이충무공전서/제7권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이동 검색으로 이동

[乙未]六月[편집]


初一日壬寅。晩晴。與權,朴,申三助防將,熊川,巨濟。射帿十五廵。宣水使以痢不射。新番營吏入來。


初二日癸卯。終日細雨。食後。大廳公事。韓棐還。修簡于天只前。 ○營吏姜起敬,趙春種,金景禧及申弘彦。並下番。 ○午後。加德,天城,平山浦,赤梁等官來見。天城萬戶尹弘年來傳淸州李繼簡及庶叔簡。而金介逝於三月云。不勝慘痛。 ○暮。權彦卿令公來話。


初三日甲辰。陰而不雨。食後出坐。各處報狀題送。 ○晩。加里,南桃浦來。權,申兩助防將及防踏,蛇渡,呂島,鹿島。射帿十五廵。 ○朝。南海馳報海平君尹斗壽自南海渡本營云。未知何緣。卽整船。玄德麟送于營。蛇梁萬戶來告絶粮。因告歸。


初四日乙巳。晴。晉州書生金善鳴者。欲爲繼援有司到此。保人安得稱名者率來。聽其言審其實。則難保其然。姑觀其所爲。成公文給之。三助防將及蛇渡,防踏,呂島,鹿島。射帿十五廵。 ○探船不來。未知天只平否。悶泣悶泣。


初五日丙午。晴。與李助防將等同朝飯。而朴子胤以病不來。晩。右水使,熊川,巨濟來。終日同話。自午雨作。未能射帿。余則氣甚不平。廢夕食。終日苦痛。 ○京奴入來。因審天只平安。多幸多幸。


初六日丁未。雨勢終日。氣甚不平。宋希立入來。因聞道陽塲農作形地。則興陽盡其心力。故多有西成之望云。林英繼援。亦致其力云。鄭沆到此。而余以氣不平。終日微痛。


初七日戊申。雨雨終日。氣甚不平。呻吟坐卧。


初八日己酉。雨。氣似少平。晩。三助防將來見。傳昆陽奔外憂。可歎可歎。


初九日庚戌。晴。氣尙不快。可悶可悶。與申助防將及蛇渡,防踏。分邊射帿。而申邊勝。 ○夕。元帥軍官李希參持有旨到此。則趙亨道誣啓舟師軍一名每日粮五合式水七合云。人間事。可愕可愕。天地安有如是誣罔事乎。 ○昏。探船入來。則天只得痢患云。悶泣悶泣。


初十日辛亥。晴。曉。探船出送于本營。晩。三助防將及忠淸,慶尙水使來見。光州軍粮三十九石捧。


十一日壬子。細雨大風。朝。元帥軍官李希參還歸。 ○夕。出坐。囚光州軍粮偸竊人。


十二日癸丑。細雨風。曉。蔚入來。因聞天只病患稍歇。然九十之年。得此危證。爲慮且泣。


十三日甲寅。陰。曉。慶尙水使裵楔拿命已下。而其代權俊爲之。南海奇孝謹仍任云。可愕。晩。往見裵水使而還。 ○昏。探船入來。金吾吏已到營中。又見別坐書。則天只漸向差云。幸幸。


十四日乙卯。曉大雨。蛇渡請射。右水使與諸將盡會。而晩晴。射帿十二廵。夕。金吾吏以裵水使拿去事入來。權水使除朝辭關及諭書密符亦來。


十五日丙辰。晴。曉。行望闕禮。食後。出浦口。別送裵楔。心懷不平。豚蔚還歸。 ○午後。與申助防將。射帿十廵。


十六日丁巳。晴。出坐公事。順天七船將張溢偸軍粮。見捉决罪。 ○午後。與兩助防將及彌助項等官。射帿七廵。


十七日戊午。晴。大風終日。慶尙水使及忠淸水使,兩助防將。並射帿。


十八日己未。或雨或晴。晉州儒生柳起龍及河應文。願爲繼餉。米五石受去。 ○晩。與朴助防將。射帿十五廵而罷。


十九日庚申。雨雨。獨坐樓上。夢寐之間。豚葂與尹德種子雲輅同到。因見天只簡。審患候快平。喜幸萬萬。 ○申弘憲等入來。納牟七十六石。


二十日辛酉。乍晴乍雨。終日坐樓。而聞忠淸水使言語不明云。夕時親往見之。則不至重而多傷風濕。可慮可慮。


二十一日壬戌。晴。極熱。食後。出坐公事。 ○申弘憲還歸。巨濟亦來。慶尙水使報平山浦病重云。故出送事題送。


二十二日癸亥。晴。以祖母忌日不坐。慶尙水使來見。


二十三日甲子。晴。與兩助防將射帿。夕。裵永壽還歸。


二十四日乙丑。晴。右道各官浦戰船摘奸。淫女 十二捕捉。並其隊長論罪。 ○晩。受鍼不射帿。許宙及荄姪入來。戰馬亦來。奇誠伯子澄憲與其庶叔景忠來。


二十五日丙寅。晴。元帥公事入來。則三衛將分三運起送云。而行長來自日本。講和已定云。 ○夕。與朴助防將。同往忠淸水使處。看其病勢。則多有可恠之事。


二十六日丁卯。晴。食後出坐。射帿十五廵。慶尙水使來見。今日。乃彦卿令公辰日云。故造麵極醉。聽琴吹笛。暮罷。


二十七日戊辰。晴。許宙及荄姪,奇雲輅等還歸。吾與申助防將及巨濟。射帿十廵。


二十八日己巳。晴。以國忌不坐。


二十九日庚午。晴。早出大廳。右水使來。射帿十餘廵。


三十日辛未。晴。文語恭以生麻貿易事出去。李祥祿亦歸。 ○晩。巨濟,永登來見。防踏及鹿島申助防將。射帿十五廵。


[乙未]七月[편집]


初一日壬申。乍雨。以國忌不坐。獨依樓上。念國勢危如朝露。內無决策之棟樑。外無匡國之柱石。未知宗社之終至如何。心思煩亂。終日反側。


初二日癸酉。晴。是日。乃先君辰日。悲戀懷想。不覺涕下。晩。射帿十廵。又射鐵箭五廵。片箭三廵。


初三日甲戌。晴。朝。往忠淸水使處。問病則大歇云。 ○晩。慶尙水使到此。相談後。射帿十廵。 ○二更。探船入來。則天只平安。而食味不甘云。悶極悶極。


初四日乙亥。晴。羅州判官領船還陣。李荃等山役櫓木來納。食後。出大廳。彌助項,熊川來射。軍官等爭射。賭鄕角弓。而盧潤發居首而得。 ○夕。林英,曹應福來。梁廷彦由歸。


初五日丙子。晴。坐大廳公事。 ○晩。朴助防將,申助防將來。防踏射帿。林英歸。


初六日丁丑。晴。鄭沆,金甲島,永登來見。 ○晩出坐。射帿八廵。 ○奴木年自古音川來。因審天只平安。


初七日戊寅。陰而不雨。慶尙水使,兩助防將及忠淸水使來。令防踏,蛇渡等官。分邊射帿。慶尙右兵使處有旨內。禍慘國家。讎在廟社。神羞人寃。極地窮天。尙未迅掃妖氛。擧切共戴之痛。則凡有血氣者。孰不扼腕腐心。欲臠其肉哉。卿以對壘之將。不有朝廷命令。擅對賊面。敢述悖逆之辭。屢通私書。顯有尊媚之態。修好講和之說。至徹於天朝。貽羞開釁。少無顧忌。按以軍律。固不足惜。猶且寬貸。敦諭警責。非不丁寧。而執迷彌甚。自陷罪辟。055_252b予甚恠駭。莫曉其故。玆遣備邊司郞廳金涌。口授予意。卿其改心惕勵。毋貽後悔事。觀此不勝驚悚。金應瑞何如人也。而未聞自悔改勵耶。若有心膽。則必自處矣。


初八日己卯。晴。食後出坐。永登朴助防將來見。右水使軍官裵永壽以其將命來。貸軍粮二 十石而去。 ○東萊倅鄭光佐來告赴任。 ○射帿十廵而罷。 ○奴木年還。


初九日庚辰。晴。今日末伏。秋氣轉凉。意甚多懷。 ○彌助項來見而去。 ○熊川,巨濟。射帿而去。 ○二更。海月滿樓。秋思極煩。徘徊樓上。


初十日辛巳。晴。氣甚不平。晩見右水伯相話。多說乏粮。無所計策。極悶極悶。朴助防將亦到。飮數盃極醉。夜深卧樓上。新月滿樓。懷不自勝也。


十一日壬午。晴。朝。書天只前簡。及各處修送。 ○武才朴永以其身役出歸。 ○出坐。射帿十廵。


十二日癸未。晴。朝食後。慶尙右水使來見。與之射帿十廵。鐵箭五廵。日暮。相叙而退。加里浦亦來同。


十三日甲申。晴。加里浦及右水使同來。加里浦呈酒。射帿五廵。鐵箭二廵。余氣甚不平。


十四日乙酉。晩晴。軍士等給由。使鹿島宋汝悰。致祭于死亡軍卒。給白米二石。 ○李祥祿,太九連,孔太元等入來。知天只快平。喜幸何極。


十五日丙戌。晴。晩出大廳。則朴,申兩助防將及防踏,呂島,鹿島,保寧,結城兩縣監及李彦俊等。射帿饋酒。慶尙水使亦來同話。使之角力勝負。 ○鄭沆來。


十六日丁亥。晴。朝聞金大福病勢極危云。不勝痛慮。卽令宋希立,柳洪根救療。而未詳其證。極悶。晩出坐公事。順天鄭石柱,靈光都訓導朱文祥。决罪。 ○夕。元帥公事及兵使處移文。修草給之。彌助項僉使及蛇渡僉使呈由狀。而成僉知則十日。金僉知則三日。給由而送。 ○鹿島仍任兵曹關。下來。


十七日戊子。雨。巨濟馳報。巨濟之賊。已盡撤歸云。故卽令鄭沆定送。出坐大廳公事。明日發船進去事傳令。


十八日己丑。晴。朝出大廳。與朴,申兩助防將。同朝飰。午後發行。夕到紙島。駐泊經夜。三更。巨濟縣令來到言。長門賊窟已盡空虛。而只有三十餘名云。又逢佃獵倭。射斬生擒各一云。四更。發行。還到見乃梁。


十九日庚寅。晴。與右水使,慶尙,忠淸水使,兩助防將。談話而罷。申時還陣。唐浦萬戶以推捉不現之罪。决杖。 ○往見金大福病勢。


二十日辛卯。陰。與兩助防將。同朝食。晩。巨濟及前鎭海鄭沆來。 ○午後。出坐公事。射帿五廵。鐵箭四廵。 ○左兵使軍官持簡來。


二十一日壬辰。大風雨。聞虞候入來。 ○食後。太九連彦福所造環刀。忠淸水使,兩助防將處。各一柄分送。 ○昏。薈,蔚與虞候。同船到島外。豚等入來。


二十二日癸巳。陰而大風。李忠一聞其父喪出去。


二十三日甲午。晴。晩。以馳馬事。往于元頭龜尾。則兩助防將及忠淸水使亦到。夕。乘小船還來。


二十四日乙未。晴。以國忌不坐。忠淸水使來話。


二十五日丙申。晴。以忠淸水使辰日備饌來。與右水使,慶尙水使及申助防將等官。醉話。夕。丁助防將入來。


二十六日丁酉。晴。朝。鄭永同及尹曄,李壽元等。與興陽入來。食後。丁水使及忠淸水使亦來。打話從容。


二十七日戊戌。晴。御史移文入來。明日到陣云。


二十八日己亥。晴。朝食後。下船。三道合出浦內結陣。未時。御史申湜到陣。卽下大廳。對話移時。請各水使及三助防將同話。


二十九日庚子。陰大風。御史。左道所屬五浦。摘奸點考。夕。到此從容談話。


[乙未]八月[편집]


初一日辛丑。風雨大作。御史同朝飰。卽下船。點順天等五官船。暮。余下去御史處同話。


初二日壬寅。陰。右道戰船點考後。因留南桃浦幕。余出坐與忠淸水使話。


初三日癸卯。晴。御史晩往慶尙陣點考。夕往慶尙陣同話。而氣不平卽還。


初四日甲辰。雨。御史到此合會諸將。話終日而罷。


初五日乙巳。陰而不雨。朝以御史話別事。到忠淸水使處。餞別御史後。丁助防將告歸。


初六日丙午。雨勢大作。右水使,慶尙水使,兩助防將合會。同話終日而罷。


初七日丁未。雨雨。朝。豚蔚與許宙及玄德麟,虞候同船出去。晩。兩助防將及忠淸水使同話。 ○夕。標信宣傳官李光後持有旨來。則以元帥領率三道舟師。徑入賊窟事。與之言達夜。


初八日戊申。雨雨。宣傳官出去慶尙水使,忠淸水使及兩助防將。同話同夕飰。日暮各還。


初九日己酉。西風大作。


初十日庚戌。晴。氣似不平。獨坐樓上。懷思萬端。晩出大廳公事後。射帿五廵。鄭霽與結城倅。同船出去。


十一日辛亥。或雨或晴。奴漢京亦往本營。 ○裵永壽,金應謙爭鵠。金勝。


十二日壬子。陰。早出坐公事。晩與兩助防將射帿。金應謙往慶尙水使處。還時入謁。右水使爭射。裵永壽又負云。


十三日癸丑。雨雨終日。修啓草。題公事。 ○禿水來。而聞道陽塲屯田之事。李奇男所爲。多有恠乖。故虞候馳往摘奸事。行移成送。


十四日甲寅。雨雨終日。鎭海鄭沆及趙繼宗來話。


十五日乙卯。曉。行望闕禮。右水使,加里浦,臨淄等諸將共到。是日。餉三道射士及本道雜色軍。終日與諸將同醉。 ○是夜。微月照樓。寢不能寐。嘯詠永夜。


十六日丙辰。陰雨不霽。終日霏霏。懷思極亂。兩助防將同話。


十七日丁巳。細雨東風。曉。招金應謙問事。 ○晩出坐。與兩助防將話。射帿十廵。


十八日戊午。陰雨不收。申,朴兩助防將來同話。


十九日己未。日氣快晴。與兩助防將及防踏射帿。 ○二更。菶姪及薈,蔚入來。則體察二十一日到晉城。欲問軍務事。體察軍官入來云。


二十日庚申。晴。終日待體察使傳令而不至。權水使及右水使,鉢浦來見而歸。 ○二更。傳令入來。三更。開船到昆伊島。


二十一日辛酉。陰。晩到所非浦前洋。則全羅廵使軍官李俊持公事來。姜應虎,吳繼成同到。共話移時。裁簡于景受及彦卿,子胤,彦深處。 ○暮到泗川境針島宿。夜氣甚冷。懷思不平。


二十二日壬戌。晴。早朝。各項公事。成送于體察。 ○朝食後。行到泗川縣。午後。至晉州南江邊。則體察已入晉州云。


二十三日癸亥。晴。往體察處。則從容言語間。多有爲民除疾之意。湖南廵察。多有毁言之色。可歎。 ○晩。余與金應瑞。同到矗石。閱其壯士敗亡處。則不勝慘痛。有頃。體察使使余先往。故乘船回泊所非浦。


二十四日甲子。晴。曉到所非浦前。則固城縣令趙凝道來現。因宿所非浦前洋。體察使,副使與從事官亦宿。


二十五日乙丑。晴。早食後。體察與副使從事官。幷騎余所騎船。辰時。開船同入。共立指點島嶼及設鎭合並處與接戰處。終日論話。曲浦則合于平山浦。尙州浦則合于彌助項。赤梁則合于三千。所非浦則合于蛇梁。加背梁則合于唐浦。知世浦則合于助羅浦。薺浦則合于熊川。栗浦則合于玉浦。安骨則合于加德事定奪。夕到陣中。諸將敎書肅拜公私禮後罷。


二十六日丙寅。晴。夕。副使相會穩話。


二十七日丁卯。晴。軍士饋飯五千四百八十名。夕到上峯。指點賊陣及賊路。風勢甚險。乘夕還下。


二十八日戊辰。晴。早朝。體察及副使,從事官共坐樓上。議弊瘼。食前下船。開船出去。


二十九日己巳。晴。早出公事。慶尙水使來自體察處。


[乙未]九月[편집]


初一日庚午。晴。曉行望闕禮。探船入來。虞候至自道陽而到。營公事來呈。多有害思立之意。可笑。從事官亦欲呈病還歸調理事。題送。


初二日辛未。晴。曉發上船。材木曳下軍一千二百八十三名。饋飯曳下。忠淸水使,右水使,慶尙水使,兩助防將幷到。終日談話而罷。


初三日壬申。晴。東風大吹。汝弼與蔚,有憲出歸。姜應虎以道陽塲收穫事。亦同歸。 ○鄭沆,禹壽,李暹。偵探入來。則永登賊陣。初二日空窟。樓閣諸巢。盡爲焚燒云。熊川投附人孔守卜等十七名誘來。


初四日癸酉。晴。慶尙水使來見。請之終日談話而歸。 ○未知汝弼,蔚等之如何而往。心慮極煩。


初五日甲戌。晴。朝。權水使送桃林少許。忠淸水使,申助防將同朝飯食後。與申助防將,宣水使。同船往慶尙水使處。終日談話。暮還。是日。體察公事來到。則順天,光陽,樂安,興陽甲午田稅載來云。故卽答報。


初六日乙亥。晴而大風。忠淸水使進酒。故右水使,兩助防將來共。宋德馹入來。


初七日丙子。晴。食後。慶尙右水使來。忠淸道兵營船。瑞山,保寧船出送。


初八日丁丑。晴。以國忌不坐。食後。豚薈與宋德馹。同船出去。 ○忠淸水使,兩助防將來話。


初九日戊寅。晴。右水使及諸將齊會。而營軍士則分餠一石。初更罷歸。


初十日己卯。晴。午後。余與忠淸水使及兩助防將。往于右水使處。同話夜還。


十一日庚辰。陰。氣甚不平。不坐。


十二日辛巳。陰。朝。忠淸水使及兩助防將。請來同朝飯。晩罷歸。 ○夕。慶尙水使與虞候及鄭沆。佩酒而來。同話夜深而散。


十三日壬午。雨。凭樓獨坐。懷思不平。


十四日癸未。晴。晩出坐。右水使及慶尙右水使並到。同作別杯。夜深而罷。別贈宣水使短詩曰。北去同勤苦。南來共死生。一杯今夜月。明日別離情。


十五日甲申。晴。宣水使來告歸。又酌別盃而罷。


十六日乙酉。晴。出坐公事。啓聞監封。 ○是昏月食。向夜皎明。


十七日丙戌。晴。食後。京簡書送。金希番持啓本出去。柚子三十箇。送于首台。


十八日丁亥。晩。丁助防將入來同話。


十九日戊子。晴。丁助防將入來卽還。


二十日己丑。四更纛祭。蛇渡僉使金浣。以獻官行事。 ○朝。右水使來見。


二十一日庚寅。晴。與朴,申兩助防將同朝飯。欲餞別朴助防將。而因別慶尙水使而往。値日暮未果也。 ○夕。李宗浩入來。只持木花而來。盡分。


二十二日辛卯。晴。東風大吹。朴子胤令公出去。慶尙右水使。亦到餞別。


二十三日壬辰。晴。以國忌不坐。熊川被擄人朴祿守,金希壽來謁。兼道賊情。故木各一疋。分給而送。


二十四日癸巳。晴。朝書各處簡十餘度。豚蔚,葂與方益純及溫介等。幷出去。 ○是夕。右水使,慶尙水使來見。


二十五日甲午。晴。未時。鹿島下人失火。延及大廳與樓房。盡爲燒燼。軍粮,火藥,軍器等庫。不及火。而樓下長片箭二百餘部燒燼。可歎。


二十六日乙未。晴。獨坐船上。終日坐卧。心思不平。 ○李彦良斫材木而來。


二十七日丙申。陰。安骨浦附賊人二百三十餘名出來。船數則二十二隻。禹壽來告。食後上火基。指點造家地。


二十八日丁酉。晴。食後。上成造處。右水使,慶尙水使來見。薈,蔚聞奇入來。


二十九日戊戌。晴。


三十日己亥。晴。


[乙未]十月[편집]


初一日庚子。晴。與申助防將。同朝飯。因設別盃。晩。申助防將出去。


初二日辛丑。晴。上樑大廳。又烟燻上船。右水使,慶尙水使及李廷忠來見。


初三日壬寅。晴。海平君尹根壽公事。求禮儒生持來。則金德齡與全州金允先等。擊殺無辜之人。逃入海陣云。故搜之則九月初十日間。換牟種事。到陣卽還云。


初四日癸卯。晴。


初五日甲辰。早朝。上樓看役。而樓上外楹仰土。使降倭運役。


初六日乙巳。食後。右水使及慶尙水使來見。 ○夕。熊川來。因聞天使入釜山云。是日。被擄人二十四名出來。


初七日丙午。晴。和如春日。臨淄僉使來見。


初八日丁未。晴。莞姪入來。珍原與荄姪簡亦來。


初九日戊申。晴。各處答書書送。 ○大廳畢造。 ○右虞候來見。


初十日己酉。晴。晩坐大廳。右水使,慶尙水使並來。從容談話。


十一日庚戌。晴。早上樓房。終日看役。


十二日辛亥。晴。早上樓上看役。西廊造立。 ○夕宋弘得入來。多有狂妄之言。


十三日壬子。晴。早上新樓。大廳仰土。令降倭畢役。 ○宋弘得軍官隨行。


十四日癸丑。晴。右水使及慶尙水使,蛇渡,呂島,鹿島等官來見。


十五日甲寅。晴。曉。行望闕禮。夕。乘月往見右水使景受餞別。慶尙水使,彌助項,蛇渡亦來。


十六日乙卯。晴。曉。上新樓房。 ○右水使及臨淄,木浦等官出去。因宿新樓房。


十七日丙辰。晴。朝。加里浦,金甲島來同朝飯。晉州河應龜,柳起龍等。繼援米二十石來納。扶安金成業,彌助項僉使成允文來見。鄭沆告歸。


十八日丁巳。晴。權水使及右虞候來見。


十九日戊午。晴。薈,葂出去。宋斗男持啓上京。金成業亦歸。李雲龍來見。繼餉有司河應文,柳起龍出去。


二十日己未。晴。晩。加里浦,金甲,南桃,蛇渡,呂島來見。饋酒而送。暮。永登亦來。夕飯而歸。 ○是夜。風色甚冽。寒月如晝。寢不能寐。轉輾終夜。百憂攻中。


二十一日庚申。晴。李渫告由而不給。 ○晩。右虞候李廷忠,金甲萬戶賈安策,梨津權管等官來見。 ○風色甚冽。寢不能寐。招孔太元。問倭情。


二十二日辛酉。晴。加里浦,彌助項僉使,虞候等官來見。夕宋希立及朴台壽,梁廷彦入來。陪箋儒生。亦入來。


二十三日壬戌。晴。朝。箋文拜送後。出坐大廳公事。


二十四日癸亥。晴。慶尙水使來見。河應龜亦到。終日話。暮還。 ○朴台壽,金大福告歸。


二十五日甲子。晴。加里浦虞候,金甲,會寧浦,鹿島等官。來見而歸。 ○夕。鄭沆告歸餞別。 ○以刈茅事。李祥祿,金應謙,河天壽,宋義連,楊水漑等。率軍八十名出去。


二十六日乙丑。晴。聞任達英來。招問濟州之行。 ○防踏入來。 ○宋弘得,希立等往獵。


二十七日丙寅。晴。右虞候,加里浦來。


二十八日丁卯。晴。慶尙虞候來見。 ○刈茅船入來。 ○夜雨雷如夏變。恠。


二十九日戊辰。晴。加里浦,梨津還歸。慶尙水使,熊川,天城並來。


[乙未]十一月[편집]


初一日己巳。曉行望闕禮。晩。出坐公事。蛇渡出去。咸平,珍島,茂長戰船出送。 ○金希番自京下來。持納朝報及首台簡。 ○降倭等饋酒。午後。與防踏射帿七廵。


初二日庚午。晴。昆陽郡守李守一來見。


初三日辛未。晴。黃得中入來。傳倭兩船。由靑登到胷島。迫海北島。衝火而歸。到春院等處云。而曉還紙島。


初四日壬申。晴。曉。李宗浩,姜起敬等入來。見卞存緖簡。菶,荄兄弟到營。


初五日癸酉。晴。南海,金甲島,南桃,於蘭,會寧浦及鄭聃壽來見。防踏,呂島招來而話。


初六日甲戌。晴。宋希立入來。刈茅四百同。生葛一百同載來。


初七日乙亥。晴。河東縣監敎諭書肅拜。慶尙右水使自廵察使處來。彌助項僉使,南海亦來。


初八日丙子。晴。曉。莞與京奴還營。 ○晩。金應謙,慶尙廵使軍官等來。


初九日丁丑。晴。呂島萬戶金仁英入來。


初十日戊寅。晴。曉。慶尙廵使軍官還歸。


十一日己卯。晴。曉。行誕日賀禮。 ○營探船入來。卞主簿,李壽元,李元龍等來。因聞天只平安。喜幸喜幸。 ○夕。李義得來見。金甲島,會寧浦出去。


十二日庚辰。晴。鉢浦假將。李渫定送。


十三日辛巳。晴。道陽塲所出租,太八百二十石。


十四日壬午。晴。


十五日癸未。晴。以親忌不出。獨坐戀想。懷不自勝。


十六日甲申。晴。降倭汝文戀己,也時老等來告倭等欲逃。故令右虞候捉來。摘其首謀俊時等二倭。斬之。 ○慶尙水使及虞候,熊川,防踏,南桃,於蘭,鹿島來。而鹿島則出送。


十七日乙酉。晴。


十八日丙戌。晴。魚應麟來傳行長率其衆出海。未知去處云。故傳令慶尙水使。使之水陸偵探。 ○晩。河應文來告繼餉事。有頃。慶尙水使,熊川等來議而去。


十九日丁亥。晴。早朝。逃倭自來現。二更。芬,菶,荄,薈入來。知天只平安。喜幸。 ○河應文歸。


二十日戊子。晴。巨濟,永登來見。


二十一日己丑。晴。北風終日。曉。宋希立出送。摘奸于見乃梁賊船。 ○是夕。碧魚一萬三千二百四十級。貿穀事。李宗浩受去。


二十二日庚寅。晴。曉。冬至陳賀肅拜。 ○晩。熊川,巨濟,安骨,玉浦,慶尙虞候等來。 ○卞存緖菶姪偕往。


二十三日辛卯。晴而大風。李宗浩辭出。是日。見乃梁廵邏事。慶尙水使定送。而風甚惡不發。


二十四日壬辰。晴。廵邏船出去。二更還陣。邊翼星爲曲浦權管而來。


二十五日癸巳。晴。食後。曲浦權管受公禮。晩。慶尙虞候來傳降倭八名自加德出來云。熊川及右虞候,南桃,防踏,唐浦來見。與芬姪話到二更。


二十六日甲午。朝陰晩晴。食後。出坐公事。光陽都訓導往伏逃去者獲捉。决罪。午時。慶尙水使來。降倭八名及引來金,卓等二名並來。故饋酒。金,卓等則各給木綿一疋而送。 ○夕。柳滌,林英等來。


二十七日乙未。晴。金應謙以二年木斫來事。耳匠五名率去。


二十八日丙申。晴。以國忌不坐。柳滌,林英歸。與姪等話到夜深。


二十九日丁酉。晴。以國忌不坐。


三十日戊戌。晴。南海降倭也汝文,信是老等來。 ○慶尙水使來見體察。田稅軍粮三十石。慶尙水伯受去。


[乙未]十二月[편집]


初一日己亥。晴。曉。行望闕禮。


初二日庚子。晴。巨濟,唐浦,曲浦等來見。饋以酒醉歸。


初三日辛丑。晴。


初四日壬寅。晴。順天二船。樂安一船。點軍出送。而風不順未發。芬,荄往營。 ○黃得中,吳水等。靑魚七千餘級載來。故計給金希邦貿穀船。


初五日癸卯。晴而風不順。氣似不平。終日不出。


初六日甲辰。晴。晩。慶尙水使來見。 ○夕蔚入來。審天只平寧。喜幸萬萬。


初七日乙巳。晴而風不順。熊川,巨濟,平山浦,天城等官。來見而去。淸州李喜男處。答簡付送。


初八日丙午。晴。右虞候,南桃來見。 ○體察使傳令來。則近日相會于所非浦云。


初九日丁未。晴。氣不平。達夜呻吟。巨濟及安骨禹壽來言。賊勢無意退去。 ○河應龜亦來。


初十日戊申。晴。忠淸道廵察及水使處。移文成送。


十一日己酉。晴。見荄,芬無事到營書。喜幸。而其艱苦之狀。不可形言。


十二日庚戌。晴。慶尙水伯來見。虞候亦來。


十三日辛亥。晴。倭衣五十領及連幅。缺○初更。奴石世來言。倭船三隻。小船一隻。自登山外洋。泊于合浦云。必是佃獵倭。卽令慶尙水使,防踏右虞候探見。


十四日壬子。晴。曉。慶尙水使及諸將合浦進去。開諭倭奴。 ○彌助項僉使及南海,河東入來。


十五日癸丑。晴。體使所進去鎭撫入來。而十八日會于三千云。故馳行。初更。慶尙水使來見。


十六日甲寅。晴。五更。發船。乘月到唐浦前洋。朝飯。到蛇梁後洋。


十七日乙卯。雨灑。到三千鎭前。則體察到泗川云。


十八日丙辰。晴。朝食後。進于三千鎭。午時。體察入堡。同議從容。初昬。體察又要與同話。話到四更而罷。


十九日丁巳。晴。朝食後。出坐饋餉軍士。畢饋後。體察發行。吾下船。風甚惡。不能開船。因留泊經夜。


二十日戊午。晴。大風。自二十一日至三十日缺 丙申正月


初一日戊辰。晴。四更初。入謁天只前。 ○晚。南陽叔主及愼司果來話。 ○夕。辭天只還營。心思極亂。終夜不寐。


初二日己巳。晴。國忌。早出軍器點閱。部將李繼持備邊司公事來。


初三日庚午。晴。曉下海。舍弟汝弼及諸姪。並到船上。平明。開船相別。午到曲浦洋中。則東風微動。到尙州浦前洋。風宿促櫓。三更。到蛇梁宿。


初四日辛未。晴。質明。開船。李汝恬來見。問陣中事。則皆依前云。到乞望浦。則慶尙水使領諸將出候。虞候則先到船上。泥醉不省。卽還其船云。


初五日壬申。雨雨終日。黎明虞候與防踏,蛇渡兩僉使到來問安。成僉使允文,右虞候李廷忠,李熊川雲龍,巨濟安衛,安骨萬戶禹壽,玉浦李曇來,李夢象。亦以權水使所送。來問而歸。


初六日癸酉。雨雨。蛇渡持酒而來。軍粮五百餘石。措辦云。


初七日甲戌。晴。晩。權水使及虞候,蛇渡,防踏來。權俶亦來。未時。見乃梁伏兵將,三千權管馳報。降倭五名。自釜山出來云。故使安骨浦萬戶禹壽及孔太元。起送率來。


初八日乙亥。晴。降倭五名入來。故問其來由。則以其將倭性惡。役且煩重。逃來投降云。實非釜山倭也。乃加德沈安頓所率云。


初九日丙子。陰。各處公事題送。 ○暮。慶尙水使來議防備。西風終日。船不得出海。


初十日丁丑。晴。食後。出坐大廳。右虞候,於蘭來見。蛇渡,熊川,曲浦,三千,赤梁。亦來見。


十一日戊寅。晴。西風達夜大吹。倍於隆寒。氣甚不平。 ○晩。巨濟來見。光陽入來。


十二日己卯。晴。熊川縣監馳報。倭船十四隻。來泊巨濟金伊浦云。故慶尙水使領三道諸將往見。


十三日庚辰。晴。晩。慶尙水使來告出船見乃梁而去。 ○是夕。月色如晝。微風不動。獨坐煩懷。不能成寐。召申弘壽聞簫。


十四日辛巳。晴而大風。晩。風息。日氣似溫。 ○興陽入來。鄭思立,金大福入來。趙琦,金俶。亦同來。


十五日壬午。晴。曉。行望闕禮。出大廳公事題送。因饋降倭酒食。樂安,興陽戰船軍器附物及射格點考。樂安。尤甚齟齬云。 ○是夕。月色極皎。可占有年云。


十六日癸未。晴。下霜如雪。晩出坐。慶尙水使,右虞候等來見。熊川亦來醉歸。


十七日甲申。晴。防踏僉使受由。卞存緖,芬姪,金橚。同船出去。心思不平。午出坐。招虞候射帿之際。成允文與邊冀星來見。同射而歸。昬。姜大壽等。持簡入來。則金奴十六日到營云。京奴還來言。豚薈今日歸恩津云。


十八日乙酉。晴。朝。裁軍衣終日。 ○昆陽,泗川來到。東萊縣令馳報倭奴多有反側之狀。沈遊撃與行長。正月十六日。先往日本云。


十九日丙戌。晴。晩出坐。慶尙水使來。昆陽亦來呈酒。從容話。釜山投入人四名來傳。沈惟敬與行長,玄蘇,正成,小西飛。正月十六日曉。渡海云。是日燻造。


二十日丁亥。雨雨終日。氣甚昬困。晝睡半晌。 ○樂安來告屯租載來。


二十一日戊子。晴。朝出坐。 ○彌助項僉使及興陽來見。饋酒而送。彌助項則告由。 ○晩出大廳。蛇渡,呂島,泗川,光陽,曲浦。來見而歸。昆陽亦來。射帿十廵。


二十二日己丑。晴。極寒。風且甚嚴。終日不出。 ○晩。慶尙虞候來傳其水使之浮妄。 ○此夜。風色冷烈。慮兒輩之入來艱苦也。


二十三日庚寅。晴。朝。無衣軍士十七名給衣。 ○夕。加德出來。金仁福來現。故問賊情。 ○二更。葂,莞及崔大晟,申汝潤,朴自邦。至自本營。得見天只平書。喜幸何極。 ○雪下二寸深。近歲所無云。是夜氣甚不平。


二十四日辛卯。晴。北風大起。吹雪揚沙。人不敢步。舟不敢行。 ○曉。見乃梁伏兵馳報。昨日倭奴一名。來到伏兵。乞降投入云。故送來事回答。 ○晩。左右虞候及蛇渡來見。


二十五日壬辰。晴。


二十六日癸巳。晴。出坐射帿。


二十七日甲午。晴。右廵察使入來。故往見于右水使陣。


二十八日乙未。晴。午時。廵察來到。射帿同話。廵察與吾對射。所負七分。故不無憮然之色。可呵。


二十九日丙申。雨雨終日。早食後。往慶尙陣。與廵使同話從容。午後射帿。廵察所負九分。 ○聽笛。夜三更還陣。


三十日丁酉。雨雨晩晴。軍官射帿。 ○天城萬戶,呂島,赤梁來見。 ○夕。淸州李喜男入來。


[丙申]二月[편집]


初一日戊戌。朝陰晩晴。與諸將射帿。權俶到此醉去。


初二日己亥。晴。蔚與趙琦同船出去。虞候亦往。 ○夕。蛇渡來傳。因御史狀啓罷黜云。故卽成啓草。


初三日庚子。晴。朝修啓。 ○慶尙水使來見。聞赤梁萬戶高汝友被訴於張聃年處。廵使欲啓罷云。 ○昏。於蘭萬戶自見乃梁伏兵處告曰。釜山倭奴三名。率星州投入人到伏兵。欲爲貿販云。故卽傳令于長興府使。明曉。往見開諭。而此賊豈要市物。爲窺我虛實意矣。


初四日辛丑。晴。朝啓本封付于蛇渡人陳武晟。 ○晩興陽來見而歸。 ○午後。射帿十廵。呂島,巨濟,唐浦,玉浦亦來。 ○夕。長興還自伏兵。傳倭奴還入。


初五日壬寅。朝陰晩晴。蛇渡,長興早來。故同朝食。權俶來告歸。故紙地佩刀給送。 ○晩。招集三道諸將。餉勞兼射帿。作樂醉罷。 ○右水使簡到來。而欲爲後期。可恨。


初六日癸卯。陰。曉。耳匠十名。送于巨濟造船。 ○蛇渡僉使金浣。以調度之啓罷。出送本浦。


初七日甲辰。陰。氣不順。晩出餉軍。 ○招長興虞候,樂安,興陽話。日暮罷。


初八日乙巳。晴。鹿島萬戶來見。興陽屯租三百五十二石納。


初九日丙午。晴。權水使來話。射帿十廵。 ○聞見乃梁,釜山倭船二隻出來云。故熊川及虞候送探。


初十日丁未。晴。朴春陽來。 ○夕。親見庫家造處。 ○熊川及右虞候。自見乃梁還。來告倭人恐懼之狀。


十一日戊申。晴。寶城繼餉有司林瓚。鹽五十石載去。 ○任達英還自濟州。濟州簡及朴宗伯,金應綏簡。並持來。 ○長興與右虞候來。又招樂安與興陽。射帿。


十二日己酉。晴。箭竹五十。送于慶尙水使處。晩。水使到來同話。夕。射帿。長興,興陽亦同。


十三日庚戌。晴。食後。出坐。决康津後期之罪。 ○靈巖罷黜狀啓成草。 ○任達英歸。濟州牧使處答簡。


十四日辛亥。晴。晩出坐。啓草修正。 ○同福繼餉有司金德麟來謁。 ○慶尙水伯艾餠送來。招樂安,鹿島等饋之。 ○新庫家盖草。 ○康津來謁。故慰之而飮以酒。 ○夕。引水廚邊。以便汲水之路。 ○興陽有司宋象文來。納米,租並七石。


十五日壬子。曉雨。聞右道降倭與慶尙倭同約。欲爲逃去之計。故傳令通之。 ○朝。啓草修正。 ○同福有司金德麟,興陽有司宋象文等還歸。


十六日癸丑。晴。朝。修啓草。 ○晩出坐。長興府使,右虞候,加里浦來共射。


十七日甲寅。陰。國忌不坐。食後。葂往營。夕。興陽來話。同夕飯。 ○彌助項成允文問簡來到。則今承方伯關。將赴晉城。未得更進。其代則黃彦實爲之云。


十八日乙卯。晴。食後。出坐。體察使秘密關三度來。一則濟州牧繼援事。一永登萬戶趙繼宗推考事。一珍島戰船姑勿督聚事。 ○夕。金國自京入來。秘密公事兩度持來。


十九日丙辰。晴。權水使來。長興,熊川,樂安,興陽,右虞候,泗川等共話。慶尙陣留在降倭使。此處倭亂汝文等。縛來斷頭。


二十日丁巳。晴。决孫萬世私作到防公文之罪。 ○午後。射帿十廵。


二十一日戊午。雨。


二十二日己未。晴。熊川,興陽來見。右虞候,長興,樂安,南桃,加里浦,呂島,鹿島來射。余亦射之。


二十三日庚申。晴。早食。出坐。屯租改正。新庫入積一百六十七石。 ○晚。巨濟,固城,河東,康津,會寧浦來見。河天水,李進亦來。


二十四日辛酉。晴。食後。出坐。屯租改正。一百七十石入庫。 ○右水使入來。樂安遞奇來到。


二十五日壬戌。雨雨。午晴。啓草修正。 ○羅州判官來見。長興府使來言舟師之難辦。方伯之害事。


二十六日癸亥。晴。慶尙水使來見。有頃。見乃梁伏兵馳報。倭船一隻。自梁由入。將到海坪塲之際。禁止使不得留云。


二十七日甲子。陰。與鹿島萬戶等。射帿。興陽受由歸。


二十八日乙丑。晴。早受鍼。 ○長興與體察使軍官到此。而長興。以從事官報傳令捉去事來云。且有全羅舟師內右道舟師。往來左右道聲援事云。 ○夕。巨濟招來。問事後卽還送。


二十九日丙寅。晴。朝。公事草修正。 ○食後。出坐。右水使及慶尙水使與長興體察軍官來到。慶尙右廵察使軍官持簡來。


三十日丁卯。晴。朝。使鄭思立書報文。送于體察使。長興往于體察處。 ○日晩。右水使報。已當風和。策應時急。率所屬欲赴本道云。其爲設心。極爲駭恠。其軍官及都訓導。决杖七十。 ○夕。宋希立,盧潤發,李元龍等入來。 ○氣甚不平。達夜虛汗。


[丙申]三月[편집]


初一日戊辰。晴。曉。行望闕禮。朝。慶尙水使來話而歸。 ○晚。海南縣監柳珩及臨淄僉使洪堅,木浦萬戶方守慶。决後期之罪。海南則新到。不杖。


初二日己巳。晴。朝修啓草。 ○寶城入來。 ○氣甚不平。不坐。


初三日庚午。晴。李元龍歸營。晚。潘觀海來到。使鄭思立等書啓。是日。節日。招防踏,呂島,鹿島及南桃萬戶等。饋以酒餠。 ○送宋希立于右水使處。傳之悔意。則答以慇懃焉。


初四日辛未。晴。朝封啓。 ○晚。决寶城郡守安弘國後期之罪。午後。發船直由所斤頭。回到慶尙右水使處。左水使李雲龍亦到。從容談話。仍以同宿于佐里島洋中。


初五日壬申。晴。五更初。發船。平明到見乃梁右水使伏兵處。適朝時。故食後相見。仍入李廷忠花下。從容論話。雨勢大作。先下船則薈,荄,葂與蔚及壽元。幷到。乘雨還陣寨中。則金洋亦到。與之話。三更宿。


初六日癸酉。陰。朝。氣不平。 ○食後。河東,固城,咸平,海南吿歸。南桃亦歸。限以五月初十日。右虞候,康津。則過初八日後。使之岀去。 ○令咸平,南海,多慶浦萬戶等官試劍。


初七日甲戌。晴。晚出坐。加里浦,防踏,呂島。來見而歸。


初八日乙亥。晴。朝。安骨萬戶,加里浦。各大鹿一口送來。 ○食後。出坐。右水使,慶尙水使,左水使,加里浦,防踏,平山浦,呂島,右虞候,慶尙虞候,康津等官。來話終日。泥醉而罷。


初九日丙子。朝晴暮雨。右虞候及康津告歸。饋酒泥醉。虞候則醉倒不歸。 ○夕。左水使來。別盃而送。則醉倒。宿于大廳。


初十日丁丑。雨。朝。更請左水使而來。別盃而送。終日大醉。未能出去。


十一日戊寅。陰。荄,薈,莞及壽元出去。 ○是夕。防踏僉使誤發非怒。上船汲水軍决杖。可愕。卽捉軍官及吏房笞。軍官則二十。吏房則五十。 ○晚。舊天城則辭歸。新天城則以體察關。捉去于兵使處。羅州判官亦到。饋酒而送。


十二日己卯。晴。朝食。氣困少睡。 ○慶尙水使來到同話。呂島,金甲島,羅州判官亦到。 ○夕。蘇國秦還自體察處。則回答右道舟師合送本道。非本意云。


十三日庚辰。雨終日。夕。見乃梁伏兵馳吿。倭船連續出來云。故呂島萬戶,金甲萬戶等抄送。 ○氣困卧吟。


十四日辛巳。陰雨不霽。曉。三道馳報來到。則見乃梁近處巨濟境細浦倭船五隻,固城境五隻。來泊下陸云。故三道諸將五隻加抄送事傳令。 ○防踏,鹿島來見。 ○汗流達夜。


十五日壬午。晴。曉。行望闕禮。慶尙水使來話。 ○終夜虛汗 十六日癸未。雨勢如注。終日不止。辰時。東南風大起。捲屋茅者多矣。門窓破紙。雨灑房中。人不堪其苦。午時。風止。 ○夕。軍官招來。饋酒。 ○三更末。雨勢暫止。 ○流汗如昨。


十七日甲申。終日細雨。達夜不止。晚。羅州判官來見。故醉而送之。 ○昏。朴自邦入來。 ○是夜。虛汗沾背。兩衣盡濕。氣不平。


十八日乙酉。晴。防踏,金甲,會寧浦,玉浦等官來見。射帿十廵。


十九日丙戌。晴。寶城郡守以付種撿擧事受由。金洋同船出去。


二十日丁亥。風雨終日。氣甚不平。汗沾衣衾。


二十一日戊子。大雨終日。初更。得霍亂。嘔吐移時。三更。小歇。 ○是日。招軍官宋希立,金大福,吳轍等。爭從政圖。


二十二日己丑。晴。右水使,慶尙水使來見。饋酒而送。 ○聞小鯨浮死于島上云。故送朴自邦。 ○汗出無常。


二十三日庚寅。晴。金助防將浣及忠淸舟師八隻入來。虞候又到。 ○金奴持簡來。則天只平安。汗流沾衣。


二十四日辛卯。晴。朝後出坐。馬梁僉使金應璜,波知島宋名缺,結城縣監孫安國等决罪。羅州判官魚聖伋。給由出送。四月十五日爲期。 ○氣甚困。汗流無常。


二十五日壬辰。雨作終日。汗流沾衣。


二十六日癸巳。晴。慶尙水使來話。 ○體察使傳令來。則前日右道舟師還送事。誤見回啓云。可笑。


二十七日甲午。晴。晚出射帿。虞候,防踏,忠淸,馬梁僉使,臨淄僉使,結城縣監,波知島權管。幷來饋酒而送。 ○夕。愼司果與汝弼入來。因聞天只平安。喜幸。


二十八日乙未。陰雨大作。終日不晴。


二十九日丙申。陰雨不霽。副察使自星州到陣云。


[丙申]四月[편집]


初一日丁酉。大雨。與愼司果話。


初二日戊戌。晴。慶尙水使以副察使延來事出去。愼司果同船行。


初三日己亥。晴。昨夕。見乃梁伏兵馳報。倭奴四名。自釜山興利出來。爲風漂流云。故曉送鹿島萬戶宋汝悰。問其事由。探其情跡。則窺探故斬之。


初四日庚子。陰。朝。吳轍出去。 ○往見右水使。醉話而還。 ○忠淸道軍柵設。


初五日辛丑。晴。副察使入來。


初六日壬寅。陰。副使試射。


初七日癸卯。晴。副使出坐分賞。 ○釜山人入來。則上天使出奔云。未知某事也。


初八日甲辰。終日雨雨。晚。與副使同對飮極醉。觀燈而罷。


初九日乙巳。晴。副使出去。故出浦口。同舟話別。


初十日丙午。晴。聞御史入來云。晚。御史入來。同話明燭而罷。


十一日丁未。晴。與御史同對。從容談話。 ○饋餉將士。射帿十廵。


十二日戊申。晴。御史炊飯餉軍後。射帿十廵。終日談話。


十三日己酉。晴。與御史同對。晚出浦口。則南風大吹。不能行船。到仙人巖。終日談話。乘昏相別。


十四日庚戌。陰雨終日。洪州判官,唐津萬戶敎書肅拜後。忠淸虞候元裕男决杖。唐津萬戶。亦同受罪。


十五日辛亥。晴。端午進上監封。郭彦守授送。首台,鄭領府事,金判書命元,尹知事自新,趙士惕,申湜,南以恭前。修簡。


十六日壬子。晴。右水伯,慶尙水伯及加里浦,防踏共話。入夜而罷。是夜。海月寒照。一塵不起。 ○再流汗。


十七日癸丑。晴。汝弼及葂。率奴出歸。


十八日甲寅。晴。各官浦公事題送。 ○晚。與忠淸虞候,慶尙虞候,防踏金助防將。射帿二十廵。 ○馬島軍官伏兵處。降倭一名捉來。


十九日乙卯。晴。以濕熱受鍼二十餘處。 ○是日。因南汝文。聞秀吉之死。而未可信也。


二十日丙辰。晴。慶尙水使來邀。明日相會。


二十一日丁巳。晴。往慶尙水使陣。路入右水使陣。邀慶尙水使。射帿終日。


二十二日戊午。晴。釜山許乃萬送吿目。上天使出奔。副天使則如前在倭營。四月初八日。以奔去之由奏聞云。


二十三日己未。晴。金僉知敬祿入來。早食。出坐。與之飮酒。 ○晚。軍中壯力人。使之角力。成福者獨步。故給賞。 ○忠淸虞候元裕男,馬梁僉使,唐津萬戶。洪州判官,結城縣監,波知島權管,玉浦萬戶等官。同射十廵。


二十四日庚申。晴。食後。出湯子。與諸將等話。


二十五日辛酉。晴。右水使來話。入浴。湯水過熱。未久還出。


二十六日壬戌。晴。慶尙水使來見。體察軍官亦來。 ○入浴。


二十七日癸亥。晴。體察公事回答來。 ○入浴。


二十八日甲子。晴。諸將皆來見。 ○兩度入浴。


二十九日乙丑。晴。一浴。


三十日丙寅。晴。一浴。 ○釜山許乃萬告目。行長似有移撤之意云。金敬祿歸。天只平書來。


[丙申]五月[편집]


初一日丁卯。陰。慶尙水使來見。一度入浴。


初二日戊辰。晴。早浴還陣。 ○銃筒二柄鑄成。 ○金助防及趙繼宗來見。右水使梟金仁福。


初三日己巳。晴。旱氣太甚。憂悶可言。 ○慶尙虞候來。射帿十五廵。


初四日庚午。晴。是日。天只辰日。未能進獻一盃。懷自不平。虞候祭癘神于前峯。


初五日辛未。晴。會寧萬戶敎書肅拜後。諸將來會。因以入坐慰勞。盃四行。慶尙水使行酒幾半。使之角力。則樂安倅林季亨爲魁。夜深。使之歡躍。非强爲樂也。欲使久苦將士。暢申勞苦之計也。


初六日壬申。晚作大雨。洽滿農望。喜幸不可言。 ○蔚與金大福。同舟出去。 ○昏。銃筒炭庫。火出盡燒。是監官輩不勤。可歎可歎。


初七日癸酉。晚晴。李英男入來。召入從容話舊。


初八日甲戌。晴。與李英男話。晩出坐。慶尙水使來見。射帿十廵。 ○氣甚不平。再度嘔吐。 ○夕。莞入來。金孝誠及庇仁縣監。亦入來。


初九日乙亥。晴。氣甚不平。與李英男話西關事。


初十日丙子。晴。以國忌不坐。氣亦不平。終日呻吟。


十一日丁丑。晴。食後。出坐。决庇仁縣監申景澄後期之罪。又杖順天格軍監官趙銘罪。 ○氣不平。早入呻吟。 ○巨濟,永登與李英男同宿。


十二日戊寅。晴。李英男還歸。 ○氣不平。終日呻吟。 ○金海府使馳報及釜山附賊人金弼同告目亦來。秀吉以爲雖無正使。副使尙存。欲爲定和撤兵云。


十三日己卯。晴。釜山許乃萬告目。淸正賊已於初十日。率其軍越海。各陣倭。亦將撤去。釜山倭則陪天使渡海事。仍留云。 ○是日。射帿九廵。


十四日庚辰。晴。金海府使白士霖馳報。亦如乃萬之告目。故傳通于順天府使。使之次次通之。 ○射帿十廵。 ○結城倅孫安國出去。


十五日辛巳。晴。曉行望闕禮。食後。單騎馳上閑山後。峯望見五島及對馬島。 ○日晩。還到小川邊。與助防將及巨濟午飯。暮還陣寨。


十六日壬午。晴。忠淸虞候,洪州判官,庇仁縣監,波知島權管及右水使來見。


十七日癸未。雨雨終日。大洽農望。可占有年。


十八日甲申。雨勢乍霽。而海霧不收。晩。出坐射帿。 ○夕。探候船入來。天只平安。


十九日乙酉。晴。防踏聞其母喪。虞候假將定送。 ○射帿。 ○汗沾一身。


二十日丙戌。晴。熊川縣監金忠敏來見。蛇渡僉使還來。


二十一日丁亥。晴。與虞候等射帿。


二十二日戊子。晴。與忠淸虞候元裕男,左虞候李夢龜,洪州朴崙等。射帿。 ○洪祐持狀啓。往于廵營。


二十三日己丑。陰。與忠淸虞候等。射帿十五廵。朝。彌助項僉使張義賢。敎書肅拜後。赴長興。


二十四日庚寅。陰。以國忌不坐。 ○釜山乃萬告目入來。左道各陣倭已盡撤去。只留釜山云。


二十五日辛卯。雨雨終日。獨坐樓上。懷思萬端。讀東國史。多有慨嘆之志也。


二十六日壬辰。陰霧不收。南風大吹。晩出坐。與忠淸虞候及虞候等。射帿之際。慶尙水使亦來。同射十廵。


二十七日癸巳。細雨終日。忠淸虞候,左虞候來此。爭從政圖。


二十八日甲午。陰雨不霽。聞全羅監司罷遞云。淸正還到釜山云。皆未可信。


二十九日乙未。陰雨終夕。固城,巨濟來見而歸。


三十日丙申。陰。郭彦守入來。首台及鄭領府事,尹知事自新,趙士惕,申湜,南以恭簡來。晩往見右水伯。終日極歡而還。


[丙申]六月[편집]


初一日丁酉。陰霖終日。晩。忠淸虞候及營虞候與朴崙,申景澄。召來談話。 ○南海到任狀來呈。


初二日戊戌。雨勢不止。朝。虞候往防踏。庇仁倅申景澄出去。 ○晩出坐。射帿十廵。皮裙造下。


初三日己亥。陰。朝。薺浦萬戶成天裕。敎書肅拜。 ○金良榦載農牛出去。 ○金甲島來見。


初四日庚子。晴。食後。出坐。加里浦,臨淄,南桃,忠淸虞候及洪州判官等官來。射帿七廵。右水使來更書畫。射帿十二廵而罷。


初五日辛丑。陰。出坐。射帿十廵。


初六日壬寅。晴。四道諸將聚會射帿。饋以酒食。且令射爭勝負而罷。


初七日癸卯。朝陰晩晴。與忠淸虞候等。射帿十廵。


初八日甲辰。晴。早出。射帿十五廵。


初九日乙巳。晴。早出。與忠淸虞候,唐浦,呂島,鹿島等官。射帿之際。慶尙水使共射二十廵。


初十日丙午。雨終日。午。釜山告目來。平義智初九日早朝。入歸對馬島云。


十一日丁未。雨雨晩晴。射帿十廵。


十二日戊申。晴。暑炎如蒸。招忠淸虞候等。射帿 十五廵。


十三日己酉。晴。慶尙水使佩酒而來。射帿十五廵。


十四日庚戌。晴。早出。射帿十五廵。朝。薈與壽元同到。聞天只平安。


十五日辛亥。晴。曉。行望闕禮。晩出坐。招忠淸虞候,助防將金浣等諸將。射帿十五廵。 ○是日。釜山許乃萬來傳倭情。給粮還送。


十六日壬子。晴。晩。慶尙水使來話。 ○出坐。射帿 十廵。 ○夕。金鵬萬,裵弼鍊等。貿席到陣。


十七日癸丑。晴。右水使來。射帿十五廵而罷。


十八日甲寅。晴。晩出。射帿十五廵。


十九日乙卯。晴。體察使處。公事成送。 ○晩出。射帿十五廵。


二十日丙辰。晴。昨朝。曲浦權管蔣後琓。敎書肅拜後。平山浦萬戶以趁未到陣。推責則答以不限日云。駭恠莫甚。决杖三十。 ○午。南海倅入來。敎書肅拜後。同話射帿。忠淸虞候亦來。


二十一日丁巳。朝。招南海同朝飯。而南海則往慶尙水使處。夕還同話。


二十二日戊午。晴。以祖母忌日不坐。與南海終日話。


二十三日己未。雨雨終日。與南海話。晩。南海往慶尙水使處。招助防將及忠淸虞候,呂島,蛇渡等官。饋以酒肉。昆陽倅李克一亦來見。河東亦來。還送本縣。


二十四日庚申。晴。早出。與忠淸虞候。射帿十五廵。慶尙水使亦來。共降倭也汝文等。請殺其類信是老云。故命殺之。


二十五日辛酉。晴。早出公事。助防將及忠淸虞候,臨淄僉使,木浦萬戶,馬梁僉使,鹿島萬戶,會寧浦萬戶,波知島等官來。射鐵箭五廵。片箭三廵。帿五廵。 ○南原金䡏告歸。


二十六日壬戌。雨雨。晩出坐。射鐵箭及片箭各五廵。


二十七日癸亥。晴。出坐。與金助防將,忠淸虞候,加里浦,唐津浦,安骨浦等官。射鐵箭五廵。片箭三廵。帿七廵。


二十八日甲子。晴。以國忌不坐。朝。固城縣監馳報。廵察之行。昨已到泗川縣云。則今日當到所非浦。


二十九日乙丑。朝陰暮晴。晩出坐公事後。與助防將,忠淸虞候,羅州通判。射鐵片。帿並十八廵。


[丙申]七月[편집]


初一日丙寅。晴。以國忌不坐。慶尙右廵使到陣。而是日則不爲相見。其軍官羅浤。以其將傳語事來此。


初二日丁卯。晴。往慶尙營陣。與廵使共話移時。上坐新亭。分邊射帿。慶尙廵使負百六十二畫。終日極歡。


初三日戊辰。晴。廵使與都事到此營。射帿。廵使邊又負。夜深還歸。


初四日己巳。晴。往慶營。與廵使相會話。有頃。下船同坐。出浦口諸船外列。終日論話。到仙巖前洋。解纜分去。望見相揖。因與右水伯,慶尙水使。同船入來。


初五日庚午。晴。晩出。射帿。忠淸虞候亦來共。


初六日辛未。晴。早出公事。巨濟,熊川,三千來見。李鯤變簡亦來。辭中。多有立石之非。可笑。


初七日壬申。晴。慶尙水使及右水使。與諸將並到。設射三貫。


初八日癸酉。晴。與忠淸虞候。射帿十廵。


初九日甲戌。晴。慶尙水使到此。多言通信所騎船風席難備云。 ○午後。射帿十廵。


初十日乙亥。晴。體察傳令。黃僉知今爲天使跟隨上使。權滉爲副使。近日渡海所騎船三隻。整齊回泊于釜山云。忠淸虞候,蛇梁萬戶,知世浦萬戶,玉浦萬戶,洪州判官,前赤島萬戶高汝友等官來見。 ○慶尙水使馳報。春院島倭船一隻到泊云。故諸將定送。使之搜探。


十一日丙子。晴。朝。體察處通文船事公事成送。 ○晩。慶尙水使來議渡海格軍跟隨。


十二日丁丑。晴。渡海格軍軍粮白米二十石,中米四十石。差使貟邊翼星,水使軍官鄭存極受去。 ○同年南致溫來。


十三日戊寅。晴。跟隨陪臣所騎船三隻。整齊發送。 ○晩。射帿十三廵。


十四日己卯。雨。夕。固城縣監趙凝道來話。


十五日庚辰。雨灑。慶尙水使,全羅右水使並會。射帿而罷。


十六日辛巳。曉雨晩晴。是日。忠淸道洪州格軍新平居私奴杰福逃亡。被捉梟示。 ○河東,泗川兩倅來。


十七日壬午。雨灑。忠淸鴻山大賊竊發。鴻山倅尹英賢被捉。舒川郡守朴振國亦被率云。外寇未滅。內賊如是。極可駭痛。 ○南致溫及固城,泗川告歸。


十八日癸未。晴。公事題送。 ○忠淸虞候及洪州半刺。聞忠淸賊事來稟。 ○夕。聞降倭戀隱己,汝耳,汝文等。兇謀欲害南汝文。


十九日甲申。晴。南汝文。斬戀己,汝耳,汝文等。 ○右水使來見而歸。 ○慶尙虞候李義得及忠淸虞候,多慶浦萬戶尹承男來。


二十日乙酉。晴。慶尙水使來見。 ○營探船入來。知天只平安。喜幸喜幸。因審忠淸土寇爲李時發砲手所中卽斃云。多幸。


二十一日丙戌。晴。晩出坐。巨濟及羅州,洪州判官與玉浦,熊川,唐津浦來。通信使所請豹皮持來次。送船本營。


二十二日丁亥。晴。順天官吏文狀。忠淸土寇。發於鴻山境被斬云。而洪州等三邑。見圍僅免。可痛可痛。 ○樂安交替船入來。


二十三日戊子。大雨。洪州判官朴崙告歸。


二十四日己丑。晴。國忌。 ○是日。往井改鑿。慶尙水使亦到。巨濟,金甲,多慶追至。泉脉深入源長。 ○午後還到。射三貫。


二十五日庚寅。晴。豹皮及花席。送于通信使處。


二十六日辛卯。晴。李荃自體相處。來持標驗三部。一送于慶尙水使。一送于全羅右水使處。 ○金吾羅將。拿尹承男事來。


二十七日壬辰。晴。晩。往馳射塲修路事。敎鹿島。 ○多慶浦萬戶尹承男拿去。


二十八日癸巳。晴。晩。與忠淸虞候。同射。


二十九日甲午。晴。慶尙水使及虞候來見。忠淸虞候亦到。體相設塲關到。


三十日乙未。晴。晩。助防將來射。 ○夕。探船入來。知天只平安。 ○有旨二度下來。戰馬亦入來。


[丙申]八月[편집]


初一日丙申。晴。曉。行望闕禮。 ○晩。波知島權管宋世應出歸。 ○午後。往射塲馳馬。暮還。 ○釜山去郭彦守還來。傳信使之答簡。


初二日丁酉。雨勢大作。


初三日戊戌。晴。或灑雨。助防將,虞候,忠淸虞候來見。因爲射貫。


初四日己亥。晴。東風大吹。薈,葂,莞等出去。鄭愃亦出去。鄭思立受由而去。


初五日庚子。晴。氣不平。不出坐。加里浦來見。


初六日辛丑。陰而不雨。朝。金助防將及忠淸虞候,慶尙虞候等官問病。 ○唐浦萬戶以其母病重來告。 ○慶尙水使及右水使來見。裵助防入來。日暮還歸。


初七日壬寅。雨雨晩晴。氣不平。不坐。書京簡。 ○是夜。汗沾兩衣。


初八日癸卯。陰而不雨。姜熙老到此。南海病勢漸歇云。與之向夜話。 ○義能來納生麻百二 十斤。


初九日甲辰。陰。朝。捧守仁生麻三百三十斤。 ○馬梁僉使金應璜居下出去。 ○晩。出坐公事。射帿十廵。


初十日乙巳。晴。朝。忠淸虞候問病來。因與助防將。同朝飯。 ○氣甚不平。移時卧枕。 ○晩。兩助防將及忠淸虞候招致。以霜花糕同嘗。 ○昏月色如練。客懷萬端。寢不能寐。


十一日丙午。晴。大風。與裵助防將。同朝飯。與之同到射亭。觀馳馬還營。 ○初更。巨濟馳報。倭賊一船。自登山由入松美浦。二更。又報阿自浦移泊。定船出送之際。又報見乃梁踰越云。故伏兵將推捉。


十二日丁未。晴。東風大吹。向東之船。絶不得來往。久未聞天只平否。悶極悶極。 ○右水使來見。


十三日戊申。晴陰。東風大吹。與忠淸虞候射帿。 ○是夜。汗流沾背。


十四日己酉。陰。東風連吹。禾穀損傷云。 ○裵助防將及忠淸虞候共談。


十五日庚戌。曉雨。晩。右水使,慶尙水使及兩助防將與忠淸虞候,慶尙虞候,加里浦,平山浦等十九諸將。會話。


十六日辛亥。晴。南風大吹。姜熙老歸南海。 ○氣不平終日卧吟○夕體察到晉城文到來 十七日壬子。晴。慶尙水使,忠淸虞候,巨濟來見。 ○體相前探人出送。


十八日癸丑。或晴或雨。三更。赦文差使貟,求禮縣監入來。 ○流汗無常。


十九日甲寅。或陰或晴。曉。與諸將赦文肅拜。因與同朝飯。求禮告歸。 ○宋義連自營入來。持蔚簡。則天只向寧云。爲幸爲幸。 ○晩。巨濟,金甲島來話。


二十日乙卯。東風大吹。曉。戰船材木曳下事。右道軍三百名。慶尙道一百名。忠淸道三百名。左道三百九十名。宋希立領去。 ○晩朝。菶,荄,薈,葂,莞與崔大晟,尹德種,鄭愃等入來。


二十一日丙辰。晴。食後。坐射亭。令豚輩射習。且馳射。裵助防將,金助防將與忠淸虞候並到。同午飯。暮還。


二十二日丁巳。晴。慶尙水使來見。


二十三日戊午。晴。往見射塲。慶尙水使亦來同。


二十四日己未。晴。


二十五日庚申。晴。右水使,慶尙水使來見而歸。


二十六日辛酉。晴。曉。發船到泗川留宿。與忠淸虞候。終日話別。


二十七日壬戌。晴。早發行到泗川。午後。因向晉城。謁體察。終日論話。金應瑞亦到。卽還。 ○暮還牧使處宿。


二十八日癸亥。晴。早朝。進體察前。稟定終日。初更後。還到牧使處。與牧使。向夜話罷。


二十九日甲子。晴。早發到泗川。朝飯後。因到船所。固城亦到。三千及李鯤變追到。向夜同話。宿仇羅梁。


[丙申]閏八月[편집]


初一日乙丑。晴。日食。早朝。到飛望津。與李鯤變等同朝飯相別。暮到陣中則右水使慶尙水使出待。而右水使相面話。


初二日丙寅。晴。諸將來見。晩。慶尙水使,右水使來話。


初三日丁卯。晴。


初四日戊辰。雨雨。是夜二更。流汗。


初五日己巳。晴。往射廳。觀兒輩馳射。 ○河千壽往體相前。


初六日庚午。晴。食後。與慶尙水使及右水使。往射廳。觀馳射。暮還。 ○防踏僉使到陣。


初七日辛未。晴。牙山奴子向是入來。


初八日壬申。晴。食後。往射廳。觀馳射。光陽,固城以試官入來。河千壽至自晉州 初九日癸酉。晴。朝。光陽倅行敎書肅拜。菶,薈及金大福官敎肅拜。因而與之語。 ○是夕。右水使,慶尙水使來話。


初十日甲戌。晴。右水使,慶尙水使,裵助防將同來。二更。罷歸。


十一日乙亥。晴。以體相待候事。發行到唐浦。初更。體相探人來到。則十四日發行云。


十二日丙子。晴。終日促櫓。二更。到天只前。則白髮依依。見我驚起。含淚相持。達夜慰悅。


十三日丁丑。晴。朝飯侍側而進。則多有喜悅之色。晩。告辭到營。酉時。乘小船。促櫓終夜。


十四日戊寅。晴。曉到豆峙。則體相與副使昨已到宿云。追及點處。得逢召村察訪。早到光陽縣。所經一境。蓬蒿滿目。慘不忍見。姑除戰船之整。以舒軍民之勞。


十五日己卯。晴。早發到順天。體相一行入府。故余則宿于鄭思竣家。廵使亦來與之話。


十六日庚辰。晴。是日留。


十七日辛巳。晴。晩向樂安郡。則李好文,李智男等來見。陳弊瘼。專屬舟師。


十八日壬午。晴。後事官金涌上京。早發到陽江驛。午飯後。上山城望遠。指點各浦及諸島。因向興陽。暮到其縣。宿于鄕所廳。 ○昏。李至和來見。


十九日癸未。晴。發向鹿島。路審見道陽屯田。體相多有喜色。到宿。


二十日甲申。晴。早發乘船。與體相及副使同坐。談兵終日。晩到白沙汀。午飯後。因到長興府。余則宿衙東軒。 ○金應男來見。


二十一日乙酉。晴。留宿。丁景達來見。


二十二日丙戌。晴。晩到兵營。與之相見。兵使卽元均 二十三日丁亥。晴。仍留兵營。


二十四日戊子。吾與副使同往加里浦。則右虞候李廷忠亦先到。同上南望。則左右賊路諸島。歷歷可數。眞一道要衝之地。而勢極孤危。不得已移合梨津。


二十五日己丑。早發到梨津。午飯後。仍到海南之路。中間金敬祿佩酒而來見。不覺日暮。擧火行二更到縣。


二十六日庚寅。晴。早發到右水營。余則宿太平亭。與虞候話。


二十七日辛卯。晴。體相自珍島入營。


二十八日壬辰。小雨。留水營。


二十九日癸巳。小雨。早朝。行到南利驛。午後。到海南縣。 ○蘇國秦送于本營。


[丙申]九月[편집]


初一日甲午。灑雨。曉。行望闕禮。早發到石梯院。午後。到靈巖。宿于鄕社堂。 ○趙正郞彭年來見。崔淑男亦來見。


初二日乙未。晴。留靈巖。


初三日丙申。晴。朝發到羅州新院。判官招話。暮到羅州。


初四日丁酉。晴。留羅州。與體相謁聖。


初五日戊戌。晴。留羅州。


初六日己亥。晴。先往務安事。告體相。登途到古基院。羅州監牧官羅德駿。追到相見。言語之間。多有慷慨。與之久話。暮到務安。


初七日庚子。晴。與羅牧官及縣監。論民弊移時。鄭大淸入來云。故請之坐話。 ○晩發到多慶浦。與靈光倅話。


初八日辛丑。晴。早飯用肉。而以國忌不食。朝食後。到東山院秣馬。促馬到臨淄鎭。則李公獻女息八歲兒與其四寸之女,奴水卿。同到入謁。思想公獻。不勝慘然也。水卿。乃李琰家遺棄得養者也。


初九日壬寅。晴。招僉使洪堅。問防備策。朝食後。上後城。審見形勢。還到東山院。午後。到咸平縣。路逢韓汝璟。馬上難見。故諭以入來。縣監以敬差官延去云。金億星亦同到。


初十日癸卯。晴。留宿咸平。食前。務安鄭大淸來。與之話。縣儒生多有入陳弊瘼。夕。都事入來。與之談話。


十一日甲辰。晴。朝食。往靈光。路逢辛景德暫話。到靈光。則主倅敎書肅拜後。入來同話。


十二日乙巳。風雨大作。晩出登途。十里許川邊。李光輔與韓汝璟佩酒來待。故下馬同話。安世熙亦到。暮到茂長。


十三日丙午。晴。李仲翼及李光輔亦來同話。仲翼多言艱窘。故脫衣給之。終日話。


十四日丁未。晴。又留。


十五日戊申。晴。體相到縣。入拜議策。


十六日己酉。晴。體相發行。自高敞到長城。


十七日庚戌。晴。體相與副使往笠巖山城。吾獨到珍原縣。與主倅同話。從事官亦到。暮到衙中。兩姪女出坐叙久。還出小亭。與主倅及諸姪。向夜同話。


十八日辛亥。小雨。食後。到光州。與主倅話。


十九日壬子。風雨大作。從事官簡及尹侃,荄問簡亦到。 ○是朝。光牧來。同朝飯。 ○午。綾城入來。封庫光牧。體相罷黜云。


二十日癸丑。雨勢大作。見牧伯登程之際。唐人二名邀話。故饋之以酒。終日雨下。未能遠行。到和順宿。


二十一日甲寅。或晴或雨。早到綾城。上最景樓。望見連珠山。


二十二日乙卯。晴。晩出到李楊院。則海運判官先到。見我行。欲爲邀話。故與之話。暮到寶城郡宿。


二十三日丙辰。晴。留。以國忌不坐。


二十四日丁巳。晴。早發到宣兵使家。則宣病劇重。可慮。暮到樂安宿。


二十五日戊午。晴。到順天。與府伯同話。


二十六日己未。晴。留順天。府民爲設牛酒請進。固辭而因主倅之懇。暫飮而罷。


二十七日庚申。晴。早發到寓所。覲天只。


二十八日辛酉。晴。以南陽叔辰日。來營。


二十九日壬戌。晴。食後。出坐東軒公事。


三十日癸亥。晴。宣諭軍官申析。來言犒士日期。


[丙申]十月[편집]


初一日甲子。雨而大風。曉。行望闕禮。卽發覲行。


初二日乙丑。晴而大風。不能行船。


初三日丙寅。晴。陪天只。與一行上船。回到本營。承歡終日。多幸多幸。


初四日丁卯。晴。出東軒公事。南海來。


初五日戊辰。陰。與南海話。


初六日己巳。風雨大作。興陽,順天入來。


初七日庚午。晴。早設壽宴。終日極歡。多幸多幸。


初八日辛未。晴。天只氣候平安。多幸多幸。順天相與別盃而送。


初九日壬申。晴。終日侍天只。


初十日癸酉。晴。拜辭天只。未時乘船。從風掛席。終夜促櫓還陣。


十一日甲戌。晴。自十二日至丁酉三月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