번역:지봉유설/1권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天文部[편집]

[편집]

說郛曰。淸氣未升。濁氣未沈。游神未靈。五色未分。中有其物。冥冥而性存。謂之混沌。太始之數一。一爲太極。太極者。天地之母也。太易之數二。二爲兩儀。兩儀者。陰陽之形也。泰素之數三。三爲三才。三才者。天地之備也。此卽老子所謂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者也。 王世貞論太極圖說曰。無極而太極。吾不敢從其而也。動而生陽。靜而生陰。吾不敢從其生也。余謂弇州此言。亦自有所見。但於周子之意。未之深究耳。 稗史曰。天一日運轉一遭。必有限也。旣曰有限。不知限外又是何物。雖再有百千萬億箇天地。無了期。誠可疑也。朱子云其六七歲。已憂此事。至今未見如何。然則聖賢於此。亦有所未窮者。如曰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又曰無極而太極。只就理上說耳。恐猶未足以釋此疑也。莊子云六合之外。聖人存而不論。釋氏云四維上下。不可思量者是也。 列子云終日在天中行止。張湛註曰。自地以上皆天也。此言是。蓋天無實形。地上空虛處。便是天爾。 史記註。邵子以自有天地。至于窮盡。謂之一元。一元有十二會。一會有一萬八百年。子會生天。丑會生地。寅會生人。至戌會則閉物而消天。亥會則消天而消地。至子會則又生天而循環無窮矣。自寅會至午會。該四萬五千六百年。正唐堯起甲辰之時云。以此計之。自寅會迄卯辰巳會。共四萬三千二百年。餘二千四百年入於午會。爲唐堯之世。則自唐堯甲辰。至皇明萬曆癸丑。又四千年。合六千四百年。自今距午會之終。四千四百年。已過午會之半。宜乎陽氣漸衰而陰氣自勝也。 續博物志曰。四表之內。總有三十八萬七千里。然則天之中央上下。各半之處。則一十九萬三千五百里。地在于中。是地去天之數也。又曆象集曰。天地相去。十七萬八千五百里。以此言之。莊子所謂搏扶搖而上者九萬里。乃指半天而言爾。 吾學編云。天文七曜三垣二十八宿爲大。七曜。曰日大明。陽之精光。君象也。月夜明。陰之精光。后象也。日輪大。月較少。日道近天在上。月道近人在下。五星爲水火金木土。卽人間日用五府之精光也。三垣。曰天市。明堂位也。太微。朝廷位也。紫微。宮寢位也。二十八宿分列四方。各守其野。以供紫微之帝云云。余甞見歐羅巴國人馮寶寶所畫天形圖。曰天有九層。最上爲星行天。其次爲日行天。最下爲月行天。其說似亦有據。 天文類抄云天河一名天漢。蓋天一所生。凝毓而成天。所以爲東南西北襟帶之限也。天下河漢之源。蓋出於此。又云萬物之精。上爲列星。河精上爲天漢。未知孰是。


日月[편집]

列子言孔子見小兒。辨日遠近云云。宋周日用曰。日當中而熱者。炎氣直下也。譬猶火氣直上。在兩旁者。其炎凉可悉。足明初出近而當中遠矣。 古人言月本無光。受日光以爲明。去日有遠近。受光有增損。惟正對而光滿。故自朔至望則由近而遠。所以光漸生而極於盈。自望至朔則由遠而近。所以光漸減而極於虛。此天地陰陽消長盈虛之理也。又邵子曰。“달의 형상은 본디 검으나, 해의 빛의 받아서 하얗다.” 余謂月蝕旣。則其色暗黑。此可知矣。 淮南子曰。月中有物婆娑。乃山河影。其空處海水影也。酉陽雜俎曰。月中蟾桂地影也。空處水影也。朱子以爲非地影。乃地形遮隔耳。余意月質本黑。雖外爲日光所射。而其有黑暈。蓋其在內之本質也。 太玄經。日月雌雄之序。謂大小月也。素問。月之死生。以月虧滿而言。按初一日爲死魄。十六日爲生魄。韻府云朔後明生而魄死。望後明死而魄生。禮記曰。日出於東。月生於西是也。 東坡曰。玉川子月蝕詩。以蝕月者月中蝦蟇。梅聖兪日蝕詩。以蝕日者二足烏。此固俚說。而按戰國策云日月凋暉於外。其賊在內。淮南子云月照天下。食於詹諸。註。詹諸。月中蝦蟆也。其說亦久矣。 寰宇雜記云七政。曰日月木火土金水星。四曜。曰羅㬋,計都,紫氣,月孛。通七政爲十一曜。南斗六星。曰天府,天相,天同,天梁,天樞,天機。北斗七星。曰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十二時。曰半夜子。鷄鳴丑。平朝寅。日出卯。食時辰。禺中巳。日中午。日昳未。晡時申。日入酉。黃昏戌。人定亥。今俗謂初更鍾動曰人定。蓋以此也。按淮南子曰日淪于蒙谷。爲定昏。 道經云日姓張名表字長史。月姓文名中字子光。又日中有靑帝,赤帝,白帝,黑帝,黃帝。月中有靑帝夫人,赤帝夫人,白帝夫人,黑帝夫人,黃帝夫人。以至五嶽,四海,五星。皆有姓名及字。酉陽雜俎。二十八宿皆有姓。又泰山姓圓名常龍。衡山姓丹名靈峙。華山姓浩名鬱狩。恒山姓澄名潧渟。嵩山姓壽名逸群。呼之。令人不病。又四海神各姓名。其說多誕。故不盡錄。

[편집]

五星。曰木歲星。火熒惑。土塡星。金太白。水辰星。十二辰。曰子玄枵。一名天黿。齊也。丑星紀。吳越也。寅析木。燕也。卯大火。宋也。辰壽星。鄭也。巳鶉尾。楚也。午鶉火。周也。未鶉首。秦也。申實沈。晉也。酉大梁。趙也。戌降婁。魯也。亥陬訾。一名豕韋。衛也。又二十八宿。斗曰南斗。牛曰牽牛。女曰須女。亦曰婺女。室曰營室。壁曰東壁。觜曰觜觿。參曰參伐。井曰東井。鬼曰輿鬼。又二十八宿爲經。五星爲緯。 稗史言世以二十八宿。配十二州分野。僅以畢昴二宿。管異域諸國。殊不知十二州之內東西南北。不過一二萬里。天之所覆者廣。而華夏所占者。牛女下十二國耳。牛女在東南。故釋氏以爲南瞻部州云。此說似近。按部州之州。亦作洲。蓋以中國亦在環海之內故也。 星部地名。角亢氐鄭兗州。房心宋豫州。尾箕燕幽州。斗牛女吳越楊州。虛危齊靑州。室壁衛幷州。奎婁魯徐州。昴畢趙冀州。觜參魏益州。井鬼秦雍州。柳星張周三輔。翼軫楚荊州。此二十八宿之分野也。按亢音岡。平聲。氐上聲。觜音訾。平聲。與高亢之亢。氐羌之氐。口觜之觜不同。 說郛曰陽精爲日。日分爲星。故其字日生爲星。又曰北斗七星。第一天樞。第二璇。第三璣。第四權。第五玉衡。第六開陽。第七瑤光。第一至四爲魁。第五至七爲杓。 按靑丘星名天文類抄。曰靑丘主東方三韓之國。此以地名之者也。又造父伯樂王良天駟。皆星名。天子御官也。此以人名之者也。 稗海云二十八宿。宿音秀。若考其義。止當如本義。宿者。日月五星之所宿也。然韓昌黎南山詩。落落月經宿。亦作去聲用。 柳子厚乞巧文曰。天女之孫。嬪于河鼓。謂織女也。按天文志。織女星。天女也。今謂天女之孫。別有所據耶。又爾雅。牽牛星。謂之河鼓。而天文志。河鼓星在牽牛之西云。然則河鼓與牽牛不同。 萬曆壬辰。歲星守我國分野。而倭賊入寇。人以爲國家雖喪敗。終必興復。其言果驗。

風雲[편집]

小說曰。風不鳴條者四十里。折大技者四百里。折大木者五千里。三日三夕者。天下盡風。二日二夕者。天下半風。一日一夜者。其風行萬里。余意非但風也。雨亦宜然。 古語曰。春之風。自下而升上。夏之風。橫行於空中。秋之風。自上而降下。冬之風。着土而行。余聞諸海上人。則此言良是。 弇州稿曰。倭舶之來。恒在淸明之後。前乎此。風候不常。淸明後方多東北風。且積久不變。過五月。風自南來。不利於行。重陽後風亦有東北者。過十月。風自西北來。故防海者。以三四五月爲大訊。九十月爲小訊。聞趙完璧亦言大海中舟行以風便。故每三四五月可行。六月以後。不得行舟云是也。 周禮保章氏。以五雲之物。卞吉凶水旱豐衰之祲象。註。二分二至。觀雲氣。靑爲蟲。白爲喪。赤爲兵荒。黑爲水。黃爲豐。所謂南畝黃雲知歲熟。是也。但王介甫詩割盡黃雲稻正靑。乃指麥熟而言。


雨雪[편집]

小說曰。上旬交月。謂朔日也。雨則主月內多雨。二十五日有雨則主久雨。又曰四月朔雨則主旱。然不盡驗也。 古語云春雨甲子。赤土千里。夏雨甲子。乘船入市。秋雨甲子。禾頭生耳。冬雨甲子。牛羊凍死。又曰甲申雨。主米貴。壬子雨。主久陰。又曰甲申猶自可。乙酉怕殺人。杜詩。冥冥甲子雨。已度立春時。蓋以已過立春故憂之。 《소문》(素問)에 이르기를 “지기(地氣)가 올라가서 구름이 되고, 天氣下爲雨。”라 하였다. 註。陰凝上結則合以成雲。陽散下流則注以爲雨。雨從雲以施化。雲憑氣以交合云。世以男女交合爲雲雨。蓋本於此。按巫山神女朝雲暮雨事。古人多用之。此則以神女而言。非取交合之義。 小說云臘雪熟麥。春雪殺麥。田家以此占豐儉。古語曰臘前三白。韓詩曰。積雪驗豐熟。皆指冬雪。而梅聖兪有賀春雪詩曰三公免責百姓喜何耶。 夏不雨冬不雪。爲旱一也。예전에 기설제(祈雪祭)가 있었으니, 故李退溪及栗谷集。눈이 내리기를 비는 제문(祭文)이 있다. 聞皇朝亦行之。故萬曆中。張居正有賀雪表。其重如此。古語云冬無雪民多疾。夫使癘氣消而土脈潤。蝗蟲辟而牟麥熟。皆積雪之驗也。且李夢陽集。有謝雨文。今祈晴得雨而無報祀。蓋亦闕典云。

[편집]

張太嶽文曰。虹螮蝀字皆從虫。殆有物爲之。儒者以爲陰陽邪淫之氣。臆說也。沈存中筆談。世傳虹能飮澗信然。嘗雨霽。見虹兩頭皆垂澗中。又老僧言山中雨後。見一物如大蝦蟆。鼓腹吐氣。遂成虹霓。今人常言氣吐虹霓者不妄。僧所見物蜥蜴耳。余謂虹能飮澗。非虹能飮。疑水中有物噓氣成形。如蜃樓海市之類耳。按霓。爾雅作蜺。雌虹也。

[편집]

張太嶽曰。雷字古字作回。爲龍蛇蟠屈之狀。易。雷在地中。雷出地奮。曰在曰出。明其有物也。殆亦蛟龍之類。秉純陽之至精者。隨陽氣之出入。以爲起蟄。五行唯火性酷暴。如銃砲火藥一發。金石皆炸裂。雷得火之精。故其氣也。在石則裂。在木則折。在屋則毁。其氣着物。無不立死。人畜之死於雷。皆焦爛。文如符篆。是火氣之所灼也。其死者偶與雷相値。非雷擊之也。有近之而不傷者。其火毒偶未着身也。推此言之。則謂雷爲陰陽擊搏之氣。與罰殛有罪云者。悉臆說也。 周日用曰。以霹靂木擊鳥影。其鳥應時落地云。此與射工射人影。其理同也。

[편집]

佛書云龍火得水而熾。人火得水而滅。沈栝筆談曰。雷火金石皆鎔而草木不爲焦灼。然西京雜記。漢惠帝七年。雷震南山。林木皆火燃至末云。莊子所謂水中有火。乃焚大槐是矣。 抱朴子曰。水性純冷而有溫谷之湯泉。火性純熾而有蕭丘之寒燄。駱賓王文曰。蕭丘之火漸熱。按南海蕭丘之上。有自生之火。春起秋滅。又拾遺記云海西泉玉山穴中。有陰水其色如火。名陰火。曹唐詩漲海潮生陰火滅是也。

時令部[편집]

歲時[편집]

支干名。甲曰閼逢。乙曰旃蒙。亦曰端蒙。丙曰柔兆。亦曰游兆。丁曰强圉。亦曰强梧。戊曰著雍。亦曰徒維。己曰屠維。亦曰祝犂。庚曰上章。亦曰商橫。辛曰重光。亦曰昭陽。壬曰橫艾。亦曰玄黓。癸曰昭陽。亦曰尚章。子曰困敦。丑曰赤奮若。寅曰攝提格。卯曰單閼。亦曰亶安。辰曰執徐。巳曰大荒落。午曰敦䍧。亦曰大律。未曰協洽。申曰涒灘。酉曰作噩。戌曰閹茂。亥曰大淵獻。 楊升庵曰。歲陽名。始見於爾雅。攝提格以下二十二名是也。後世相傳以爲古甲子。而獨史記曆書紀見之。疑漢世術家創爲此名。而後人竄入爾雅。堯舜三代。恐無是稱也。楚辭攝提貞于孟陬。蓋用曆家之言也。司馬公取以紀通鑑。而綱目悉改之。按十干曰陽名。十二支曰陰名。升庵所謂攝提以下二十二爲陽名者非是。 素問論十干曰甲乙。草木始甲而乙屈也。丙丁。萬物炳然著見而强也。戊己。戊茂也。己起也。萬物含秀者抑屈而起也。庚辛。庚更也。辛新也。萬物更茂實新成也。壬癸。萬物閉藏。懷妊於下。揆然萌芽也。論十二支曰子者。一陽肇生之始。壬而爲胎。丑陰尚執而紐之。寅。津也。謂物之津塗。卯。茂也。陽氣盛而孶茂。辰。震也。物盡震而長。己。起也。物畢盡而起。午。長也大也。物皆滿長大。未。味也。物成而有味。申。身也。言物體皆成。酉。緧也。萬物皆緧縮收斂。戌。滅也。萬物皆衰滅。亥。劾也。陰氣劾殺萬物也。余意養生書。勿食申後飯者。亦以食道至酉而斂閉。故禁之歟。 十二辰。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龍巳蛇午馬未羊申猴酉鷄戌狗亥猪也。按說郛云子寅辰午申戌俱陽。故取奇數爲名。鼠虎龍皆五指。馬單蹄猴狗亦五指也。丑卯巳未酉亥俱陰。故取偶數爲名。牛兩蹄兔缺唇蛇雙舌羊鷄猪皆四爪也。其說似有理。 正月曰端月陬月。二月曰令月始月。三月曰嘉月宿月蠶月。四月曰正陽月余月陰月。五月曰暑月皐月。六月曰季月朝月。七月曰凉月相月。八月曰壯月桂月。九月曰玄月菊月。十月曰陽月良月。十一月曰辜月暢月。十二月曰除月涂月嚴月。又甲丙戊庚壬爲剛日。乙丁己辛癸爲柔日。亦曰隻日雙日。 閏月。二十年一周。如萬曆丁丑年。有閏八月。至丙申又閏八月。庚辰年有閏四月。至己亥又閏四月。癸未年有閏二月。至壬寅又閏二月。大都如此。 東方朔占書。正月一日鷄。二日狗。三日羊。四日猪。五日牛。六日馬。七日人。八日穀。淸明溫和。爲蕃息安泰之候。陰寒慘冽。爲疾病衰耗云。杜詩元日至人日。未有不陰時。蓋用此耳。 差穀全書曰。正月辛未。倉頡死日。勿入學。二月辛未。扁鵲死日。勿服藥。八月上庚。河伯死日。勿行船。抱朴子曰。馮夷渡河溺死。亦云馮夷服花八石爲水仙。此言皆出雜書。恐未可信。 稗海曰。俗以每月初五十四二十三爲月忌。出行必避之。其說不經云。今俗以此日爲三破日者。未知何據。 小說曰。日食正陽之月。先儒以爲四月。不然也。正謂四月。陽謂十月。詩曰正月繁霜。又曰歲月陽止。蓋四月純陽。不欲爲陰所侵。十月純陰。不欲過而干陽。此言似是。 古者擧事。皆避月晦。說者以陰之窮爲諱。春秋晉楚鄢陵之戰。特書甲子晦以見譏是也。在前祀享。亦避是日云。 續博物志云木日造麯則酸。水日造醬則生蟲。九焦日種穀則不生牙。六合日遣鬼鬼不去。火日安蜂則蜜苦。土日種麻則不生。信斯言也。古人凡有動作。必擇日者。蓋有意焉。


節序[편집]

月令。仲春鳴鶗鴂。韻府群玉曰。鶗鴂一名子規。春分鳴則眾芳生。秋分鳴則眾芳歇。楚辭曰。恐鶗鴂之先鳴。百草爲之不芳是也。又詩曰。七月鳴鵙。鵙。博勞也。亦名鴂。陰氣動而鳴。陽氣復而止。陰賊之鳥。未知鵙與鶗鴂。是一物否也。 月令。仲春桃始華。素問註。作小桃華。蓋今俗所謂小桃也。 月令。戴勝降于桑。註。頭上毛花成勝故名。司馬相如賦云西王母暠然白首戴勝而穴處。按勝者。婦人首飾。謂之華勝。唐制。立春。宰執親王。賜金銀幡勝。人日。賜綵縷人勝。馬懷素詩。三陽候節金爲勝。蘇東坡詩。頭上銀幡笑阿咸是也。又蘇頲詩。初年競帖宜春勝。按荊楚記。立春。剪綵爲燕戴之。有宜春二字。蓋唐俗也。 月令。王瓜生。按韻會。王瓜根可生食。故得瓜名。然王瓜實小而以王稱何也。或言王瓜。卽今俗所謂籍田瓜也。其種本小而先諸瓜而生。薦進于王故名之。未知信否。 月令。夏其蟲羽。王奕曰。鳳羽蟲之長。故南方之宿。爲朱鳥。又禽經。赤鳳謂之鶉。蓋鳳生于丹穴。鶉又鳳之赤者。故取象焉。吳興沈氏以朱鳥爲丹鶉是也。 月令。鴻鴈有四候。按干寶曰。八月鴻鴈來。乃大鴈也鴈之父母。九月鴻鴈來賓。小鴈也。鴈之子也。十二月鴈北鄕。亦大鴈。鴈之父母。正月候鴈北。亦小鴈。鴈之子也。余意鴻鴈來。言鴈始向南而來也。鴻鴈來賓。言至是悉來而爲賓。賓者對主而言。以見鴈北方之鳥而賓於南方也。鴈北鄕。鄕。向也。言鴈始向北也。候鴈北。言至是悉歸北也。其曰候鴈。通稱之辭。 格致叢書云。夏小正曰十月。黑鳥浴。黑鳥。烏也。浴。謂飛乍上乍下也。諺曰鴉浴風鵲浴雨。又曰鷄浴土。 月令。仲冬鶡旦不鳴。註。鶡旦。夜鳴求旦之鳥也。曆書。旦作鴠。杜詩鴰鶡催明星。按鴰鶡似伯勞而小。催天明之鳥也。蓋卽鶡旦。記。亦作盍旦。又歐陽公詩曰。惟聽夏鷄聲。夜夜耕曉月。按夏鷄。鵯鵊也。催明之鳥云。未知與鴰鶡同否也。 月令。仲冬荔挺出。鄭玄註。荔挺。馬薤也。今謂十一月爲荔月以此。周易莧陸夬夬。註以爲今馬齒莧。感陰氣之多者是也。楊用脩曰。葵邕高誘皆言荔以挺出。鄭玄以荔挺爲名者誤矣。 禮記月令。征鳥厲疾。註。鷹隼之類善擊。故曰征。韻會曰鴊。鳥名。齊魯間謂題肩爲鴊。通作征。韻府群玉曰題肩。鷂也。又藝文類聚。作鷙鳥厲疾。 小說云龍星木之位。春屬東方。心爲大火。懼火盛故禁火。是以寒食有龍忌之禁。未必爲子推設也。此語似是。唐詩以寒食爲火忌。亦此也。按周官司烜氏。仲春。以木鐸巡火。禁于國中。爲季春將出火也。然則禁火。無乃周之遺俗歟。 二十四氣中。小滿芒種名義不可解。說郛云小滿。謂麥之氣至此。方小滿而未熟也。芒種。諸種之有芒者麥也。至是當熟矣。或云麥至是而可收。稻至是而不可種也。此兩說者。亦似未瑩。 風土記。南中六月。有東南長風。謂之黃雀風。時海魚變爲黃雀故名。按宛委餘編曰。九月雨爲黃雀雨。此以月令九月。雀入大水爲蛤故也。蓋二物互相變化。猶蚤蝨隨時變形爾。六月作五月似是。 東方朔傳曰。伏日賜肉。楊惲書曰。歲時伏臘。烹羊炮羔。按秦初作伏祠。社用伏日。漢俗因之賜肉云是也。 按漢書。伏者。陰氣將起。迫於殘陽而未得升。故名伏日。和帝時。初令伏閉盡日。註伏日萬鬼行。故盡日閉。不干他事。程曉伏日詩曰。平生三伏時。道路無行車。閉門避暑臥。出入不相過。今世襬襶子。觸熱到人家。主人聞客來。顰蹙奈此何。 按七月秋風起。八月風高。九月風落。杜詩曰八月秋高風怒號。又曰秋風落洞庭是也。 蔡邕曰。靑帝以未臘。赤帝以戌臘。白帝以丑臘。黑帝以辰臘。黃帝以辰臘云。今我國臘用未日。蓋以東方屬木故也。按皇朝。以冬至後第三戌爲臘云。 按共工氏之子。冬至死爲疫鬼。畏赤小豆。故是日作赤豆粥以禳云。而余見中朝人。冬至不作赤豆粥。按劉子翬至日詩曰。豆糜厭勝憐荊俗。乃知荊楚爲然。 張說耗日飮詩曰。正月今朝減。流傳耗磨辰。還將不事事。同醉俗中人。按正月十六日。古謂之耗磨日。是日必飮酒。不開倉庫云。又唐以二月朔爲中和節。今人猶以爲俗節。蓋襲唐制也。 東方舊俗。以歲首及正月上子午日二月初一日。謂之愼日。又按新羅時。以龍能興雨。馬能服勞。猪鼠耗穀。每歲首辰午亥子日。設祭祈禳。禁百事。相與遊樂。謂之怛忉。輿地勝覽曰。怛忉。言悲愁而禁忌也。 中朝於元正前後十五日。百官休假。諸司封印。停廢一切公務。在高麗時。元正前後並七日給假。而本朝則無此例矣。 今俗正月十五日。喫雜果飯。謂之藥飯。中朝人甚珍之。按新羅時。正月十五日。有烏㘅書之異。故每於是日。以糯飯祭烏。蓋因此成俗也。 按高麗史。國俗自王宮國都。以及鄕邑。正月望燃燈二夜。至恭愍王朝亦然。而崔怡於四月八日。燃燈爲樂云。兩說不同。今俗四月八日燃燈。人謂出於佛家。以釋迦生日故也。 俗以上元月出。占歲豐稔。又是夜爲踏橋之戲。始自前朝。在平時甚盛。士女騈闐。達夜不止。法官至於禁捕。姜克誠詩曰。年少佳辰記上元。踏橋玩月醉芳樽是也。壬辰亂後。無此俗矣。 唐詩曰。田家無五行。水旱占蛙聲。按三月初三上巳日。聽蛙聲占水旱。故諺云田鷄叫得啞。低田好稻把。田鷄叫得響。田內好牽槳。 六月十五日。俗謂流頭。按輿地勝覽曰。新羅舊俗。以是日浴東流水。因爲禊飮。謂之流頭宴。其來久矣。但食水團餠者。未知何據。或以爲出於古槐葉冷淘之義云。


晝夜[편집]

漢舊儀中黃門時五夜之法。謂甲乙丙丁戊也。顔氏家訓曰。漢魏以來。謂甲夜乙夜丙夜丁夜戊夜。又謂之五夜。亦謂之更。漢天文志。戊午乙夜。月蝕熒惑。晉天文志。永熹三月丙夜月蝕旣。丁夜又蝕旣。緗素雜記云五夜者。謂半夜時如日午也。杜詩。五夜漏聲催曉箭。正爲五夜耳。余意此說恐誤。此五夜。猶言五更。韓詩註云夜分爲午。李賀詩。羅幃午夜愁是也。 唐制。京城內。金吾衛軍。昏曉傳呼。又置六街街鼓。以防奸盜。此法最備。嘗見皇朝北京裏。夜則街卒守信地傳呼。至曙而罷。我國巡更之法。最爲踈虞。許多城內。四五殘卒。一番巡過。何能禁奸而戢盜乎。謂宜倣中朝之制爲得也。 一日十二時。一時分八刻。子午各加二刻。一晝夜共一百刻。韓詩曰。百二十刻須臾間。豈唐時漏刻。與今異耶。凡言晝夜者。日出後日入前爲晝。日入後日出前爲夜。此曆家法也。 李郢詩。二十五聲秋夜長。按稗史。夜漏五五相遞爲二十五。至宋去五更後二點。又幷初更去二點。首尾止二十一點。至今不改云。蓋中朝漏點。與我國同矣。

災異部[편집]

災眚[편집]

博物志曰。麒麟鬪而日蝕。鯨魚死而彗星出。嬰兒啼則婦乳出。按庾信文曰。雲生伏鼈。星出鯨魚。韻府群玉云旬始星名。一曰妖氣。見北斗旁靑黑色。象伏鼈。晉書。天垂伏鼈是也。 論衡曰。周昭王二十六年甲寅四月八日。井泉溢宮殿震。夜恒星不見。 태사(太史) 소요(蘇繇)가 점을 쳐 생각하기를 서방(聖人)에서 성인(聖人)이 태어났다고 하였다. 余謂佛之生。乃中國之大變。此紀異也。열자(列子)도 또한 서방에 성인이 있다고 말하였다. 則周之時。已知有佛矣。 京房易占曰。日食乙酉。君弱臣强。司馬將兵。反征其王。按魏高貴鄕公五年正月乙酉朔。日有食之。五月有成濟之變。其應驗甚妙。不下於焦易矣。 按漢成帝時。宮中雨一蒼鹿。食之甚美云。古有雨金雨錢雨魚雨石。而鹿則尤怪矣。又孫吳時。金陵雨五穀於貧民家。富者則不雨云。異哉。孰主張是。 漢書靈帝時。京師馬生人。風俗通曰。養馬胡蒼頭交馬以生子云。又唐書乾符二年。河北馬生人。京房易傳上曰。天子諸侯相伐。厥妖馬生人。聞頃年㺚兵與牝驢交合。昔盤瓠之裔爲蠻。白狼之産爲突厥。蒼鹿之生爲蒙古。蓋此類歟。 東晉時。地生白毛。孫盛以爲人勞之異。宋高宗時。地生白毛。童謠曰地上白毛生。老少一齊行。姜沆言在倭中。目見天雨毛連日不止。頃在戊申己酉年間。天雨木實者屢矣。未知何應也。 筆談曰。煕寧九年。恩州武成縣。有旋風自東南來。大木盡拔。官舍民居略盡悉卷入雲霄中。縣令兒女奴婢卷去復墜地。死傷者數人。民間死傷亡失者。不可勝計。縣城悉爲丘墟云。怪矣。 東閣雜記。中廟朝戊寅五月十五日。京外地大震。太廟殿瓦飄落。闕內墻垣塌倒。民家或有頹圮。男女老少。皆出外露處。以免覆壓。上以災異。延訪大臣六卿三司。其後赴京回還使臣聞見錄中言蘇州常熟縣。有白龍一黑龍二。乘雲而下。口吐火燄隨以雷電風雨。卷去傍近民舍三百餘戶。船數十隻。飄入半空。墮地粉碎。乃同日也云。夫龍之威至於如此。亦異矣。 新羅太宗王時。吐含山地燃三年而滅。北巖崩碎爲米。食之如陳米云。近世肅淸門外岩石罅。有液流出。淸者如酒。濃者如餠。人爭取食。余取來見之。則堅凝不堪食。蓋見日故也。如地燃地陷之變。近歲亦多有之。 天文志云敵上氣如匹帛者。此雄軍之氣。不可攻也。若在我軍上。戰必大勝。按世宗朝。崔閏德西征時將戰。軍上忽有白氣如匹帛。日官曰大勝之兆。果大捷。 先王朝嘗旱甚。下敎曰昔于公慟哭三年旱。今日未知幾于公慟哭耶。卽日疏放囚人。聖德至矣。人皆感激。 萬曆丁丑。蚩尤旗出尾箕星。乃燕分。與我國同分野。其長竟天。累月不滅。是歲日本倭酋平秀吉。始有犯順之謀。後十五歲壬辰。寇陷我國。皇朝動天下之兵。征勦七年而始定。夫以蕞爾小醜。跳梁海島中。逆節乍萌而象見于上如此。吁可畏哉。 戊子六月。穩城地。二更有火塊如人佩弓矢。飛而向北。震雷隨之。如冰拆之聲。越四年。倭寇闌入六鎭。是氣之先至者也。 壬辰以前。朱洪竊去社稷位版。李山盜宗廟金銀寶冊而火之。又有賊偸御座日月鏡。繼以鄭汝立謀逆之變。至於健元陵陵寢鳴。漢水赤。蚩尤亙天。穹龜出海。此等變異。不可悉記。 癸巳元日。白氣三道。自西北亙天。橫貫太陽。傍有雙虹圍暈二匝。識者以爲勝敵之象。越七日。天兵克平壤。 萬曆乙巳。余守安邊。七月十九日。自酉時急雨如注。獰風裂屋。至二更大水入城。瀰滿如海。不見涯際。境內閭家殆盡沈沒。人畜漂去者甚多。至有全村無一遺者。翌朝雨歇。則牛馬鷄犬蛇虺山禽野獸水族之類。堆死於洲渚或海濱者如山而臭腐。人不敢近。山崩岸塌。川原變遷。沙石蔽野。野無餘穗。至於山中大木。亦皆根拔。浮下於德源之境。塡塞數十里。人不通行。燒火月餘方盡。是開闢以來未有之大變也。或疑非天降雨。乃海翻而爲災云。 先王丁未六月。湖西及嶺南。雨雹大如鴨卵。壓碎禽鳥。隕殺草木。咸鏡南道。雨雹霜雪。日候寒凜如冬。又有訛言取人膽之說盛行。白晝城中。人不單行。傳及外方。八道皆然。人心恟懼。道路阻絶。數月後方定。十月彗星見三台之間。尾指文昌及北斗魁。長十餘尺色蒼白。逾月始滅。明年上昇遐。是其驗也。 癸丑十月。野雉入都城。殆遍於市肆。不知其數。至於飛集闕中。市井小兒爭相捕食之。如是月餘。亦怪矣。 余守安邊日。有梟鳴于衙南樹上。翌早邑人駭曰。梟鳴此地者。官必遞去。相譁以爲憂。余聞而怪之。使客喻邑人曰。梟鳴非怪。爾言爲怪。余且不以遞去爲憂。爾奚憂焉。未幾果免歸。亦怪矣。


饑荒[편집]

續博物志曰。太歲在丑。乞漿得酒。太歲在巳。販妻鬻子。言丑年豐巳年歉也。 鶴林玉露曰。歲將饑。小民餐必倍。俗謂作荒。以此觀之。非今時獨然。 小說曰。杜甫寓蜀。蠶熟時。每與妻子躬行乞曰。如或相憫。惠我一絲兩絲。噫子美之窮。至於行乞。甚矣。其赴奉先詩曰。入門聞號咷。幼子饑已卒。所愧爲人父。無食致夭折。傷哉傷哉。 新羅太宗王朝。時和歲豐。布一匹直租三十石或五十石。高麗恭愍朝。京城飢。大布一匹直米五升。此東方衰盛之極也。頃在先王朝癸巳甲午年間。新經倭寇。木綿一匹直米二升。一馬價不過三四斗。飢民白晝屠剪。至父子夫婦相殺食。重以疫癘。道路死者相枕。水口門外。積屍如山。高於城數丈。募僧徒埋瘞之。訖乙未乃止。翌年丙申豐稔。綿布一匹直米三四十斗。豆則五六十斗。人始免菜色。而酒肉豪侈甚於平時。 癸巳京城倭退後餓莩滿城。一日死者不紀其數。先王敎曰。近日飢民。無術可濟。予仰天痛悶。欲先死而不得。有司日進白米六升。予平日素不食三時。雖三升之米寧能盡食。今宜除米三升。分送于賑濟五場。又內出白米若干石。令政院作粥。以饋飢民。其愛民之意至矣。時庭試及第崔啓沃。放榜日。戴賜花持紅牌。就賑濟場喫粥焉。


人異[편집]

鳥之大者曰鵬。魚之大者曰鯨。蛇之大者呑象。蟹之大者如山。蚯蚓之大者長至七十尺。在高麗史。物有如此。人亦宜然。如防風氏身橫九畝。何足疑乎。

神異記言東南大荒中。有樸父焉。夫妻並立。其高千里。此說固誕矣。按古記云新羅時。有女尸漂泊于海岸。長五十尺。或云長三十六尺。然則博物志所謂龍伯國人。長三十丈。又曰日東北極人。長九丈。又曰東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大人國者。似有徵矣。

史記註。始皇十八年。巴郡出大人。長二十五丈六尺。又漢書五行志曰。始皇二十六年。有大人長五丈。足履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見于臨洮。故銷兵器爲金人十二云。其長至二十五丈則怪矣誕矣。 後漢書曰。東沃沮海中。得一布衣。其形如中人衣。而兩袖長三丈。又見一人乘破船。頂中復有面。與語不通。不食而死云。郭璞長臂國贊曰。雙臂三丈。體如中人。捕魚海濱是也。按歐邏巴輿地勝覽曰。區度寐國在東北方。其人甚長而衣短云。疑卽此也。豈古人未之知耶。

漢書哀帝時。豫章男子化爲女。嫁而生一男。夫化女怪矣。生男則尤怪矣。

宋孝武寵崑崙奴註。其狀似崑崙國人。곤륜국(崑崙國)은 임읍(林邑) 남쪽에 있다. 按南蠻傳。林邑以南。皆拳髮黑身。通號爲崑崙云。蓋海鬼類也。晉簡文李后形長而黑。號崑崙云。余嘗見暹羅國地圖。海中有大崑崙小崑崙。疑卽此地。本草曰。鷄舌香出崑崙交廣者。亦此也。

劉提督綎。乃四川總兵。萬歷癸巳。領蜀兵出來。其軍有海鬼者出南蕃。面色深黑如漆。能潛行海底而其貌如鬼故名。有長人者形體絶大幾二丈。不堪騎馬乘車以行。疑卽長狄巨無霸之遺種也。以此觀之。天壤之間。何物不有。春秋時。長狄僑如。長三丈。或云五丈。漢張仲師二尺二寸。東郡短人纔七寸。此大小之辨也。

按雜書。東海有國。爲女感風而孕。北方有國。無男照井而生。人謂不經而不信之。其不信宜矣。然今雞與鵝鴨。其雌獨處而能生卵。是則人所目見。理固有不可知者。豈女國獨陰無陽。故只能生女歟。

古今註。齊后怨王而死。變爲蟬。述異記。楚莊王時。宮人一朝化爲野蛾飛去云。此何理也。豈宮女多怨曠幽思。故有此異歟。又小說言人或死而化爲飛禽與蝶者。抑何理也。

雲南志曰。元時脫脫平越嶲。見射死人有尾長三寸許。詢之土人。謂此等間有之。年老往往化爲虎云。怪矣。 車復元。以製述官。隨通信使往還日本。嘗言在日本時。得一書見之。皆記水族變化爲人之事。蓋海島鴻荒之世。乃有許多怪事也。

昔唐朱粲,張茂昭。五代張從簡,薛震。嗜食人肉。皇明新安王有熺。喜生食人腦肝膽。噫豈獨盜跖然哉。尤可怪者。唐左史郞中任正名。舒川刺史張懷肅。好服人精。知福建院權長孺。嗜人爪甲。近世江陵。有姓金者喜吮人賢囊。爲天下至味。常於山寺。與僧共處。日以吮囊爲事。僧徒苦之。此其食性之不可知者。

物異[편집]

昆蟲無不羽化。固也。羽蟲而化鱗物。鱗物而化麋鹿。何理也。田鼠爲鴽。蝦蟇爲鶉爲蟹。鯉鮪爲龍。雞爲蛇。雀爲蛤。雉爲蜃。蛇爲雉。蟾蜍爲河豚。怪矣。人有化爲虎爲牛爲獐爲魚鼈禽鳥。亦何理耶。蕨與當歸。乃植物而亦變爲蛇。此理之尤不可知者。夫十二類之生。充滿天地間。生生化化。擾擾棼棼。造物眞戲劇也哉。 龍聽以角。非眞聾也。是以角爲耳者也。牛聽以鼻。非無耳也。是以鼻爲耳者也。龍不翼而飛。是以不翼爲翼也。蛇無足而行。是以無足爲足也。猫食薄荷而醉。是以薄荷爲酒者也。貘食銅鐵而飽。是以銅鐵爲食者也。故形不可一體而求。理不可一例而推。 草木無情而何首烏石楠有雌雄之感。禽獸有偶而靈狸自爲牝牡。蓋物異也。 蟲鳥卵生。而鸕鶿吐子。仙鶴化胎。余所目見則蟾蜍亦吐子矣。人亦有卵生者。徐偃王與新羅始祖是也。如彭祖剖母脇。老子剖母左腋。釋迦破母右腋而出。亦異矣。 物之化生。理也。至如鳥有蚊母。草有蚊母虻母。果有蚊蛤。此則理外之理也。世人局於見聞。以其小知而欲窮天下之理。烏可哉。 說郛等書曰。炎洲在南海中。去岸九萬里。有風生獸狀如豹。火燒不死。劍斫不入。以鐵鎚打頭十數萬乃死。其口向風便活。以石上菖蒲。塞其耳鼻則死。取其腦和菊服長生。又海南有魚如鼈。斬其首乾之。椓去其齒而更生。亦鰐魚也。宛委餘編曰。風母如猿。打殺遇風卽活。醫方曰。水蛭火乾經年。得水亦活云。蓋異種也。 嶺南志云有物如蒲帆過海。海人擊之。乃蝴蝶也。得肉八十斤。噉之極肥美。又蜈蚣大者長百步。南越志曰。大者其皮可以鞔鼓。其肉爲脯。美於牛肉。今我國南邊。亦多蜈蚣。有長過尺者。以百步准之。特眇少者耳。 按本草曰。虎與鹿兔壽皆千歲。五百歲毛變白。醫學入門曰。狼壽八百歲。三百歲善變人形。熊壽五百歲。能化爲狐狸。又曰獼猴八百歲化爲猿。猿五百歲變爲玃。玃一千歲。變爲蟾蜍。抱朴子曰。狐壽八百歲。三百歲變爲人。本草曰。蝙蝠在乳石洞中。食其精汁。色白壽千歲。相鶴經曰。鶴千六百年色白。又龜鵠壽皆千歲。宛委餘編曰。肉芝卽萬歲蟾蜍。千歲蝙蝠。千歲靈龜風生獸。千歲燕之類。服之令人長生云。蓋龜燕蝙蝠。蟄而服氣故能壽。而蟾蜍又最壽矣。 酉陽雜記云夜行遊女。一曰天帝女。夜飛晝隱如鬼神。衣毛爲飛鳥。脫毛爲婦人。喜取人子。凡飴小兒不可露處。小兒衣亦不可露晒。毛落衣中。當爲鳥祟。此言似誕。而今按醫方小兒門。無辜疳是也。 辛卯年夏。三陟襄陽蔚珍等邑。有蟻蟲蔽海而出。瀰漫海岸。如戰鬪之狀。又京中柳謐家庭前五六間地。黑蟻遍布。或斬頭或斬腰而死者。不記其數。翌年而倭寇至。此其兆歟。 白雉蓋常有之。先王朝辛卯年。固城山中。産白雉。丁未年。江原道獻白雉。今甲寅年。黃海道獻白雉。又丁未年。狼川有白烏與群烏相逐。今庚戌年。白烏集于泮宮。群烏並逐。踰月不去。又癸丑年。白鵲出于城中。白鴈來于陽川江北。此皆出狀啓。或人所目擊者。 余爲洪州時。白棗生衙舍席門外。長可四五寸。莖條潔白。枝葉玲瓏如刻玉。甚可珍玩。卽戊申五月宣宗大王國恤時也。


芝峯類說卷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