삼국유사/감통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선도산 성모가 불사를 좋아하다[편집]

仙桃聖母隨喜佛事

<眞平王>朝, 有比丘尼名<智惠>, 多賢行, 住<安興寺>. 擬新修佛殿而力未也, 夢一女仙風儀婥約, 珠翠飾鬟, 來慰曰: 「我是<仙桃山>神母也. 喜汝欲修佛殿, 願施金十斤以助之. 宜取金於予座下, 粧點主尊三像, 壁上繪五十三佛 六類聖衆及諸天神 五岳神君(<羅>時五岳, 謂東<吐含山>, 南<智異山>, 西<雞龍>, 北<太伯>, 中<父岳>亦云<公山>也), 每春秋二季之十日, 叢會善男善女, 廣爲一切含靈, 設<占察法會>以爲恒規.(本朝<屈弗池>龍, 託夢於帝, 請於<靈鷲山>長開<藥師道場>, □平海途, 其事亦同.) <惠>乃驚覺, 率徒往神祠座下, 堀得黃金一百六十兩, 克就乃功, 皆依神母所諭. 其事唯存, 而法事廢矣. 神母本中國帝室之女, 名<娑蘇>. 早得神仙之術, 歸止海東, 久而不還, 父皇寄書繫足云: 「隨鳶所止爲家.」 <蘇>得書放鳶, 飛到此山而止, 遂來宅爲地仙, 故名<西鳶山>. 神母久據玆山, 鎭祐邦國, 靈異甚多. 有國已來, 常爲三祀之一, 秩在群望之上. 第五十四<景明王>好使鷹, 嘗登此放鷹而失之, 禱於神母曰: 「若得鷹, 當封爵.」 俄而鷹飛來止机上, 因封爵「大王」焉. 其始到<辰韓>也, 生聖子爲東國始君, 盖<赫居> <閼英>二聖之所自也. 故稱<雞龍> <雞林> <白馬>等, 雞屬西故也. 嘗使諸天仙織羅, 緋染作朝衣, 贈其夫, 國人因此始知神驗. 又《國史》, 史臣曰: 「<軾><政和>中, 嘗奉使入<宋>, 詣<佑神館>, 有一堂, 設女仙像. 館伴學士<王黼>曰: 『此是貴國之神, 公知之乎?』 遂言曰: 『古有中國帝室之女, 泛海抵<辰韓>, 生子爲海東始祖, 女爲地仙, 長在<仙桃山>, 此其像也.』 又<大宋國>使<王襄>到我朝, 祭東神聖母, 文有「娠賢肇邦」之句.」 今能施金奉佛, 爲含生開香火, 作津梁, 豈徒學長生而囿於溟濛者哉! 讚曰: 來宅西鳶幾十霜, 招呼帝子織霓裳. 長生未必無生異, 故謁金仙作玉皇.

여종 욱면이 염불하여 극락으로 가다[편집]

郁面婢念佛西昇

<景德王>代<康州>(今<晉州>, 一作<剛州>, 則今<順安>)善士數十人, 志求西方, 於州境創<彌陀寺>, 約萬日爲契. 時有阿干<貴珍>家一婢名<郁面>, 隨其主歸寺, 立中庭, 隨僧念佛, 主憎其不職, 每給穀二碩, 一夕舂之. 婢一更舂畢, 歸寺念佛.(俚言「己事之忙, 大家之春促」, 盖出乎此.) 日夕微怠, 庭之左右, 竪立長橛, 以繩穿貫兩掌, 繫於橛上合掌, 左右遊之激勵焉. 時有天唱於空「<郁面娘>入堂念佛」, 寺衆聞之, 勸婢入堂, 隨例精進. 未幾, 天樂從西來, 婢湧透屋樑而出, 西行至郊外, 捐骸變現眞身. 坐蓮臺, 放大光明 緩緩而逝, 樂聲不撤空中. 其堂至今有透穴處云.(已上《鄕傳》.) 按《僧傳》: 「棟梁八珍者觀音應現也. 結徒有一千, 分朋爲二, 一勞力, 一精修, 彼勞力中知事者不獲戒, 墮畜生道, 爲<浮石寺>牛. 嘗駄經而行, 賴經力, 轉爲阿干<貴珍>家婢, 名<郁面>. 因事至<下柯山>, 感夢遂發道心. 阿干家距<惠宿法師>所創<彌陀寺>不遠, 阿干每至其寺念佛, 婢隨往, 在庭念佛云云.」 如是九年, 歲在乙未正月二十一日, 禮佛撥屋梁而去, 至小伯山, 墮一隻履, 就其地爲<菩提寺>. 至山下棄其身, 卽其地爲<二菩提寺>, 榜其殿曰「<勗面>登天之殿」. 屋脊穴成十許圍, 雖暴雨密雪不霑濕. 後有好事者範金塔一座, 直其穴, 安承塵上, 以誌其異, 今榜塔尙存. <勗面>去後, <貴珍>亦以其家異人托生之地, 捨爲寺曰<法王>, 納田民, 久後廢爲丘墟. 有大師<懷鏡>, 與承宣<劉碩> 小卿<李元長>, 同願重營之. <鏡>躬事土木, 始輸材, 夢老父遺麻葛屨各一. 又就古神社, 諭以佛理, 斫出祠側材木, 凡五載告畢. 又加臧獲, 蔚爲東南名藍, 人以<鏡>爲<貴珍>後身. 議曰: 按鄕中古傳, <郁面>乃<景德王>代事也, 據<徵>(「徵」字疑作「珍」. 下亦同)本傳, 則<元和>三年戊子, <哀莊王>時也. <景德>後歷<惠恭> <宣德> <元聖> <昭聖> <哀莊>等五代, 共六十餘年也. <徵>先<面>後, 與鄕傳乖違, 然兩存之闕疑. 讚曰: 西隣古寺佛燈明, 舂罷歸來夜二更. 自許一聲成一佛, 掌穿繩子直忘形.

광덕과 엄장[편집]

廣德 嚴莊

<文武王>代, 有沙門名<廣德> <嚴莊>二人友善. 日夕約曰: 「先歸安養者, 須告之.」 <德>隱居<芬皇>西里(或云, <皇龍寺>有<西去房>, 未知孰是), 蒲鞋爲業, 挾妻子而居; <莊>庵栖<南岳>, 大種力耕. 一日, 日影拖紅, 松陰靜暮, 窓外有聲, 報云: 「某已四往矣, 惟君好住, 速從我來.」 <莊>排闥而出顧之, 雲外有天樂聲, 光明屬地. 明日歸訪其居, <德>果亡矣. 於是, 乃與其婦收骸, 同營蒿里. 旣事, 乃謂婦曰: 「夫子逝矣, 偕處何如?」 婦曰: 「可.」 遂留, 夜將宿欲通焉, 婦靳之曰: 「師求淨土, 可謂求魚緣木.」 <莊>驚怪問曰: 「<德>旣乃爾, 予又何妨?」 婦曰: 「夫子與我, 同居十餘載未嘗一夕同床而枕, 況觸汚乎. 但每夜端身正坐, 一聲念阿彌陁佛號, 或作十六觀, 觀旣熟, 明月入戶, 時昇其光, 加趺於上. 竭誠若此, 雖欲勿西奚往? 夫適千里者, 一步可規. 今師之觀可云東矣, 西則未可知也.」 <莊>愧赧而退, 便詣<元曉法師>處, 懇求津要, <曉>作《鍤觀法》誘之, <藏>於是潔己悔責, 一意修觀, 亦得西昇. 《鍤觀》在《曉師本傳》與《海東僧傳》中. 其婦乃<芬皇寺>之婢, 盖十九應身之一德. 嘗有歌云: 月下伊底亦, 西方念丁去賜里遣? 無量壽佛前乃, 惱叱古音(鄕言云報言也)多可支白遣賜立, 誓音深史隱尊衣希仰支, 兩手集刀花乎白良願往生願往生, 慕人有如白遣賜立阿邪, 此身遺也置遣, 四十八大願成遣賜去.

경흥이 성현을 만나다[편집]

憬興遇聖

<神文王>代, 大德<憬興>, 姓<水>氏, <熊川州>人也. 年十八出家, 遊刃三藏, 望重一時. <開耀>元年, <文武王>將昇遐, 顧命於<神文>曰: 「<憬興法師>可爲國師, 不忘朕命.」 <神文>卽位, 曲爲國老, 住<三郎寺>, 忽寢疾彌月, 有一尼來謁候之, 以《華嚴經》中善友原病之說爲言曰: 「今師之疾, 憂勞所致, 喜笑可治.」 乃作十一樣面貌, 各作俳諧之舞, 巉巖戍削, 變熊不可勝言, 皆可脫頥, 師之病不覺洒然. 尼遂出門, 乃入<南巷寺>(寺在<三郎寺>南)而隱, 所將杖子, 在幀畫十一面圓通像前. 一日將入王宮, 從者先備於東門之外, 鞍騎甚都, 靴笠斯陳, 行路爲之辟易, 一居士(一云沙門), 形儀疎率, 手杖背筐, 來憩于下馬臺上, 視筐中乾魚也. 從者呵之曰: 「爾着緇, 奚負觸物耶?」 僧曰: 「與其挾生肉於兩股間, 背負三市之枯魚, 有何所嫌?」 言訖起去. <興>方出門, 聞其言, 使人追之, 至<南山><文殊寺>之門外, 抛筐而隱, 杖在文殊像前, 枯魚乃松皮也. 使來告, <興>聞之嘆曰: 「大聖來戒我騎畜爾.」 終身不復騎. <興>之德馨遺味, 備載釋<玄本>所撰《三郎寺碑》. 嘗見《普賢章經》, 彌勒菩薩言: 「我當來世, 生閻浮提, 先度釋迦末法弟子, 唯除騎馬比丘不得見佛.」 可不警哉! 讚曰: 「昔賢垂範意彌多, 胡乃兒孫莫切瑳. 背底枯魚猶可事, 那堪他日負龍華.

진신 석가 공양을 받다[편집]

眞身受供

<長壽>元年壬辰, <孝昭>卽位, 始創<望德寺>, 將以奉福<唐>室. 後, <景德王>十四年, <望德寺>塔戰動, 是年有<安史>之亂, <羅>人云: 「爲<唐>室立玆寺, 宜其應也.」 八年丁酉, 設落成會, 王親駕辦供, 有一比丘, 儀彩疎陋, 局束立於庭, 請曰: 「貧道亦望齋.」 王許赴床杪. 將罷, 王戱調之曰: 「住鍚何所?」 僧曰: 「<琵琶嵓>.」 王曰: 「此去, 莫向人言, 受國王親供之齋.」 僧笑答曰: 「陛下亦莫與人言, 供養眞身釋迦.」 言訖, 湧身凌空, 向南而行. 王驚愧, 馳上東岡, 向方遙禮, 使往尋之, 到<南山><參星谷>, 或云<大磧川源>石上, 置錫鉢而隱. 使來復命, 遂創<釋迦寺>於<琵琶嵓>下, 創<佛無事>於滅影處, 分置錫鉢焉. 二寺至今存, 錫鉢亡矣.《智論》第四云: 「昔有<罽賓三藏>, 行<阿蘭若法>, 至<一王寺>, 寺設大會, 守門人見其衣服麤弊, 遮門不前. 如是數數, 以衣弊故, 每不得前, 便作方便, 假借好衣而來, 門人見之, 聽前不禁. 旣獲詣坐, 得種種好食, 先以與衣, 衆人問言: 「何以爾乎?」 答曰: 「我比數來, 每不得入, 今以衣故得此座, 得種種食, 宜以與衣爾.」 事可同按. 讚曰: 燃香擇佛看新繪, 辦供齋僧喚舊知, 從此<琵琶嵓>上月, 時時雲掩到潭遲.

월명사의 도솔가[편집]

月明師兜率歌

<景德王>十九年庚子四月朔, 二日並現, 挾旬不滅. 日官奏請緣僧, 作散花功德則可禳. 於是, 潔壇於<朝元殿>, 駕幸<靑陽樓>, 望緣僧. 時有<月明師>, 行于阡陌時之南路, 王使召之, 命開壇作啓. <明>奏云: 「臣僧但屬於國仙之徒, 只解<鄕歌>, 不閑聲<梵>.」 王曰: 「旣卜緣僧, 雖用<鄕歌>可也.」 <明>乃作《兜率歌》賦之, 其詞曰: 「今日此矣散花唱良巴, 寶白乎隱花良汝隱, 直等隱心音矣命叱使以惡只, 彌勒座主陪立羅良.」 解曰: 「<龍樓>此日《散花歌》, 挑送靑雲一片花, 殷重直心之所使, 遠邀<兜率>大僊家.」 今俗謂此爲《散花歌》, 誤矣, 宜云《兜率歌》. 別有《散花歌》, 文多不載. 旣而日怪卽滅, 王嘉之, 賜品茶一襲, 水精念珠百八箇. 忽有一童子, 儀形鮮潔, 跪奉茶珠, 從殿西小門而出. <明>謂是內宮之使, 王謂師之從者, 及玄徵而俱非. 王甚異之, 使人追之, 童入內院塔中而隱, 茶珠在南壁畫慈氏像前. 知<明>之至德至誠, 能昭假于至聖也如此. 朝野莫不聞知, 王益敬之, 更贐絹一百疋, 以表鴻誠. <明>又嘗爲亡妹營齋, 作鄕歌祭之, 忽有驚颷吹紙錢, 飛擧向西而沒. 歌曰: 「生死路隱, 此矣有阿米次肹伊遣, 吾隱去內如辭叱都, 毛如云遣去內尼叱古, 於內秋察早隱風未, 此矣彼矣浮良落尸葉如一等隱枝良出古, 去奴隱處毛冬乎丁, 阿也, 彌陁刹良逢乎, 吾道修良待是古如.」 <明>常居<四天王寺>, 善吹笛. 嘗月夜吹過門前大路, 月馭爲之停輪. 因名其路曰<月明里>, 師亦以是著名. 師卽<能俊大師>之門人也. <羅>人尙<鄕歌>者尙矣. 盖詩頌之類歟? 故往往能感動天地鬼神者非一. 讚曰: 風送飛錢資逝妹, 笛搖明月住<姮娥>. 莫言<兜率>連天遠, 萬德花迎一曲歌.

선율이 죽었다가 살아나다[편집]

善律還生

<望德寺>僧<善律>, 施錢欲成《六百般若》, 功未周, 忽被陰府所追, 至冥司, 問曰: 「汝在人間作何業?」 <律>曰: 「貧道暮年欲成《大品經》, 功未就而來.」 司曰: 「汝之壽籙雖盡, 勝願未終, 宜復人間, 畢成寶典.」 乃放還. 途中有一女子, 哭泣拜前曰: 「我亦<南閻州><新羅>人, 坐父母陰取<金剛寺>水田一畝, 被冥府追檢, 久受重苦. 今師若還古里, 告我父母, 速還厥田. 妾之在世, 胡麻油埋於床下, 幷藏緻密布於寢褥間, 願師取吾油點佛燈, 貨其布爲經幅, 則黃川亦恩, 庶幾脫我若惱矣.」 <律>曰: 「汝家何在?」 曰: 「<沙梁部><久遠寺>西南里也.」 <律>聞之, 方行乃蘇. 時<律>死已十日, 葬于<南山>東麓. 在塚中呼三日, 牧裡聞之, 來告於本寺, 寺僧歸發塚出之, 具說前事. 又訪女家, 女死隔十五年, 油布宛然, <律>依其諭作冥福. 女來魂報云: 「賴師之恩, 亡已離苦得脫矣.」 時人聞之, 莫不驚感, 助成寶典. 其經秩今在東都僧司藏中, 每年春秋, 披轉禳災焉. 讚曰: 堪羨吾師仗勝緣, 魂遊却卻返舊林泉. 爺孃若問兒安否, 爲我催還一畝田.

김현이 호랑이를 감동시키다[편집]

金現感虎

<新羅>俗, 每當仲春, 初八至十五日, 都人士女, 競遶<興輪寺>之殿塔爲福會. <元聖王>代有郎君<金現>者, 夜深獨遶不息, 有一處女, 念佛隨遶, 相感而目送之, 遶畢, 引入屛處通焉. 女將還, <現>從之, 女辭拒而强隨之. 行至西山之麓, 入一茅店, 有老嫗問女曰: 「附率者何人?」 女陳其情. 嫗曰: 「雖好事不如無也! 然遂事不可諫也. 且藏於密, 恐汝弟兄之惡也.」 把郎而匿之奧. 小選有三虎咆哮而至, 作人語曰: 「家有腥膻之氣, 療飢何幸.」 嫗與女叱曰: 「爾鼻之爽乎! 何言之狂也?」 時有天唱: 「爾輩嗜害物命尤多, 宜誅一以徵惡!」 三獸聞之, 皆有憂色. 女謂曰: 「三兄若能遠避而自懲, 我能代受其罰.」 皆喜俛首妥尾而遁去. 女入謂郎曰: 「始吾恥君子之辱臨弊族, 故辭禁爾, 今旣無隱, 敢布腹心. 且賤妾之於郎君, 雖曰非類, 得陪一夕之歡, 義重結褵之好. 三兄之惡, 天旣厭之, 一家之殃, 予欲當之. 與其死於等閑人之手, 曷若伏於郎君刃下, 以報之德乎. 妾以明日入市爲害劇, 則國人無如我何, 大王必募以重爵而捉我矣. 君其無▩, 追我乎城北林中, 吾將待之.」 <現>曰: 「人交人, 彝倫之道, 異類而交, 盖非常也. 旣得從容, 固多天幸, 何可忍賣於伉儷之死, 僥倖一世之爵祿乎!」 女曰: 「郎君無有此言. 今妾之壽夭, 盖天命也, 亦吾願也, 郎君之慶也, 予族之福也, 國人之喜也. 一死而五利備, 其可違乎. 但爲妾創寺, 講眞詮, 資勝報, 則郎君之惠莫大焉.」 遂相泣而別. 次日果有猛虎入城中, 剽甚無敢當, <元聖王>聞之, 申令曰: 「戡虎者爵二級.」 <現>詣闕奏曰: 「小臣能之.」 乃先賜爵以激之. <現>持短兵, 入林中, 虎變爲娘子, 熙怡而笑曰: 「昨夜共郎君繾綣之事, 惟君無忽. 今日被爪傷者, 皆塗<興輪寺>醬, 聆其寺之螺鉢聲則可治.」 乃取<現>所佩刀, 自頸而仆, 乃虎也. <現>出林而託曰: 「今玆虎易摶矣.」 匿其由不洩, 但依諭而治之, 其瘡皆效. 今俗亦用其方. <現>旣登庸, 創寺於<西川>邊, 號<虎願寺>, 常講《梵網經》, 以導虎之冥遊, 亦報其殺身成己之恩. <現>臨卒, 深感前事之異, 乃筆成傳, 俗始聞知, 因名《論虎林》, 禾爾于今. <貞元>九年, <申屠澄>自黃冠, 調補<漢州><什邡縣>之尉, 至<眞符縣>之東十里許, 遇風雪大寒, 馬不能前. 路傍有茅舍, 中有煙火甚溫, 照燈下就之, 有老父嫗及處子, 環火而坐. 其女年方十四五, 雖蓬髮垢衣, 雪膚花臉, 擧止姸媚. 父嫗見<澄>來, 遽起曰: 「客甚衝寒雪, 請前就火.」 <澄>坐良久, 天色已暝, 風雪不止. <澄>曰: 「西去縣尙遠, 請宿丁此.」 父嫗曰: 「苟不以蓬蓽爲陋, 敢承命.」 <澄>遂解鞍施衾幃. 其女見客方止, 修容靘粧, 自帷箔間出, 有閑雅之態, 猶過初時. <澄>曰: 「小娘子明惠過人甚, 幸未婚, 敢請自媒如何?」 翁曰: 「不期貴客欲採拾, 豈定分也.」 <澄>遂修子婿之禮, <澄>乃以所乘馬, 載之而行. 旣至官, 俸祿甚薄, 妻力以成家, 無不歡心. 後秩滿將歸, 已生一男一女, 亦甚明惠, <澄>尤加敬愛. 嘗作贈內詩云: 「一宦慚<梅福>, 三年愧<孟光>. 此情何所喩, 川上有鴛鴦.」 其妻終日吟諷, 似默有和者, 未嘗出口. <澄>罷官, 罄室歸本家, 妻忽悵然謂<澄>曰: 「見贈一篇, 尋卽有和.」 乃吟曰: 「琴瑟情雖重, 山林志自深. 常憂時節變, 辜負百年心.」 遂與訪其家, 不復有人矣. 妻思慕之甚, 盡日涕泣, 忽壁角見一虎皮, 妻大笑曰: 「不知此物尙在耶!」 遂取披之, 卽變爲虎, 哮吼拏攫, 突門而出. <澄>驚避之, 攜二子, 尋其路, 望山林, 大哭數日, 竟不知所之. 噫! <澄> <現>二公之接異物也, 變爲人妾則同矣, 而贈背人詩, 然後哮吼拏攫而走, 與<現>之虎異矣. <現>之虎不得已而傷人, 然善誘良方以救人. 獸有爲仁如彼者, 今有人而不如獸者, 何哉? 詳觀事之終始, 感人於旋遶佛寺中, 天唱徵惡, 以自代之, 傳神方以救人, 置精廬講佛戒, 非徒獸之性仁者也. 盖大聖應物之多方, 感<現公>之能致精於旋遶, 欲報冥益耳, 宜其當時能受禧佑乎. 讚曰: 山家不耐三兄惡, 蘭吐那堪一諾芳. 義重數條輕萬死, 許身林下落花忙.

융천사의 혜성가[편집]

融天師彗星歌 眞平王代

第五<居烈郎> 第六<實處郎>(一作<突處郎>) 第七<寶同郎>等三花之徒, 欲遊<楓岳>, 有彗星犯心大星, 郎徒疑之, 欲罷其行. 時, <天師>作歌歌之, 星怪卽滅, <日本>兵還國, 反成福慶. 大王歡喜, 遣郎遊岳焉. 歌曰: 「舊理東尸汀叱, 乾達婆矣遊烏隱城叱肹良望良古, 倭理叱軍置來叱多烽燒邪隱邊也藪耶, 三花矣岳音見賜烏尸聞古, 月置八切爾數於將來尸波衣, 道尸掃尸星利望良古, 彗星也白反也人是有叱多, 後句, 達阿羅浮去伊叱等邪, 此也友物比所音叱彗叱只有叱故.」

정수스님이 얼어붙은 여인을 구하다[편집]

正秀師救氷女

第四十<哀莊>代, 有沙門<正秀>, 寓止<皇龍寺>. 冬日雪深, 旣暮, 自<三郎寺>還, 經由<天嚴寺>門外, 有一乞女産兒, 凍臥濱死. 師見而憫之, 就抱, 良久氣蘇. 乃脫衣以覆之, 裸走本寺, 苫草覆身過夜, 夜半有天唱於王庭曰: 「<皇龍寺>沙門<正秀>, 宜封王師.」 急使人檢之, 具事升聞, 王備威儀, 迎入大內, 冊爲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