주생전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이동: 둘러보기, 검색
주생전(周生傳)
저자: 권필

周生, 名繪, 字直卿, 號梅川. 世居錢塘, 父爲蜀州別駕, 仍家于蜀. 生少時, 聰銳能詩, 年十八爲太學生, 爲儕輩所推仰, 生亦自負不淺. 在太學數年, 連擧不第. 乃喟然嘆曰: “人生世間, 如微塵棲弱草耳. 胡乃爲名韁所係, 汨汨塵土中, 以送吾生乎?” 自是, 遂絶意科擧之業. 倒篋中有錢百千, 以其半買舟, 來往江湖, 以其半市雜貨, 取嬴以自給, 朝吳暮楚, 維意所適.

一日, 繫舟岳陽城外, 訪所善羅生. 羅生, 亦俊逸士也. 見生甚喜, 買酒相歡. 生不覺沈醉, 比及還舟, 則日已昏黑. 俄而月上, 生放舟中流, 倚棹困睡, 舟自爲風力所送, 其往如箭. 及覺, 則鍾鳴煙寺, 而月在西矣. 但見兩岸, 碧樹葱朧, 曉色蒼芒, 樹陰中時有紗籠銀燭隱映於朱欄翠箔間, 問之, 乃錢塘也. 口占一絶曰:

岳陽城外倚蘭槳, 一夜風吹入醉鄕.
杜宇數聲春月曉, 忽驚身已在錢塘.

及朝, 登岸訪古里親舊, 半已凋喪, 生吟嘯徘徊, 不忍去也. 有妓俳桃者, 生少時所與同戱嬉者也, 以才色獨步於錢塘, 人號之爲俳娘. 引生歸家, 相對甚歡. 生贈詩曰:

天涯芳草幾霑衣, 萬里歸來事事非.
依舊杜秋聲價在, 小樓珠箔捲斜暉.

俳挑大驚曰: “郎君爲才如此, 非久屈於人者, 何泛梗飄蓬若此哉?” 仍問, “娶未?” 生曰: “未也.” 挑笑曰: “願郎君不必還舟, 只可留在妾家. 妾當爲君, 求得一佳耦.” 蓋挑意屬生也. 生亦見挑, 姿姸態濃, 心中亦醉, 笑而謝之曰: “不敢望也.” 團欒之中, 日已暮矣. 挑令小丫鬟, 引就別室安歇. 至入室, 見壁間有絶句一首, 詞意甚新, 問丫鬟, 丫鬟答曰: “主娘所作也.” 詩曰:

琵琶莫奏相思曲 曲到高時更斷魂.
花影滿簾人寂寂 春來消却幾黃昏.

生旣悅其色, 又見其詩, 情迷意惑, 萬念俱灰, 心欲次韻, 以試挑意, 凝思苦吟, 竟莫能成, 而夜又深矣. 月色滿地, 花影扶疎. 徘徊間, 忽聞門外人語馬聲, 良久乃止. 生頗疑之, 未覺其由, 見挑所在室甚不遠, 紗窓裏絳燭熒煌. 生潛往窺之, 見挑獨座, 舒彩雲牋, 草蝶戀花詞, 只就前疊, 未就後疊. 生啓窓曰: “主人之詞, 客可足乎?” 俳佯怒曰: “狂客胡乃至此.” 生曰: “客本不狂, 主人使客狂耳.” 桃方微笑, 令生足成其詞. 詞曰:

小院深深春意鬧, 月在花技, 寶鴨香烟裊.
窓裏玉人愁欲老, 遙遙斷夢迷花草.
誤入蓬萊十二島, 誰識攀川, 却得尋芳草.
睡覺忽聞枝上鳥, 綠簾無影朱欄曉.

生詞罷, 挑自起, 以藥玉船酌瑞霞酒勸生. 生意不在酒, 仍辭不飮. 挑知生意, 乃悽然曰: “妾先世乃豪族也. 祖某提擧泉州市舶司, 因有罪廢爲庶人, 自此貧困, 不能振起. 妾早失父母, 見養于人以至于今. 雖欲守淨自潔, 名已載於妓籍, 不得已而强與人宴樂. 每居閑處, 未嘗不看花掩淚, 對月銷魂. 今見郎君風儀秀朗, 才思俊逸, 妾雖陋質, 願一薦枕席, 永奉巾櫛. 望郎君他日立身. 早登要路, 拔妾於妓簿之中, 使不忝先人之名, 則賤妾之願畢矣. 後雖棄妾, 終身不見, 感恩不暇, 其敢怨乎?” 言訖, 泣下如雨. 生大感其言, 就抱腰引袖拭淚曰: “此男子分內事耳. 汝縱不言, 我豈無情者?” 挑收淚改容曰: “詩不云乎,‘女也不爽, 士貳其行’? 郎君不見李益,霍小玉之事乎? 郎君若不我遐棄, 願立盟辭.” 乃出魯縞一尺授生, 生卽揮筆之曰: “靑山不老, 綠水長存, 子不我信, 明月在天.” 寫畢, 挑心封血緘, 藏之裙帶中.

是夜, 賦高唐, 二人相得之好, 雖金生之於翠翠, 魏郞之於娉娉, 未之喩也. 明日, 生方詰夜來人語馬聲之故, 挑曰: “此去里許有朱門面水者, 乃故丞相盧某宅也. 丞相已死, 夫人獨居, 只有一男一女, 皆未婚嫁. 日以歌舞爲事. 昨夜遣騎邀妾, 妾以郎君之故, 辭以疾也.” 日暮, 丞相夫人又遣騎邀挑, 挑不能再拒. 生送之出門, 言莫經夜者三四. 挑上馬而去, 人如輕鸞, 馬若飛龍, 泛花映柳, 冉冉而去. 生不能定情, 便隨後趨出湧金門, 左轉而至垂虹橋, 果見甲第連雲, 此所謂面水朱門者. 如在空中, 時時榮止, 則笑語琅然出諸外. 生彷徨橋上, 乃作古風一篇, 題于柱曰:

柳外平湖湖上樓, 朱甍碧瓦照靑春.
香風吹送笑語聲, 隔花不見樓中人.
却羨花間雙燕子, 任情飛入朱簾裏.
徘徊未忍踏歸路, 落照纖波添客思.

彷徨間, 漸見夕陽欲紅, 暝靄凝碧. 俄有女娘數隊, 自朱門騎馬而出, 金鞍玉勒, 光彩照人, 以爲挑也, 卽投身於路畔, 空店中觀之, 閱盡十餘輩, 而挑不在. 心中大疑, 還至橋頭, 則已不辨牛馬矣. 乃直入朱門, 了不見一人. 又至樓下, 亦不見. 正納悶間, 月色微明, 見樓北有蓮池, 池上雜花葱蒨, 花間細路屈曲. 生緣路潛行, 花盡處有堂. 由階而西折數十步, 遙見葡萄架下有屋, 小而極麗. 紗窓半啓, 晝燭高燒, 燭影下紅裙翠袖, 隱隱然往來, 如在畵圖中. 生匿身而往, 屛息而窺, 金屛彩褥, 奪人眼睛. 夫人衣紫羅衫, 倚白玉案而坐, 年近五十, 而從容顧眄, 綽有餘姸. 有少女, 年可十四五, 坐于夫人之側, 雲鬟結緣翠瞼凝紅, 明眸斜眄, 若流波之映秋日, 巧笑生倩, 若春花之含曉露. 挑坐于其間, 不啻若鴉鴞之於鳳凰, 砂礫之於珠璣也. 魂飛雲外, 心在空中, 幾欲狂叫突入者數次. 酒一行, 挑欲辭歸, 夫人挽留甚固, 而請歸益懇. 夫人曰: “平日不曾如此, 何遽邁邁若是? 豈有情人之約耶?” 挑斂衽而對曰: “夫人下問, 妾豈敢不以實對?” 遂將與生結緣事細說一遍. 夫人未及言, 少女微笑, 流目視挑曰: “何不早言, 幾誤了一宵佳會也.” 夫人亦大笑, 許歸. 生趨出, 先至挑家, 擁衾佯睡, 鼻息如雷. 挑追至, 見生臥睡, 卽以手扶起曰: “郞君方做何夢?” 生應口朗吟曰: “夢入瑤臺彩雲裏, 九華帳裏夢仙娥.” 挑不悅, 詰之曰: “所謂仙娥是何物也?” 生無言可答, 卽繼吟曰: “覺來却喜仙娥在, 奈此滿堂花月何!”, 乃撫挑背曰: “爾非吾仙娥耶?” 桃笑曰: “然則郞君豈非妾仙郞耶?” 自此, 相以仙娥,仙郞呼之. 生問晩來之故, 挑曰: “宴罷後, 令他妓皆歸, 獨留妾別於少女仙花之舘, 更設小酌, 以此遲耳.” 生細細引問, 則曰: “仙花字芳卿, 年纔三五, 姿貌雅麗, 殆非塵世間人. 又工詞曲, 巧刺繡, 非賤妾所敢望也. 昨日作風入松詞, 欲被琴絃, 以妾知音律, 故留與度曲耳.”

生曰: “其詞可得聞乎?” 挑朗吟一遍曰:

玉窓花暖日遲遲, 院靜簾垂.
沙頭彩鴨依斜照, 羨一雙對浴春池.
柳外輕烟漠, 烟中細柳綠線.
美人睡起倚欄時, 翠斂愁眉.
燕雛解語鶯聲老, 恨韶華夢裏都衰.
把琵琶輕弄, 曲中幽怨誰知?

每誦一句, 生暗暗稱奇. 乃紿挑曰: “此詞曲盡閨裏春懷, 非蘇若蘭織錦手未易到也. 雖然, 不及吾仙娥雕花刻玉之才也.” 生自見仙花之後, 向挑之情已薄, 應酬之際, 勉爲笑懽, 而一心則惟仙花是念. 一日, 夫人呼小子國英曰: “汝年十二尙未就學, 他日成人, 何以自立? 聞俳娘夫婿周生乃能文之士, 汝往請學, 可乎?” 夫人家法甚嚴, 不敢違命, 卽日挾冊就生, 生中心暗喜曰: ‘吾事濟矣.’ 再三謙讓而敎之. 一日, 俟挑不在, 從容謂英曰: “汝往來受學甚是勞苦, 爾家若有別舍, 我移寓於爾家, 則爾無往來之勞, 而吾之敎爾專矣.” 國英拜辭曰: “固所願也.” 歸白於夫人, 卽日迎生. 挑自外歸, 大驚曰: “仙郞殆有私乎? 奈何棄妾他適.” 生曰: “聞丞相家藏書三萬軸, 而夫人不欲以先公舊物妄自出入, 吾欲往讀人間未見書耳.” 挑曰: “郎之勤業, 妾之福也.” 生移寓丞相家, 晝則與國英同住, 夜則門闥甚密, 無計可施. 輾轉浹旬, 忽自念曰: ‘始吾來此本圖仙花, 今芳春已盡, 奇遇未成, 俟河之淸, 人壽幾何? 不如昏夜唐突, 事成爲貴, 不成則烹,可也.’ 是夜無月, 踰垣數重, 方倒仙花之室, 曲楹回廊, 簾幕重重. 良久諦視, 並無人迹, 但見仙花, 明燭理曲. 生伏在楹間, 聽其所爲. 仙花理曲罷, 細吟蘇子瞻賀新郞詞曰:

簾外誰來推繡戶,
枉敎人夢斷瑤臺曲,
又却是風敲竹.
生卽於簾微吟曰:
莫言風動竹, 直是玉人來.

仙花佯若不聞, 卽滅燭就睡. 生入與同枕, 仙花稚年弱質不堪情事, 微雲細雨, 柳嫩花嬌, 芳啼軟語, 淺笑輕聲. 生蜂貪蝶戀, 意迷神融, 不覺近曉. 忽聞流鶯語在檻前花梢. 生驚起出戶, 池館悄然, 曙霧曚曚. 仙花送生出門, 却閉門而入曰: “此去後勿得再來, 機事一洩, 死生可念.” 生烟塞胸中, 哽咽趨去而答曰: “纔成好會, 一何相待之薄耶!” 仙花笑曰: “前言戱耳. 將子無怒, 昏以爲期.” 生諾諾連聲而出. 仙花還室, 作早夏聞曉鶯詩一絶, 題于窓外曰:

漠漠輕陰雨後天, 綠楊如畵草如姻.
春愁不逐春歸去, 又逐曉鶯來枕邊.

後夜, 生又至, 忽聞墻底樹陰中戛然有曳履聲, 恐爲人所覺, 便欲返走, 曳履者却以靑梅子擲之, 正中生背. 生狼狽無所逃避, 伏叢篁之下. 曳履者低聲語曰: “周生無恐, 鶯鶯在此.” 生方知爲仙花所誤, 乃起抱腰曰: “何欺人若是?” 仙花笑曰: “豈敢誣郞, 郞自㤼耳.” 生曰: “偸香盜璧, 安得不㤼?” 便携手入室, 見窓上絶句, 指其尾曰: “佳人有甚閑愁, 而出言若是耶?” 仙花悄然曰: “女子之身與愁俱生, 未相見, 願相見, 旣相見, 恐相離. 女子一身安住而無愁哉? 況郞犯折檀之譏, 妾受行露之辱. 一朝不幸, 情跡敗露, 則不容於親戚, 見賤於鄕黨, 雖欲與郞執手偕老, 那可得乎? 今日之事此如雲間月葉中花, 縱得一時之好, 其奈不久何?” 言訖淚下, 珠恨玉怨, 殆不自堪. 生抆淚慰之曰: “丈夫豈不取一女乎? 我當終修媒妁之信以禮迎子, 子休煩惱.” 仙花收淚謝曰: “必如郞言, 桃夭灼灼, 縱乏宜家之德, 采蘩祁祁, 庶盡奉祭之誠.” 自出香奩中小粧鏡, 分爲二段, 一以自藏, 一以授生曰: “留待洞房花燭之夜, 再合可也.” 又以紈扇授生曰: “二物雖微, 足表心曲. 幸念乘鸞之妾, 莫貽秋風之怨. 縱失姮娥之影, 須憐明月之輝.”

自此, 昏聚曉散, 無夜不然. 一日, 生念久不見俳挑, 恐挑見怪, 乃往宿不歸. 仙花夜至生室, 潛發生粧囊, 得挑寄生詩數幅, 不勝嫉妬, 取案上筆墨塗抹如烏, 自製眼兒眉一闋, 書于翠綃, 投之囊中而去. 詞曰:

窓外疏影明復流.
斜月在高樓, 一階竹韻,
滿堂梧影, 夜靜人愁.
此時蕩子無消息.
何處作閑遊? 也應不念,
離情脉脉, 坐數更籌.

明日生還, 仙花了無妬恨之色, 又不言發囊之事, 蓋欲令生自愧也. 生曠然無他念. 一日, 夫人設宴, 召見俳挑, 稱周生學行, 且謝敎子之勤, 親自酌酒, 令挑傳致於生. 生是夜爲盃酒困, 濛不省事. 挑獨坐無寐, 偶發粧囊, 見其詞爲汁所渾, 心頗疑之, 又得眼兒眉詞, 知仙花所爲, 乃大怒. 取其詞, 納諸袖中, 又封結其囊如故, 坐而待朝. 生酒醒後, 徐問曰: “郞君久寓於此而不歸, 何也?” 生曰: “國英未卒業故也.” 挑曰: “敎妻之弟不可不盡心也.” 生赧然面頸發赤曰: “是何言也?” 挑良久不言. 生惶惶失措, 以面掩地. 挑乃出其詞, 投之生前曰: “踰墻相從, 鑽穴相窺, 豈君子所可爲哉? 我欲入白于夫人.” 便引身起. 生慌忙抱持, 以實告之, 且叩頭懇乞曰: “仙花兒與我永結芳盟, 何忍致人於死地?” 挑意方回曰: “便可與妾同歸. 不然則郞旣背約, 妾何守盟?”

生不得已托以他故, 復歸挑家. 挑自覺仙花之事, 不復稱周生爲仙郞者, 心不平也. 生篤念仙花, 日成憔瘦, 托疾不起者再旬. 俄而, 國英病死, 生具祭物, 往奠于柩前. 仙花亦因生致病, 起居須人, 忽聞生至, 力疾强起, 淡粧素服, 獨立於簾內. 生奠罷, 遙見仙花, 流目送情而出. 低徊顧眄之間, 已杳然無覩矣. 後數月, 俳挑得病不起. 將死, 枕生膝含淚而言曰: “妾以葑菲之體, 依松栢之餘陰, 豈料芳菲未歇, 鵜鴃先鳴, 今與郞君便永訣矣. 綺羅管絃, 從此畢矣. 夙昔之願已缺然矣. 但望妾死後郞君娶仙花爲配, 埋我骨於郞君往來之側, 則雖死之日, 猶生之年.” 言訖氣絶, 良久乃甦, 開眼視生曰: “周郞,周郞! 珍重.” 連言數次而死. 生大慟, 乃葬于湖山大路傍, 從其願也.祭之以文曰:

維月日, 梅川居士以蕉黃荔丹之奠, 祭于俳娘之靈曰: 「花精艶麗, 月態輕盈. 無學章臺之柳, 風欺綠線, 色奪幽谷之蘭, 露濕紅英. 回文則蘇若蘭詎容獨步? 艶詞則賈雲華難可爭名. 名雖編於樂籍, 志則存於幽貞. 某也, 蕩志風中之絮, 孤蹤水上之萍. 言采沬鄕之唐, 不負東門之楊. 贈之以相好, 副之以不忘. 月出皎兮, 結我芳盟. 雲窓夜靜, 花院春晴. 一椀瓊漿, 幾回鸞笙. 豈期時移事往, 樂極生哀? 翡翠之衾未煖, 鴛鴦之夢先回. 雲消歡意, 雨散恩情. 屬目而羅裙變色, 接耳而玉珮無聲, 一尺魯縞尙有餘香. 朱絃綠服虛在銀床, 藍橋舊宅付之紅娘. 嗚呼! 佳人難得, 德音不忘. 玉態花貌, 宛在目傍, 天長地久, 此恨茫茫. 他鄕失侶, 誰賴是憑? 復理舊楫, 再就來程. 湖海闊遠, 乾坤崢嶸, 孤帆萬里, 去去何依? 他年一器, 浩蕩難期. 山有歸雲, 江有廻潮, 娘之去矣, 一去寂寥. 致祭者酒, 陳情者文. 臨風一訣, 庶格芳魂. 尙饗.」

祭罷, 獨與二丫鬟別曰: “汝等好守家舍. 我他日得志, 必來收汝.” 丫鬟泣曰: “兒輩仰主娘如母, 主娘慈兒輩如子. 兒輩薄命, 主娘早歿, 所恃以慰此心者, 惟有郞君. 今又郞君去矣, 兒輩竟何依?” 號哭不已. 生再三慰撫, 揮淚登舟, 不忍發棹.

是夜, 宿于垂虹橋下, 望見仙花之院, 銀缸絳燭明滅林裏. 生念佳期之已邁, 嗟後會之無因, 口占長相思一闋曰:

花滿烟 柳滿烟,
音信初憑春色傳.
綠簾深處眠.
好因緣 惡因緣,
曉院銀缸已惘然.
歸帆雲水邊.

生達曉沈吟, 欲去, 則仙花永隔, 欲留則俳挑,國英死, 無可聊賴. 百爾所思, 未得其一. 平明, 不得已開船進棹. 仙花之院, 俳挑之塚, 看看漸遠. 山回江轉, 忽已隔矣.

生之母族張老者, 湖州巨富也, 以睦族稱. 生試往依焉, 張老舘待之甚厚, 生身雖安逸, 念仙花之情久而彌篤. 轉轉之間, 又及春月, 實萬曆壬辰也. 張老見生容貌日悴, 怪而問之. 生不敢隱, 告之以實. 張老曰: “汝有心事, 何不早言? 老妻與盧丞相同姓, 累世通家, 老當爲汝圖之.” 明日, 張老令妻修書, 遣老蒼頭前往錢塘, 議王謝之親.

仙花自別生後, 支離在床, 綠憔紅悴. 夫人亦知周生所崇, 欲成其志, 生已去矣, 無可奈何, 忽得盧家書, 滿家驚喜. 仙花亦强起梳洗, 有若平昔. 乃以是年九月爲結之期. 生日往浦口, 長望蒼頭之還, 未及一旬, 蒼頭已還, 傳其定婚之意. 又以仙花私書授生. 生發書視之, 粉香淚痕, 哀怨可想. 書曰:

「薄命妾仙花, 沐髮淸齋, 上書周郞足下. 妾本弱質, 養在深閨, 每念韶華之易邁, 掩鏡自惜, 縱懷行雨之芳心, 對人生羞. 見陌頭之楊柳, 則春情駘蕩, 聞枝上之流鶯, 則曉思濛朧. 一朝, 彩蝶傳信, 山禽引路, 東方之月, 姝子在闥, 子旣踰垣, 我豈愛檀? 玄霜搗盡, 不上崎嶇之玉京. 明月中分, 共成契闊之深盟. 那圖好事多魔? 佳期已阻, 心乎愛矣, 躬自悼矣. 人去春來, 魚沈雁絶. 雨打梨花, 門掩黃昏, 千回萬轉, 憔悴因郞. 錦帳空兮, 晝夜寂寂, 銀缸滅兮, 夜沈沈. 一日誤身, 百年含情, 殘花貯思, 片月凝眸. 三魂已鎖, 八翼莫飛. 早知如此, 不知無生. 今則月老有信, 星期可待, 而單居悄悄, 疾病沈綿, 花顔減彩, 雲鬟無光, 郎雖見之, 不復前度之恩情矣. 但所恐者, 微忱未吐, 溘然朝露, 九重泉路, 私恨無窮. 朝見郞君, 一訴哀情, 夕閉幽房, 無所怨矣. 雲山萬里, 信使難頻, 引領遙望, 骨折魂飛. 湖州地偏, 瘴氣侵入, 努力自愛, 千萬珍重! 珍重千萬! 情書不堪言處, 分付歸鴻帶將去矣. 月日, 仙花白.」

生讀罷, 如夢初回, 似醉方醒, 且悲且喜. 而屈指九月, 猶以爲遠, 欲改其期, 乃請張老, 再遣蒼頭. 又以私答仙花之書曰:

「芳卿足下. 三生緣重, 千里書來. 感物懷人, 能不依依? 昔者, 投迹玉院, 托身瓊林, 春心一發, 雨意難禁, 花間結約, 月下成因, 猥蒙顧念, 信誓琅琅, 自念此生, 難報深恩. 人間好事, 造物多猜, 那知一夜之別, 竟作經年之恨? 相去敻絶, 山川脩阻, 匹馬天涯, 幾度怊悵. 雁叫吳雲, 猿啼楚岫, 族舘獨眠, 孤燈悄悄, 人非木石, 能不悲哉? 嗟呼! 芳卿別離後, 懷子所知矣. 古人云: ‘一日不見, 如三秋兮’ 以此推之, 一月便是九十年矣. 若待高秋以定佳期, 則不如求我於荒山衰草之裏也. 情不可極, 言不可盡. 臨楮鳴咽, 矧復何言!」

書旣具, 未傳.

會朝鮮爲倭敵所迫, 請兵於天朝甚急, 帝以朝鮮至誠事大, 不可不救. 且朝鮮破, 則鴨綠以西亦不得安枕而臥矣, 況存亡繼絶, 王者之事, 特命都督李如松率軍討賊, 而行人司行人薛藩, 回自朝鮮, 奏曰: “北方之人善禦虜, 南方之人善禦倭. 今日之役非南兵不可.” 於是, 湖浙諸郡縣發兵甚急. 遊擊將軍姓某, 素知生名者, 引而爲書記之任, 生辭不獲已. 至朝鮮, 登安州百祥樓, 作古風七言詩. 失其全篇, 惟記結句曰:

愁來更上江上樓, 樓外靑山多幾許.
也能遮我望鄕眼, 不能隔斷愁來路.

明年癸巳春, 天兵大破倭敵, 追至慶尙道. 生念仙花不置, 遂成沈痛, 不能從軍南下, 留在松京. 余適以事往于松京, 遇生於舘驛之中, 語言不同以書通情. 生以余解文, 待之甚厚. 余詢致病之由, 愀然不答. 是日有雨, 乃與生張燈夜話, 生以踏沙行一闋示余,

隻影無馮, 離懷難吐,
歸鴻暗暗連江樹.
旅窓殘燭已驚心,
可堪更聽黃昏雨.
閬苑雲迷, 瀛州海阻,
玉樓珠箔今何許?
孤踪願作水上萍,
一夜流向吳江去.

余再三諷詠其詞不置, 因探詞中情事. 生於是不敢諱, 從頭之尾細說如右. 因曰:“幸勿爲外人道也.” 已艶其詩詞, 歎奇遇而愴佳期, 退而援筆述之云爾.


󰡔文璇奎本󰡕


PD-icon.svg 저자가 사망한 지 100년이 지났으므로 이 저작물은 전세계적으로 퍼블릭 도메인입니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