번역:삼국유사/권제2

위키문헌 ― 우리 모두의 도서관.
둘러보기로 가기 검색하러 가기

기이(紀異)[편집]

문무왕 법민[편집]

文虎王法敏

王初卽位, <龍朔>辛酉, <泗泚>南海中有死女尸, 身長七十三尺, 足長六尺, 陰長三尺. 或云身長十八尺, 在<封乾>二年丁卯. <總章>戊辰, 王統兵, 與<仁問> <欽純>等至<平壤>, 會<唐>兵滅<麗>, <唐>帥<李勣>獲<高臧王>還國.(王之姓<高>, 故云<高臧>. 按《唐書 高記》<現慶>五年庚申, <蘇定方>等征<百濟>. 後十二月大將軍<契如何>爲<浿道>行軍大摠管, <蘇定方>爲<遼東道>大摠管, <劉伯英>爲<平壤道>大摠管, 以伐<高麗>. 又明年辛酉正月, <蕭嗣業>爲<扶餘道>摠管, <任雅相>爲<浿江道>摠管, 率三十五萬軍以伐<高麗>. 八月甲戌, <蘇定方>等及<高麗>, 戰于<浿江>敗亡; <乾封>元年丙寅六月, 以<龐同善> <囗高臨> <薛仁貴> <李謹行>等爲後援; 九月, <龐同善>及<高麗>戰敗之. 十二月己酉, 以<李勣>爲<遼東道>行臺大摠管, 率六摠管兵以伐<高麗>. <總章>元年戊辰九月癸巳, <李勣>獲<高臧王>, 十二月丁巳獻俘于帝. <上元>元年甲戌二月, <劉仁軌>爲<雞林道>摠管, 以伐<新羅>. 而鄕古記云, <唐>遣陸路將軍<孔恭> 水路將軍<有相>, 與<新羅><金庾信>等戍之, 而此云<仁問> <欽純>等, 無<庾信>, 未詳.) 時, <唐>之游兵 諸將兵, 有留鎭而將謀襲我者, 王覺之, 發兵之. 明年, <高宗>使召<仁問>等讓之曰: 「爾請我兵以滅<麗>, 害之何耶?」 乃下圓扉, 鍊兵五十萬, 以<薛邦>爲帥, 欲伐<新羅>. 時, <義相師>西學入<唐>, 來見<仁問>, <仁問>以事諭之, <相>乃東還上聞, 王甚憚之, 會群臣問防禦策. 角干<金天尊>曰: 「近有<明朗法師>入龍宮, 傳秘法以來, 請詔問之.」 <朗奏>曰: 「<狼山>之南有<神遊林>, 創<四天王寺>於其地, 開設道場則可矣.」 時有<貞州>使走報曰: 「<唐>兵無數至我境, 廻槧海上.」 王召<明朗>曰: 「事已逼至如何?」 <朗>曰: 「以彩帛假搆矣.」 王以彩帛營寺, 草搆五方神像, 以瑜珈明僧十二員, <明朗>爲上首, 作<文豆婁>秘密之法. 時, <唐> <羅>兵未交接, 風濤怒起, <唐>舡皆沒於水. 後改刱寺, 名<四天王寺>, 至今不墜壇席.(《國史》大改刱在<調露>元年己卯.) 後年辛未, <唐>更遣<趙憲>爲帥, 亦以五萬兵來征, 又作其法, 舡沒如前. 是時, 翰林郎<朴文俊>, 隨<仁問>在獄中, <高宗>召<文俊>曰: 「汝國有何密法, 再發大兵, 無生還者.」 <文俊>奏曰: 「陪臣等來於上國一十餘年, 不知本國之事. 但遙聞一事爾, 厚荷上國之恩, 一統三國, 欲報之德, 新刱<天王寺>於<狼山>之南, 祝皇壽萬年, 長開法席而已.」 <高宗>聞之大悅, 乃遣禮部侍郞<樂鵬龜>使於<羅>, 審其寺. 王先聞<唐>使將至, 不宜見茲寺, 乃別刱新寺於其南待之. 使至曰: 「必先行香於皇帝祝壽之所<天王寺>.」 乃引見新寺, 其使立於門前曰: 「不是<四天王寺>.」 乃望<德遙山>之寺, 終不入. 國人以金一千兩贈之, 其使乃還奏曰: 「<新羅>刱<天王寺>, 祝皇壽於新寺而已.」 因<唐>使之言, 因名<望德寺>.(或系<孝昭王>代, 誤矣.) 王聞<文俊>善奏, 帝有寬赦之意, 乃命<强首先生>作請放<仁問>表, 以舍人<遠禹>奏於<唐>. 帝見表流涕, 赦<仁問>慰送之. <仁問>在獄時, 國人爲刱寺名<仁容寺>, 開設<觀音道場>. 及<仁問>來還, 死於海上, 改爲<彌陁道場>, 至今猶存. 大王御國二十一年, 以<永隆>陰二年辛巳崩, 遺詔葬於東海中大巖上. 王平時常謂<智義法師>曰: 「朕身後願爲護國大龍, 崇奉佛法, 守護邦家.」 法師曰: 「龍爲畜報何?」 王曰: 「我厭世間榮華久矣. 若麤報爲畜, 則雅合朕懷矣.」 王初卽位, 置<南山>長倉, 長五十步, 廣十五步, 貯米穀兵器, 是爲<右倉>, <天恩寺>西北山上, 是爲<左倉>. 別本云, <建福>八年辛亥築<南山城>, 周二千八百五十步, 則乃<眞德王>代始築, 而至此乃重修爾. 又始築<富山城>, 三年乃畢; <安北河>邊築<鐵城>. 又欲築京師城郭, 旣令眞吏, 時<義相法師>聞之, 致書報云: 「王之政敎明, 則雖草丘畫地而爲城, 民不敢踰, 可以潔災進福; 政敎苟不明, 則雖有長城, 災害未消.」 王於是囗罷其役. <麟德>三年丙寅三月十日, 어느 인가(人家)의 길이(吉伊)라 하는 노비가 있었는데 한 어미로서 (한 번에) 세 아이을 낳았다. <總章>三年庚午正月七, <漢歧部><一山>級干[一作<成山>阿干婢], 一乳生四子, 一女三子, 國給穀二百石以賞之. 又伐<高麗>, 以其國王孫還國, 置之眞骨位. 王一日召庶弟<車得公>曰: 「汝爲冢宰, 均理百官, 平章四海.」 公曰: 「陛下若以小臣爲宰, 則臣願潛行國內, 示民間徭役之勞逸 租賦之輕重 官吏之淸濁, 然後就職.」 王聽之. 公著緇衣 把琵琶爲居士形, 出京師, 經由<阿瑟羅州>(今<溟州>) <牛首州>(今<春州>) <北原京>(今<忠州>), 至於<武珍州>(今<海陽>), 巡行里閈, 州吏<安吉>見是異人, 邀致其家, 盡情供億. 至夜<安吉>喚妻妾三人曰: 「今茲侍宿客居士者, 終身偕老.」 二妻曰: 「寧不並居, 何以於人同宿.」 其一妻曰: 「公若許終身並居, 則承命矣.」 從之. 詰旦居士欲辭行時曰: 「僕京師人也. 吾家在<皇龍> <皇聖>二寺之間, 吾名<端午>也.(俗謂「端午」爲「車衣」.) 主人若到京師, 尋訪吾家幸矣.」 遂行到京師, 居冢宰. 國之制, 每以外州之吏一人上守京中諸曹, 注, 今之其人也. <安吉>當次上守至京師, 問兩寺之間<端午居士>之家, 人莫知者. <安吉>久立道左, 有一老翁經過, 聞其言, 良久佇思曰: 「二寺間一家, 殆大內也; <端午>者, 乃<車得令公>也. 潛行外郡時, 殆汝有緣契乎.」 <安吉>陳其實, 老人曰: 「汝去宮城之西歸正門, 待宮女出入者告之.」 <安吉>從之, 告「<武珍州><安吉>進於門矣」, 公聞而走出, 携手入宮, 喚出公之妃, 與<安吉>共宴, 具饌至五十味. 聞於上, 以<星浮山>(一作<星損乎山>)下爲<武珍州>上守繞木田, 禁人樵採, 人不敢近, 內外欽羡之. 山下有田三十畝, 下種三石, 此田稔歲, <武珍州>亦稔, 否則亦否云.

만파식적[편집]

萬波息笛

第三十一<神文大王>, 諱<政明>, <金>氏, <開耀>元年辛巳七月七日卽位, 爲聖考<文武大王>創<感恩寺>於東海邊.(寺中記云, <文武王>欲鎭<倭>兵, 故始創此寺, 未畢而崩, 爲海龍. 其子<神文>立, <開耀>二年畢排. 金堂砌下東向開一穴, 乃龍之入寺旋繞之備. 蓋遺詔之藏骨處, 名<大王岩>, 寺名<感恩寺>, 後見龍現形處, 名<利見臺>.) 明年壬午五月朔(一本云, <天授>元年, 誤矣), 海官波珍喰<朴夙淸>奏曰: 「東海中有小山, 浮來向<感恩寺>隨波往來.」 王異之, 命日官<金春質>(一作<春日>)占之, 曰: 「聖考今爲海龍, 鎭護<三韓>. 抑又<金>公<庾信>乃三十三天之一子, 今降爲大臣, 二聖同德, 欲出守城之寶. 若陛下行幸海邊, 必得無價大寶.」 王喜, 以其月七日, 駕幸<利見臺>, 望其山, 遣使審之, 山勢如龜頭, 上有一竿竹, 晝爲二, 夜合一.(一云, 山亦晝夜開合如竹.) 使來奏之, 王御<感恩寺>宿, 明日午時, 竹合爲一, 天地震動, 風雨晦暗七日, 至其月十六日風霽波平. 王泛海入其山, 有龍奉黑玉帶來獻, 迎接共坐, 問曰: 「此山與竹, 或判或合, 如何?」 龍曰: 「比如一手拍之無聲, 二手拍則有聲. 此竹之爲物, 合之然後有聲, 聖王以聲理天下之瑞也. 王取此竹, 作笛吹之, 天下和平. 今王考爲海中大龍, <庾信>復爲天神, 二聖同心, 出此無價大寶, 令我獻之.」 王驚喜, 以五色錦彩金玉酬賽之. 勅使斫竹出海時, 山與龍忽隱不現. 王宿<感恩寺>, 十七日, 到<祗林寺>西溪邊, 留駕晝饍. 太子<理恭>(卽<孝昭大王>)守闕, 聞此事, 走馬來賀, 徐察奏曰: 「此玉帶諸窠皆眞龍也.」 王曰: 「汝何知之?」 太子曰: 「摘一窠沈水示之.」 乃摘左邊第二窠沈溪, 卽成龍上天, 其地成淵, 因號<龍淵>. 駕還, 以其竹作笛, 藏於<月城><天尊庫>. 吹此笛則兵退病愈, 旱雨雨晴, 風定波平, 號<萬波息笛>, 稱爲國寶. 至<孝昭大王>代, <天授>四年癸巳, 因<失禮郞>生還之異, 更封號曰<萬萬波波息笛>, 詳見彼傳.

효소왕 시대 죽지랑[편집]

孝昭王代 竹旨郞(亦作<竹曼>, 亦名<智官>.)

第三十二<孝昭王代>, <竹曼郞>之徒有<得烏>(一云谷)級干, 隷名於《風流黃卷》, 追日仕進, 隔旬日不見. <郞>喚其母, 問「爾子何在」, 母曰: 「幢典<牟梁><益宣>阿干, 以我子差<富山城>倉直, 馳去行急, 未暇告辭於<郞>.」 <郞>曰: 「汝子若私事適彼, 則不須尋訪, 今以公事進去, 須歸享矣.」 乃以舌餅一合 酒一缸, 卒左人(鄕云「皆叱知」, 言奴僕也)而行, <郞>徒百三十七人, 亦具儀侍從. 到<富山城>, 問閽人, <得烏失>奚在, 人曰: 「今在<益宣>田, 隨例赴役.」 <郞>歸田, 以所將酒餅饗之, 請暇於<益宣>, 將欲偕還, <益宣>固禁不許. 時有使吏<侃珍>管收<推火郡>, 能節租三十石, 輸送城中, 美<郞>之重士風味, 鄙<宣>暗塞不通, 乃以所領三十石, 贈<益宣>助請, 猶不許. 又以<珍節>舍知騎馬鞍具貽之, 乃許. 朝廷花主聞之, 遣使取<益宣>, 將洗浴其垢醜, <宣>逃隱, 掠其長子而去. 時, 仲冬極寒之日, 浴洗於城內池中, 仍合凍死. 大王聞之, 勅<牟梁里>人從官者, 並合黜遣, 更不接公署; 不著黑衣, 若爲僧者, 不合入鐘鼓寺中; 勅史上<亻品珍>子孫爲枰定戶孫, 標異之. 時, <圓測法師>是海東高德, 以<牟梁里>人故不授僧職. 初, <述宗公>爲<朔州>都督使, 將歸理所, 時<三韓>兵亂, 以騎兵三千護送之. 行至<竹旨嶺>, 有一居士, 平理其嶺路. 公見之歎美, 居士亦善公之威勢赫甚, 相感於心. 公赴州理, 隔一朔, 夢見居士入于房中, 室家同夢, 驚怪尤甚. 翌日使人問其居士安否, 人曰居士死有日矣. 使來還告其死, 與夢同日矣. 公曰: 「殆居士誕於吾家爾.」 更發卒修葬於嶺上北峯, 造石彌勒一軀, 安於塚前. 妻氏自夢之日有娠, 旣誕, 因名<竹旨>. 壯而出仕, 與<庾信公>爲副帥, 統<三韓>, <眞德> <太宗> <文武> <神文>四代爲冢宰, 安定厥邦. 初. <得烏谷>慕<郞>而作歌曰: 去隱春皆理米, 毛冬居叱沙哭屋尸以憂音, 阿冬音乃叱好支賜烏隱, 皃史年數就音墮支行齊, 目煙廻於尸七史伊衣, 逢烏支惡知乎下是, 郞也慕理尸心未, 行乎尸道尸, 蓬次叱巷中宿尸夜音有叱下是.

성덕왕[편집]

聖德王

第三十三<聖德王>, <神龍>二年丙午歲禾不登, 人民飢甚. 丁未正月初一日至七月三十日, 救民給租, 一口一日三升爲式, 終事而計, 三十萬五百碩也. 王爲<太宗大王>刱<奉德寺>, 設<仁王道場>七日, 大赦. 始有侍中職. (一本系<孝成王>.)

수로부인[편집]

水路夫人

<聖德王>代, <純貞公>赴<江陵>太守(今<溟州>), 行次海汀晝饍. 傍有石嶂, 如屛臨海, 高千丈, 上有躑躅花盛開. 公之夫人<水路>見之, 謂左右曰: 「折花獻者其誰?」 從者曰: 「非人跡所到.」 皆辭不能. 傍有老翁牽牸牛而過者, 聞夫人言, 折其花, 亦作歌詞獻之, 其翁不知何許人也. 便行二日程, 又有臨海亭, 晝膳次, 海龍忽攬夫人入海, 公顚倒躄地, 計無所出. 又有一老人告曰: 「故人有言, 衆口鑠金, 今海中傍生, 何不畏衆口乎? 宜進界內民, 作歌唱之, 以杖打岸, 則可見夫人矣.」 公從之, 龍奉夫人出海獻之. 公問夫人海中事, 曰: 「七寶宮殿, 所饍甘滑香潔, 非人間煙火.」 此夫人衣襲異香, 非世所聞. <水路>姿容絶代, 每經過深山大澤, 屢被神物掠攬. 衆人唱海歌詞曰: 「龜乎龜乎出水路, 掠人婦女罪何極. 汝若▩逆不出獻, 入網捕掠燔之喫.」 老人獻花歌曰: 「紫布岩乎邊希執音乎手母牛放敎遣, 吾肹不喩慚肹伊賜等, 花肹折叱可獻乎理音如.」

효성왕[편집]

孝成王

<開元>十年壬戌十月, 始築關門於<毛火郡>. 今<毛火村>, 屬<慶州>東南境, 乃防<日本>塞垣也, 周廻六千七百九十二步五尺, 役徒三萬九千二百六十二人, 掌員<元眞>角干. <開元>二十一年癸酉, <唐>人欲征北狄, 請兵<新羅>, 客使六百四人來還國.

경덕왕 충담사 표훈대사[편집]

景德王 忠談師 表訓大德

경덕왕ㆍ충담사ㆍ표훈대사

《德經》等, 大王備禮受之. 王御國二十四年, <五岳> <三山>神等, 時或現侍於殿庭. 三月三日, 王御<歸正門>樓上, 謂左右曰: 「誰能途中得一員榮服僧來?」 於是, 適有一大德, 威儀鮮潔, 徜徉而行, 左右望而引見之. 王曰: 「非吾所謂榮僧也.」 退之. 更有一僧, 被衲衣負櫻筒(一作荷簣), 從南而來, 王喜見之, 邀致樓上. 視其筒中, 盛茶具已. 曰: 「汝爲誰耶?」 僧曰: 「<忠談>.」 曰: 「何所歸來?」 僧曰: 「僧每重三重九之日, 烹茶饗<南山><三花嶺>彌勒世尊, 今茲旣獻而還矣.」 王曰: 「寡人亦一甌茶有分乎?」 僧乃煎茶獻之, 茶之氣味異常, 甌中異香郁烈. 王曰: 「朕嘗聞師讚<耆婆郞>《詞腦歌》, 其意甚高, 是其果乎?」 對曰: 「然.」 王曰: 「然則, 爲朕作理《安民歌》, 僧應時奉勅歌呈之. 王佳之, 封王師焉, 僧再拜固辭不受.

安民歌》曰:

君隱父也, 臣隱愛賜尸母史也, 民焉狂尸恨阿孩古爲賜尸知民是愛尸知古如, 窟理叱大肹生以支所音物生此肹喰惡支治良羅, 此地肹捨遣只於冬是去於丁, 爲尸知國惡支持以, 支知古如, 後句, 君如臣多支民隱如, 爲內尸等焉國惡太平恨音叱如.

讚耆婆郞歌》曰:

咽嗚爾處米, 露曉邪隱月羅理, 白雲音逐于浮去隱安支下, 沙是八陵隱汀理也中, 耆郞矣皃史是史藪邪, 逸烏川理叱磧惡希, 郞也持以支如賜烏隱, 心未際叱肹逐內良齊, 阿耶, 栢史叱枝次高支好, 雪是毛冬乃乎尸花判也.

王玉莖長八寸. 無子廢之, 封<沙梁夫人>. 後妃<滿月夫人>, 諡<景垂太后>, <依忠>角干之女也. 王一日詔<表訓大德>曰: 「朕無祜, 不獲其嗣, 願大德請於上帝而有之.」 <訓>上告於天帝, 還來奏云: 「帝有言, 求女卽可, 男卽不宜.」 王曰: 「願轉女成男.」 <訓>再上天請之, 帝曰: 「可則可矣. 然, 有男則國殆矣.」 <訓>欲下時, 帝又召曰: 「天與人不可亂, 今師往來如隣里, 漏洩天機, 今後宜更不通.」 <訓>來以天語諭之, 王曰: 「國雖殆, 得男而爲嗣足矣.」 於是, <滿月王后>生太子, 王喜甚. 至八歲王崩, 太子卽位, 是爲<惠恭大王>. 幼冲故太后臨朝, 政條不理, 盜賊蜂起, 不遑備禦, <訓師>之說驗矣. 小帝旣女爲男故, 自期晬至於登位, 常爲婦女之戱, 好佩錦囊, 與道流爲戱, 故國有大亂, 修爲<宣德>與<金良相>所弑. 自<表訓>後, 聖人不生於<新羅>云.

혜공왕[편집]

惠恭王

<大曆>之初, <康州>官署大堂之東, 地漸陷成池(一本大寺東小池), 세로로 13척이고, 가로로 7척이며, 忽有鯉魚五六, 相繼而漸大, 淵亦隨大. 至二年丁未, 又天狗墜於東樓南, 頭如瓮, 尾三尺許, 色如烈火, 天地亦振. 又是年, <今浦縣>稻田五頃中, 皆米顆成穗. 是年七月, 北宮庭中, 有二星墜地, 又一星墜, 三星皆沒入地. 先時, 宮北厠圊中, 二莖蓮生, 又<奉聖寺>田中生蓮. 虎入禁城中, 追覓失之. 角干<大恭>家梨木上雀集無數, 據《安國兵法》下卷云, 天下兵大亂, 於是大赦修省. 七月三日, <大恭>角干賊起, 王都及五道州郡幷九十六角干相戰大亂, <大恭>角干家亡, 輸其家資寶帛于王宮. <新城>長倉火燒, 逆黨之寶穀在<沙梁> <牟梁>等里中者, 亦輸入王宮. 亂彌三朔乃息, 被賞者頗多, 誅死者無算也. <表訓>之言國殆是也.

원성대왕[편집]

元聖大王

伊飱<金周元>, 初爲上宰, 王爲角干, 居二宰. 夢脫幞頭 著素笠 把十二絃琴, 入於<天官寺>井中. 覺而使人占之, 曰: 「脫幞頭者, 失職之兆; 把琴者, 著枷之兆; 入井, 入獄之兆.」 王聞之甚患, 杜門不出. 于時, 阿飱<餘三>[或本<餘山>]來通謁, 王辭以疾不出. 再通曰: 「願得一見.」 王諾之. 阿飱曰: 「公所忌何事?」 王具說占夢之由, 阿飱與拜曰: 「此乃吉祥之夢. 公若登大位而不遺我, 則爲公解之.」 王乃辟禁左右而請解之, 曰: 「脫幞頭者, 人無居上也; 著素笠者, 冕旒之兆也; 把十二絃琴者, 十二孫傳世之兆也; 入<天官井>, 入宮禁之瑞也.」 王曰: 「上有<周元>, 何居上位?」 阿飱曰: 「請密祀北川神可矣.」 從之. 未幾, <宣德王>崩, 國人欲奉<周元>爲王, 將迎入宮, 家在川北, 忽川漲不得渡, 王先入宮卽位, 上宰之徒衆, 皆來附之, 拜賀新登之主. 是爲<元聖大王>諱<敬信>, <金>武, 盖厚夢之應也. <周元>退居<溟州>. 王旣登極, 時<餘山>已卒矣, 召其子孫賜爵. 王之孫有五人, <惠忠太子> <憲平太子> <禮英匝干> <大龍夫人> <小龍夫人>等也. 大王誠知窮達之變, 故有《身空詞腦歌》.(歌亡未詳.) 王之考大角干<孝讓>, 傳祖宗<萬波息笛>, 乃傳於王, 王得之, 故厚荷天恩, 其德遠輝. <貞元>二年丙寅十月十一日, <日本>王<文慶>(按《日本帝紀》, 第五十五主<文德王>, 疑是也, 餘無<文慶>. 或本云, 是王太子), 擧兵欲伐<新羅>, 聞<新羅>有<萬波息笛>退兵, 以金五十兩, 遣使請其笛. 王謂使曰: 「朕聞上世<眞平王>代有之耳, 今不知所在.」 明年七月七日, 更遣使, 以金一千兩請之曰: 「寡人願得見神物而還之矣.」 王亦辭以前對, 以銀三千兩賜其使, 還金而不受. 八月, 使還, 藏其笛於<內黃殿>. 王卽位十一年乙亥, <唐>使來京, 留一朔而還, 後一日, 有二女進內庭, 奏曰: 「妾等乃<東池> <靑池>(<靑池>卽<東泉寺>之泉也. 寺記云, 泉乃東海龍往來聽法之地. 寺乃<眞平王>所造, 五百聖衆 五層塔, 幷納田民焉)二龍之妻也. <唐>使將<河西國>二人而來, 呪我夫二龍及<芬皇寺>井等三龍, 變爲小魚, 筒貯而歸. 願陛下勅二人, 留我夫等護國龍也.」 王追至<河陽館>, 親賜享宴, 勅<河西人>曰: 「爾輩何得取我三龍至此? 若不以實告, 必加極刑.」 於是, 出三魚獻之, 使放於三處, 各湧水丈餘, 喜躍而逝. <唐>人服王之明聖. 王一日請<皇龍寺>[注: 或本云, <華嚴寺>又<金剛寺>囗, 蓋以寺名經名, 囗混之也.]釋<智海>入內, 稱《華嚴經》五旬. 沙彌<妙正>, 每洗鉢於<金光井>(因<大賢法師>得名)邊, 有一黿浮沈井中. 沙彌每以殘食, 餽而爲戲, 席將罷, 沙彌謂黿曰: 「吾德汝日久, 何以報之?」 隔數日, 黿吐一小珠, 如欲贈遺. 沙彌得其珠, 繫於帶端, 自後大王見沙彌愛重, 邀致內殿, 不離左右. 時有一匝干, 奉使於<唐>, 亦愛沙彌, 請與俱行, 王許之. 同入於<唐>, <唐>帝亦見沙彌而寵愛, 承相左右莫不尊信. 有一相士奏曰: 「審此沙彌, 無一吉相, 得人信敬, 必有所將異物.」 使人檢看, 得帶端小珠, 帝曰: 「朕有如意珠四枚, 前年失一个, 今見此珠, 乃吾所失也.」 帝問沙彌, 沙彌具陳其事, 帝內失珠之日, 與沙彌得珠同日. 帝留其珠而遣之, 後人無愛信此沙彌者. 王之陵在<吐含岳>西<洞鵠寺>(今<崇福寺>), 有<崔致遠>撰碑. 又刱<報恩寺>又<望德樓>. 追封祖<訓入>匝干爲<興平大王>, 曾祖<義官>匝干爲<神英大王>, 高祖<法宣>大阿干爲<玄聖大王>, <玄聖大王>, <玄聖>之考卽<摩叱次>匝干.

이른 눈[편집]

早雪

第四十<哀莊王>, 末年戊子, 八月十五日有雪. 第四十一<憲德王>, <元和>十三年戊戌, 三月十四日大雪.(一本作丙寅, 誤矣. <元和>盡十五, 無丙寅.) 第四十六<文聖王>, 己未五月十九日大雪, 八月一日天地晦暗.

흥덕왕과 앵무세[편집]

興德王 鸚鵡

第四十二<興德大王>, <寶曆>二年丙午卽位. 未幾, 有人奉使於<唐>, 將鸚鵡一雙而至, 不久雌死, 而孤雄哀鳴不已. 王使人掛鏡於前, 鳥見鏡中影, 擬其得偶, 乃啄其鏡而知其影, 乃哀鳴而死. 王作歌云, 未詳.

신무대왕 염장 궁파[편집]

神武大王 閻長 弓巴

신무대왕ㆍ염장ㆍ궁파

第四十五<神武大王>潛邸時, 謂俠士<弓巴>曰: 「我有不同天之讎, 汝能爲我除之, 獲居大位, 則娶爾女爲妃.」 <弓巴>許之, 協心同力, 擧兵犯京師, 能成其事. 旣簒位, 欲以<巴>之女爲妃, 群臣極諫曰: 「巴側微, 上以其女爲妃則不可.」 王從之. 時, <巴>在<淸海鎭>爲軍戍, 怨王之違言, 欲謀亂. 時, 將軍<閻長>聞之, 奏曰: 「<巴>將爲不忠, 小臣請除之.」 王喜許之. <閻長>承旨歸<淸海鎭>, 見謁者通曰: 「僕有小怨於國君, 欲投明公, 以全身命.」 <巴>聞之大怒曰: 「爾輩諫於王而廢我女, 胡顧見我乎?」 <長>復通曰: 「是百官之所諫, 我不預謀, 明公無嫌也.」 <巴>聞之, 引入廳事, 謂曰: 「卿以何事來此?」 <長>曰: 「有忤於王, 欲投幕下而免害爾.」 <巴>曰: 「幸矣.」 置酒歡甚, <長>取<巴>之長劍斬之, 麾下軍士, 驚懾皆伏地. <長>引至京師, 復命曰: 「已斬<弓巴>矣.」 上喜賞之, 賜爵阿干.

제48대 경문대왕[편집]

四十八景文大王

王諱<膺廉>, 年十八爲國仙. 至於弱冠, <憲安大王>召<郞>, 宴於殿中, 問曰: 「郞爲國仙, 優遊四方, 見何異事?」 <郞>曰: 「臣見有美行者三.」 王曰: 「請聞其說.」 <郞>曰: 「有人爲人上者, 而撝謙坐於人下, 其一也; 有人豪富而衣儉易, 其二也; 有人本貴勢而不用其威者, 三也.」 王聞其言而知其賢, 不覺墮淚而謂曰: 「朕有二女, 請以奉巾櫛.」 <郞>避席而拜之, 稽首而退, 告於父母, 父母驚喜, 會其子弟議曰: 「王之上公主貌甚寒寢, 第二公主甚美, 娶之幸矣.」 <郞>之徒上首<範敎師>者聞之, 至於家問<郞>曰: 「大王欲以公主妻公, 信乎?」 <郞>曰: 「然.」 曰: 「奚娶?」 <郞>曰: 「二親命我宜弟.」 師曰: 「郞若娶弟, 則予必死於郞之面前; 娶其兄, 則必有三美. 誡之哉.」 <郞>曰: 「聞命矣.」 旣而王擇辰而使於<郞>曰: 「二女惟公所命.」 使歸以<郞>意奏曰: 「奉長公主爾.」 旣而過三朔, 王疾革, 召群臣曰: 「朕無男孫, 窀穸之事, 宜長女之夫<膺廉>繼之.」 翌日王崩, <郞>奉遺詔卽位. 於是, <範敎師>詣於王曰: 「吾所陳三美者, 今皆著矣. 娶長故, 今登位一也; 昔之欽艶弟主, 今易可取二也; 娶兄故, 王與夫人喜甚三也.」 王德其言, 爵爲大德, 賜金一百三十兩. 王崩, 諡曰<景文>. 王之寢殿, 每日暮無數衆蛇俱集, 宮人驚怖, 將驅遣之, 王曰: 「寡人若無蛇不得安寢, 宜無禁.」 每寢吐舌滿胸鋪之. 乃登位, 王耳忽長如驢耳. 王后及宮人皆未知, 唯幞頭匠一人知之. 然, 生平不向人說, 其人將死, 入<道林寺>竹林中無人處, 向竹唱云「吾君耳, 如驢耳」. 其後風吹, 則但聲云「吾君耳長」.(<道林寺>舊在<入都林>邊.) 國仙<邀元郞> <譽昕郞> <桂元> <叔宗郞>等遊覽<金蘭>, 暗有爲君主理邦國之意, 乃作歌三首, 使<心弼>舍知授針卷, 送<大炬和尙>處, 令作三歌. 初名《玄琴抱曲》, 第二《大道曲》, 第三《問群曲》, 入奏於王, 王大喜稱賞. 歌未詳.

처용랑 망해사[편집]

處容郎 望海寺

第四十九<憲康大王>之代, 自京師至於海內, 比屋連墻無一草屋, 笙歌不絶道路, 風雨調於四時. 於是, 大王遊<開雲浦>(在<鶴城>西南今<蔚州>), 王將還駕, 晝歇於汀邊, 忽雲霧冥曀, 迷失道路. 怪問左右, 日官奏云: 「此東海龍所變也, 宜行勝事以解之.」 於是, 勅有司, 爲龍刱佛寺近境, 施令已出, 雲開霧散. 因名<開雲浦>. 東海龍喜, 乃率七子現於駕前, 讚德獻舞奏樂. 其一子隨駕入京, 輔佐王政, 名曰<處容>. 王以美女妻之, 欲留其意, 又賜級干職. 其妻甚美, 疫神欽慕之, 變爲人, 夜至其家, 竊與之宿. 處容自外至其家, 見寢有二人, 乃唱歌作舞而退. 歌曰: 「東京明期月良, 夜入伊遊行如可. 入良沙寢矣見昆, 脚烏伊四是良羅. 二肹隱吾下於叱古, 二肹隱誰支下焉古. 本矣吾下是如馬於隱, 奪叱良乙何如爲理古.」 時, 神現形, 跪於前曰: 「吾羨公之妻, 今犯之矣. 公不見怒, 感而美之, 誓今已後, 見畫公之形容, 不入其門矣.」 因此, 國人門帖<處容>之形, 以僻邪進慶. 王旣還, 乃卜<靈鷲山>東麓勝地置寺, 曰<望海寺>, 亦名<新房寺>, 乃爲龍而置也. 又幸<鮑石亭>, <南山>神現舞於御前, 左右不見, 王獨見之. 有人現舞於前, 王自作舞, 以像示之. 神之名或曰<祥審>, 故至今國人傳此舞, 曰<御舞祥審>, 或曰<御舞山神>. 或云, 旣神出舞 審象其貌, 命工摹刻, 以示後代, 故云<象審>. 或云<霜髥舞>, 此乃以其形稱之. 又幸於<金剛嶺>時, <北岳>神呈舞, 名<玉刀鈐>. 又<同禮殿>宴時, 地神出舞, 名<地伯>級干.《語法集》云: 「于時, 山神獻舞, 唱歌云, 智理多都波都波等者, 盖言以智理國者, 知而多逃, 都邑將破云謂也.」 乃地神 山神知國將亡, 故作舞以警之, 國人不悟, 謂爲現瑞, 耽樂滋甚, 故國終亡.

진성여대왕과 거타지[편집]

眞聖女大王 居陁知

第五十一<眞聖女王>, 臨朝有年, 乳母<鳧好夫人>, 與其夫<魏弘>匝干等三四寵臣, 擅權撓政, 盜賊蜂起. 國人患之, 乃作<陁羅尼>隱語, 書投路上. 王與權臣等得之, 謂曰: 「此非<王居仁>, 誰作此文?」 乃囚<居仁>於獄. <居仁>作詩訴于天, 天乃震其獄囚以免之. 詩曰: 「<燕>丹泣血虹穿日, <鄒衍>含悲夏落霜. 今我失途還似舊, 皇天何事不垂祥.」 <陁羅尼>曰: 「南無亡國, 刹尼那帝, 判尼判尼, 蘇判尼, 于于三阿干, 鳧伊裟婆訶.」 說者云: 「刹尼那帝者, 言女主也; 判尼判尼蘇判尼者, 言二蘇判也, 蘇判爵名; 于于三阿十也, 鳧伊者, 言<鳧好>也.」 此王代阿飧<良貝>, 王之季子也, 奉使於<唐>, 聞<百濟>海賊梗於津鳧, 選弓士五十人隨之. 舡次<鵠島>(鄕云<骨大島>), 風濤大作, 信宿浹旬. 公患之, 使人卜之, 曰: 「島有神池, 祭之可矣.」 於是, 具奠於池上, 池水湧高丈餘. 夜夢有老人, 謂公曰: 「善射一人, 留此島中, 可得便風.」 公覺而以事諮於左右曰: 「留誰可矣?」 衆人曰: 「宜以木簡五十片, 書我輩名, 沈水而鬮之.」 公從之. 軍士有<居陁知>者, 名沈水中, 乃留其人, 便風忽起, 舡進無滯. <居陁>愁立島嶼, 忽有老人, 從池而出, 謂曰: 「我是西海若, 每一沙彌, 日出之時, 從天而降, 誦<陁羅尼>, 三繞此池, 我之夫婦 子孫皆浮水上, 沙彌取吾子孫肝腸, 食之盡矣, 唯存吾夫婦與一女爾. 來朝又必來, 請君射之.」 <居陁>曰: 「弓矢之事, 吾所長也, 聞命矣.」 老人謝之而沒. <居陁>隱伏而待, 明日扶桑旣暾, 沙彌果來, 誦呪如前, 欲取老龍肝. 時<居陁>射之中, 沙彌卽變老狐, 墜地而斃. 於是, 老人出而謝曰: 「受公之賜, 全我性命, 請以女子妻之.」 <居陁>曰: 「見賜不遺, 固所願也.」 老人以其女, 變作一枝花, 納之懷中, 仍命二龍, 捧<居陁知>及使舡, 仍護其舡, 入於<唐>境. <唐>人見<新羅>舡有二龍負之, 具事上聞, 帝曰: 「<新羅>之使, 必非常人.」 賜宴坐於群臣之上, 厚以金帛遺之. 旣還國, <居陁>出花枝, 變女同居焉.

효공왕[편집]

孝恭王

第五十二<孝恭王>, <光化>十五年壬申(實<朱梁><乾化>二年也), <奉聖寺>外門東西二十一間鵲巢, 又<神德王>卽位四年乙亥(古本云<天祐>十二年, 當作<貞明>元年), <靈廟寺>內行廊鵲巢三十四 烏巢四十. 又三月, 再降霜; 六月, <斬浦>水與海水波相鬪三日.

경명왕[편집]

景明王

第五十四<景明王>代, <貞明>五年戊寅, <四天王寺>壁畫狗鳴, 說經三日禳之, 大半日又鳴. 七年庚辰二月, <皇龍寺>塔影, 倒立於<今毛>舍知家庭中一朔. 又十月, <四天王寺>五方神, 弓弦皆絶, 壁畫狗出走庭中, 還入壁中.

경애왕[편집]

景哀王

第五十五<景哀王>卽位, <同光>二年甲辰二月十九日, <皇龍寺>說百座說經, 兼飯禪僧三百, 大王親行香致供, 此百座通說禪敎之始.

김부대왕[편집]

金傅大王

第五十六<金傅大王>, 諡<敬順>. <天成>二年丁亥九月, <百濟><甄萱>侵<羅>至<高鬱府>, <景哀王>請救於我<太祖>, 命將以勁兵一萬往救之. 救兵未至, <萱>以冬十一月掩入王京, 王與妃嬪宗戚, 遊<鮑石亭>宴娛, 不覺兵至, 倉卒不知所爲, 王與妃奔入後宮, 宗戚及公卿大夫士女, 四散奔走, 爲賊所虜, 無貴賤匍匐乞爲奴婢. <萱>縱兵摽掠公私財物, 入處王宮, 乃命左右索王. 王與妃妾數人匿在後宮, 拘致軍中, 逼令王自進, 而强淫王妃, 縱其下亂其嬪妾. 乃立王之族弟<傅>爲王. 王爲<萱>所擧卽位, 前王尸殯於西堂, 與群下慟哭. 我<太祖>遣使吊祭. 明年戊子春三月, <太祖>率五十餘騎, 巡到京畿, 王與百官郊迎, 入(宮)相對, 曲盡情禮. 置宴<臨海殿>, 酒酣王言曰: 「吾以不天, 浸致禍亂, <甄萱>恣行不義, 喪我國家, 何(痛)如之.」 因泫然涕泣, 左右莫不鳴咽, <太祖>亦流涕. 因留數旬, 乃廻駕, 麾下肅靜, 不犯秋毫, 都人士女相慶曰: 「昔<甄>氏之來也, 如逢豺虎, 今<王公>之至, 如見父母.」 八月, <太祖>遣使遺王錦衫鞍馬, 幷賜群僚將士有差. <淸泰>二年乙未十月, 以四方(土)地盡爲他有, 國弱勢孤, 不(能)自安, 乃與群下謀, 擧土降<太祖>, 群臣可否, 紛然不已. 王太子曰: 「國之存亡, 必有天命, 當與忠臣義士收合(民)心, 力盡而後巳, 豈可以一千年之社稷, 輕以與人.」 王曰: 「孤危若此, 勢不能全, 旣不能强, 又不能弱. 至使無辜之民, 肝腦塗地, 吾所不忍也.」 乃使侍郎<金封休>齎書, 請降於<太祖>. 太子哭泣辭王, 往<皆骨山>, (倚)(巖)(爲)(屋), 麻衣草食, 以終其身. 季子祝髮, 隸<華嚴>, 爲浮圖, 名<梵空>, 後住<法水><海印寺>云. <太祖>受書, 送太相<王鐵>迎之. 王率百僚歸(于)我<太祖>, 香車寶馬, 連亘三十餘里, 道路塡咽, 觀者如堵. <太祖>出郊迎勞, 賜宮東一區(今<正承院>), 以長女<樂浪公主>妻之, 以王謝自國居他國, 故以鸞喩之, 改號<神鸞公主>, 諡<孝穆>. 封爲正承, 位在太子之上. 給祿一千石, 侍從員將皆錄用之, 改<新羅>爲<慶州>, 以爲公之食邑. 初王納土來降, <太祖>喜甚, 待之(以)厚禮, 使告曰: 「今王以國與寡人, 其爲賜大矣. 願結婚於宗室, 以永甥舅之好.」 王答曰: 「我伯父<億廉>(王之考<孝宗>角干 追封<神興大王>之弟也)有女子, 德容雙美, 非是無以備內政.」 <太祖>娶之, 是爲<神成王后><金氏>.(本朝登仕郎<金寬毅>所撰《王代宗錄》云, <神成王后><李氏>, 本<慶州>大尉<李正言>爲<俠州>守時, <太祖>幸此州, 納爲妃, 故或云<俠州君>. 願堂<玄化寺>三月二十五日立忌, 葬貞陵. 生一子, <安宗>也. 此外二十五妃主中不載<金氏>之事, 未詳. 然而史臣之論, 亦以<安宗>爲<新羅>外孫, 當以史傳爲是.) <太祖>之孫<景宗><伷>, 聘<政承公>之女爲妃, 是爲<憲承皇后>, 仍封<政承>爲尙父. <太平興國>三年戊寅崩, 諡曰<敬順>. 冊尙父誥曰: 「勅, <姬周>啓聖之初, 先封<呂望>, <劉漢>興王之始, 首冊<蕭何>, 自(此)大定寰區, 廣開基業, 立龍圖三十代, 躡麟趾四百年. 日月重明, 乾坤交泰, 雖自無之主, 乃開致理之臣. 觀光順化衛國功臣上柱國樂浪王政承食邑八千戶<金傅>, 世(處)<鷄林>, 官分王爵, 英烈振凌雲之氣, 文章騰擲地之才, 富有春秋, 貴居茅土, 六韜三畧, 恂入胸襟, 七縱五申, 撮歸指掌. 我<太祖>(始)(修)(睦)(鄰)之好, 早認餘風, 尋頒駙馬之姻, 內酬大節, 家國旣歸於一統, 君臣宛合於<三韓>. 顯播令名, 光崇懿範, 可加號尙父都省令, 仍賜推忠愼義崇德守節功臣號, 勳封如故, 食邑通前爲一萬戶, 有司擇日備禮冊命, 主者施行. <開寶>八年十月日. 大匡內議令兼摠翰林臣<翮宣>奉行, 奉勅如右, 牒到奉行. <開寶>八年十月日. 侍中署, 侍中署, 內奉令署, 軍部令署, 軍部令無署, 兵部令無署, 兵部令署, 廣坪侍郎署, 廣坪侍郎無署, 內奉侍郎無署, 內奉侍郎署, 軍部卿無署, 軍部卿署, 兵部卿無署, 兵部卿署. 告推忠愼義崇德守節功臣尙父都省令 上柱國樂浪都王 食邑一萬戶<金傅>, 奉勅如右, 符到奉行. 主事無名, 郎中無名, 書令史無名, 孔目無名. <開寶>八月十月日下.」 史論曰: 「<新羅><朴氏> <昔氏>, 皆自卵生, <金氏>從天入金櫃而降, 或云乘金車, 此尤詭怪不可信. 然, 世俗相傳爲實事. 今但原厥初, 在上者, 其爲己也儉, 其爲人也寬, 其設官也畧, 其行事也簡, 以至誠事中國, 梯航朝聘之使, 相續不絶, 常遣子弟, 造朝(而)宿衛, 入學而誦習. 于以襲聖賢之風化, 革鴻荒之俗, 爲禮義之邦. 又憑王師之威靈, 平<百濟> <高句麗>, 取其地郡縣(之), 可謂盛矣. 然而奉浮屠之法, 不知其弊, 至使閭里比其塔廟, 齊民逃於緇褐, 兵農浸小, 而國家日衰, 幾何其不亂且亡也哉? 於是時, <景哀王>加之以荒樂, 與宮人左右出遊<鮑石亭>, 置酒燕衛, 不知<甄萱>之至, 與(夫)門外<韓擒虎>, 樓頭<張麗華>, 無以異矣. 若<敬順>之歸命<太祖>, 雖非獲已, 亦可佳矣. 向若力戰守死, 以抗王師, 至於力屈勢窮, 則必覆其宗族, 害及于無辜之民, 而乃不待告命, 封府庫 籍郡縣以歸之, 其有功於朝廷, 有德於生民甚大. 昔<錢氏>以<吳越>入<宋>, <蘇子瞻>謂之忠臣, 今<新羅>功德, 過於彼遠矣. 我<太祖>妃嬪衆多, 其子孫亦繁衍, <顯宗>自<新羅>外孫卽寶位, 此後繼統者, 皆其子孫, 豈非陰德也歟.」 <新羅>旣納土國除, 阿干<神會>罷外署還, 見都城離潰, 有「黍離離」嘆, 乃作歌, 歌亡未詳.

남부여 전백제 북부여[편집]

南扶餘 前百濟 北扶餘已見上

남부여ㆍ전백제ㆍ북부여

<扶餘郡>者, 前<百濟>王都也, 或稱<所夫里郡>. 按《三國史記》, <百濟><聖王>二十六年戊午春, 移都於<泗泚>, 國號<南扶餘>.[注曰: 其地名<所夫里>; <泗泚>, 今之<古省津>也; <所夫里>者, <扶餘>之別號也. 已上注.] 又按《量田帳籍》, 曰「<所夫里郡>《田丁柱貼》」, 今言<扶餘郡>者, 復上古之名也. <百濟>王姓<扶>氏, 故稱之. 或稱<餘州>者, 郡西<資福寺>高座之上, 有繡帳焉, 其繡文曰「<統和>十五年丁酉五月日, <餘州><功德大寺>繡帳」. 又昔者, <河南>置<林州>剌史, 其時圖籍之內, 有<餘州>二字; <林州>, 今<佳林郡>也; <餘州>, 今之<扶餘郡>也.《百濟地理志》曰;《後漢書》曰: 「<三韓>凡七十八國, <百濟>是其一國焉.」《北史》云: 「<百濟>東極<新羅>, 西南限大海, 北際<漢江>, 其郡曰<居拔城>, 又云<固麻城>, 其外更有五方城.」《通典》云: 「<百濟>南接<新羅>, 北距<高麗>, 西限大海.」《舊唐書》云: 「<百濟><扶餘>之別種, 東北<新羅>, 西渡海(至)<越州>, 南渡海至<倭>, 北<高麗>. 其王所居, 有東西兩城.」《新唐書》云: 「<百濟>西界<越州>, 南<倭>, 皆踰海. 北<高麗>.」《史 本記》云: 「<百濟>始祖<溫祚>. 其父<雛牟王>或云<朱蒙>, 自<北扶餘>逃難, 至<卒本扶餘>, 州之王無子, 只有三女, 見<朱蒙>知非常人, 以第二女妻之. 未幾, <扶餘州>王薨, <朱蒙>嗣位, 生二子, 長曰<沸流>, 次曰<溫祚>. 恐後太子所不容, 遂與<烏干> <馬黎>等(十)臣南行, 百姓從之者多. 遂至<漢山>, 登<負兒岳>, 望可居之地. <沸流>欲居於海濱, 十臣諫曰: 『惟此河南之地, 北帶<漢水>, 東據高岳, 南望沃澤, 西阻大海, 其天險地利, 難得之勢, 作都於斯, 不亦宜乎?』 <沸流>不聽, 分其民歸<彌雛忽>居之. <溫祚>都河南<慰禮城>, 以十臣爲輔翼, 國號<十濟>, 是<漢><成帝><鴻佳>三年也. <沸流>以<彌雛忽>土濕水鹹, 不得安居, 歸見<慰禮>都邑鼎定, 人民安泰, 遂慙悔而死, 其臣民皆歸於<慰禮城>, 後以來時百姓樂悅, 改號<百濟>. 其世系與<高句麗>同出<扶餘>, 故以<解>爲氏. 後至<聖王>, 移都於<泗泚>, 今<扶餘郡>.(<彌雛忽>, <仁州>; <慰禮>, 今<稷山>.) 按《古典記》云: 「<東明王>第三子<溫祚>, 以<前漢><鴻佳>三年癸酉, 自<卒本扶餘>至<慰禮城>, 立都稱王; 十四年丙辰, 移都<漢山>(今<廣州>), 歷三百八十九年. 至十三世<近肖古王>, <咸安>元年, 取<高句麗><南平壤>, 移都<北漢城>(今<楊州>), 歷一百五年; 至二十二世<文周王>卽位, <元徽>三年乙卯, 移都<熊川>(今<公州>), 歷六十三年; 至二十六世<聖王>, 移都<所夫里>, 國號<南扶餘>, 至三十一世<義慈王>, 歷一百二十年; 至<唐><顯慶>五年, 是<義慈王>在位二十年, <新羅><金庾信>與<蘇定方>討平之. <百濟國>舊有五部, 分統三十七郡 二百濟城, 七十六萬戶. <唐>以(其)地, 分置<熊津> <馬韓> <東明> <金漣> <德安>等五都督府, 仍(以)其酋長爲都督府剌史. 未幾, <新羅>盡幷其地, 置<熊> <全> <武>三州及諸郡縣. 又<虎嵓寺>有<政事嵓>, 國家將議宰相, 則書當選者名或三四, 函封置嵓上, 須臾取看, 名上有印跡者爲相, 故名之. 又<泗泚>河邊有一嵓, <蘇定方>嘗坐此上, 釣魚龍而出, 故嵓上龍跪之跡, 因名<龍嵓>. 又郡中有三山, 曰<日山> <吳山> <浮山>, 國家全盛之時, 各有神人居其上, 飛相往來, 朝夕不絶. 又<泗泚>崖又有一石, 坐十餘人, <百濟>王欲幸<王興寺>禮佛, 先於此石望拜佛, 其石自煖, 因名<火突石>. 又<泗泚>河兩崖如畫屛, <百濟>王每遊宴歌舞, 故至今稱爲<大王浦>. 又始祖<溫祚>乃<東明>第三子, 體洪大, 性孝友, 善騎射; 又<多婁王>, 寬厚有威望; 又<沙沸王>(一作<沙伊王>), <仇首>崩, 嗣位, 而幼少不能政, 卽癈而立<古爾王>. 或云至<樂初>二年己未乃崩, <古爾>方立.

무왕[편집]

武王(古本作<武康>, 非也. <百濟>無<武康>.)

第三十<武王>, 名<璋>. 母寡居, 築室於京師<南池>邊, 池龍交通而生, 小名<薯童>, 器量難測. 常掘薯蕷, 賣爲活業, 國人因以爲名. 聞<新羅><眞平王>第三公主<善花>(一作<善化>)美艶無雙, 剃髮來京師, 以薯蕷餉閭里羣童, 郡童親附之, 乃作謠, 誘羣童而唱之云: 「<善化公主>主隱, 他密只嫁良置古, <薯童>房乙, 夜矣卵乙抱遣去如.」 童謠滿京, 達於宮禁, 百官極諫, 공주를 원방(遠方)으로 쫓아내 유배보냈다. 將行, 王后以純金一斗贈行, <公主>將至竄所, <薯童>出拜途中, 將欲侍衛而行, <公主>雖不識其從來, 偶爾信悅, 因此隨行, 潛通焉, 然後知<薯童>名, 乃信童謠之驗. 同至<百濟>, 出王后所贈金, 將謀計活, <薯童>大笑曰: 「此何物也?」 <主>曰: 「此是黃金, 可致百年之富.」 <薯童>曰: 「吾自小掘薯之地, 委積如泥土.」 <主>聞大驚曰: 「此是天下至寶, 君今知金之所在, 則此寶輸送父母宮殿何如?」 <薯童>曰: 「可.」 於是, 聚金積如丘陵, 詣<龍華山><師子寺><知命法師>所, 問輸金之計, 師曰: 「吾以神力可輸, 將金來矣.」 <主>作書, 幷金置於<師子>前, 師以神力, 一夜輸置<新羅>宮中, <眞平王>異其神變, 尊敬尤甚, 常馳書問安否, <薯童>由此得人心, 卽王位. 一日王與夫人, 欲幸<師子寺>, 至<龍華山>下大池邊, 彌勒三尊出現池中, 留駕致敬. 夫人謂王曰: 「須創大伽藍於此地, 固所願也.」 王許之, 詣<知命>所, 問塡池事, 以神力一夜頹山塡池爲平地. 乃法像彌勒三 會殿塔廊廡各三所創之, 額曰<彌勒寺>(《國史》云<王興寺>), <眞平王>遣百工助之, 至今存其寺.(《三國史》云, 是<法王>之子, 而此傳之獨女之子, 未詳.)

후백제 견훤[편집]

後百濟 甄萱

《三國史 本傳》云: 「<甄萱><尙州><加恩縣>人也. <咸通>八年丁亥生, 本性<李>, 後以<甄>爲氏. 父<阿慈个>, 以農自活, <光啓>中據<沙弗城>(今<尙州>), 自稱將軍. 有四子, 皆知名於世, <萱>號傑出, 多智畧.」《李碑家記》云: 「<眞興大王>妃<思刀>, 諡曰<白▩夫人>, 第三子<仇輪公>之子波珍干<善品>之子角干<酌珍>, 妻<王咬巴里>生角干<元善>, 是爲<阿慈个>也. <慈>之弟一妻<上院夫人> 第二妻<南院夫人>, 生五子一女, 其長子是尙父<萱>, 二子將軍<能哀>, 三子將軍<龍盖>, 四子<寶盖>, 五子將軍<小盖>, 一女大主<刀金>.」 又古記云: 「昔一富人居<光州>北村, 有一女子, 姿容端正. 謂父曰: 『每有一紫衣男到寢交婚.』 父謂曰: 『汝以長絲貫針剌其衣.』 從之至明尋絲於北墻下, 針剌於大蚯蚓之腰. 後因姙生一男, 年十五, 自稱<甄萱>. 至<景福>元年壬子稱王, 立都於<完山郡>, 理四十三年. 以<淸泰>元年甲午, <萱>之三子簒逆, <萱>投<太祖>, 子<金剛>卽位. <天福>元年丙申, 與<高麗>兵會戰於<一善郡>, <百濟>敗績國亡云. 初<萱>生孺褓時, 父耕于野, 母餉之, 以兒置于林下, 虎來乳之, 鄕黨聞者異焉. 及壯體貌雄奇, 氣倜儻不凡, 從軍入王京, 赴西南海防戍, 枕戈待敵, 其氣恒爲士卒先, 以勞爲裨將. <唐><昭宗><景福>元年, 是<新羅><眞聖王>在位六年, 嬖竪在側, 竊弄國權, 綱紀紊弛, 加之以飢饉, 百姓流移, 群盜蜂起. 於是, <萱>竊有叛心, 嘯聚徒侶, 行擊京西南州縣, 所至響應, 旬月之間, 衆至五千. 遂襲<武珍州>自王, 猶不敢公然稱王, 自署爲<新羅>西南都統行<全州>刺史兼御史中承上柱國<漢南郡><開國公>, <龍化>元年己酉也. 一云<景福>元年壬子. 是時, <北原>賊<良吉>雄强, <弓裔>自投爲麾下. <萱>聞之, 遙授<良吉>職爲裨將. <萱>西巡至<完山州>, 州民迎勞, 喜得人心, 謂左右曰: 「<百濟>開國六百餘年, <唐><高宗>以<新羅>之請, 遣將軍<蘇定方>, 以舡兵十三萬越海, <新羅><金庾信>卷土歷<黃山>, 與<唐>兵合攻<百濟>滅之. 予今敢不立都, 以雪宿憤乎!」 遂自稱<後百濟王>, 設官分職, 是<唐><光化>三年, <新羅><孝恭王>四年也. <貞明>四年戊寅, <鐵原>京衆心忽變, 推戴我<太祖>卽位. <萱>聞之遣使稱賀, 遂獻孔雀扇, <地理山>竹箭等. <萱>與我<太祖>陽和陰剋, 獻驄馬於<太祖>. 三年冬十月 , <萱>率三千騎, 至<曹物城>(今未詳), <太祖>亦以精兵來與之角, <萱>兵銳, 未決勝負. <太祖>欲權和, 以老其師, 移書乞和, 以堂弟<王信>爲質, <萱>亦以外甥<眞虎>交質. 十二月攻取<居西>(今未詳)等二十餘城, 遣使入<後唐>稱藩, <唐>策授檢校太尉兼侍中判<百濟>軍事, 依前都督行<全州>剌史海東四面都統指揮兵馬判置等事<百濟王>, 食邑二千五百戶. 四年<眞虎>暴卒, 疑故殺, 卽囚<王信>, 使人請還前年所送驄馬, <太祖>笑還之. <天成>二年丁亥九月, <萱>攻取<近品城>(今<山陽縣>)燒之, <新羅王>求救於<太祖>. <太祖>將出師, <萱>襲取<高鬱府>(今<蔚州>), 進軍族<始林>(一云<鷄林>西郊), 卒入<新羅>王都. <新羅王>與夫人出遊<鮑石亭>, 時由是甚敗. <萱>强引夫人亂之, 以王之族弟<金傅>嗣位. 然後, 虜王弟<孝廉> 宰相<英景>, 又取國(帑)珍寶 兵仗 子女 百工之巧者. 自隨以歸, <太祖>以精騎五千, 要<萱>於<公山>下大戰, <太祖>之將<金樂> <崇謙>死之, 諸軍敗北, <太祖>僅以身免, 而不與相抵, 使盈其貫. <萱>乘勝轉掠<大木城>(今<若木(縣)>) <京山府>((今)<(星)(州)>) <康州>((今)<(晋)(州)>), 攻<缶谷城>((今)(不)(詳)). 又<義成府>之守<洪述>, 拒戰而死, <太祖>聞之曰: 「吾失右手矣.」 四十二年庚寅, <萱>欲攻<古昌郡>(今<安東(府)>), 大擧而<石山>營寨, <太祖>隔百步而郡北<甁山>營寨, 累戰<萱>敗, 獲侍郎<金渥>. 翌日<萱>收卒, 襲破<順(州)城>, 城主<元逢>不能禦, 棄城宵遁. <太祖>赫怒, 貶爲<下枝縣>.(今<豐山縣>, <元逢>本<順(州)城>人故也.) <新羅>君臣以衰季, 難以復興, 謀引我<太祖>結好爲援. <萱>聞之, 又欲入王都作惡, 恐<太祖>先之, 寄書于<太祖>曰: 「昨者, <(新)(羅)國>相<金雄廉>等將召足下入京, 有同鼈應黿聲, 是欲鷃披準翼, 必使生靈塗炭, 宗社丘墟, 僕是以先著祖鞭, 獨揮韓鉞, 誓百寮如皎日, 諭六部以義風. 不意奸臣遁逃, 邦君薨變, 遂奉<景明王>表弟<獻康王>之外孫, 勸卽尊位, 再造危邦, 喪君有君, 於是乎在. 足下勿詳忠告, 徒聽流言, 百計窺覦, 多方侵擾, 尙不能見僕馬首 拔僕牛毛. 冬初, 都頭<索湘>束手(於)<星山>陣下; 月內, 左將<金樂>曝骸(於)<美利寺>前, 殺獲居多, 追禽不小. 强羸若此, 勝敗可知, 所期者, 掛弓於<平壤>之樓, 飯馬於<浿江>之水. 然以前月七日, <吳越國>使<班>尙書至, 傳王詔旨『知卿與<高麗>, 久通和好, 共契隣盟, 比因質子之兩亡, 遂失和親之舊好, 互侵疆境, 不戢干戈. 今專發使臣, 赴卿本道, 又移文<高麗>, 宜各相親比, 永孚于休』. 僕義篤尊王, 情深事大, 及聞詔諭, 卽欲祗承, 但慮足下欲罷不能 困而猶鬪. 今錄詔書寄呈, 請留心詳悉, 且兎獹迭憊, 終心貽譏, 蛙鷸相持, 亦爲所笑, 宜迷復之爲誡, 無後悔之自貽.」 <(天)(成)>二年正月, <太祖>答曰: 「伏奉<吳越國>通(和)使<班>尙書所傳詔旨書一道, 兼蒙足下辱示長書叙事者. 伏以華軺膚使, 爰到制書, 尺素好音, 兼蒙敎誨. 捧芝檢而雖增感激, 闢華牋而難遣嫌疑, 今託廻軒, 輒敷危袵. 僕仰承天假, 俯迫人推, 過叨將帥之權, 獲赴經綸之會. 頃以<三韓>厄會, 九土凶荒, 黔黎多屬於<黃巾>, 田野無非其赤土, 庶幾弭風塵之警, 有以救邦國之災, 爰自善隣, 於爲結好, 果見數千里農桑樂業, 七八年士卒閑眠. 及至癸酉年, 維時陽月, 忽焉生事, 至乃交兵. 足下始輕敵以直前, 若螳蜋之拒轍; 終知難而勇退, 如蚊子之負山. 拱手陳辭, 指天作誓『今日之後, 永世歡和, 苟或渝盟, 神其殛矣』. 僕亦尙止戈之武, 期不殺之仁, 遂解重圍以休疲卒, 不辭質子, 但欲安民, 此卽我有大德於南人也. 豈期歃血未乾, 凶威復作! 蜂蠆之毒侵害於生民, 狼虎之狂爲梗於畿甸. <金城>窘忽, 黃屋震驚, 仗義尊<周>, 誰似<桓> <文>之覇? 乘間謀<漢>, 唯看<莽> <卓>之奸. 致使王之至尊, 枉稱子於足下, 尊卑失序, 上下同憂. 以爲非有元輔之忠純, 豈得再安社稷? 以僕心無匿惡, 志切尊王, 將援置於朝廷, 使扶危於邦國. 足下見毫釐之小利, 忘天地之厚恩, 斬戮君主, 焚燒宮闕, 葅醢卿佐, 虔劉士民, 姬妾則取以同車, 珍寶奪之相載. 元惡浮於<桀> <紂>, 不仁甚於獍梟. 僕怨極崩天, 誠深却日, 約效鷹鸇之逐, 以申犬馬之(勤). 再擧干戈, 兩更槐柳, 육로로 공격하니 곧 천둥이 치닿고 번개가 때리는 것 같았고, 水攻則虎搏龍騰, 動必成功, 擧無虛發. 逐<尹卿>於海岸, 積甲如山, 禽<雛造>於城邊, 伏屍蔽野. <燕山郡>畔, 斬<吉奐>於軍前; <馬利(疑<伊山郡>)城>(邊), 戮<隨晤>於纛下; 拔<任存>(今<大興郡>)之日, <刑積>等數百人捐軀; 破<淸川(<尙州>領內縣名)縣>之時, <(直)(心)>等四五輩授首, <桐藪>(今<桐華寺>)望旗而潰散, <京山>銜璧以投降. <康州>則自南而來, <羅府>則自西移屬. 侵攻若此, 收復寧遙! 必期<泜水>營中, 雪<張耳>千般之恨, <烏江>岸上, 成<漢王>一捷之心, 竟息風波, 永淸寰海. 天之所助, 命欲何歸! 況承<吳越王>殿下, 德洽包荒, 仁深字小, 特出綸於丹禁, 諭戢難於<靑丘>, 旣奉訓謨, 敢不尊奉. 若足下祗承睿旨, 悉戢凶機, 不唯副上國之仁恩, 抑可紹東海之絶緖. 若不過而能改, 其如悔不可追.」(書乃<崔致遠>作也.) <長興>三年<甄萱>臣<龔直>, 勇而有智畧, 來降<太祖>, <萱>捉<龔直>二子一女, 烙斷股筋. 秋九月, <萱>遣<一吉>, 以舡兵入<高麗><禮城江>, 留三曰, 取<鹽> <白> <眞>三州船一百艘, 焚之而去.(云云.) <淸泰>元年甲午, <萱>聞<太祖>屯<運州>(未詳), 遂簡甲士, 蓐食而至. 未及營壘, 將軍<黔弼>以勁騎擊之, 斬獲三千餘級, <熊津>以北三十餘城, 聞風自降. <萱>麾下, 術士<宗訓> 醫者<之謙> 勇將<尙逢> <雀弼>等降於<太祖>. 丙申正月, <萱>謂子曰: 「老夫<新羅>之季, 立<後百濟>名, 有年于今矣, 兵倍於北軍, 尙爾不利. 殆天假手爲<高麗>, 盍歸順於北王, 保首領矣?」 其子<神劍> <龍劍> <良劍>等三人皆不應.《李磾家記》云: 「<萱>有九子, 長曰<神劍>(一云<甄成>), 二子太師<謙腦>, 三子佐承<龍述>, 四子太師<聰智>, 五子大阿干<宗祐>, 六子闕, 七子佐承<位興>, 八子太師<靑丘>, 一女<國大夫人>, 皆<上院夫人>所生也. <萱>多妻妾, 有子十餘人, 第四子<金剛>, 身長而多智, <萱>特愛之, 意欲傳位, 其兄<神劍> <良劍> <龍劍>知之憂憫. 時, <良劍>爲<康州>都督, <龍劍>爲<武州>都督, 獨<神劍>在側. 伊飧<能奐>使人往<康> <武>二州, 與<良劍>等謀, 至<淸泰>二年乙未春三月, 與<英順>等勸<神劍>, 幽<萱>於<金山>佛宇, 遣人殺<金剛>, <神劍>自稱大王, 赦境內.(云云.)」 初, <萱>寢未起, 遙聞宮庭呼喊聲, 問「是何聲歟?」 告父曰: 「王年老, 暗於軍國政要, 長子<神劍>攝父王位, 而諸將歡賀聲也.」 俄移父於<金山>佛宇, 以<巴達>等壯士三十人守之. 童謠曰: 「可憐<完山>兒, 失父涕連酒.」 <萱>與後宮年少男女二人 侍婢<古比女> 內人<能又男>等囚繫. 至四月, 釀酒而飮醉守卒三十人, 而與<小元甫> <香又> <吳琰><忠質>等以海路迎之, 旣至, 以<萱>爲十年之長, 尊號爲尙父, 安置于南宮, 賜<楊州>食邑田庄, 奴婢四十口, 馬九匹, 以其國來降者<信康>爲衙前. <甄萱>婿將軍<英規>密語其妻曰: 「大王勤勞四十餘年, 功業垂成, 一旦以家人之禍, 失地從於<高麗>. 夫貞女不可二夫, 忠臣不事二主, 若捨己君, 以事逆子, 則何顔以見天下之義士乎? 況聞<高麗><王公>仁厚懃儉, 以得民心, 殆天啓也. 必爲<三韓>之主, 盍致書以安慰我王, 兼慇懃於<王公>, 以圖後來之福乎?」 妻曰: 「子之言是吾意也.」 於是, <天福>元年丙申二月, 遣人致意於<太祖>曰: 「君擧義旗, 請爲內應, 以迎王師.」 <太祖>喜, 厚賜其使者遣之, 謝<英規>曰: 「若蒙恩一合, 無道路之梗, 卽先致謁於將軍, 然後升堂拜夫人, 兄事而姊尊之, 必終有以厚報之, 天地鬼, 神皆聞此語.」 六月, <萱>告<太祖>: 「老臣所以投身於殿下者, 願仗殿下威稜, 以誅逆子耳. 伏望, 大人借以神兵, 殲其賊亂, 臣雖死無憾.」 <太祖>曰: 「非不欲討之, 待其時也.」 先遣太子及<武>將軍<述希>, 領步騎十萬, 趣<天安府>. 秋九月, <太祖>率三軍至<天安>, 合兵進次<一善>, <神劍>以兵逆之. 甲午, 隔<一利川>相對, 王師背艮向坤而陣. <太祖>與<萱>觀兵, 忽白雲狀如劍戟, 起我師向彼行焉. 乃鼓行而進, <百濟>將軍<孝奉> <德述> <哀述> <明吉>等, 望兵勢大而整, 棄甲降於陣前. <太祖>勞慰之, 問將帥所在, <孝奉>等曰: 「元帥<神劒>在中軍.」 <太祖>命將軍<公萱>等, 三軍齊進挾擊, <百濟>軍潰北, 至<黃山><炭峴>, <神劍>與二弟 將軍<富達> <能奐>等四十餘人生降. <太祖>受降, 餘皆勞之, 許令與妻子上京. 問<能奐>曰: 「始與<良劍>等密謀, 囚大王立其子者, 汝之謀也. 爲臣之義, 當如是乎?」 <能奐>俛首不能言, 遂命誅之. 以<神劒>僭位爲人所脅, 非其本心, 又且歸命乞罪, 特原其死, <甄萱>憂懣發疽, 數日卒於<黃山>佛舍. 九月八日也, 壽七十. <太祖>軍令嚴明, 士卒不犯秋毫, 州縣安堵, 老幼皆呼萬歲. 謂<英規>曰: 「前王失國後, 其臣子無一人慰之者, 獨卿夫妻, 千里嗣音, 以致誠意, 兼歸美於寡人, 其義不可忘.」 許職左承, 賜田一千頃, 許借驛馬三十五匹, 以迎家人, 賜其二子以官. <甄萱>起<唐><景福>元年, 至<晋><天福>元年, 共四十五年, 丙申滅. 史論曰: 「<新羅>數窮道喪, 天無所助, 民無所歸, 於是群盜投隙而作, 若猬毛然. 其劇者<弓裔> <甄萱>二人而已. <弓裔>本<新羅>王子, 而反以家國爲讎, 至斬先祖之畫像, 其爲不仁甚矣. <甄萱>起自<新羅>之民, 食<新羅>之祿, (而)包藏禍心, 幸國之危, 侵軼都邑, 虔劉君臣若禽獸, 實天下之元惡. 故<弓裔>見棄於其臣, <甄萱>産禍於其子, 皆自取之也, 又誰咎也? 雖<項羽> <李密>之雄才, 不能敵<漢> <唐>之興, 而况<裔> <萱>之凶人, 豈可與我<太祖>相抗歟?

가락국기[편집]

駕洛國記(<文廟朝><大康>年間, <金官>知州事文人所撰也, 今略而載之.)

開闢之後, 此地未有邦國之號, 亦無君臣之稱. 越有<我刀干> <汝刀干> <彼刀干> <五刀干> <留水干> <留天干> <五天干> <神鬼干>等九干者, 是酋長, 領總百姓, 凡一百戶, 七萬五千人. 多以自都山野, 鑿井而飮, 耕田而食. 屬<後漢><世祖><光武帝><建武>十八年壬寅三月禊浴之日, 所居<北龜旨>(是峯巒之稱, 若十朋伏之狀, 故云也)有殊常聲氣呼喚, 衆庶二三百人集會於此, 有如人音, 隱其形而發其音曰: 「此有人否?」 九干等云: 「吾徒在!」 又曰: 「吾所在爲何?」 對云「龜旨」也. 又曰: 「皇天所以命我者, 御是處, 惟新家邦, 爲君后. 爲玆故降矣. 你等須掘峯頂撮土, 歌之云『龜何龜何, 首其現也. 若不現也, 燔灼而喫也』, 以之蹈舞, 則是迎大王 歡喜踴躍之也.」 九干等如其言, 咸忻而歌舞. 未幾, 仰而觀之, 唯紫繩自天垂而着地, 尋繩之下, 乃見紅幅裹金合子. 開而視之, 有黃金卵六圓如日者. 衆人悉皆驚喜, 俱伸百拜, 尋還裹著, 抱持而歸<我刀>家, 寘榻上, 其衆各散. 過浹辰, 翌日平明, 衆庶復相聚集開合, 而六卵化爲童子, 容貌甚偉. 仍坐於床, 衆庶拜賀, 盡恭敬止. 日日而大 踰十餘晨昏, 身長九尺則<殷>之<天乙>, 顔如龍焉則<漢>之<高祖>, 眉之八彩則<有唐>之<高>, 眼之重瞳則<有虞>之<舜>, 其於月望日卽位也. 始現故諱<首露>, 或云<首陵>(<首陵>是崩後諡也), 國稱<大駕洛>, 又稱<伽耶國>, 卽六<伽耶>之一也. 餘五人各歸爲五<伽耶>主. 東以<黃山江>, 西南以滄海, 西北以<地理山>, 東北以<伽耶山>, 南而爲國尾. 俾創假宮而人御, 但要質儉, 茅茨不剪, 土階三尺. 二年癸卯春正月, 王若曰: 「朕欲定置京都, 仍駕幸假宮之南<新畓坪>(是古來閑田, 新耕作故云也. 畓乃俗文也), 四望山嶽, 顧左右曰: 「此地狹小如蓼葉, 然而秀異, 可爲十六<羅漢>住地. 何况, 自一成三, 自三成七, 七聖住地, 固合于是. 托土開疆, 終然允臧歟.」 築置一千五百步周廻羅城 宮禁殿宇及諸有司屋宇 虎庫倉廩之地. 事訖還宮, 徧徵國內丁壯 人夫 工匠, 以其月二十日資始金陽, 曁三月十日役畢. 其宮闕屋舍, 俟農隙而作之, 經始于厥年十月, 逮甲辰二月而成, 涓吉辰御新宮, 理萬機而懃庶務. 忽有<琓夏國><含達王>之夫人妊娠, 彌月生卵, 化爲人, 名曰<脫解>. 從海而來, 身長三尺, 頭圍一尺. 悅焉詣闕, 語於王云: 「我欲奪王之位, 故來耳.」 王答曰: 「天命我俾卽于位, 將令安中國而綏下民, 不敢違天之命以與之位, 又不敢以吾國吾民, 付囑於汝.」 <解>云: 「若爾可爭其術.」 王曰「可」也. 俄頃之間, <解>化爲鷹, 王化爲鷲, 又解化爲雀, 王化爲鸇. 于此際也, 寸陰未移, <解>還本身, 王亦復然. <解>乃伏膺曰: 「僕也適於角術之場, 鷹之鷲, 雀之於鸇, 獲免焉, 此盖聖人惡殺之仁而然乎! 僕之與王, 爭位良難.」 便拜辭而出, 到麟郊外渡頭, 將中朝來泊之水道而行, 王竊恐滯留謀亂, 急發舟師五百艘而追之, <解>奔入<雞林>地界, 舟師盡還. 事記所載多異與<新羅>. 屬<建武>二十四年戊申七月二十七日, 九干等朝謁之次, 獻言曰: 「大王降靈已來, 好仇未得. 請臣等所有處女絶好者, 選入宮闈, 俾爲伉儷.」 王曰: 「朕降于玆天命也. 配朕而作后, 亦天之命, 卿等無慮.」 遂命<留天干>押輕舟, 持駿馬, 到<望山島>立待; 申命<神鬼干>就<乘岾>(<望山島>, 京南島嶼也. <乘岾>, 輦下國也), 忽自海之西南隅, 掛緋帆, 張茜旗, 而指乎北. <留天>等先擧火於島上, 則競渡下陸, 爭奔而來. <神鬼>望之, 走闕奏之. 上聞欣欣, 尋遣九干等, 整蘭橈, 揚桂楫而迎之, 旋欲陪入內, 王后乃曰: 「我與(爾)等素昧平生, 焉敢輕忽相隨而去!」 <留天>等返達后之語, 王然之, 率有司動蹕, 從闕下西南六十步許地, 山邊設幔殿祗候. 王后於山外<別浦>津頭, 維舟登陸, 憩於高嶠, 解所著綾袴爲贄, 遺于山靈也. 其地侍從媵臣二員, 名曰<申輔> <趙匡>, 其妻二人, 號<慕貞> <慕良>. 或臧獲幷計二十餘口, 所齎錦繡綾羅 衣裳疋段 金銀珠玉 瓊玖服玩器, 不可勝記. 王后漸近行在, 上出迎之, 同入帷宮, 媵臣已下衆人, 就階下而見之卽退. 上命有司, 引媵臣夫妻曰: 「人各以一房安置, 已下臧獲各一房五六人安置.」 給之以蘭液蕙醑, 寢之以文茵彩薦, 至於衣服疋段寶貨之類, 多以軍夫遴集而護之. 於是, 王與后共在御國寢, 從容語王曰: 「妾是<阿踰陁國>公主也. 姓<許>名<黃玉>, 年二八矣. 在本國時, 今年五月中, 父王與皇后顧妾而語曰: 『爺孃一昨夢中, 同見皇天上帝, 謂曰: 「<駕洛國>元君<首露>者, 天所降而俾御大寶, 乃神乃聖, 惟其人乎! 且以新蒞家邦, 未定匹偶, 卿等湏遣公主而配之.」 言訖升天. 形開之後, 上帝之言, 其猶在耳, 你於此而忽辭親, 向彼乎往矣.』 妾也浮海遐尋於蒸棗, 移天夐赴於蟠桃, 螓首敢叨, 龍顔是近.」 王答曰: 「朕生而頗聖, 先知公主自遠而屆, 下臣有納妃之請, 不敢從焉. 今也淑質自臻, 眇躬多幸.」 遂以合歡, 兩過淸宵, 一經白晝. 於是, 遂還來船, 篙工楫師共十有五人, 各賜粮粳米十碩 布三十疋, 令歸本國. 八月一日廻鑾, 與后同輦, 媵臣夫妻齊鑣並駕, 其<漢>肆雜物, 感使乘載, 徐徐入闕, 時銅壺欲午. 王后爰處中宮, 勑賜媵臣夫妻, 私屬空閑二室分入; 餘外從者以賓舘一坐二十餘間, 酌定人數, 區別安置. 日給豊羡, 其所載珍物, 藏於內庫, 以爲王后四時之費. 一日上語臣下曰. 「九干等俱爲庶僚之長, 其位與名, 皆是宵人野夫之號, 頓非簪履職位之稱, 儻化外傳聞, 必有嗤笑之耻.」 遂改<我刀>爲<我躬> <汝刀>爲<汝諧> <彼刀>爲<彼藏> <五方>爲<五常>, <留水> <留天>之名, 不動上字, 改下字<留功> <留德>, <(神)(天)>改爲<神道>, <五天>改爲<五能>, <神鬼>之音不易, 改訓爲<臣貴>. 取<雞林>職儀, 置角干 阿叱干 級干之秩, 其下官僚, 以<周>判<漢>儀而分定之, 斯所以「革古鼎, 新設官分職」之道歟! 於是乎, 理國齊家, 愛民如子, 其敎不肅而威, 其政不嚴而理. 况與王后而居也, 比如天之有地 日之有月 陽之有陰, 其功也<塗山>翼<夏>, <唐煖>興<嬌>. 頻年有得熊羆之兆, 誕生太子<居登公>. <靈帝><中平>六年己巳三月一日后崩, 壽一百五十七. 國人如嘆坤崩, 葬於<龜旨>東北塢. 遂欲忘子愛下民之惠, 因號初來下纜<渡頭村>曰<主浦村>, 解綾袴高岡曰<綾峴>, 茜旗行入海涯曰<旗出邊>. 媵臣泉府卿<申輔> 宗正監<趙匡>等到國三十年後, 各産二女焉, 夫與婦踰一二年而皆▩信也. 其餘臧獲之輩, 自來七八年間, 未有玆子生, 唯抱懷土之悲, 皆首丘而沒. 所舍賓館, 圓其無人, 元君乃每歌鰥枕, 悲嘆良多. 隔二五歲, 以<獻帝><立安>四年己卯三月二十三日而殂落, 壽一百五十八歲矣. 國中之人若亡天只, 悲慟甚於后崩之日. 遂於闕之艮方平地, 造立殯宮, 高一丈, 周三百步而葬之, 號<首陵王廟>也. 自嗣子<居登王>洎九代孫<仇衝>, 之享是廟, 須以每歲孟春三之日七之日 仲夏五之日 仲秋初五之日十五之日, 豊潔之奠, 相繼不絶. 洎<新羅>第三十王<法敏>, <龍朔>元年辛酉三月日, 有制曰: 「朕是<伽耶國>元君九代孫<仇衝王>降于當國也, 所率來子<世宗>之子<率友公>之子<庶云>匝干之女, <文明皇后>寔生我者. 玆故元君於幼冲人, 乃爲十五代始祖也. 所御國者已曾敗, 所葬廟者今尙存, 合于宗祧, 續乃祀事.」 仍遣使於黍離之趾, 囗近廟上上田三十頃, 爲供營之資, 號稱<王位田>, 付屬本土, 王之十七代孫<賡世>級干祗禀朝旨, 主掌厥田. 每歲, 時釀醪醴, 設以餠飯茶菓庶羞等奠, 年年不墜. 其祭日不失<居登王>之所定年內五日也, 芬苾孝祀, 於是乎在於我. 自<居登王>卽位己卯年置便房, 降及<仇衝>朝, 未三百三十載之中, 享廟禮曲, 永無違者. 其乃<仇衝>失位去國, 逮<龍朔>元年辛酉, 六十年之間, 享是廟禮或闕如也. 美矣哉! <文武王>(<法敏王>諡也). 先奉尊祖, 孝乎惟孝, 繼泯絶之祀, 復行之也. <新羅>季末有<忠至>匝干者, 攻取<金官><高城>, 而爲城主將軍, 爰有<英規>阿干, 假威於將軍, 奪廟享而淫祀, 當端午而致告祠, 堂梁無故折墜, 因覆壓而死焉. 於是, 將軍自謂: 「宿因多幸, 辱爲聖王所御國城之奠, 宜我畫其眞影, 香燈供之, 以酬玄恩.」 遂以鮫絹三尺, 摸出眞影, 安於壁上, 旦夕膏炷, 瞻仰虔至. 才三日, 影之二目, 流下血淚, 而貯於地上, 幾一斗矣. 將軍大懼, 捧持其眞, 就廟而焚之, 卽召王之眞孫<圭林>而謂曰: 「昨有不祥事, 一何重疊! 是必廟之威靈, 震怒余之圖畫而供養不孫. <英規>旣死, 余甚怪畏. 影已燒矣, 必受陰誅. 卿是王之眞孫, 信合依舊以祭之.」 <圭林>繼世奠酹, 年及八十八歲而卒, 其子<間元卿>, 續而克禋. 端午日, 謁廟之祭, <英規>之子<俊必>又發狂, 來詣廟, 俾徹<間元>之奠以己奠陳享, 三獻未終, 得暴疾, 歸家而斃. 然, 古人有言「淫祀無福, 反受其殃」, 前有<英規> 後有<俊必>父子之謂乎! 又有賊徒, 謂廟中多有金玉, 將來盜焉. 初之來也, 有躬擐甲胄 張弓挾矢 猛士一人從廟中出, 四面雨射, 中殺七八人, 賊徒奔走. 數日再來, 有大蟒長三十餘尺, 안광(眼光)이 번개와도 같았고, 自廟旁出, 咬殺八九人, 粗得完免者, 皆僵仆而散. 故知陵園表裡, 必有神物護之. 自<建安>四年己卯始造, 逮今上御圖三十一載, <大康>二年丙辰, 凡八百七十八年, 所封美土, 不騫不崩, 所植佳木, 不枯不朽, 况所排列萬蘊玉之片片, 亦不頹坼. 由是觀之, <辛替否>曰「自古迄今, 豈有不亡之國 不破之墳?」, 唯此<駕洛國>之昔曾亡, 則<替否>之言有徵矣, <首露>廟之不毁, 則<替否>之言, 未足信也. 此中更有戱樂思慕之事; 每以七月二十九日, 土人吏卒, 陟乘岾, 設帷幕, 酒食歡呼, 而東西送目, 壯健人夫, 分類以左右之, 自望山島, 駮蹄駸駸而競湊於陸, 鷁首泛泛而相推於水, 北指<古浦>而爭趨. 盖此昔<留天> <神鬼>等望后之來, 急促告君之遺跡也. 國亡之後, 代代稱號不一, <新羅>第三十一<政明王>卽位, <開耀>元年辛巳, 號爲<金官京>, 置太守; 後二百五十九年, 屬我<太祖>統合之後, 代代爲<臨海縣>, 置排岸使, 四十八年也; 次爲<臨海郡>, 或爲<金海府>, 置都護府, 二十七年也; 又置防禦使, 六十四年也. <淳化>二年<金海府>量田使 中大夫<趙文善>申省狀稱, <首露陵>王廟屬田結數多也, 宜以十五結仍舊貫, 其餘分折於府之役丁. 所司傳狀奏聞, 時廟朝宣旨曰: 「天所降卵, 化爲聖君, 居位而延齡, 則一百五十八年也. 自彼三皇而下, 鮮克比肩者歟! 崩後自先代俾屬廟之壟畝, 而今減除, 良堪疑懼.」 而不允. 使又申省, 朝廷然之, 半不動於陵廟中, 半分給於鄕人之丁也. 節使(量田使稚也)受朝旨, 乃以半屬於陵園, 半以支給於府之徭役戶丁也. 幾臨事畢, 而甚勞倦, 忽一夕夢見七八介鬼神, 執縲紲, 握刀而至, 云「儞有大憝, 故加斬戳」. 其使以謂受刑而慟楚, 驚懼而覺, 仍有疾瘵, 勿令人知之, 宵遁而行, 其病不間, 渡關而死. 是故, 量田都帳不著印也. 後人奉使來, 審檢厥田, 才一結十二負九束也, 不足者三結八十七負一束矣. 乃推鞫斜入處, 報告內外官, 勅理足支給焉. 又有古今所嘆息者; 元君八代孫<金銍王>克勤爲政, 又切崇眞, 爲世祖母<許皇后>奉資冥福, 以<元嘉>二十九年壬辰, 於元君與皇后合婚之地創寺, 額曰<王后寺>, 遣使審量近側平田十結, 以爲供億三寶之費. 自有是寺五百後, 置<長遊寺>, 所納田柴幷三百結. 於是右寺<三剛>, 以<王后寺>在寺柴地東南標內, 罷寺爲莊, 作秋收冬藏之場, 秣馬養牛之廐, 悲夫! 世祖已下九代孫曆數, 委錄于下. 銘曰: 元胎肇啓, 利眼初明. 人倫雖誕, 君位未成. 中朝累世, 東國分京. <雞林>先定, <駕洛>後營. 自無銓宰, 誰察民氓. 遂玆玄造, 顧彼蒼生. 用授符命, 特遣精靈. 山中降卵, 霧裏藏刑. 內猶漠漠, 外亦冥冥. 望如無象, 聞乃有聲. 群歌而奏, 衆舞而呈. 七日而後, 一時所寧. 風吹雲卷, 空碧天靑. 下六圓卵, 垂一紫纓. 殊方異土, 比屋連甍. 觀者如堵, 覩者如羹. 五歸各邑, 一在玆城. 同時同迹, 如弟如兄. 實天生德, 爲世作程. 寶位初陟, 寰區欲淸. 華構徵古, 土階尙平. 萬機始勉, 庶政施行. 無偏無儻, 惟一惟精. 行者讓路, 農者讓耕. 四方奠枕, 萬姓迓衡. 俄晞薤露, 靡保椿齡. 乾坤變氣, 朝野痛情. 金相其躅, 玉振其聲. 來苗不絶, 薦藻惟馨. 日月雖逝, 規儀不傾.

開闢之後, 此地未有邦國之號, 亦無君臣之稱. 越有<我刀干> <汝刀干> <彼刀干> <五刀干> <留水干> <留天干> <五天干> <神鬼干>等九干者, 是酋長, 領總百姓, 凡一百戶, 七萬五千人. 多以自都山野, 鑿井而飮, 耕田而食. 屬<後漢><世祖><光武帝><建武>十八年壬寅三月禊浴之日, 所居<北龜旨>(是峯巒之稱, 若十朋伏之狀, 故云也)有殊常聲氣呼喚, 衆庶二三百人集會於此, 有如人音, 隱其形而發其音曰: 「此有人否?」 九干等云: 「吾徒在!」 又曰: 「吾所在爲何?」 對云「龜旨」也. 又曰: 「皇天所以命我者, 御是處, 惟新家邦, 爲君后. 爲玆故降矣. 너희들은 모름지기 봉정(峯頂)을 파내어 흙을 집고, 노래하기를 『龜何龜何, 首其現也. 若不現也, 燔灼而喫也』, 以之蹈舞, 則是迎大王 歡喜踴躍之也.」 九干等如其言, 咸忻而歌舞. 未幾, 仰而觀之, 唯紫繩自天垂而着地, 尋繩之下, 乃見紅幅裹金合子. 開而視之, 有黃金卵六圓如日者. 衆人悉皆驚喜, 俱伸百拜, 尋還裹著, 抱持而歸<我刀>家, 寘榻上, 其衆各散. 過浹辰, 翌日平明, 衆庶復相聚集開合, 而六卵化爲童子, 容貌甚偉. 仍坐於床, 衆庶拜賀, 盡恭敬止. 日日而大 踰十餘晨昏, 身長九尺則<殷>之<天乙>, 顔如龍焉則<漢>之<高祖>, 眉之八彩則<有唐>之<高>, 眼之重瞳則<有虞>之<舜>, 其於月望日卽位也. 始現故諱<首露>, 或云<首陵>(<首陵>是崩後諡也), 國稱<大駕洛>, 又稱<伽耶國>, 卽六<伽耶>之一也. 餘五人各歸爲五<伽耶>主. 東以<黃山江>, 西南以滄海, 西北以<地理山>, 東北以<伽耶山>, 南而爲國尾. 俾創假宮而人御, 但要質儉, 茅茨不剪, 土階三尺. 二年癸卯春正月, 王若曰: 「朕欲定置京都, 仍駕幸假宮之南<新畓坪>(是古來閑田, 新耕作故云也. 畓乃俗文也), 四望山嶽, 顧左右曰: 「此地狹小如蓼葉, 然而秀異, 可爲十六<羅漢>住地. 何况, 自一成三, 自三成七, 七聖住地, 固合于是. 托土開疆, 終然允臧歟.」 築置一千五百步周廻羅城 宮禁殿宇及諸有司屋宇 虎庫倉廩之地. 事訖還宮, 徧徵國內丁壯 人夫 工匠, 以其月二十日資始金陽, 曁三月十日役畢. 其宮闕屋舍, 俟農隙而作之, 經始于厥年十月, 逮甲辰二月而成, 涓吉辰御新宮, 理萬機而懃庶務. 忽有<琓夏國><含達王>之夫人妊娠, 彌月生卵, 化爲人, 名曰<脫解>. 從海而來, 身長三尺, 頭圍一尺. 悅焉詣闕, 語於王云: 「我欲奪王之位, 故來耳.」 王答曰: 「天命我俾卽于位, 將令安中國而綏下民, 不敢違天之命以與之位, 又不敢以吾國吾民, 付囑於汝.」 <解>云: 「若爾可爭其術.」 王曰「可」也. 俄頃之間, <解>化爲鷹, 王化爲鷲, 又解化爲雀, 王化爲鸇. 于此際也, 寸陰未移, <解>還本身, 王亦復然. <解>乃伏膺曰: 「僕也適於角術之場, 鷹之鷲, 雀之於鸇, 獲免焉, 此盖聖人惡殺之仁而然乎! 僕之與王, 爭位良難.」 便拜辭而出, 到麟郊外渡頭, 將中朝來泊之水道而行, 王竊恐滯留謀亂, 急發舟師五百艘而追之, <解>奔入<雞林>地界, 舟師盡還. 事記所載多異與<新羅>. 屬<建武>二十四年戊申七月二十七日, 九干等朝謁之次, 獻言曰: 「大王降靈已來, 好仇未得. 請臣等所有處女絶好者, 選入宮闈, 俾爲伉儷.」 王曰: 「朕降于玆天命也. 配朕而作后, 亦天之命, 卿等無慮.」 遂命<留天干>押輕舟, 持駿馬, 到<望山島>立待; 申命<神鬼干>就<乘岾>(<望山島>, 京南島嶼也. <乘岾>, 輦下國也), 忽自海之西南隅, 掛緋帆, 張茜旗, 而指乎北. <留天>等先擧火於島上, 則競渡下陸, 爭奔而來. <神鬼>望之, 走闕奏之. 上聞欣欣, 尋遣九干等, 整蘭橈, 揚桂楫而迎之, 旋欲陪入內, 王后乃曰: 「我與(爾)等素昧平生, 焉敢輕忽相隨而去!」 <留天>等返達后之語, 王然之, 率有司動蹕, 從闕下西南六十步許地, 山邊設幔殿祗候. 王后於山外<別浦>津頭, 維舟登陸, 憩於高嶠, 解所著綾袴爲贄, 遺于山靈也. 其地侍從媵臣二員, 名曰<申輔> <趙匡>, 其妻二人, 號<慕貞> <慕良>. 或臧獲幷計二十餘口, 所齎錦繡綾羅 衣裳疋段 金銀珠玉 瓊玖服玩器, 不可勝記. 王后漸近行在, 上出迎之, 同入帷宮, 媵臣已下衆人, 就階下而見之卽退. 上命有司, 引媵臣夫妻曰: 「人各以一房安置, 已下臧獲各一房五六人安置.」 給之以蘭液蕙醑, 寢之以文茵彩薦, 至於衣服疋段寶貨之類, 多以軍夫遴集而護之. 於是, 王與后共在御國寢, 從容語王曰: 「妾是<阿踰陁國>公主也. 姓<許>名<黃玉>, 年二八矣. 在本國時, 今年五月中, 父王與皇后顧妾而語曰: 『爺孃一昨夢中, 同見皇天上帝, 謂曰: 「<駕洛國>元君<首露>者, 天所降而俾御大寶, 乃神乃聖, 惟其人乎! 且以新蒞家邦, 未定匹偶, 卿等湏遣公主而配之.」 言訖升天. 形開之後, 上帝之言, 其猶在耳, 你於此而忽辭親, 向彼乎往矣.』 妾也浮海遐尋於蒸棗, 移天夐赴於蟠桃, 螓首敢叨, 龍顔是近.」 王答曰: 「朕生而頗聖, 先知公主自遠而屆, 下臣有納妃之請, 不敢從焉. 今也淑質自臻, 眇躬多幸.」 遂以合歡, 兩過淸宵, 一經白晝. 於是, 遂還來船, 篙工楫師共十有五人, 各賜粮粳米十碩 布三十疋, 令歸本國. 八月一日廻鑾, 與后同輦, 媵臣夫妻齊鑣並駕, 其<漢>肆雜物, 感使乘載, 徐徐入闕, 時銅壺欲午. 王后爰處中宮, 勑賜媵臣夫妻, 私屬空閑二室分入; 餘外從者以賓舘一坐二十餘間, 酌定人數, 區別安置. 日給豊羡, 其所載珍物, 藏於內庫, 以爲王后四時之費. 一日上語臣下曰. 「九干等俱爲庶僚之長, 其位與名, 皆是宵人野夫之號, 頓非簪履職位之稱, 儻化外傳聞, 必有嗤笑之耻.」 遂改<我刀>爲<我躬> <汝刀>爲<汝諧> <彼刀>爲<彼藏> <五方>爲<五常>, <留水> <留天>之名, 不動上字, 改下字<留功> <留德>, <(神)(天)>改爲<神道>, <五天>改爲<五能>, <神鬼>之音不易, 改訓爲<臣貴>. 取<雞林>職儀, 置角干 阿叱干 級干之秩, 其下官僚, 以<周>判<漢>儀而分定之, 斯所以「革古鼎, 新設官分職」之道歟! 於是乎, 理國齊家, 愛民如子, 其敎不肅而威, 其政不嚴而理. 况與王后而居也, 比如天之有地 日之有月 陽之有陰, 其功也<塗山>翼<夏>, <唐煖>興<嬌>. 頻年有得熊羆之兆, 誕生太子<居登公>. <靈帝><中平>六年己巳三月一日后崩, 壽一百五十七. 國人如嘆坤崩, 葬於<龜旨>東北塢. 遂欲忘子愛下民之惠, 因號初來下纜<渡頭村>曰<主浦村>, 解綾袴高岡曰<綾峴>, 茜旗行入海涯曰<旗出邊>. 媵臣泉府卿<申輔> 宗正監<趙匡>等到國三十年後, 各産二女焉, 夫與婦踰一二年而皆▩信也. 其餘臧獲之輩, 自來七八年間, 未有玆子生, 唯抱懷土之悲, 皆首丘而沒. 所舍賓館, 圓其無人, 元君乃每歌鰥枕, 悲嘆良多. 隔二五歲, 以<獻帝><立安>四年己卯三月二十三日而殂落, 壽一百五十八歲矣. 國中之人若亡天只, 悲慟甚於后崩之日. 遂於闕之艮方平地, 造立殯宮, 高一丈, 周三百步而葬之, 號<首陵王廟>也. 自嗣子<居登王>洎九代孫<仇衝>, 之享是廟, 須以每歲孟春三之日七之日 仲夏五之日 仲秋初五之日十五之日, 豊潔之奠, 相繼不絶. 洎<新羅>第三十王<法敏>, <龍朔>元年辛酉三月日, 有制曰: 「朕是<伽耶國>元君九代孫<仇衝王>降于當國也, 所率來子<世宗>之子<率友公>之子<庶云>匝干之女, <文明皇后>寔生我者. 玆故元君於幼冲人, 乃爲十五代始祖也. 所御國者已曾敗, 所葬廟者今尙存, 合于宗祧, 續乃祀事.」 仍遣使於黍離之趾, 囗近廟上上田三十頃, 爲供營之資, 號稱<王位田>, 付屬本土, 王之十七代孫<賡世>級干祗禀朝旨, 主掌厥田. 每歲, 時釀醪醴, 設以餠飯茶菓庶羞等奠, 年年不墜. 其祭日不失<居登王>之所定年內五日也, 芬苾孝祀, 於是乎在於我. 自<居登王>卽位己卯年置便房, 降及<仇衝>朝, 未三百三十載之中, 享廟禮曲, 永無違者. 其乃<仇衝>失位去國, 逮<龍朔>元年辛酉, 六十年之間, 享是廟禮或闕如也. 美矣哉! <文武王>(<法敏王>諡也). 先奉尊祖, 孝乎惟孝, 繼泯絶之祀, 復行之也. <新羅>季末有<忠至>匝干者, 攻取<金官><高城>, 而爲城主將軍, 爰有<英規>阿干, 假威於將軍, 奪廟享而淫祀, 當端午而致告祠, 堂梁無故折墜, 因覆壓而死焉. 於是, 將軍自謂: 「宿因多幸, 辱爲聖王所御國城之奠, 宜我畫其眞影, 香燈供之, 以酬玄恩.」 遂以鮫絹三尺, 摸出眞影, 安於壁上, 旦夕膏炷, 瞻仰虔至. 才三日, 影之二目, 流下血淚, 而貯於地上, 幾一斗矣. 將軍大懼, 捧持其眞, 就廟而焚之, 卽召王之眞孫<圭林>而謂曰: 「昨有不祥事, 一何重疊! 是必廟之威靈, 震怒余之圖畫而供養不孫. <英規>旣死, 余甚怪畏. 影已燒矣, 必受陰誅. 卿是王之眞孫, 信合依舊以祭之.」 <圭林>繼世奠酹, 年及八十八歲而卒, 其子<間元卿>, 續而克禋. 端午日, 謁廟之祭, <英規>之子<俊必>又發狂, 來詣廟, 俾徹<間元>之奠以己奠陳享, 三獻未終, 得暴疾, 歸家而斃. 然, 古人有言「淫祀無福, 反受其殃」, 前有<英規> 後有<俊必>父子之謂乎! 又有賊徒, 謂廟中多有金玉, 將來盜焉. 初之來也, 有躬擐甲胄 張弓挾矢 猛士一人從廟中出, 四面雨射, 中殺七八人, 賊徒奔走. 數日再來, 有大蟒長三十餘尺, 眼光如電, 自廟旁出, 咬殺八九人, 粗得完免者, 皆僵仆而散. 故知陵園表裡, 必有神物護之. 自<建安>四年己卯始造, 逮今上御圖三十一載, <大康>二年丙辰, 凡八百七十八年, 所封美土, 不騫不崩, 所植佳木, 不枯不朽, 况所排列萬蘊玉之片片, 亦不頹坼. 由是觀之, <辛替否>曰「自古迄今, 豈有不亡之國 不破之墳?」, 唯此<駕洛國>之昔曾亡, 則<替否>之言有徵矣, <首露>廟之不毁, 則<替否>之言, 未足信也. 此中更有戱樂思慕之事; 每以七月二十九日, 土人吏卒, 陟乘岾, 設帷幕, 酒食歡呼, 而東西送目, 壯健人夫, 分類以左右之, 自望山島, 駮蹄駸駸而競湊於陸, 鷁首泛泛而相推於水, 北指<古浦>而爭趨. 盖此昔<留天> <神鬼>等望后之來, 急促告君之遺跡也. 國亡之後, 代代稱號不一, <新羅>第三十一<政明王>卽位, <開耀>元年辛巳, 號爲<金官京>, 置太守; 後二百五十九年, 屬我<太祖>統合之後, 代代爲<臨海縣>, 置排岸使, 四十八年也; 次爲<臨海郡>, 或爲<金海府>, 置都護府, 二十七年也; 又置防禦使, 六十四年也. <淳化>二年<金海府>量田使 中大夫<趙文善>申省狀稱, <首露陵>王廟屬田結數多也, 宜以十五結仍舊貫, 其餘分折於府之役丁. 所司傳狀奏聞, 時廟朝宣旨曰: 「天所降卵, 化爲聖君, 居位而延齡, 則一百五十八年也. 自彼三皇而下, 鮮克比肩者歟! 崩後自先代俾屬廟之壟畝, 而今減除, 良堪疑懼.」 而不允. 使又申省, 朝廷然之, 半不動於陵廟中, 半分給於鄕人之丁也. 節使(量田使稚也)受朝旨, 乃以半屬於陵園, 半以支給於府之徭役戶丁也. 幾臨事畢, 而甚勞倦, 忽一夕夢見七八介鬼神, 執縲紲, 握刀而至, 云「儞有大憝, 故加斬戳」. 其使以謂受刑而慟楚, 驚懼而覺, 仍有疾瘵, 勿令人知之, 宵遁而行, 其病不間, 渡關而死. 是故, 量田都帳不著印也. 後人奉使來, 審檢厥田, 才一結十二負九束也, 不足者三結八十七負一束矣. 乃推鞫斜入處, 報告內外官, 勅理足支給焉. 又有古今所嘆息者; 元君八代孫<金銍王>克勤爲政, 又切崇眞, 爲世祖母<許皇后>奉資冥福, 以<元嘉>二十九年壬辰, 於元君與皇后合婚之地創寺, 額曰<王后寺>, 遣使審量近側平田十結, 以爲供億三寶之費. 自有是寺五百後, 置<長遊寺>, 所納田柴幷三百結. 於是右寺<三剛>, 以<王后寺>在寺柴地東南標內, 罷寺爲莊, 作秋收冬藏之場, 秣馬養牛之廐, 悲夫! 世祖已下九代孫曆數, 委錄于下. 銘曰: 元胎肇啓, 利眼初明. 人倫雖誕, 君位未成. 中朝累世, 東國分京. <雞林>先定, <駕洛>後營. 自無銓宰, 誰察民氓. 遂玆玄造, 顧彼蒼生. 用授符命, 特遣精靈. 山中降卵, 霧裏藏刑. 內猶漠漠, 外亦冥冥. 望如無象, 聞乃有聲. 群歌而奏, 衆舞而呈. 七日而後, 一時所寧. 風吹雲卷, 空碧天靑. 下六圓卵, 垂一紫纓. 殊方異土, 比屋連甍. 觀者如堵, 覩者如羹. 五歸各邑, 一在玆城. 同時同迹, 如弟如兄. 實天生德, 爲世作程. 寶位初陟, 寰區欲淸. 華構徵古, 土階尙平. 萬機始勉, 庶政施行. 無偏無儻, 惟一惟精. 行者讓路, 農者讓耕. 四方奠枕, 萬姓迓衡. 俄晞薤露, 靡保椿齡. 乾坤變氣, 朝野痛情. 金相其躅, 玉振其聲. 來苗不絶, 薦藻惟馨. 日月雖逝, 規儀不傾.

거등왕[편집]

居登王

父<首露王>, 母<許王后>. <立安>四年己卯三月囗十三日卽位, 治三十九年, <嘉平>五年癸酉九月十七日崩. 王妃泉府卿<申輔>女<慕貞>, 生太子<麻品>.《開皇曆》云: 「姓<金>氏, 盖國世祖從金卵而生, 故以「金」爲姓爾.」

마품왕[편집]

麻品王

一云<馬品>, <金>氏. <嘉平>五年癸酉卽位, 治三十九年, <永平>元年辛亥一月二十九日崩. 王妃宗正監<趙匡>孫女<好仇>, 生太子<居叱彌>.

거질미왕[편집]

居叱彌王

一云<今勿>, <金>氏. <永平>元年卽位, 治五十六年, <永和>二年丙午七月八日崩. 王妃<阿躬>阿干孫女<阿志>, 生王子<伊品>.

이시품왕[편집]

伊尸品王

<金>氏. <永和二年卽位, 治六十二年, <義凞>三年丁未四月十日崩. 王妃司農卿<克忠>女<貞信>, 生王子<坐知>.

좌지왕[편집]

坐知王

一云<金叱>. <義凞>三年卽位, 娶傭女, 以女黨爲官, 國內擾亂, <雞林國>以謀欲伐. 有一臣名<朴元道>, 諫曰: 「遺草閱閱亦含羽, 況乃人乎! 天亡地陷, 人保何基?」 又卜士筮得解卦, 其辭曰: 「解而拇, 朋至斯孚, 君鑑易卦乎?」 王謝曰: 「可.」 擯傭女, 貶於<荷山島>, 改行其政, 長御安民也, 治十五年, <永初>二年辛酉五月十二日崩. 王妃<道寧>大阿干女<福壽>, 生子<吹希>.

취희왕[편집]

吹希王

一云<叱嘉>, <金>氏. <永初>二年卽位, 治三十一年, <元喜>二十八年辛卯二月三日崩. 王妃<進思>角干女<仁德>, 生王子<銍知>.

질지왕[편집]

銍知王

一云<金銍王>. <元嘉>二十八年卽位, 明年爲世祖<許黃玉王后>, 奉資冥福於初與世祖合御之地, 創寺曰<王后寺>, 納田十結充之. 治四十二年, <永明>十年壬申十月四日崩. 王妃<金相>沙干女<邦媛>, 生王子<鉗知>.

겸지왕[편집]

鉗知王

一云<金鉗王>. <永明>十年卽位, 治三十年, <正光>二年辛丑四月七日崩. 王妃<出忠>角干女<淑>, 生王子<仇衡>.

구형왕[편집]

仇衡王

<金>氏. <正光>二年卽位, 治四十二年, <保定>二年壬午九月, <新羅>第二十四君<眞興王>, 興兵薄伐, 王使親軍卒, 彼衆我寡, 不堪對戰也. 仍遣同氣<脫知爾叱今>留在於國, 王子上孫<卒支公>等, 降入<新羅>. 王妃<分叱>水爾叱女<桂花>, 生三子, 一<世宗>角干, 二<茂刀>角干, 三<茂得>角干.《開皇錄》云: 「<梁><中大通>四年壬子, 降于<新羅>.」

議曰: 案《三國史》, <仇衡>以<梁><中大涌>四年壬子, 納土投<羅>, 則計自<首露>初卽位<東漢><建武>十八年壬寅, 至<仇衡>末壬子, 得四百九十年矣. 若以此記考之, 納土在<元魏><保定>二年壬午, 則更三十年, 總五百二十年矣. 今兩存之.

三國遺事卷第二(終)