬。多不過五千。而糧亦幾絶云。賊徒肆毒日增。事事如此。奈何奈何。


初四日丁亥。雨雨終日。食前。順天來。食後。忠淸水使丁令公及李弘明,光陽來。終日談兵。


初五日戊子。雨雨終日。風勢甚惡。各船艱難救護。 ○慶尙水伯。以熊川之賊。或入甘同浦。移文入討云。可笑其兇計也。


初六日己丑。乍晴乍雨。寶城遞去。金義儉爲之云。 ○夕。營探候人來。則天只平安云。


初七日庚寅。陰而不雨。夕。本道右水虞候來見。


初八日辛卯。乍晴。風且不和。羅大用以病還營。 ○探候船入來。 ○各官色吏十一名决罪。玉果鄕所。自前年領軍不勤。多致闕。到幾百有餘名。而每以欺詐對之。故是日行刑梟示。


初九日壬辰。晴。連旬苦雨始霽。一陣將士莫不欣悅。 ○氣甚不平。終日卧船。 ○因接伴官到付來呈。聞李提督還到忠州云。


初十日癸巳。晴。右水伯來此。細論兵策。 ○夕。永登望軍來告熊川賊船四隻。本土入歸。又金海口賊船百五十餘隻出來。十九隻則本土入歸。其餘釜山指向云。 ○四更。元水使移關。明曉進戰云。其爲兇險猜忌。不可言。卽夜不答。


十一日甲午。乍雨乍晴。朝。成討賊公事。送于嶺南水伯。則以醉不省。


十二日乙未。乍雨乍晴。夜二更。卞存緒及金良榦入來。聞東宮未寧。憂悶無極。柳相簡及尹知事簡來。僧海棠亦來。


十三日丙申。晴。晩乍雨而止。唐人王敬及李堯來見舟師盛否。因聞李提督不爲進討。獲責天朝云。從容論話。多有慨慨。 ○夕。移陣巨濟細浦。


十四日丁酉。乍雨乍晴。轉運使朴忠侃關及書簡來。 ○暮。風雨大作。須臾止。


十五日戊戌。乍雨乍晴。右水伯及忠淸水伯,順天,樂安,防踏來。共啖時物。日暮而罷。


十六日己亥。乍雨。日晩。因樂安倅。得見鎭海告目。則咸安各道大將。聞倭奴進陣于黃山洞。皆退守晉陽與宜寧云。不勝驚愕。 ○初更。永登望軍來告金海,釜山賊船無慮五百餘隻。來入于安骨浦,薺浦等處云。不可盡信。然賊徒合勢。不無移犯之計。故通于右水伯與丁水伯。二更。大金山望軍來告。亦如之。送宋希立于慶尙右水伯處議之。則明曉。領舟師進來云。賊謀難測。


十七日庚子。或雨或晴。早朝。元水使與右水使,丁水使來議。咸安各道諸將退守晉州之言。果實矣。 ○食後。往李景受令公船。終日談論。 ○趙鵬至自昌原。傳賊勢極熾大云。


十八日辛丑。或雨或晴。朝。探候船入來。 ○午後。往慶尙右水伯船。同坐談兵。


十九日壬寅。或雨或晴。大風吹不止。移陣于烏楊驛前。風不定船。又移陣于固城亦浦。 ○菶及卞有憲兩姪送還本營。探天只氣候而來。


二十日癸卯。陰且大風。趙鵬與其姪應道來見。 ○是日。船材運下。因宿亦浦。夜風定。


二十一日甲辰。晴。曉。移陣閑山島。 ○朝。豚薈入來。因聞天只平安。爲幸爲幸。午時。元埏來。


二十二日乙巳。晴。初更。永登望軍來告別無他奇。但賊船二隻。入于溫川。廵探而還歸云。


二十三日丙午。晴。新船本板畢造。


二十四日丁未。食後。大雨大風。竟夕不止。 ○夕。永登望軍來告賊船五百餘隻。二十三日夜半。合入蘇秦浦。先鋒到漆川梁云。


二十五日戊申。大雨終日。與右水伯。同議討賊。嶺南水伯亦到議事。 ○聞晉陽被圍而無敢進迫云。以連日下雨。使賊不得肆毒觀之。則天佑湖南矣。 ○順天。軍粮二百石來納。


二十六日己酉。大雨。南風大吹。伏兵船報變。賊船到烏楊驛前云。令角擧碇。合到赤島結陣。 ○夕。金鵬萬自晉陽探見賊勢來告。賊徒合陣東門外。大雨連日。爲水所阻。賊外無繼援之路。若大軍合力攻之。則一擧可殲云。


二十七日庚戌。乍雨乍晴。午時。賊船見乃梁現形云。故擧陣出來。則已爲逃遁。陣于弗乙島前面。


二十八日辛亥。乍雨乍晴。國忌不坐。聞康津望船與賊相戰。擧陣發行。到見乃梁。則賊徒望見我師。驚怖退走。風水俱逆。未能入來。因留經夜。四更。到弗乙島。 ○奴奉孫,愛守等入來。細聞墳山消息。多幸多幸。


二十九日壬子。晴。西風乍起。霽色光明。順天,光陽來見。於蘭萬戶,所非浦等亦來。


[癸巳]七月[편집]


初一日癸丑。晴。國忌不坐。夜氣甚凉。寢不能寐。憂國之念。未嘗小弛。獨坐篷下。懷思萬端。 ○初更。宣傳官持有旨來。


初二日甲寅。晴。日晩。右水伯來見。 ○宣傳官午後還歸。 ○日暮。金得龍來傳晉陽陷沒。黃明甫,崔慶會,徐禮元,金千鎰,李宗仁,金峻民死之云。不勝驚慟。然萬無如是之理。必狂人誤傳之語也。 ○初昏。元埏及埴來到。極言軍中事。可笑。


初三日乙卯。晴。賊船數隻。見乃梁踰來。一邊陸地出來。以我船出洋。追討則賊奔去。


初四日丙辰。晴。夕。退陣于乞望浦宿。


初五日丁巳。望軍來告賊船十餘隻踰來見乃梁云。故諸船一時發行。到見乃梁。則賊船蒼皇退走。巨濟境赤島。有馬無人故載來。 ○夕。晉陽陷城之報。至自光陽。 ○還到乞望浦。結陣經夜。


初六日戊午。晴。朝。防踏來見。所非浦亦來。 ○以閑山島新造船曳來事。中衛將率諸將出去。 ○工房郭彦壽自行朝入來。都承旨沈喜壽,尹自新與左相尹斗壽有簡。尹耆獻亦送問。幷見邸報。則多有嗟嘆之情事。


初七日己未。晴。順天,加里浦,光陽來見論兵。各抄輕銳十五隻。往探見乃梁。則無賊蹤云。巨濟被擄人一名得來。細問賊之所爲。則兇賊見我舟威。欲爲退歸。又言晉陽已陷。豈越全羅乎云。此言詐也。 ○右令公到船共談。


初八日庚申。晴。因南海往來人趙鵬。聞賊犯光陽。光陽之人。已爲焚蕩官舍倉庫云。不勝駭恠。順天,光陽卽欲發送。路傳不可信。故停之。蛇渡軍官金鵬萬出送。使之探知。


初九日辛酉。晴。南海又來傳光陽,順天已爲焚蕩云。故光陽,順天及宋希立,金得龍,鄭思立,李渫等發送。而聞來痛骨。不能措語。 ○與右令公及慶尙令公。論事。 ○是夜。海月淸明。一塵不起。水天一色。凉風乍至。獨坐船舷。百憂攻中。三更。營探候船入來傳賊奇。則實非倭賊。嶺南避亂人。假着倭形。突入光陽。閭閻焚蕩云。晉陽之事亦虛云。然晉陽事。萬無是理。雞已鳴矣。


初十日壬戌。晴。金鵬萬。自豆峙來言光陽賊事實矣。而但賊倭百餘名。自淘灘來犯光陽。然銃筒無一放之云。倭豈有不放砲之理也。 ○昏。吳水自巨濟加參島來言賊船內外不見云。又曰。被擄人逃還言。賊徒無數向昌原等地云。然人言不可信矣。 ○初更。移陣閑山島末端細浦。


十一日癸亥。晴。李祥祿。以違令諸將傳令事出去。還告賊船十餘隻。自見乃梁下來云。擧碇出海。則賊船已到陣前。追之則奔去。申時。還到乞望浦。汲水。 ○蛇渡僉使來言。豆峙度賊事虛傳。而光陽之人。變着倭服。自相作亂云。不勝痛憤。昏。吳壽成自光陽來告曰。光陽賊事。皆晉州避亂人及縣人出此凶計。官庫一空。閭里寂然。順天尤甚。樂安次之云。


十二日甲子。晴。食前。蔚與宋斗男,吳壽成歸。 ○加里浦軍粮鎭撫來傳蛇梁前洋來宿時。倭賊變着我衣。乘我船。突入放砲。欲掠去云。故各定輕銳船三隻。申令馳送。使之捕捉。又定各三船。送鑿梁防塞而來。


十三日乙丑。晴。營探候船入來。光陽豆峙等處無賊云。 ○順天龜船格軍慶尙人奴太壽逃走。被捉行刑。 ○晩。興陽倅入來。傳豆峙之虛誤及長興府使柳希先之妄㤼。又云。其縣山城倉穀。無遺分給。又傳幸州之捷。


十四日丙寅。晴。晩小雨浥塵而已。氣甚不平。終日呻吟。 ○順天入來。本府之事。不可形言。 ○移陣閑山島豆乙浦。


十五日丁卯。晴。晩。蛇梁搜討船呂島金仁英及順天金大福入來。 ○秋氣入海。客懷擾亂。獨坐篷下。心緖極煩。月入船舷。神氣淸冷。寢不能寐。雞已鳴矣。


十六日戊辰。晴。夕驟雨。洽農望。 ○氣甚不平。


十七日己巳。雨雨。氣大不平。 ○光陽來。


十八日庚午。晴。氣不平。或坐或卧。 ○鄭思立還來。右令公來見。申景潢自豆峙來傳賊虛事。


十九日辛未。晴。李英男來傳晉州,河東,泗川,固城等賊。已盡遁歸云。 ○夕。光陽送傳晉州被殺將士名錄。見之不勝慘痛也。


二十日壬申。晴。探候船自營入來。兵使簡及唐將報文來。其報文之辭。可恠可恠。豆峙之賊。爲唐兵所驅而遁還。其誣妄不可言。上國如是。他何足論也。可歎可歎。 ○忠淸水使及順天,防踏,光陽,鉢浦,南海來見。


二十一日癸酉。晴。慶尙右水使及丁水使並到。同議討賊事。而元水使所言。極兇譎無狀。如是而同事。可無後慮乎。 ○初更。吳水等。自巨濟望來告永登賊船。尙留橫恣云。


二十二日甲戌。晴。蔚入來。細陳天只平安。多幸。


二十三日乙亥。晴。蔚還歸。 ○丁水使來見。


二十四日丙子。晴。順天,光陽,興陽來見。 ○吳水被擄逃來。傳賊退去。而長門浦如前云。


二十五日丁丑。晴。右水伯來話。趙鵬亦到。言體察使關子。到嶺南水使處。而多有問辭云。


二十六日戊寅。晴。順天,光陽,防踏來。右水伯亦同話。加里浦幷來。


二十七日己卯。晴。右營虞候至自本營。傳言右道之事。多有可愕之事。


二十八日庚辰。晴。慶尙右水伯及忠淸水伯,本道右水伯。並到約束。 ○鄭汝興持公事及簡。往體察使處。 ○順天,光陽。來見卽還。 ○蛇渡僉使伏兵時所捉鮑作十名。倭衣變着。所行綢繆。故窮問則慶尙水使所使云。只决杖而放。


二十九日辛巳。晴。曉夢得兒男。得被擄兒人占也。 ○順天,光陽,蛇渡,興陽,防踏招來與語。興陽則痛瘧還。其餘從容坐。防踏則伏兵事歸。 ○本營探候人來。苒病未差。悶極悶極。 ○夕。寶城,所非浦,樂安入來。


[癸巳]八月[편집]


初一日壬午。晴。曉夢到巨闕。狀如京都。與領相相對。言及鑾輿播遷之事。揮淚嗟嘆。賊勢則已息云。而相與論事之際左右之人無數雲集而覺。未知何應也。


初二日癸未。晴。朝食後。心緖鬱結。擧碇出于浦口。丁水使亦隨至。順天,光陽來見。所非浦又到。夕。還到陣處。 ○李弘明來。 ○昏。右令公到船。言防踏歸覲事懇懇。而以諸將未能出送答之。又傳元水使妄言。向我多有不好之事。而皆妄矣。何關乎。 ○探船入來。則苒痛處成瘇。鍼破則惡汁流出。少遲數日。則難救云。不勝驚歎。今則少有生道。喜幸可言。醫人鄭宗之恩。莫大焉。


初三日甲申。晴。李景福,梁應元及營吏姜起敬等入來。


初四日乙酉。晴。順天,光陽來見而還。 ○夕。都元帥軍官李緩。以三道賊勢馳報狀不送。軍官,色吏推捉事到陣。可笑。


初五日丙戌。晴。趙鵬,李弘明,右令公及虞候來。夜深而還歸。所非浦亦夜歸。 ○牙山李禮夜來。


初六日丁亥。晴。朝。李緩與宋漢連,呂汝忠。往都元帥處。 ○食後。順天,光陽,寶城,鉢浦,李應華等來見。 ○夕。元水使來。李景受令公,丁水使亦來。議論間。元水使所論。動輒矛盾。可歎。


初七日戊子。朝晴暮雨。大洽農望。唐浦萬戶以其小船推去事來。故給送事。敎于蛇梁。 ○夕。慶尙水使軍官朴致公來。傳賊船退去云。而元水使及其軍官素善。妄傳不可信也。


初八日己丑。晴。食後。招順天,光陽,防踏,興陽等。共議入伏等事。 ○忠淸水使戰船二隻入來。而一隻不用云。金德仁以其道軍官來。


初九日庚寅。晴。朝。豚薈入來。知天只平安。又知苒病向蘇。喜幸喜幸。 ○午後。到右水使船。忠淸令公亦到。嶺南水使。則伏兵軍一時送。伏事約之而先送云。可駭可駭。


初十日辛卯。晴。朝。防踏探船入來。有旨及備邊司行移監司關並到。海南與李僉使來。順天,光陽亦來。 ○右令公請之。故往其船。則海南設盃。而氣不平。艱難坐話而還。


十一日壬辰。晩。驟雨大作。風亦煩惡。午後雨止。風則不定也。 ○氣甚不平。終日坐卧。


十二日癸巳。或雨或晴。氣甚不平。卧吟終日。虛汗無常。沾衣而强坐。順天及右令公,李僉使來。終日爭博。 ○營探候船入來。則天只平安云。


十三日甲午。營來公事題送。氣甚不平。獨坐篷下。懷思萬端也。 ○李景福。啓聞陪去事出送。 ○宋斗男。軍粮米三百石,太三百石輸來。


十四日乙未。晴。防踏。酸物備來。右水伯,忠淸水伯,順天亦來。


十五日丙申。晴。此日乃秋夕。右水伯,忠淸水伯,順天,光陽,樂安,防踏,蛇渡,興陽,鹿島,李應華,李弘明,左右都令公並會話。 ○夕。薈往營。


十六日丁酉。晴。光陽。酸物備來。右水伯,忠淸水伯,防踏,順天,加里浦,李應華並到。 ○朝。聞諸萬春自日本昨日出來云。


十七日戊戌。晴。上船煙薰。移騎左別都船。 ○晩。往右水伯船。忠淸水伯亦來。諸萬春招來捧招。則多有憤憤之辭。終日話論而罷。 ○是夜。月色如晝。波光如練。


十八日己亥。晴。右令公,丁令公亦同話。趙鵬來言朴致公持啓上京云。


十九日庚子。晴。朝食後。往元水使處。請移乘我船。右水伯,丁水使亦來。元埏又同話。元公兄弟移去後。徐櫓到陣。右水使,丁水使同坐細話。


二十日辛丑。朝食後。宋希立問安于廵使。持諸萬春所招公事而去。 ○防踏,蛇渡。以突山島近處流移人作黨掠奪財物者。左右分衛捕捉事出送。 ○夕。赤梁萬戶高汝友來。夜深而去。


二十一日壬寅。晴。


二十二日癸卯。晴。


二十三日甲辰。晴。尹侃及蕾,荄來傳天只平安。又聞蔚痛瘧。


二十四日乙巳。晴。荄還。


二十五日丙午。晴。夢有賊形。故曉通各道大將。出陣于外洋。日暮。還入閑山內洋。


二十六日丁未。或雨或晴。元水使來。有頃。右令丁令並會。順天,光陽,加里浦卽還。興陽來饋以酸物。則元公欲飮酒。故略饋之。而泥醉妄發。可笑。 ○見樂安送來秀吉上書于皇朝草及唐人到郡所記。不勝痛憤。


二十七日戊申。晴。


二十八日己酉。晴。元水使來見。


二十九日庚戌。晴。汝弼及豚蔚,卞存緖一時到來。


三十日辛亥。晴。元水使來。督往永登。可謂凶矣。其所領二十五船。盡爲出送。獨與七八隻。如是出言。其用心行事類如此。


[癸巳]九月[편집]


初一日壬子。晴。成公事。送于都元帥及廵邊使。 ○汝弼,卞存緖,蕾等還歸。 ○右令公,丁令公會話。


初二日癸丑。晴。啓草書下。 ○慶尙虞候李義得,李汝恬等來見。 ○昏。李英男來傳宣兵使到昆陽立功事及南海受責於體察使云。可笑。孝謹之無狀。也已知之。


初三日甲寅。晴。朝。菶姪入來。因審天只平安。又聞營中之事。 ○以啓聞封送事。成草。 ○廵察使關來到。而凡軍士一族等事。一切勿侵云。新到不察之事也。


初四日乙卯。晴。陳弊啓聞及銃筒上送事。諸萬春招辭封上事。並三度封上。李景福持去。裁簡于柳相及尹參判自新,尹知事又新,沈都承旨喜壽,李知事鎰,安習之,尹耆獻。全鰒表情而送之。 ○菶姪與尹侃還歸。


初五日丙辰。晴。食後。進泊于丁水使船傍。終日論話。光陽,興陽及虞候來見。


初六日丁巳。晴。曉。以船材運回事。諸船出送。 ○食後。往右令公船。終日談話。因聞元公凶悖之事。又聞鄭聃壽無根造辭之狀。可笑。手談而還。 ○破船材木。各船曳回。


初七日戊午。晴。朝。材木捧納。 ○防踏來見。 ○廵使處。陳弊公事及改分軍公事成送。 ○終日獨坐。懷思不平。苦待探候船而不來。


初八日己未。晴。曉。出送宋希立等於唐浦山。獲鹿而來。右水伯與忠淸水伯來。


初九日庚申。晴。食後。會登于山頂。射帿三廵。右水伯,丁水伯及諸將合會。而光陽以病未參也。


初十日辛酉。晴。公事題送于探候船。 ○日晩。到右水伯船。與防踏同飮而罷。 ○體察使密關入來。寶城亦到而還。


十一日壬戌。晴。丁水使設酒而來見。右水伯亦到。樂安,防踏共之。 ○興陽倅受由歸。徐夢男亦給由。


十二日癸亥。晴。食後。所非浦及柳忠信,金萬戶等招饋酒。 ○鉢浦萬戶還來。


十三日甲子。晴。奴漢京,年石還來。夕。奴年石等還歸。


十四日乙丑。晴。正鐵銃筒。最關於戰用。而我國之人。未詳其造作妙法。今者百爾思得造出。鳥筒則最妙於倭筒。唐人到陣試放。無不稱善焉。已得其妙。道內一㨾優造事。見㨾輸送廵察使,兵使處。移牒知委。


十五日丙寅。晴。自十六日至十二月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